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7月16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芬兰马列主义小组理论刊物《赤卫队》发表文章
揭露苏美两个超级大国激烈争夺霸权
日本《长周新闻》撰文支持第三世界反对苏美争夺海上霸权的斗争
新华社赫尔辛基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三日电 芬兰马克思列宁主义小组理论刊物《赤卫队》一九七四年第一期发表一篇题为《世界形势的某些基本特征》的文章,揭露苏美两个超级大国激烈争夺霸权。
文章说:“两个超级大国所谓的‘和平’和‘缓和’意味着‘互相尊重’彼此的势力范围。它们所谓的合作就是谋求它们的帝国主义利益。可是,既然它们都是帝国主义国家,它们的利益最终必然是互相抵触的。它们的合作,不管多么密切,只能是暂时的,它们之间的斗争才是长期的。合作只不过是超级大国谋求改善自己对对方的地位的暂时性策略。”文章说:“很明显,所谓缓和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在这个表面现象下面,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矛盾在不断加剧。由于两国力量对比迅速变化,它们的矛盾也在加速发展。”文章说,一个新出现的帝国主义国家企图取代它的日趋没落的对手。另一方面,这个对手又力图保持自己的地位。
文章列举大量事实,说明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对外军事扩张和疯狂扩军备战。文章说,“苏联的工业生产率和工业产值比美国低,但是军事装备的生产却比美国多,显然,大部分工业生产能力在为军事力量服务。”
文章指出,随着苏联军事力量的增长,“它也成为强大的扩张主义者,这就提出这样的问题:它扩张的重点在何方。”文章指出,苏联在欧洲的军事装备最强,苏联的大多数中程导弹直接对准欧洲;苏联海军四分之三的海面舰只和半数以上的潜艇游弋于欧洲周围的水域。
文章说:“西欧是两个超级大国矛盾的焦点。谁要是在那里取得霸权,谁就将成为世界上的头等大国。”文章指出,苏联“对西欧已构成日益增长的真正的危险。”
新华社东京电 日本进步报纸《长周新闻》最近就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发表文章,支持第三世界反对苏美两个超级大国争夺海上霸权的斗争。
文章说,最近十年来,美帝国主义和已经变成社会帝国主义的苏联,为了实现建立世界霸权的梦想,拚命地争夺海上霸权。它们把“控制海洋者将控制世界”的帝国主义强盗逻辑,翻版为“海洋自由的原则”或“公海航行自由的原则”,到处散布,并正在利用军事和经济力量,重新对海洋统治权和海洋资源进行帝国主义瓜分和掠夺。
文章说:“拉丁美洲各国以及亚洲、非洲的发展中国家主张二百浬属于本国海洋权范围。最近几年来,它们和争夺海洋的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针锋相对地进行着斗争。另外,发达的资本主义海洋国家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挪威等北欧的第二世界各国也表示赞同和支持第三世界捍卫国家主权和保护海洋资源的斗争,迫使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陷入更加孤立的窘境”。文章说:“第三世界各国以确立二百浬的海洋权为中心团结起来斗争,是发展中国家和人民捍卫和巩固国家独立和主权而开始采取的新的革命行动”。“这说明针锋相对地反击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新斗争已经开始”。


第5版()
专栏:

第三世界青年会议在阿尔及尔举行
布迈丁主席在开幕会上讲话号召第三世界青年加强团结
会议通过宣言表示全力声援非洲拉丁美洲亚洲解放运动
新华社阿尔及尔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三日电 第三世界青年会议六日至十二日在阿尔及尔举行。
这次会议是由泛非青年运动和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青年组织共同组织的,五十多个国家和解放运动组织的代表团出席了会议。 
 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主席、政府总理胡阿里·布迈丁在开幕会上讲了话。他说:“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是当前各种斗争集中的辽阔的领土,因此,这些国家被看作是反帝斗争的巨大策源地。”“对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解放运动采取什么态度是区分谁是民主世界的支持者和谁是压迫的支持者,谁是世界和平的保卫者和谁是侵略势力的支持者的根本标准。”
布迈丁主席说:“第三世界国家面对各种严重问题,必须加强它们的阵线,以便打破帝国主义进行剥削和掠夺的体制。”
布迈丁主席强调指出:“我们首先必须学会依靠自己的力量。我们的发展的成就决不会是由别人给予的。我们必须自己负起我们的发展的责任,这就是说,必须首先动员本国的一切物力和人力。”他号召第三世界青年团结起来,对未来世界作出贡献。
这次会议经过讨论,通过了最后宣言、一项政治决议和一项经济决议。
最后宣言说:“第三世界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新老殖民主义、反对种族主义和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青年表示,他们给予非洲、拉丁美洲、亚洲和中东的真正解放运动以无条件的战斗声援。”
宣言说:“鉴于在印度洋、太平洋、加勒比海、地中海、红海和我们国家某些地区的外国军事基地是对世界各国人民的和平、安全和独立的威胁和经常的危险”,第三世界的青年“要求立即和无条件地撤除这些军事基地。”
七月十二日下午,布迈丁主席曾在人民宫举行招待会,招待参加这次会议的各国代表团。


