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7月6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许多中小国家代表在海洋法会议上发出强烈呼声
彻底改变以海洋霸权为基础的旧海洋法制度
揭露超级大国表面“承认”二百浬经济区实际坚持海洋霸权
新华社加拉加斯一九七四年七月四日电 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七月四日的全体会议上,许多中小国家的代表继续发出了要求彻底改变以海洋霸权为基础的旧海洋法制度,建立公平合理的新海洋法制度的呼声。超级大国在会上玩弄表面“承认”二百浬经济区实际继续维护海洋霸权的欺骗花招,遭到无情的揭露。
乌拉圭代表团团长胡利奥·塞萨尔·卢皮纳西在发言中指出:海洋大国为适应自己的利益而炮制的法律规章,应该让位于民主制定的另一规章。
他说:“有些大国热衷于把沿海国家的主权区域压缩到狭小的范围,来为自己的经济、政治和战略利益谋利,与发展中国家的合法权利与利益公开对抗。这些大国表面上装出一种灵活和调和的样子,表示赞同在十二浬领海之外可以有一个经济区或承袭海,但是,它们却把这个海域变成一种空洞的框框,使沿海国家只剩下开发资源、甚至仅仅开发某些资源的一定的优先权。乌拉圭代表团认为这种建议是不能接受的。”
他重申乌拉圭实行二百浬海洋权的主张,并且表示,乌拉圭主张实行多种领海制度。他说,根据这一主张,沿海国家有权在不超过从基线算起的二百浬界限内,根据各地区的各种具体条件,来确定本国海洋主权区域的宽度。
智利代表团团长费尔南多·塞赫斯·圣克鲁斯发言说:“二百浬管辖权的宣布,首次唤起人们注意到无限制的实行所谓公海自由这样一种违背时代精神的不合理状况,少数国家正是倚仗这种自由瓜分各大洋的财富的”。
他说,智利是世界上一个宣布二百浬管辖权的国家,它同厄瓜多尔和秘鲁一起,长期维护今天已“成为国际谈判主要基础”的这一主张。
关于制订新的海洋法,智利代表说,新的海洋法“不要把现行的国际惯例整页照抄下来,而要把新的政治、科学和技术的现实写进去,把国际社会正义的理想表达出来。”
在谈到无海岸国问题时,这位智利代表表示支持无海岸国自由出入海洋的原则,承认它们在邻国捕鱼的优惠制度。
尼加拉瓜代表团团长、外交部长亚历杭德罗·蒙铁尔·阿圭略在发言中说,尼加拉瓜赞同建立宽度可达二百浬的经济区,沿海国家有权开采那里的资源。他还强调维护国家主权的重要性。
斐济不管部长拉图·戴维·托加尼瓦卢说:“群岛国谋求把传统上和习惯上一直被认为是属于它们的东西用公约的形式固定下来”,“并维护我们对在我们的岛群周围海域里的资源的固有权利”。
他强调指出:“外国船只不得采取可能有损于群岛国的和平、良好秩序和安全的行动,也不得采取可能违背联合国宪章而侵犯群岛国的领土主权或政治独立的行动。往来的船只还必须遵守有关在群岛海域航行安全和防止污染的可行规则。”
他说,斐济十分关心本国渔业的发展。“它在努力发展能够生存的本国渔业方面所遇到的困难之一,是斐济的船只必须同利用斐济群岛范围内和周围的海域进行大规模捕鱼的外国远洋渔船队竞争。”
他主张,对群岛范围内和邻近海域的渔业资源实行有效管理以保证这些资源免遭过分开采。他说,斐济代表团完全支持关于十二浬领海和二百浬经济区的主张。
阿拉伯也门共和国代表团团长侯赛因·侯贝希在发言中表示,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对现行海洋法制度不满。他指出,过去,第三世界国家在利用海洋方面是很有限的。沿海国家的利益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他接着说:“因此,这些地区的国家有必要对这些地区海域的享用进行充分的控制和管辖。”
他在谈到海峡通航问题时强调指出,为了保障沿岸国的政治和安全利益以及合法的需要,必须制定这样的制度:一方面允许商船顺畅和不受阻拦地通航;同时要让有关沿岸国根据无害通过的概念对航运实行充分和合理的管理。
这位代表要求邀请各个民族解放运动的代表参加这次会议。
阿拉伯国家联盟的代表马姆杜·阿扎姆在发言中说,阿拉伯国家联盟及其所有成员国决心为这次会议成功地制订一项建立在公平和正义基础上的海上新法律秩序作出贡献。
他提到邀请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作为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代表参加这次会议的重要性。他说,阿拉伯国家联盟也坚决支持各地区性组织所承认的所有其他解放运动参加这次会议。他说:“只有让那些正在为自己的合法权利和愿望而斗争的所有解放运动参与制订海上新制度才是公正和合理的。”
英国协办外交和联邦事务国务大臣恩纳尔斯在发言中表示,英国“现在准备讨论”二百浬经济区的主张作为逐步发展国际法的一项措施,但是“仍然坚决反对各个个别国家单方面扩大渔区范围”,并且坚持“航行自由”。
恩纳尔斯承认,富国和穷国对地球上资源的控制是不均等的;“真正的富国正越来越富,而真正的穷国正越来越穷”。他认为,“必须正视在公海上公开对峙的前景”,他主张“拟定公平的方法来控制和分享”处于深度洋底的资源。他说:“这些资源必须被用来造福于国际大家庭的每一个成员,而不单单是有利于一部分成员。”
在七月四日会议上发言的还有捷克斯洛伐克、古巴和波兰的代表。
会议于七月五日开始休会,七月八日继续进行一般性辩论。


