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8月13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批林批孔在天竺
伟大的批林批孔运动在北京郊区顺义县天竺公社,正在深入、普及、持久地进行着。
温榆河畔的天竺公社,村村摆战场,人人齐上阵。社员们对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和孔孟之道深揭狠批,并对法家的一些著作进行研究和评讲。
工农兵不愧是批林批孔的主力军!天竺公社的广大干部和社员,在三夏大忙季节坚持批林批孔,是顽强的革命斗争精神的表现。长期无雨,要抗旱;秋季作物,要管理。他们为了搞好批林批孔和农业生产,早起晚睡,废寝忘食。
批林批孔运动,教育了革命的人民。天竺公社广大社员和干部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大大提高。人的精神面貌大变,带来了生产面貌的大变。这里虽然遭受严重干旱,仍然夺得了小麦丰收。
不破不立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什么是修正主义?什么是孔孟之道?什么是唯物论?什么是唯心论?天竺公社的社员和干部,通过批林批孔,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他们说,不批林批孔,社会主义就不可能进一步占领农村这块阵地,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就不可能进一步占领上层建筑领域。孔孟之道是林彪和历代反动派的思想武器。因此,不批孔,批林就不彻底,反修防修就没有保证。
历代反动派总是宣扬孔孟之道,用它来毒害劳动人民。就拿那些浸透孔孟之道和地主资产阶级思想的反动谚语来说吧,什么“是亲三分向,是火热其炕”,什么“同姓一家人,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来”,这些宣扬封建宗族观念,抹煞人与人之间阶级关系的谬论,曾经长期为反动统治阶级所利用。贫下中农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揭穿了这些骗人的鬼话。薛大人庄贫农社员马俊良说:“什么‘是亲三分向’,在旧社会,地主资产阶级是认财不认人。我姐姐家是个资本家。我和父亲生活不下去,找她讨点饭吃,她都不给,‘亲’在那里?”大家认识到,亲不亲,阶级分,无产阶级才真正是一家人。在阶级社会里,只有阶级爱,阶级恨;超阶级的“亲”和“爱”,完全是骗人的鬼话。
过去,一些地主长年油漆在大门上的“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书香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的对联,如今也被贫下中农撕破了它的画皮。什么“忠厚传家”?是“奸诈传家”。什么“积善人家”?是“作恶人家”。剥削阶级对劳动人民从来是既不“忠厚”,更谈不到“积善”,劳动人民的血泪史就是证明。楼台大队的贫下中农说:咱村一个姓聂地主家的狗咬了人,被长工打死,地主硬逼着长工给狗驾灵送葬。这个地主和日本侵略者一起,一次就杀害了七十多个抗日干部和群众。这叫什么“积善”?什么“忠厚”?
在村里流传多年的坏书《名贤集》,塞满了孔孟之道。什么“既读孔圣之书,必达周公之礼”,“常怀克己心,法度要谨守”,等等,群众说:这都是反动统治阶级在宣扬维护他们那一套反动的旧制度、旧秩序,要劳动人民不要反抗,不要革命,老老实实受他们的压迫和剥削。岗山大队有个五十多岁的贫农老大娘,不识字,但是会背诵《名贤集》里的一些话。她过去曾认为“人贫志短”这句话是对的,现在她认识到不对了。她说:毛主席领导咱贫下中农推翻了三座大山,又领导我们搞社会主义,咱贫下中农志气大着呐!《名贤集》完全是胡说八道。天竺大队党支部书记刘长春说:“《名贤集》里说什么“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孔老二之流讲“和为贵”,林彪说“两斗皆仇,两和皆友”。这些都是鼓吹“中庸之道”,抹煞阶级斗争,反对革命,不批判怎么搞革命呢?毛主席教导我们: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我们一定要坚持同孔孟之道进行斗争,把它批深批透。现在,刘长春更加积极地带领社员组织图书室、阅览室和宣传队,通过多种形式,批林批孔,使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进一步占领农村阵地,占领上层建筑领域。
古为今用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要认识这种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天竺公社的许多社员和干部说:对毛主席的这段教导,过去也学过多次,有一些理解。通过批林批孔,研究儒法斗争史,理解得比较深刻了。儒法斗争的历史和整个阶级斗争的历史,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任何时候都存在着前进和倒退、革新与保守的斗争,任何社会制度的变革,都要经历一场激烈的斗争,而且这个斗争又是反复进行的。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冯家营大队党支部书记王会说:春秋战国时期,由奴隶制过渡到封建制,是一个剥削制度代替另一个剥削制度,复辟反复辟的斗争还那样尖锐复杂。今天我们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要从根本上消灭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可想而知,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毛主席指出:“不要以为有一二次、三四次文化大革命,就可以太平无事了”。“以后还必然要进行多次”。我们一定要牢记毛主席的这一教导。
