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4月10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第三世界有权拥有和开发自己的天然资源
布迈丁主席强调决心实现真正的经济解放不让超级大国吞噬
恩古瓦比总统重申支持布迈丁主席召开联大特别会议的倡议
新华社伦敦一九七四年四月九日电 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主席兼总理布迈丁在单独接见《泰晤士报》记者时说:“第三世界有权拥有和开发自己的天然资源。这就包含着有权把那些控制在外国人手里的天然资源收归国有,对外国投资严加监督。”
布迈丁主席的谈话刊载在四月九日的《泰晤士报》上。
布迈丁主席对《泰晤士报》记者说:“取得我们这个运动的成员资格只需要具备两个条件,即:一个国家不得设有外国军事基地或参加国际军事组织。尽管我们各成员国之间在种族、文化、社会、政治和经济方面有着巨大差别,但是它们团结一致,决心不让自己被两个超级大国之中的任何一个所吞噬,决心实现真正的经济解放。”
他说:“不结盟国家要求富国和穷国之间的国际经济关系有一个更公正的制度,以平等而不是以剥削为基础。我们准备为实现这一点而战斗,正如在不是很久以前我们之中的绝大多数国家曾经不得不为争取政治独立而战斗过。
“去年九月召开的阿尔及尔最高级会议一致同意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重新制订我们的对外经济政策;不仅涉及对富国的政策,而且也涉及彼此之间以及对国际经济组织的政策。
“这些措施将会使我们同富国的关系发生剧烈的变化,因为我们终于懂得只有通过显示我们的力量,它们才会懂得我们谈话是算数的。”
布迈丁主席说:“真正的经济解放的实质,就在于拥有和控制原料以及具有战略意义的经济部门。我想你们很快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不结盟国家采取行动来结束几世纪来富裕世界的掠夺。
“石油的例子已经证明我们能使经济力量的对比变得有利于我们。而且我们已经同意要在最近的将来设立几个其他原料的组织,尽管这需要花费金钱、时间和精力。”
布迈丁说:“你们势必会看到绝大多数不结盟国家越来越不甘心于只是一味出口未经加工的原料。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之中的许多国家将非常乐于通过在我们自己的国家里加工这些原料来帮助你们解决你们的环境污染问题。阿尔及利亚打算逐步取消原油出口,只向国外销售加过工的石油产品。”
布迈丁主席阐述了第四次不结盟国家和政府首脑阿尔及尔会议通过的经济纲领,并且说,所有不结盟国家都希望它们同发达国家的关系“能以合作和正义为基础。但是,对于从两个超级大国或从他们的缓和能够期望得到什么,我们却不抱多大的幻想。”
新华社布拉柴维尔一九七四年四月九日电 据刚果新闻社报道,恩古瓦比总统四月六日在刚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一次例会的闭幕词中,重申刚果完全支持布迈丁主席关于召开研究原料和发展问题的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的倡议。
恩古瓦比总统说,在联大第六届特别会议上,第三世界国家应该高度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因为在石油方面已取得的东西,在其他原料方面也必须取得。
恩古瓦比总统说:“我们应该团结起来,提高原料价格,直至帝国主义国家不得不把我们向它们所购买的装备的价格恢复到合理的水平,而这种装备往往是用我们的原料制造的。”
据新华社摩加迪沙一九七四年四月八日电 索马里《十月之星报》四月七日发表文章,揭露一些富国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剥削。
文章指出:“发展中国家取得政治独立之后,仍然遭受着经济掠夺,从而政治独立也是不完全的,因为政治独立和经济独立是互相联系的。”
文章说:“工业化的国家以非常低的价格从发展中国家购买原料,随后把它们的工业产品以极不合理的价格卖给这些发展中国家。这就使富国越来越富,而穷国越来越穷。这就是贸易剥削。”
文章说,讨论原料和发展问题的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是宝贵的机会,我们应该努力利用这一机会并取得胜利”。


第5版()
专栏:

挪威《阶级斗争》报发表文章揭露
苏修通过“经互会”剥削东欧国家
据新华社斯德哥尔摩一九七四年四月八日电 奥斯陆消息:挪威工人共产党(马列)机关报《阶级斗争》最近发表一篇文章,揭露苏联社会帝国主义通过“经互会”对东欧国家进行经济盘剥。
文章说:“‘经互会’实际上已经变成了苏联在经济上束缚东欧的工具。苏联把不合理的贸易条件强加给其他成员国。苏联试图操纵‘经互会’国家的工业生产,以便把盈利最大和技术最发达的工业设在苏联本土。”
文章揭露说:“单凭不合理的贸易条件这一条,便可以使人们把‘经互会’成员国同苏联的关系与殖民地同帝国主义宗主国的关系相比拟。”文章说,苏联所谓的“社会主义分工”实际上是要“经互会”其他成员国家集中发展那些不需要多少技术的部门。“社会主义分工”的结果是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遭到破坏,而使它们增加对苏联经济的依赖。


