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7月6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日本共产党(左派)中央机关报发表文章指出
发展中国家是推动世界历史前进的革命动力
不是第三世界害怕美苏两个超级大国,而是美苏被第三世界所压倒
新华社东京一九七四年七月五日电 日本共产党(左派)中央机关报《人民之星》六月二十八日发表文章说,最近以来第三世界各国的斗争清楚地证明:发展中国家“是推动世界历史车轮前进的革命动力,是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的主要力量。”
文章说:“第三世界各国争取民族独立,捍卫国家主权,发展民族经济的斗争,正以汹涌澎湃之势向前发展。这一斗争,与世界其他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相呼应,不断地给帝国主义,尤其是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以沉重的打击。”“现在,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不是第三世界依赖帝国主义,而是帝国主义依赖第三世界,不是第三世界害怕美苏两个超级大国,而是美苏被第三世界所压倒。”
文章指出,柬埔寨人民的斗争使得到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支持的朗诺卖国集团的反动统治摇摇欲坠。仅七百万人口的小国柬埔寨人民,敢于同美帝国主义及其爪牙进行斗争,这充分表现出第三世界人民的伟大战斗精神和英雄气概。
文章说,巴勒斯坦人民和阿拉伯人民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给以色列侵略者以坚决的强有力的反击,打破了由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制造的“不战不和”的局面。阿拉伯各国还以石油为武器,给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以及帝国主义以沉重打击,这充分显示了发展中国家反帝斗争的极大发展和发展中国家团结战斗的强大威力。这场斗争大大鼓舞了第三世界各国人民的斗志。   
文章说:“非洲各国越来越明确地表示,为了巩固已取得的政治上的独立,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权益,发展民族经济,必须粉碎保持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的掠夺和剥削的旧的国际关系。”
文章接着谈到了第三世界国家在不久前举行的联合国大会关于原料和发展问题的特别会议上所取得的成就。
文章说,过去遭受帝国主义剥削、掠夺、压迫和侮辱的第三世界各国的代表,登上了联合国的讲台,强烈谴责帝国主义,尤其是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在国际经济关系上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并且强有力地表示要捍卫民族的主权和资源,发展民族经济,使美苏两霸更加孤立。
文章说,正在举行的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表明,对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海洋霸权主义的斗争,正在获得很大发展。在这次会上讨论的二百浬海洋权的主张,是第三世界国家为保护海洋资源、保障民族经济的发展,捍卫国家独立和主权,针锋相对地对美苏海洋霸权主义提出的挑战。


第5版()
专栏:

柬埔寨和越南南方共和发表联合声明
重申维护和加强柬埔寨人民和越南南方人民战斗团结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五日讯 据柬埔寨通讯社报道,以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副首相兼国防大臣、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总司令乔森潘为团长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和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主席、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顾问委员会主席阮友寿为团长的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和共和临时革命政府代表团六月十三日在越南南方解放区签署了柬埔寨—越南南方共和联合声明。
联合声明说,应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会和共和临时革命政府邀请,由乔森潘团长和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副首相府特别顾问英·萨利副团长率领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六月十一日至十三日对越南南方共和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
联合声明说: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和共和临时革命政府代表团,就柬埔寨和越南南方目前的局势以及双方共同关心的其他问题举行了会谈。双方就所提出的一切问题取得了完全一致的意见。
联合声明说:“双方对柬埔寨人民和越南人民在本民族的正义斗争事业中所取得的巨大、全面和稳固的胜利极感喜悦和兴奋。”“双方热烈欢迎老挝人民在长期和英雄的民族解放斗争事业中所取得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胜利。”
联合声明谴责美国妄图把新殖民主义继续强加于柬埔寨、越南南方和老挝。
联合声明说:“双方强烈控诉和严厉谴责美国政府和阮文绍政权明目张胆和系统地破坏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协定的许多重要条款,对人民犯下了许多极为残暴的新罪行,使越南南方局势变得极其严重。”
“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一贯彻底尊重和严格履行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协定和一九七三年六月十三日联合公报,要求美国和阮文绍政权也必须这样做。越南南方人民和人民解放武装力量决心粉碎美国和阮文绍政权的一切新的军事冒险,坚决给予一切对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控制区进行蚕食的军事行动和一切屠杀、迫害人民的行动以应得的惩罚,以便维护巴黎协定,保卫解放区,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和革命果实。”
联合声明说:“柬埔寨人民、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坚决支持越南南方人民和共和临时革命政府上述的正确立场,完全支持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二日的声明。”联合声明说:“双方强烈控诉和严厉谴责美帝国主义仍然通过推行‘战争高棉化’政策来加紧侵略柬埔寨。”
“柬埔寨人民和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坚决为实现从一九七三年七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在柬埔寨解放区召开的柬埔寨国民大会所庄严确认的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在一九七○年三月二十三日的声明中提出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的五点目标以及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的政治纲领,为在领土完整的基础上建设一个独立、和平、中立、拥有主权、民主与繁荣的柬埔寨而战斗到底。”
联合声明说:“越南南方人民、民族解放阵线和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坚决支持柬埔寨人民毫不妥协、毫不后退地进行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走狗、夺取彻底胜利的斗争的正确立场和钢铁意志。”
联合声明说:“双方坚决支持老挝爱国战线正在加强团结、为保卫在抗美救国事业中取得的巨大革命成果而斗争的正确立场和诚意态度。”
联合声明说:“双方极为高兴地看到,柬埔寨人民和越南南方人民之间的兄弟友谊和战斗团结日益巩固和美好发展。”“双方重申决心维护和不断加强柬埔寨人民和越南南方人民之间的战斗团结和伟大友谊。”
联合声明说:“双方一致认为,当前世界形势的发展十分有利于各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争取和平、独立、民主和社会进步的斗争。柬埔寨、越南、老挝三国人民的正义事业得到了世界进步人民强有力的同情和支持,一定取得彻底胜利。”双方表示支持东南亚各国人民、阿拉伯各国人民和巴勒斯坦人民、非洲人民以及其它各国人民争取和平、民族独立、民主和社会进步的斗争。


