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4月10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只上过三年学的解放军某部战士张学林
反复学习党的基本路线 五次批判“克己复礼”
北京卫戍区某部六连战士张学林同志,只上过三年学,文化程度不高。在批林批孔运动中,他满怀无产阶级义愤,知难而进,努力学习,积极参加斗争。他反复学习党的基本路线,学习毛主席、党中央的指示和有关批林批孔的文件,五次批判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每次都有新的认识,一次比一次深刻。下面是他五次批判“克己复礼”的发言摘要。
林彪是孔老二的忠实信徒
叛徒、卖国贼林彪和他的死党,从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九日到一九七○年元旦,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写了四条“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的条幅,这是他迫不及待地要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狼子野心的大暴露。
林彪的“克己复礼”这一套把戏,是从孔老二那里搬来的。春秋末期,没落奴隶主阶级的忠实走狗孔老二,为了挽救奴隶制的灭亡,提出了“克己复礼”的反动纲领,妄想开历史倒车,恢复所谓“周礼”,也就是要复辟奴隶制。两千多年后,林彪把孔老二“克己复礼”这一套又搬了出来,作为他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纲领。林彪为了“复礼”,还宣扬孔老二的许多反动谬论。他的反动的世界观、反革命的手段,有许多也是从孔老二那里学来的。比如:孔老二自吹是“生而知之”的“上智”,林彪也自吹是“生而知之”的“天才”;孔老二聚徒讲学,纠集反动力量,向革新势力反攻倒算,林彪也结党营私,拼凑大、小反革命“舰队”,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孔老二是一个十足的“巧伪人”,林彪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的反革命两面派。两个恶鬼,一样丑态。他们念的都是“复辟经”,挥的都是杀人刀,做的都是变天梦。由此可见,林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忠实信徒。
“复礼”就是复辟
党的基本路线指出,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就是阴谋复辟资本主义。
“复礼”就是复辟。孔老二是这么干的,林彪也是这么干的。
春秋末期,我国奴隶制向封建制变革,旧的奴隶制度快要完蛋了。这时,孔老二站在没落奴隶主贵族的立场上,提出了“克己复礼”的反动纲领,到处兜售“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的反动主张,妄图把灭亡了的奴隶制国家复兴起来,把断绝了世袭地位的贵族“世家”接续下去,把没落的旧贵族人士重新扶上台。他纠集反动势力,向新兴力量进行反扑,堕毁了季孙、叔孙的都城,杀害革新派人士少正卯。
今天,我国人民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胜利,取得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全国各族人民空前团结,无产阶级专政更加巩固,祖国大地欣欣向荣,形势一片大好。在这个时候,站在地主资产阶级立场上的叛徒、卖国贼林彪,对大好形势恨得要死,怕得要命。他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也要“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要把中国重新拉回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老路,要“继”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的“绝世”,要把被打倒的地、富、反、坏、右和一切牛鬼蛇神重新扶上台。他甚至丧心病狂地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妄图谋害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另立中央。列宁指出:“什么叫做复辟?复辟就是国家政权落到旧制度的政治代表手里”。林彪的所做所为,充分证明他是一个开历史倒车、阴谋复辟倒退的反动派。
林彪和孔老二虽然相隔两千多年,所处的时代不同,但是他们的反动阶级本质却是一个样。孔老二代表了没落的奴隶主阶级,林彪代表了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他们反对社会变革,反对新生事物,搞复辟倒退,走的都是回头路。孔老二要回到奴隶制社会,林彪要回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他们的反动思想也是一脉相承的。
“克己”是手段,复辟是目的
一切反动派要反对革命,阴谋复辟,总是用反革命的两手向革命阶级进攻。在他们没有得势之前,用“克己”的手段,准备“复礼”、复辟;在他们认为时机到来的时候,就公开地张开血口吃人。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阶级敌人搞复辟的手段,更加阴险,更加狡猾。这就是阶级斗争复杂性的一个表现。
孔老二的“克己复礼”,是他搞复辟的反动纲领。他要奴隶们“克己”,不要造反,听任奴隶主阶级的压迫;他要新兴地主阶级“克己”,约束自己的行动,不要打乱奴隶制的典章制度;他自己“克己”,不惜“忍辱负重”,去见奴隶起义的领袖——柳下跖,妄图说服柳下跖“归顺”。可是,他一上台就变了鬼脸,不仅杀了革新派人士少正卯,还把尸体曝晒三天。这多么恶毒啊!反革命两面派林彪,继承了孔老二这一套。他乔装打扮,大喊大叫“高举”、“紧跟”,暗地里却告诫他的死党在时机还不成熟的时候,要“克己”,“勉从虎穴暂栖身”,不能“小不忍”而乱了复辟资本主义的“大谋”。一旦他认为时机已经到来,就“破釜沉舟”,露出了杀机,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林彪和孔老二的“克己”都是手段,根本的目的是要复辟。
搞复辟决没有好下场
历史要发展,社会要前进。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谁阻挡,谁就要垮台,就要灭亡。
