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6月11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促成事物转化 达到革命目的
青年工人 张金祥 魏学铭
 什么藤结什么瓜,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从没落奴隶主阶级的代言人孔老二,到地主资产阶级和国际上帝、修、反的代理人林彪,都鼓吹“中庸之道”。林彪胡说什么“中庸之道……合理”,“防止对立超过了限度”,否则“它就会破坏统一”等等。他的这些谬论的实质就是否认事物的质变,反对事物向有利于革命的方面转化,反对新事物代替旧事物,一句话,就是反对革新,反对革命。
毛主席在《矛盾论》中讲得很清楚:“客观事物中矛盾着的诸方面的统一或同一性,本来不是死的、凝固的,而是生动的、有条件的、可变动的、暂时的、相对的东西,一切矛盾都依一定条件向它们的反面转化着。”我们共产党人的任务就在于揭露反动派和形而上学的错误思想,宣传事物本来的辩证法,促成事物的转化,达到革命的目的。比如,大庆工人自力更生建设油田,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个“创造条件”就是促进事物向有利于革命方面转化。现在,一个大庆等于文化大革命前的五个大庆。大寨贫下中农艰苦奋斗,把穷山沟改变成了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也是促进事物向有利于革命方面转化。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的杨子荣怀着“管叫山河换新装”的雄心壮志,只身入虎穴进行战斗,就是为了变革世道,让普天下被压迫的人民得解放。电影《火红的年代》中的钢铁工人,为了打破苏修从经济上“卡”我们的阴谋,大破保守思想,大破洋框框,炼出了过去从没炼过的“争气钢”。这都是促进事物的转化,以达到革命的目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我们厂的生产大发展,锅炉供气满足不了需要,烧锅炉的工人在狠批了“洋奴哲学”、“爬行主义”、“专家治厂”的修正主义路线以后,把两台过去连一个螺丝也不许动的“洋锅炉”改造成为新式锅炉,供气量增加了三倍多,满足了生产发展的需要。这也是促成事物转化的结果。
毛主席说:“新陈代谢是宇宙间普遍的永远不可抵抗的规律。”我们搞革命是干什么?从根本上说,就是要破坏腐朽的旧事物,促进新生事物的产生和发展。不破坏旧的,新生事物就不可能产生和发展壮大,社会就不能前进。拿资本主义来说吧,开始的时候,它是新生的,革命的,到了帝国主义阶段,它就变成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了。帝国主义的历史地位,决定了它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决定了无产阶级必然要通过革命手段去推翻资本主义,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我国人民,在毛主席和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建立了社会主义新中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由被压迫、被奴役的地位,变成了国家的主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摧毁了刘少奇和林彪为头子的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进一步巩固和加强了无产阶级专政,有力地推进了社会主义建设,这是革命辩证法的伟大胜利。林彪用“中庸之道”作武器,攻击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攻击我们反对苏修的斗争,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恶毒地咒骂和妄图扼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这完全是枉费心机。革命的辩证法不可抗拒,历史发展的总趋势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
林彪和孔老二鼓吹“中庸之道”,是为了取消革命的斗争;至于他们反革命,搞倒退,是从来不放松的。孔老二不就是这么干的吗?他上台不久,就捏造罪名,杀死了新兴地主阶级的革新派人士少正卯,堕毁季孙和叔孙的都城,他干的种种坏事,那里是什么“中庸”!林彪也正是在大讲“中庸之道”“合理”的时候,暗地里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林彪、孔老二的所作所为,无情地撕下了“中庸之道”的假面具,赤裸裸地暴露出一副凶恶吃人的狰狞面目!他们鼓吹“中庸之道”,完全是为了欺世骗人,维护反动统治的目的。他们叫嚷“不偏不倚”、“用其中”,但他们做的是“又偏又倚”,从来不“用其中”。他们一直“偏”在反动派那一边,从来也没“倚”过劳动人民。他们对于剥削、压迫劳动人民,搞复辟,从来也没有什么“限度”。
唯物辩证法是我们党的基本路线的哲学基础。只有用对立统一规律来观察社会主义社会,才能认识“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林彪用“中庸之道”反对革命的辩证法,就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我们一定要坚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让无产阶级专政更加巩固,让我们的社会主义铁打江山永不变色。


第3版()
专栏:

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有矛盾
老工人 王端芝 青年工人 段煜东
唯物辩证法坚持矛盾的客观性和普遍性,认为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有矛盾。矛盾规律不是谁臆造出来的,而是客观事物固有的。毛主席在《矛盾论》中指出:“事物矛盾的法则,即对立统一的法则,是自然和社会的根本法则,因而也是思维的根本法则。它是和形而上学的宇宙观相反的。”林彪、孔老二鼓吹“中庸之道”,胡说什么“中庸”是一种最高的“德”,专讲什么“和”,就是不讲“斗”,不讲矛盾。在他们看来,干什么都要“执其两端用其中”,要“无过无不及”,这就从根本上否认了一切事物自身中存在着的矛盾,否认了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性。他们认为什么事物都不变化,“天不变,道亦不变”,要保持常态,稳定旧质,使一种事物永远不变地、永恒地存在下去。“中庸之道”毒就毒在这里。这是变着法儿否认社会矛盾,取消阶级斗争,妄想保持旧事物,维护旧制度,反对新生事物,反对社会发展。
事实上,矛盾存在于事物发展的一切过程中,又贯串于一切过程的始终。矛盾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就拿阶级矛盾来说,从人类社会进入阶级社会就产生了,直到现在的社会主义社会,始终存在着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在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化的时代,奴隶们起来造反,新兴的地主阶级要求社会变革,社会上的各种阶级矛盾很尖锐,可是孔老二却到处宣扬“中庸之道”,要奴隶遵从周礼,按“仁”办事,抹煞客观存在的阶级矛盾,实际上是不准奴隶起来造反。我们厂原先叫“仁立毛呢纺织厂”,资本家打着“仁”的幌子,也宣扬“中庸之道”那一套,甚至在孔老二生日那一天还给工人放假,以显示他们的“仁慈”。其实,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矛盾是掩盖不了的,“仁立”厂根本不是靠什么“仁”立起来的,而是靠压榨工人立起来的,用工人的血汗立起来的。从建厂到公私合营共二十三年,资本家靠剥削得到的资本就增加了三十倍,而且由一个厂发展到几个厂。其中一个资本家,平时口口声声讲“中庸”,连他的名字也叫“学礼”,可是打骂工人他却最狠。工人反抗他们的压迫,他们就开除、记过,要不就勾结反动警察来抓工人。工人们就起来跟他们斗争,搞罢工等活动,斗争一直没停过。这些铁的事实,是对否认矛盾、掩盖矛盾的“中庸之道”的有力批判。
一切行将灭亡的反动派都极力反对矛盾斗争规律,宣扬形而上学的反动哲学。这是由他们的反动阶级本性决定的。孔老二是没落奴隶主阶级的代表,他为了维护奴隶主贵族的统治,把“中庸之道”作为道德标准,要奴隶遵守“中”、“和”,克制自己,服从奴隶制的规矩。在孔老二看来,奴隶社会是完美无缺、永恒不变的。他胡说什么奴隶社会里出现的种种矛盾和斗争,是由于“德之不修”,“民德”不“厚”,是由于“小人”“犯上作乱”而造成的。真是反动透顶!林彪代表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和国际上帝、修、反,妄图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大肆贩卖“中庸之道”,否认社会主义社会存在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否认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的矛盾,诬蔑我们党内历次路线斗争是“制造矛盾”,攻击我们反对苏修的斗争是“做绝了”。这是他反马克思主义、反革命嘴脸的大暴露。
一定的哲学思想,总是为一定的阶级利益服务的。“中庸之道”就是在奴隶制社会向封建制社会转化的时候,孔老二为了坚持复辟、倒退的政治路线而提出的反动哲学。林彪为了推行其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叫嚷什么“中庸之道”是“辩证思想”,这是向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猖狂进攻,是对唯物辩证法的恶毒诬蔑。我们必须把这些谬论批深批透。


第3版()
专栏:

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
——学习《哥达纲领批判》
上海钟表元件厂四车间 拍槽下小组
马克思在批判哥达纲领时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革命导师在这里强调了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只能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这是马克思总结他全部革命学说得出的明确结论。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坚持还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这是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斗争的焦点。一切反动派都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所有的机会主义者也都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使用超阶级的“民主”、“自由”的口号来美化资产阶级专政,否定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哥达纲领的要害。马克思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个纲领既没谈到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也没谈到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国家制度。”整个纲领“尽管满是民主的喧嚣,却彻头彻尾地感染了拉萨尔派的对国家的忠顺信仰”。
我们工人最热爱无产阶级专政,最懂得没有革命政权的痛苦,也最清楚如果我们的政权变了颜色,劳动人民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重回到苦难的深渊。在旧社会,地主资产阶级为什么能残酷地压迫和剥削工人、农民?还不是因为他们手中掌握了“印把子”、“刀把子”!那时候,政权不在我们劳动人民手里,资本家勾结反动政府镇压工人罢工是家常便饭。我们小组有位老工人,解放前十三岁就给资本家当佣人。每天睡觉的时候,资本家在她脖子上拴根绳子,为的是叫她一夜几次准时抱老板的小孩去喂奶。一年冬天,她三岁的妹妹因为冻饿而死,父亲在夜里冒着风雪来叫她,老板却不准她离开一步。她爷爷在家乡惨遭地主迫害,爸爸积劳成疾,经常大口吐血,失业在家里。有病无钱治,家无一粒米。在万恶的旧社会,根本没有什么劳动人民的民主和自由,反动统治阶级也从来不会对我们施行“仁政”和“德治”。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我们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被孔老二、林彪污蔑为“下愚”的劳动人民,当上国家的主人,掌握了国家的命运,大地任我们来安排,山河由我们去装点。我们工人的亲身经历清楚地证明:无产阶级专政是我们的护身法宝,她好比粟米布帛一样,是一刻也离不开的东西。
然而,叛徒、卖国贼林彪对我国无产阶级专政怕得要死,他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扯起孔老二“克己复礼”的黑旗,疯狂地咒骂我国无产阶级专政是
“独裁”,是“暴政”,狂吠什么“恃德者昌,恃力者亡”。他这样恶毒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是不是不要专政了呢?不,绝不是。别看他“仁慈”喊得震天响,屠刀却磨得雪亮。林彪宣扬什么“以仁爱之心待人之忠”,但他却在背地里炮制《“571工程”纪要》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妄图篡党夺权,谋害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他所“恃”的“德”,就是要“兴”被中国人民推翻了的半殖民半封建的旧中国;“继”地主资产阶级压迫剥削劳动人民的“绝世”;“举”牛鬼蛇神包括已被打倒的汉奸卖国贼这帮“逸民”。林彪的“克己复礼”就是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用地主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代替无产阶级专政。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林彪越是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就越是要团结起来,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只有这样,才能保卫住社会主义的江山,使社会主义祖国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引下胜利前进。
当前,围绕着肯定还是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支持还是反对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所展开的斗争,实质上就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还是复辟倒退的问题,是巩固还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当年,革命导师马克思以反潮流的革命精神,对哥达纲领逐条地批判,迎头痛击了右倾倒退的机会主义路线,发展了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今天,我们要以革命导师为光辉榜样,努力掌握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锐利武器,紧紧抓住林彪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这个要害问题,反复地深入地批判林彪“克己复礼”的反动纲领,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第3版()
专栏:

坚持斗争 不断前进
老工人 王怡柱 干部 张载菊 徐桂枝
两千多年前,孔老二大肆宣扬“中庸之道”,妄想取消革命,把奴隶反对奴隶主的斗争和新兴地主阶级实行的社会变革一笔勾销。叛徒、卖国贼林彪也搬来孔老二那一套,拿“中庸之道”这个破烂货来反对马克思主义对修正主义、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鼓吹“两斗皆仇,两和皆友”的反动谬论。历代的反动统治阶级都是用“中庸之道”来欺骗我们劳动人民的,我们一定要彻底批判它!
马克思主义哲学告诉我们:有矛盾,就有斗争,矛盾双方的斗争性是无条件的、绝对的,同一性是有条件的、相对的。“斗争性即寓于同一性之中,没有斗争性就没有同一性。”矛盾着的对立面又统一、又斗争,推动着事物的发展。任何一个具体事物,对立双方斗争的结果,只能是一方战胜另一方。矛盾对立的双方没有调和的余地。一切新生事物都是在斗争中产生,在斗争中发展壮大的;一切腐朽的东西也都是通过反复斗争才会灭亡的。在阶级社会里,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对立的阶级是绝对“和”不起来的。就拿我们工人阶级跟资产阶级来说吧,从来也没“和”过。资本家就是成天琢磨怎样剥削、压迫工人,他们肩不动,膀不摇,工厂越开越多,生活越过越阔,而我们工人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下班还要去拉“胶皮车”,就是这样,还挨饿受冻。我们工人不起来反抗斗争,能行吗?绝对不行!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不搞阶级斗争也是不行的。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人还在,心不死,时时刻刻在捣乱。我们要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就要时刻同他们斗。我们厂条染车间是在文化大革命后新建的,工人和干部都是从各车间调来的,有的人认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取得伟大胜利,现在要好好把生产搞上去,忽视了抓阶级斗争。阶级敌人却乘机散布资产阶级思想,破坏生产。这个车间的党支部针对这种情况,带领职工认真学习《矛盾论》、《共产党宣言》和党的基本路线,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锐利武器,狠批林彪鼓吹的“中庸之道”,提高了广大职工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打击了阶级敌人,推动了革命和生产。
通过斗争赢得了胜利,胜利后又有新的斗争,革命在不断发展,斗争永远不会停息。否认了矛盾斗争的绝对性,就否认了唯物辩证法。“中庸之道”反对革命斗争,是地地道道的骗人之道。
林彪贩卖孔丘的“中庸之道”,疯狂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他妄想叫我们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忘记阶级仇、民族恨,忘记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时时刻刻准备复辟,忘记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进行侵略和颠覆的危险,不要同他们斗,而要同他们讲“和”。这就是不准我们继续革命,叫我们向国内外阶级敌人妥协、投降。这是痴心妄想!
“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我们一定要掌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锐利武器,彻底批判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和他宣扬的反动的“中庸之道”,向一切阴谋复辟的阶级敌人展开斗争,同修正主义斗,同错误思想斗,坚持革命,不断前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