第5版()
专栏:

苏修再次狂妄鼓吹海洋霸权主义
进一步暴露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坚持掠夺别国资源的狰狞面目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四月九日讯 新华社记者报道:苏修在最近刚出版的《海运》杂志第三期上抛出“法学博士”莫洛德佐夫题为《世界海洋问题》的一篇谈话,猖狂攻击广大发展中国家捍卫领海主权和维护沿海资源的正义立场,再次暴露了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坚持推行海洋霸权和掠夺别国资源的狰狞面目。
近几年,广大中小国家反对超级大国海洋霸权的斗争日益蓬勃发展,目前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主张二百浬领海范围、承袭海、专有经济区或捕鱼区的国家已达八十多个,这使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越来越惶恐不安。《海运》杂志抛出的这篇谈话气急败坏地叫嚷:“苏联反对某些国家提出的把领海扩大到二百浬的要求。如果把这种要求作为国际准则予以承认,则总面积为三亿六千一百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就会有一亿四千四百万平方公里面积属于沿海国家的主权,也就是说,有百分之四十的世界海面禁止自由航行”;苏联“提出用条约形式固定十二浬宽度的建议”,“不允许把领海扩大到十二浬以外”;“个别国家不等国际会议作出决定,片面地扩大自己的主权范围、即将自己的领海扩展到十二浬以外的企图,使得问题复杂化了”。众所周知,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一个国际公认的统一的领海宽度,所有国家的领海宽度都是由各国自行确定的。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妄图发号施令,把别国的领海限制在十二浬以内,反对别国采取保障领海主权的合理措施,无非企图使它的军舰可以在海洋上到处乱窜,侵犯别国主权和威胁别国安全,使它的捕鱼船队和所谓考察船可以在别国的沿海肆意掠夺海洋资源。
这篇谈话鼓吹在别国领海内的海峡可以“自由通行”,说什么“关于联系一部分公海和作为国际航线的海峡,各国船只和飞机可以自由通行的原则已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证明是可行的”。谈话对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海峡沿岸国要求在自己的领海范围内行使主权、反对超级大国的军舰和飞机横冲直闯的呼声甚为恼怒,指责这些国家“表示出了一种露骨的倾向,想在规定外国船只所谓‘和平经过’国际海峡法的幌子下重新提出已被历史所唾弃的由沿岸国充当重要海道的‘守护人’并在那里为所欲为的要求”,攻击这是“想控制海峡和取消这些地方的航行自由”的“极端主义的要求”。谁都明白,属于沿岸国领海范围内的海峡,即使经常用于国际航行,也不能因此改变它的领海地位而成为公海。这篇谈话所以鼓吹不管是军用的或非军用的船只和飞机可以“自由通行”别国的海峡,说穿了就是要把属于沿岸国领海范围内的海峡当成公海来使用,以便让苏修的军舰和飞机可以任意往来,威胁他国的和平与安全。
苏修的这篇谈话企图否认“苏联渔船掠夺属于穷国的渔业资源”,胡说什么“苏联远洋渔船是完全根据国际法准则和捕鱼章程在公海各区域捕鱼的”,苏联“过去和现在一直无私地援助许多发展中国家发展渔业。”但是谎言掩盖不住事实。现在苏联的渔船队遍及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阿拉伯海和世界其他水域。苏联的渔船常常到巴基斯坦、墨西哥、秘鲁等许多国家附近的海域去掠夺那里的渔业资源。据有关资料,在非洲西部近海,大部分鱼获量是为超级大国所捕捞;苏联一九六八年在这个海区的鱼获量就比一九六七年增加了一倍以上,相当于该地区十一个沿海国总鱼获量的百分之四十五。有些地区的近海渔业资源,由于遭到这种肆意掠夺,出现严重衰退甚至枯竭的现象。据苏联公布的材料,近十年来苏联每年远洋捕鱼量占它的总捕鱼量的四分之三,一九七○年甚至达到百分之八十六以上。
《海运》杂志的这篇谈话还诽谤中国支持发展中国家维护领海主权和沿海资源的严正立场,说中国
“外交代表力图废除现行的国际海洋法准则,而代之以规定在海洋上
‘每个国家拥有规定自己的领水区界和管辖权区界的主权’的新法规”,“中国驻联合国的代表和中国报刊想充当第三世界国家利益的保卫者”,“炮制所谓苏联渔船‘掠夺属于穷国的渔业资源’的问题”,等等。苏修辩护士这些无聊的攻击只能更加暴露苏修推行霸权主义的真面目。
十分清楚,苏修要维护的所谓“国际海洋法准则”,实际上是帝国主义的海洋霸权。广大发展中国家要求制定保障各国领海主权和反对海洋霸权主义的新的海洋法制度完全是正当、合理的,苏修掠夺别国的渔业资源当然要遭到人家的反对。你们恼羞成怒的反华叫嚣,丝毫也无损于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决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侵略、欺侮、控制及掠夺的正义立场。


