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8月28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金日成主席接见阮友寿主席率领的代表团
朝鲜中央人民委员会和政务院设宴欢迎越南南方共和代表团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七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八月二十六日接见了以阮友寿主席为团长的越南南方共和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金日成主席说,越南南方人民的英勇斗争,不仅给越南人民,而且给世界人民以巨大的鼓舞。他热烈祝贺越南南方人民在抗美救国斗争中取得的胜利。
阮友寿主席说,兄弟的朝鲜人民在祖国解放战争中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战后在恢复和建设社会主义的斗争中又取得了很大成就。对此,表示热烈祝贺。
接见时,朝鲜党政领导人康良煜、崔载羽、许锬等在座。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七日电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委员会和政务院,八月二十六日晚上在平壤万寿台议事堂举行宴会,热烈欢迎以阮友寿主席为团长的越南南方共和代表团。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和朝鲜其他党政领导人康良煜、徐哲、崔载羽、许锬、黄长烨等出席了宴会。
越南南方共和驻朝鲜大使馆临时代办胡共桥,越南民主共和国驻朝鲜大使黎东,柬埔寨驻朝鲜大使洪金宽,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参赞刘君培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外交使节应邀出席了宴会。
康良煜副主席和阮友寿主席先后在宴会上讲了话。
康良煜副主席在讲话中首先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朝鲜人民的名义热烈欢迎以阮友寿主席为团长的越南南方共和代表团来到朝鲜进行访问。他说,朝鲜人民一向把越南南方人民反对美帝及其走狗的抗美救国斗争当做自己的斗争一样予以积极的支持和声援。
他说:“越南南方人民在以尊敬的阮友寿阁下为主席的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和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发扬不屈的英雄主义精神,开展长期艰苦的斗争,战胜了美帝侵略者,开创了越南南方革命的新阶段。”
康良煜副主席说:“朝鲜人民严厉谴责美帝国主义粗暴地违反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协定,继续给阮文绍傀儡集团以大批军事支援,唆使其对解放区进行‘蚕食’和‘经济封锁’,野蛮屠杀和平居民。”
他说:“朝鲜人民将一如既往,竭尽全力积极支持和声援越南人民争取和平、独立、民族和睦和实现国家独立的正义斗争;同时,在争取共同事业胜利的斗争中,同越南南方人民并肩前进。”
康良煜副主席说:“我国人民今后将高举反帝反美斗争的革命旗帜,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世界进步人民紧密团结在一起,为促使帝国主义的灭亡而奋斗。”
阮友寿主席在讲话时首先对朝鲜人民在朝鲜劳动党和金日成主席领导下,在抗日武装斗争、反对美帝及其走狗的侵略战争和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的胜利和成就表示热烈的祝贺。
他说,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和越南南方人民坚决支持金日成主席一九七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提出的五点纲领,支持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五日《致美国国会的信》中阐明的朝鲜人民的正当立场。坚决要求美帝侵略军迅速、全部撤出南朝鲜。
阮友寿主席说:“美帝必须停止干涉朝鲜人民的内政,必须放弃旨在使朝鲜分裂永久化的制造‘两个朝鲜’的阴谋。”
他说:“我们坚信,朝鲜人民和越南人民争取自己祖国和平统一的斗争必将取得胜利。”
阮友寿主席说:“越南南方人民决心把自己的民族民主革命事业引向完全胜利,同时,诚心诚意地支持各国人民的一切正义斗争。”
宴会洋溢着朝越两国人民反帝战斗和团结友好的热烈气氛。


第5版()
专栏:

朝鲜林业职工积极增产木材支援国家建设
镜城郡陶瓷工业获得新生,产量质量不断提高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七日电 朝鲜林业战线职工今年来积极增产各种木材支援国家建设,取得了优异成绩。
两江道是朝鲜出产木材的基地之一,这个道的榆坪林产事业所的职工,深入开展技术革新运动,七月份原木产量比去年同期显著增加。
咸镜南道的长津林产事业所今年根据本地林区的具体条件,采用集中砍伐和积水冲筏的方法,平均每月超计划生产二千多立方米原木。平安北道大馆坑木生产事业所所属的一些作业所通过革新技术,提高了机械化程度,减轻了劳动强度。
咸镜北道的延社林产事业所的机修工人还在采伐现场办起机具修理处,及时维修机具,保证了原木生产的正常进行。
朝鲜各地林产事业所职工为了把采伐的木材及时外运支援各地建设,还不断改进运输方法。两江道龙下林产事业所流筏作业班的职工为了又多又快地输送木材,早在今年年初就作好了放筏的各项准备工作。职工们不顾早春寒冷,砸开冻冰,清除阻碍放筏的石头,疏通浅滩,整理河道,使今年第一批木筏比往年提前十天下水。这个作业班在七月份已提前完成了今年度流筏运输计划。
目前,朝鲜广大林业职工正为国家生产更多的木材而努力。
据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四日电 朝鲜咸镜北道的镜城郡,是朝鲜著名的陶瓷器产地。郡内现有两个日用陶瓷器工厂、五个工业用陶瓷器工厂和一个以生产彩瓷为主的朱乙陶瓷厂。
镜城郡生产的各种陶瓷质地细腻,色泽鲜明,美观大方,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
朝鲜陶瓷生产已有悠久的历史。早在公元十世纪,陶瓷生产就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到了十二世纪,朝鲜陶瓷又有了发展,获得了“高丽瓷器”的佳誉。然而在解放前,由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本国反动阶级的统治,朝鲜陶瓷工业遭到严重摧残。
解放后,镜城郡的陶瓷获得了新生。镜城最大的一家陶瓷工厂是镜城陶瓷厂。现在这里生产蒸蒸日上,充满着朝气。原料车间的工人熟练地操纵着真空拌土机压切出整齐、平滑的瓷坯;彩绘车间的工人在瓷器上精心地描金绘彩,画出各式各样的图案;场院里堆满一箱箱等待启运的成品。
镜城陶瓷厂是个老厂。解放前,这里只有三、四十名工人,生产少量的陶器。现在已发展到拥有一千六百名职工、可以生产各种日用陶瓷以及工艺彩瓷的工厂,而且已基本上改变了过去手工操作的落后面貌。这个工厂的职工,目前正在为实现整个工艺流程的“一条龙”,为进一步增加产量,提高质量而继续努力。


第5版()
专栏:

朝鲜常驻联合国观察员权敏俊举行记者招待会
支持阿尔及利亚中国等三十多个国家的倡议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电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观察员权敏俊八月二十六日在记者招待会上指出,阿尔及利亚、中国等三十多个国家联合提出的将“撤出以联合国名义驻在南朝鲜的一切外国军队”的议题列入联合国大会第二十九届会议临时议程的建议,反映了渴望实现祖国自主和平统一的朝鲜人民的一致愿望。他说:“全体朝鲜人民完全支持这一倡议”。
权敏俊说:“朝鲜统一问题是朝鲜人民的内政,这个问题理所当然应由朝鲜人民自己解决。”
他指出,美国军队继续占领南朝鲜,是对朝鲜的领土完整和主权的粗暴侵犯,也是完全违反规定不得干涉别国内政的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的。
他说:“去年的联合国大会完全支持(朝鲜)北方和南方联合声明中提出的关于国家统一问题的三项原则,表示希望北方和南方之间的对话在这些原则的基础上继续下去,并且决定立即解散作为美国侵略和干涉内政的工具的‘联合国韩国统一复兴委员会’。因此,根据与成立这个‘委员会’同样的理由产生的‘联合国军’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南朝鲜。”
权敏俊谴责南朝鲜当局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企图使朝鲜的分裂永久化,竭力阻挠国家的统一。
他要求今年的联合国大会应该讨论有关朝鲜问题的这一正义议题,并采取措施,立即撤出以联合国名义驻在南朝鲜的美帝国主义侵略军。他表示相信,在今年的联合国大会上,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将全力支持和声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朝鲜自主和平统一的方针和朝鲜人民为实现统一而进行的斗争。


第5版()
专栏:

塞浦路斯希、土两族领导人举行会晤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七日讯 尼科西亚消息:塞浦路斯代理总统、希腊族领导人克莱里季斯和塞浦路斯副总统、土耳其族领导人登克塔什,八月二十六日在首都尼科西亚举行了会晤。
这是塞浦路斯两位领导人在关于塞浦路斯问题的日内瓦会议于八月十四日破裂后的第一次会晤。
两位领导人讨论了由于塞浦路斯战斗而产生的难民问题。
他们决定今后于每周星期一进行定期会晤。


第5版()
专栏:

伊朗各界人士对我运动员表示友好感情
强烈不满国际游联的蛮横决定
新华社德黑兰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七日电 伊朗各界人士最近纷纷对国际游联禁止各国运动员同中国运动员在亚运会上比赛的蛮横决定,表示强烈不满,并对中国游泳运动员表示热烈友好的感情。
八月十七日和十八日,伊朗的游泳、跳水和水球队员同中国游泳运动员共同进行了练习。当中国运动员第一次来到游泳馆时,记分牌上亮出了对他们表示欢迎的字样。十八日下午,练习结束时,伊朗游泳队员们同中国教练、运动员在一起亲切友好地互通姓名、互相问候,还在一起摄影留念。
伊朗跳台跳水亚军巴赫曼对中国跳水队教练梁伯熙说:“通过这几天的共同练习,我们同你们感情很深。国际游联的决定是错误的。亚洲人的事情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第七届亚运会组织委员会秘书长拉苏利二十日晚上对国际游联继续坚持其错误决定,表示遗憾。他说:“我们绝对相信,这个决定是不符合这项运动的最高利益的。”“中国迟早将会得到它在国际比赛中的合法席位。”
伊朗《未来报》和《国民报》二十一日都刊登了中国游泳运动员练习的照片。《国民报》指责国际游联“公然与中国人民为敌”。伊朗电视台二十一日晚在亚运会专题节目中播放了十九日拍摄的中国游泳队练习的电视片。(附图片)
伊朗的游泳、跳水和水球队员同中国游泳运动员共同进行练习,表示了热烈友好的感情。 新华社记者摄


第5版()
专栏: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发表社论揭露
苏联企图利用塞浦路斯问题加强在地中海地位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七日讯 吉隆坡消息: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最近发表社论,揭露苏联利用塞浦路斯问题,“谋求加强它在地中海的地位”。
社论说,苏联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塞浦路斯问题一再发表声明,“含义何在呢?这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社论指出,苏联还不断提出各种建议,“显然是决心加强外交攻势,希望能实现先前成为泡影的愿望,以加强它在地中海的地位。”
社论指出:“苏联的建议显然是一种宣传”。
社论说,“地中海是欧、亚、非三洲的海上交通要道,也是欧洲南部的屏障。超级大国一向觊觎这个塞岛战略要冲,它们在那里互相争夺,越演越烈。”
社论最后说:“塞浦路斯的危机,只有由塞浦路斯人民在不受外来干预下,自行解决,这才有达到真正和永久和平的希望。”


第5版()
专栏:

苏修争夺地中海的丑恶嘴脸
龚平
苏美两个超级大国,最近利用塞浦路斯出现的紧张局势,正在加紧对地中海的争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为了混水摸鱼,乘火打劫,一面调动舰只在地中海游弋,一面在联合国内外展开外交活动,力图假借名义,插手干预。他们接二连三地发表声明,抛出文章,叫嚷什么要“密切注意”事态发展,“采取紧急有效措施”,等等。这充分暴露出他们急于争夺地中海霸权的丑恶嘴脸。
其实,苏修对地中海觊觎已久,扩张野心十分露骨。地中海是世界上最大的内海,是欧、亚、非三大洲的海上交通咽喉,是沟通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战略要地。因此,它历来是帝国主义的必争之地。十八世纪初,大英帝国曾把地中海当作自己的“内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取代了英国在地中海的地位,成了地中海的霸主。现在,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为了同美帝争夺世界霸权,正在劲头十足地步帝国主义后尘,派遣大批军舰进驻地中海,并对地中海沿岸国家加紧进行扩张渗透,妄图在那里称王称霸。
苏修争夺地中海明明是赤裸裸的帝国主义行径,可是,近年来,苏修头目却制造种种荒谬理论,极力为自己掩饰辩解,并振振有词地宣称他们闯到地中海横行霸道是“名正言顺”,无可非议的。
苏修的谬论之一,是所谓继承“前辈”的“传统”。他们大肆吹捧老沙皇当年侵略地中海的“辉煌胜利”,说什么老沙皇给俄国带来了“世界声誉”,“在地中海写下了历史上光辉的一页”,因而宣称苏修今天要“珍惜”、“发扬”当年老沙皇在地中海的“优良传统”。这真是不打自招地承认了他们是老沙皇的孝子贤孙。老沙皇对地中海实行的是道道地地的帝国主义扩张政策。它的舰队所到之处,杀害人民,侵占土地,掠夺财产,无恶不作。甚至连苏修海军头目戈尔什科夫也不得不承认,老沙皇的舰队在“远离本国海岸进行军事行动”,侵占地中海的岛屿和沿海城市,“靠海军的行动把意大利、撤丁岛,甚至突尼斯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既然如此,新沙皇今天要继承他们“前辈”的“传统”,岂不就是明目张胆地要在地中海推行扩张主义政策吗?地中海各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已一针见血地指出,在苏联,“大俄罗斯沙文主义已经代替了列宁主义”,苏修在地中海“继续推行沙皇的政策”。
苏修的谬论之二,是所谓地理上同地中海相通。他们胡说什么,苏联“作为黑海国家,因而也是地中海国家”,因此具有“无可争议的权利”把舰队派到地中海去。这真是厚颜无耻之至了。请问苏修,你们这种“权利”是谁给的?地中海国家和人民从来也没有给过你们在地中海横行霸道的“权利”。相反,他们发出了美苏军舰和军事基地从地中海地区撤出去的强烈呼声,坚决要求使地中海成为地中海国家的地中海。全世界都很清楚,地中海沿岸和地中海中的国家和地区共有十八个,其中根本没有苏联。苏联有那一片土地与地中海相连?有那一寸边疆与地中海相接?苏修硬要把苏联说成是地中海国家,无非是想以此为借口,肆意在地中海进行侵略扩张。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苏修的谬论之三,是所谓“保卫海疆”。他们宣称,地中海“是俄国的战略意义极其重要的国防地区”,苏联舰队在那里活动是为了保卫“祖国的国防”。这是彻头彻尾的“侵略有理”的论调。世界上只有帝国主义才出动炮舰和军队到远离本国的地方占领土地,建立基地,用大炮和刺刀推行扩张政策,把自己的所谓“国防线”划到万里迢迢的公海以至别国的领海或领土之内。地中海并不是苏联的海疆,更不是苏联的内湖,苏修大批舰只有什么理由在地中海耀武扬威、横冲直撞?以“保卫海疆”为名,行侵略扩张之实,这就是苏修这种奇谈怪论的实质。
苏修的谬论之四,是所谓负有“和平使命”。他们诡称苏联“从来没有干涉过地中海国家的内政,从来没有对它们进行过任何侵略”,苏联舰只到地中海来是为了促进那里的“稳定与和平”,等等。这纯然是一派胡言。苏修在地中海地区推行炮舰政策,进行颠覆活动,干涉别国内政,企图霸占基地和港口,这是举世皆知的事实。他们除了派出大量军舰之外,还以派遣商船队、渔船队和所谓“海洋研究船”为名,在地中海大搞间谍活动。苏修外交人员、专家、记者被地中海沿岸国家多次赶走,这就是苏修干涉别国内政的铁证。苏修同另一个超级大国在这个地区争得不可开交,把地中海闹得很不安宁,那有什么“稳定与和平”可言!明明是强盗,却要装成天使,这是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伪善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斯大林说过:“无论乌鸦怎样用孔雀的羽毛来装饰自己,乌鸦毕竟是乌鸦。”不管苏修怎样费尽心机,制造种种论调和借口来美化自己,掩盖自己企图在地中海争霸的丑恶面目,其结果都是徒劳的。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对地中海野心勃勃,急不可待,他们到处钻空子,到处露马脚。在最近的塞浦路斯事态发展中,苏修这个海上恶霸所作的绝妙表演,就是一个新的证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