说到这里,王会联系村里阶级敌人还时刻在想复辟变天的事实,说明必须时刻注意阶级斗争,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时期,都不能放松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
薛大人庄党支部副书记许书香通过注释法家著作《五蠹》,研究儒法斗争史,进一步认识到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她说:林彪尊儒反法,鼓吹孔孟之道,几次书写“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的条幅,妄图复辟资本主义。咱们决不能忘记阶级斗争。
现在,天竺公社的干部和社员,正在继续研究儒法斗争和整个阶级斗争的历史经验。他们在研究中,注意“古为今用”,为防修反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服务,为现实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服务,为进行思想和政治路线教育服务。
顶起“半边天”
天竺公社的地头、田间,炕头、场院,到处摆开了批林批孔的战场。最近,他们正在批判宣扬孔孟之道的《女儿经》,男女老少一起参加批判。妇女们发言,象开锅水似的沸腾着。
楼台大队四十多岁的女社员王淑兰,过去因病不参加劳动和会议,这次积极要求参加批判会。她控诉“三从四德”对自己的毒害,说:“批判《女儿经》,咱们妇女打心眼里拥护。”楼台大队六十一岁的贫农老大娘赵桂本说:旧社会把我们劳动妇女不当人。那时候,说什么“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随便骑来随便打”。孔孟之道的“男尊女卑”思想真太恶了。孔老二还骂我们妇女“难养”。不批倒孔孟之道就谈不到妇女彻底翻身。五十二岁的高淑华激动地说,孔孟之道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那时候,说什么“好女不嫁二夫郎”。我结婚才一年多,丈夫就死了,孔老二害得我守了一辈子的寡。
在旧社会,多少妇女在孔孟之道的毒害下,只能围着锅台转。有人还胡说什么“驴驾辕,马拉套,老娘们当家瞎胡闹。”为什么女人就不能当家?
批判“男尊女卑”,人们思潮汹涌,大家都有很多话要说,都深深感到必须深揭狠批孔孟之道对妇女的毒害。
最近一段时间,楼台大队的妇女还讨论了历史上劳动妇女的反孔斗争。历史上劳动妇女的反孔斗争给她们很大鼓舞。就说义和团时期,由劳动妇女林黑儿组织的一支妇女武装——“红灯照”,她们穿红衣,戴红帽,提红灯,拿红枪,和男人一样抗击外国侵略者,表现了劳动妇女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大队妇女主任方淑芹说:历史上劳动妇女是反孔斗争的一支伟大力量,今天的妇女在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下要成为反孔的先锋。只有在斗争中,妇女才能当家作主。现在,我们妇女不仅当了个人的家,我们还当了国家的主人。我们大队党支部七个委员中就有两个女委员,团支部七个委员中就有六个妇女,民兵干部、理论辅导员中都有不少女社员。林彪诬蔑我们妇女“无用”,完全是胡说八道!
楼台大队的女社员批判了“男尊女卑”的思想后,进一步激发了社会主义积极性。在生产上,妇女社员和男社员比着干。从下种、施肥、浇地、间苗、中耕、锄草、收割到打场,各种农活都离不开妇女。她们真是顶起了大“半边天”。
楼台大队女社员、理论辅导员唐亚军说,毛主席最重视我们妇女,早就教导我们:“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办到的事情,女同志也能办得到。”
是的,“男女都一样”的新风尚正在天竺公社普遍开花。桃山大队五十多岁的男社员贾德全,过去从来不干家务活,这次参加批判《女儿经》后,回家对老伴说:“这回可开窍了,明天你烧火,我抱柴。”话不多,反映了批判《女儿经》后,人们思想和家庭关系上的深刻变化。这个变化何止贾德全一家呢!
天竺大队一百二十一个未婚女青年,在批判《女儿经》的大会上,联合倡议晚婚和结婚不要彩礼。薛大人庄五十一个未婚男青年也不甘示弱,立即响应。目前,这个革命的倡议,一天天地得到更多男女青年的响应。岗山大队七十七个贫下中农老太太,参加批判《女儿经》后,思想大解放,争当移风易俗的促进派,坚决表示死了不用棺材,用火葬。一场移风易俗的社会主义新风尚正在天竺公社开花结果。
人定胜天
三夏大忙季节,天竺公社的广阔田野里,麦子刚刚割完,三茬高粱、玉米就播了种。
去冬今春以来,北京地区缺雨少雪,旱情比较严重。卸甲营大队前一段秋季作物长势不好。当时,有些干部和社员对夺取秋季丰收信心不足。有的社员说:“天旱不下雨,增产难上难。”阶级敌人就趁机散布什么:“种在人,收在天呵!”
