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6月14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第三世界国家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庇隆总统主张第三世界国家团结一致对付大国的摆布和控制
曼利总理和墨西哥报纸说第三世界决心改变不平等经济关系
拉普拉塔河流域五国外长会议闭幕,通过建立发展基金会等提案
据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电 庇隆总统最近在接见非洲国家驻联合国代表时发表讲话,主张第三世界国家团结一致,共同对付大国的摆布和控制。他说,“分开,我们都是小国,但联合起来,我们就是很强大的力量。”他表示,阿根廷很乐于同非洲国家在政治上以及文化和贸易上保持良好的关系。
据阿根廷《舆论报》五月二十九日报道,从一九七三年五月二十五日以来的一年间,阿根廷同二十三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其中大部分是第三世界的国家。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六月十二日讯 金斯敦消息,据牙买加《搜集者日报》报道,牙买加总理迈克尔·曼利六月十日在一次讲话中主张第三世界国家联合起来改变不平等的国际经济关系。
曼利总理在牙买加首都金斯敦召开的英联邦教育会议上致词指出,当前世界上存在着殖民国家与第三世界之间的不平等关系,这种不平等关系是殖民主义制度遗留下来的。他指出,各种援助计划,殖民国家的“良心”,都未能减少这种不平等关系。“现在,更加现实的解决办法正在通过石油输出国组织、国际铝矾土协会以及第三世界的其他类似组织创造出来”。他说,殖民国家现在已被迫面对这一事实:第三世界是有经济权力的。他谴责殖民国家仇视牙买加在铝土问题上采取的维护主权的措施。他指出,牙买加要求从铝土得到的收益应当同制成品铝的价钱相适应。他说,第三世界国家拒绝接受依附关系,它们已经发现能够表达自己的政治愿望的战略。
新华社墨西哥城一九七四年六月十二日电 墨西哥《国民报》六月十一日发表社论,呼吁第三世界原料生产国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社论在谈到过去国际贸易中由买主而不是由生产国制定原料价格问题时指出,这种奇怪现象之所以存在,原因在于“那些原料的世界性买主是大的工业化强国,还有势力强大的跨国公司”。社论指出,这种由买主确定原料价格的市场体制,是“殖民主义最具体的表现之一”。
社论接着说,“目前,事情在开始发生变化。”在拉丁美洲,“巴拿马、哥斯达黎加和哥伦比亚这三大香蕉生产国已经决定团结起来,自己确定这一商品的价格,以便从中获得有权得到的好处”。
社论强调指出,这种团结,“是当代世界法律、经济和道义变化的另一个重大的标志”。因为“它正好表明有决心的各国人民在联合起来,他们决心维护自己的权利,充分利用自己拥有的资源,而不愿在仅仅能够活命的交易中,以别人强行制定的价格把这些资源送给别人。”
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九七四年六月十二日电 讨论地区经济发展问题的拉普拉塔河流域国家第六次外长会议经过三天讨论后,于六月十二日晚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闭幕。
会议期间,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五国外长讨论并通过了一系列提案,其中包括建立拉普拉塔河流域发展基金会,为促进拉普拉塔河流域发展的研究、规划和工程提供资金;成立一个专家小组来提出要求和建议供有关国家用来实现深水港口现代化或兴建这种港口等。
阿根廷外交部长阿尔贝托·比格内斯在闭幕会议上发表讲话说:“我们美洲这个地区得天独厚,拥有这样多可供开发的资源,因此,各国政府应该尽快地创造相应的条件来使各国人民能够享受他们有权享受的幸福”。
闭幕会议还宣布了拉普拉塔河流域国家第七次外长会议将在玻利维亚举行。


第6版()
专栏:

第三世界国家积极发展民族文教事业
坦桑尼亚办广播班进一步开展成人教育运动 扎伊尔成立全国语言学家协会
喀麦隆在高等教育方面加速实行喀麦隆化政策 巴基斯坦努力培训小学教师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电 坦桑尼亚政府决定,坦桑尼亚电台从一月七日起开办成人教育班,以进一步推动已在全国开展的成人教育运动。
坦桑尼亚成人教育学院院长姆奔达对新华社记者说,成人教育班在初办阶段,专门在坦桑尼亚西北部的姆万扎、马拉、希尼安加和西湖四个专区开办广播班,每周播送两次。
他说,广播班以后将扩大到坦桑尼亚其他专区。政府将提供更多的收音机。
姆奔达解释说,班级是经过特别编排的,以便使成人学生学会读和写,掌握同他们的日常生产活动有关的知识。
坦桑尼亚全国性的扫盲运动是在一九七○年开始的。尼雷尔总统当时宣布,一九七○年为成人教育年。自那时以来,坦桑尼亚全国人民积极参加扫盲运动。到目前为止,全国五百万文盲中已有三百二十万人参加了各种成人教育班。
新华社金沙萨电 扎伊尔国立大学和扎伊尔全国教育学院最近在卢本巴希举办了扎伊尔全国语言学家首次讨论会,会后成立了扎伊尔全国语言学家协会。
据扎伊尔报纸报道,举办这次讨论会和成立全国语言学家协会的目的在于促进扎伊尔语言的发展和使各级学校都学习扎伊尔语言。
扎伊尔共和国总统府的代表,国民教育、文艺和其他有关部门的代表,以及一些高等院校的代表,参加了讨论会。
在讨论会期间,与会者谴责前殖民主义者污蔑扎伊尔民族语言是“低级的、贫乏的和枯燥无味的语言”,却把他们的语言说成是“上帝的语言”等谬论。他们强调指出,扎伊尔的语言是极其丰富的,这种语言必须得到发展。
二月份在卢本巴希大学举办了扎伊尔全国历史学家首次讨论会,会后成立了扎伊尔历史学家协会。这个协会负责培养未来的扎伊尔历史研究员和教师以及负责编写和传播真正的扎伊尔历史。
新华社雅温得电 喀麦隆国民教育部长伯纳德·比迪亚斯·昂贡不久前在主持雅温得大学新校长就职典礼讲话时强调说:“大学象任何机构一样,如果不以真正的民族需要为依据,它就没有任何民族性。”
他还说,在喀麦隆高等教育方面的喀麦隆化政策现在已是不可更改的了,只是必须赋予积极的内容,建立起一所从目标和结构来说都真正是本国的大学。
他接着援引了阿希乔总统去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讲的话:“大学应该根据一种同我们的条件相适应的体制来办,并且应该满足一个发展中国家的需要。”总统还说,外国的技术援助影响社会的道德和文化基础,因此,在所有的国家中,掌握教育已是民族主权的要求。
他说,“正是这样,到目前为止,已经就地培养并且还要培养行政机关和技术部门(主要是农业、土木工程)所需要的中、高级干部以及小学、技术学校和普通中学的教师。”
雅温得大学建立于一九六二年,目前有学生六千名,正、副校长等主要负责人都是由总统任命的喀麦隆人。
新华社拉瓦尔品第电 设在伊斯兰堡的巴基斯坦国民教育学院正在培训小学教师。
来自全国各地的四十五名学员已经在国民教育学院学习。他们将在三个月的学习期间研究一项新的小学课程,准备学完后回到本地区,用新的课程培训当地的小学教师。
为了发展民族教育,巴基斯坦教育当局已经修改小学教科书和课程以清除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影响。


第6版()
专栏:

瑞典首相帕尔梅发表谈话强调
小国团结一致捍卫独立和主权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一九七四年六月十二日电 据南斯拉夫通讯社报道,瑞典首相奥洛夫·帕尔梅六月十一日对南斯拉夫萨格勒布电视台发表谈话说,目前在超级大国拥有强大势力的世界形势下,小国捍卫本国的独立和作为一个主权国家而生存的权利是非常重要的。“为了做到这一点,小国必须团结一致,必须表现出相互声援。”
帕尔梅首相还说,“大国可以轻易地做到维持现状,但是,如果这种现状意味着某个小国不能成为独立的国家,不能实现社会改革的话,那末,这就意味着这种现状是危险的”。他指出,这种情况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都可以看到。
帕尔梅首相在回答瑞典的政策和不结盟政策有什么共同点这一问题时说:“首先,我们的共同点是不结盟,我们同任何一个大国集团都没有关系,其次是我们关心有关不结盟国家的所有问题的国际计划的实施”。