第5版()
专栏:

挪威工人共产党(马列)机关报《阶级斗争》发表文章
揭露苏修对本国工人阶级的剥削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二日电 挪威工人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机关报《阶级斗争》最近一期发表文章,揭露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对本国工人阶级的剥削。
文章说,苏联已经变成了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今天,苏联的财产,不论是国家的或者是合作社的,都属于通过赫鲁晓夫搞政变上台掌权的官僚资产阶级。生产沿着什么道路发展不再属工人阶级所掌握。工人阶级对生产几乎已无任何权力。据苏修自己搞的一次民意测验,在西伯利亚的一个冶金企业有一千工人被调查,问他们是否知道如何达到生产指标,百分之七十的工人回答说不知道。而且他们也并不关心这件事,因为他们说了话也不算数。他们的意见从来不被考虑。苏联工人阶级被剥夺了对生产资料的支配权,并且被直接从各个决策机关中排斥出去。苏联工人阶级由于被排斥在企业管理之外,在党和国家机关中靠边站和受压制,已失去了影响生产和社会发展的可能性,更谈不上去领导了。
文章说,六十年代中的经济改革把苏联的企业领导置于同西方企业的总经理一样的地位。今天,苏联的企业领导者对企业的资产享有支配权。他们从利润的动机出发制订生产路线。他们可以决定招收和解雇工人,规定工人的工资,还可以任意处罚工人。据苏联报纸透露的材料,基洛夫地区有一个经理一年内对一百二十五名工人进行了二百二十三次处分,并要三百五十名工人对物资的损失负责。这样的经理是地地道道的资本家。他们能够倒卖或出租生产工具、房屋和地皮,如同西方的资本家所做的那样。很显然,他们把国家财产作为私有财产处理。这个剥削阶级是苏联生产资料的真正占有者。
文章说,苏联的整个经济基础已经发生了变化。在列宁和斯大林时期,人民的需要和社会主义建设是一切经济决策的依据。今天,利润本身已成为苏联经济体制中的动力。工人通过创造被上层阶级占有的剩余价值而遭受剥削。奖金就是一个具体例子。奖金是按照企业的利润颁发的。
据苏联一家经济杂志透露,百分之八十到八十五的奖金落到了企业领导人的手里。由于企业领导人与广大工人相比只是少数,这便说明,在这方面存在着多么大的剥削。
文章指出,苏联复辟资本主义的后果之一是出现了工人失业现象。据另一家苏联杂志透露,四处流浪寻找工作的苏联公民(包括家属)通常达三百万人。
文章最后说,在资本主义复辟了的苏联,出现了不同于传统资本主义国家常见的资本主义形式。新的资产阶级首先通过掌握国家政权而取得了对生产资料的控制。这便导致了高度集中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苏联统治阶级正面临着无法解决的问题。他们正在寻找各种出路以求摆脱苏联社会日益剧烈的危机。他们企图在社会主义言辞的装饰下,掩盖其真实的面目。他们可以在一定时期欺骗某些人,但时间是不会长的。一切进步力量的责任是揭露克里姆林宫新的统治者。


第5版()
专栏:

