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3月11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铲除毒草反击逆流 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
中国京剧团 更坚
《三上桃峰》是一株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翻案的大毒草。这出反革命黑戏一出笼,它的炮制者和支持者就利令智昏,得意洋洋,公开地叫嚷:这个戏“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看,他们仇视革命样板戏、仇视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反动气焰何等嚣张!
革命样板戏是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标志。文艺领域中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集中反映在对革命样板戏的态度上。他们胡说“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就是要突破无产阶级文艺创作的根本原则,扭转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把工农兵英雄人物赶下台去,为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鸣锣开道。他们制造舆论,妄图从根本上改变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这也就是从文艺上鼓吹“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敌人“一律给予政治上的解放”,让刘少奇、林彪所代表的地主资产阶级重新专我们无产阶级的政。
在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激烈搏斗中诞生的革命样板戏,是我们党的财富,是整个无产阶级的财富。它凝聚着江青同志多少宝贵的心血,凝聚着广大工农兵群众的智慧和期望,凝聚着革命文艺战士辛勤劳动的汗水。它是粉碎了刘少奇、林彪一伙无数次的对抗、破坏所取得的胜利成果,是革命人民的战斗号角,是打击帝、修、反的精神武器。革命样板戏的创作原则体现了毛主席光辉的文艺思想,是无产阶级文艺创作必须遵循的准则。对同一个事物,不同阶级有不同的看法。广大革命人民欢呼革命样板戏好得很;而《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却胡说什么“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正好暴露了他们妄图复辟的狼子野心。
“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选择什么样的题材,是由一定的政治路线决定,为一定的政治路线服务的。革命样板戏正是从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立场出发,选择了我国民主革命时期和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重大题材,歌颂伟大领袖毛主席,歌颂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歌颂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歌颂半个世纪以来我们党领导下的波澜壮阔的人民革命斗争,歌颂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三上桃峰》的炮制者们身在山西,却不写毛主席亲手树起的大寨红旗,不写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革命烈士刘胡兰,偏要跑到河北省找题材。找到河北省,他们不写三条驴腿起家的“穷棒子”精神,不写“当代愚公”沙石峪,却偏要扛着反“题材决定”论的破旗,从王光美蹲点的桃园,牵出一匹病马大作文章,用含沙射影的恶毒手法诬蔑大跃进象患了“脑迷症”的病马,由于“猛骑快跑”活活“累死”,还把这一匹病马说成人民公社的“半份家当”,妄图把如此多娇的社会主义江山涂抹得一团漆黑!他们诬蔑社会主义的现实,就是为了复辟资本主义。所以当资本主义势力的代表人物老六把一匹象征资本主义“胜利”的大红马拉上台时,就连声喝彩:“好马!”“好马!”“好马!”他们就是要通过这两匹马的对比,明目张胆地为王光美的“桃园经验”唱赞歌,为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革命样板戏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正确表现了我党诞生以来各个历史时期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深刻揭示出这些斗争的性质、特点和发展规律,从而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幅人民战争风起云涌的宏伟图景,谱写出一曲曲三大革命运动的壮丽颂歌。
《三上桃峰》的炮制者们却大肆贩卖刘少奇、林彪的“阶级斗争熄灭论”的黑货,把明明是在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中前进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描绘成人人“忠恕”,个个“谦让”的“君子国”。难道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君子国”吗?没有。这完全是欺人之谈。其实,剧中所反映的也并非真的没有阶级斗争,不过是没有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罢了,而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进攻倒是非常猖狂的。他们是想用这种“天下太平”的“君子国”来掩盖这种进攻,其目的就是妄图否定和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实现刘少奇、林彪梦寐以求的资本主义复辟。
恩格斯说:“主要的人物事实上代表了一定的阶级和倾向,因而也代表了当时一定的思想。”塑造什么样的理想人物,是关系到在文艺领域里实行哪个阶级专政的问题。努力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革命样板戏成功地塑造了一大批无产阶级的英雄典型,在他们身上体现了无产阶级最有远见,最大公无私,最富于革命彻底性的思想品质。他们是文艺史上一切剥削阶级文艺作品中的所谓“英雄豪杰”根本不能相比的,他们顶天立地屹立在社会主义文艺舞台上,把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牛鬼蛇神赶下去,真正实现了无产阶级在文艺领域里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
《三上桃峰》的炮制者们为了复辟资产阶级专政,用孔孟之道和黑《修养》精心炮制他们的理想人物。剧中那个冒充共产党员的政治庸人青兰,根本不是什么无产阶级英雄,而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庸之道的典型。她只抓小事,不抓大事,脑子里只有马情,没有敌情,整天围着那匹病马打转转。面对资本主义势力的猖狂进攻,她毫不斗争,麻木不仁。老六欺骗邻队,损人利己,大挖社会主义的墙脚,她听之任之,连仅有的一次地头批判会也不参加。队长李永光重用坏人,助长邪气,为资本主义势力大开绿灯,她不仅姑息迁就,还为他评功摆好,把他说成是“杏岭的好当家”。在她的全部活动中深深地渗透着孔孟的“中庸”、“克己”,刘少奇的“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和林彪的“两斗皆仇,两和皆友”的反动思想。青兰这种大行中庸之道的人物,不正是被打倒而又妄想行复辟之道的地主资产阶级所需要的理想人物吗!
革命样板戏为了更好地表现无产阶级政治内容,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成功地运用毛主席教导的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在创作实践中总结出“三突出”、“多侧面”等一系列创作经验,丰富了无产阶级的艺术宝库。《三上桃峰》的炮制者们却从他们的反动政治目的出发,搬出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创作方法,极力推销反“题材决定”论、地主资产阶级的“人性论”、“无冲突论”、“时代精神汇合论”、“中间人物论”等形形色色的破烂货,真可谓黑论皆备,五毒俱全!
他们那一套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而是刘少奇、周扬一伙鼓吹了多年的反动货色。从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在革命样板戏的创作和发展过程中,刘少奇、林彪一伙,正是用那一套,进行阻挠和破坏的。要说“框框”的话,他们的那一套才真正是禁锢无产阶级文艺的资产阶级反动框框。无产阶级正是粉碎了他们的这一套框框,才创作出一个个光彩夺目的革命样板戏,塑造出李玉和、杨子荣、郭建光、洪常青、严伟才、方海珍、江水英、赵勇刚、柯湘等顶天立地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无产阶级文艺的胜利成果,正是在粉碎他们那一套彻头彻尾反动框框的斗争中,诞生和发展起来的。
今天,《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又袭用老谱,同无产阶级较量,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二千多年前,驮着孔老二周游列国,鼓吹“复礼”的一辆破车,两匹瘦马,早已车翻马仰,跟着孔老二见周公去了。林彪这匹“独往独来”,梦想“复辟”的“天马”,也已经摔死在温都尔汗了。《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们骑着刘少奇的“大红马”,妄想干翻案复辟的勾当,也必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文艺战线上的斗争,历来都是政治战线上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只要阶级斗争存在,文艺战线上的斗争就不会止息。今天,祖国大地一片春色,文艺园地百花盛开。在这大好形势下,出现个把毒草没什么了不起,锄掉毒草,好当肥料。通过深入批林批孔,通过对《三上桃峰》这棵毒草的批判,必将推动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大踏步向前发展。


