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3月15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
越南北方广大职工试制成功许多新产品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三月十二日电 越南北方广大职工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最近试制成功许多新产品。
越南北方第一座年产二千万块砖的制砖厂的成套设备已经在最近由越南工业机械设计院设计、并由十二家机器厂联合制造成功。在试制过程中,广大职工攻克许多技术难关,胜利地完成了试制任务。这套设备的制造成功,是越南北方重型机械生产部门的一个新发展,为今后生产更多的成套设备打下了基础。
机械冶金部拖拉机研制组,在有关单位的协助下,首次设计并制造成功一种新型履带式拖拉机。经过多次试验证明,这种载重九吨的大型拖拉机的性能良好,结构简单,适应越南目前的技术和设备条件。
海兴省富良造船厂广大职工在制造成功二十五吨和三十吨钢筋水泥驳船的基础上,又试制一百吨钢筋水泥驳船。他们在交通技术院的大力帮助下,苦战五个月,终于制成越南北方第一艘一百吨钢筋水泥驳船,并在最近胜利下水。
此外,各地工人还发扬敢想敢干精神,制造成功新型磨床、真空泵、电话机和二百瓩发电机等一批新产品,对促进国民经济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附图片)
和平恢复后,越南北方钢铁基地——太原钢铁公司迅速修复。
新华社记者摄


第5版()
专栏:

在反击敌军窜犯解放区的战斗中
越南南方军民歼灭大批西贡军队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三月十四日讯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各地军民二月份又歼灭大批蚕食解放区的西贡军队。
湄公河三角洲西部地区军民二月份在反击进犯解放区的西贡军队的战斗中,总共歼灭敌人五千五百多名。此外,他们还击沉和击伤敌舰八艘,打毁军车二十二辆,摧毁敌人非法设在解放区内的两个军事基地,并使二十三个村子的近二万居民重新获得解放。
广南省奠盘县的游击队和地方部队二月份在反击违反停火的西贡军队的战斗中,打死、打伤敌军三百名,并且缴获了大批武器。
嘉定省古芝等三个县的游击队和地方部队在二月上半月的一周里,歼灭向解放区发动蚕食进攻的西贡军队一百名。
土龙木省解放军二月份严惩前来窜犯解放区的西贡军队,歼敌约二百六十人。


第5版()
专栏:

越南南方共和驻老挝解放区代表
向苏发努冯主席呈递委任书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三月十四日电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会议最近任命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会委员武玉胡为越南南方共和驻老挝解放区特命全权代表。
三月八日,武玉胡在老挝解放区向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呈递了委任书。
呈递委任书后,武玉胡拜访了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会和老挝爱国中立力量联盟委员会。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凯山·丰威汉、西吞·库马丹、总书记富米·冯维希和老挝爱国中立力量联盟主席坎苏·高拉等同武玉胡进行了亲切的谈话。


第5版()
专栏:

不满右派集团的残暴统治 坚决进行斗争
老挝二千八百多居民返回解放区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三月十四日讯 据巴特寮电台广播,在战争时期被挟持到右派控制区的居民,不满右派集团的残暴统治,纷纷起来斗争,摆脱右派集团的控制,返回解放区。
在今年年初的两个月中,又有四百三十多户、共二千八百多居民返回琅勃拉邦省解放区。
这些居民回到解放区后,受到当地人民政权和群众的热烈欢迎,当地人民政权正在帮助他们安排好生活和进行生产。


第5版()
专栏:

阿尔巴尼亚《团结报》发表文章
谴责苏美超级大国激烈争夺印度洋地区
尼泊尔《祖国》周刊指出必须反对苏美争夺,使印度洋成为和平区
新华社地拉那一九七四年三月十四日电 阿尔巴尼亚《团结报》三月十三日发表文章,谴责苏美在印度洋争霸。文章指出,最近,印度洋已经变成了美苏两个帝国主义超级大国激烈争夺的地区。美苏这两个超级大国在印度洋的争夺,是它们妄图主宰世界的霸权野心的表现。
文章指出,苏修为了建立他们在印度洋的霸权和控制某些亚洲国家,增加了他们驻扎在这一地区的军舰。苏联战舰在印度洋横冲直撞,炫耀武力,进行讹诈。“而美国由于害怕苏伊士运河的重新开放而使印度洋的力量平衡发生重大改变,则迫不及待地向印度洋派驻新的力量。”
文章说:“莫斯科和华盛顿都把确保在濒临印度洋国家的基地看作是十分重要的事情。”苏联修正主义者企图逐渐扩大他们从红海到阿拉伯湾(波斯湾)、孟加拉湾和马六甲海峡的势力范围。
文章说,“而另一个超级大国——美国,在争夺印度洋的竞赛中也不甘心落在它的对手的后面。为了抗衡苏联争夺的加强,美国正在迪戈加西亚岛修建海军基地。”“事实表明,美国加强迪戈加西亚基地的目的是同美帝国主义者对印度洋的霸权政策相联系的。”
文章说,苏美在印度洋的争夺,还飘着石油的气味。
文章指出,当年,俄国沙皇彼得一世就有进入印度洋的野心。彼得一世在他的“政治遗嘱”中说:当俄国可以自由进入印度洋的时候,它就能在全世界建立自己的军事和经济统治。文章说,“现在,克里姆林宫的新沙皇正在企图实现老沙皇的这一迷梦。”
文章说:然而,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在印度洋的霸权计划是不能得逞的。濒临印度洋的国家的人民,高度警惕地和愤怒地注视着两个超级大国的一切活动和伎俩,他们决不允许这两个超级大国蹂躏他们的自由与民族独立。”
新华社加德满都一九七四年三月十三日电尼泊尔《祖国》周刊三月十二日发表社论,谴责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在印度洋的争夺。
社论说:“苏联和美国海军在印度洋的竞争已经在全世界引起反应。这两个超级大国在印度洋日益增加的活动,使沿岸国家深感不安。”
社论说:“美国以苏联在印度洋的海军活动和影响日益增加为口实,扩大在英国控制下的迪戈加西亚岛上的海军设施,增加了它在印度洋的舰只数量。据美国官员说,苏联海军在印度洋的活动已超过美国三倍。另一方面,苏联正在加强它的海军活动,目的是增加它在南亚、阿拉伯湾和中东的影响和力量,从而不落后于它的美国敌手。”
社论指出:“研究世界政治的人完全清楚,苏联是在怎样扩大它在这些地区的势力范围。苏联和美国的这些活动,已经给东南亚、东非和阿拉伯湾独立国家的安全与和平造成很大危险。”
社论说:“两个超级大国通过海上扩张以保持它们各自在这个地区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的目的已变得非常明显,因此,沿岸国家就反对和谴责它们这些活动,并且要求使印度洋成为和平区。”
社论说:“如果印度洋地区变成大国政治的中心,将危害所有亚非国家的独立和主权,阻碍它们独立地发展经济。这样,苏联和美国的海军活动对亚非和平和安全就造成了严重的危险。沿岸国家应该当心这种危险,一致采取有效措施使印度洋成为和平区。”


第5版()
专栏:

日本要求苏联停止向太平洋发射“气象火箭”
新华社东京电 日本政府三月七日再次要求苏联政府停止向太平洋的一些海域进行发射“气象火箭”的试验。
据日本《东京新闻》报道,苏联政府预定从二月下旬到四月上旬向太平洋中部和北部的十七处海域发射“气象火箭”,其中有三处将影响日本民航飞机的飞行和渔民的捕鱼活动。
因此,日本政府通过驻苏联大使馆要求苏联政府停止向上述三处海域发射“气象火箭”。


第5版()
专栏:

武汉杂技团结束在牙买加的访问抵阿根廷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三月十四日讯 金斯敦消息:中国武汉杂技团结束了在牙买加的十三天访问演出,于三月十二日乘飞机离开牙买加前往阿根廷。
到机场欢送的有牙买加总理府国务部长达德利·汤普森、全国体育协会执行主席保罗·菲茨里特森以及其他牙买加朋友。
中国驻牙买加大使李超也到机场欢送。
三月十一日晚,李超大使为武汉杂技团访问牙买加举行了招待会。
出席招待会的有:牙买加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戴维·库尔,总理府国务部长达德利·汤普森,地方政府部长罗斯·利昂夫人,区域事务部长西德尼·佩根,卫生和环境控制部长肯尼思·麦克尼尔,青年和地方发展部长道格拉斯·曼利以及警察局长巴兹尔·鲁宾逊。戴维·库尔副总理和李超大使、申剑团长、杨瑞副团长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在招待会上,达德利·汤普森国务部长把牙买加总理迈克尔·曼利写给中国武汉杂技团的赞扬牙中两国人民友谊的亲笔签名信,交给了申剑团长。
中国武汉杂技团在牙买加先后访问了牙买加首都金斯敦、中部盛产铝矾土的曼德维尔城和西北角的滨海城市蒙特哥湾,参观了工厂和学校,为牙买加人民演出了八场杂技,观众共约四万人。牙买加国家电视台还在三月五日向全国约八万观众播放了武汉杂技团的部分节目。武汉杂技团的演员们还为牙买加学生、杂技团居住的旅馆服务人员表演了小型杂技。杂技团的乐队会见了牙买加音乐界的朋友,演奏了中国民间乐器,并欣赏了牙买加民族乐曲。
中国武汉杂技团是到牙买加访问的第一个中国文艺团体。杂技团演员们向牙买加人民表演了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锤炼的富有中国民族文化传统的各项节目。中国演员的精神面貌和艺术风格受到牙买加人民的热烈欢迎和赞扬。
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九七四年三月十三日电 以申剑为团长、杨瑞为副团长的中国武汉杂技团应阿根廷政府的邀请,于三月十三日到达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进行友好访问演出。
到机场欢迎的有阿根廷社会福利部礼宾司司长维森特·费利奥·希奥雷略和社会福利部的其他官员。
中国驻阿根廷大使郑为之也到机场迎接。
到机场欢迎的还有旅居阿根廷的华侨代表。


