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5年3月6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
——谈谈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和革命热情的关系
云岭
毛主席最近指示我们:“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不久前,周恩来总理在四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公布了毛主席的伟大号召:“我们要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这两个指示之间是有密切关系的,我们应当联系起来认真学习。
一九五八年春天,毛主席在《介绍一个合作社》这篇热情赞扬共产主义精神、扫荡腐朽意识形态的战斗论文中,曾经引用清代进步思想家龚自珍的一首诗,第一句是“九州生气恃风雷”。一百多年前,龚自珍在封建社会末期沉闷空气的重压下,期待着一场风雷般的变革给中国带来生气;但是,他受着阶级的和时代的局限,找不到出路何在。马克思主义传到中国以后,中国人民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而今,在中国大地上,早已是“天翻地覆慨而慷”了,革命的“风雷”为中国带来了蓬勃的生气;在全世界,也是“五洲震荡风雷激”的大好形势。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们要永葆革命的生气,仍然要凭恃革命的“风雷”,要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要用无产阶级专政的“风雷”荡涤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剥削阶级的旧势力、旧传统、旧习惯,战胜这些腐烂发臭的东西对无产阶级的包围和腐蚀。
过去的革命战争年代,从井冈山上的五大哨口,到长征路上的雪山草地,从千山万壑的陕北,到千帆竞发的长江,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的史册上,出现了多少英勇无畏的革命志士,创造了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那时候,并没有什么等级制度,也没有什么“物质刺激”,千千万万的革命群众和干部,前赴后继,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数十年如一日,靠的就是“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这种精神是中国劳动人民的宝贵性格,是中国无产阶级的阶级本色,是中国共产党党性的表现,是革命前辈留给我们的最珍贵的精神财富。中国人民正是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发扬这种革命热情和拚命精神,赢得了人民革命战争的伟大胜利,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的新中国。
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为什么还要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呢?这是由无产阶级的本质和历史使命决定的,是由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任务决定的。过去的一切剥削阶级,都是谋求私利的;即使当他们处于上升阶段,他们夺取了政权也就意味着革命的完结。他们夺得政权以后,原来的革命性就逐渐丧失,逐步转化为阻碍历史前进的保守的、反动的势力。无产阶级则不然,它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革命阶级,它要在使全人类都得到解放的长期斗争中,求得无产阶级自己最后的彻底解放。对于无产阶级来说,夺取全国政权,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必须坚持继续革命,必须保持和发扬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和拚命精神,才能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才能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才能逐步造成使资产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的条件,最后消灭阶级,实现共产主义。
被推翻的地主资产阶级,从来不甘心自己的失败,总是要对胜利的无产阶级进行反抗,军事上的反抗失败了,还要从经济上、政治上、思想上进行反抗。列宁指出:“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是一整个历史时代。只要这个时代没有结束,剥削者就必然存在着复辟希望,并把这种希望变为复辟行动。……他们在遭到第一次严重失败以后,就以十倍的努力、疯狂的热情、百倍的仇恨投入战斗,为恢复他们被夺去的‘天堂’、为他们的家庭而斗争。”(《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在人类历史上,一切被打倒的反动阶级都怀有刻骨仇恨,都有那种图谋复辟的“热情”。两千年前,孔老二为了挽救行将灭亡的奴隶制度,到处奔走呼号,到处遭到新兴势力的反对和劳动群众的斥逐,累累若丧家之狗,可是他仍然贼心不死,把自己的那种反革命劲头美其名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孔老二死后一百多年,封建制代替奴隶制早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孟轲秉承孔老二的衣钵,仍然顽固地想要复辟西周的奴隶制。他自我标榜“我善养吾浩然之气”,鼓吹的也是那么一种反革命“骨气”。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林彪反党集团把孔老二、蒋介石的“不成功便成仁”同日本法西斯的“江田岛精神”合而为一,以此作为他们一伙的反革命的精神支柱,更赤裸裸地表现了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妄图复辟的反革命“热情”,也表现了新产生出来的资产阶级分子想要一口吞掉社会主义公有财产和夺取政治特权的狂热。这仍然是你死我活的激烈斗争,谁胜谁负的问题并没有最后解决,我们怎能不针锋相对地进行斗争呢!怎能丢掉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呢!要知道,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和新产生的资产阶级分子、暴发户,是在怎样疯狂地向无产阶级反扑啊!
