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5年3月12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第九次阿拉伯石油会议开幕
奥泰巴部长致词支持石油输出国组织首脑会议决议
据新华社迪拜一九七五年三月十日电 第九次阿拉伯石油会议三月十日下午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隆重开幕。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副总统拉希德·本·赛义德·阿勒马克图姆出席了开幕式。会议主席、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石油和矿产部长马尼阿·赛义德·奥泰巴主持了开幕式。
参加这次会议的约有五百人,其中包括阿拉伯各国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代表,以及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观察员。
奥泰巴部长代表拉希德副总统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谴责帝国主义散布“石油提价引起了经济危机”的谰言。他指出,正是由于西方国家提高工业品和粮食的价格以及它们的通货膨胀,迫使石油生产国提高油价。他强调说,“石油生产国不允许存在这样的差异,即贫穷世界应该过贫困和艰苦的生活,而富裕世界应该享受贫穷世界的一切物品”。
奥泰巴在谈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赞成石油生产国同工业国对话时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最坚决地支持石油输出国组织首脑会议所通过的决议,并且支持(同工业国的)严肃的对话,这种对话不应该只限于能源问题,而应该包括所有初级商品问题、发展问题和货币问题。”他说:“当我们去进行这种对话的时候,我们应该宣布,我们是一个广大的世界——即第三世界的组成部分。”
科威特石油大臣阿卜杜勒·穆塔利卜·卡齐米在讲话中,回顾了科威特政府和人民在为维护他们本国的石油利益而进行的斗争中所取得的成就。阿拉伯联盟秘书长马哈茂德·里亚德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代表阿布·菲拉斯也在开幕式上讲了话。
开幕式后,拉希德副总统为与会者举行了招待会。
阿拉伯石油会议是由阿拉伯联盟组织的。第一次会议于一九五九年在开罗举行。本次会议将讨论石油领域内的政治、经济和技术问题,诸如世界能源问题、阿拉伯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同消费国之间的关系问题,以及在发展阿拉伯石油化学工业中天然气的利用问题等。


第6版()
专栏:

联合国亚太经社委员会举行会议
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强烈要求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我代表揭露两霸加紧争夺转嫁危机,呼吁发展中国家加强团结坚持斗争
新华社新德里电 在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原名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第三十一届会议上,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强烈要求建立新的国际经济关系。
这届会议是二月二十六日在新德里开幕的。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致了开幕词。三十八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参加了这届会议。
在会议的一般性辩论中,巴基斯坦代表卡齐说,巴基斯坦政府强烈主张,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关于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行动计划应当立即执行。斯里兰卡代表苏巴辛格在发言中呼吁发展中国家加强合作。尼泊尔代表拉纳说,尼泊尔把发展农业和增加粮食生产放在首要地位。伊朗代表法鲁克·马杰马巴迪在发言中表示希望在世界上建立一个合理的、公正的和有效的经济制度。印尼代表马利克在发言中也主张发展中的国家之间加强合作。
中国代表马牧鸣在会上发言时,谈到了一九七四年第六届特别联大以来,亚太地区发展中国家在自力更生、发展民族经济方面取得的进展。他指出:“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形势是复杂的,斗争是尖锐的,道路是不平坦的。两个超级大国争夺世界霸权越来越激烈。它们在世界各地,包括亚太地区、印度洋地区,正在加紧争夺。这是当前世界不得安宁的根源。新的世界战争的危险在增长。各国人民不能不提高警惕,有所准备。那个自称为‘社会主义’的超级大国,到处讲缓和,讲和平,讲裁军,讲安全,叫嚷得最起劲。实际上,正是这个超级大国最起劲地在扩军备战,侵略扩张,威胁别国安全,制造紧张局势,竭力要在亚太地区同另一个超级大国争霸。它拚命鼓吹、兜售什么‘亚洲集体安全体系’,实际是为了同另一个超级大国进行争夺,在亚太地区建立自己的霸权和势力范围,实现其侵略、控制和奴役亚太地区各国的野心。亚太地区各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超级大国的这种手法是骗不了人的。不管它怎样威胁利诱,声嘶力竭,到处叫卖,响应者依然寥寥无几,它的阴谋是无法得逞的。”
马牧鸣说:“第六届特别联大的《宣言》和《行动纲领》的贯彻执行现在正遭到两个超级大国的反对和抵制。与此同时,目前一些国家正面临日益严重的经济危机。有的国家,特别是超级大国,使用各种手段,竭力向发展中国家转嫁危机。一年来,世界市场上粮食供应紧张,粮价高涨;发展中国家出口的原料和初级产品的价格与发达国家出口的工业品价格之间的剪刀差进一步扩大。这一切,更增加了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困难。亚太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所面临的问题是严重的。显然,如何制止那种以邻为壑的转嫁危机,已经成为亚太地区发展中国家面对的一个新课题。这些都有力地说明了,发展中国家必须团结起来,进行斗争,发展民族经济,实现政治上和经济上的独立,才能改变目前状况。”
马牧鸣指出,朗诺卖国集团的代表参加这个会议完全是非法的。越南南方目前存在两个政权,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是越南南方人民的真正代表,由西贡当局的代表单方面出席会议是不合理的、不适当的。这次会议没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出席,而有南朝鲜当局代表出席,这也是不合理、不正常的。
新华社新德里一九七五年三月八日电 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第三十一届会议,三月七日于新德里闭幕。
三月六日,会议通过了一项宣言和一些决议。宣言对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速度表示关注,特别是发展缓慢的农业生产、工业增长缓慢、贸易和支付平衡的情况恶化和进口费用上涨等。宣言强调指出,殖民主义的统治以及各种形式的新殖民主义等,是造成这些问题并使它们日益严重的原因。
宣言指出:“本地区人民热切期望按照独立和自力更生的原则,继续发展他们的民族经济,并且在平等和互利的基础上促进国际合作。”
宣言指出:“为了促进本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单独地和联合地提高自力更生的能力,迫切需要在经济和社会活动的各方面加强地区性合作。”


