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8月13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莫三鼻给自由战士在赞比西亚省袭击葡殖民军
西欧“共同市场”九国和瑞典、芬兰、澳大利亚承认几内亚(比绍)共和国
喀麦隆和加蓬发表公报重申两国坚决支持所有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正义斗争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一九七四年八月十二日电 据莫三鼻给解放阵线八月十一日在这里发表的战报说,七月十日至十七日,莫三鼻给自由战士在赞比西亚省消灭了一些葡萄牙殖民军,并且解放了拘禁在集中营里的四千名莫三鼻给人民。
战报说,七月十日,自由战士袭击了马格—希里地区的戈帕尼集中营,解放了被拘禁的四千名莫三鼻给人民,并缴获了一批武器。
同一天,自由战士还在马通多地区的莫龙巴拉和克利马内之间伏击敌人的两辆军车,打死敌军十名。
战报还说,七月十五日和十七日,自由战士在马通多地区的米兰热至莫科巴之间和马龙多至莫龙巴拉之间伏击敌人的军车,打死敌军二十名。
新华社巴黎一九七四年八月十二日电西欧“共同市场”集团九国——法国、西德、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英国、丹麦和爱尔兰决定承认几内亚(比绍)共和国独立。
法国外交部八月十二日代表九国宣布了这一决定。法国是“共同市场”集团部长理事会现任主席。“共同市场”集团作出这一决定后,九国将分别宣布承认几内亚(比绍)共和国。
据报道,在这以前,瑞典和芬兰政府已经在八月九日分别宣布承认几内亚(比绍)共和国;而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唐纳德·威尔西则于十一日在堪培拉宣布,澳大利亚政府决定承认几内亚(比绍)共和国。
新华社雅温得一九七四年八月十日电喀麦隆和加蓬在一项公报中重申,两国“坚决无条件地支持所有非洲民族解放运动为反对殖民主义和种族隔离、争取非洲彻底独立而进行的正义斗争”。
喀麦隆总统阿希乔应加蓬总统邦戈的邀请,于八月四日至十日对加蓬进行了正式访问。八月十日发表了公报。
公报指出,两国元首重申有必要在中非海关和经济同盟内进行有效的合作,以促进该组织成员国的发展。
公报说,他们再次表示忠于联合国宪章、非洲统一组织宪章以及关于国家主权和不干涉别国内部事务的原则。
两国元首还赞扬两国人民之间的良好关系和兄弟情谊,并表示要进一步发展这种关系。
公报还说,两国还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合作协定。


第6版()
专栏:

互相取长补短 建立联合企业 共同发展农业
拉美国家积极开展技术交流和经济合作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八月十二日讯 今年以来,许多拉丁美洲国家积极开展技术交流和经济合作。
一些拉美国家互相取长补短,正在建立联合企业,发展工业生产。圭亚那、牙买加以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三国今年六月决定分别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以及圭亚那建立年产量为二十万吨的合营铝矾土厂。这两家工厂由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提供天然气,由圭亚那提供水力发电,由牙买加和圭亚那提供铝土。牙买加总理迈克尔·曼利在谈到开采铝土问题时表示,不依赖美国公司,“我们能够做到我们过去往往认为是第三世界国家力不能及的事情”。今年二月,委内瑞拉决定同哥斯达黎加合作,在大西洋海岸的利蒙港建造一座价值三亿美元的炼油厂,以便向中美洲的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尼加拉瓜等国提供石油。此外,委内瑞拉和哥伦比亚在五月下旬商定,在两国边境地区建立联合企业,共同推动两国工业的发展。这两国签订的技术交流和合作计划中,还包括建造榨糖厂、炼焦厂和造纸厂以及合作开采矿业等。
渔业发达的秘鲁同巴拿马签订了一项考察和开发海产资源的合作协定,两国还决定建立一个混合公司,共同捕捞、加工和出售海产品,并研究开辟海产市场、建立生产企业和制造船只等问题。墨西哥和秘鲁也正在着手建立一支捕捞鳀鱼的现代化渔船队,以便捕捉下加利福尼亚半岛两岸海域丰富的鳀鱼。
为了努力减少粮食进口,争取做到粮食自给自足,一些拉美国家正在实行农业方面的合作。圭亚那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两国最近决定联合推行一项种植五万英亩玉米和大豆的农业计划。格林纳达最近专门从牙买加引进五千磅特殊杂交高产玉米种子,准备在全国各地试种。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两国正在合作研究消除土豆的病虫害。哥斯达黎加农业部长埃尔南·加隆最近率领三十名农业技术人员和土豆种植者专程到巴拿马,同当地有关人员一起研究消灭伤害土豆根的金色线虫的问题。
拉美国家之间地区性的技术交流和经济合作也在发展。今年四月初,安第斯条约组织的六个成员国的代表在利马举行了关于发展企业的技术情报事业和技术援助的首次特别会议,讨论了发展本地区的科技问题。与会代表指出,要尽一切努力来消除对于大国科学技术霸权的依赖。目前,安第斯条约组织成员国已经能够分工生产过去百分之八十以上靠进口的轻便飞机、收割机、电动机、钟表和水压机等九十一种产品。五月中旬,第二十八次拉丁美洲国家石油互助协会成员国国营石油企业代表会议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开会。会上,代表们讨论和分析了石油和石油产品市场、价格、开采方法和互相合作的问题。同月,由秘鲁、阿根廷和厄瓜多尔等十个拉美国家的代表组成的拉美铁路协会谘询委员会在阿根廷首都举行工作会议,决定成立一个拉美铁路中心,对成员国十二万公里铁路线上的工作人员进行技术培训,为本大陆的铁路一体化和各国合作提供便利条件。


