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3月22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阿尔巴尼亚庆祝第七突击旅成立三十周年
马尔科在费尔泽水电站建筑工地集会上讲话赞扬阿中友谊
新华社地拉那一九七四年三月十九日电 据阿尔巴尼亚通讯社报道,阿尔巴尼亚斯克拉巴里区三月十七日举行纪念活动,庆祝阿尔巴尼亚第七突击旅成立三十周年。
参加庆祝活动的有: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国防部长贝·巴卢库,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当年曾在这个旅负责青年工作的拉·阿利雅,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当年这个旅的副政委阿·查尔查尼等同志。
巴卢库同志在庆祝集会上,代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部长会议、民主阵线全国委员会和霍查同志向第七突击旅的指战员和与会者表示热烈祝贺。
巴卢库和其他党政领导人还向第七突击旅烈士纪念碑献了花圈,并参加了第七突击旅的检阅仪式。
阿尔巴尼亚第七突击旅是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七日在斯克拉巴里区成立的。这个旅在民族解放战争中屡建功勋,参加过解放贝拉特市、莱什市和斯库台市等战斗,曾荣获一级“游击队之星”勋章。
新华社地拉那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日电 据阿尔巴尼亚通讯社报道,阿尔巴尼亚费尔泽水电站建筑工地三月十八日举行了职工集会。正在这个工地上视察的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工会中央理事会主席里塔·马尔科在会上讲了话。
参加费尔泽水电站建设的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出席了集会。
马尔科同志在讲话中,首先表扬了工人和干部对建设这一巨大工程所表现的英雄主义精神和按期完工的坚定信心。
马尔科在谈到参加这一工程建设的中国工程技术人员的工作时说:“我们两国人民有着牢不可破的友谊。这一友谊是在反对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敌人的共同斗争中、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教育下和在我们亲爱的领袖毛泽东主席、恩维尔·霍查同志的教导的鼓舞下锤炼起来的。”
马尔科在揭露苏联修正主义者妄图颠覆阿尔巴尼亚和破坏阿、中两党和两国人民团结时指出:苏修“过去没有征服、将来也永远征服不了我们党和人民,破坏不了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他们过去未能、将来也永远丝毫不能破坏我们党同中国共产党、我国人民同兄弟的中国人民的钢铁般的团结。”
马尔科说:“苏联修正主义者及其追随者为了征服我们、使我们屈服,同我国断绝了关系并实行了野蛮的封锁。但是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始终坚强不屈。现在,他们叫嚣和宣扬什么主张友好、希望同我们建立关系。阿尔巴尼亚劳动党、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人民在任何情况下永远也不同阿尔巴尼亚人民的不共戴天的敌人——苏联修正主义者建立外交、经济关系和任何其他关系。阿尔巴尼亚人民和党始终保持警惕,不受苏联修正主义者的阿谀奉承的欺骗”。
马尔科最后号召水电站的建设者们积极投入阶级斗争,加强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工作,踊跃参加争当“一九七四年和第五个五年计划突击手”的革命运动。


第6版()
专栏:

反对种族歧视 反对殖民主义
尼日利亚国家元首戈翁将军呼吁对种族主义者实行制裁
肯尼亚副外长发表讲话支持非洲南部地区人民的解放运动
新华社拉各斯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日电 尼日利亚国家元首、非洲统一组织本届主席戈翁将军呼吁迅速消除非洲南部的种族隔离和世界任何地方还存在着的种族歧视。
这一呼吁是戈翁将军为纪念消除种族歧视国际日在三月二十日致联合国种族隔离特别委员会的信件中提出的。
十四年前的三月二十一日,几十名非洲人由于在沙佩维尔举行反对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的示威游行而被南非政权杀害了。
戈翁将军说:“在南非实行最严重的种族歧视的做法的时候,在世界上其他一些地方也还有人纯然由于肤色的不同而受到歧视的情况。”他还说,独立的非洲国家仍然生活在遭受种族主义者颠覆的经常忧患之中。戈翁将军在信中呼吁联合国所有成员国执行要求对种族主义者实行外交、经济、文化和武器抵制的联合国各项决议。戈翁将军代表非洲统一组织赞扬了各大洲那些坚决支持反对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斗争的政府和人民。
新华社拉各斯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日电 《新尼日利亚人报》三月二十日发表社论,呼吁非洲人民在葡萄牙政局动荡的情况下,加紧进行反对葡萄牙殖民主义、争取非洲解放的斗争。
社论说:“葡萄牙法西斯政府陷入极大的混乱之中。”葡萄牙“武装部队内部产生了不满,因为武装部队在对莫三鼻给、安哥拉和几内亚(比绍)非洲解放力量的十三年的失利战争中首当其冲。”
社论说:“尽管葡萄牙占领军干下凶残的暴行,但是他们还是不断地失败,例如几内亚(比绍)就几乎完全获得了解放。”社论强调指出,不管葡萄牙殖民主义者有着什么样的考虑和建立什么样的政府,“我们关心的是现在葡萄牙应当离开非洲”。
《每日简报》十九日发表社论说:“非洲领导人应当抓紧这一极好的机会来加紧对在非洲的葡萄牙据点的进攻。”“非洲统一组织应当迅速行动起来,向在几内亚(比绍)、安哥拉和莫三鼻给的非洲民族主义者提供更多武器和弹药。”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日电 据内罗毕报纸报道,肯尼亚外交部副部长布·纳布韦拉三月十九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说,肯尼亚支持仍然处在少数人政权压迫下的非洲南部地区人民所作的一切努力。
他还在肯尼亚新闻俱乐部发表讲话说,非洲南部地区各个解放运动的斗争必须继续下去,并呼吁全世界一切友好的人们给予他们物质和道义的支持。


