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4月4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智育第一”和唯生产力论是一路货色
北京师范大学理论组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和教育界刮右倾翻案风的人公开为“智育第一”招魂,叫嚷“不要不加分析地批判‘智育第一’”。我们来分析一下,“智育第一”究竟是什么货色。
“智育第一”和唯生产力论是一路货色。唯生产力论否定生产关系对生产力,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把社会的发展说成是生产力自然发展的结果,借以否定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动力,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唯生产力论还曲解生产力的含义,把生产力片面地归结为生产工具、生产技术,抹煞劳动者在生产力中的决定作用,否定“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这一马克思主义原理。在教育战线,唯生产力论的反映就是“智育第一”。苏联的凯洛夫之流就宣扬教育的职能是为发展社会生产力服务的,“共产主义”建设“取决于能否最充分地运用现代科学技术的成果”,“学校的首要任务”就是“以系统的知识来武装学生”,等等。他们片面地强调“科学技术”,“文化知识”,抹煞教育的阶级属性,把学校说成是单纯传授知识的场所。教育界刮右倾翻案风的人,反对把学校改造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反对无产阶级政治挂帅,鼓吹“智育第一”,是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提出的“三项指示为纲”、贩卖的唯生产力论在教育问题上的一个表现。
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力的发展不能不受到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影响和制约。从历史上看,总是在变革了旧的生产关系以后,社会生产力才能有一个大的发展,因此,只有革命才能解放生产力。在旧中国,鸦片战争以来的一百多年里,有多少人喊过“教育救国”、“科学救国”、“工业救国”的口号,做过发展工业的迷梦,然而,一概都失败了。因为“政治不改革,一切生产力都遭到破坏的命运,农业如此,工业也是如此。”只有在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依靠无产阶级专政,实现了工业国有化和农业集体化,建立起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以后,才能从根本上使生产力获得解放。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只有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在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方面继续进行革命,不断地变革不适合于生产力发展的那一部分生产关系,变革不适应于经济基础的那一部分上层建筑,才能不断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教育界刮右倾翻案风的人,否定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说什么实现四个现代化同文化教育落后的矛盾是主要矛盾,攻击无产阶级政治挂帅,鼓吹“智育第一”,只讲文化知识,科学技术,不抓阶级斗争,不继续进行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方面的革命,这不仅不能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力,而且会使已经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遭到破坏和瓦解,那里谈得到实现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呢?
在社会主义社会,搞“智育第一”,就是否定无产阶级政治对教育的统帅作用,取消阶级斗争这门主课,用资产阶级世界观去毒害青年;就是“用数不胜数的、九分无用一分歪曲了的知识来充塞青年的头脑”,使他们受资产阶级的奴化;就是要培养“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懂工人,不懂农民,不会做工,不会种田的书呆子,培养一心追求个人名利,高踞于工农群众之上的资产阶级精神贵族。一句话,就是要继续在教育战线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我们进行教育革命,是要彻底改革旧的教育制度、教学方针和方法,从根本上改变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把学校改造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只有坚持“教育要革命”的方向,把转变学生的思想放在学校一切工作的首位,走《五·七指示》指引的道路,在三大革命运动的实践中锻炼学生,才能把他们培养成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反修防修的坚强战士,为实现“四个现代化”作出积极的贡献。
