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3月24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斗则进 不斗则退
学习《哥达纲领批判》的一点体会
施壁
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为我们提供了同机会主义斗争的光辉典范。它那坚定的原则立场和不懈的斗争精神,将永远鼓舞我们在充满战斗的革命征途上,从胜利不断走向新的胜利。
列宁曾经说过:马克思主义“在其生命的途程中每走一步都得经过战斗”。马克思主义正是在斗争中前进、发展的。
“哥达纲领”是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纲领。它是在工人运动前进道路上的倒退,是对马克思主义原则的反动。它出笼以后,马克思、恩格斯坚决抵制,对它进行了无情的批判和斗争。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深刻揭露了“哥达纲领”背叛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的反动实质,批判了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李卜克内西等人放弃原则、放弃斗争的严重错误。在同机会主义作斗争中,马克思提出了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理论,深刻地论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必然性,发展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在这部光辉著作中,马克思还彻底批判了机会主义的建党思想,阐明了无产阶级政党制定党纲的正确原则,发展了无产阶级政党建设的理论。马克思还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提出了关于共产主义两个阶段的理论。这些理论方面的重大发展,大大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宝库,为无产阶级提供了尖锐的斗争武器。这一切,都是从斗争中取得的。
马克思、恩格斯对“哥达纲领”的批判,分清了德国党内的正确路线和错误路线。在同机会主义作斗争中,提高了广大党员的路线斗争觉悟,使广大党员认识到:一个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党,不仅要与阶级敌人进行斗争,而且,这个斗争也会反映到党内来。正是这种斗争,使党得到巩固和发展。同时,还使广大党员在斗争中懂得了一个无产阶级政党的建设,必须要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基础,要有一条马克思主义的路线。要坚持正确的路线,就必须同机会主义作不调和的斗争。
放弃原则,放弃斗争,必然会滑到十分危险的道路上去。马克思、恩格斯针对李卜克内西等人丧失原则立场,和拉萨尔派无条件合并,从而产生极其恶劣的后果这一事实,严正指出:这是“从阶级运动的立场完全退到宗派运动的立场”,“爱森纳赫派事实上已成了拉萨尔派”,向机会主义缴械投降。当时组成的党的五人委员会中,有三名是拉萨尔分子,机会主义在组织上也占了优势。并且,这种倒退行为留下了严重的恶果。各种机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思潮乘机泛滥起来。杜林就利用德国党的领袖们的妥协和理论上的脆弱,向马克思主义猖狂进攻。伯恩施坦、巴枯宁等人大搞阴谋活动,企图分裂党,使革命半途而废。连李卜克内西等人也一度准备解散党,放弃革命,放弃斗争。德国政府的“非常法”颁布后,德国党内机会主义分子公然叛卖革命;马克思逝世以后,英国的工联主义、法国的“可能派”更加疯狂活动,企图篡夺工人运动的领导权。到了九十年代,机会主义更是猖獗一时。米勒兰、福尔马尔等人利用德国政府废除“非常法”的时机,企图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向资产阶级投降。李卜克内西、倍倍尔等人对这些机会主义思潮认识不清,立场模糊,斗争不力。倍倍尔竟无视这些事实,说德国党内不会有机会主义,简直成了机会主义的保护人,造成工人运动内部思想混乱,使革命遭受了严重损失。他们的动摇、软弱、妥协,给以后的伯恩施坦、考茨基之流全面歪曲和篡改马克思主义留下了可乘之机。恩格斯对李卜克内西、倍倍尔等人的调和主义倾向作了无情的斗争,并在一八九一年公开发表了《哥达纲领批判》,捍卫了马克思主义原则。在恩格斯的挽救、教育下,李卜克内西、倍倍尔等人才没有越走越远。
事实向我们证明:斗则进,不斗则退,不斗则垮,不斗则修。这是我们应该深刻记取的历史教训。