二十多年来的大量事实告诉我们:无产阶级夺得政权以后,仍然是“征途上处处有阶级斗争”。从某种意义来说,社会主义革命也是一种“战争”,而且这种“战争”比起过去的革命战争,斗争要更深刻,更复杂,更长期,更艰巨。正如列宁所说:“无产阶级专政是新阶级对更强大的敌人,对资产阶级进行的最奋勇和最无情的战争,资产阶级的反抗,因为自己被推翻
(哪怕是在一个国家内)而凶猛十倍。它的强大不仅在于国际资本的力量,不仅在于它的各种国际联系牢固有力,而且还在于习惯的力量,小生产的力量。因为,可惜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小生产,而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由于这一切原因,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不进行长期的、顽强的、拚命的、殊死的战争,不进行需要坚持不懈、纪律严明、坚韧不拔和意志统一的战争,便不能战胜资产阶级。”(《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这就向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提出了比过去革命战争时期更高更严格更艰巨的要求。
二十多年来,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在同国内妄图复辟的地主资产阶级的斗争中,在同混进党内的地主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高岗、饶漱石、彭德怀、刘少奇、林彪等的斗争中,在同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斗争中,我们党和人民正是发扬了革命战争时期那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战胜了重重艰难险阻,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先进人物,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大量涌现。在他们的战斗生涯中焕发着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的光辉。他们的崇高形象和革命精神激励着我们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怎样才能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呢?这主要决定于对“把革命工作做到底”的看法,决定于是否树立共产主义的世界观。如果思想停留在民主革命阶段,认为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革命工作早已“做到底”了,也就不会再有那么一股劲、一股革命热情了,不肯再为无产阶级事业“拚命”了。如果认为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就是社会主义革命已经完成,以后就只是平平静静地搞建设、舒舒服服地过日子了,那也就会认为革命工作已经“做到底”了,也就不会再有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了。可是,事实上,正如列宁所指出的,“无产阶级专政不是阶级斗争的结束,而是阶级斗争在新形式中的继续。”介于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的社会主义社会是整整一个历史时期,是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和衰亡着的资本主义长期进行激烈搏斗的历史时期,不进则退,不继续革命就会变修正主义。
毛主席最近指示我们:“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能不能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从根本上说,就看是不是搞清楚了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专政的问题,就看是不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看是不是真心实意地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亲身经历过革命战争的老党员、老干部要永远保持那么一股劲、一股革命热情和拚命精神,没有经历过革命战争的青年党员、青年干部要继承和发扬那么一股劲、一股革命热情和拚命精神,都必须下苦工夫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理论,批判修正主义,批判孔孟之道,批判资产阶级世界观,与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全心全意为中国和世界的大多数人谋利益。同时,一刻也不要脱离群众,一点也不要沾染资产阶级生活作风,要对林彪一类的“诱:以官,禄,德”的糖衣炮弹保持高度警惕,要在革命的大风大浪中,和广大群众同甘苦,共患难,永远和群众心连心,坚决做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促进派。
回顾二十世纪过去了的七十多年,在我们伟大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变化啊!在第一个二十多年里,生活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水深火热之中的我国人民,在黑暗的漫漫长夜里,艰苦地寻找着解放自己的正确道路。在第二个二十多年里,我国人民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以无产阶级领导的农村包围帝国主义和地主资产阶级统治的城市,终于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在第三个二十多年里,我国人民在毛主席的领导下,继续战斗,奋勇前进,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胜利,取得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并且依靠我国人民自己的力量,把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变成了初步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今后的四分之一世纪里,我们将取得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的更大胜利,并将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使我国国民经济走在世界的前列。二十世纪,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上,确实是一个翻天覆地的伟大时代。伟大领袖毛主席曾经指出:“进到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中国的面目更要大变。中国将变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毛主席的这一科学预言,千千万万革命先烈的遗志夙愿,将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变为光辉灿烂的现实。这是多么振奋人心的壮丽前程!
