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5年3月6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朝鲜工业积极分子大会胜利闭幕
金日成主席作纲领性讲话 大会通过致工人阶级的号召书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五年三月五日电据朝鲜《劳动新闻》报道,朝鲜工业积极分子大会三月四日在平壤胜利闭幕。
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主席在会上作了纲领性讲话。他再次阐明了在朝鲜进行思想、技术、文化三大革命的必要性,总结了朝鲜劳动党和朝鲜人民在进行三大革命中取得的光辉成就和经验,指出了按照朝鲜劳动党五届十中全会的决议进一步深入开展三大革命,有力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光辉前景。
大会通过了致朝鲜工人阶级的号召书,号召全国工人阶级按照朝鲜劳动党的革命口号,在争取完成六年计划的最后突击战中,再次显示出朝鲜工人阶级的英雄气概。
号召书指出,朝鲜工人阶级丝毫不能松懈,必须以更加紧张的动员起来的姿态,加紧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加强经济力量,彻底做好能够对付敌人任何侵犯的战争准备。
号召书强调朝鲜全体工人阶级要钢铁般地团结在金日成主席的周围,响应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战斗号召,为了争取社会主义的完全胜利和祖国自主统一而奋勇前进。(附图片)
图为朝鲜千里马熙川机床厂生产的大量机床。


第5版()
专栏:

“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之声电台”发表评论
号召敌占区人民加入民族统一阵线
朗诺伪军士气低落反战情绪日益强烈,许多士兵向人民武装投诚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三月五日讯 “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之声电台”三月三日发表评论,要求敌占区人民响应柬埔寨第二届国民大会的号召,参加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
评论指出,金边七人卖国贼,是卖国贼头目,是破坏柬埔寨独立、和平与中立的政变策动者。他们给柬埔寨民族和人民带来了美国的侵略,使柬埔寨人民遭受了柬埔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痛苦和灾难。
评论说,柬埔寨人民、人民武装力量和民族统一阵线不能宽恕这伙卖国贼。至于金边和其他敌占区的同胞只要从现在起停止为七个卖国贼服务的活动,就可以参加民族统一阵线。
评论要求金边和其他敌占区的僧侣和其他阶层人民响应第二届国民大会的号召,团结起来,利用各种斗争形式打击七人卖国贼。
评论要求敌军官兵、警察、自卫队员、公务员、政治家和各界知名人士同敌占区人民一起,进行反对七人卖国贼的斗争,采取各种形式摧毁他们的组织机构,军事哨所和警察所等,为解放柬埔寨民族和人民作出贡献。
评论要求正在各战场作战的朗诺集团士兵们放下武器,加入人民武装力量。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三月四日讯 金边消息:在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新年攻势的沉重打击下,朗诺集团拼凑的伪军,士气低落,节节败退,十分狼狈。
据美联社二月二十六日发自金边的一条消息中透露,“在战场上,士气低落(指朗诺伪军)。从柬埔寨西北一个镇撤退下来的有三百人的一营政府军
(朗诺伪军)都低着头,很少说话。士兵们衣服褴褛,有些人还光着脚。”这则消息引用一个伪军军官的话说:“人民不支持我们。”士兵“奉命去作战,但是他们的军装都破烂了。他们没有子弹。”美联社同一天在另一条消息中哀叹,在朗诺集团统治区“谁都不想当兵,无目的地战斗”。朗诺集团所抓到的少量新兵呆上几天“就开小差跑掉了。”
西方通讯社的消息还承认,朗诺伪军军官贪污腐化,伪军士兵厌战、反战情绪日益强烈。一家美国通讯社的消息说,“朗诺七十五名将领中,许多人……整天寻欢作乐,损公肥私”。朗诺伪军士兵“因为没有军装、没有皮靴、没有蚊帐、没有补充……而常发怨言”。许多伪军士兵开小差,带着武器向人民武装投诚。“在医院里,也经常发生(伪军)伤病员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开了门,就逃回家的事”。目前,金边街上充满伪军警到处抓逃兵和拦截开小差的伪军士兵的紧张气氛。


第5版()
专栏:

