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5年3月6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首脑会议隆重开幕
布迈丁主席致开幕词,强调石油输出国的团结合作,抨击某些发达大国鼓吹的“石油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的源泉”和“有限主权论”等谬论
新华社阿尔及尔一九七五年三月四日电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第一届首脑会议三月四日在阿尔及尔的国家宫隆重开幕。
出席会议的有: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主席、政府总理胡阿里·布迈丁,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科威特埃米尔萨巴赫·萨利姆·萨巴赫,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总统扎耶德·本·苏丹·阿勒纳哈扬,卡塔尔埃米尔哈利法·本·哈马德·阿勒萨尼,加蓬总统哈吉·奥马尔·邦戈,委内瑞拉总统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厄瓜多尔总统吉列尔莫·罗德里格斯·拉腊以及伊拉克、印度尼西亚、沙特阿拉伯、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国家元首的代表。
石油输出国组织自一九六○年创立以来,为了收回石油资源和维护国家主权进行了激烈而艰巨的斗争。
今天,阿尔及尔国家宫里悬挂着石油输出国组织各成员国的国旗和大型横幅,横幅上写着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斗争团结的口号。
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主席、政府总理胡阿里·布迈丁当选为会议主席。他以东道国的名义在会上致开幕词。
布迈丁主席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是在石油垄断资本十分有权有势和石油生产国非常孤立的时候创立的。这个组织通过稳步地扩大基础和采取越来越具体和强有力的行动,逐步地壮大起来。”他说,我们这个组织表明了“第三世界以它丰富的资源和各个原料生产国联盟的日益增长的效能能够办到什么样的事情”。他说:“但是,帝国主义不会轻易放弃其特权。用来回击石油价格调整措施的激烈指责与公开的威胁以及破坏这些措施的效果的种种阴谋,就是帝国主义突出的表现,并且清楚地表明,在我们同工业国的关系的这一新阶段中,如果我们要保卫和巩固我们在过去斗争中所取得的成就,我们就必须加倍提高警惕。”
他强烈抨击某些发达的大国所鼓吹的诸如“石油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的源泉”和“有限主权论”等谬论,指出这些“已经过时的理论或哲学的再现和死灰复燃”,“清楚地表明了某些发达国家要干什么。”他说,“在所有这些的背后,存在着这样一种企图,即制造出合法的和道义的论据,以便在适当的时候用来为它将来在全世界看来是侵略的行为进行辩解,并且最终被用来为取消我们各国人民处理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的权利提供表面上合法的甚至是人道主义的依据,而这种权利是我们各国人民通过努力、斗争和牺牲才恢复的。”
布迈丁说:“这意味着,在我们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人民支配自己资源的权利,关系到第三世界国家的资源时并不总是被看作是自然而然的。当我们石油的使用问题成为国际上讨论的一个主要问题的时候,我们这些国家必须更加努力坚持所宣布过的有关对自己的自然资源拥有国家主权的基本原则。”
他强调说:“为了回答动员世界舆论来反对我们国家的运动,我们应该比以往更加强烈地重申,我们要坚持正确的东西,并且决心捍卫这一权利,完全拒绝任何企图限制我们行使这一权利的能力、也就是限制我们主权的理论,并且宣告,关于我们石油的使用问题,我们将永远遵循下列基本原则:我们的原料不受限制地和毫无例外地是我们人民的合法财产。如果我们各国人民的利益没有得到充分考虑,那么,对我们通过斗争和牺牲所夺回的原料的利用是不可想象的。”
布迈丁主席在谈到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关系时说:“我们准备在工业国和发展中国家之间举行的国际会议上讨论这些问题。但是,为了推进有效的、有益的和政治上可接受的对话和协商,这种会议不应该只研究石油问题,还必须研究与第三世界国家有关的问题,即原料和发展问题。这种会议必须同样重视所有各方面临的重大问题,特别是不能导致只缓和了受危机影响的工业国的处境,还必须导致消除发展中国家正在遭受的最为紧迫的困难,建立起能使这些国家开始发展的手段。”
布迈丁主席在谈到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关系时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已经明显地证明了它们和发展中国家的团结,而且应该继续同发展中国家合作。他提出了一些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措施:紧急赠款、发展信贷、供购买石油用的信贷和实行一项生产氮肥并以成本价格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这些氮肥的计划。
布迈丁主席还列举了发达国家有义务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这些措施主要包括:使发展中国家能够动员它们的全部原料为它们的经济利益服务;组织一个大规模的真正技术转让运动,以使它们能在国内制造它们所需要的各工业部门的物品;完全禁止在影响主要储备货币价值方面作出单方面的决定;取消在贸易、关税和发展援助方面对石油输出国的一切歧视措施。
布迈丁主席说:“我们必须加以回答的挑战的规模以及我们在维护我们各国人民的利益和维护我们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团结的新的战斗的胜负的重要性,使我们必须密切地进行协商和促进共同的行动。”
他说:很清楚,如果“发达国家认为必须协调它们的行动,并且组成一个集团来对付我们的话,那么,对我们这些国家来说就更加明显地必须这样做。在围绕共同的目标把我们的力量重新组合起来已经成为一条规律的情况下,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东西比屈服于采取单独行动的引诱更为危险的了。”
布迈丁主席最后说:“我们只能承认这个明显的事实:我们每一个国家都有把自己的行动置于团结的范围内的最大需要,这种团结不仅联结着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而且还联结着所有的发展中国家。”
布迈丁主席的开幕词博得大会热烈的掌声。会议举行开幕式后,将转入秘密进行。
新华社阿尔及尔一九七五年三月三日电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第一届首脑会议部长级筹备会议在阿尔及尔举行三次秘密会议,审议了为首脑会议准备的宣言和行动计划的草案以后,三月三日闭幕。
据阿尔及利亚新闻社报道,在三月二日晚上举行的第二次会议上,部长们审议了宣言草案。这项宣言草案阐明了关于重大国际问题,其中包括由于现存的国际经济关系产生的石油问题的原则。三日举行的第三次会议听取了关于石油输出国行动计划的报告。会议结束后,大会主席、阿尔及利亚外交部长布特弗利卡宣布,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第一届首脑会议筹备会议“取得了圆满成功”。


