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7月17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结束一般性辩论
第三世界国家代表声讨超级大国海洋霸权主义
坚决要求制订新海洋法制度以代替帝国主义旧海洋法制度
新华社加拉加斯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五日电 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今天结束一般性辩论。从六月二十八日以来,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以及一些组织的代表发了言。在一般性辩论过程中,第三世界的许多中、小国家强烈声讨和谴责以两个超级大国为代表的海洋霸权主义。他们坚决要求制订新的海洋法制度来代替在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旧海洋法制度。
在今天的全体会议上,委内瑞拉代表团团长、外交部长埃弗拉因·沙赫特·阿里斯特杰塔在发言中强调指出,委内瑞拉“断然反对海洋的前途变成特权和技术独占的前途”,并主张制定一项对世界各国、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合理和公平的新的国际海洋法。
他重申委内瑞拉关于建立承袭海的主张。他说:“我们意识到在发展和改革海洋法方面,管辖海问题是极其重要的,沿海国家在管辖海范围内无论对海底还是对上覆水域的自然资源都拥有勘探和开发的专属权利。”
他接着说:“正如委内瑞拉总统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先生在这次会上所说的:
‘我们不能再让强国掠夺弱国、造成冲突和战争的传统继续下去。’‘我们不能象过去对待陆地资源那样,使海洋的利用为少数国家享受,而使多数国家陷入贫困。’”
这位外长还表示支持无出海口国家的正当要求以及巴拿马政府和人民为收复巴拿马运河区的主权而进行的斗争。
印度尼西亚代表团团长、司法部长穆赫塔尔·库苏马亚马查说:“军舰无限制地自由通过是违反爱好和平的国家的愿望的”。他问道:“如果外国交战国的军舰和潜艇享有在我们领海航行的最充分的自由的话,那么不仅对我国的安全,而且对东南亚各国想要在这个地区建立一个和平、自由和中立区的愿望会产生什么影响呢?”
他要求那些在利用海洋方面享有特权地位的海洋大国适应世界上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变化。他说:“我们呼吁它们从主权平等和公平的观点出发而不要根据经济或军事的实力关系来对待海洋法问题。”
他主张将商船和包括军舰在内的具有特别性质的其他船只加以明确区分。他说,印度尼西亚支持一项其中规定群岛海域传统使用的水路的正常通商航运不受限制和得到完全承认的公约。但是,他强调指出,符合国际利益的通航问题不应同为了少数特定国家的特殊利益的通航问题混为一谈,特别是不应同军舰和潜艇根据它们各自的全球战略考虑为了军事目的的通航问题混为一谈。
他指出,用于国际通航的海峡应实行无害通过的原则,就象在领海方面所实行的那样,因为这些海峡实际上是沿岸国领海的一部分。
在谈到马六甲海峡时,他表示印度尼西亚赞同马来西亚代表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他说:“我国代表团也最关心解决军舰通过这类海峡的问题,因为这直接涉及沿岸国的安宁和安全。”
他说,印度尼西亚代表团赞同经济区和承袭海的概念。
索马里民主共和国代表优素福·埃勒米·罗布莱指出,主要由殖民地的宗主国制订的现行海洋法公约“无疑是为了永久保持发达的海洋大国既得的经济政治利益服务的”。他说:“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索马里民主共和国完全同情其他发展中国家提出的承袭海和专属经济区等概念。”
他强烈谴责“工业高度发达的海洋大国完全无视这些发展中国家的领土完整,继续在发展中国家沿海水域内捕鱼。”他说:“其中一些海洋大国不仅在我们的水域中捕鱼,而且经常地公然把它们的海军开到我们的家门口耀武扬威。”他表示反对海洋大国在“航行自由”的掩护下掠夺发展中国家的海洋资源和进行海上间谍活动。