柬埔寨人民武装在湄公河上取得节节胜利
牢牢封锁了湄公河航道,使金边卖国集团陷入严重困境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三月五日讯 新华社记者报道:今年年初以来,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在从金边起的湄公河下游沿岸和从金边到乃良、位于湄公河西岸的一号公路沿线,向朗诺伪军发动强大攻势,取得节节胜利。据柬埔寨通讯社报道,至二月底,人民武装力量共消灭敌人近九千名,击沉、击伤敌人各种船只三百三十八艘。目前,他们牢牢封锁了湄公河航道,金边卖国集团陷入严重困境。
湄公河是朗诺集团从西贡向金边运输美国援助的粮食、燃料和弹药的重要战略通道。继人民武装力量于一九七四年年底切断了所有通往金边的公路交通之后,人民武装力量在今年年初向湄公河沿岸和一号公路沿线的朗诺伪军发动了猛烈进攻,横扫敌军据点。经过不到十天的战斗,人民武装力量就清除了从乃良以北的普洛泰至柬埔寨—南越边界之间的湄公河沿岸的敌人,控制了这一段七十多公里长的航道,并且占领了湄公河西岸的一段三十多公里长的一号公路路段。截至一月底,人民武装力量在这一战场上共消灭朗诺伪军四千六百五十多人,其中包括二十六个营和二十七个连,几乎全部消灭了敌人的第二师和全歼敌军第三十六旅,击沉、击伤敌人各种运输船和战船一百三十五艘,拔除敌人据点四十九个,其中完全摧毁了敌人的卡昂三诺海军基地,解放了平佐县及其县城平佐、勒德县及其县城布雷达以及位于乃良对面的占洛岛,使四万多居民获得解放。二月,人民武装力量继续截击了敌人企图强行通过湄公河的船队,又击沉、击伤敌人各种船只二百零三艘,并缴获敌船八艘。湄公河变成了埋葬敌人船队的坟场。
湄公河被切断后,朗诺集团十分惊慌,它一再纠集兵力企图打通湄公河,一月底、二月初,朗诺集团搜罗了一些残兵败将在乃良附近发动一场“水陆两栖攻击”。朗诺集团用五个营的先遣队向离乃良不远的边良岛反扑,但是,这五个营敌军刚到边良岛,就被人民武装力量所围攻,遭到许多伤亡,并于二月十六日被迫全部向人民武装力量投降。在一号公路上,朗诺伪军第二师的五个营伪军于二月二十日发动了一次反扑行动。经过四天连续战斗,人民武装力量粉碎了敌人的反扑,伪军第二师师长也被人民武装力量严重打伤。二月底,人民武装力量还粉碎了企图进犯布雷达的敌军的反扑。
战斗在湄公河和一号公路前线的人民武装力量在粉碎敌人反扑的同时,还乘胜前进,扩大对湄公河航道的控制,人民武装力量控制的湄公河航道由一月份的七十多公里又增加到二月份的八十多公里。据不完全统计,人民武装力量二月份在湄公河沿岸和一号公路前线共消灭敌人四千三百多名。
人民武装力量在湄公河上的胜利,沉重地打击了朗诺卖国集团,使柬埔寨战场的形势的发展越来越有利于柬埔寨爱国军民,而朗诺集团狼狈不堪,陷入了更加严重的困境。


第5版()
专栏:

达达赫总统接见柬埔寨特使江裕朗
新华社努瓦克肖特电 毛里塔尼亚总统莫克塔·乌尔德·达达赫二月二十一日在总统府接见了柬埔寨国家元首、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主席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的特使、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中央委员会委员江裕朗。江裕朗特使递交了西哈努克亲王给达达赫总统的一封信。


第5版()
专栏:

牙买加部长会见我政府代表团
新华社金斯敦一九七五年三月四日电 牙买加市场和商业部长维维安·布莱克三月四日在金斯敦会见了以宋平为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并设午宴招待了他们。同一天分别会见中国政府代表团的还有牙买加青年和地方发展部国务部长道格拉斯·曼利和这个部的政务次官保罗·米勒以及工业、旅游和外贸部常务次官唐纳德·布赖斯。
二十七日农业部长基布尔·芒恩会见了中国代表团。牙买加政府高级官员们和中国客人们进行了友好的谈话。
参加几次会见的还有代表团成员、中国驻牙买加大使李超。


