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7月17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柬通社发表文章谴责朗诺集团玩弄“谈判”阴谋
柬埔寨人民决心全部消灭朗诺卖国集团
柬人民武装在各条战线继续发动进攻歼灭一批伪军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三日讯 柬埔寨通讯社七月十二日发表一篇文章,谴责朗诺卖国集团最近又玩弄骗人的“谈判”阴谋。
文章说:“美帝国主义者以及他们的走狗今天知道:他们已经被打败,他们再也抬不起头来了。美帝国主义者最近命令卖国贼朗诺玩弄一个早已过时的阴谋——骗人的‘谈判’阴谋,是他们在垂死挣扎中为延长他们的末日所采取的一项措施。”
文章指出,柬埔寨人民和全世界都清楚地看到,只要美帝国主义者放弃他们的金边走狗,让柬埔寨人民决定卖国贼朗诺一伙的命运,就会在柬埔寨实现真正的和平。相反,如果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继续支持他们的金边走狗,并大量提供援助,柬埔寨人民及其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就必须继续更强有力地发动攻势,直到把这伙卖国贼及其政权全部消灭。
文章指出,过去四年多的事实雄辩地证明,朗诺、施里玛达、山玉成、郑兴、英丹、隆波烈、索斯丹尼·费尔南德这伙强盗和卖国贼是完全腐败和无能的。而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和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则是完全有能力的。它们能够独立自主地进行人民战争——一场反对美帝国主义者及其形形色色的走狗的侵略战争的正义战争,能够在国内和国际上聚集强大的团结力量,既能打击卖国贼、又能打击美帝国主义者,能够推翻外国压在柬埔寨民族和人民身上的大山。它们尤其有能力解决国内的一切问题。它们通过广泛的团结,进行革命战争,解放了百分之九十的国土和全国七百万人口中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人口。它们使人民成为自己命运和祖国的主人。
文章说:“七百万柬埔寨人民的立场就是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和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的立场。这是一个坚决的立场。而极端反民族的朗诺、施里玛达、山玉成、郑兴、英丹、隆波烈、索斯丹尼·费尔南德一伙却对柬埔寨民族和人民欠下了大量的血债。”
文章号召柬埔寨全国僧侣和人民紧密团结在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周围,打倒卖国贼及其政权,以便让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来管理金边和全国,为整个柬埔寨民族和人民解决切身的重大问题。文章说:“只有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和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五日讯 据柬埔寨通讯社报道,七月初以来,柬埔寨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在各条战线上继续歼灭朗诺伪军。
七月七日,人民武装力量在湄公河上猛烈地截击从南越开来为金边卖国贼运送粮食、弹药和燃料的敌人的一支船队。当这支船队进入柬埔寨境内时,就遭到了袭击,一艘运输粮食的大船被击沉,两艘敌船被击中起火,其他船只遭到重创后逃跑。在这次战斗中,人民武装力量打死、打伤船上的敌人五十三名。
七月九日,人民武装力量从四面八方袭击距柬越边境十五公里的平佐敌军营地,打死、打伤朗诺伪军四十七名,缴获武器二十二件和大批其他战争物资。
七月九日深夜,人民武装力量的炮兵和步兵袭击四号公路上磅赛拉敌军营地,打死、打伤敌军官兵四十二名。
七月十日,驻扎在洛恩韦克营地的一个营的敌军企图打开一条通道向东逃跑,人民武装力量截击了这批伪军,打死敌人五十七名,残敌向他们的营地溃逃。
七月十一日和十二日,人民武装力量在金边以北、金边东北和东南地区,还歼敌三百六十多名,并击毁敌船二艘。


第5版()
专栏:

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表声明
严厉谴责朴正熙集团残暴镇压爱国者
越南南方解放区集会、越南和阿尔巴尼亚报纸发表评论支持朝鲜人民斗争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五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七月十三日发表声明,严厉谴责朴正熙集团最近对南朝鲜爱国青年学生和民主人士判处死刑和重刑的罪恶行径。
声明指出,朴正熙集团残酷迫害南朝鲜青年学生和民主人士的法西斯暴行,是违背七·四朝鲜南北联合声明的。“事实说明,朴正熙集团是没有谈论祖国和平统一资格的卑鄙的民族分裂主义者,是为了它的苟延残喘,而对赤手空拳的民主人士、宗教界人士以及正在学习的青年学生恣意进行残酷判刑的狰狞的法西斯集团,是民族的刽子手。”
声明号召南朝鲜人民奋勇开展拯救爱国者的斗争。声明表示坚信,南朝鲜各阶层人民将高举反帝反法西斯、争取民主化的旗帜,为推翻法西斯独裁统治,完成自主和平统一祖国的事业而进行顽强的斗争。
朝鲜《劳动新闻》七月十五日发表评论,坚决声讨和谴责朴正熙集团镇压南朝鲜爱国青年和民主人士的法西斯暴行。
据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五日电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解放区最近举行集会,支持朝鲜人民自主和平统一祖国的正义斗争。
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委员释善豪和尚在会上致开幕词后,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陈怀南发表讲话指出:“越南南方人民过去、现在和将来一贯站在朝鲜人民反对共同敌人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斗争一边。越南南方人民坚决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按照金日成主席一九七三年六月二十三日的五点纲领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五日《致美国国会的信》实现自主和平统一朝鲜的正当立场,强烈谴责美帝国主义和朴正熙集团,坚决要求它们停止推行侵略朝鲜和干涉朝鲜内部事务的政策,要求美帝国主义必须立即和全部地把其侵略军撤出南朝鲜,必须停止镇压南朝鲜爱国和民主斗争的运动。”
据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三日电 越南《人民报》七月十二日发表评论,谴责南朝鲜朴正熙傀儡集团最近捏造“阴谋颠覆”罪名,对爱国人士判处死刑和徒刑。
评论说:“朴正熙集团的一切法西斯镇压行动只能进一步加深它同南朝鲜爱国人民之间的矛盾,只能进一步激起南朝鲜爱国人民的愤怒。”
据新华社地拉那电 阿尔巴尼亚《人民之声报》七月四日发表文章,谴责南朝鲜朴正熙集团最近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罪恶挑衅,支持朝鲜人民为统一祖国而进行的正义斗争。
文章说,阿尔巴尼亚人民表示相信,朝鲜人民和朝鲜人民军在以金日成同志为首的朝鲜劳动党领导下,必将永远给予敌人以应有的回击,必将实现国家自主统一的崇高的民族愿望。


第5版()
专栏:

意大利各地劳动人民举行地区性大罢工
加拿大一省森林工业工人和挪威一化工公司工人罢工
新华社罗马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三日电 意大利上千万工人、农民和其他劳动人民从七月九日到十二日在全国各地分别举行地区性大罢工,抗议意大利政府提高税收和劳动人民面临失业的威胁。罢工抗议浪潮席卷了全国二十个大区中的十九个。
在罗马、米兰、都灵、那波利、巴勒莫等城市和其它地方,罢工群众举行了游行示威和集会。在塔兰托省,工人群众举行了二十四小时大罢工,抗议资本家解雇六百五十名建筑工人。各地的罢工群众在游行中高呼口号,反对政府增税和提高物价。
据报道,意大利政府为了压缩国内购买力,减少进口,缓和巨大的对外贸易逆差和财政困难,于七月六日通过一系列增加税收的法案,大幅度提高对牛肉、汽油、煤气、电、住房、汽车和公共交通等的征税,在今后十二个月内增税总额将达三万亿里拉以上,相当于意大利国民总收入的百分之三。在这同时,最近几个月来,意大利物价不断上涨。据报道,今年五月份消费品价格比四月份上涨百分之一点四,比去年五月上涨百分之十六点二。在意大利政府宣布增税措施后,汽油、煤气、电、住房、肉类又都大幅度涨价。意大利报纸指出,这次增税归根结底还是要由拿固定工资的广大职工来付。例如,米兰市平均每个家庭一年内要增付八万到十万里拉的开支。税收的增加和通货膨胀的加剧使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进一步下降,因而激起劳动人民的不满和反抗。
新华社渥太华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二日电 据这里的报纸七月十二日报道,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二万八千名森林工业工人几天来一直在罢工,抗议资本家拒绝工人提出的关于增加工资的要求。
森林工业包括木材、纸浆和造纸工业,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经济的主要支柱。这几个行业的工人同时罢工,这种情况在最近几年来是少有的。
据报道,一万二千名纸浆和造纸工人中,有一万一千人罢工,使得这个省制造白报纸的全部五家工厂和二十一家纸浆厂中的十九家工厂都停了工。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沿海地区的一万七千名木材工人从上星期就开始罢工。据报道,在这个省南部内地的八千名木材工人中,对工资情况不满的情绪也在增长。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电 奥斯陆消息:挪威海德罗化工公司四千五百名工人七月九日清晨开始罢工,抗议物价上涨,要求增加工资。
这次罢工是海德罗公司二十六年以来最大的一次罢工。据报道,这个公司的工人要求增加工资百分之三十,以补偿最近一个时期以来物价的猛烈上涨。但是,这个合理要求遭到厂方的拒绝,工人便开始举行罢工。
海德罗化工公司是挪威最大的工业联合企业之一。在这个企业中,挪威政府拥有最大的股份。在这次罢工中,除了卡莫埃炼铝厂外,这家公司在波尔斯格伦、赫罗亚和诺托登等地的各个分厂的工人都投入了罢工斗争。