第6版()
专栏:

柬王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
谴责美国将把部分飞机从泰国转移到南朝鲜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六月十三日讯 据柬埔寨通讯社六月十二日报道,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外交部发言人六月九日发表声明,谴责美帝国主义宣布将把F—4型战斗轰炸机从泰国转移到南朝鲜,以便进一步干涉朝鲜的内部事务的行径。
声明说,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和柬埔寨人民完全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一九七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就此事发表的声明。
声明还要求美国立即从南朝鲜撤走其侵略军和停止对朝鲜内部事务的干涉。声明表示,柬埔寨人民完全支持兄弟的朝鲜人民自主和平统一朝鲜的正义斗争。


第6版()
专栏:

“忘掉往事”的说教
杨盈
“忘掉往事,面向未来”,这句动听的言词,不是牧师在教堂里对他的信徒的箴言,而是堂堂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为“支持”发展中国家“争取经济进步”,赠给第三世界的一句格言。
不久前,这位苏联外长在纽约会见墨西哥外长时,提出了这样一个忠告:要发展中国家在起草向联合国提交的《各国经济权利和义务宪章》草案中,不要提“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之间旧的和以往的创伤”,而要“忘掉往事,面向未来”,以便“建立一个大家的权利都受到尊重以及全人类享有和平与正义的新秩序”。按照葛罗米柯的说教,似乎只要第三世界的人民“忘掉往事”,今日的世界就将变成一个“全人类享有”的天堂。
葛罗米柯先生在这里要第三世界国家忘掉的往事,即“发达国家与不发达国家”之间的“以往的创伤”,究竟是什么呢?
说穿了,那就是帝国主义对亚非拉国家的长期殖民奴役;就是帝国主义对亚非拉国家富饶资源的无耻掠夺;就是帝国主义用贵卖贱买吸吮亚非拉人民血汗的罪恶行径。就以拉美的巴拿马运河为例,一个超级大国每年从运河的收入中夺取一亿美元左右,而作为这条运河的主人的巴拿马却只得到一百九十三万美元。正象第三世界国家有些领导人说的:“发展中国家过去几十年来一直是工业发达国家实行自私自利政策的牺牲品”,“我们的过去充满了幻灭和痛苦的回忆”。对于这一切,发展中国家怎么能轻易忘掉呢!
今天,这血泪斑斑的事实果真是象苏修先生们说的那样,已成了可以忘却的往事了吗?
听听第三世界的回答吧。第四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通过的《经济宣言》说得好:“帝国主义仍然是发展中国家解放和进步的最大障碍”,它们采用了“另一种方式”来推行“经济侵略”。辛酸的往事仍然是今天一些国家面临的严酷的现实。就以当今最大的国际剥削者之一的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来说,正是它打着“无私援助”的幌子,对第三世界一些国家进行控制和剥削;是它借着“支持民族解放运动”为名,高价出售武器大发军火财;是它口称“平等互利”,实则进行不等价交换谋求高额利润。例如苏修对印度的掠夺就比过去的老殖民主义毫不逊色。印度《解放》月刊指出:苏修从印度攫取的东西,“就是英国殖民主义者过去搜刮的那些商品”。亚非拉国家的舆论愤怒指责它是“苏联殖民主义”,称它
“同两个世纪前的(俄国)一样”进行对外扩张。真是一点也不过份。
由此人们明白,苏修头目散布“忘掉往事,面向未来”的说教,目的正是为了掩盖他们目前的掠夺,也是为了继续进行未来的更大的掠夺。他们要第三世界国家不要提帝国主义剥削的“以往的创伤”,就是要人们在“人类共享”的幌子下不反对帝国主义超级大国剥削的“今日的创伤”。
列宁在痛斥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者贩卖“人类博爱”的谬论时曾指出:“正象每个有生活经验的人,望见‘善良君子’极‘光滑的’面貌和外表,就能一下子正确地断定他‘大概是个骗子’。”苏修头目们也就是这样一伙骗子。他们以“善良君子”面貌提出的忠告,不过是扼杀第三世界反霸斗争的骗局罢了。


