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8月28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语录
我们的斗争需要马克思主义。
对于农村的阵地,社会主义如果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就必然会去占领。


第1版()
专栏:

用社会主义占领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
——北京市大兴县红星中朝友好人民公社发动群众深入、普及、持久批林批孔的调查
北京市大兴县红星中朝友好人民公社,有一万七千户,八万人,十六万亩耕地。为了把批林批孔运动深入、普及、持久地进行下去,这个公社在政治夜校的基础上,创办了五·七农民政治学校,采取群众喜闻乐见的多种形式,批林批孔,使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进一步占领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占领上层建筑领域。广大干部和社员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意气风发。
创办五·七农民政治学校,充分发动群众批林批孔
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对《红星集体农庄的远景规划》一文的按语中说:“在中国这个地方,直到现在方才取得了按照计划发展自己的经济和文化的条件”,指出“每一个五年将有一个较大的变化,积几个五年将有一个更大的变化。”在毛主席指示的鼓舞下,红星人民有计划地发展社会主义的经济和文化,革命和生产发展很快。通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锻炼,公社党委进一步认识到,在社会主义整个历史阶段,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革命,只有坚持用社会主义占领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才能坚定地走社会主义道路。因此,他们一直比较重视利用政治夜校这个阵地,加强对社员和干部进行思想和政治路线教育。
批林批孔运动开展以后,干部和社员学习政治、文化的革命积极性更加高涨,上夜校的人更多了,连有的老太太也扶着孙女去听课。学习内容和批判的东西也多了。于是,有的大队感到光政治夜校讲课、学习小组讨论的形式已经不能满足群众的要求了。为了使广大社员学习马克思主义和批林批孔的革命积极性持久下去,使每一个社员都能坚持参加批林批孔的斗争,他们根据实际情况适当增加一些学习时间,有时把学习放在晚上,有时放在白天的空余时间,农闲时多学,农忙时少学,把政治夜校改名为五·七农民政治学校。党支部书记担任校长。批林批孔运动中培养出来的一批农民理论辅导员担任教师,队干部、老贫农、知识青年、中小学教师也登台讲课。学习的形式多种多样。这样,五·七农民政治学校,就有计划、有制度地把农村的男女老少,只要是可能的,都动员起来,组织起来,成为一支浩浩荡荡的文化大军。遵照毛主席的《五·七指示》,社员不但参加生产,而且学习政治,学习文化,学习军事,批判资产阶级。公社党委及时发现和总结了群众的这一创造,从今年四月开始,在全公社普遍推广了创办五·七农民政治学校的经验。
目前,全社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社员,都能经常参加五·七农民政治学校的活动。四海二大队,今年夏粮大丰收。在小麦脱粒的四天时间内,社员们白天黑夜都在场上劳动,谁也没有上炕睡过一个囫囵觉。就是这样紧张的劳动,全大队的批林批孔也没有停过。五·七农民政治学校在场院召开批判会,专题批判林彪、孔老二反动的“天命论”,宣传人定胜天的唯物论。社员们兴高采烈地说:“我们讲的是人定胜天,批的是种地靠天,干的是龙口夺粮,真带劲。”三夏这一仗,他们打得很漂亮,抢在大雨前,夏粮全部进了仓。事实说明,五·七农民政治学校,能使学习和批判坚持下去。
运用多种形式占领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
五·七农民政治学校根据农民的思想状况和农村的特点,运用多种形式,动员农村的一切力量,积极投入批林批孔斗争,在农村形成了一个声势浩大的革命洪流,势如破竹,不可阻遏。贫下中农高兴地说:咱们这个学校可真热闹,批林批孔,“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
集体学习和批判。学习马列的书和毛主席的书,掌握批林批孔斗争的理论武器,这是五·七农民政治学校的一门主课。他们运用马克思主义,深入批判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批判孔孟之道。对塞满了孔孟之道的《论语》、《三字经》、《弟子规》、《名贤集》、《改良女儿经》等坏书,对《三娘教子》等宣扬孔孟之道的坏戏,以及农村流行的坏谚语,用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方法进行选批。通过学、批、联,使广大社员认识到不批孔,批林就不能彻底,反修就不能彻底,防修就没有保证。