毛主席指出:“凡属倒退行为,结果都和主持者的原来的愿望相反。古今中外,没有例外。”孔老二为了“克己复礼”,阴谋复辟奴隶制,奔跑了一辈子,结果是到处碰壁,挨骂,被困,有时连饭都混不上,“累累若丧家之狗”,最后带着花岗岩脑袋死去了。独夫民贼蒋介石,残酷地屠杀革命人民,妄图阻挡人民革命的洪流,结果被全国人民打得头破血流,逃到了一群海岛上,苟延残喘。叛徒、卖国贼林彪的下场并不比他的祖师爷好些。他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梦想当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儿皇帝”;阴谋败露后,“天马行空”,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的沙丘上,落了个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的可耻下场。一切倒行逆施,开历史倒车的反动家伙,都没有好下场。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人民是要革命的。不革命,社会就不能前进,历史就不能发展。林彪一伙妄图开历史倒车,劳动人民是不会答应的。旧社会,我家祖祖辈辈给地主扛长活,不仅拿不到工钱,反而欠下了地主好多债。因为还不起债,他们就把我爷爷关进牢房。没办法,只好将家里的东西都卖光了还债,把我爷爷救了出来,可是我爷爷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没几天就死了。解放后,在毛主席领导下,我们才过上了好日子,可是林彪却要让我们回到旧社会去,叫我们吃二遍苦,我们坚决不答应。谁妄想复辟,我们就和他斗到底。
反复辟是长期的战斗任务
党的基本路线告诉我们: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存在着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进行颠覆和侵略的威胁。要认识这种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阶级斗争的历史和我们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都证明了这点。只要阶级斗争存在,复辟和反复辟的斗争就不会停止。新中国成立以后,社会上的阶级敌人的破坏和捣乱从来没有停止过,党内机会主义路线的头子的破坏和捣乱也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们粉碎了高饶反党集团,彭德怀跳出来了;批判了彭德怀,刘少奇跳了出来;打倒了刘少奇,林彪又跳出来。林彪虽然死了,他的流毒还没有肃清,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还将长期存在。中外反动派都在攻击我们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妄想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我们必须提高警惕,粉碎他们的复辟阴谋。
阶级斗争的事实证明,阶级敌人由于他们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他们时刻都在梦想着恢复他们已经失去的“天堂”。我连岳喜新同志的家乡,就有一个地主,在快死的时候,还告诉他的儿子,那些房是他家的,那些地是他家的,还说大队牛棚里的牛槽下边埋着他的地契和手枪。事实告诉我们: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是长期的。我们必须做好思想准备。我们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提高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提高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能力。我们革命战士要牢记党的基本路线,紧握手中枪,保卫无产阶级专政。我们要把批林批孔的斗争进行到底,深入批判修正主义,坚决回击资本主义复辟势力,保卫我们社会主义的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第3版()
专栏:

我们想的是国家大事
——批判林彪鼓吹“上智下愚”的反动谬论
开滦范各庄矿党委委员、老工人 陈国香
林彪和孔老二为了搞复辟,开历史倒车,竭力鼓吹
“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孔老二把人分成“君子”和“小人”两类,胡说什么“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林彪也跟着他的祖师爷大喊大叫,诬蔑劳动人民只知道
“恭喜发财”、“招财进宝”,只能想“油盐酱醋柴,妻子儿女”。这两个家伙相距两千多年,说起话来却是一个调子。这充分说明:林彪是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
我们工人到底想的是什么呢?在万恶的旧社会,我们工人受尽资本家的残酷剥削和压迫,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那时,我们想的是如何打倒这些吃人的豺狼,推翻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解放后,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我们走社会主义金光大道,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我们想的是怎样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建设社会主义。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们想的是如何落实毛主席关于“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号召,摧毁以刘少奇为头子和以林彪为头子的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夺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在批林批孔运动中,我们想的是如何深入批林批孔,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在生产斗争中,我们想的是为建设社会主义祖国,为支援世界革命,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我这个旧社会的“窑花子”,入了党,当了局、矿两级党委委员,经常想的和讨论的是国家大事,想的是为国家多采煤。林彪却胡说我们只能想“油盐酱醋柴,妻子儿女”,这是对我们劳动人民的恶毒诬蔑。
我们开滦范各庄矿采煤二区第二采煤队,去年转战了四个采煤工作面,夺得了大面积高额丰产。当转战到一二五一薄煤层工作面时,有个阶级敌人煽动青年工人说:“我们上班划道,到月开票,为的是挣钱。”看,这个阶级敌人和林彪、孔老二真是一个腔、一个调,他们是同一个类型的反动家伙。我们用这个活生生的阶级斗争事实教育大家,进一步提高大家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觉悟。大家说:“心里想着国家大事,浑身上下就有使不完的劲”。这是我们对林彪的有力批判!