当前的批林批孔,是一场坚持马克思主义,反对修正主义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斗争的实质就是前进还是倒退,革命还是复辟的问题。叛徒、卖国贼林彪扯起孔老二“克己复礼”的破旗,妄图复辟资本主义,他们的“克己复礼”集中代表了国内地、富、反、坏、右和国外帝、修、反的利益,妄图把历史拉向倒退。我们必须抓住这个反动实质,深入进行批判。我们要学习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同机会主义斗争的精神,坚持斗争,捍卫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只要我们不断提高对这场斗争的认识,提高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广泛深入地进行反修防修教育,那么,我们的事业将会更加兴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将会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将会茁壮成长,革命将会取得更大胜利。如果对叛徒、卖国贼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纲领不批判,不斗争,那么,其结果将十分严重: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就会丧失,党就会变修,国家就会变色,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就会重新陷入旧中国的黑暗深渊中去,就会酿成历史大倒退。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在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中不断巩固的。我们同林彪反党集团的斗争,是一次尖锐复杂的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必须抓住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深入批判,把这场批林批孔斗争进行到底。


第2版()
专栏:

矫枉必须过正
——学习《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体会
解放军某部 刘玉志
伟大领袖毛主席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这篇光辉著作里,满腔热情地赞扬歌颂了农民运动,用无可辩驳的事实,有力地回击了一小撮阶级敌人对农民运动的诽谤和攻击,尖锐地批判了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这篇光辉著作是批判孔孟的“中庸之道”、批判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强大思想武器。在深入开展批林批孔斗争的时候,我们重新学习毛主席这篇著作,感到特别亲切。
一九二六年到一九二七年初,在毛主席的直接领导下,以湖南为中心的全国农民运动,象急风暴雨一样,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过去,广大贫下中农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被打在泥沟里,踩在脚底下。现在,他们抬头挺胸,掌起权来,发号施令,指挥一切,土豪劣绅的体面威风扫地以尽,几千年来封建地主的特权,被打得落花流水。正因为如此,这场伟大的革命群众运动,引起了一切反动派的极端仇视和恐惧。他们恶毒地诬蔑农民运动是所谓“痞子运动”、“糟得很”;资产阶级改良派和党内的机会主义者,也纷纷指责农民运动做得“过分”、“太不成话”。对于这种议论,毛主席义正辞严地驳斥说:第一,那些所谓“过分”的事,“都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自己逼出来的。土豪劣绅、不法地主,历来凭借势力称霸,践踏农民,农民才有这种很大的反抗。”第二,那些所谓“过分”的举动,在革命时期是“非常之需要的”,非如此“决不能推翻几千年根深蒂固的地主权力”,“非如此决不能镇压农村反革命派的活动”。毛主席尖锐地批判了孔老二鼓吹的“中庸之道”,指出这种貌似公正的“过分”论,实际上是站在地主阶级立场上,维护地主阶级利益的反动谬论,是阻碍农民运动、破坏中国革命的反动谬论。毛主席明确地指出:“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在革命期内的许多所谓‘过分’举动,实在正是革命的需要。”毛主席这篇著作,大长了革命人民的志气,大灭了反动派的威风,有力地指导和推动了农民运动蓬勃发展。