“宗教热”
章华
在苏修领导集团的怂恿和鼓励下,今日的苏联出现了一股“宗教热”。据一家外国周刊报道,今年复活节期间,苏联有成千上万的教徒涌向教堂,为耶稣的复活献糕点,划十字,唱赞歌,莫斯科五十四所教堂“都人满为患”,外加“警察和军队防守”。莫斯科教长尼古拉·库德雅耶夫估计,全苏“有五千万人庆祝这个节日,仅莫斯科就有五十万人作祈祷”。如果这位教长的估计属实,那就是说,苏联有五分之一的人卷入“宗教热”中了。
这股“宗教热”出现在一个号称“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发人深省:为什么在伟大列宁的故乡竟出现这种倒退的社会现象呢?
这是事出有因,绝非偶然的。“宗教热”是苏联复辟资本主义的必然产物。历来的剥削阶级都把宗教作为奴役、统治和麻醉人民的工具。今天,上帝能够在所谓“发达的社会主义”的大地上“复活”,这就表明颠覆了无产阶级专政的苏修叛徒集团,妄想利用宗教来瓦解人民的革命意志,维护其反动统治。多年来,克里姆林宫统治集团大力为宗教势力张目,肆意鼓动宗教活动。这就为到处开设教堂、兴办神学院校开了方便之门。显然,当前这股“宗教热”的根子就在这里。
苏修头目勃列日?夫之流经常吹嘘什么“我们正沿着共产主义的道路向前迈进”啦,又是什么大力培养青年“具有共产主义信念”啦,等等。可是,“宗教热”的泛滥,是对这伙假共产主义、真社会帝国主义者的辛辣的嘲讽。实际上,给宗教贴上“共产主义”标签的,正是苏修叛徒集团。他们御用的宗教学者,著书立说,说什么俄国东正教是“改造社会关系的工具”,它已发展成为“共产主义基督教”,富有社会主义的“功能”。据说,青年男女若举行教会结婚仪式,“通过宗教所具有的严肃性”,就可以不使青年男女“轻易离婚”,如此等等。就在这种所谓“宗教功能”的引诱和毒害下,今天苏联青年举行教会结婚仪式日益盛行,婴儿接受洗礼十分普遍,传教活动乘机活跃起来。这种宗教势力日益猖獗,无孔不入,以致于一些“模范工人”、“红军官兵”也“沉沦于宗教迷信中”。
“宗教热”的泛滥,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苏联人民对现实的强烈不满。昔日土豆烧牛肉式的共产主义破灭了,如今“发达的社会主义”也不灵了。于是,在一些人看来,克里姆林宫牌号的共产主义,还不如“上帝”灵光。但是,这毕竟是暂时的现象。人们可以预见到,一当苏联人民觉醒起来,他们就会用自己的双手去打碎宗教的枷锁和修正主义的桎梏,重新建立社会主义的新生活。
恩格斯指出:宗教“不能长期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保护物”。这是历史证明了的真理。苏修叛徒集团叩求主教、神甫们帮忙,其前程绝不会是美妙的!


第5版()
专栏:

卡瓦瓦第二副总统接见我工青妇代表团
我代表团结束对坦桑的访问离开达累斯萨拉姆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三日电 坦桑尼亚第二副总统兼总理卡瓦瓦七月十三日上午接见了正在这里进行友好访问的中国工人、青年、妇女代表团团长王超柱和团员、中国工人代表金阿娥,并且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接见时在座的有:坦桑尼亚劳工和社会福利部长、坦噶尼喀全国工人联合会总书记阿弗雷德·坦道以及这个工人联合会的其他领导人。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李耀文也在座。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三日电以王超柱为团长的中国工人、青年、妇女代表团结束了对坦桑尼亚的友好访问,七月十三日晚上乘飞机离开这里回国。
十一日,坦桑尼亚劳工和社会福利部长、坦噶尼喀全国工人联合会总书记坦道接见了王超柱,同他进行亲切友好的谈话。
八日晚上,李耀文大使为代表团的访问举行招待会。八日,坦噶尼喀非洲民族联盟青年团总书记利翁迪接见了代表团团员、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李进华。十日,李进华在访问桑给巴尔时,受到非洲—设拉子党青年团领导人的接见。


第5版()
专栏:

我解放军八·一乒乓球队结束对朝鲜的访问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三日电 以鲁挺为领队、贺捷为副领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男女乒乓球队,在结束了对朝鲜的友好访问后,七月十三日离开平壤回国。
朝鲜人民军乒乓球协会委员长金在夏少将、朝鲜人民军二·八乒乓球队运动员和中国驻朝使馆武官铁雷等前往车站送行。八·一乒乓球队访朝期间访问开城、元山等地,受到朝鲜军民热情款待。