这位索马里代表对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和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的合法代表未能参加会议表示遗憾。
多米尼加共和国代表团团长拉斐尔·博尼利亚·艾瓦尔在发言中指出,大国垄断制订国际法的工作的时代已经结束。他重申拉美一些国家通过的《圣多明各宣言》中所规定的关于领海和承袭海的原则。他说:“沿海国对命名为承袭海的领海毗连区的水域、海床和底土中的再生和非再生自然资源,行使主权权利。”他指出,这也就是说,“原则上只有这个国家有勘探、开发和保护这些资源的专属权利”。他同时认为,“沿海国可以根据自己的规章向其它国家颁发从事这些活动的许可证或执照”。他要求防止海洋环境污染现象的蔓延。他指出,他的国家身受这种污染之害。这位代表还指出应该注意地理条件不利国家的合法要求。
上沃尔特代表团团长马克·耀在发言中强调指出,由少数拥有先进的技术的国家为它们独自的利益所建立的旧的经济秩序,再也不能支配发展中国家已经充分意识到自己权利的世界了。
他说:“发展中国家已开始进行走向收复和享有其经济权利、走向对其陆地或海洋的自然资源行使有效的、永久性主权的‘长征’。”他说,因为发展中沿海国收复海底资源的要求是正义的,所以它们在制订新的海洋法方面可以指望得到内陆国的支持。
他还表示,在邻近的内陆国得以参与勘探和开发沿海国经济区的资源的条件下,上沃尔特代表团承认沿海国有权划定宽度不超过二百浬的专属经济区。
摩洛哥代表穆罕默德·库亨在发言中赞同沿海国划定十二浬领海和建立最大宽度为二百浬的经济区的主张。他指出,摩洛哥已经宣布建立七十浬的专属捕鱼区。
他说,旧的日内瓦公约目前已经不适宜了,不公正的政策不能再应用于海洋。
关于直布罗陀海峡,这位摩洛哥代表说,通过直布罗陀海峡应当符合摩洛哥参加的国际公约所规定的无害通过原则。
这位摩洛哥代表说,民族解放运动被邀请参加,是这次海洋法会议的一个胜利。
莱索托的代表马卡奥拉·莱罗托利在发言中说:“关于海洋的现行国际法是不公正的,是对发展中的沿海国家抱有偏见的”。
他说,莱索托王国是一个处境困难的内陆国,因为它被少数白人政权统治下的南非所完全包围,这个政权推行毫无人道的种族隔离政策。
他说:“我国代表团将支持把内陆国和地理条件不利国家自由通行和自由出海的基本权利写入多边公约的建议。”
他在谈到发达国家的技术发展问题时说:“超级大国和其他远洋渔业国由于空前地糟蹋海洋和海洋资源,今天要受到谴责。”他谴责某些大国滥用“公海自由”。
不丹代表团团长辛格·彭乔指出,海洋法会议达成的协议应该有助于促进所有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和内陆国的利益,因为与会国在制订有关海洋的法规时应该把发展问题考虑在内。
在今天会议上发言的还有日本和意大利的代表。日本代表团团长小木曾本雄在发言中谈到日本对大多数国家所主张的二百浬经济区抱有的“很大优虑”时说:日本的捕鱼总量中大约百分之四十五来自那些将会包括在二百浬经济区内的海域。
他还强调这次会议应当“最大限度地照顾所有参加国的各种不同的利益”,包括那些“在传统上依赖利用海洋及其资源的国家”的利益。他表示日本准备“支持”最大限度为十二浬的领海界限,其条件是会议应当就海洋制度达成“对参加此次会议的所有国家都是公平合理的”“全面安排”,其中包括保证海洋交通、特别是通过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的“最大限度的航行自由”。
关于海底资源问题,他认为,沿海国为勘探和开发海底资源而行使主权的范围应按距离的标准明确规定。日本代表团认为,“沿海国应能在不超过二百浬限度内自由选择这项距离的大小。”
小木曾极力散布“避免渔业资源利用不足”的论调,鼓吹“合理平均分配”海洋生物资源和在这方面进行“国际合作”。他说:“我们一贯表示反对沿海国家在大大超出领海范围的一个区域内建立对渔业资源的专有权。”
会议主席阿梅拉辛格(斯里兰卡)在今天下午的会议上说,希望作一般性发言的代表团已经发言完毕。他宣布,墨西哥总统埃切维里亚将在七月二十六日向会议发表讲话。
已经开始工作的会议的三个主要委员会将就制订新的海洋法的有关问题继续进行讨论。