第5版()
专栏:

我田径联队结束对缅甸的友好访问
新华社仰光一九七五年三月四日电 由何志权率领的中国田径联队在缅甸进行了一周的友好访问后,三月三日离开仰光回国。
三月一日晚上,缅甸体育运动局总局长吴关辛设宴招待中国田径联队。
缅甸卫生部副部长吴钦迎出席了宴会。
中缅两国田径运动员二月二十七日和二十八日在友好气氛中于仰光举行了两场友谊比赛。缅甸运动员丹任以七·四九米的成绩打破了缅甸男子跳远全国纪录。
二月二十七日晚,中国驻缅甸大使叶成章为中国田径联队访问缅甸举行了招待会。


第5版()
专栏:

我医学代表团访问瑞士
新华社日内瓦一九七五年三月四日电以董炳琨为团长的中国医学代表团结束了在瑞士的友好访问,于三月四日离开日内瓦回国。
代表团是应瑞士联邦公共卫生总署的邀请,在二月十七日到达苏黎世的。
在瑞士期间,代表团访问了伯尔尼、苏黎世、巴塞尔和日内瓦等州的医院、医学研究机构、实验室、医科学校、医疗器材厂和制药厂,同瑞士医学界人士广泛进行了接触。
代表团还访问了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的总部。
瑞士联邦公共卫生总署署长乌尔特利希·弗赖在二月十八日接见了代表团,并且在二月二十四日为代表团访问举行宴会。
二月二十八日,中国驻瑞士大使陈志方为代表团访问举行了招待会。