第6版()
专栏:

瑞典马列主义斗争联盟机关刊《警钟》发表文章
揭露苏联企图掠夺北欧国家自然资源
《晚报》指出美苏加剧争夺印度洋波斯湾制造新的危机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一九七五年三月五日电 瑞典马列主义斗争联盟机关刊物《警钟》一九七五年第八期发表文章,揭露苏联企图掠夺北欧国家的自然资源。
文章指出,苏联想“挤入北欧合作”,想通过同北欧国家“合作”,来“开发”北欧国家的资源。这些资源中,有波罗的海和挪威沿海的渔业资源以及巴伦支海的石油资源,还有北欧国家丰富的森林、铁矿和铀矿资源。在这些方面,苏联想搞什么“合作协定”和
“国际分工”。但是,这条道路在北欧是行不通的。
文章说,两个超级大国都力图维护它们在北欧的地位。当前,那个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超级大国在试图控制和影响北欧国家方面表现得更加狂热。因此,维护民族独立是北欧各国人民的当务之急。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一九七五年三月四日电 瑞典《晚报》三月四日发表社论,揭露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印度洋和波斯湾加紧争夺。
社论指出,美苏在印度洋和波斯湾地区日益加剧的争夺,意味着新的冲突的危险。
社论指出,最近,大国在印度洋和波斯湾周围地区的争夺有了“新的升级”。过去一段时间,在巴基斯坦军事上处于劣势的时候,印度得到了苏联大量的军事援助;而当以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科率领的苏联军事代表团访问新德里的时候,美国又宣布取消禁止向印度和巴基斯坦出售军事装备的决定。社论说,华盛顿这样做是与俄国向印度提供战争物资的背景有关。
社论说,美国还通过向波斯湾周围的国家出售战争物资,极力设法阻止苏联在这个地区扩张势力。同时,美国这样做,也是为了保证它的石油来源。
社论说,超级大国在从波斯湾到印度洋一带地区的争夺带来了制造新的危机并使旧的危机恶化的威胁。
社论谴责两个超级大国只顾在这一地区争夺石油、战略据点和政治影响。