第5版()
专栏:斯里兰卡通讯

中斯友谊的故事
卡拉玛迪亚是斯里兰卡南部沿海地区的一个渔村。全村三十来户人家,多以捕鱼为业。一九七三年八月十四日下午,青年渔民西里赛那、皮亚赛那和皮亚达萨象往常一样,登上他们的“皮亚达萨”号渔船,出海捕鱼了。“皮亚达萨”号是排水量仅五吨的近海小渔船。晚十时,当他们正拉网时,机器突然发生故障停车了,船只失去了控制……。
第二天早上,渔民的家属照例来到海滩,迎接出海归来的亲人。“皮亚达萨”号却没有归来,人们不安和焦虑起来。一天、两天过去了。三位渔民的亲人们,噙着眼泪,整天站在海岸上,了望着远方海面,盼望亲人平安归来。三天、四天过去了,“皮亚达萨”号仍无影无踪。村里每天派出去搜寻的渔船也相继失望而归。
原来,这只小渔船失去控制后,海浪便渐渐地把它往远海推去。最年长的三十二岁的西里赛那,是个有十三年出海经验的渔民。他知道渔船已无法自己返回了,便把他们带来的三条纱笼悬挂起来,作为求救的讯号,并打手势向来往的海轮呼救。在海上飘流的四天当中,共有十艘海轮在这只小船附近驶过,但都没有对求救讯号作出回答。
对这三位渔民说来,这四天是很艰难的。船上没有食品,只有四加仑淡水,五只椰子。为了能尽量多坚持些时日,四天内,他们三个人才分食了一只椰子。小船颠簸得十分厉害,晚上海风寒冷刺骨,白天,阳光灼热难熬。到了第四天,二十岁的皮亚达萨再也不能支持,躺倒在船舱里了。二十一岁的皮亚赛那也已精疲力尽。西里赛那也感到又乏又饿。他们都在想:“还有希望遇救吗?”
八月十九日早上,西里赛那又发现一艘海轮从远方驶来。他站了起来,照例打手势呼救。海轮从小船的侧方驶了过去。西里赛那又一次失望了。但是,出乎他的意外,他发现这艘海轮掉了头,并放慢了速度朝渔船驶来。“啊,得救了!”他忘却了疲乏和饥饿,高兴地喊了起来,叫起了精疲力尽的同伴。
这艘海轮就是中国远洋货轮“无锡”号。它在科伦坡港口加水加油后,正在驶往祖国的归途中。“无锡”号靠拢了渔船,放下梯子。几个中国船员走下来,先把渔船缆住,然后把三个渔民抬上了船。三位斯里兰卡朋友遇救的消息立即传遍了全船。船长立即过来探问,船上的医生给他们检查身体并采取了必要的医疗措施。厨房送来了可口的饭菜。中国朋友们的热情关怀和照顾,使三位渔民感激得流下泪来。
在他们休息好了以后,船长拿来了地图,请他们找出自己的来处。他们想,卡拉玛迪亚村太小了,中国朋友是不会知道的,就说是海巴托达镇吧。船长听后,便指挥把船开到了海巴托达外的海面。三位渔民在望远镜里看到了自己熟悉的市镇,高兴极了。但这到底还不是自己的家乡啊。于是,他们又在地图上指出了卡拉玛迪亚的位置。船长便又指挥把船驶到卡拉玛迪亚村外的海面上。
村里派来探听的两艘渔船很快发现了靠在海轮侧旁的“皮亚达萨”号。中国朋友们请他们上了船。在知道三位朋友遇难和被中国船救起的经过后,他们多次向中国朋友表示感谢并一定要请中国朋友去村里作客。只是因为“无锡”号运输任务紧迫,中国朋友们才婉谢了他们的邀请。临行前,中国朋友们又请他们吃西瓜。西里赛那为了留个纪念,便将几颗西瓜籽装在口袋里。他们流着热泪,紧紧握着中国朋友们的手告别。
几个月过去了。记者不久前在卡拉玛迪亚村访问了这三位渔民。热情的西里赛那请记者去看他用从“无锡”号带回的瓜籽种的并已长成的西瓜。他摘了最大的一颗瓜,坚持要记者收下,并说:“已经熟了。这只瓜有很大的象征意义,它是斯中人民间的友谊的结晶啊!请转达我们对‘无锡’号中国朋友们的感谢和问候。”
新华社记者


第5版()
专栏:

老挝执行协定中央联合委员会举行仪式
授权万象市联合警察双方开始执行任务
新华社万象一九七四年三月十四日电 老挝执行协定中央联合委员会三月十四日举行仪式,正式授权万象市联合警察双方开始执行任务。
参加仪式的有:执行协定中央联合委员会和万象市中立化小组双方全体成员,万象市联合警察双方负责人,万象市正副市长和前万象市警察局局长等。
前万象市警察局局长昭坎平在讲话中表示,已把原万象市警察局的职权正式移交给了万象市联合警察。接着,万象市联合警察万象政府方面负责人宋苏·巴努冯和各爱国力量方面负责人坎蓬·布达坎在仪式上发表讲话。他们表示接受万象市警察职权,并且保证在民族和睦的基础上互相合作,保障临时民族联合政府和民族政治联合委员会成员以及万象市人民的安全。
最后,执行协定中央联合委员会万象政府方面代表团团长苏甘·维莱山和各爱国力量方面代表团团长陶苏·培拉西也发表了讲话。他们一致要求万象市联合警察根据万象协定及其议定书的规定,真诚合作,排除和粉碎来自国内外敌人的干扰和破坏,绝对保障临时民族联合政府和民族政治联合委员会成员的安全和顺利工作,保障万象市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和他们的民主自由权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