我们伟大祖国的万里江山,红旗猎猎迎朝阳,战鼓阵阵催春来。我们要按照毛主席最近关于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认真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更自觉地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进一步搞好批林批孔运动。要在这样的坚实基础上,发扬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也就是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逐步铲除产生资本主义的土壤和条件,直到最后把它消灭干净!


第2版()
专栏:

生命不息 战斗不止
天津市宝坻县小靳庄大队党支部书记 王作山
有句反动谚语,叫做“知足者常乐,能忍者自安”。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的方法,剥皮看瓤,就可以看出这是孔孟之道的“和为贵”、“忍为高”谬论的变种,是腐朽没落的反动阶级欺骗和愚弄劳动人民的麻醉药。
阶级斗争的规律告诉我们: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有斗争。历代反动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必然引起人民的反抗和斗争。反动统治阶级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总是极力贩卖孔老二的“中庸之道”,鼓吹什么“知足者常乐,能忍者自安”。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劳动人民安于做牛马,忍气吞声地受他们的剥削,不要起来反抗。当劳动人民起来造反的时候,那些满嘴“知足”呀、“忍耐”呀的反动家伙,就一点也“忍”不住了,他们举起屠刀,血腥镇压革命人民。从奴隶主到地主到资产阶级,一个也不例外。
地主老财这些毒蛇,剥削和压迫我们劳动人民,从来也没有“知足”过。我们要是对这些毒蛇讲“忍”,就只能永远受剥削受压迫。就拿我们家来说,我爷爷和父亲原来住在张庄,狠毒的地主硬要拆我家的房子盖他的新房,把我们赶了出来。到了小靳庄,爷爷连气带饿,不多日子就死了。地主资本家的压迫剥削,使劳动人民一天也不得安宁。
在毛主席、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推翻了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劳动人民翻身了,社会主义事业一日千里地前进。可是,刘少奇、林彪这些机会主义路线头子搬出孔孟的“中庸之道”来,叫喊“两斗皆仇,两和皆友”;社会上的阶级敌人也宣扬“知足者常乐,能忍者自安”,妄想我们放弃对阶级敌人的专政,好让他们搞资本主义复辟。
我们村里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事实告诉我们,只要我们稍稍有些自满自足,不继续革命,不坚持前进,资本主义势力就会更加紧地搞复辟、搞倒退;如果我们对于资本主义倾向稍一容忍,他们就会更加猖狂地向我们进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刘少奇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大搞“三自一包”、“四大自由”。我们村当时的党支部受到了修正主义路线的影响,放松了对阶级敌人的专政,没有改造好的富农乘机大刮单干风,破坏集体经济。文化大革命中,我们批判了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批判了反动富农分子。全村贫下中农心往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想,劲往社会主义集体经济上使,斗志越来越高昂。
在伟大的批林批孔运动中,我们党支部和群众一起,批判了林彪“克己复礼”的反动纲领,批判了
“中庸之道”。大家越批心里越亮堂,越觉得毛主席教导的对立统一规律是真理,党的基本路线是指路明灯,无产阶级专政是一天也离不了的法宝。
“知足者常乐,能忍者自安”,这种“中庸之道”是害人的毒药,谁要是中了它的毒,谁就会被资产阶级俘虏过去。我们在继续革命的道路上要永不“知足”,在对地主资产阶级的斗争中,永远不能讲“容忍”。我们要永远坚持共产党的斗争哲学,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第2版()
专栏:

志在千里 壮心不已
秦文平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骥老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曹操:《步出夏门行·龟虽寿》
公元二○七年,当曹操打败袁绍,统一北方之后,又亲征乌桓,打败了乌桓奴隶主军事政权,使袁绍父子的割据势力残余失去了复辟的后台。面对着国家即将统一的大好形势,曹操情不自禁地“歌以咏志”,写下了著名的诗篇《步出夏门行·龟虽寿》。在这首诗里,曹操抒发了自己虽已晚年,但仍然坚定不移地致力于实现国家统一的远大志向。同时,也反映了他具有朴素的唯物论和辩证法思想。