第5版()
专栏:

阿根廷举行向庇隆将军遗体告别仪式
埃斯特拉总统、内阁成员和议长等参加仪式
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九七四年七月四日电 阿根廷于七月四日上午在议会大厦举行了向胡安·多明戈·庇隆将军遗体告别的仪式。
阿根廷总统玛丽亚·埃斯特拉·马丁内斯·德庇隆夫人和内阁全体成员、参议院临时议长、众议院议长、全国最高法院院长、武装部队的总司令以及阿根廷各工会和政党的领导人参加了告别仪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特使、中国驻阿根廷大使郑为之参加了告别仪式。
参加告别仪式的还有其他国家的外交使节。
在告别仪式上,军队、政党和其他各界的十二位代表分别致了悼词。
从七月一日下午埃斯特拉·德庇隆夫人宣布庇隆将军逝世后,全国下半旗致哀。到七月四日上午,阿根廷官方和私人机构以及全国的学校都停止活动,表示对庇隆将军逝世的哀悼。数以万计的群众日夜到议会大厦列队向庇隆将军遗体告别。
告别仪式后,庇隆将军的遗体将移放在奥利沃斯总统官邸,两周后再行安葬。


第5版()
专栏:

第二届亚非拉乒乓球邀请赛筹委会会议举行
决定委托尼日利亚乒协明年在拉各斯组织第二届邀请赛
新华社拉各斯一九七四年七月四日电 第二届亚非拉乒乓球友好邀请赛筹备委员会会议七月二日至四日在这里举行。
出席这次会议的有来自中国、埃及、圭亚那、日本、墨西哥、尼泊尔、尼日利亚、坦桑尼亚和乌拉圭的乒乓球组织的代表。
会议七月四日在这里发表的公报指出:“亚非拉国家和地区乒乓球界的友好往来,有助于实现亚非拉人民促进友谊和团结的共同愿望。”
公报宣布:“会议一致决定,委托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乒乓球协会于一九七五年七月十三日至二十六日在拉各斯组织第二届亚非拉乒乓球友好邀请赛。”
公报重申,亚非拉乒乓球友好邀请赛宗旨是:“加强亚非拉国家和地区的人民和运动员之间的友谊和团结,促进这几个大陆的乒乓球运动的发展。”
公报表示相信:“第二届亚非拉乒乓球友好邀请赛将得到真正关心三大洲乒乓球运动健康发展的亚非拉及其他各地体育组织和体育界人士的热情的赞助和支持。”公报号召亚非拉国家和地区的乒乓球组织和体育组织“积极参加上述比赛,使之成为表明亚非拉人民和运动员的团结的庄严的体育集会”。
会议决定邀请亚非拉国家和地区一切赞成上述宗旨、接受比赛规则的乒乓球组织或体育组织的代表参加比赛。


