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7月12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许多中小国家代表在海洋法会议上发言
坚决维护本国海洋主权反对海洋霸权主义
据新华社加拉加斯一九七四年七月十日电 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在七月十日继续进行一般性辩论。许多中小国家的代表在发言中坚持维护本国海洋主权的原则立场,强烈要求制订反映发展中国家正当利益的新海洋法,以取代只有利于超级大国实现海洋霸权的旧海洋法制度。
巴基斯坦代表团代理团长哈拉斯在发言中指出,现行海洋法已经过时了。他说,“情况越来越清楚,如果不为海洋的各种用途建立一种公平合理的秩序,海洋就会变成斗争和冲突的场所”,“如果技术先进的国家现在对海洋资源展开殖民主义竞争,这肯定会造成一场灾难”。
哈拉斯指出,某些国家利用自己的技术能力和优越的设备来从发展中的沿海国的海岸附近取得生物资源和非生物资源,从而消耗发展中沿海国本身迫切需要的有限资源,那是不公平和不可接受的。
他说:巴基斯坦代表团坚决认为,沿海国对于在其经济区或承袭海内的生物和非生物资源应有专属主权。如果一个足够大的经济区得不到承认的话,他的代表团将不得不支持主张更大的领海范围的建议。
他指出,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问题,要求权衡一下海上航行自由的需求和维护沿海国合法权利和利益以及有关国家安全、通航安全、防止污染的必要性。
他表示支持发展中的内陆国家要求自由出入海洋和享有毗邻海域的资源的愿望。
马来西亚总检查长阿卜杜勒·卡迪尔·宾·优素福在发言中着重谈到了海峡通行问题。他说,使马来西亚感到十分恼火的是,商业航运的利益正被当作幌子来掩盖那些“一心想着军用船只”的人的真实意图。“不过,这只是指那些以全球战略利益为动机的一小撮人”。
他指出,“在涉及使用马六甲海峡的问题时,我们听到有人大谈什么国际大家庭的整体利益。可是,当涉及海峡的维护和清扫问题时,却把这些工作统统推给沿岸国去做。而对于象我们这样一个沿岸国的安全以及其他正当利益和关心,却似乎很少给予重视。”
他指出,马六甲海峡是商业航运频繁使用的通道;马来西亚的周围每天都受到船舶污染物的冲击,“由此而造成的损害正影响着我国的海滨,影响着我国很大一部分居民赖以为生的渔业”。
他指出,新的海洋法应当包括这样一些条款:保障商业航运通行无阻,充分的安全和防止污染标准,损害赔偿的责任,军用船只的通过。
他宣布,马来西亚支持大多数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广泛持有的观点,即:沿海国有权建立一个宽广的经济区,支持通常提到的这个地区的宽度为二百浬。
泰国代表团团长阿伦·巴努蓬在发言中说:“当今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在情绪上已不再能够容忍或接受海上自由这一概念,因为长期以来它的含义一直被解释为:调遣武力的自由,争夺权力的自由,对海洋资源的开发实行垄断的自由,以及污染的自由。”他说:“强权的法律应该由福利和社会正义的法律所取代。”
他在谈到专属经济区问题时说,泰国代表团对广泛的国家管辖范围表示十分同情。他指出:“二百浬的最大距离看来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
巴拿马代表团团长、外交部副部长卡洛斯·奥索雷斯在发言中强调,“迫切需要制订并且随即实行一种国际法准则,来结束那种只有利于大国的海洋霸道行径和混乱局面”。
他在回顾十六世纪以来由于大国贪婪和野心给巴拿马带来痛苦的历史时揭露说,“为了保障对海洋的统治权,一个大国七十一年来一直继续排斥巴拿马共和国行使它对横跨两洋的运河及其两岸的管辖权。”
奥索雷斯表示支持建立一个有世界各国参加的广泛代表性的“世界机构”,来负责公正平等地开发国家管辖范围以外的洋底。他还表示,巴拿马同情无海岸国、特别是玻利维亚和巴拉圭提出的要求,将支持关于给这些国家出海口的一切合理建议。
赤道几内亚代表团团长、共和国总统府国务秘书奥约诺·阿洛戈说,“出席这次会议的国际大家庭应该制定一项准则来避免新的海盗行径。”他说,他的政府已“决定把赤道几内亚的管辖水域扩大到二百浬海域以内”。
阿曼苏丹国代表团团长艾哈迈德·艾尔·杰玛利在发言中说:“旧海洋秩序不是需要什么修修补补;对它作彻底的重新制定是必要的,而且的确也是不可避免的。”
他认为,每一个沿海国有权建立专属经济区来开发自然资源。
关于国际航行的海峡问题,他说:“主要的问题是保护沿海国的合法利益和促进国际贸易”。“我们认为海峡是领海的一部分并应当受到这样的看待。沿海国所制定的管理规章应当受到注意和遵守。”
沙特阿拉伯代表团团长费萨尔·谢海勒在发言中表示支持二百浬专属经济区的主张。
他表示对于在国家管辖范围以外的海洋地区进行开发所取得的收益必须在各国之间进行公平合理的分配,并把发展中国家考虑在内。
伊拉克代表团团长阿齐兹·卡迪在发言中表示,伊拉克代表团体会到沿海国家要在领海之外扩大海洋管辖范围、建立经济区或承袭海的愿望。
巴基斯坦、马来西亚、赤道几内亚、沙特阿拉伯、伊拉克等国代表在发言中还一致主张邀请民族解放运动的代表参加海洋法会议。
匈牙利、瑞士、保加利亚和以色列的代表也在会上发了言。