第6版()
专栏:

骗人的花招
新华社记者述评
当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开始进行一般性辩论的时候,苏联代表团团长科洛索夫斯基竭力装出一副发展中国家的“朋友”的姿态,大谈特谈什么苏修“一贯支持”各国人民反帝反殖的斗争,什么在解决海洋法问题时应当“照顾到”一切发展中国家的利益,甚至做出要“承认”二百浬经济区的样子。但是,人们对这个一直顽固反对第三世界国家维护海洋主权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动人”腔调是颇为怀疑的。稍加分析更可看出这纯粹是它惯用的骗人花招。一位亚洲国家的代表一针见血地指出:“苏联基本立场未变!”
面对着世界广大国家风起云涌的反对超级大国海洋霸权主义的斗争,苏修为了摆脱孤立的困境,在口头上不得不表示要“承认”二百浬经济区的主张。
苏修代表声称,在未来的海洋法公约中,“可以包括有关承认沿海国建立宽达二百浬经济区的权利”。同时却在“但是”下面大做文章,提出了种种限制和先决条件。苏修在手法上的这一变换,既表明它是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的最狡猾的敌人,也暴露了它的虚弱的本质。
首先,苏修摆出了投机商人的架势,漫天要价,叫嚷什么要修改旧的海洋法必须由有关各方就“所有海洋法最重要的问题上彼此可以接受的解决办法”“同时达成协议”。这表明,苏修企图以“承认”二百浬经济区这张空头支票作为诱饵,要第三世界国家牺牲国家主权和民族经济利益,在诸如领海宽度、海峡通行等等有关海洋法的其他问题上,接受苏修的片面主张,向苏修作出让步。而其中苏修尤为关切的问题,就是要“一切船舶”
“自由通过”海峡。苏修的这个卑劣阴谋值得人们严重注意和警惕。
苏修代表在发言中喋喋不休地谈论“国际航行自由”、“公海自由”,不是事出无因的。他打着“深切关心”发展国际贸易的幌子,一味鼓吹“一切船舶”可以在连接公海和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自由通过”,也就是要在位于别国领海范围以内的海峡“自由”出入。他胡说什么“承认一切船舶自由通过这种海峡的习惯法准则已经形成”,这种准则符合“一切国家”的“利益”等等。其实,他所鼓吹的“国际航行自由”,不过是超级大国争夺海洋霸权、实行侵略和扩张的“自由”,同第三世界和其他国家发展正常的海上航运的愿望毫无共同之处。苏修鼓吹“一切船舶”在海峡的“自由通过”,说穿了,就是要坚持让它的军舰和核潜艇任意出入别国领海,不受阻拦地通过别国管辖的海峡,以便在世界几个大洋上横行霸道,威胁各国的和平和安全。
其次,苏修还蛮横地提出条件,说什么如果要“在未来的海洋法公约中”包括“二百浬经济区”,那末公约中必须列入这样的条款:沿海国如果在经济区里捕捞不了“百分之百可捕的鱼”,它们“应当在无歧视的基础上”给予外国渔船在该区捕鱼的“权利”,以“照顾到所有其他国家的正当利益”,否则,谁就得承担“造成鱼类无益死亡”的责任。这个主张,实际上是苏修过去向联合国海底委员会兜售的只给沿海国捕鱼“优先权”的横蛮主张的翻版。它打着让沿海国在二百浬经济区里“优先”捕鱼的幌子,实际目的是要使自己有权闯入别国领海和管辖区,肆意掠夺别国的渔业资源。苏修的这个主张,从根本上阉割了二百浬专属经济区主张的实质。所以苏修所谓的准备“承认”“沿海国建立宽达二百浬经济区的权利”,只不过是一句骗人的空话。
苏修代表在发言中还装出受害者的样子,说什么建立二百浬经济区将对苏联渔业造成“重大的损失”。这就不打自招地承认了它长期以来在第三世界海域非法捕鱼的罪行。近十年来,苏修这个超级渔霸在亚非拉各国和其他国家海域的捕鱼量占其总捕鱼量的四分之三,仅在一九七二年,它在外海和远洋的捕鱼量甚至达到它总捕鱼量的百分之八十八。苏修的肆意滥捕使一些地区的渔业资源陷于枯竭,一些鱼类濒临灭绝。而今,这个江洋大盗还想逞霸海上,不让其他国家保卫它们的正当权益,这是苏修坚持其霸权主义扩张政策的又一丑恶表演。
此外,苏修代表还重弹那套人们早已听厌了的假和缓的陈辞滥调,一再宣扬建立在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基础上的旧海洋法原则,继续兜售名为“协商一致”,实为超级大国有权否决多数国家的意见以操纵会议的破烂货,妄图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会议,以利于它推行海洋霸权主义。
苏修代表的发言其势汹汹,却掩盖不了这个超级大国“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困境。在第三世界国家团结反霸斗争日益高涨的形势下,苏修的社会帝国主义面目越来越暴露,处境越来越孤立了。在这一次海洋法会议前一段议事规则的辩论中,苏修要求拥有实际否决权的猖狂主张又遭到了挫败。不管苏修今后在海洋问题上继续玩弄什么诡计,它决不能阻挡第三世界国家在维护本国主权和民族经济利益,反对超级大国海洋霸权的斗争中胜利前进。