第5版()
专栏:

赞比亚第一届体育节闭幕
新华社卢萨卡一九七四年七月三日电 赞比亚第一届体育节于七月二日在卢萨卡和铜带省的基特韦胜利闭幕。一千多名运动员参加了从六月二十八日起在这两个地方举行的体育节。参加体育节比赛的项目有足球、曲棍球、羽毛球、高尔夫球、田径、触网球和排球。中央省的足球队在决赛中以一比○的成绩打败了南方省的足球队荣获冠军。
来自农村地区的为数不少的学生参加了在赞比亚大学体育馆举行的羽毛球锦标赛。


第5版()
专栏:

“勇敢的山鹰飞来了!”
——阿尔巴尼亚国家民间歌舞团访华演出侧记
阿尔巴尼亚国家民间歌舞团兄弟的到来,给北京的盛夏平添了喜气。鲜艳的芙蓉花正开,浓香沁人,迎风摇曳,正似朵朵笑靥向远来的兄弟亲切致意。短短十天里,他们冒着炎暑,在剧场、农村、学校作了八、九场演出。他们演出的反映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歌舞,在首都人民面前展现了一幅幅阿尔巴尼亚民间艺术绚丽多彩的图画。更令人难忘的是,阿尔巴尼亚艺术家们不仅带来了精湛的艺术,而且还带来了阿尔巴尼亚人民对中国人民深厚的革命友谊。
阿尔巴尼亚国家民间歌舞团的同志都有这样的共同感受:一踏上中国的国土,就感到无比亲切,仿佛回到自己的家乡一样。
歌舞团的同志们要到中阿友好人民公社访问的喜讯很快在公社里传开了,社员们连夜准备欢迎阿尔巴尼亚战友。年轻姑娘和小伙子们自编了《欢迎舞》、《勇敢的山鹰飞来了!》等歌颂中阿两国战友情谊的歌舞。兄弟的到来,可忙坏了老贫农赵志玺一家老小。他又回忆起一九六七年访问阿尔巴尼亚时度过的难忘的日子,怎么能不激动呢?一大早,他们全家穿上新衣,到公社门口去迎候。赵志玺说:“我没有别的献给阿尔巴尼亚战友和兄弟们,只有向他们表达我们中国贫下中农对他们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向阿尔巴尼亚人民的伟大领袖恩维尔·霍查同志致敬!”
阿尔巴尼亚战友们兴奋地看到,前几年访问过中国的阿尔巴尼亚朋友们亲手栽植在公社道路两旁的杨树,如今已经枝叶茂盛,傲然挺立;在公社果园里,战友们培育的果树挂满硕果,香飘四方,这一切,都象征着中阿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万古长青。舞蹈演员拉奇兴奋地对社员们说:“我是这里的老社员啦!”原来,一九六七年秋天,他随地拉那“一手拿镐、一手拿枪”业余歌舞团访问这里时,和同志们一起被命名为中阿友好人民公社社员。伊勃拉希姆·杜基奇说:“我已经是第三次访问中国了,以前也到过这个公社。如今这里大大地变了样,我们之间的友谊也比过去更深了。我无法找到最确切的语言来表示,我只有用我的歌声来抒发我对中阿两国友谊的忠诚。”
中央民族学院党委书记李力同志欢迎歌舞团来学院访问的讲话,不时被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所打断。他说:“我们今天以非常喜悦的心情欢迎阿尔巴尼亚国家民间歌舞团的到来。这是中阿两国人民互相鼓舞、互相学习的好机会。每次交往,都使我们增添了新的战斗力量,因为我们是真正的朋友,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学生们穿起了鲜艳的民族服装,载歌载舞地迎来了歌舞团的同志们。他们又为远方客人表演了各具鲜明的民族特色的歌舞。阿尔巴尼亚同志们走上台去,演出了精彩的民间歌舞,台上台下顿时一片欢腾。
阿尔巴尼亚国家民间歌舞团的同志们还以很大的兴趣参观访问了一九七一年创办的中央“五·七”艺术大学舞蹈学校,观看了学生们的汇报演出。他们衷心赞扬这个新型的学校在创建初期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认为这是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结果。
学校自编的儿童舞剧《蜜蜂和熊》给阿尔巴尼亚战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演出结束后,小演员们一走下舞台,就被阿尔巴尼亚艺术家们纷纷拉着坐在身边。当台上的阿尔巴尼亚演员唱起了充满战斗豪情的《游击队进行曲》时,台下的一个中国小演员“小蜜蜂”也用阿文轻声唱了起来,把坐在身边的阿尔巴尼亚女演员感动得紧紧抱住了她,同声合唱。