第6版()
专栏:

巴基斯坦总理布托发表谈话
克什米尔争端必须按照人民愿望解决
查谟一周刊指出印度在克什米尔的行径将加剧南亚紧张局势
新华社拉瓦尔品第一九七五年三月十日电 巴基斯坦总理布托三月十日在这里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克什米尔争端必须依照查谟和克什米尔人民的愿望来解决。
布托总理说:“根本问题在于确定查谟和克什米尔人民的愿望,但是这个争端是同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义务联系在一起的。克什米尔争端有三个有关方面:查谟和克什米尔人民、巴基斯坦和印度。因此,排斥这三方之中的任何一方都不能使克什米尔争端得到解决。”
他指出,按照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西姆拉协定,克什米尔争端必须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在争端得到最后解决之前,不论是印度还是巴基斯坦都不能单方面改变局势。
布托总理还指出,印度政府和克什米尔印占区前总理谢赫·阿卜杜拉个人之间的一笔交易解决不了克什米尔争端,而只会使问题复杂化。
他说,他已经向印度总理英·甘地抗议这项交易避开了巴基斯坦、自由克什米尔和克什米尔印占区的人民。
他说,由于克什米尔印占区人民响应了他的总罢工呼吁,巴基斯坦将在三月十七日举行“自决日”,以表示对他们的克什米尔兄弟的声援。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三月七日讯 新德里消息:在印度占领下的查谟地区出版的《斗争》周刊,最近发表社论指出,印度政府同克什米尔印占区前总理谢赫·阿卜杜拉就克什米尔地位问题达成的“协议”,将加剧南亚次大陆的紧张局势,并且促使克什米尔人民加强斗争。
社论说,阿卜杜拉一直承认克什米尔的争端涉及印度、巴基斯坦和克什米尔人民三个方面,解决这一争端的任何牢靠的办法要包括一个由三方面达成的协议,而且根据西姆拉协定,印度政府也承认存在着(三方协议)这个问题。因此,怎么能够说,阿卜杜拉掌了权就能使这个争端牵涉到的三方面都感到满意,而且使这个地区完全处于和平和稳定的状态呢?
社论指出:“印巴之间的紧张局势不仅决不会缓和而且将进一步加剧,对这项协议不满的克什米尔河谷的人民也将以新的形式和规模进行斗争,人们将看到一个以新的形式出现的紧张局面。”


