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7月2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乔森潘、英·萨利率柬埔寨代表团访问老挝解放区
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会举行宴会欢迎柬埔寨贵宾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一日讯 据柬埔寨通讯社六月三十日报道,以乔森潘副首相为团长、英·萨利特别顾问为副团长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六月五日到八日对老挝解放区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
老挝人民解放军参谋长西沙瓦、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会委员梅索、老挝妇女联合会主席坎萍·布法等在越南—老挝边境上迎接柬埔寨贵宾。
代表团在到达芒万赛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在通往芒万赛市中心的街道两旁,数以千计的老挝人民挥动柬埔寨国旗和老挝爱国战线的旗帜,高呼友谊和团结的口号,向代表团表示热烈欢迎。在宾馆门前,柬埔寨人民的代表受到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会副主席西吞·库马丹、常务委员诺哈·冯沙万、老挝人民解放军总司令坎代·西番敦等的热烈欢迎,并为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
当天晚上,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会举行宴会,欢迎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西吞·库马丹、诺哈·冯沙万、坎代·西番敦等出席了宴会。诺哈·冯沙万在宴会上讲话,他热烈赞扬英雄的柬埔寨人民及其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的坚决斗争精神。他指出,柬埔寨人民和人民武装力量所取得的伟大胜利对正在进行抗美救国斗争的老挝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和直接的支援。他重申老挝爱国战线和老挝人民关于柬埔寨问题的坚定不移的立场:毫无保留地、并采取各种方法支持他们的战友、邻邦和兄弟——柬埔寨人民的正义斗争,直至取得最后胜利,以便使柬埔寨成为一个在领土完整基础上的独立、和平、中立、民主和繁荣的国家。
乔森潘副首相在讲话中对老挝爱国战线和老挝人民给予代表团的盛大的和充满兄弟情谊的热烈欢迎表示感谢,并感谢他们对正在进行反对美帝国主义和金边卖国集团的斗争的柬埔寨人民的坚决支持。他说,柬埔寨人民欢呼老挝人民在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顽强斗争中以及在建设解放区方面所不断取得的胜利,并把老挝人民的胜利看作是对柬埔寨人民取得胜利的鼓舞和重大贡献。
在访问期间,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与诺哈·冯沙万率领的老挝爱国战线代表团举行了会谈。
代表团还在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会所在地拜会了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凯山·丰威汉。
柬埔寨代表团在老挝期间还访问了老挝人民解放军的两支部队并观看了文艺演出。
六月七日晚,乔森潘团长举行告别宴会。
柬埔寨代表团六月八日结束了对老挝解放区的访问回国。在代表团结束了对老挝解放区的访问后,双方发表了新闻公报。


第5版()
专栏:

临危不惧 正义凛然
南朝鲜爱国学生在伪法庭上展开坚决斗争
越南南方解通社发表评论支持朝鲜人民正义斗争
新华社平壤电 汉城消息:被朴正熙集团非法逮捕的一些南朝鲜青年学生和爱国人士,最近在伪法庭上同反动当局展开了坚决的斗争。
据报道,六月十九日和二十日,在汉城秘密举行的“紧急普通军事法庭”上,李哲、柳寅泰等南朝鲜爱国青年学生坚决驳斥了伪法庭捏造的“起诉书”。
六月二十六日,南朝鲜诗人金志河在另一个“紧急军事法庭”上,理直气壮地表示支持青年学生和宗教界人士为反对法西斯统治、争取民主化而进行的正义斗争,并且认为,“现政权垮台越快越好”。
朝鲜《劳动新闻》六月三十日在一篇评论中指出,目前,南朝鲜人民的斗争是朴正熙集团野蛮统治的必然结果。朴正熙集团的任何法西斯阴谋活动,都阻挡不住南朝鲜人民的正义斗争,摆脱不了他们所面临的深刻危机。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六月三十日电 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最近发表一篇评论,支持朝鲜人民的正义斗争。
评论说:“由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挑起的朝鲜战争结束已二十多年了,但是美国远征军仍然非法占领南朝鲜,阻挠朝鲜人民的自主和平统一事业。”
评论赞扬朝鲜人民在以敬爱的金日成主席为首的朝鲜劳动党领导下,辛勤和勇敢地劳动,大力建设社会主义,并且为自主和平统一祖国,为结束美帝国主义对南朝鲜的占领和新殖民主义统治而进行的斗争。
评论说:“越南南方人民完全支持朝鲜南北两方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和朴正熙反动集团的正义斗争;要求美帝国主义把侵略军全部撤出南朝鲜,停止对朝鲜内政的一切干涉,让朝鲜人民在没有外国干涉的情况下,按照金日成主席一九七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提出的五点纲领和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五日《致美国国会的信》中阐明的正确立场,自行解决自主和平统一祖国问题。”


