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7月2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没有文化大革命就没有大港油田的今天
——用大港油田建设的事实批判林彪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罪行
大港油田党委常委、副指挥、工人 李全亨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伟大胜利的时刻,叛徒、卖国贼林彪一伙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制定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疯狂地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妄图抹煞我国人民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指引下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但是,乌鸦的翅膀遮不住太阳的光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是林彪一伙的狂吠丝毫否定不了的。
就拿我们大港油田来说吧。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大港油田的广大工人、干部、技术人员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空前提高,生产大幅度上升,整个油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没有我们大港油田的今天。
文化大革命以前,大港油田刚刚开始建设的时候,这里还是“晴天白茫茫,雨天大酱缸,狂风飘黄土,伸手不见掌”的盐碱荒滩,找不着道路,看不见人烟。有着大庆油田会战光荣传统的石油工人,没有被困难吓倒,大家豪迈地说:“建设在发展,革命在前进,我们只有一个大庆还不行,要开发出更多的大庆式油田,支援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他们发扬革命的精神,战风雨,斗严寒,决心以最快的速度拿下这个新油田。但是,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一伙极力散布“专家治厂”、“物质刺激”、“生产第一”、“管、卡、压”等一套反革命的修正主义黑货,束缚了广大工人的革命积极性,使油田开发的速度缓慢。
一九六六年,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勘探开发油田的广大工人群众充分发动起来了。大家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狠批了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打击了一小撮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老干部焕发革命的青春,富有革命朝气的青年干部迅速成长,领导班子实行了老、中、青三结合。这样,就保证了我们大港油田的建设沿着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迅速前进。
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我们打破了束缚工人手脚的条条框框,建立和健全了合理的规章制度,“鞍钢宪法”进一步得到落实。广大干部密切联系群众,工程技术人员自觉地走与工人相结合的道路,广大工人参加了企业管理,真正成为企业的主人。工人、干部、技术人员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在油田的勘探和开发工作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大港油田的标杆队三二二七钻井队,是一个新建的队,全队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成长起来的青年工人。他们把革命干劲和科学精神结合起来,采用了“重钻压,高转速,大排量”的强化打井措施,一九七三年九月仅用十八天十七小时就打完了一口二千七百多米的中深井。建队七年来,他们打井一百四十五口,总进尺二十五万多米,等于旧中国四十二年全国打井总进尺的三倍半,被誉为“硬骨头钻井队”。
列宁指出:“人民群众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够象在革命时期这样以新社会秩序的积极创造者的身份出现。在这样的时期,人民能够作出从市侩的渐进主义的狭小眼光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大港油田建设的事实完全证明了这一真理。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推动下,我们油田生产年年超额完成国家计划。原油产量连续七年以百分之六十点九的平均递增速度向前发展。尤其是一九七○年,在技术骨干和主要生产设备调走一半支援新油田的条件下,工人、干部、技术人员,在党的领导下,发扬大庆“铁人”王进喜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鼓干劲,争上游,集中力量大干、苦干,结果提前一百多天完成了国家计划。
几年来,我们油田的广大工人、干部和技术人员认真学习《实践论》、《矛盾论》,批判了“断层有害”、“生物灰岩没有开采价值”等错误说法,坚持实践,找到了几个油田和几十个出油地区,发现了新的含油岩类。一些过去被划为“禁区”的复杂断裂带得到了开发,有的变成了高产区,勘探工作年年有新的发展。我们油田的技术革新也不断取得新的成绩。仅最近四年来,就实现了一百多项重大的革新项目。其中不少的项目,已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昔日的盐碱滩,今日的石油城。一座座钻塔巍然屹立,一口口油井星罗棋布。我们大港油田革命热气腾腾,生产蒸蒸日上,形势一片大好。这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丰硕成果。我们大港油田的事实,充分证明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
林彪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把革命的大好形势说成一团漆黑,妄图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林彪这样做,正好说明了这场政治大革命,彻底粉碎了他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黄粱美梦。他的“屈伸之术”失灵了,只得赤膊上阵,作垂死的挣扎。
林彪一伙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并不奇怪。在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每次大的社会变革,必然要伴随着激烈的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末期,奴隶制日益崩溃,封建制逐渐兴起,孔老二不是气急败坏地大骂“礼坏乐崩”、“天下无道”,要“克己复礼”,妄图恢复西周奴隶制的那一套吗?林彪一伙恶毒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过是重演孔老二的故技罢了。
毛主席说:“凡属倒退行为,结果都和主持者的原来的愿望相反。古今中外,没有例外。”林彪落了个粉身碎骨的可耻下场,这是历史对他的惩罚。我们大港油田的广大职工,一定要深入、普及、持久地把批林批孔运动进行下去,以势如破竹、风扫残云的气概,批深批透林彪和孔老二的反动谬论,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


第3版()
专栏:

掌握规律靠实践 地下油层听调遣
——批判林彪、孔丘鼓吹的“生而知之”的“天才论”
大港油田女采油工 安学芬
人的知识和才能是从那里来的?是先天就有的,还是从实践中得来的?对这个问题的不同回答反映了两条根本对立的认识路线。马克思主义认为,实践是认识的源泉。毛主席说:“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而叛徒、卖国贼林彪却胡说什么“人有两方面:一方面有天生的问题,一方面有教育的问题。人才,人的智慧和能力,这是两方面的结合”。林彪鼓吹的是地地道道的唯心论的“天才论”。他强调的是“人的智慧和能力”“有天生的问题”,这同马克思主义关于认识来源于实践的观点是根本对立的。他提出“有教育的问题”,也是离开实践第一的观点来谈的。显然,在他眼里,一个人没有“天才”,再实践也不会得到什么知识和才能的。怪不得他洋洋得意地自比“天马”,恶狠狠地辱骂劳动人民只知道“怎样搞钱,怎样搞米”,“招财进宝”。这真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
林彪的谬论并不新鲜,这是孔老二两千多年前鼓吹的“生而知之”的谬论的翻版。我们大港油田采油女子七站的工人,坚持实践第一的观点,逐渐摸索油井变化规律,掌握生产主动权的事实,就是对林彪、孔老二反动谬论的有力批判。
我们站是在一九六九年四月成立的,是大港油田第一个女子采油站。全站十四名工人,全是二十来岁的青年。开始,我们确实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油层在两三千米深的地下,地下情况错综复杂,油、气、水、砂等混在一起。怎样把油从地下采出来?对我们这些石油战线上的新兵来说,真是不知从何下手。按照林彪、孔老二的反动观点来看,我们这些既无“天才”,又未受“天命”的年轻人,是根本无法认识和掌握油井变化规律的。然而,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锻炼,我们女采油工决心以毛主席的光辉哲学思想为武器,非把地下情况搞它个一清二楚不可。我们遵照毛主席关于“你要有知识,你就得参加变革现实的实践”的教导,从实践中学习。我们成立了一个红专小组,大家结合生产实际,利用业余时间,为革命努力钻研技术,较快地掌握了生产技能。同时,我们在老工人的帮助下,对全站每一口油井,特别是变化较大的井,反复地进行了分析。五年多来,我们共录取各种资料数据三百多万个,召开油井分析会七百八十多次。经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分析,我们逐步地对油井变化规律、地下情况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我们还注意利用这种认识去挖掘油井潜力。比如有一口油井的开采层上部还有一个层位,根据原始资料解释,是个高压气层。我们通过对这口井的长期观察、多次分析,并同其他井反复作对比,认为这个层位不应该是气层,而应该是油层。我们大胆地实践,把这个层位打开了,果然是油层。就这样使这口油井的原油日产量增加了近五倍。
五年多来,我们站月月完成原油生产计划,生产水平稳步上升,目前原油日产量比建站初期提高了两倍。回顾我们采油女子七站的成长过程,我们深刻体会到,人的知识和才能一点也离不开实践。什么“生而知之”,完全是骗人的鬼话。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哲学上的两条路线斗争总是和政治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为政治斗争服务的。林彪一伙极力鼓吹孔老二“生而知之”的“天才论”,嘴里左一个“天才”,右一个“天才”,狂叫什么“不能不承认天才”,是有其险恶的政治目的的。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一针见血地指出的那样,他们的目的就在于“最后得出一个答案:应该由贵人、贤人和智者来统治。”林彪鼓吹“生而知之”的“天才论”,就是为他篡党夺权,建立林家法西斯王朝制造理论根据。然而,历史的潮流是不可抗拒的。古今中外,一切开历史倒车的反动派,到头来都被历史的列车所抛弃。他们骗人的唯心主义的“天命论”和“天才论”,也跟着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第3版()
专栏:

群众是英雄 大港换新貌
——批判林彪、孔老二对劳动人民的诬蔑
大港油田井下作业八队老工人 庞兴隆
两千多年前的孔老二,为了复辟奴隶制,大搞“克己复礼”,用“唯上智与下愚不移”的鬼话骗人。他把劳动人民诬蔑为“困而不学”的“小人”,胡说什么“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听到这种谬论,就令人气愤!更可恨的是,林彪大量贩卖孔老二的黑货,也百般诬蔑劳动人民,说什么工人、农民想的是
“油盐酱醋柴,妻子儿女”,和他这个“天马”、“至贵”“有天壤之别”。完全是胡说八道,恬不知耻!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这是为无数事实所证明了的伟大真理,也是对林彪、孔老二反动唯心史观的深刻批判。现在来看看我们队的情况吧!去年夏天,我们接受了一口井的大修任务,主要是封补套管,使这口停喷三年多的井重新喷油。这口井三千多米深,是块难啃的硬骨头。是顶着困难上还是退下来?对我们这个设备少、人员经验不多的队来说,是个考验。但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锻炼的石油工人,心红志壮决心大,我们就是要多修一口井,多出一吨油,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多做出一分贡献。工人们不怕吃大苦,流大汗,顽强战斗。有的同志干不完活不愿下班;有的同志主动推迟了婚期和假期。就这样,我们终于按计划使这口关了三年之久的“残废井”喷油了。这能说我们工人只想“油盐酱醋柴,妻子儿女”,只知道小恩小惠吗?真正为了谋取个人私利的,不是劳动人民,而是唯利是图的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是林彪和孔老二他们自己。孔老二口头上讲“怀德”、“喻于义”,实际上过着“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不劳而获的寄生虫生活。林彪口里大讲要“以仁爱之心待人”,背地里策划建立林家法西斯王朝,妄图镇压革命人民,是一个“面带三分笑,胸怀杀人刀”的大党阀、大军阀。
毛主席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最聪明、最有才能的,是最有实践经验的战士。”我们修井过程中遇到的很多困难,都是被林彪、孔老二诬蔑为“下愚”的群众想办法解决的。我们队一次打捞井下管柱时,因为井下管柱的顶部是正扣,需要把反扣钻杆放下去,才能对上扣,把井下管柱捞上来。但是,当时没有反扣钻杆。怎么办呢?大家积极献计献策,依靠集体的智慧和力量,终于把井下管柱打捞上来了。我们大港油田的石油工人,就是这样靠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敢于实践,敢于创新,战天斗地,征服自然,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把一片茫茫的盐碱荒滩建设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石油基地。这样巨大的成就,难道是林彪、孔老二那样的“上智”创造的吗?林彪和孔老二这些反动派,一不会做工,二不会种田,只不过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寄生虫,是什么学问也没有的大骗子。所以,真正愚蠢的不是劳动人民,而是自命为“上智”的孔老二和自称“天才”的林彪他们自己。
孔老二鼓吹“上智下愚”的反动政治目的,是妄想使奴隶们不要起来造反,新兴的地主阶级不要起来夺权,以便维护没落的奴隶主的统治。林彪诬蔑劳动人民,是为了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这说明他们两个都是没落反动阶级的代表,都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跳梁小丑。林彪、孔老二怎么也不会想到,正是被他们称为“下愚”、“小人”的奴隶们,恰恰是打倒他们这些“上智”、“天才”的主力军。我们要深入、普及、持久地批林批孔,彻底批判“上智下愚”的反动谬论,进一步发展革命和生产的大好形势。


第3版()
专栏:

永远与工农结合
——批判“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反动谬论
大港油田土木预制厂工程师 代昌宇
奴隶主阶级的代言人孔孟之流,为了维护和复辟奴隶制度,极力鼓吹
“学而优则仕”,“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叛徒、卖国贼林彪继承了孔孟的衣钵,在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中,恶毒攻击干部下放劳动是什么“变相失业”,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什么“变相劳改”,妄图破坏毛主席关于反修防修,培养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伟大战略部署。这充分说明林彪是我们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的凶恶敌人。
我是一九六四年毕业的大学生,刚刚参加油田建设时,自以为有知识,只要动动脑、动动嘴就行了,很少参加劳动,更谈不上和工人结合。当时,让我搞陶砾试验,用油田上的土烧出轻质的陶砾来代替石子,解决建筑材料问题。我整天翻书本、查资料,在试验室里闭门搞试验。整整搞了一年,得出一条结论:大港碱土太差,不能烧陶砾。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们批判了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我逐步纠正了“三脱离”的倾向。一九六九年,我又和瓦工班的工人一块搞这项试验。当时,我的信心还不足。工人师傅知道后,就对我进行忆苦思甜的教育,鼓励我要为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争光。工人师傅对革命事业忠心耿耿的思想品质,增强了我搞好试验的信心。
在试验过程中,工人师傅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对我的教育很大。烧陶砾,需要一千三百五十度的箱式高温电炉,我们决定砌炉子,改用天然气作燃料。我连夜画了一张倒焰窑草图,原以为可用。没想到第二天工人师傅们一看,都说窑膛和烟筒太长了,阻力太大,火苗钻不进去,火力不集中,温度上不去。工人师傅提出了一个用小平炉烧陶砾的方案。经过试验证明,小平炉不仅用料少,施工方便,而且温度可达一千四百度,完全符合实验要求。这证明工人们从实践中得到的知识,比我从书本中看到的要可靠得多,适用得多。在试验中,我和工人师傅吃在炉旁,睡在炉旁,有了困难一起商量,经过一百四十八次反复试验,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用大港地区的碱性土壤烧成了陶砾。
几年来,我和工人师傅一起劳动,一起搞技术革新,设计制造了各种设备三十七台,试验成陶砾、珍珠岩、无灰陶砾砖等生产线。实践使我深深体会到,工人阶级是我最好的老师,三大革命运动是我改造世界观最好的课堂。知识分子不与工农相结合,就一事无成。
劳动人民不仅创造了社会的物质财富,也创造了人类的精神财富。但是几千年来,这个历史的真相却被反动统治阶级掩盖起来。他们把劳动人民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攫为己有,反而制造了一套“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反动说教,并且在“劳心”与“劳力”之间划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用来愚弄劳动人民,以便永远维持他们的统治地位。林彪用孔孟之道,来阻挡知识分子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完全是痴心妄想。我们革命知识分子,正满怀信心地走在与工农相结合的大道上,并决心走到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