第6版()
专栏:

巴拿马和阿尔及利亚签订贸易协定
新华社巴拿马城电 以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主席布迈丁的私人代表穆罕默德·艾西为首的阿尔及利亚经济代表团从七月三十一日至八月五日应邀访问了巴拿马。
八月五日举行了贸易交流协定和其他协定的签字仪式。在签字仪式上,巴拿马全国立法委员会协调主任马塞利诺·哈恩发表讲话说,帝国主义正在利用联合果品公司这一跨国公司进行新的侵略,在这种情况下同阿尔及利亚签订贸易交流协定,在经济、文化和政治方面对巴拿马都有重大的意义。
阿尔及利亚经济代表团在访问期间,分别受到了埃梅特里奥·拉卡斯总统和奥马尔·托里霍斯将军的接见。


第6版()
专栏:

阿《团结报》、英《工人报》和意《新团结报》发表文章
谴责苏美在塞浦路斯问题上进行争夺
新华社地拉那一九七四年八月十一日电 阿尔巴尼亚《团结报》八月十一日就塞浦路斯局势发表编辑部文章,揭露两个超级大国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的争夺,指出苏修就这一问题开展的一切外交活动的基础是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野心和利益。
文章说:“塞浦路斯事件已经进入第五周,然而塞浦路斯的局势依然紧张。”塞浦路斯的火是在两个超级大国参与下点燃的,现在他们却又充当灭火者和仲裁者的角色,以便获得更牢固的阵地和深深地在地中海扎根。文章说,苏修担心的是美国“在日内瓦谈判的第一阶段充当了第一小提琴手的角色”。“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者在中东的政策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所以力图在塞浦路斯不重演中东的把戏。因为这种重演将触犯他们在巴尔干、地中海、中东等地的扩张主义野心。”
“苏联七月二十八日关于塞浦路斯局势的声明和莫斯科就这一问题开展的一切外交活动的基础正是这些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野心和利益,而不是对捍卫塞浦路斯的希、土两族的权利的‘关心’。”在他们的“蛊惑宣传背后隐藏着明显的掠夺和称霸目的”。
文章最后说:“生活正在表明,苏美目前的整个活动都是它们相互角斗的政策的一部分。”必须“揭露莫斯科和华盛顿的危险的蛊惑宣传,以便使塞浦路斯主权国家的人民自己解决自己的内部问题。”
新华社伦敦一九七四年八月九日电 英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机关报《工人报》最近一期刊载文章,谴责超级大国干涉塞浦路斯,指出塞浦路斯问题应由塞浦路斯人民自己解决。
文章指出,塞浦路斯问题从来不是希腊人和土耳其人之间的问题,而是美国和苏联迫不及待地要肢解这个岛国,破坏它的统一,削弱它,使它成为帝国主义者阴谋诡计的牺牲品。
文章说:“塞浦路斯人民反对外国侵略者占领已有几个世纪的历史。自从一九六○年独立以来,他们继续不断地进行反对帝国主义列强颠覆和控制的斗争。”
文章说,塞浦路斯人民经过长期斗争所取得的独立今天再次受到了威胁。
文章最后说,塞浦路斯问题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塞浦路斯人民必须在没有任何外国干涉的情况下自己决定他们的未来。
据新华社罗马一九七四年八月八日电 意大利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机关报《新团结报》八月六日发表文章,指出塞浦路斯战争的背后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欧洲和全世界争夺霸权。
文章说,美帝国主义企图把塞浦路斯变成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事基地。与此同时,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也利用一切机会和可能钻进塞浦路斯,以便进一步向中东地区扩张。
文章在揭露两个超级大国利用塞浦路斯危机在地中海调动军舰的情况后指出,美苏两国都不是地中海国家,它们有什么权利把它们的航空母舰、直升飞机航空母舰、巡洋舰和潜艇派来威胁这个地区的国家的和平和独立?这是帝国主义的强盗行径,它们正在利用一切手段来争霸地中海和争霸世界。