文化大革命以来,我校广大师生深入批判“智育第一”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教育方针,使工农兵学员在政治和业务两方面都得到了提高。数学系三年级师生到北京石棉厂、工艺美术厂等单位推广正交试验和优选法,在改进工艺、提高功效、降低成本和提高质量方面都做出了成绩。地理系师生改变了旧地理系只讲自然,不讲如何改造自然的旧学科体系,到北京郊区结合找水、测量任务组织教学,编写出了山区找水的地质基础和方法等新教材。他们还同北京市水文大队的同志一起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完成了平谷、顺义两县近五百四十平方公里的山区水文地质普查任务,初步查清了该地区第四纪覆盖厚度和地下水的分布规律,为山区确定了大量井位、小型塘坝位置和小型水库库址,为解决部分山区严重缺水的问题作出了贡献。天文系学员在开门办学中,同崇文区光电器件厂工人师傅一起设计制造了一台硅光电池转换效率标定仪,克服了原有设备光源的缺陷。他们还发扬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精神,全部用国产器件成功地配制了一套光度测量系统,用于生产检验,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大量事实,彻底粉碎了教育界刮右倾翻案风的人对教育革命的污蔑。
教育界刮右倾翻案风的人,重新抬出“智育第一”,其目的是篡改教育革命的方向,为十七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翻案,并进而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复辟资本主义。我们一定要牢记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彻底批判“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批判“智育第一”,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把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进行到底。


第2版()
专栏:

事实是最有力的回答
山西省大同煤矿学校的广大师生员工,以阶级斗争为纲,积极开展教育革命大辩论,用开门办学的丰硕成果,有力地回击教育界的右倾翻案风。
开门办学,教育质量是高了,还是象教育界的奇谈怪论所攻击的“质量低”了?广大师生员工认为,讲质量,首先要讲无产阶级的政治质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大同煤校从有实践经验的工农中招收了一千二百四十名学员,同时为地方中小煤矿办短训班,培训学员五千多名。这些学员来自工农,不忘工农,有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和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生活艰苦朴素。他们在学习期间,认真攻读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建立了一百多个理论学习小组。在开门办学中,学员结合厂矿的两条路线斗争,积极参加批林批孔运动,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评论《水浒》,并且定期去部队进行军政训练,到农村进行社会调查。他们广泛接触工农兵,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觉悟进一步提高。经济科财会专业的师生到某矿开门办学,在矿党委领导下,深入调查研究,与工人一起批判修正主义,批判企业管理中的资本主义倾向,清理了该矿十多年的财务管理帐目,建立了科学的财务管理制度。学员们毕业后纷纷回到井下第一线,做普通劳动者,立志为社会主义煤炭事业干一辈子。他们敢于同旧的传统观念决裂,争当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促进派,这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统治下的旧煤校根本不能比拟的。
开门办学真的是所谓“实践——实践——实践”,“不讲学文化”吗?大同煤校的师生尖锐指出,这种攻击开门办学的怪论是宣扬“智育第一”,重弹理论脱离实践的老调。现在工农学员是一边学专业理论,一边参加生产实践,遵循的是实践——认识——实践的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获得了真正有用的知识,在学习期间就解决了生产中的一些问题。采煤科的一百多名学员,与煤矿的工人、技术员一起,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就为大同、阳泉等矿务局的一些矿搞了老矿挖潜、井筒延深、井底车场、采区布置、机采工作面等五十五个项目的设计。七五届的三百零四名学员,把生产急需作为毕业实践,不到半年时间,就为厂矿完成了七十七个项目的设计,其中十大项已经施工,其余将在今年陆续施工。几年来,大同煤校的工农学员,分别到一百多个厂矿,结合生产中急需解决的问题组织教学,和工人在一起先后完成了一百多项生产任务和技术革新项目。工农学员在学习期间,就能为社会主义建设作出贡献,这是对奇谈怪论的有力回答。