第6版()
专栏:

是扩张,不是“内政”
——驳印度政府领导人的诡辩
新华社记者述评
最近,印度政府在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上,又一次违背它所接受的联合国决议、国际协议和自己的诺言,采取新的扩张主义步骤,进一步剥夺克什米尔人民的自决权利和吞并克什米尔地区。这理所当然地引起了克什米尔人民的强烈愤怒和反对,遭到了巴基斯坦政府的严厉谴责。
印度政府的某些领导人为了欺骗人民,蛮横无理地把这一扩张主义行动,说成“完全是(印度的)国内问题”,妄图用这种变国际争端为“内政”的诡辩术,来逃避世界人民和公正舆论的谴责,并以所谓“反对干涉印度内政”的挡箭牌,来抵挡巴基斯坦政府的严正抗议。
人们都知道,克什米尔地区的归属问题,一直是印巴两国之间长期悬而未决的重大国际争端。印巴两国独立后,曾为这个地区的归属问题发生过军事冲突,印度还把这个问题提交联合国,表示接受联合国通过的决议条款,其中包括:“查谟和克什米尔的未来地位应根据人民的意志确定”、“查谟和克什米尔邦归属印度或巴基斯坦的问题,将以举行自由和公正的公民投票的民主方法决定”。一九五三年,印巴两国总理发表的会谈公报,也表示应该尊重克什米尔人民的愿望,通过公民投票来决定克什米尔的归属。但是,印度政府后来自食其言,在它的宪法中硬把克什米尔算作它的一个邦。现在,印度政府又一次把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说成是可以由它单方面决定的“内政”。既然是印度的“内政”,为什么印度政府曾一再表示要尊重当地人民的意愿,同意举行公民投票来解决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呢?巴基斯坦总理布托说得好,根据印巴两国都接受的联合国几次决议,印度政府不能改变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存在着争端这一情况。
人们对印度扩张主义者的这种拙劣的伎俩,早就领教过了。什么是国际问题,什么是内政问题,这本来是一清二楚的。可是,印度当局出于扩张主义的需要,竟随心所欲地去混淆和颠倒这两个概念。远的不说,去年印度政府在吞并它的邻国锡金时,就曾歪曲历史,声称“锡金过去不是一个独立国家。它始终是印度的一部分。”明明是吞并一个邻国的无理行动,在印度扩张主义者的嘴里却成了“内政”。抢了人家的东西,却厚着脸皮说东西本来就属于他的。这真是地地道道的强盗逻辑。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今天大喊大叫“反对干涉内政”的印度政府,近年来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干涉别国的内政。一九七一年,它在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借口巴基斯坦的国内矛盾“威胁”了印度的“安全”,悍然出兵,肢解了巴基斯坦。它还对尼泊尔政府坚持中立和不结盟,坚决维护独立和主权的政策怀恨在心,一直让尼泊尔反民族分子以印度为基地,对尼泊尔进行骚扰、破坏和颠覆。印度政府至今还在印度的土地上窝藏中国的西藏叛匪,纵容他们进行叛国活动。所有这些,都是印度政府粗暴地违反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国际关系准则的明证。
总之,凡是印度扩张主义者能够用武力霸占的地方,不论是国际上公认的归属未定的克什米尔地区或者是邻国锡金,他们就去霸占,而在他们说来,这样的行为统统都是旁人不得“干涉”的“内政”。同时,印度的邻国要是在本国的内政上不屈从于印度的扩张主义政策,印度就要以对它构成“威胁”为借口,用各种手段甚至用武力去进行干涉。这就是印度扩张主义者的“内政”论的实质。
印度政府变国际争端为“内政”的手法是骗不了人的。克什米尔人民的自决权利是剥夺不了的。违背历史潮流的一切扩张主义行径,是注定要失败的。


第6版()
专栏:

阿龙总理宣布
苏里南将在今年内独立
新华社乔治敦一九七五年三月十日电 帕拉马里博消息:苏里南(荷属圭亚那)总理亨克·阿龙最近在议会中宣布,苏里南将在今年内取得独立而成为一个共和国。他说,政府将提出一项法案,规定共和国总统将由议会选举产生。阿龙总理在向全国发表的广播和电视讲话中还宣布,已经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负责制订苏里南独立后的新宪法。
阿龙总理在本周内将去荷兰就独立问题同荷兰当局进行最后的谈判。
苏里南位于南美洲大陆的东北部海岸,面积十四万二千八百二十二平方公里,人口四十万。一八一六年沦为荷兰殖民地,一九五四年实行“内部自治”。苏里南现政府在一九七三年执政后,开始就实现独立问题同荷兰当局进行谈判。


第6版()
专栏:

埃塞俄比亚临时军政委员会代表团访南斯拉夫
双方谴责力图对自主行使主权加以限制或施加各种压力的做法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一九七五年三月七日电 应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主席团的邀请,埃塞俄比亚临时军事行政委员会代表团于二月二十五日至三月四日对南斯拉夫进行了工作性的友好访问。
访问期间,南斯拉夫总统铁托接见了代表团。
三月五日发表的一项联合公报说,双方一致认为,不结盟国家应致力于实施不结盟国家历次会议上通过的决议,尤其是在阿尔及尔召开的第四次不结盟国家会议上通过的决议。
联合公报说,双方重申各国人民和各国有权自主和自由地支配本国的自然资源,同时也有权将其国有化。双方谴责力图对自主行使这一主权加以限制或施加各种政治和经济压力的做法。
联合公报说,两国政府决心继续给予为反对和最终铲除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和种族隔离而进行斗争的非洲和世界各解放运动以及各国人民以政治支持和物质援助。
联合公报说,双方完全支持阿拉伯人民的合理要求,并一致认为,必须保证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协定的彻底实施,必须援助柬埔寨人民的解放斗争和支持朝鲜人民和平统一祖国的合理愿望。


第6版()
专栏:

非洲法郎地区国家财政部长举行会议
新华社洛美电 非洲法郎地区国家财政部长三月二日至四日在多哥首都洛美举行会议。会议结束时发表的公报说,会议就通货膨胀的趋势和世界经济活动缓慢的后果以及为在法郎地区国家中抵制这两种趋势而采取的手段交换了意见。
公报在谈到非洲法郎地区国家国际收支的变化时指出,其中有些国家因出口产品价格下降和进口产品价格上涨而受到了影响。
公报重申了要求国际货币改革的意愿,并表示将为建立能够促进贸易发展的新的国际货币秩序而继续前进。
参加这次会议的国家有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刚果、象牙海岸、达荷美、加蓬、上沃尔特、马里、尼日尔、塞内加尔、乍得和多哥。


第6版()
专栏:

庆祝民族胜利日六周年
赤道几内亚群众举行集会和游行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三月十日讯 马拉博消息:来自赤道几内亚全国各地的数万名群众三月五日在巴塔市举行集会和游行,热烈庆祝赤道几内亚民族胜利日六周年。马西亚斯总统在集会上发表了讲话。
马西亚斯总统在讲话中指出,帝国主义口头上讲和平,实际上不要和平。他说:“我们要保卫赤道几内亚的自由、独立和真实性”。他要求赤道几内亚人民献身于工作,以便“在取得政治独立之后,争取经济上的独立和解放”。
马西亚斯总统在讲话中还表示支持朝鲜争取和平自主统一祖国的斗争,支持非洲国家反对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斗争,支持阿拉伯国家收复被以色列占领的领土的斗争。
集会之后,举行了盛大的游行。晚上,赤道几内亚全国统一劳动党妇女部举行文娱晚会,演出了反映民族胜利的历史剧。
中国驻赤道几内亚大使胡景瑞和其他国家的外交使节应邀出席了庆祝活动。
同一天,首都马拉博也举行了盛大的群众游行。
一九六九年三月五日,赤道几内亚武装部队和人民粉碎了西班牙殖民主义者策动的政变。此后,赤道几内亚政府把三月五日定为民族胜利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