第6版()
专栏:

中国代表团正副团长会见一些国家代表团
柴树藩团长离开加拉加斯
新华社加拉加斯一九七四年七月三日电 出席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柴树藩和副团长凌青,近几天里分别会见了出席这次会议的以金国勋为首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代表团、以普拉卡为首的阿尔巴尼亚代表团,以及巴基斯坦、阿尔及利亚、墨西哥、厄瓜多尔、南斯拉夫、刚果、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代表团,并同这些代表团的成员进行了热情友好的谈话。
中国代表团还应邀出席了罗马尼亚代表团团长格奥尔基·绍列斯库举行的宴会。
新华社加拉加斯一九七四年七月四日电 中国外贸部副部长柴树藩在作为中国代表团团长出席了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以后,七月四日乘飞机离开加拉加斯前往古巴。
到机场送行的有,出席这次海洋法会议的阿尔巴尼亚代表团团长索克拉特·普拉卡以及海洋法会议负责礼宾的委内瑞拉政府官员。
中国代表团副团长凌青和代表团其他成员也到机场送行。


第6版()
专栏:

史蒂文斯总统接见我驻塞拉利昂大使
新华社弗里敦一九七四年七月三日电 塞拉利昂总统史蒂文斯七月三日在弗里敦接见了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赵政一,并同他进行了热情友好的谈话。


第6版()
专栏:

委内瑞拉国务部长宴请我政府代表
新华社加拉加斯一九七四年七月三日电 委内瑞拉国际经济事务国务部长曼努埃尔·佩雷斯—格雷罗七月三日在外交部设宴,招待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外贸部副部长柴树藩。
出席宴会的委内瑞拉官员还有:开发部副部长恩里克·罗哈斯,内政部副部长吉多·格罗斯科斯,外交部代理副部长埃斯特尔·梅内塞斯。此外,还有委内瑞拉一些主要报纸的负责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国际条法司副司长凌青、参加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的中国代表团的其他代表也出席了宴会。


第6版()
专栏:

苏修的一次自我暴露
新华社加拉加斯一九七四年七月三日电 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三日上午举行的全体会议上,苏修代表作了一次丑恶的自我暴露。
阿尔巴尼亚代表团团长索克拉特·普拉卡在大会一般性辩论发言中,揭露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加紧扩军备战,到处横行霸道,力图维护它们的海洋霸权。在场的苏修代表罗曼诺夫做贼心虚,按捺不住,跳出来打断阿尔巴尼亚代表的发言。他胡说什么阿尔巴尼亚代表的发言“违背了起码的国际礼仪”,并要求会议执行主席、秘鲁代表阿方索·阿里亚斯·施赖贝尔“干预”阿尔巴尼亚代表的发言。会议执行主席当场表示:苏联代表可以保留行使答辩权,但是,阿尔巴尼亚代表可以阐述本国政府的观点。他请阿尔巴尼亚代表继续讲下去。苏联代表讨了个没趣。
阿尔巴尼亚代表接着在全场瞩目下,从容不迫地讲完了原定的发言。他最后慷慨激昂地对苏修代表阻挠他发言的蛮横举动提出强烈抗议。
他指出,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无耻地施加压力,“不仅是针对阿尔巴尼亚,也是针对所有小国,针对亚、非、拉独立国家的。其目的就是企图封住这些国家代表的嘴,剥夺他们在国际会议上维护本国正当利益的权利。”
普拉卡强调说:阿尔巴尼亚政府绝不容许苏修代表侵犯阿尔巴尼亚的权利。帝国主义超级大国之所以对阿尔巴尼亚实行压迫、干涉和封锁,“主要是因为阿尔巴尼亚英勇地保卫自己的立场,自己的马列主义政策;主要是因为阿尔巴尼亚坚决捍卫被苏修叛徒所完全背叛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阿尔巴尼亚代表义正词严、铿锵有力的讲话博得在场许多中小国家代表的掌声。
气急败坏的苏修代表在上午会议结束前使用“答辩权”,再次跳出来表演。他理亏心虚,不敢正面回答问题,而说什么阿尔巴尼亚代表的发言“同昨天那个著名的发言(按:指中国代表团团长在七月二日一般性辩论中的发言)出自同一个来源、有着同样的内容、用的同一个调子”。他还恶毒攻击反对超级大国霸权主义是对会议气氛的“政治污染”。
阿尔巴尼亚代表随即严正驳斥了苏修代表的这种无耻谰言。他指出,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利益同亚非拉国家的利益是根本对立的。苏修把它的舰队派到地中海、印度洋、波斯湾、大西洋,显然是为了恫吓和威胁这些地区的主权国家的独立,企图统治和奴役这些国家。他说:“苏联代表想把苏联政府的侵略和扩张政策说成是和平的、社会主义的政策,这是骗不了人的。”
阿尔巴尼亚代表说:“苏联代表采取的超级大国沙文主义的嚣张态度以及对阿尔巴尼亚人民和政府的谩骂只是又一次证明这个代表为维护其领导人的叛徒政策所处的困难境地。我们对它干出的这种行径并不感到奇怪,因为人民事业的叛徒总是对其假面具在公众面前被揭下来而感到害怕”。
中国代表团副团长凌青也在三日下午的全体会议上发言,严正驳斥了苏修代表在二日和三日的会议上几次跳出来不指名地对中国进行的攻击。他指出,海洋霸权主义不仅过去存在,现在仍然存在,并且正在威胁着所有中小国家的正当海洋权益和安全。这是事实,谁也否认不了。
他说:“我们对这种现象就是要揭露和谴责,你们不让人家讲话,这不正暴露出你们的海洋霸主的嘴脸吗?”
凌青说:“你们说你们参加会议是建设性的,诬蔑揭露你们的人是‘破坏会议’,攻击反对你们的霸权主义是‘政治污染’,到底是谁破坏会议?谁都知道,正是你们长期以来反对海洋法会议的召开。海洋法问题从根本上说就是捍卫广大中小国家的主权、安全和民族资源的问题,就是反对超级大国海洋霸权主义的问题,这是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你们不让海洋法会议谈政治,就是不让广大中小国家揭露你们对别人进行侵略、掠夺、威胁、欺负的霸权主义的罪行。如果说有人搞‘政治污染’,那就是你们自己!这次会议要制订出公正合理的新的海洋法,就需要大小国家一律平等,充分发表意见。你们不准别人讲话,就是要把你们的利己主义意图强加给会议,破坏会议的正常进行。”
凌青驳斥苏修代表所谓中国要想当第三世界领袖的恶毒诬蔑。他说:“中国是第三世界的一员,我们永远支持第三世界国家的正义要求。中国从来不站在别人头上发号施令,中国永远不做超级大国。你们要想挑拨中国同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是永远不会得逞的。”
蝙蝠怕见阳光。苏修代表害怕真理。在中国代表的严词驳斥下,苏修代表没有再吭一声。他在这次会议上的蛮横举动,只是在广大与会国家代表的众目睽睽之下起了自我暴露的作用。
(新华社记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