第6版()
专栏:

叙利亚军队连日沉重打击以色列侵略者
据新华社大马士革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日电 据叙利亚军方发言人三月十七日在这里发表的战报说,叙利亚军队十七日同以色列侵略军多次交火,使敌军遭受损失。
战报说,十七日三时,在前线北段前沿阵地,一支叙军巡逻队同一支敌人前沿伏兵发生遭遇战,给敌人以狠狠打击,以色列伏兵在遭到伤亡后被迫撤退。
战报说,当天十时十五分,敌人炮兵和坦克向前线北段和中段的叙军前沿阵地开炮。叙军坦克和反坦克武器对特勒迈赖等地的敌军坦克和火力点给予有力打击。同时,叙军炮兵以密集炮火轰击特勒阿尤比等地的敌人阵地和火力点。
在上述战斗中,敌军损失如下:十八门炮被打坏,二十个据点被击中,一个雷达站和三个反坦克导弹基地被摧毁,五辆坦克和一些装甲车被击毁,一些敌军被打死打伤。
另据叙利亚军方发言人三月十六日发表的战报说,十六日下午十三时三十分,在敌军企图增援在前线中段的前沿阵地时,叙军炮兵集中强大炮火轰击了这个地区敌人的阵地和敌人密集的地方,击毁了敌军坦克营指挥部和几处军事设施,歼灭敌军一个炮兵连,打死打伤敌人多名。
又据叙利亚军方发言人发表的战报说,叙利亚军队十八日和十九日两天在前线北段、中段和南段同以色列侵略军交火,使敌人遭受损失。
十八日十一时到十四时,前线北段和中段的敌军企图加强前沿阵地,叙军用大炮、坦克和反坦克武器集中打击敌人在迈兹拉特贝特金、特勒马基尔、哈尔法、特勒克鲁姆等地的阵地和炮兵掩体,以及敌人在希尔贝特萨利米耶、拉斯姆哈瓦利德和穆什里法的据点。十六时三十分,战斗再次打响。叙军用猛烈的炮火轰击了在哈姆里特、特勒阿鲁斯等地的敌军集结点、阵地和大炮掩体。战斗在十八时结束。
在这些战斗中,叙军击毁了敌人的两组大炮、六辆坦克、三辆履带车、三辆装甲车、一些车辆和两个重机枪掩体、三个据点和一个弹药堆放站;打哑了十九组大炮和迫击炮;使敌人的一些军事设施着火;打死打伤一些敌军。
十九日六时三十五分,敌军在前线北段用大炮和坦克向叙军前沿阵地开火。叙军予以回击。七时三十分,敌军向迪尔比勒村的联合国观察阵地开炮。两名联合国观察员和一名叙利亚联络官受重伤。
战斗还扩大到前线中段,直到九时五十五分才结束。
十一时,叙军在前线南段同敌军进行了十五分钟的交火,打哑了敌人在拉斯姆哈扎勒和特勒法拉斯的火力点。
在这些战斗中,叙军摧毁了敌军的五辆坦克、一个指挥部观察哨和一个弹药堆放站,使敌人的十组大炮和四组迫击炮失去战斗力,并命中了一些敌军阵地。


第6版()
专栏:小资料

沙佩维尔事件
沙佩维尔事件是南非白人种族主义政权野蛮屠杀非洲人的一次大惨案。一九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在南非德兰士瓦州的沙佩维尔镇的非洲人,为反抗南非反动当局的罪恶统治,反对当局强制推行的“通行证法”,爆发了大规模的群众示威。南非反动当局悍然出动大批军警,使用喷气式飞机、装甲车、机关枪和催泪弹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示威群众,打死打伤二百多名非洲人。南非反动当局的残暴罪行激起了非洲人的更大的反抗。阿扎尼亚人民反对“通行证法”的斗争迅速在各地展开,并且获得了非洲其他各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深切同情和支持。(新华社)


