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6年4月4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语录
看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拿什么做标准呢?拿什么去辨别他呢?只有一个标准,这就是看他愿意不愿意、并且实行不实行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结合在一块。


第1版()
专栏:

到达西藏的清华、北大等院校工农兵学员和北京知识青年
给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一封信
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
在您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在全国胜利开展的大好形势下,我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医学院、厦门大学、青岛卫校一百零四名应届工农兵大学毕业生,北京市首批赴藏的十五名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沿着您指引的青年运动的方向,来到了我们早已向往的战斗岗位——祖国的新西藏。这是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胜利,是对右倾翻案风的有力回击。
我们的行动,得到了各地工农兵群众的支持。到西藏后,又受到了西藏各级党组织、西藏各族人民的热烈欢迎。他们支持的是您老人家的革命路线,他们欢迎的是在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中涌现出来的新生事物。人民群众对我们的支持充分表明:在我们社会主义中国,人心、党心、党员之心决不允许复辟倒退,坚决反对搞右倾翻案的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他们决心沿着您的革命路线,把社会主义革命推向前进!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所走的不仅仅是一条青藏路,而是您早就给我们指出的一条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必由之路。我们今天能够坚定地走上这条路,跟您的教导是分不开的。您谆谆告诫我们:“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我们正是在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锻炼成长。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锻炼,在您的率领下,同刘少奇、林彪一伙党内走资派进行过坚决的斗争。通过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工人阶级的再教育,在三大革命实践中,我们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有了很大提高,思想感情逐步和工农接近。几年前,党和人民又派我们到教育阵地参加“上、管、改”的战斗,通过批林批孔、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评论《水浒》等各项政治运动;在校党委的领导下,我们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在继续革命的前进道路上,从一个高度跃向一个新的高度。
教育战线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生死搏斗,使我们深刻体会到:修正主义是当前的主要危险。文化大革命中受批判至今仍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是顽固推行修正主义路线的急先锋。搞社会主义革命,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四年来,我们在批判修正主义思潮的战斗中,经风雨,见世面,顶住了资产阶级的压力,坚持了教育要革命的方向。去年七、八、九三个月,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刮起右倾翻案的妖风,抛出所谓“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妄图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复辟资本主义。他们首先从教育阵地开刀,对文化大革命实行全面的反攻倒算,他们疯狂地叫嚷什么“今不如昔”,“教育质量低”,“拖了四个现代化的后腿”。他们还心怀叵测地攻击我们工农兵学员怕艰苦,不愿到边疆去。在那阴云翻滚的日子里,我们每个人都憋着一肚子气,渴望着一场革命暴风雨的到来。翻案不得人心。是您老人家洞察一切,亲自率领我们打响了回击右倾翻案风的战斗!敬爱的毛主席呵,您的革命路线永远和我们息息相通,血肉相连!在斗争的高潮中,我们毕业了。回想起过去几年在激烈的阶级斗争中度过的不平凡的日日夜夜,想到今后几十年、几百年祖国的前途和人类的命运,想到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反修防修的历史重任,多少个夜晚我们激动得不能入睡,手捧您老人家《青年运动的方向》一遍又一遍地学习。我们清醒地看到:新大学也有产生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土壤和条件,党内资产阶级民主派由革命的同路人蜕变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教训深刻表明:不限制资产阶级法权,不坚持世界观的改造,不坚决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新资产阶级精神贵族的出现是随时可能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您老人家总是教导我们要虚心地向工农学习。我们这些人比起工人农民来还差得很远,如果我们不和他们结合,或者只满足于结合一阵子,那只能被群众创造历史的洪流所抛弃。工农兵学员要永远和工农兵划等号,这是反修防修的伟大事业对我们的要求。七年前,我们曾响应您的号召,奔赴内蒙古草原、云南边疆、天山南麓、黑龙江畔。我们爱那里火热的斗争,但我们更希望到最艰苦的地方战斗。西藏地处祖国西南边疆、反修前哨,西藏百万翻身农奴过去惨遭三大领主最反动、最黑暗、最残酷、最野蛮的迫害,他们对您老人家的革命路线最热爱,他们热切希望我们和他们并肩战斗,粉碎帝修反的侵略野心和分裂阴谋,为西藏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贡献。西藏需要我们,我们更需要西藏!“大学毕业当农民,广阔天地炼红心,笑迎高原暴风雪,扎根边疆干革命。”昨天,我们以这样的誓言同旧的所有制观念和旧的传统观念决裂;今天,我们以到基层去,到西藏最艰苦的地方去,到百万翻身农奴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实际行动,接受您老人家的检阅,为执行您的革命路线而奋勇战斗!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进军西藏,我们翻越了终年积雪的昆仑山,唐古拉山,但是攀登思想上的高峰还仅仅是开始。没有您亲自发动和领导的这场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我们中学、大学毕业后不可能大批来到这风雪高原;不把批判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斗争进行到底,我们这万里征途的第一步就会落不下脚,扎不下根。我们清楚地知道:高原上的风雪严寒固然是考验,阶级斗争更是检验我们的好战场。
今后不论我们战斗在边远的山乡还是辽阔的草原,您的教导将永远鼓舞我们前进:“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我们是下决心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革命青年,阶级斗争这门主课要永远学下去。
耻做桃花源中人,乐在天涯战恶风。我们要在自治区党委一元化领导下,扎根于百万翻身农奴之中,虚心接受再教育,认真学习马列主义和您的光辉思想,争取天天进步,决不中途停顿,更不向后倒退。我们战斗的一生,要为新西藏书写最新最美的文字,描绘最新最美的画图。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最后,衷心祝愿您老人家万寿无疆!
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医学院、厦门大学、
青岛卫校来藏参加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一百零
四名工农兵学员,北京首批来藏上山下乡的十五
名知识青年
一九七六年三月二十三日
(新华社拉萨一九七六年四月三日电)