第6版()
专栏:

意大利鲁莫尔政府辞职
新华社罗马一九七四年六月十一日电 以鲁莫尔为总理的意大利政府六月十日晚辞职。这届政府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意大利第三十六届政府。它是在今年三月十四日组成的。
这次政府危机是在意大利经济形势恶化的情况下发生的。今年前四个月意大利对外贸易逆差高达两万七千六百六十亿里拉(约合四十六亿美元),为去年同期的三倍。为了支付巨大的对外贸易逆差,意大利不得不借大量外债。意大利银行行长吉多·卡利最近说,意大利两年来借外债已达一百零五亿美元。与此同时,通货膨胀年率达百分之二十,物价急剧上涨。据报道,今年三月份生活费用指数比一年前上升了百分之十五点五。意大利劳动人民为了抗议垄断资本转嫁危机,近几个月来展开了大规模的罢工斗争,要求保证就业,改善生活和工作条件。
面对这样动荡局势,近一个月来执政党之间围绕着如何应付当前经济困难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争吵,导致了鲁莫尔政府的辞职。


第6版()
专栏:

朴正熙集团加紧镇压南朝鲜人民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六月十三日电 朴正熙集团最近加紧镇压南朝鲜青年学生和民主人士,妄图摆脱严重困境。
据报道,四月三日,南朝鲜青年学生在南朝鲜“全国民主青年学生总联盟”的组织下,掀起了大规模的反对法西斯统治、争取民主权利的斗争以后,朴正熙集团慌忙抛出了所谓“第四号紧急措施”,对南朝鲜青年学生和人民进行残酷的镇压。
最近,朴正熙集团还进一步迫害它从日本绑架到汉城的南朝鲜民主人士金大中。它以金大中在一九六七年和一九七一年“违反”“选举法”为名,六月一日向被软禁的金大中发出“出庭传票”,要他到伪法庭接受“审判”。朝鲜民主法律家协会六月四日发表声明说,朴正熙集团对金大中进行新的迫害,其目的在于从政治舞台上完全清除金大中,威胁和扼杀南朝鲜反对独裁的势力。八个旅日朝鲜侨民组织的人员六月三日晚在东京举行示威,要求拯救金大中,并要朴正熙集团立即释放被捕的南朝鲜青年学生。
据南朝鲜“统一革命党之声”电台报道,朴正熙集团最近还非法逮捕和囚禁了在汉城、大田、全州等地进行反独裁、争民主斗争的南朝鲜统一革命党党员和爱国人士三十多人,并对他们进行野蛮刑讯,企图以“间谍”罪名杀害他们。
朴正熙集团最近还对朝鲜侨民进行迫害和镇压。五月六日,朴正熙集团的汉城“高等法院”以违反“反共法”、“国家安全法”和同“间谍事件”有关等“罪名”,判处旅日朝侨、前北海道大学助教金哲友徒刑。
朴正熙集团对南朝鲜青年学生和民主人士的疯狂迫害和镇压,暴露了它的虚弱和反动本质。这决吓不倒日益觉醒的南朝鲜人民。目前,南朝鲜人民反暴政、争民主和实现祖国自主和平统一的斗争正在深入发展。《民主朝鲜》报最近发表的评论指出:“朴正熙法西斯集团如果企图以加紧残酷镇压来为自己寻找出路,那就只能进一步加速自身的灭亡。”


第6版()
专栏:

反对朴正熙傀儡集团的法西斯统治
南朝鲜驻丹麦伪使馆二秘要求避难
新华社平壤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南朝鲜驻丹麦伪大使馆“二等秘书”金浩林,最近向丹麦当局要求政治避难,反对朴正熙傀儡集团的法西斯统治。报道说,金浩林是在南朝鲜伪“中央情报部”的特务对其进行迫害而“受到生命威胁”的情况下要求政治避难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