第6版()
专栏:

南斯拉夫同发展中国家的贸易不断扩大
据新华社贝尔格莱德一九七四年八月八日电 近年来,南斯拉夫同发展中国家的贸易正在不断扩大。
据南斯拉夫报刊报道,南斯拉夫对发展中国家的出口额,一九七三年比一九七二年增加百分之八十九;一九七四年上半年比一九七三年同期又增加了百分之一百三十三。南斯拉夫从发展中国家的进口额,一九七三年比一九七二年增加百分之八十四;一九七四年上半年比一九七三年同期又增加了百分之一百三十七点八。


第6版()
专栏:伊拉克通讯

底格里斯河畔的今昔
七月十四日清晨,底格里斯河水闪耀着片片朝晖,挺拔的椰枣树在微风中摇曳,嫣红的玫瑰花遍地怒放。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今天醒来得特别早。六时正,空中震响二十一声礼炮,标志着伊拉克七月革命节国庆活动开始了。
节日的巴格达到处张灯结彩,锦旗飘扬。书写着“用生产建设我们的祖国,用生命捍卫我们的祖国”、“不要忘记巴勒斯坦”、“向英雄的越南人民致敬”的横幅随处可见。七月的巴格达正当酷暑,气温高达四十八、九度,大气象在燃烧,热浪炙人。但是,灼热的天气挡不住人们的欢乐。在公园里、大街上,一簇簇人群穿着节日的盛装在漫游憩息。入夜,盛暑渐消,底格里斯河畔万灯齐明,绿树丛中点缀着盏盏彩灯,远望就象一串串耀眼的珠练。这时,人群活跃,巴格达显得分外繁华。河畔点起堆堆篝火烹炙着一条条剖开的大鱼,这就是著名的“莫丝古”烤鱼。
在这喜庆的日子里,应邀参加伊拉克国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成员和中国记者,同伊拉克人民在一起欢庆节日。
伊拉克国庆活动的头两天,伊拉克朋友邀请我们参观巴格达的博物馆和古巴比伦遗迹,使我们有机会欣赏当年劳动人民创造的古老璀璨的文化。只有了解在这块土地上过去发生的一切,才更能理解伊拉克人民今天胜利的喜悦。
博物馆座落在底格里斯河西岸。走进大厅,时光恍似回转到几千年以前。当时,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曾经是世界古代文明的摇篮之一。约六千年前,这里就定居着苏美尔和阿卡德人,农业已有相当发展,并建立了巨大的塔庙。公元三千五百年前,这里已出现了象形文字,是后来两河流域楔形文字的前身。这种文字用芦管刻在泥版上,晒干后成为可以长久保存的文书,至今犹在。站在展览厅展出的文物面前,人们不禁为当年劳动人民高度的智慧结晶惊叹不已。有一个公元前二千四百多年制作的用金叶串连起来的项圈,造作严谨,精巧细致。各种石雕有的达二、三人高,栩栩如生,威武庄严。用铜雕琢的各种人像和动物更是千姿百态,形象逼真。这些不少是公元前二千年左右的作品,能够具有这样高超的艺术水准很为少见。博物馆大厅里还陈列着公元前一千七百年前编制的著名的汉谟拉比法典石碑。上部是浮雕,下刻各种法令,字迹斑斑可寻。它是研究古巴比伦社会的重要材料。
古巴比伦王国成立于公元前三千年左右,它的全盛时代是在公元前一七九二——一七五○年。首都巴比伦在今巴格达以南九十公里。一到那里,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座修复了的公元前六百零五年尼布甲尼撒时代的城门。当时这是一个拥有十万人口的大城市。王宫、居房、剧院、寺庙色色俱全,错落有致。城墙上饰有“四不象”和狮马等各种浮雕。盛传当年还有“空中花园”,列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但是由于幼发拉底河年复一年的泛滥,古巴比伦城连同它的“空中花园”已经全部被埋在地下。现在经过挖掘,有些城墙还相当完整。不过这个古国的出土文物,不少已被帝国主义者掠夺而去,现在只存下一点遗址供人浏览。人们站在地面上俯瞰这些断垣残壁,昔日的盛况还依稀可辨。