“听天由命”的思想是从孔老二那里来的。大队党支部书记赵继先认识到,不批判“天命观”,秋季丰收就不能保证,农业学大寨就会受到影响。在批林批孔中,支部决定组织干部和群众用毛泽东思想狠批孔老二和林彪贩卖的“天命观”,同时研究了法家荀况的《天论》篇。早在两千多年前,荀况就提出了“制天命而用之”的思想,鼓励人们不要害怕“老天爷”,要敢于和“老天爷”斗。这对大家很有启发。
社员们说得好:劳动人民是相信“人定胜天”的,历史就是我们劳动人民创造的。大寨和我们一样的天,一样的地,为什么大寨亩产超千斤,我们做不到,就因为大寨的贫下中农不信天命,干革命。
卸甲营大队的干部和社员群众,通过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研究历史上的儒法斗争,狠批了“天命观”,进一步激发了社会主义积极性,人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意气风发,干劲十足。全大队七十二户,三百六十人,有一百三十四个劳动力,但是,现在每天出工的人数达到一百五十人。过去五十岁以上妇女是不出早工的,现在她们一大早就跑到大队部来请战。全大队只用了四天时间,就把该浇的地都浇灌了一遍,锄草、施肥四百多亩;还挖了二十一条排水沟,全长四千二百米,土方六千立方,为防涝作好准备。最近连降几场大雨,全大队基本没有涝地,经受住了考验。现在,这个大队的秋庄稼长势喜人。一眼望去,绿油油的田野上,一片丰收景象。
人换思想地换装。天竺公社批林批孔,带来了朝气蓬勃的革命景象。方圆几十里的土地上,真是“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广大社员和干部,正乘批林批孔大好形势的东风,豪情满怀,斗志昂扬,以新的战斗姿态迎接秋季的大丰收!
本报通讯员 本报记者


第2版()
专栏:

批判宣扬孔孟之道的坏书《名贤集》
北京市顺义县天竺公社天竺大队理论辅导员 樊善国
《名贤集》是一本宣扬孔孟之道的坏书。它是在封建统治阶级走向没落的时候,由一批反动儒生搜集孔丘、孟轲等人的反动谬论炮制而成的。以后,清朝反动学者和国民党反动文人,又多次把它补充、修订,编成《昔时贤文》、《古今贤文》,作为对地主子弟的“启蒙”课本。叛徒、卖国贼林彪从《论语》中抄录下来的“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这句黑话,也见于《名贤集》这本坏书中。
历代反动阶级都贩卖《名贤集》的黑货,这就说明,《名贤集》确是反动派用来维持其反动统治的一个工具。
《名贤集》是一本充满孔孟之道的大杂烩。它一再宣扬反动的“天命观”,宣扬所谓“仁爱”、“忠恕”;宣扬中庸之道,鼓吹阶级调和;宣扬男尊女卑、“读书做官”,等等。它的内容虽然很庞杂,但核心问题是“克己复礼”。
《名贤集》中说:“既读孔圣之书,必达周公之礼”。意思是,你读了孔老二的书,就应当按着他的政治主张,去维护奴隶主头子周公规定的一套制度,不要犯上作乱。《名贤集》中还说什么“常怀克己心,法度要谨守”,这不仅是让反动统治阶级竭尽全力地维护旧的社会制度,而且要劳动人民甘受压迫和剥削,不要反抗,严格地去遵守反动统治阶级的“王法”。
《名贤集》中还宣扬什么“但行好事,莫问前程”,鼓吹反动的“天命观”,为他们搞“克己复礼”服务。在阶级社会里,好事与坏事都是有阶级性的。地主资产阶级的好事,对劳动人民来说就是苦难,就是祸害。劳动人民认为是好事的,剥削阶级必然认为是坏事。哪里有什么超阶级的“好事”呢?“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就是要大家去做那些对剥削阶级有利的“好事”,以便巩固他们的反动统治。
《名贤集》所鼓吹的“克己复礼”,和孔老二、林彪搞的“克己复礼”,都是要搞复辟,搞倒退,反对革命,反对前进。
一提起叛徒、卖国贼林彪要搞“克己复礼”,我们贫下中农就想起那万恶的旧社会。解放前,我们村的贫下中农和普天下受苦的人们一样,过着悲惨的生活。土地大部分集中在地主、富农手里。地主、富农都是吃人的豺狼,他们压迫、剥削俺们贫下中农真是打尽了鬼算盘:大斗进,小斗出,放高利贷,催租逼债。一遇到灾年,贫下中农只好离乡背井,逃荒要饭。有的下了关东,有的冻死、饿死在他乡。对于贫下中农的反抗,地主阶级更是不择手段地进行镇压。他们的大门上贴着
“书香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一类的对联,可是当他们勾结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村干部和贫下中农的时候,便露出了豺狼的狰狞面目。他们用烧红的火筷子和红煤球烫我们的村干部,直到把人活活地烫死。这就是孔老二、林彪所鼓吹的“仁”!就是反动统治阶级的所谓“积善”!什么“仁”,什么“积善”,纯粹是吃人!人们都说黄连苦,那时候,我们贫下中农的生活比黄连还苦十分。