在北京访问期间,不论歌舞团的同志们出现在哪里,“热烈欢迎阿尔巴尼亚战友!”和“友谊就是保证!”这两个表达中阿两国人民共同心愿的口号,随处可闻。正如歌舞团团长帕·卡拉菲利同志说的:“我们高兴地来到毛泽东的伟大中国,来到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同志和战友中间。建立在战无不胜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基础上的、由毛泽东同志和恩维尔·霍查同志缔造的友谊把我们联结在一起。”
近年来,随着中阿友谊的日益发展,中阿两国文艺工作者之间的友谊之花也越开越盛。今天,正当我国批林批孔运动深入发展的时候,我们的战友——阿尔巴尼亚国家民间歌舞团又来到我国访问,为两国文艺工作者提供了互相学习和交流经验的良好机会。
幕布徐徐拉开,作为战斗标志的枪和镐出现在观众面前。那一曲曲充满无产阶级革命精神和浓厚的工农兵生活气息的民歌,那一个个多姿多采,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的舞蹈,给人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阿尔巴尼亚文艺工作者将民族形式和社会主义内容很好地结合起来,积累了不少宝贵的经验,值得我国文艺工作者学习。萨里·布拉里同志演唱的《山民欢呼霍查同志》,是一首具有阿尔巴尼亚北方民歌风味的优秀歌曲,深受我国人民和文艺工作者喜爱。在首都文艺工作者为欢迎阿尔巴尼亚国家民间歌舞团而举行的歌舞晚会上,我国著名钢琴家殷诚忠同志以饱满的无产阶级激情,演奏了这首歌曲。歌舞团许多同志激动地说:“殷诚忠同志之所以演奏得这样成功,那是因为他深刻地理解了歌曲的内容,熟练地掌握了阿尔巴尼亚北方民歌的特点。”教阿尔巴尼亚同志学习中国民族舞蹈《洗衣歌》的总政文工团的同志,看到阿尔巴尼亚文艺工作者在音乐民族化方面所取得的成绩,主动找歌舞团合唱队指挥泽玛力同志交谈,虚心学习阿尔巴尼亚同志的发音方法和经验。
阿尔巴尼亚艺术家们热爱中国革命艺术,努力学习中国歌舞的勤奋精神更是令人钦佩。巴希姆、巴什基米、卓烈塔等同志下飞机后还没很好休息,就马上跟总政文工团的同志学起《洗衣歌》来。扮演解放军的巴希姆同志为了学会秧歌舞的动作,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竟练了一百多次,为了学习亮相的动作,他三番两次地练习甩头,把头都甩疼了,可是他仍然汗流浃背地练下去。由于他们这样刻苦地排练,仅仅在两天的时间里就学会了《洗衣歌》。开幕式那天,他们演出得十分成功,博得了全场观众的雷鸣般的掌声。伊勃拉希姆·杜基奇同志学会并成功地演唱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战斗进行曲》。他的充满革命激情和富有战斗表情的演唱,使全场活跃,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赞扬。歌舞团的艺术指导,八年前为毛主席致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五次代表大会的贺电谱写《真正的朋友》一歌的作者迪什·达依雅同志特别喜爱中国革命歌曲,主动找中国同志要中国革命歌曲选。当他得到了三集崭新的《战地新歌》的时候,他紧紧地握住中国同志的手,十分激动地说:“我们不仅在这里唱中国革命歌曲,回国以后也要唱,要唱得人们一听到我们的歌声,就想到中国,因为霍查同志教导我们要全心全意地热爱毛主席的伟大的中国。八年前,我为毛主席贺电谱了曲,使我感到特别荣幸,今后,我要继续为伟大的阿中友谊放声歌唱,要终生为阿中友谊而工作!”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歌声,响遍了中国和阿尔巴尼亚。这首充满中阿两国人民战斗友谊的歌,将永远在我们两国人民心中回荡,激励着我们并肩胜利前进! 本报记者(附图片)
中央民族学院的学生们穿着鲜艳的民族服装,满怀喜悦的心情,欢迎阿尔巴尼亚国家民间歌舞团的团员们来院参观访问。
 本报记者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