从七世纪起,伊拉克成为阿拉伯哈里发的一个行省。巴格达由于地处地中海通往东方的孔道,盛极一时。多少神奇的故事把它作为传诵的中心。到了十七世纪,伊拉克沦于奥斯曼帝国统治之下。十九世纪末,当北部摩苏尔地区发现了蕴藏丰富的石油资源后,帝国主义的魔爪争相伸进了伊拉克,大肆掠夺。老殖民主义者出兵占领了伊拉克,并扶植费萨尔反动王朝残酷压迫人民。从此,美索不达米亚上空布满了阴霾,底格里斯河发出低沉的呜咽,伊拉克成为一个暗无天日的大监狱。在现今巴格达人种与服饰博物馆里,人们可以看到费萨尔一世在老殖民主义军官卵翼下登基的照片以及费萨尔王朝穷奢极欲的生活。博物馆还存放着一九二七年外国石油公司要求在伊拉克勘探石油的信。这是帝国主义和反动王朝勾结起来掠夺伊拉克的罪证。信中假惺惺地说什么,以新的技术设备来利用石油可以给这个国家带来巨大的利益。但是埋藏在伊拉克地下的丰富的石油,除了为外国垄断资本增添亿万财富外,给伊拉克人民带来的却是贫穷和落后。伊拉克人民从来没有屈服于外国的奴役。从二十世纪初开始,他们掀起了连绵不断的反帝斗争。
阴霾遮不住阳光。一九五八年七月十四日,反动的费萨尔王朝一夜之间就被伊拉克革命人民推翻了。年青的伊拉克共和国在人民欢呼声中诞生,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一九六八年七月十七日贝克尔总统执政以来,伊拉克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国家在反帝反殖反霸、捍卫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的道路上前进。
我们在参观访问中,看到了伊拉克人民前进的步伐,看到他们建设祖国的高昂热情。伊拉克政府和人民不仅摧毁了殖民主义者的铜像,消除了耻辱的象征,而且还在逐步把外国控制的企业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伊拉克朋友邀请我们到北部基尔库克参观国营石油公司。那里原来是外国控制的“伊拉克石油公司”,一九七二年被收归国有。一到那里,富饶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就把人们吸引住了。一排排油管伸向遥远的地方,高大的炼油塔和油罐比比皆是。几十团浓烈的火焰从天然气管里喷出来照亮夜空。有一个气坑据说已燃烧了两千年。现在国营石油公司已由伊拉克人员管理。伊拉克朋友自豪地说,我们战胜了外国石油公司的压力和刁难,现在这里石油产量蒸蒸日上,年产量达六千万吨,比革命前翻了一番。明年计划再增加一千万吨。埋藏在地下的财富回到了伊拉克的怀抱,正在为国家的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我们高兴地参观了哈利萨夏令营,看到了伊拉克年青一代的精神面貌。夏令营的活动是在一九六八年七月革命节后开始建立起来的。今年暑假成千上万的学生轮流来到哈利萨夏令营志愿参加建造农民新屋的劳动。我们去参观那天,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沙土晒得滚烫,烤得脚底发疼。就在这样的烈日下,夏令营的小伙子们不顾汗流浃背,运着一车车泥土,扛着一根根铁柱欢唱着,奔跑着。在汗水浇灌下,一幢幢新屋平地而起。一天的劳动结束了,学生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打着“用劳动建设美好的祖国”、“以实际行动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标语齐集广场,欢庆胜利。这里的劳动条件是比较艰苦的。学生们早上五点就开始劳动。但是他们豪迈地说:为了建设祖国,吃点苦怕什么?伊拉克朋友告诉我们,不久前贝克尔总统和革命指导委员会副主席萨达姆·侯赛因曾经到这里视察,对参加夏令营的青年们进行勉励。现在伊拉克全国许多地方都办起夏令营。有的地方妇女也积极参加。
在这次访问的短短的日子里,我们为伊拉克人民所取得的成就而感到高兴。当我们回顾他们所走过的道路时,不禁想起一位伊拉克友人对我们说的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请相信,在这块结出过绚烂古老文化硕果的土地上,曾经英勇反抗过帝国主义而赢得胜利的人民,是不会屈从于任何大国的霸权和控制,将为捍卫独立和主权而斗争。事实正是这样。千万年来奔流不息的底格里斯河就是最好的历史见证。
新华社记者 本报记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