孔老二的徒子徒孙编纂的《尔雅·释鱼》记载,有一种“神龟”,注疏说:“神龟之象,上圆法天,下方法地,背上有盘法丘山,玄文交错以成列宿,长尺二寸,明吉凶不言而信者是也。”把个乌龟说成是象征天地、指明吉凶的神物。曹操不信这一套,驳斥说:“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这就一语道破了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神通,它只是相对地寿命长些罢了,毕竟还是要死的。所谓“腾蛇”也是这样。虽然传说它能够“乘雾”行空,但也逃不脱“终为土灰”的下场。曹操用这种朴素的唯物论思想驳斥了孔孟之道的天命论。
曹操还否定了孔孟之道“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形而上学观点。他在诗中指出:“盈缩之期,不但在天”。“盈缩”,就是进退伸缩的意思,语出《国语·越语》:“盈缩转化”。曹操这诗句的意思是,事物的变化有一定的周期,人是可以掌握的。这正如他在另一首诗里所说的,“天地间,人为贵”(《乐府诗集·度关山》)一样,重视人的主观能动作用。
正是因为曹操具有朴素的唯物论和辩证法的思想,不信天命,认为“人为贵”,因而他在诗中引吭高歌:“骥老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曹操在这里抒发了他的志向:尽管自己已到“暮年”,可能看不到
“一统千里”的局面了,但他坚信自己的志向一定能够实现。
曹操这种朴素的唯物论和辩证法思想,是他坚持法家路线的思想基础。曹操针对豪强地主大量兼并土地和扩大特权的现实,制订了“重(严禁)豪强兼并之法”,“有犯禁者,不避豪强,皆棒杀之”(《三国志·魏志·武帝记》)。他为了推行法家路线,打击豪强特权,起用有才能的人,主张“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的人各有所用(《三国志·魏志·武帝记》),形成了一支按法家路线办事的力量。他依靠这支力量,终于为统一中国的大业打下了基础,在历史上起了一定的进步作用。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现在我们的伟大祖国空前统一,无产阶级专政空前巩固,社会主义到处都在胜利地前进。最近,毛主席作了关于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我们一定要坚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拚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


第2版()
专栏:

劳动人民最有志气
——批判“人穷志短,马瘦毛长”
小靳庄生产队长 王廷和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这句反动谚语,是孔老二“上智下愚”反动观点的翻版,是对我们贫下中农、劳动人民的极大的诬蔑。
在旧社会,我们贫下中农的确很穷,这是人吃人的剥削制度造成的。地主阶级靠我们养活着,却反过来诬蔑我们“人穷志短”。一切反动统治阶级都是如此。孔老二宣扬“唯上智与下愚不移”。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林彪,学着孔老二的腔调,胡说劳动人民只知道“油盐酱醋柴”、“恭喜发财”,完全暴露了他那副地主资本家的嘴脸。地是我们开,田是我们种,社会的物质财富和文化都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劳动人民一直对反动统治阶级进行斗争。从奴隶起义英雄柳下跖,到太平天国、义和团运动,历史上不知出了多少农民英雄!人类历史是我们劳动人民推动前进的。
“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解放以后,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广大贫下中农当家做了主人,战天天低头,战地地变样!我们这里开挖了“潮白新河”河道,把大洼盐碱改造成良田,年年丰收。我们大队粮食亩产比解放初期增加了五倍多。我们不光搞生产,还坚持办好政治夜校,学政治,学文化,批判资产阶级,批判旧世界。批林批孔运动以来,我们把叛徒、卖国贼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以及他鼓吹的为这个反动纲领服务的“天才论”、“中庸之道”等货色都批得臭不可闻。我们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进一步提高,大大增强了为中国和世界革命作出更大贡献的雄心壮志。大伙身在农村,胸怀祖国,放眼世界。事实证明,我们劳动人民最有志气,最有创造力,是历史的主人。我们要按照毛主席、党中央的指示,学好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一步搞好批林批孔,不断铲除滋生资本主义的土壤,把社会主义农业提高到更高水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