第6版()
专栏:

我代表在联合国经社理事会第五十七届会议上发言
第三世界强烈要求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
强调警惕超级大国挑拨离间和破坏第三世界团结的企图
新华社日内瓦一九七四年七月九日电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第五十七届会议七月三日在日内瓦开幕。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一九七四年主席、芬兰常驻联合国代表阿诺·卡伊洛和联合国大会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在开幕会上发了言。
从四日起,会议就世界经济和社会政策问题举行一般性辩论。
出席本届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卜明九日在一般性辩论中发了言。他说:“这次会议负有实施第六届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通过的关于《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宣言》和《行动纲领》两个重要文件的任务,其实质就是改变以超级大国欺压、控制和掠夺别国为基础的国际经济关系,建立新的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这是我们本届会议的特点和主要内容,也是我们共同的庄严责任。”卜明说:“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强烈要求改变现状,建立新的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并为此而进行坚决的斗争。这是完全正义的。这一斗争日益突出地成为第三世界各国人民反帝反霸斗争的一个重要方面。”
卜明接着指出:“但是,我们必须看到,超级大国正在竭力维护代表它们既得利益的旧秩序,它们设置重重障碍,阻挠第三世界各国的正义要求的实现。一个自封为发展中国家的‘天然的最可靠的同盟者’的超级大国甚至明目张胆地反对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公然主张维持那个罪恶的旧秩序。超级大国还千方百计在发展中国家之间进行挑拨离间,企图破坏第三世界的团结。这是我们应当特别提高警惕的。事实表明,广大发展中国家要打破旧秩序,超级大国要维护旧秩序,这是当前世界范围内一场具有重大意义的尖锐斗争。”
卜明说:“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属于第三世界。我们坚决同第三世界各国站在一起,反对超级大国的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反对它们的经济垄断、控制、掠夺和剥削,坚决主张应当改变当前的不平等的国际经济关系,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
列入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本届会议议程的有二十六个问题,主要有:贯彻执行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所通过的文件的问题,在明年召开讨论发展和国际经济合作的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问题,跨国公司问题,关于发展中国家对其自然资源拥有永久主权问题,承认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的问题。


第6版()
专栏:

打肿脸充胖子
梁耀久
苏修领导人前不久利用国内进行“选举”的机会,对他们的内政外交进行了一番自我吹嘘。葛罗米柯在谈到苏修的所谓“亚洲集体安全体系”时竟说,这个主张在亚洲“越来越深地扎了根”,已经“得到许多亚洲国家、广大社会阶层的日益增长的支持”。
真情究竟如何呢?人们要是环顾亚洲四处,拿事实来同上述吹嘘之词作一对照,就不禁会哑然失笑。
从一九六九年春以来,为了推销“亚安体系”这个破烂货,苏修头目,外加谋士说客四出奔走,报刊文章连篇累牍,高谈阔论层出不穷,喧嚣之声不绝于耳。可是,五年于兹,却是到处碰壁,一事无成。除了有个把在苏修压力下为它喊叫几句的伙伴之外,从北到南,从西到东,数来数去找不出几个真心实意欢迎苏修“亚安体系”的人来。这种形影孤单的景况,颇象中国一首宋词里写的那样:“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苏修“亚安体系”遭到如此冷落,绝非偶然。
亚洲人民对于贴着所谓“集体安全”、“共同防御”之类标签的货色,不但熟悉得很,而且早已领教够了。
四十年代,有过日本军国主义的所谓“大东亚共荣圈”。五十年代,有过杜勒斯的所谓“东南亚防务条约”。现在苏修又抛出所谓的“亚洲集体安全体系”来。亚洲人民剥开苏修这张迷人的画皮,看到里边装的正是杜勒斯的幽灵。勃列日?夫的牌号同当年杜勒斯的牌号名称虽不相同,本质却无二致,都是为了想在亚洲称王称霸。前者对于后者,不过是想取而代之,把偌大一个亚洲囊括到由苏修充当霸主的所谓“亚安体系”中去。
饱经忧患的亚洲人民是有经验的。经验之一就是:判断别人要听其言,观其行。苏修今天在亚洲干的什么,人们看得一清二楚。那就是海上逞凶,空中施威,经济渗透,政治颠覆……,种种侵略扩张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集体安全”,什么“平等合作”,统统不过是为了掩盖苏修野心的甜言蜜语而已。
亚洲人民是关心自己安全,需要维护自己安全的。但亚洲安全的威胁正是来自苏修和另一个超级大国对亚洲的侵略扩张。现在苏修居然想让亚洲各国人民把自己的安全交由苏修去摆布,这岂不是等于要他们把脑袋伸进狼口里去寻求“保护”吗?
尼泊尔的《祖国》周刊说得好:“在苏联的亚洲安全口号的背后,除了扩大它的势力范围的动机之外没有别的东西”。正因如此,亚洲各国对于从克里姆林宫抛出来的这个冒牌货都纷纷闭门拒之。
苏修头目尽管到处碰壁,却还厚着脸皮为自己大吹大擂。对于这种手法,世人只能嗤之以鼻。


第6版()
专栏:

巴基斯坦布托总理发表谈话
重申维护查谟和克什米尔人民自决权
新华社拉瓦尔品第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一日电 据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七月十日报道,巴基斯坦总理布托重申,巴基斯坦有义务要维护查谟和克什米尔人民的自决权,当印度或者在克什米尔的其他人发表任何违反这种权利的声明或作出这样的决定时,巴基斯坦都是决不会同意的。
布托总理七月八日在拉瓦尔品第向《纽约时报》记者发表了这次谈话。他揭露,最近印度军队在锡亚尔科特附近和克什米尔等地有一些不怀好意的调动和部署,这些活动表明有一个“重大策划”,其目的在于恫吓巴基斯坦,并且发表某种关于被占领的克什米尔的令人不愉快的声明。
在谈到象印度这样贫穷的国家居然要进行一次核爆炸的问题时,布托总理说,唯一可以说得通的设想是:印度有某些打算,而进行这次核爆炸就是为了实现这些打算。但是他指出,这样做是白费的,因为巴基斯坦是不会被这种爆炸所吓倒的。
布托总理说,巴基斯坦将依靠自己的力量,并且准备在遭到侵略时作出牺牲。如果印度再进行一次冒险的话。他说:“我们是不会举手投降的。被肢解一次就够了。”


第6版()
专栏:

签订所谓限制地下核试验条约墨迹未干
苏美又分别进行地下核试验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一日讯 苏联与美国最近分别进行了地下核试验。
据瑞典通讯社报道,瑞典国防研究所哈格福尔斯地震观测站测出,苏联七月十日在哈萨克东部地区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爆炸强度为里氏震计五·二级。此外,该观测站八日还测到在苏联乌拉尔地区的另一次地下核试验。
另据美国原子能委员会发言人宣布,美国七月十日也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爆炸的是“二万到二十万吨级”的核装置。
苏、美的这些地下核试验是在勃列日涅夫同尼克松七月三日于莫斯科签订了所谓《苏美限制地下核武器试验条约》后仅仅一周的时间进行的。
六月二十五日,即在尼克松访苏前夕,苏联就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美国同英国也在六月二十四日联合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
截至目前为止,已测到苏联今年进行了六次地下核试验。今年美国宣布进行的地下核试验是三次。