毛主席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孔老二、林彪所以鼓吹“上智下愚”,是有其险恶的政治目的的。孔老二宣扬“上智下愚”,就是为了维护奴隶主贵族的反动统治,要奴隶们永远受他们的剥削和压迫。林彪贩卖“上智下愚”的黑货,是妄图在中国建立起林家法西斯王朝,让广大劳动人民群众服服帖帖当他们的奴隶。然而,一切反动派的倒行逆施都是徒劳的,到头来只能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


第3版()
专栏:

真知来源于实践
——批判“生而知之”的反动谬论
辽宁复县得利寺公社党委常委 张金厚
孔老二鼓吹“生而知之”。林彪也吹嘘自己的脑袋“特别灵”,一股劲地贩卖唯心论的“天才论”。他的目的是想为建立林家法西斯王朝制造反革命理论根据。我们要剥开“生而知之”的画皮,给予坚决批判。
俺今年七十一岁,和果树打了五十多年交道。解放前,我家里生活贫穷,根本没登过学堂门。解放后,党和毛主席领导我们走上了幸福路,当了国家的主人。想起旧社会的苦,新社会的甜,我就鼓足了全身的劲,要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多作贡献。
我们公社是一个盛产苹果的地区。多年来,果树生产一直存在着一年结果多、一年结果少的“大小年”问题。一九六○年,在党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指引下,在党组织和广大群众的帮助下,我搞了一块实验园,决心研究解决这个难题。当时有些人说,“大小年”没法解决。也有的说,外国人都没解决了,你这个泥腿子还能搞出个啥名堂。但我没有被这些说法难住。在实验中,我用毛主席的哲学思想作指导,坚持实践第一的观点,一年四季,不管刮风下雨,都坚持在果园里实验。尤其是冬天剪枝,在树下一站就是十几个钟头,关节炎钻心地痛,我也不泄劲,仍然坚持干。经过六、七年的时间,我认真观察果树的抽枝、发芽、育花、座果,仔细琢磨形成“大小年”的原因,不断摸索,不断总结,终于解开了形成“大小年”的疙瘩。原来“大小年”是由果树内部生长与结果这两个方面发生矛盾造成的。比如说,今年是大年,果树的养分就集中到结果上,对育花和抽枝的养分分配得少。这样,明年树势就弱,花芽就少,成了个小年。在小年里,养分就又集中到育花和抽枝上,这就又为大年创造了条件。这样往返循环,形成了“大小年”。我认识了这个规律后,就对症下药,用修剪的方法来调剂果树内部结果和生长的养分分配。在大年,我重剪,让果树适当结果,把多余的花芽全部剪掉,使养分既能保证结果,又能保证育花和抽枝。在小年,我轻剪,见花就保,是花就留,多剪陡长枝,促使养分合理分配。这样就解决了“大小年”问题,使苹果稳产高产。现在我们公社基本上解决了“大小年”的问题,苹果产量一年比一年多。
十几年来,我还结合本地果树生产上的问题,搞了“果树密植”,“幼树提前结果、早期丰产”的实验,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事实说明,人的知识决不是先天就有的,而是通过实践才获得的。我生长在一个穷人家里,从小没读过书,是被林彪和孔老二诬蔑为“下愚”的人。一个“愚人”能在实践中获得了真知,解决苹果生产上的“大小年”这个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是对林彪和孔老二反动谬论的一个有力批判。
别看我今年七十一岁,我还决心为革命多作贡献。我要用实际行动来批判林彪和孔老二,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出一把力。(附图片)
广东省徐闻县附城公社党委在春耕大忙季节到来以后,坚持把批林批孔运动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使批林批孔成为推动春耕生产和各项工作的强大动力。 新华社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