第5版()
专栏:

葡萄牙里斯本港装卸和交通工人罢工
新华社讯 里斯本消息:葡萄牙里斯本港口的两千六百多名装卸工人在七月五日举行了罢工,有五十四艘船只的装卸工作陷于停顿。
罢工工人要求假日照付工资和发给津贴。
里斯本港口的交通工人和其他职工也参加了罢工。


第5版()
专栏:

南非工人不断开展罢工斗争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三日讯 德班消息:南非德班附近的莫贝尼的一家制药工厂的四百名非洲工人和其他有色人工人,为要求增加工资而从七月九日起举行的罢工斗争,已扩大到德班和约翰内斯堡其他一些工厂。
七月十一日,德班市运输公司的白人技工、装备工和旋工举行要求增加工资的罢工,支援制药厂工人的罢工斗争。此外,摩托工厂的工人也举行罢工,要求增加工资。
七月十二日,约翰内斯堡的一家啤酒厂一百五十名非洲工人举行罢工,要求增加工资。这些罢工工人都是从南非非洲人居住区——特兰斯基招来的合同工人。
在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统治下,南非非洲工人的工资很低,生活极为贫困。南非非洲工人不断开展罢工斗争,抗议南非当局对非洲工人实行不合理的工资制度。今年年初,德班就有八千名纺织工人举行罢工斗争。


第5版()
专栏:

伊拉克外长接见我政府代表团
新华社巴格达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五日电 伊拉克外交部长沙德勒·塔卡七月十五日在这里接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团长、外交部副部长何英,团员、外交部西亚北非司副司长林蔼丽。
接见时,双方进行了友好的谈话。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临时代办王布云在座。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是应邀前来这里参加伊拉克国庆活动的。


第5版()
专栏:

阿根廷社会福利部长接见我心外科考察团
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一日电 阿根廷社会福利部长洛佩斯·雷加七月十一日下午接见了以罗征祥为团长和王泰来为副团长的中国心外科考察团。
雷加部长同中国医生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接见时,阿根廷社会福利部卫生国务秘书多明戈·利奥塔在座。中国驻阿根廷大使郑为之也在座。
接见之前,中国医生同阿根廷全国心血管研究所的医生进行了座谈,交流了经验。
中国心外科考察团是根据中国—阿根廷医学合作计划于七月八日到阿根廷进行考察访问的。


第5版()
专栏:

斯里兰卡和我国签订金河治理工程议定书
新华社科伦坡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二日电 斯里兰卡和中国政府根据两国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七月十二日在科伦坡签订了金河治理工程议定书和有关文件。
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黄明达和斯里兰卡计划和经济事务部秘书古纳塞克拉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文件上签字。
金河治理工程计划是中国水利考察组同斯里兰卡的水利工程人员从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到一九七四年四月进行了广泛的考察之后共同制订的。这个工程包括在金河下游两岸修建堤防和排除两岸耕地涝水。


第5版()
专栏:

我科学代表团结束对法国访问
新华社巴黎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五日电 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周培源为团长、中国科学院外事局副局长朱永行为副团长的中国科学代表团,应法国政府的邀请,从六月二十八日到七月十四日对法国进行了友好访问。十五日,代表团乘飞机离巴黎回国。
在法国期间,代表团访问了巴黎、图卢兹、马赛和格勒诺布尔等城市,参观了一些科学和技术机构,同法国科学界人士进行了友好接触。
七月十一日,法国外交国务秘书贝尔纳·德斯特雷莫接见了中国科学代表团。在这以前,法国政府科学和技术研究总代表于贝尔·居里安七月一日为代表团举行了宴会。
中国驻法国大使曾涛七月十日为代表团访问法国举行招待会。出席招待会的有:总理府技术顾问伊冯·勒·巴尔,前政府部长、国民议会法中友好小组主席安德烈·贝当古,前政府部长、企业改革委员会主席皮埃尔·絮德罗,全国科学研究中心主任贝尔纳·格雷戈里,科学和技术研究总代表于贝尔·居里安等。


第5版()
专栏:

美国物价猛涨穷人生活艰难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二日讯 据美国报刊报道,剧烈的通货膨胀使美国穷人的开支猛增,生活日益艰难。
七月一日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写道:“不断上涨的生活费用使得全国一切地方收入水平各不相同的家庭的预算都紧紧压缩,但是受到打击最重的是低收入的家庭。”
即使根据美国官方(政府劳工部)最近的一项调查,以一九七三年秋同一九七二年秋相比较,一个开支最低的四口之家的支出也增加了百分之十点八,而自一九七三年秋以来生活费用又上涨了百分之六。
这个调查表明,从一九七二年秋到一九七三年秋,收入不等的家庭的伙食开支平均增加了百分之十九,而食品价格的猛涨对贫穷家庭打击尤其沉重,因为伙食费用在这些人家的开支中占的比重最大,有的占了家庭支出的百分之三十七。房租、所得税、社会保险费用也都急速增加。贫穷家庭的社会保险费在这期间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四。衣物费用增加了百分之四,医药费用增加了百分之五,其他开支增加了百分之三。
这家刊物承认,这种现象在美国各地是无例外的。它写道,“尽管有差别,美国人今天不论在那里生活,都面临一个现实:各地的家庭生活费用都在急剧上升。”
六月二十四日的《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指出,“在通货膨胀的年率现在达到惊人的百分之十一点五的情况下,……一些迹象明确无误地表明,通货膨胀正在给千百万的美国人带来深刻的——有时是破坏性的——经济和心理影响。”
这家周刊列举了几个例子。其中有一个人在旧金山经营着一个街道小干洗店。杂志写道:“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工作,通货膨胀都在压榨他。他的收入没有增加,而他那个店的房租在一年中却增加了一倍。”“他哀叹说:‘我拿回家的钱都已用完了’。‘我每周工作六十六小时,每周工作六天,我们仅够糊口’。”
这家周刊举出洛杉矶的另一个四口之家的事例:“在两年内,他们食品账单从每月八十美元猛增涨到一百二十五美元以上,他们的水电费等都增加了,他们的两个孩子在幼儿园的学费增加了一倍”。他们只好欠账,“而且是逐月增加”。这家杂志说,另一对住在波斯顿的年轻夫妇“感到了通货膨胀引起的紧张”。丈夫说:“思想上老是有着要想方设法使收支相抵的压力,这给我们家庭带来了高度的紧张气氛。”妻子说,“我们开始为所有账单发愁,会突然互相责骂起来。”
据《前卫》周刊报道,在六月下旬美国参议院举行的一个听证会上,纽约食品研究和行动中心主任罗纳德·波拉克承认:“在过去的三到四年之中,我们国家的穷人变得更饥饿和更贫困了”。波拉克指出,原来价格较低的一类食品上涨幅度更大。因为许多原来收入较高的家庭现在纷纷改买较便宜的一类食品,厂商就大大抬高这一类食品的价格。结果,历来购买这一类食品的穷苦家庭就受打击最重,只好被迫去买喂猫狗用的罐头食品。《前卫》周刊说:“在黑人贫民窟和其它穷人居住区,杂货店经理们已注意到,猫狗食品罐头的销售有了显著的增加。”“据估计,在贫民区的杂货商店出售的罐头狗食有三分之一是被人吃了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