第6版()
专栏:

马来西亚报纸发表社论
揭露苏联鼓吹马六甲海峡国际化阴谋
泰国一周刊发表文章谴责苏联推行海上霸权主义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十六日讯 吉隆坡消息:马来西亚报纸《中国报》七月十三日发表社论,揭露苏联鼓吹马六甲海峡国际化的阴谋,赞扬发展中国家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上所显示的觉醒和团结。
社论说,由于印度洋已经成为苏美两霸新的争夺目标,“美苏军舰通过马六甲海峡的与日俱增,这就是为什么苏联大力鼓吹马六甲海峡为一条国际水道,置我国与有关国家的主权于不顾的原因。”
社论说,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揭幕以来,与会国家代表唇枪舌剑、激烈争辩的情形,显示了发展中国家将尽力抗拒超级大国的进一步掠夺。发展中国家展示的力量将使超级大国感到今后再难以任意对别国进行支配和控制。
社论列举帝国主义国家完全不尊重别国的领海,侵犯弱国的主权和掠夺弱国的资源的情况之后说,“现在,时移势易,第三世界国家势力日益壮大,迫使强国不敢再轻举妄动,但它们答应坐下谈,显然将不轻易作出任何的让步。它们努力设法维持它们的既得利益。因此,我国与沿岸国家共同享有的领海马六甲海峡遂也成为引起关注的一个问题。”
社论说,马六甲海峡是马来西亚和沿岸国家的领海,“为了防微杜渐,我国与有关国家必须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以控制各国船只的活动。”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五日讯 曼谷消息:泰国《亚洲新闻评论》周刊七月十日发表文章,强烈谴责苏联推行海上霸权主义。
文章说,最近,苏联正在有系统地宣传它的所谓关于海洋问题的理论,把矛头指向为维护自己沿海资源而进行斗争的第三世界国家。
文章说,苏联的海军头目在《战争年代与和平时期的海军》一书中露骨地说:“今天仍然存在着进一步瓜分世界海洋的严重威胁。现阶段最突出的特点是某些发展中的亚非拉国家坚持要重新审查利用世界海洋的现行法令。”
文章指出,由此可见,“莫斯科的利益明显地与第三世界利益相对立。苏联统治阶级的言论反映出它需要的只是由帝国主义大国自己制定的不经第三世界同意的领海权地位。”其目的就是要使它的军舰在全世界海洋上横冲直撞,与美国争夺霸权。文章说,“因此,第三世界国家为自己的权益而展开的各种合理斗争,都一直遭到社会帝国主义的反对、阻挠和恐吓。苏联的所作所为把它冒充‘第三世界的真正朋友’的面目揭露无遗。”
文章说,苏联当局正在卖力地鼓吹什么“航行自由”、“捕鱼自由”、“航空自由”、“科学研究自由”。“这些宣传的目的就是为了支持它的扩张海上势力的政策”。文章指出,苏联所鼓吹的这些“自由”,实际上是它进行间谍活动、干涉颠覆别国的“自由”,以便于它侵犯别国领海、领空,使用它的现代化工具和科学技术去掠夺别国的海洋资源。
文章说,在加拉加斯召开的海洋法会议上,“第三世界正紧密联合起来制定一份符合世界大多数国家利益的新法章。然而,每当第三世界国家提出建议,美国和苏联就一起极力反对。”文章最后说,“不管苏联当局怎样发出恐吓之声,不管莫斯科和华盛顿怎样互相勾结”,都绝对无法阻挡第三世界团结反霸的历史潮流。两个超级大国在海上称霸的末日已经越来越临近了。


第6版()
专栏:

斯德哥尔摩群众示威抗议苏舰“访问”瑞典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一九七四年七月十六日电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二百五十多名群众七月十五日举行示威游行,抗议苏联一艘军舰“访问”瑞典首都。示威者举着横幅和标语牌,聚集在苏联军舰停泊的码头上不断高呼:“打倒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打倒新沙皇!”等口号。
瑞典共产党斯德哥尔摩地区组织七月十五日就苏联军舰对瑞典首都的“访问”发表声明,谴责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海上扩张。声明说,新沙皇为了争霸世界,对外不断进行军事、政治和经济扩张。苏联波罗的海舰队的规模远远超过正当防卫的需要。苏联舰队在波罗的海进行登陆演习并屡次侵犯瑞典领海,表明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怀有侵略野心。声明指出,当前开展反对社会帝国主义的斗争,对瑞典的一切进步力量和反帝运动具有重要意义。声明最后号召建立反对超级大国的统一阵线。


第6版()
专栏:

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强调
坚决保卫边疆维护国家主权
巴基斯坦军队在俾路支省修建公路
新华社拉瓦尔品第电 据这里的报纸报道: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蒂卡·汗上将七月十日在基达发表谈话说,巴基斯坦国防部队将承担保卫巴基斯坦的领土完整和统一、反对外来侵略和内部颠覆的民族义务。
蒂卡·汗上将说:“为了国家的防务和尊严而毫不犹豫地作出任何牺牲,这是我们的责任。”他说:
“我们决心执行政府的命令,忠实地履行自己的义务。”
在谈到俾路支省的局势时,他说,军队在这个省的部落地区进行了大量的开发工作。他指出,这个地区的人民是爱国的,只有个别人误入歧途而竭力进行反对国家的欺骗性宣传。
他强调说,武装力量将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去保卫国家的边疆,维护巴基斯坦的主权。
据新华社拉瓦尔品第电 巴基斯坦报纸报道,在巴基斯坦政府领导下,巴基斯坦军队在俾路支省修建公路,以加速这个省的建设事业。
报道说,巴基斯坦军队在俾路支省的马尔里和布格蒂山区已经修建了三百五十七英里公路。