开门办学“拖了四个现代化的后腿”吗?大同煤校的师生指出,这种“拖后腿”的怪论无视事实,掩盖了学校的阶级矛盾。机制科的七十四名学员,到郑州煤矿机械厂开门办学,在厂党委的领导下,边实践边教学,解决了该厂的一些技术难题,胜利完成了十三个项目的设计和制造的任务。在这个厂,金属支柱活柱的热处理,过去一直是靠笨重的体力劳动,劳动强度比较大。大同煤校的工农学员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就成功地设计了“金属支柱活柱热处理自动流水作业线”,并与这个厂的工人一起发扬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因陋就简,就地取材,完成了这条流水线的加工制造任务,使生产效率提高了二点五倍。铁的事实有力地驳斥了所谓教育革命“拖了四个现代化的后腿”的奇谈怪论,雄辩地证明毛主席的教育革命路线的无比正确。
大同煤校的革命师生说,奇谈怪论的制造者否定开门办学,就是妄图否定无产阶级教育革命,为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翻案,妄图把我们拉回旧的轨道上去。我们一定要在党委的领导下,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决回击右倾翻案风,把教育革命进行到底。
本报通讯员


第2版()
专栏:

坚持走又红又专的道路
上海师大中文系三年级工农兵学员
一九七三年,我们入学不久,报纸上发表了我系首届工农兵学员刘丽华同志在毕业离校前的谈话记录。在校党委的领导下,我们结合讨论这个谈话,批判了“智育第一”。这次大批判使我们认识到,所谓“智育第一”,实际是资产阶级政治第一。社会主义大学就是应该办成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因此,两年半来,我们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联系现实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提高了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战斗的自觉性。我们积极参加现实的阶级斗争,和工农兵一起批林批孔,研究儒法斗争史,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评论《水浒》,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战斗。
批判“智育第一”,是不是影响了抓智育,降低了工农兵学员的文化水平呢?不!正是因为批了“智育第一”即资产阶级政治第一,才使我们明确了政治方向,激发了为革命刻苦学习文化科学知识的积极性,提高了业务水平。
两年多来,我们批判了旧学校脱离实际,死啃书本,硬背笔记的学习方法,坚持文科“以社会为工厂”,先后深入到工厂、农村、部队、商店、中学、街道组织教学,把书本知识和斗争实际结合起来,提高了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学到了比较全面的知识。二年级时,有七名同学在一位教师的带领下,接受了写作一本反映海边盐场百年变迁的报告文学集子。八名师生到了盐场后,始终和盐工同吃、同住、同劳动,深入调查研究,在掌握大量素材的基础上,仅用六个月时间,就写出了报告文学集《百年盐场谱新篇》。两年半时间里,我们在报刊和杂志上发表了各种体裁的文章和作品数十篇,为工厂和农村写了不少的调查报告、经验总结、村史、家史,有的受到了领导机关的重视。我们还在工农兵中举办了马列文艺论著、通讯报道学习班,为中学语文教师举办了短训班,参加了农村函授和中学实习。
我们在学习专业知识的同时,还积极参加学科领域的革命。在研究儒法斗争史时,我们批判了旧文学史和旧古典文学教材中尊儒反法的错误倾向,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重新研究和评价儒法两家的一些文学家及其作品,恢复他们在文学史上各自应有的地位,并编写出版了《柳宗元诗文选注》、《王安石诗文选读》、《历代法家诗选》、《封建末世的形象图画——红楼梦主要章回分析》等书。其他如《中国古代作品选》、《李白诗选》、《李贺诗选》等也都送交出版部门。很多教师说,二、三年级的学生能够对旧文学史提出较正确的批评,编写出有一定质量的书,这在旧大学是办不到的。
在当前这场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我们要继续深入批判“智育第一”,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坚定地沿着又红又专的道路奋勇前进。


第2版()
专栏:

在实现“现代化”的幌子下贩卖修正主义货色
西安交通大学大批判组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竭力叫嚷“一切工作都要围绕这个(指四个现代化)转”。他们果真要搞现代化吗?否!他们搞现代化是假,复辟资本主义是真。请看,他们在所谓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幌子下,贩卖了些什么货色。
在一切“围着四个现代化转”的口号下,大刮“业务台风”。
要不要搞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我们响亮地回答:要!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为我们规划了在本世纪内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蓝图。全国人民正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下,以阶级斗争为纲,“抓革命,促生产”,努力实现这一伟大规划。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和教育界奇谈怪论的制造者,否认社会主义时期的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的矛盾,说什么一切工作都要围着四个现代化转。