第5版()
专栏:

我武术代表团结束对美国的访问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五日讯 华盛顿消息:以郭雷为团长,张山、王家栋为副团长的中国武术代表团结束了在美国的友好访问和表演,十五日下午离开华盛顿前往香港。
中国驻美国联络处主任黄镇、副主任韩叙和联络处其他官员前往机场送行。前往机场送行的,还有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副会长道格拉斯·默里等人。


第5版()
专栏:

我体操队结束对黎巴嫩的访问
新华社贝鲁特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五日电 以卢德信为领队、胡蕴璇为副领队的中国体操队,在结束了对黎巴嫩的友好访问后,于七月十五日下午离开这里去土耳其。
中国体操队是在七月七日到达贝鲁特的。七月十一日,中国体操队和黎巴嫩体操运动员一起举行了表演。黎巴嫩教育和美术部长埃德蒙·里兹克、青年和体育总局长加利卜·法赫斯、黎巴嫩体操联合会主席奥马尔·甘杜尔和一千多名观众观看表演。两国运动员的表演受到观众热烈赞扬和欢迎。
八日和十二日晚上,黎巴嫩体操联合会、青年和体育总局分别举行酒会和宴会,招待中国体操队。十三日,中国驻黎巴嫩大使馆临时代办李德华为体操队的访问举行招待会。


第5版()
专栏:

英国一家杂志发表文章
揭露苏联搞军事扩张在欧洲谋求霸权
新华社伦敦一九七四年七月十四日电 英国《每日电讯杂志》七月十二日刊登的一篇文章揭露苏联从事军事扩张并且在欧洲谋求霸权,主张西方应当抛弃关于“缓和”的幻想。
文章说:“对于俄国人来说,‘欧洲安全和合作’意味着必须正式承认苏联在东欧的霸权,而且意味着西方必须向苏联提供技术,而使苏联由于把科学方面的人材投入军事和空间领域而造成工业方面大大落后的状态有所改变。”文章还说:“苏联关于‘共同裁军’的建议实际上将会增加华沙条约组织‘常规’部队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常规部队)已经占有的压倒优势。关于同时解散华沙条约组织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这种一再提出的建议,只是意味着美国部队将撤到大西洋彼岸,而西欧则解散一体化司令部,同时俄国师却将继续驻扎在他们现在驻扎的地方……”。
文章指出,苏联的军费已增加到非常高的程度,俄国有大量科学工作者专门从事军事上的研究和发展工作。苏联的科学预算、高等教育预算和其它一些经费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军事目的。
文章说:“苏联海军军舰上的人员十年内增加了十三倍以上。它有五十艘舰只在地中海,有二十五至三十艘在印度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通往海湾的石油运输航线上。”文章还指出,一旦苏伊士运河重新开放,苏联核潜艇或水面舰只从黑海到亚丁湾的航线就将缩短六千到八千浬。
文章最后强调,面对这种情况,西方国家绝不能错估形势。


第5版()
专栏:

英国国防大臣在下院辩论防务时强调
北大西洋集团加强防务合作对付苏联威胁
新华社伦敦电 英国国防大臣罗伊·梅森七月二日在下院辩论防务问题时认为,苏联的军事扩张和威胁的增长,使得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必须保持军事力量和加强它们之间的防务合作。
他说:“苏联很快成为一个海上超级大国,拥有一支庞大的、现代化的远洋舰队。它们有一千多架海军航空飞机,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造成的威胁是明显的。”
梅森说:“在俄国巨大工业努力的支持下,俄国及其华沙条约盟国的日益增强的核力量和常规力量,使得整个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更有必要保持一支可靠的威慑力量,包括制止运用军事力量作为政治工具的能力。因此,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保持一系列选择,其中包括(保持)核武器和强大的常规武器。”
梅森在发言中还谈到英国最近在美国内华达进行的核试验。他说,工党政府认为,在北大西洋联盟中,发展核武器的责任不应只由美国来负担。
保守党防务发言人彼得·沃尔克在辩论时发言,希望政府将加强防务,而不允许防务被削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