贩卖“中庸之道”,攻击和指责革命的群众运动“过分”,这是一切反动阶级及其代表人物反对革命、反对社会前进的惯用伎俩。十几年前,正当我国人民意气风发、斗志昂扬,高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革命红旗阔步前进的时候,林彪这个孔老二的忠实信徒,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打起“中庸之道”的破旗,恶毒攻击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过分”、“过极”;正当我国人民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同苏联现代修正主义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的时候,林彪这个叛徒、卖国贼,又胡说什么“凡事勿做绝了,做绝……必有恶果”,攻击我们的反修斗争“做绝了”。他的这种反革命腔调,同当年地主阶级和他们的代言人攻击农民运动的腔调一模一样。
为什么一切反动阶级和他们的代表人物,总要打起“中庸之道”的破旗,总要鼓吹所谓“过分”的谬论?我们只要用阶级分析的方法研究一下,就可以看出,“中庸之道”是反动统治阶级麻痹人民斗志、欺骗人民群众的恶毒的手段,是反动统治阶级向无产阶级进攻的手段。按照他们的看法,矫枉是不能过正的。他们的所谓“正”,就是剥削阶级的旧制度、旧思想、旧传统、旧习惯;被压迫人民只准在旧成规的范围内活动,超过了旧成规,破坏了旧成规,就叫做“过正”、“过分”,就是“大逆不道”。可见,“中庸之道”和所谓“过分”的谬论的要害,就是不准改变旧制度。两千多年前孔孟鼓吹“中庸之道”,是为了开历史倒车,复辟奴隶制度。四十多年前,地主阶级的代言人贩卖“中庸之道”,攻击农民运动“过分”,是企图保存封建旧秩序,阻碍革命人民建设新秩序。林彪胡说“中庸之道……合理”,攻击我们的反修斗争“做绝了”、“必有恶果”,是阴谋投降苏修,变中国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几千年来,没落腐朽的剥削阶级总是企图用“中庸之道”束缚劳动人民的手脚,不准人民起来斗争,起来革命。我们决不要上他们的当。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就是要对阶级敌人进行无情的斗争,就是要“矫枉必须过正”,即用群众的革命方法,去打破和消灭地主资产阶级的旧制度、旧秩序。
孔孟鼓吹“中庸之道”,并没有救得了奴隶主阶级的命;地主阶级的代言人谩骂农民运动“过分”,也没有能够挽救地主阶级的灭亡;同样,林彪恶毒诅咒我们反修斗争“做绝了”、“必有恶果”,也帮不了苏修的忙。尽管如此,阶级敌人还会拣起“中庸之道”这面破旗,妄图扑灭革命的烈火,挡住历史前进的车轮。我们必须彻底批判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和他鼓吹的“中庸之道”,把批林批孔的斗争进行到底。


第2版()
专栏:

努力学习 努力作战
南京部队某部战士 林厚大
叛徒、卖国贼林彪贩卖孔孟之道,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我决心积极投入批林批孔斗争,彻底批判孔孟之道和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
我文化水平较低,搞革命大批判,特别是批孔老二那些古董,是有些困难。批林批孔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反对修正主义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我想,要革命就不能怕困难,要战斗就要迎着困难上。当年革命老前辈能够克服重重困难,打败日本侵略者,打垮蒋介石反动派,今天我们也一定能够战胜各种困难,批倒林彪和孔老二。
一个多月来,我一边读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一边开展革命大批判。在批判中学习,在斗争中提高。斗争实践使我认识到,孔老二的反动思想,别看他说得那么古里古怪的,其实,只要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政治上的望远镜和显微镜一照,就能够看得一清二楚。别看我们大老粗没有文化,我们对反动阶级最恨,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感情最深。批判封、资、修,我们是内行。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文化水平低也能深入批判孔孟之道和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
就拿批判林彪贩卖孔老二的“仁”来说吧。开头,我弄不清楚,就去问排长。排长告诉我,林彪鼓吹“仁”,就是攻击无产阶级专政。那么,林彪攻击无产阶级专政为什么要鼓吹孔老二的所谓“仁”呢?我还是不太懂。我就学习毛主席有关无产阶级专政的论述,学习批林批孔材料,一直学到深夜。就这样,我连着学习了好几个晚上,才懂得了:原来孔老二鼓吹的“仁”,就是要“克己复礼”;他说“克己复礼为仁”,意思就是说,人们要克制自己,处处按照奴隶主规定的
“周礼”办事,这就叫做“仁”,否则就是“不仁”。这不明明是要复辟奴隶制吗!林彪所以要宣扬孔老二的所谓“仁”,也是为了“复礼”,即复辟资本主义。他借此攻击我们无产阶级对地、富、反、坏、右不讲“仁义”,不施“仁政”,这不就是要颠覆无产阶级专政,让那些牛鬼蛇神重新上台,把中国拉回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老路上去吗?把林彪和孔老二这些黑话的意思弄懂了,就好比打靶有了目标,批判也就抓得住要害了。