个别辅导。农村有一些分散人员,比如喂猪、喂牲口的,大车把式,看水的社员以及不能出工的老头老太太,平时不容易集中起来学习。五·七农民政治学校的理论辅导员,就找到他们家里或工作的地方,和他们一起学习和批判,有时还给他们表演个革命文艺节目,力争做到每一个社员都能积极参加运动,不留一个“死角”。
业余文艺活动。五·七农民政治学校开展文艺评论、文艺创作、文艺演出等活动,非常活跃。参加活动的人十分广泛,有知识青年、队干部、少年儿童,还有老贫农。他们紧密配合批林批孔斗争,自编自演批判“三坏”(坏书、坏戏、坏谚语)的文艺节目,利用一切机会宣传批林批孔的伟大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动员社员投入战斗。放映幻灯,也是常用的宣传形式。
说书和讲故事。在批林批孔运动中,这个公社成长起一大批农民故事员,每个大队至少有二、三名。他们活跃在地头、场院、炕头、街前,利用业余时间给社员们说《艳阳天》等新书,讲革命的故事、儒法斗争的故事、劳动人民反孔的故事,等等。比如《商鞅的故事》、《曹操的故事》、《西门豹的故事》、《柳下跖痛斥孔丘》,他们都会讲,而且讲得挺生动,群众很愿听。社员张景海和村里的几个老头都喜好说书。但在文化大革命以前,说的都是旧书。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以来,他们都说新书,讲劳动人民反孔和儒法斗争的故事。
墙报、黑板报。这是五·七农民政治学校的“学报”,每一期都有一个中心内容,或者批判林彪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或者批判孔孟之道,或者是系统地介绍历史上儒法斗争的资料,或者刊登表扬好人好事的文章、通讯、小评论,介绍科学技术知识。对不识字或识字不多的社员,理论辅导员就组织他们到墙报、黑板报跟前,念给他们听。
图书室和阅览室。批林批孔以来,各大队陆续办了图书室。这是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农民的不可缺少的阵地。上工前,下工后,都是图书室开放时间。图书室有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新出版的法家著作、批林批孔文章汇编;还有历史、哲学、科学技术书籍和革命文艺作品。队里订的报纸、杂志和部分工具书籍就放在阅览室,供社员参阅。社员们作诗称赞图书室说:“图书室小作用大,贫下中农喜爱它;批林批孔有贡献,学习马列有条件。”
广播。红星公社家家户户都有广播喇叭。为了紧密配合批林批孔斗争,广播室定时播送五·七农民政治学校的节目。这些节目中,有革命大批判文章,有批林批孔经验介绍,还有社员自己创作自己表演的批林批孔的文艺节目,搞得热火朝天。
军体活动。五·七农民政治学校,经常开展军事、体育活动。他们组织民兵进行军事训练,教育社员对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可能发动侵略战争保持高度警惕,做好一切准备。公社和生产大队还举办小型运动会,组织球类比赛。公社党委认为在农村开展体育活动,不仅是为了锻炼身体,活跃生活,而是全面占领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必不可少的一项活动。 旧的意识形态土崩瓦解,社会主义思想发扬光大
五·七农民政治学校创办后,这个公社的批林批孔运动不断深入、普及、持久地向前发展。“一切腐朽的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的其他不适用的部分,一天一天地土崩瓦解了。”
在这里,旧文化、旧思想、旧风俗、旧习惯象烂秕糠一样被扫荡,社会主义的新文化、新思想、新风俗、新习惯发扬光大。广大社员精神焕发,干社会主义心里高兴,眼睛也放光。他们出工收工,一边走一边唱样板戏,人声笑语,朝气蓬勃。田间、村头经常可以听到小孩子们唱的新儿歌:“小妹妹,满脸笑,学着姐姐把画描;画了一个大火把,烈火熊熊照天烧。问她火把烧什么,妹妹说:烧孔丘烧林彪,把孔孟之道全烧掉。”批林批孔使社员们的眼界更宽了,把集体的事看得更重了,一些社员在路上看见牛粪,赶紧用手捧到集体的地里。他们说:“我们绝不能走回头路,绝不能让林彪‘克己复礼’的阴谋得逞。”他们在批判了林彪、孔老二诬蔑劳动妇女、宣扬剥削阶级反动礼教的罪行后,男女同工同酬比过去做得好了,充分发挥了妇女“半边天”的作用。无殿二大队有个姑娘叫李淑荣,过去受封建礼教的影响,见了生人不敢抬头,对队里的事不瞧、不管、不说。现在她对坏人坏事敢说、敢管、敢斗了。李淑荣当了大队妇代会主任以后,工作劳动泼泼辣辣,社员说她由“棉花”姑娘变成了铁姑娘。计划生育,晚婚、婚事新办,移风易俗正在变成男女社员的自觉行动。