第5版()
专栏:

决心确保锡金的独立
锡金国王不接受印度炮制的锡金“宪法”
锡金人民在甘托克继续集会支持国王的立场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一日讯 新德里消息:锡金国王帕尔登·顿杜普·纳姆加尔表示,他不能接受印度起草的锡金“宪法”,决心确保锡金的独立特性。
据外国通讯社报道,六月二十九日锡金国王纳姆加尔在同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会谈的时候,国王通过他的助手向报界发表了一项声明,指责由印度人起草的锡金“宪法”是不民主的,因为“宪法”把实权和立法权交给了一名由印度任命的行政长官。
据合众国际社七月一日报道,锡金国王的助手对这家通讯社记者说,国王反对这部“宪法”,是因为“宪法草案中有一条授权印度任命一名印度人作为这个王国的首席行政官,他拥有绝对的行政权力,他不是对国王负责,而是对新德里负责。”这位助手说,国王所反对的其他东西是“宪法”草案中有一条规定让锡金参加印度的政治机构。
国王的助手强调指出:“这两条实际上把锡金降到印度的一个邦的地位,并损害了锡金的个性,这是国王永远不会同意的。”在谈到国王同印度总理的会谈时,这位助手说:“会谈并未改变双方的立场”。
据报道,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六月二十九日同锡金国王纳姆加尔会晤时,拒绝了国王确保锡金的独立特性的立场。英迪拉·甘地竟逼迫国王现在就在“宪法”草案上签字以便使之生效。西方通讯社援引印度政府官员们的话说,如果国王不同意这部“宪法”,印度政府将绕过国王的职权,使这部“宪法”作为法律生效。印度官员还说:“到那个时候就该由国王来决定是否退位了。”
与此同时,亲印的锡金国民大会党头子竟向纳姆加尔国王提出了最后通牒,强迫国王在四十八小时内颁布这个“宪法”,否则将要求印度政府单方面颁布“宪法”。
印度政府的扩张行径,引起了锡金人民的愤怒。据报道,六月二十六日,锡金人民在甘托克继续举行集会,表示支持国王的立场。
锡金国王是六月二十五日到达新德里的,他已于七月一日回国。


第5版()
专栏:

破坏朝鲜统一事业 坚持反共反人民政策
南朝鲜朴正熙集团疯狂制造紧张局势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七月一日电 汉城消息:朴正熙集团在六月二十六日再次驱使南朝鲜人民进行所谓“民间防空训练”,煽动反共,制造紧张局势。
这一天,朴正熙集团在南朝鲜全境三十五个道、市,一百二十二个邑、面发出“空袭警报”,强迫南朝鲜人民进行“防空”,并在一些单位和建筑物上进行所谓“综合训练”、“示范训练”,动用了各种军事装备和大量的军事人员,疯狂地渲染战争气氛。
朴正熙集团选择六月二十六日进行所谓“民间防空训练”是别有用心的。二十四年前的六月二十五日美帝发动了侵朝战争。在这个时刻疯狂地进行军事演习,这表明朴正熙集团顽固地坚持制造分裂,破坏朝鲜统一事业和反共反人民的反动政策。