第6版()
专栏:

法国总统德斯坦再次强调
法国应拥有独立的防务
新华社巴黎一九七五年三月四日电 法国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再次强调法国拥有独立防务力量的重要性。
据法国政府发言人安德烈·罗西三月四日向报界宣布,吉斯卡尔·德斯坦在法国内阁会议上谈到国防问题时说:“政府认为,在我们生存的不稳定的世界中,法国拥有独立的防务是必不可少的。”


第6版()
专栏:工农兵论坛

南部非洲人民的正义斗争不可阻挡
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国际形势研究小组
在南部非洲人民民族解放斗争蓬勃发展的大好形势下,帝国主义和超级大国支持下的南非和罗得西亚种族主义政权头目沃斯特、史密斯之流,深感形势不妙,大难临头。于是不得不唱起“和解”、“友好”之类娓娓动听的高调,搞一些遮人耳目的假象。难道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果真要改邪归正,立地成佛吗?我们只要把沃斯特、史密斯之流的言词和行动稍加对照,便不难看出,他们不过是在施展反革命两面手法,进行徒劳的垂死挣扎而已。
他们说,要同非洲国家“友好合作”、“和平共处”。可是实际上,他们仍然非法霸占着纳米比亚,并且相互勾结,派遣武装部队,对争取民族解放的津巴布韦人民进行血腥镇压。
他们说,“不容许纯粹的种族或肤色的歧视”,要实行
“白人与黑人和解”,可是实际上,他们却在残酷地镇压黑人工人的罢工运动,大肆逮捕反对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的非洲自由战士。
他们说,他们将尽力为非洲带来和平,“以一切代价避免使南部非洲成为多事的次大陆”。可是,在这种烟幕下,他们却在加紧扩军,加强军事部署。不久前,南非当局把它庞大的国防预算又追加了百分之五十,罗得西亚种族主义当局也把它的防务和警察预算增加了许多。
沃斯特和史密斯之流妄想用这些软硬兼施的反动伎俩来缓和国内的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破坏非洲独立国家对民族解放运动的支持,阻挡南部非洲人民争取民族解放和民族独立的正义斗争。但是,种族主义政权的野蛮镇压和狡猾伎俩既吓不倒也骗不了日益觉醒的南部非洲人民。南部非洲人民具有反帝、反殖、反霸斗争的经验和团结战斗的光荣传统。他们从长期的斗争实践中懂得:敌人决不会自动放弃他们的反动统治。只有坚持斗争,用革命两手对付反革命两手,谈判立足于打,把基点放在武装斗争上,才能彻底挫败敌人,赢得民族解放斗争的完全胜利。
南部非洲人民前进的道路是曲折的,仍然面临着艰巨复杂的斗争任务。一个超级大国长期以来一直在支持南部非洲的种族主义政权。另一个超级大国则极力兜售“缓和”的狗皮膏药,要南部非洲人民放弃武装斗争。但是,在日益觉醒的南部非洲人民面前,超级大国的种种罪恶活动和阴谋诡计,只能以可耻的失败告终。
中国人民坚决站在南部非洲各国人民一边,坚决支持他们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和霸权主义的正义斗争。我们深信,不管南部非洲的白人种族主义政权如何挣扎,也不管超级大国玩弄什么阴谋手段,都不可能阻挡南部非洲人民革命斗争的洪流滚滚前进。


第6版()
专栏:

津巴布韦解放组织及其领导人发表公报和谈话
谴责史密斯当局再次非法逮捕民族联盟领导人
指出这一行径戳穿了种族主义当局兜售的“和解”骗局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三月五日讯 索尔兹伯里消息:津巴布韦解放组织及其领导人三月四日发表公报和谈话,强烈谴责罗得西亚种族主义当局再次非法逮捕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主席恩达巴宁吉·西索尔,指出史密斯当局这一行径戳穿了它竭力兜售的“和解”骗局。
据报道,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初,史密斯当局为了推行它的“和解”骗局,将长期监禁的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主席西索尔和津巴布韦人民联盟主席恩科莫释放出狱,并在同他们举行的会谈中答应全部释放津巴布韦“政治犯”
(爱国者),取消对津巴布韦解放组织的禁令,同意召开有解放组织领导人参加的制宪会议。但是,顽固推行种族主义的史密斯当局三月四日又突然宣布再次逮捕西索尔,并扬言要把他提交特别法庭审判。
三月四日,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总书记罗伯特·穆加贝在索尔兹伯里举行记者招待会,他指出,史密斯当局逮捕西索尔的目的是恫吓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的领导人,使之屈服于史密斯,妄图使白人殖民主义者对非洲人的统治合法化的奸诈诡计。
穆加贝强调指出,西索尔的被逮捕打破了“所谓的缓和”。他说:“罗得西亚政权的这个行动使所谓的和解与和平解决行动中所留下来的所有东西都化为泡影。”
穆加贝坚定地表示:在西索尔重新获得释放之前,在史密斯政权答应现在实行多数人统治之前,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将不再参加同史密斯政权举行的任何会谈。
他说:“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打算使用一切手段为(实现多数人统治)这一目标而努力,直到实现这一目标为止,不能有任何妥协或投降。战斗将继续进行下去。”
据报道,同一天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驻卢萨卡办事处发表的新闻公报强调指出,史密斯当局这一无耻行径“不仅使津巴布韦问题的政治解决成为不可能,而且无疑将激起津巴布韦人民以更大的决心把武装斗争继续进行到底”。
津巴布韦非洲人全国委员会主席穆佐雷瓦三月四日发表谈话说,在史密斯政权释放西索尔以前,非洲人全国委员会将不同史密斯政权进行会谈。


第6版()
专栏:

苏丹集会庆祝“国家统一日”三周年
尼迈里总统呼吁人民保护和巩固国家的统一
新华社喀土穆一九七五年三月三日电 据苏丹通讯社报道,苏丹巴赫尔·加扎尔省省会瓦乌三月三日举行集会,庆祝苏丹“国家统一日”三周年。
尼迈里总统在集会上发表的讲话中谈到国家统一的成就,并且呼吁人民保护和巩固国家的统一,通过艰苦奋斗和自力更生来建设国家。
尼迈里总统强调阿拉伯和非洲在斗争中加强团结,以使非洲和阿拉伯世界摆脱帝国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和种族主义。他说,一个自由、团结和统一的非洲是阿拉伯事业的最强有力的支持者,保卫非洲大陆大门的阿拉伯革命,不能忽视它对非洲各国为争取自由、进步和社会正义而进行的艰苦斗争所负的责任。
苏丹副总统、南部地区高级执行委员会主席埃比勒·伊尔也在集会上发表了讲话。
利比亚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卡扎菲应尼迈里总统的邀请参加了庆祝集会。
出席集会的还有坦桑尼亚、乌干达和埃及的代表团以及各国驻苏丹的外交使节。
三年前,即一九七二年三月三日,尼迈里总统宣布,苏丹政府和苏丹南部代表就苏丹南部在全国统一的范围内实行地区自治达成协议,并把这个日子规定为“国家统一日”。


第6版()
专栏:

马格里布美术展览在突尼斯举行
作品反映了马格里布人民维护国家独立的斗争
新华社突尼斯电 第二届马格里布美术作品展览会二月三日至十八日在突尼斯市举行。
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三国七十多位画家、雕刻家的近一百五十件作品在展览会上展出。一些作品生动地反映了马格里布人民为维护国家独立和发展民族经济而进行的斗争以及热爱祖国山河的感情,受到观众的欢迎。
油画“撤军节”,描写了突尼斯英雄城市比塞大居民庆祝殖民军队撤军纪念日的欢腾景象;油画“一位农民”,画出了阿尔及利亚农民对殖民统治满腔仇恨的刚毅形象,油画“织地毯”等,描绘了马格里布人民的劳动生活,获得观众好评。
为了加强文化交流,三国美术工作者协商决定,每年举行一届马格里布美术展览。一九七四年在阿尔及尔举行了首届展出。
在本届美术展览期间,三国美术工作者的代表二月四日至七日举行了马格里布美术协会成立大会。突尼斯文化部长迈斯迪主持了大会开幕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