在这里,一支宏大的农民理论队伍迅速成长起来。批林批孔斗争中,全公社的农民理论辅导员已发展到两千多人,户数多的大队有三十名,少的也有十多名。在农村基本上形成了一个理论辅导网。公社和许多大队还涌现出一支朝气蓬勃的农民业余文艺创作和演出队伍,基本上形成了一个文化工作网。许多文艺骨干也是农民理论队伍的成员。理论辅导员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社会调查研究,联系本地阶级斗争的实际,用群众自己的语言给社员讲课,深入浅出,效果良好。为了备好课,他们刻苦学习马列的书和毛主席的书,不少理论辅导员都学习了《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在今年夏收中,理论辅导员们更是忙得很,多数情况是,下工回来拿两块馒头夹一点菜就去学习和研究问题。晚上写材料,第二天清晨社员下地干活时,他们又和社员一同出工,犹如“竹板弓——老是一个劲”。劳动休息时,这个社员说:“理论辅导员给咱们讲讲”,那个说:“理论辅导员给咱们来一段”,于是田头变成了课堂,变成了讲革命故事、表演革命文艺节目的舞台。贫下中农称赞理论辅导员是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模范,批判修正主义的骨干,生产斗争的先锋。
在这里,不少社员都有一定的儒法斗争的历史知识,可以掰着指头,给你讲一些法家代表人物。鹿圈三大队下中农黄圣魁说:过去只知道秦始皇把念书人杀了,书烧了。现在用阶级观点,提到路线上一分析,就清楚了。秦始皇是主张前进,不是乱杀念书人,而是镇压反革命。老贫农马殿荣说:“在旧戏里把曹操画成白脸,当作奸雄。现在看来这是儒家故意丑化他。曹操是主张统一的法家,是红脸。”
在批林批孔运动推动下,红星中朝友好人民公社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五业兴旺,形势喜人。今年夏粮的总产量比去年增产近三成,全公社上半年仅交售给国家的小麦一项,就超额完成了全年的粮食征购任务。八月的红星,田园似锦,棉桃累累,稻花飘香。社员们决心乘胜前进,用社会主义牢固地占领农村一切阵地,夺取批林批孔运动的新胜利。本报记者(附图片)
北京市大兴县红星中朝友好人民公社鹿圈第三大队的女社员在学唱革命样板戏。 本报记者摄


第1版()
专栏:短评

一个好经验
红星中朝友好人民公社采取多种形式,组织和动员群众,开展批林批孔运动,用社会主义占领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这件事办得好。他们的经验可供参考。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对于农村的阵地,社会主义如果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就必然会去占领。”我国农村经过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特别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社会主义已经在亿万农民中深深扎根,腐朽的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的其他不适应部分,正在一天天地土崩瓦解。但是,应该看到,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农村中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还是长期的。特别是思想文化领域的斗争,更是很激烈的。当前正在进行的批林批孔运动,是上层建筑领域里马克思主义战胜修正主义、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经过这场伟大的斗争,我们就能进一步用社会主义占领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
红星中朝友好人民公社的经验证明,广大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对参加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有巨大的积极性。群众一经发动,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批判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批判孔孟之道,真是势如破竹。什么“死生有命”的天命论、剥削阶级的人性论、“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统统被批得落花流水。群众的这种高昂的社会主义的革命精神,正在转化成巨大的物质力量,推动着各项工作前进。