第5版()
专栏:国际资料

锡金
锡金在喜马拉雅山南麓,北部和东部与我国西藏相邻,东南部与不丹交界,西部和尼泊尔接壤,南面是印度。面积为七千一百平方公里,人口约二十万,首都甘托克。
锡金地势北高南低,南部谷地土地肥沃。经济以农业为主,主要农产品是大米、玉米、青稞和水果等。山区森林资源丰富。矿业资源有铜、石墨、锌、铅、煤等。
十九世纪,英帝国主义侵入锡金,一八九○年锡金沦为英国的“保护国”。一九四七年印度政府继承英帝国主义的衣钵,强迫锡金同它签订《维持现状协定》。一九四九年六月,印度借口“锡金境内可能发生混乱”,派兵进驻锡金。一九五○年十二月五日,印度进而强迫锡金签订所谓《印度和锡金和平条约》,规定锡金为印度的“保护国”,锡金的国防、外交和交通等完全被印度控制。印度向锡金派驻“政治专员”,代表印度政府控制锡金。印度还强行向锡金派出“锡金首席行政官”,实际上行使首相的职权。锡金的经济,基本上也受控于印度。锡金没有自己的货币,主要使用印度的卢比。锡金货物出口,要执行印度海关法规定并作为印度的货物出口,外汇收入记在印度账上。
在英国侵占时期,锡金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曾经进行过长期的斗争。之后,印度对锡金的控制和压迫,同样激起锡金的强烈不满和反抗。近年来,锡金人民反对印度扩张主义的呼声日益高涨。一九六八年八月,甘托克发生反印示威,要求废除锡印条约。锡金国王纳姆加尔表示“锡金要锡金化”,要求修改一九五○年印锡条约。印度当局为镇压锡金的独立要求,加强它对锡金的全面控制,加紧进行政治和军事干涉。一九七三年四月,印度政府借口锡金国内发生骚乱,把军队开进锡金首都,强行接管锡金政府的一切权力。同年五月八日,在印度的军事占领下,印度政府同锡金签订《锡金协定》,规定印度政府不仅对锡金的国防和外交“负完全责任”,而且对锡金的内政和经济“负责”,并且削弱国王的权力,使锡金进一步置于印度的控制之下。今年六月二十日,印度当局操纵锡金亲印势力控制的议会,强行通过印度一手炮制的锡金“宪法”草案。按照这部“宪法”的规定,锡金将完全沦为印度的殖民地。这部“宪法”引起了锡金人民的强烈抗议。纳姆加尔国王表示反对这部“宪法”,并且表示要进行斗争,以确保锡金的独立特性。六月二十日以来,锡金人民连续举行示威和集会,反对印度炮制的“宪法”,支持锡金国王的立场。新华社


第5版()
专栏:

垂死挣扎挽救不了朴正熙集团的灭亡
郭志
最近,南朝鲜朴正熙集团疯狂镇压爱国人士,逮捕了青年学生、教师、职员、商人、作家以及新闻界、宗教界、政界人士共一千多人,并以所谓“违反第四号和第一号紧急措施”、“违反国家安全法”、“违反反共法”和“制造内乱阴谋”等莫须有的罪名,把其中的二百五十多人交给“紧急军事法庭检察部”进行进一步的迫害。朴正熙集团这个新的法西斯暴行,激起了全体朝鲜人民的极大愤慨和严厉谴责。
(一)
朴正熙集团上台以来,不断地颁布形形色色的反动法令,野蛮镇压各阶层人民。今年一月八日,朴正熙集团又宣布了两项“紧急措施”,不许南朝鲜人民反对所谓“维新宪法”和“维新体制”,禁止主张制订新宪法的一切活动,禁止利用广播、新闻、出版等方式宣传违反“紧急措施”的一切言行,并成立了所谓“紧急军事法庭”来加强镇压。
这两项所谓“紧急措施”出笼以后,朴正熙集团就大肆逮捕南朝鲜的爱国青年学生和民主人士,并由所谓“紧急军事法庭”把他们非法“判处”长达十到十五年的徒刑。
四月三日,朴正熙集团又抛出一个所谓“第四号紧急措施”,妄图进一步镇压南朝鲜青年学生的爱国正义斗争。这个反动“措施”规定,禁止任何人加入南朝鲜“全国民主青年学生总联盟”,不许赞扬同这个总联盟有联系的团体及其成员的活动,也不许直接或间接参与这些组织的活动;禁止除朴正熙集团允许以外的一切校内外集会、示威、声讨、静坐等活动,并宣布“完全管制”新闻报道;对“违反”“第四号紧急措施”的人,朴正熙集团可以不经过任何手续,随时随地都加以逮捕、囚禁、搜查,并交付“紧急军事法庭”判处死刑或徒刑。
(二)
朴正熙集团的一系列法西斯法令和对各阶层人民的肆意镇压和残酷迫害,充分暴露出它的反动本质,同时也反映了它的极端恐慌和虚弱。
朴正熙集团为了维持它的反动独裁统治,一方面加紧依靠美帝国主义和外国垄断资本,使南朝鲜进一步殖民地化,一方面竭力阻挠和破坏朝鲜的和平统一,大肆进行“反共”活动,加紧战争准备。
朴正熙集团的卖国政策,使南朝鲜的经济状况日益恶化。钢铁生产不断下降;煤炭生产中断;石油化学工业大部分都缩短了开工时间,或者停产;依靠进口原棉、木材、橡胶、羊毛等原材料的企业的生产,更是危机重重。
南朝鲜中小企业的经营状况更为恶化,大量破产和倒闭。从去年十二月到今年二月的三个月内,仅全罗北道就有一百三十七家中小企业破产,江原道也有四十五家企业倒闭。据报道,截至一九七三年底,南朝鲜拖欠的外债已达五十一亿多美元。今年以来,朴正熙集团又派出许多“官员”去外国乞求贷款和投资。为了偿还外债和吸引外国垄断资本的投资,朴正熙集团穷凶极恶地搜刮和剥削南朝鲜人民,造成南朝鲜企业倒闭,物价猛涨,经济日益困难,人民生活愈加痛苦。
朴正熙集团利用所谓“石油危机”,哄抬物价,大搞通货膨胀,变本加厉地剥削南朝鲜劳动人民。今年年初,南朝鲜的生活必需品的价格比去年十二月初上涨了百分之五十。今年春季,南朝鲜各类石油产品的价格平均上涨百分之八十二,电费上涨百分之三十。市内公共汽车费也提高了许多。三十余种生活必需品也继续涨价,如白糖涨价百分之四十四,挂面涨价百分之十七。
企业倒闭和停工减产,使南朝鲜失业人数大量增加,而物价猛涨和生活费用不断上升,又使更多的劳动人民挣扎在饥饿线上。
(三)
朴正熙集团政治和经济上的倒行逆施,把南朝鲜人民逼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激起了各界人士强烈的反抗。
今年以来南朝鲜人民争取民主自由与生存权利的斗争,彼伏此起,不断发展。
南朝鲜的工人相继举行罢工斗争。二月七日,江原道兴国煤矿的七百五十多名矿工举行罢工,抗议资本家无理扣发矿工退职金。京畿道富平地方半岛商社的七百多名工人在二月底罢工,抗议企业主的残酷剥削。仁川市一家商业公司的五百多名职工,二月和三月两次举行静坐示威,要求增加工资和成立工会。四月份以来,马山地区的日资东光公司的三千多名工人,要求增加工资,改善生活条件,也举行了罢工。仁川码头工人,最近为反对非法解雇八百四十名工人,展开了斗争。
农民也行动起来了。庆尚南道蔚山郡一百多名农民最近前往伪“郡厅”,抗议朴正熙集团以“进行建设工程”为名,任意破坏农田。全罗北道镇安郡、庆尚北道善山郡、漆谷郡的农民,不久前开展斗争,坚决反对朴正熙集团企图以低价掠夺他们的农产品,要求提高农产品的收购价格。
南朝鲜青年学生和各界人士,自去年十月就开展了大规模的反独裁、争民主的群众运动。朴正熙集团惊慌万状,出动“中央情报部”的特务和反动军警,逮捕甚至野蛮杀害学生。但是,有压迫就有反抗。压迫愈厉害,反抗也更强烈。四月三日,在南朝鲜“全国民主青年学生总联盟”的号召下,汉城大学、梨花女子大学、延世大学、成均馆大学、西江大学、庆北大学等校的青年学生举行了声讨大会和示威游行。学生们高呼“立即解散‘中央情报部’,保障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示威等民主权利!”等口号,表示坚决反抗。朴正熙集团的“第四号紧急措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抛出来的。但是,这个法西斯法令并没有吓倒南朝鲜的爱国者。九日,汉城大学工学院的五十多名学生举行了“批判政府会议”,并散发反对朴正熙集团的传单。与此同时,汉城、釜山、大邱、大田、全州、光州等地的南朝鲜青年学生,也相继勇敢地展开反对朴正熙集团法西斯独裁的斗争。朴正熙集团恐慌万状,在五月底以“违反第四号紧急措施”为名,进行疯狂大逮捕。
但是,朴正熙集团这种变本加厉地迫害爱国青年学生与各阶层民主人士的残暴手段,并不能阻挡南朝鲜人民争取祖国自主和平统一、反对法西斯独裁统治的正义斗争。不管朴正熙之流使用什么手段进行垂死挣扎,都吓不倒日益觉醒的南朝鲜人民,而只能激起南朝鲜人民更猛烈的反抗,加速朴正熙集团的灭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