列宁指出:“一个阶级如果不从政治上正确地处理问题,就不能维持它的统治,因而也就不能解决它的生产任务。”不讲阶级斗争,不讲无产阶级政治挂帅,不讲路线,这样搞下去,即使搞成了所谓的“现代化”,也只能是帝国主义的“现代化”,修正主义的“现代化”。它必定是为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服务的,这样的“现代化”,革命人民是坚决反对的。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一切为了四个现代化”的幌子下,大刮“业务台风”。所谓“业务台风”,我们是领教过的,资产阶级刮过多次。一九五六年“向副博士进军”的那一阵子,不少教师和学生一头栽到书本里去,资产阶级名利思想大为泛滥。有一些人以业务为资本,向党讨价还价,甚至猖狂向党进攻,堕落成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一九六一年到一九六二年,刘少奇一伙对一九五八年的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反攻倒算,搞什么“重点教师”、“尖子学生”等等。这阵“台风”把整个交大校园刮得乌烟瘴气。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所谓刮“业务台风”,就是要把党的领导,党的基本路线,无产阶级政治,一古脑儿刮掉,就是要刮起一股复辟资本主义的黑风。
以“拖了四个现代化的后腿”为借口,否定教育革命的成果,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在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支持和怂恿下,教育界的奇谈怪论制造者,对文化大革命以后教育战线发生的深刻变化极端仇视。他们攻击教育革命“搞糟了”,学生“质量低”,“拖了四个现代化的后腿”,否定教育革命的成果,反对毛主席的教育方针,攻击开门办学,说开门办学是“实践——实践——实践”,妄图把师生拖回到高楼深院关门读书。总之,在他们看来,文化大革命后“教育总没解决好”,这也不是,那也不行,“就是要扭”,实际上就是要扭回到刘少奇的修正主义道路上去。文化大革命前,旧交大就曾以所谓“门槛高,基础厚,考试严”的“老交大传统”排斥工农兵,搞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专政。文化大革命使学校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下,工宣队进驻学校,发挥了政治领导作用。在党的领导下,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开门办学,教育革命取得了可喜成绩,教育质量无论在政治上、业务上都比文化大革命前有很大提高。近两年来,我校革命师生积极投入三大革命运动,和广大工农兵一起,结合典型任务、科研进行教学,完成了技术革新、科学研究课题三百六十多项。七二届毕业生的毕业实践全部结合生产、科研实际,完成课题二百一十四项,其中一半已经投入生产,四十项具有国内先进水平,十六项填补了国家有关项目的空白,对促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实现四个现代化作出了一定贡献。这一切,都是文化大革命前的旧交大从来没有过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有力地推动了我国社会主义的工业、农业、国防、教育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妄想拖住革命的步伐,把社会主义“扭”回到修正主义道路上去,这是痴心妄想。
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幌子下,反对党的领导,反对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妄图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领导权掌握在哪个阶级手里,对于执行什么路线,按哪个阶级的面貌去改造世界,搞哪个阶级的现代化,关系极大。我们要实现四个现代化,把国民经济搞上去,必须保证领导权掌握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手里。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广大群众从党内走资派手里夺回了被他们窃取的那一部分权力,工人阶级登上上层建筑领域舞台,得到全国人民的热烈拥护和支持。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顽固地站在地主资产阶级的立场上,以“全面整顿”为名,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帐。他们在“一切为了四个现代化”的口号掩盖下,提出要“热心科学的外行来领导”,重新把“专家治所”、“教授治校”的破烂拣出来,把教育、科技的领导权交给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反对工人阶级领导,反对“掺沙子”,压制和打击革命新生力量,猖狂地向无产阶级进行反攻倒算,要让资产阶级重新统治我们的学校。可见,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所谓的实现“四个现代化”完全是幌子,其险恶用心是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帐,否定党的基本路线,复辟资本主义。这是我们绝对不能答应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