我们要看到广大贫下中农的革命积极性,爱护他们的积极性,象红星中朝友好人民公社那样,采取各种切实有效的方式把群众组织起来,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把批林批孔运动深入、普及、持久地开展下去。


第1版()
专栏:

中共梁河县委在批林批孔中深入基层认真抓好典型
充分发挥各族贫下中农理论队伍的作用
据新华社昆明电 在批林批孔运动中,中共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梁河县委深入基层,认真抓好典型,采取切实措施加强各族贫下中农理论队伍的建设,发挥理论小组的作用,推动了全县批林批孔运动深入、普及、持久的发展。许多公社和生产队由于理论小组带动广大群众认真看书学习,深入批林批孔,有力地推动了革命和生产,发展了边疆的大好形势。
梁河县地处祖国西南边疆,是一个傣、阿昌、景颇、傈僳、崩龙、汉等民族杂居的地区。在旧社会,梁河各族农民受尽了土司、地主、头人的压迫和剥削。批林批孔运动一开始,各族干部、群众就热烈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奋起揭发、批判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和他宣扬的孔孟之道,揭发、批判当地反动土司、地主的反动言行,认清了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进一步激发了各族干部、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
通过开展革命大批判,梁河县委把在运动中涌现出来的积极分子组织起来,逐步建立了县、社、大队、生产队的理论小组。到目前为止,这个县五百六十八个生产队普遍建立了由基层干部、老贫农、教师、知识青年组成的理论小组。参加小组的辅导员有六千多人,其中妇女有二千四百多人。
这个县在建设理论队伍的过程中,农村的政治夜校起了很大作用。县委在调查研究和蹲点的过程中总结推广了这方面的经验。开始时,县委的领导同志到县城的遮岛大队去蹲点。过去,这个地方是南滇土司的老巢,社会情况复杂,阶级斗争尖锐。今年开始抢种早稻时,大队党支部放松了抓阶级斗争,阶级敌人趁机利用孔孟之道,散布谣言,挑拨民族团结,影响了春耕生产。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县委的领导同志帮助大队党支部一面向广大干部、社员宣讲党中央关于批林批孔的指示和文件;一面以党团员、队干部、老贫农、知识青年为骨干,办起了政治夜校,组织了老、中、青三结合的大批判小组,带领大家认真学习列宁的《国家与革命》和毛主席的《论人民民主专政》,武装大家的头脑,开展对林彪和孔老二的谬论的批判。在批判中,干部和群众联系本大队阶级斗争的实际,揭露了阶级敌人利用宗族观念,破坏民族团结的罪行,加强了民族团结,全大队迅速掀起了认真学习革命理论,深入批林批孔,猛促春耕生产的热潮。
县委领导同志从遮岛大队的经验中受到启发,认识到批林批孔是上层建筑领域里马克思主义战胜修正主义,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要夺取这场斗争的胜利,必须用革命理论武装各族人民的头脑。而向各族人民灌输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是一件带根本性的大事。认识提高以后,县委便对全县理论队伍的建设问题作了统一研究和部署,切实加强领导,第一把手亲自抓,定期研究,经常总结。县、公社两级党委领导成员纷纷深入斗争第一线,同农村基层干部和贫下中农一起认真看书学习。
在加强理论队伍建设中,梁河县委特别注意总结推广加强理论小组的建设和理论小组开展活动的经验。芒东公社光明大队傣族寨生产队理论小组成立后,在大队党支部的领导下,紧密联系本队阶级斗争实际,进行理论学习。他们联系当地阶级敌人利用孔孟之道破坏集体生产的情况,调查了本队贫下中农在旧社会的苦难家史,和土司、头人的发家史,以及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在当地的影响和表现,运用革命理论写出一批大字报,揭露过去土司头人压迫本寨各族贫下中农的罪行。
理论小组成员白天和社员一道生产,晚上带领社员群众学习革命理论,开展革命大批判,使村里大批判的烈火越烧越旺,革命、生产热气腾腾。在芒东公社蹲点的傣族干部、县委副书记金品山协同公社党委认真总结了这个理论小组的经验,在全公社推广,很短时间内,芒东公社的四十多个理论学习小组都办起了大批判专栏。有的理论小组把儒法斗争史编写成一些通俗易懂的小故事,在群众中宣讲。有的结合学习进行社会调查,把当地反动土司、地主尊孔反法的言论与林彪、孔老二的反动谬论分类对照起来批判。县委总结了这些经验并大力推广,全县各生产队普遍建立了十人左右的理论小组,推动了全县批林批孔运动的深入发展。
批林批孔运动的发展,促进了梁河县各族贫下中农理论队伍的成长,推动了全县农业学大寨运动的发展。一九七四年,双季稻由文化大革命前试种的一亩八分扩种到三万多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