第5版()
专栏:

亚非拉地区的矿产资源
亚非拉地区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矿产种类多,储量大,有许多矿藏还没有被完全探明,已探明的也还没有被充分开发,已开发的则大部分被超级大国所掠夺。
亚非拉地区蕴藏量很大的矿产资源,已知道的有石油、铁、铜、锡、锰、镍、钨、铅、锌、铝矾土、铬、钴、金、银、铀、钻石等。已经开采的各种金属矿产,在全世界具有重要地位。亚非拉广大地区主要矿产分布如下:
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扎伊尔、玻利维亚。
金:菲律宾、印度、斐济、加纳、加蓬、扎伊尔、津巴布韦、阿扎尼亚、墨西哥、厄瓜多尔、尼加拉瓜、智利、巴西、哥伦比亚。
银:阿扎尼亚、墨西哥、秘鲁、玻利维亚、洪都拉斯。
铜:菲律宾、塞浦路斯、赞比亚、扎伊尔、阿扎尼亚、智利、秘鲁。
铬:土耳其、菲律宾、伊朗、印度、津巴布韦、阿扎尼亚。
锰:印度、加蓬、阿扎尼亚、加纳、扎伊尔、巴西。
铁:马来西亚、印度、毛里塔尼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安哥拉、阿扎尼亚、委内瑞拉、巴西、智利、秘鲁。
铅:伊朗、摩洛哥、突尼斯、纳米比亚、赞比亚、玻利维亚、巴西、墨西哥、秘鲁、阿根廷。
锌:伊朗、土耳其、阿尔及利亚、摩洛哥、扎伊尔、赞比亚、纳米比亚、墨西哥、秘鲁、阿根廷、玻利维亚。
钨:泰国、缅甸、卢旺达、扎伊尔、玻利维亚、巴西、墨西哥。
镍:印度尼西亚、新喀里多尼亚群岛(太平洋法国殖民地)、阿扎尼亚、津巴布韦、巴西。
钴:摩洛哥。
铝矾土:马来西亚、印度、印度尼西亚、几内亚、加纳、牙买加、苏里南、圭亚那、多米尼加、海地、巴西。
磷酸盐:瑙鲁、约旦、土耳其、埃及、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多哥、塞内加尔。
锑:泰国、土耳其、阿扎尼亚、玻利维亚、墨西哥。
铀:扎伊尔、加蓬、马尔加什。
钻石:扎伊尔、阿扎尼亚、安哥拉、刚果、加纳、纳米比亚、塞拉利昂、坦桑尼亚、中非共和国、利比里亚、委内瑞拉。
水银:菲律宾、土耳其、墨西哥、秘鲁。
钒:阿扎尼亚、纳米比亚。
硫磺:土耳其、塞浦路斯、阿扎尼亚、墨西哥。
石棉:塞浦路斯、津巴布韦、阿扎尼亚、巴西。
菱镁矿:印度、土耳其、阿扎尼亚、津巴布韦、巴西。
辉钼矿:菲律宾、秘鲁、墨西哥。


第5版()
专栏:

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
联合国大会于今年四月九日在纽约举行第六届特别会议,讨论原料和发展问题。
这次会议是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革命委员会主席兼政府总理布迈丁,于今年一月三十日以第四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执行主席的名义,写信给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建议召开的。布迈丁主席这一建议,体现了第三世界国家反对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维护民族独立、捍卫国家主权和保护民族资源、发展民族经济的意愿,得到了许多国家的响应和支持。到目前为止已有一百多个国家赞同这一建议。
中国政府积极支持布迈丁主席的建议,已派代表团出席这次特别会议。


第5版()
专栏:

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
根据联合国大会议事规则规定,经安全理事会请求,或经会员国过半数的请求,或经一个会员国的请求而为过半数会员国所同意,都可以召开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又规定,经安全理事会根据任何九个理事国的可决票提出请求,可以在二十四小时内召开紧急特别会议。
联合国成立以来举行过五届特别会议:第一届特别会议于一九四七年四月至五月召开,讨论巴勒斯坦问题。第二届特别会议于一九四八年四月至五月召开,讨论巴勒斯坦问题。第三届特别会议于一九六一年八月召开,讨论突尼斯的安全和法国军队从突尼斯基地撤出问题。第四届特别会议于一九六三年五月至六月召开,讨论联合国财政问题。第五届特别会议于一九六七年四月至五月召开,讨论纳米比亚(西南非洲)问题和美苏勾结建立的所谓“联合国部队”的经费问题。