第5版()
专栏:东京通讯

日本妇女在日中友好事业中作出积极贡献
一九七五年新春伊始,中国妇女代表团应日中友好协会(正统)和欢迎委员会的邀请访问了日本,同各地二百八十多个妇女团体、一万二千多人进行了广泛的交往。她们中间有政界、经济界、文化教育界、科学界、医药卫生界、新闻出版界等各界人士以及劳动妇女和家庭妇女。代表团在访问东京都、京都府、大阪府和九个县、十五个市的过程中,到处感受到日中两国人民之间的深厚情谊,到处可以看到日本妇女在为日中友好事业的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在大阪,三十八个妇女团体联合举行了欢迎中国妇女代表团的集会。集会上,当地妇女把她们用千针万线绣制的一面面红旗赠给中国代表团。这些旗都是大阪地区妇女得知中国代表团来访后夜以继日赶制出来的。这些红旗上,有的绣着日中两国儿童一起栽友谊树的图案,有的绣着“日中两国妇女团结,前进”的字样,还有一面绣着一张五线谱和“歌唱日中友好”六个大字。
代表团团长巴桑接到的一面红旗上,贴有用彩毡剪成的几十朵梅花,上面还绣着:“立即缔结和平友好条约”、“世世代代日中友好”的字样。这面红旗是一位妇女用了十个夜晚绣出来的。当她知道了巴桑团长接到她绣的这面红旗时,她兴奋地拍着手说:“好极了,我们的心愿,不但带到北京,而且还能带到西藏,这是多么难得啊!”
代表团访问福岛县时,虽然新年已经过去了,但当地妇女还是象新年招待远方来的亲友那样接待了中国客人。她们同代表团的成员一起捣年糕,请代表团吃年饭,使人沉浸在新年的气氛中。当地农村妇女听到有大寨的代表来访,热情地同中国妇女举行座谈。宋立英介绍了大寨的发展情况和中国妇女解放问题,引起了日本妇女们的极大兴趣。第二天,代表团乘火车离开福岛前,一位中年妇女冒着风雪匆忙赶到车站,把一包柿饼、十二个自制的手工艺品和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交给了代表团。信中写道:“我是一个农村妇女,昨天听了你们关于新中国的介绍,我流下了热泪,晚上,我高兴得睡不着觉。我盼望着有一天能亲眼去看看伟大的中国。”
在代表团访问过的地方,都传出了类似这样的友谊佳话。在山口县下关市,齿轮座剧团的朋友们同代表团欢聚一起,他们高昂的歌声唱出了对中国人民和妇女的深情厚谊。在兵库县神户市的欢迎集会上,当地妇女为代表团演出了狮子舞等精彩节目,代表团中的文艺工作者康秋芬在会上演唱了日本歌曲《樱花》,最后,全场齐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气氛十分热烈。大分县是中国代表团很少去过的地方,当地主人对中国客人的欢迎十分热情。在代表团从杵筑市乘车去大分机场时,杵筑市区和沿路上,不断出现手里拿着旗子等候在路边欢送的人群。佐贺县过去没有接待过中国代表团。这个县的二十四个妇女团体知道中国妇女代表团来到日本,强烈要求中国妇女代表团去佐贺县访问。为了答谢佐贺县广大妇女的盛情,代表团副团长傅玉芳和两名团员到佐贺县进行了访问。
目前,在日本,关心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愿致力于日中友好运动的人越来越多,日中友好的大道越走越宽广。在代表团访问各地期间多次举行的集会和座谈中,许多日本朋友找到巴桑、宋立英、徐淑英和代表团中的科学、医务、文教等方面的妇女代表交谈,听取她们讲述今日西藏、大寨、大庆以及中国各个方面的情况。一名女学生听了上海女教师倪琴兰关于中国新型的师生关系的介绍后,激动得和倪琴兰拥抱起来,并表示要为日中友好而努力。
日中建交两年多来,日中友好运动有了进一步发展,日中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已成为最响亮的口号,成千上万的日本朋友在这一口号下行动起来了。访问过程中,中国妇女代表团接触的很多朋友是父一辈、子一辈地从事日中友好事业。代表团特地看望了已故的后藤钾二先生的夫人及其家属;还见到了已故高碕达之助、松本治一郎和大谷莹润先生的亲属。高碕、松本、后藤和大谷先生曾为日中友好作出过贡献,现在他们的亲属又在继承他们父辈的遗志,为日中友好而努力。
代表团访问了福冈前田市千代保育所。前田市是日中友协首任会长已故的松本治一郎先生的家乡。中国客人刚一进保育所就看到室内挂着一幅松本先生同周总理握手的照片。保育所的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把中国阿姨团团围住,用中国话喊着“你好!”“你好!”望着孩子们一张张笑脸和一双双伸过来的友情的小手,使人深深感到,日中友好也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中扎下了根。
要把日中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美好理想用条约形式固定下来,这是日本人民的愿望,也是日本妇女的愿望。许多中央和地方的妇女团体和组织提出的口号是:“早日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和日中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在欢迎集会上,在欢迎标语和欢迎旗帜上,人们都听到或看到这个口号。神奈川县四十个妇女团体第一次联合起来组成欢迎委员会,她们还联名给中国妇女代表写了信,祝贺中国四届人大的胜利召开。信中说:“争取早日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是我们当前最大的任务。我们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在琦玉县举行的欢迎会上,一位妇女组织的负责人引用了中国四届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我们愿意同日本政府和人民一起,在中日联合声明的基础上,为增进两国友好睦邻关系而努力。”一段话之后说:“我相信,我们两国妇女将依靠牢固的团结来推动和平友好条约的签订,不管有什么障碍,今后也要密切往来,使子子孙孙继续友好下去。”
一月二十八日,二十九个妇女团体在东京举行了“能顶半边天的日中两国妇女集会”。当代表团进入会场时,一千四百多人的会场响起了长时间的掌声。日中两国妇女的代表在大会上发表了热情的讲话。一位日本妇女组织的负责人在讲话中说:“我们决心要把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运动强有力地向前推进。”“我们决心同中国妇女一道,为促进日中两国人民和两国妇女的永恒友谊而努力。”巴桑团长在讲话中表达了中国妇女和中国人民愿同日本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愿望,并介绍了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情况。大会结束时,全体与会者齐唱《东方红》,会场上出现了欢乐气氛的高潮。
短短的二十天访问很快就结束了,但日中两国妇女结成的友谊却是永恒的。通过这次访问,中日两国妇女加深了友谊,增强了团结。她们彼此支持,共同勉励,誓把日中友好事业不断地推向前进。
新华社记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