我想,林彪、孔老二这些反动派,果真对劳动人民讲“仁爱”吗?我想起了奶奶常给我讲的一段家史。我爸爸十八岁那年,为了躲抓壮丁,整天不敢在家。一天,爸爸刚到家,伪保长就窜了进来,假惺惺地对我奶奶说:“你们不要怕,独子不抓丁。乡里乡亲的,还能不讲点‘仁义’?!”其实这是圈套。这天晚上,伪保长以为我爸爸信了他的话,偷偷地带了几个人来抓我爸爸。我奶奶才不信他的那些鬼话呢,早有了准备,要爸爸从窗口逃了出去。伪保长扑了个空,就把我爷爷抓了去,关了好几个月才放出来,耳朵也叫他们折磨聋了。
夜里,我一边想着我家的家史,一边学习毛主席的教导:“至于所谓‘人类之爱’,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以后,就没有过这种统一的爱。过去的一切统治阶级喜欢提倡这个东西,许多所谓圣人贤人也喜欢提倡这个东西,但是无论谁都没有真正实行过,因为它在阶级社会里是不可能实行的。”我读着,想着,心里豁地打开了一扇窗子。我懂得了“仁”呀、“爱”呀这些东西,都是有阶级性的。剥削阶级为了压迫人民,剥削人民,不让劳动人民起来反抗,有时候就得老虎颈子上挂佛珠,打扮自己,伪装自己,瞒哄别人,愚弄别人。实际上,当他们对劳动人民讲“仁”讲“爱”的时候,那就要杀人吃人了。
看看满嘴“仁义道德”的林彪,对我们劳动人民怎么样呢?只要看看他的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
《“571工程”纪要》就很清楚。他对劳动人民充满着刻骨的仇恨,什么“严厉镇压”、“一网打净”,真是杀气腾腾。这哪有半点
“仁爱”的影子!可见,我们劳动人民与林彪反党集团之间,我们劳动人民与地主资产阶级之间,绝没有什么“仁爱”,而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毛主席在《论人民民主专政》这篇著作里讲得很清楚:“我们对于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决不施仁政。我们仅仅施仁政于人民内部,而不施于人民外部的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毛主席的教导,使我明白了:我们无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保护人民群众,镇压阶级敌人的。对于阶级敌人,我们要专政。对于人民群众,我们要保护。我军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来自人民,热爱人民,为了人民。许多革命先烈,为了保护人民群众,为了人民解放事业,不惜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在党的教育下,我也决心向革命前辈学习,做一个坚决向阶级敌人斗争的革命战士,做一个热爱人民群众,保护人民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革命战士。
一九七二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天下着毛毛雨,雾蒙蒙的。我当时正在铁路桥头执勤。一列火车飞一样地开来。在火车灯光照耀下,我忽然发现有个老大娘正在铁路桥上走。火车靠近了,哞——的一叫,老大娘呆了,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我一边向她跑去,一边喊她快离开。火车离老大娘只有五十米远了,眼看就要轧着老大娘。我想到毛主席关于“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的教导,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抱起老大娘,紧贴在桥梁挡板上。这时,火车擦身开了过去。
火车停下来,司机同志跑到桥上,激动得紧紧握着我的手。上级还给我记了二等功。我想,保护人民群众,是我们人民战士的责任,我还做得很不够。我这样做,也是对林彪污蔑无产阶级专政的一记响亮的耳光,一个有力的批判!
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和批判,我的信心更足了,决心更大了。我觉得,读书好比练兵,批判好比打靶。不读书,就打不中靶。马马虎虎地学学,也可能打上靶,但是打不中要害。只有认真学,刻苦学,才能枪枪中靶心,颗颗子弹射进敌人的胸膛。今后,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要更加努力地战斗,和全国人民一起,把批林批孔斗争进行到底!


第2版()
专栏:

广州部队某师副政委江孝连(左四),同连队党支部成员一起总结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的经验。 新华社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