第6版()
专栏:

锡金一教师在伯甘吉的集会上发表讲话
谴责印度控制锡金的扩张主义
新华社加德满都一九七四年七月十四日电 据尼泊尔《祖国》周刊七月九日报道,一位锡金教师在伯甘吉的一次集会上发表讲话说:“我们不能允许印度的扩张主义在我国得逞。那些奴役别人的人到头来要受到惩罚。”
报道说,这位锡金教师是在前往加德满都途中经过伯甘吉的,他在集会上介绍了锡金最近发生的事件。他说:“印度利用了锡金去年的内部冲突而把这个国家完全置于它的控制之下。这引起了民族主义者的忧虑,使他们警惕起来了。锡金人民一听到宪法草案中的那些危险的条款,马上就着手组织起来。”他说:在印度策划锡金议会通过“宪法”法案的六月二十日,“锡金各界人士,包括文官、教师、学生、商人和村民在内,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示威,要求重新考虑一九五○年的印锡条约,并发誓要捍卫锡金独立的国格。锡金所有一百名比较高级的官员和两千四百名低级官员展开了一场不合作运动。商业陷于停顿。但是印度的中央后备警察残暴地用棍棒来驱散示威群众。中央后备警察上演了一出让锡金议会在他们的保护下开会通过宪法草案的戏。参加这场演出的议员只有二十人。”
这位教师说:宪法法案反映了印度“要把锡金整个并入印度的意图。宪法第三十条规定锡金人民参加印度的政治机构,并且在印度议会内有代表,这个条文还能有别的什么意义呢?印度政府的宪法专家把这样一条放进宪法肯定是不怀好意的。锡金的外交和国防已经交给了印度。现在又把第三十条强加于锡金。难道有谁到现在还会不把锡金叫做印度新增加的一个邦吗?”他说:印度政府对锡金的政策是“印度新殖民主义和扩张主义图谋的一个组成部分。印度的越来越大的扩张野心早已为导致孟加拉国出现的一系列事件所证明。我认为,印度象是一个扩大疆土的古代征服者。”


第6版()
专栏:

为了扩大与南美国家的友谊和经济技术合作
墨西哥总统访问哥斯达黎加和厄瓜多尔
据新华社墨西哥城电 据墨西哥报纸报道:墨西哥总统路易斯·埃切维里亚和他的随行人员七月十日下午乘飞机到达哥斯达黎加首都圣约瑟,对哥斯达黎加进行了十八小时的访问。
埃切维里亚总统和哥斯达黎加总统丹尼尔·奥杜维尔在会谈中就咖啡、香蕉和保卫原料价格问题交换了意见。
埃切维里亚总统随后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他强调,拉丁美洲国家应该团结起来保卫原料价格。他还说,他出访南美五国是为了“扩大各国之间的友谊和经济、技术合作的联系”。
在记者招待会上,埃切维里亚总统重申,墨西哥完全支持哥斯达黎加和其他中美洲国家保卫香蕉和咖啡价格,反对销售这些产品的跨国公司利益集团的斗争。
据新华社墨西哥城一九七四年七月十四日电 据墨西哥报纸报道,墨西哥总统路易斯·埃切维里亚七月十一日到十四日对厄瓜多尔进行了国事访问。
访问期间,埃切维里亚总统同厄瓜多尔总统吉列尔莫·罗德里格斯举行了会谈,并于七月十三日发表了联合声明。声明强调指出拉丁美洲国家团结一致的重要意义。声明说:“拉丁美洲的这种团结一致将使这个地区能够更广泛地参与国际事务和显著加强作出决定和进行谈判的能力”。声明说,双方重申支持拉丁美洲禁止核武器条约,并决定尽最大努力争取尚未签署附加议定书的核大国签署附加议定书。
声明说:“双方重申各国拥有勘探、考察、保护、开发、利用或自由支配本国的再生和非再生自然资源的主权。”两国总统重申两国利用在毗连自己海岸的海床、底土和上覆水域中所拥有的资源的决心,同时谴责直接或间接阻挠这一合法权利的各种企图。
声明指出,双方再次强调必须在平等、公正的基础上改变国际经济关系,以及为了实现上述目标,通过各国经济权利与义务宪章的重要性。声明说,跨国公司的活动必须服从接受投资的国家的法律和主权权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