“霹雳一声震天响,来了救星共产党”。解放以后,我们贫下中农翻身做了主人,生活也好比“芝麻开花——节节高,甘蔗出土——节节甜”。从土地改革到人民公社化,贫下中农的日子是越过越好。农业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磨面,粉碎,脱粒,扬场,抽水,浇地,播种等,现在都实现了机械化和半机械化。人们的干劲越来越大,农业生产条件显著改善,粮食产量比解放前增加了三倍多。家家户户安上了电灯和有线广播。贫下中农绝大部分住上了新房,日常生活用品应有尽有。不少社员还有存款。解放前,我们这里贫下中农上学识字的很少,现在儿童入学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八以上,普及了初中教育,还有不少高中生和大学生。合作医疗的建立,改变了农村缺医少药的状况。我们贫下中农过上今天这样的好日子,全是共产党、毛主席英明领导的结果,全是我们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结果。林彪一伙要搞“克己复礼”,妄想把我们拉回到黑暗的旧社会,让我们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我们坚决不答应!
《名贤集》替反动剥削阶级说话,用反动没落阶级的意识形态——孔孟之道来毒害人们,我们必须肃清它的反动影响,把角角落落里的孔孟之道的流毒都打扫干净。我们一定要把批林批孔运动深入、普及、持久地进行下去,彻底粉碎林彪和国内外一切反动派妄图在我国复辟资本主义的迷梦,保证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第2版()
专栏:

剥开孔孟之道“积善”的画皮
北京市顺义县天竺公社楼台大队理论小组 马广增 左杰英
在宣扬孔孟之道的《名贤集》这本书里,有一句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八个字的意思是说:长久积善行德的人家,必然喜庆临门,富裕起来。按照这个逻辑,旧社会广大劳动人民所以遭受贫困是因为没有“积善”,而地主资本家这些吸血鬼反而成了“慈善之家”。这真是胡说八道!反动统治阶级一直用这种孔孟之道的谎言给剥削阶级涂脂抹粉,掩盖他们对劳动人民的残酷压迫与剥削。我们必须撕下《名贤集》所谓“积善”的画皮,揭露其反动实质。
解放前,我们村的地主富农都千方百计地把自己打扮成慈善的样子。他们家里挂着什么“益德堂”、“厚德堂”一类的金匾,以此来标榜自己的发家致富,是由于“积善修好”。然而就是这些地主富农,残酷地压迫和剥削贫下中农,让贫下中农象牛马一样地干活,到头来,大部分粮食被他们抢走,贫下中农吃不饱穿不暖。我们村有一个老贫农给地主扛了一辈子长活,最后孤身一人连累带病死在地主的碾盘上。正象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指出的:劳动人民“‘只要还有一块肉、一根筋、一滴血可供榨取’,吸血鬼就决不罢休。”什么“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完全是骗人的鬼话!地主富农正是吸了贫下中农的膏血才发家的。吸血鬼就是吸血鬼,妄图用“积善”两字掩盖其罪恶的发家史是不行的。
在《名贤集》里,接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的下面两句,是“积恶之家,必有余殃”。这里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要劳动人民老老实实地接受剥削阶级的压迫和剥削而不去反抗。剥削阶级是不受这个约束的,他们对劳动人民不但从来不讲“积善”,而且是每天都在“积恶”。《名贤集》里写的“无毒不丈夫”,才是他们的反动本性的真实写照。
解放前,我们村里一个姓聂的恶霸地主,家门口挂着一幅对联:“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这个所谓“忠厚传家”的地主,对劳动人民和革命者,毒如蛇蝎狠如狼。有一次,他家的狗咬了人,被长工打死了,他硬逼着这个长工给狗买棺材,披麻戴孝。他抓住邻村一个民兵干部,竟往身上倒煤油点“天灯”。他还勾结日本侵略者进行“清剿”,在邻近的冯家营村,一次就杀害了七十多个抗日干部和群众。看,这就是他们的“积善”“忠厚”!
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一切反动派,为了掩盖其吃人的本性,都贴上“善”的标签。孔老二举着“仁者爱人”的招牌,杀了革新派人士少正卯。叛徒、卖国贼林彪一面讲什么“德”、“忠恕”,一面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今天,我们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成了国家的主人,对一切反革命分子,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绝不对他们施什么“仁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