第5版()
专栏:

亚非拉地区的经济作物
亚非拉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农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位置,它们生产的经济作物,在世界同类经济作物的总产量中占的比例很大,至于各种热带、亚热带作物,则是赤道附近国家的特产。
过去在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统治下,亚非拉许多国家以种植一种或数种经济作物为主,成了帝国主义的原料产地和商品推销市场。许多亚非拉国家独立以后,积极发展粮食和其他作物,争取逐步改变“单一经济”状态。
亚非拉广大地区主要经济作物分布情况如下:
棉花:一九七○年世界棉花总产量为一千一百五十多万吨,其中亚非拉的产量占百分之五十八。主要生产国有: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伊朗、叙利亚、埃及、苏丹、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阿根廷等。埃及、苏丹的棉花纤维长、质量好。
天然橡胶:一九七○年世界天然橡胶总产量为二百八十九万五千吨,百分之八十五产于东南亚各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斯里兰卡是主要生产国,柬埔寨也盛产橡胶。另外还有利比里亚、尼日利亚等。
麻类:亚洲的黄麻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百分之八十,南亚地区是重要黄麻产地。坦桑尼亚的剑麻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百分之六十。墨西哥和巴西也是主要剑麻生产国。马尼拉麻的原产地是菲律宾。
花生、芝麻、大豆:一九七○年世界花生产量为一千七百六十多万吨,百分之九十以上产在亚非拉地区。印度、缅甸、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巴西、阿根廷等是世界主要的花生出产国。冈比亚的花生出口值占其出口总值的百分之九十以上。亚洲各国生产的芝麻占世界总产量的百分之四十五,其中大部产在南亚。巴西等是重要大豆生产国。
棕榈油和棕榈仁:一九七○年的世界产量分别为一百七十九万吨和一百一十七万吨,其中非洲产量分别为百分之六十和百分之七十。主要生产国有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扎伊尔、达荷美、加纳、喀麦隆、塞拉利昂等。
可可、咖啡:一九七○年世界可可产量为一百四十六万多吨,非洲产量占百分之七十三,拉丁美洲占百分之十八。加纳、尼日利亚、象牙海岸、喀麦隆,巴西、厄瓜多尔等是主要可可生产国。一九七○年世界咖啡产量约为四百万吨,拉丁美洲产量占百分之六十,其中大部分产于巴西和哥伦比亚;非洲产量占百分之三十,埃塞俄比亚、象牙海岸、安哥拉、乌干达等是主要产地。
茶叶:一九七○年世界产量为一百零九万八千吨,百分之八十产于亚洲,印度和斯里兰卡等是主要产茶国家。
甘蔗:甘蔗的产地分布较广,拉丁美洲、东南亚、南亚和非洲的许多国家都有种植。拉丁美洲的甘蔗产量占世界产量百分之六十以上。南亚各国的甘蔗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百分之二十。
香蕉:香蕉是亚非拉地区普遍种植的水果作物。中、南美洲一些国家是香蕉的主要产地。巴拿马、哥伦比亚、厄瓜多尔、洪都拉斯、危地马拉等是重要香蕉生产国。


第5版()
专栏:

发展中国家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国民生产总值比较
资本主义国家把一定时期内一个国家生产的商品和劳务的总值称为国民生产总值,用来衡量这个国家的整个经济状况,而把各国国民生产总值按其人口平均计算所得的数字,用来衡量各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但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各个阶级生活水平贫富悬殊,相差极大,所以这种按人口平均所得的数字不能反映劳动人民的贫困状况,有很大的虚假性。
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由于长期遭受帝国主义的压迫、剥削和掠夺,它们的国民生产总值和按人口平均计算的数字,都大大低于两个超级大国和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
据西方刊物报道,一九七二年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共计四万亿美元,其中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占百分之四十二点七(美国占百分之二十八点二,苏联占百分之十四点五),西欧、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占百分之三十六点三,而广大的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一共只占百分之十五点五。
据联合国统计,从一九六○年到一九七○年的十一年中间,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按人口平均计算从一千三百六十美元增加到二千七百七十五美元,增加了一倍多,而发展中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按人口平均计算只从一百三十美元增加到二百一十美元。这两个数字,充分说明了发展中国家由于遭受剥削和掠夺而造成的贫困状况,及它们同超级大国之间的贫富对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