第6版()
专栏:

苏修对马六甲海峡扩张野心遭到沿岸国反对
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政府一再抗议苏美军舰擅自通过海峡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一日讯 新华社记者报道:近几年来,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在同美帝国主义加紧争霸印度洋的同时,又妄图染指马六甲海峡,鼓吹马六甲海峡“国际化”,明目张胆地侵犯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领海主权,威胁它们的国家安全,从而激起马来西亚、印尼等国的坚决反对。
马六甲海峡位于马来半岛与印尼苏门答腊岛之间,是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的一条主要航道,战略地位极为重要。自十六世纪初叶以来,西方殖民主义者一直把争夺这个海峡的控制权作为它们对东方进行掠夺的重要渠道。随着战后世界人民的反帝、反殖斗争不断取得胜利,老殖民主义者的势力衰落了。在印尼和马来西亚相继独立之后,海峡受外来势力控制的历史结束了。随后,印尼和马来西亚先后宣布将领海的宽度从三浬扩展至十二浬,由于马六甲海峡最窄处不足二十四浬,两国经过协商达成协议,同意以海峡的中央线为领海分界线。这样,马六甲海峡就成为马来西亚和印尼的领海。
一九七一年十一月,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三国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共同管理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海峡的事务,并组成合作机构负责海峡的航行安全问题。联合声明坚决反对把马六甲海峡“国际化”。在这之后,马来西亚、印尼政府曾一再表示反对马六甲海峡“国际化”,并且主张只能根据无害通过的原则在马六甲海峡中进行国际航行。
但是,海峡沿岸国这一正义立场,却遭到疯狂推行大国霸权主义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敌视和反对。苏联政府于一九七二年三月间,勾结当时的日本佐藤政府,炮制了一个所谓马六甲海峡是“国际海峡”的“正式见解”,妄图以“国际化”为借口把马六甲海峡变成苏联等少数国家舰只任意横行的“私有海峡”。苏联驻新加坡的大使别兹鲁卡夫尼科夫去年十一月底在新加坡的一个集会上,重弹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海峡是“国际水道”的滥调。
苏联策划马六甲海峡“国际化”的阴谋,是从它要建立海上霸权的野心出发的。正是这个超级大国的军舰经常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新加坡《南洋商报》在一篇题为《从马六甲海峡主权之争看苏联在亚洲的企图》的文章中说:“克里姆林宫当局极力发展一支强大的海军,一方面用以恐吓和控制南亚和东南亚诸国”,“另一方面也是想建立海上霸权,作为全球战略的一部分,和美国争天下。”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一九五八年日内瓦海洋法会议上,苏联曾经反对美国提出的“军舰通过领海是一个权利”的主张。而在一九七二年,苏联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变化。它公开鼓吹要在属于领海范围内的马六甲海峡实行“自由通航”。这只能说明,苏联正在步美国的后尘,妄图成为海洋上另一个霸权国家。
苏联为了实现它的侵略野心,甚至还借助老沙皇的亡灵来为它的海上扩张政策效劳。一九七三年九月,苏联政府把特制的花岗石墓碑千里迢迢从苏联运到马来西亚的槟城,为六十年前由于争夺海上霸权而葬身于马六甲海峡槟榔屿海域的沙皇海军树碑立传。马来西亚《星槟日报》在一篇评论中指出,“属于旧沙皇的海军到底有什么值得纪念的地方?这只有苏联人自己明白”。
苏联所谓马六甲海峡“国际化”的阴谋,遭到了沿岸国家的政府和公众舆论的坚决揭露和反对。马来西亚总理拉扎克去年十二月再次强调指出,在马来西亚和印尼之间的马六甲海峡不能被其他国家利用来达到本身的政治和军事目的。他说,马来西亚对马六甲海峡所采取的政策是基于维护十二浬领海权的原则。印尼外长马利克在一九七二年的一次谈话中重申印尼反对马六甲海峡“国际化”。印尼海军参谋长同年四月强调说,任何国家的军舰通过马六甲海峡应当通知印尼或马来西亚。最近一个时期,印尼和马来西亚政府不只一次地对苏、美海军舰只擅自通过马六甲海峡表示遗憾和提出抗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