第1版()
专栏:

坚定不移地走毛主席指引的光明大道
清华、北大等院校工农兵学员和北京知识青年到达拉萨受到热烈欢迎。他们正满怀革命豪情走上新的战斗岗位,决心扎根在百万翻身农奴之中,用实际行动回击右倾翻案风
新华社拉萨一九七六年四月三日电 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医学院、厦门大学、青岛卫校来西藏的一百零四名工农兵学员和北京市首批来西藏上山下乡的十五名知识青年,于最近到达拉萨,受到广大翻身农奴的热烈欢迎。现在他们满怀革命豪情地奔向新的战斗岗位,参加西藏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决心把自己壮丽的青春献给祖国的边疆,献给百万翻身农奴,以实际行动批判资产阶级法权,回击右倾翻案风。
这一百零四名工农兵学员,是在几年前根据毛主席关于“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的教导,由工人、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的。几年来,他们刻苦攻读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努力学好专业知识,批判资本主义,批判修正主义,在德、智、体几方面都得到了健康发展。从去年冬季教育界开展革命大辩论、反击右倾翻案风以来,他们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地勇敢投入这场斗争,批判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及其“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进一步提高了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在毕业前夕,他们多次向校党委写申请,表决心,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边疆去,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不走个人奋斗的老路,不攀“读书做官”的阶梯,不爬“知识私有”的小宝塔,誓做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先锋战士。他们说,有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我们工农兵才能上大学,我们的命运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息息相关。我们一定要做革命的新一代,用实际行动回击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刮起的右倾翻案风。
大学毕业当农民,不留城市来边疆,这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成长起来的革命青年的创举,是对“学而优则仕”“读书做官”等传统观念的公开宣战,是对十七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深刻批判。清华大学的冯建立、金顺玉、孙海燕、张勇四名学员,志愿到西藏做一名普通的新社员。他们说:“西藏农村是艰苦的,有许多困难在等待着我们。然而,艰苦的环境能磨练人的意志,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只有在斗争的大风大浪中成长。我们在这世界屋脊上,种的是庄稼,学的是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拣的是牛粪,挖的是修根;经受的是风雨,练的是一身革命硬骨头;走的是山间崎岖路,攀的是继续革命的高峰。”为了表达他们扎根高原的坚定意志,他们从毛主席故乡韶山带来四盆“扎根松”,要把它栽到边疆,勉励自己象松树那样把根牢牢扎在高原上。北京十五中、一四七中、一二四中、一二五中、二十三中、三十中、日坛中学、北大附中和矿院附中的十四名高中毕业生及青年女教师王丽梅从北京出发之前,曾在天安门毛主席像前庄严宣誓:“甘洒满腔青春血,喜迎全球万代红”。到了拉萨,他们向西藏自治区党委、革委会献了一面锦旗,锦旗上写着“永远扎根在百万翻身农奴之中”。
三月十五日,当这批大学毕业的工农兵学员和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来到拉萨时,自治区党委、革委会的负责同志向他们表示亲切的关怀,拉萨街头有一万多各族人民欢迎他们。一些藏族老阿爸、老阿妈满怀激情地拉着他们的手说:“欢迎啊!你们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好学生。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你们志愿来边疆,我们翻身农奴一千个高兴,一万个欢迎!”西藏自治区党委、革委会,中共拉萨市委、市革委会和有关部门负责同志,从政治上、思想上、生活上热情关怀他们,支持他们的革命行动,勉励他们努力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模范地执行党的民族政策,为边疆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贡献力量。党委还组织他们参观了西藏革命展览馆,参观了工厂、人民公社,听了忆苦思甜报告和西藏情况的介绍。新旧西藏的对比,使青年们一来到拉萨就上了一堂生动的阶级教育课。
青年们说:“百万翻身农奴是我们的好老师,在他们身上有我们学不完的东西;西藏地大物博,是我们青年一代大有作为的好地方,在这里,有干不完的事业。我们一定不辜负党和毛主席的期望,为把祖国的西藏建设得更加繁荣做出自己的贡献。”
青年们纷纷向自治区党委表示决心:“那儿艰苦就到那儿去!”自治区党委根据他们的愿望,已把清华大学的冯建立、金顺玉、孙海燕、张勇四人分配到列麦公社,把北京十五名知识青年分配到另外两个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单位。其他参加西藏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工农兵学员,也都纷纷要求不留拉萨去基层,用实际行动回击右倾翻案风。现在,这一百零四名工农兵学员和十五名知识青年,已经陆续奔向新的战斗岗位,走向百万翻身农奴中间。人们赞扬说,这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是在伟大的回击右倾翻案风斗争中开放出来的一朵灿烂的鲜花。它是毛主席革命路线和党的民族政策的胜利,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这一胜利,将鼓舞着千千万万个工农兵学员和知识青年,勇敢地向资产阶级法权宣战,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坚定不移地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


第1版()
专栏:

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院校进藏的工农兵学员和北京市首批进藏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在西藏革命展览馆参观大型泥塑《农奴愤》。 新华社记者摄(传真照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