第6版()
专栏:

以色列继续在戈兰高地集结军队
新华社大马士革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一日电 据巴勒斯坦通讯社三月十九日报道,最近,以色列继续在它占领的叙利亚戈兰高地集结军队。
据这家通讯社从被占领区得到的消息,十几天来,以色列在戈兰高地集结了大批机械化部队、装甲车和坦克。一批以色列高级军官,近几天到被占领区的以色列军事单位进行巡视,他们同占领军的师和旅的头目们举行了多次长时间的会晤,并为驻在这个地区的各个旅之间的协作制定了计划。
另据外国通讯社报道,与军事集结的同时,以色列头目们最近也不断发出战争叫嚣。
三月十四日,以色列财政部长萨皮尔向议会提出了一个包括空前庞大的军事预算的一九七四年度预算。
他在提出预算时叫嚷:“我们一分钟也不能停止加强我们的安全。”他并且透露,以色列在今后几年必须花“几十亿美元的外汇”来购买武器和加强它的军事力量。
三月十五日,以色列参谋长埃拉扎尔扬言存在着和叙利亚重新爆发战争的危险。以色列国防部长达扬则在三月十六日的一次公开讲话中说,以色列同叙利亚之间“战争还没有结束”。


第6版()
专栏:

采取联合行动对付跨国公司的掠夺和剥削
拉美香蕉生产国举行会议
据新华社巴拿马城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日电 拉丁美洲的香蕉生产国最近采取联合行动来对付跨国公司的掠夺和剥削。
三月十五日,中美四国国家和政府首脑在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尔巴开会讨论维护香蕉生产国利益的具体措施。出席会议的有洪都拉斯总统奥斯瓦尔多·洛佩斯·阿雷利亚诺、哥斯达黎加总统何塞·菲格雷斯、尼加拉瓜总统安纳斯塔西奥·索摩查和巴拿马政府首脑奥马尔·托里霍斯。厄瓜多尔驻洪都拉斯大使也出席会议。
据宣布,会议决定,从四月一日起拉美七个香蕉生产国出口的香蕉每磅将课以附加税二点五美分。据估计,这一项措施将为这些国家增加二亿四千万美元的收入。会议还建议今年四月份在厄瓜多尔的瓜亚基尔市签署关于成立香蕉出口国联盟的协定。
据报道,危地马拉总统卡洛斯·阿拉纳·奥索里奥已表示支持四国首脑会议的决定。另外,参加四国首脑会议的国家已派出一个部长级代表团前往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说明会议决定的目的。


第6版()
专栏:

在斗争中日益觉醒的阿扎尼亚人民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日讯 新华社记者报道:今年三月二十一日是南非沙佩维尔事件十四周年。十四年来,阿扎尼亚人民在反对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斗争中,日益觉醒。特别是近一年多来,在非洲大好革命形势的鼓舞和推动下,阿扎尼亚人民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统治的斗争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在南非当局的反动统治下,五百六十万非洲工人深受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双重压迫和剥削。他们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等权利完全被剥夺。南非当局为了分化工人阶级队伍,在工资制度上也实行不合理的种族歧视政策。据报道,非洲工人的平均工资只有白人的十分之一,在矿业部门只有白人的十九分之一,百分之八十的非洲工人的工资收入只能维持最低生活。他们的劳动条件非常差,安全毫无保证。近几年来,南非通货膨胀、物价飞涨,工人生活更趋贫困。工人对此忍无可忍,从去年年初开始展开了声势浩大、持续不断的罢工斗争。南非东部最大港口德班的六万五千名非洲工人从去年一月中旬到二月中旬,进行了持续一个月之久的罢工斗争。工人们蔑视南非当局颁布的不准工人罢工和游行的禁令,不顾南非当局的野蛮镇压,毅然走上街头,高唱战斗歌曲,举行游行示威,坚持罢工。这次罢工是在南非近几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涉及一百多家工厂企业。它使南非这个第二大工业城市的工业生产、港口运输和市政部门陷于瘫痪。席卷德班的罢工浪潮迅速波及许多其它城市和除农业以外的各行各业。东伦敦、开普敦和谢普斯通港等地的非洲工人也相继举行大罢工。罢工工人得到南非各阶层许多组织和进步人士的支持和同情。南非当局惊呼局势“非常严重”,西方通讯社也认为这是沙佩维尔事件以来“最富有爆炸性的局势”。
工人的罢工斗争不只规模大,而且彼伏此起,持续不断。去年三月十二日,南非纸浆和造纸工业公司设在曼迪尼的造纸厂的两千名非洲工人和许多市政工人举行罢工。三月二十六日,纳塔尔省北部的两家服装厂的一千七百名非洲工人举行罢工。三月二十五日,理查兹湾旁的阿卢萨夫炼铝厂的七百名非洲工人举行为期一周的罢工,迫使惊惶失措的南非当局不得不匆忙派出一百多名士兵去顶替罢工工人以维持生产。接着,四月二日,在这个海湾建筑新港设施的八百名建筑工人举行了罢工。就在同一天,在南非最大的工业中心约翰内斯堡,大约一千名非洲成衣工人和费罗沃姆机械铸造厂二百五十名工人也举行了罢工。从去年一月到四月罢工浪潮席卷全国,在这以后,工人斗争仍不断发生,去年九月,约翰内斯堡西南的卡尔顿维尔的西迪普利弗尔斯金矿一千名非洲工人举行示威,抗议当局拒绝他们增加工资的要求。今年一月,八千名德班纺织工人又掀起大罢工,这一斗争迅速扩大到十家工厂。
与此同时,去年以来,阿扎尼亚学生运动也在蓬勃兴起。去年二月二十七日,南非反动当局根据所谓“镇压共产主义条例”悍然宣布限制多种族的南非全国学生联合会的八名领导人的行动自由。三月初,又宣布限制黑人学生团体——南非学生组织的八名领导人的行动自由。这种法西斯行径激起了广大学生的愤怒。约翰内斯堡和开普敦等许多城市上万名学生举行集会和示威,表示抗议。一些大学教师和校长也发表声明,谴责反动当局的迫害,支持学生的正义斗争。五月十六日,南非反动当局颁布了一项“集会和示威法”,禁止在开普敦中心地区举行政治性公众集会。这项“法令”遭到当地人民和学生的强烈谴责,开普敦大学学生立即举行了抗议示威。六月,西开普大学大约三分之二的学生举行罢课,抗议反动当局软禁学生领导人亨利·伊萨克斯的蛮横行径。八月二十八日,霍尔堡大学的非洲学生举行示威,抗议反动当局以所谓“恐怖活动”的罪名迫害一百五十九名非洲学生。随着学生运动的发展,中学生也参加了进来。南非东南部城市乌姆塔塔附近一所中学的非洲学生在六月一日举行示威,愤怒的学生同前往镇压的警察展开搏斗,掀翻了警察的汽车。
面对阿扎尼亚人民日益高涨的群众斗争浪潮,南非反动当局十分恐慌,在帝国主义和超级大国的支持和纵容下,采取了更加狡猾和残酷的手段。去年四月四日,南非当局抛出一项所谓“在工业中扩大非洲人代表制度”的欺骗性法律草案。实际上,这些“代表”都是南非当局指定的,并不代表非洲工人的利益。非洲工人及时识破了这项反动法案的欺骗性,进一步掀起了罢工斗争的浪潮。最近,在南非当局的导演下,约翰内斯堡市政委员会作出了所谓取消“小的种族隔离”的决定,企图通过废除诸如白人和非洲人在公园中不能同坐一条长椅之类的“小的种族隔离”的欺骗手段,来扑灭阿扎尼亚人民反对种族歧视制度的斗争。另一方面,南非当局大打出手,变本加厉地镇压群众斗争。
去年九月十一日,当卡尔顿维尔的西迪普利弗尔斯金矿的非洲矿工举行示威时,南非当局开枪镇压,打死非洲工人十二名,打伤二十七名,造成了沙佩维尔事件以来最大的大屠杀事件。今年二月一日,南非当局通过投寄信件炸弹,杀害了居住在博茨瓦纳的南非学生组织领导人亚卜拉罕·蒂罗。二月十二日,又采取同样卑鄙的法西斯手段,谋杀了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驻卢萨卡副代表约翰·杜贝。南非当局的野蛮镇压并没有吓倒英雄的阿扎尼亚人民,反而激起了他们更大的愤怒和反抗。
阿扎尼亚人民反对种族主义统治的正义斗争不是孤立的,它得到了非洲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的有力支持。去年五月和九月,第十届非洲国家和政府首脑会议和第四届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都通过了支持阿扎尼亚人民正义斗争的决议。十月,在联合国大会上以压倒多数拒绝了南非当局的所谓“代表团”的证书。
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地处非洲一隅的南非种族主义政权已处于觉醒了的非洲人民的包围之中。伟大的阿扎尼亚人民今后必将开展更大规模的群众斗争,更沉重地打击南非当局的反动统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