第3版()
专栏:

走什么道路? 为谁当家?
上海市金山县枫围公社红星大队故事创作组
晋剧《三上桃峰》是一株为刘少奇翻案的大毒草。它竭力颂扬和吹捧的杏岭大队队长李永光,就是农村资本主义势力在党内的代理人。可是,戏里却公然把他打扮成“老革命”,为他评功摆好,说他“为革命熬得两鬓添白发”,“是咱杏岭的好当家”。
李永光到底干了些什么呢?他出场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欺骗手段把病马卖给桃峰大队,坑害兄弟队,还洋洋自得地把卖掉病马称为“是步好棋”,又把换取好马出外跑运输比作“锦上添花”。左一个“好马”,右一个“好马”,一连喊了三个“好马”,真是赞不绝口。李永光眼下的“好棋”、“好马”,不正是套上胶皮车,“跑跑运输有钱花”的资本主义道路吗?他们的胶皮车是开倒车,大红马是回头马。如果让他们的阴谋得逞,贫下中农就要重新做牛马!
李永光为了使杏岭大队一步一步倒退,直至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心中有一套全盘计划:卖掉病马,换取好马,添置胶皮车,订运输合同,大搞不正当的副业,这样发展资本主义就有“办法”,有“钱花”。当“菊花青”死后,剧本的炮制者生怕把李永光这个人物写得太露骨,就让李永光装出一副非常“关心”桃峰大队的样子,假惺惺地表示要“亲自处理”。他假装生气,责备老六没把马的病情告诉买主。可是当老六买回大红马、订下运输合同时,他又立即转怒为喜,夸赞老六“这事情办得还不错”。由此可见,李永光“关心”也好,“责备”也好,全是虚伪的。走资本主义道路,才是李永光的本来面目。
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在农村中,贫下中农是农村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而《三上桃峰》却完全背离了党的阶级路线。老六是挖社会主义墙脚,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坏家伙。但是李永光却十分信任、重用他。当老六用欺骗手段把病马卖给了桃峰大队后,连“口气都没歇”,又“扑扑腾腾”赶往梨花沟买“好马”,李永光就啧啧称赞:老六这一阵子真“积极”;当老六买回“大红马”,又揽下“运输合同”,李永光更是大加赞赏:老六办事情“还不错”,现在办得“正是时候”,还默许老六掌鞭杆。看,李永光就是这样一个农村资本主义势力在党内的代理人,他依靠的就是资本主义势力的代表人物老六。
剧中对李永光这样的人物,对于复辟资本主义的倒退行为,非但不批判不斗争,反而百般加以美化和歌颂。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伟大胜利、批林批孔群众运动蓬勃兴起的今天,《三上桃峰》炮制者和支持者们竟然把这些人物搬上舞台,完全是别有用心的。
《三上桃峰》的出笼,充分说明被打倒了的地主资产阶级,决不甘心他们的失败,他们每时每刻都妄图复辟。我们批判《三上桃峰》,就是反对复辟资本主义,反对开历史倒车。孔老二搞“复礼”,到处碰壁;林彪搞复辟,最后覆灭;《三上桃峰》搞翻案,在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贫下中农面前,也是注定要失败的。


第3版()
专栏:

奉行孔孟之道的政治庸人
——评晋剧《三上桃峰》青兰的形象
北京京剧团大批判组
毛主席教导我们:“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在文艺作品中,每个阶级总要塑造本阶级的代表人物。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大毒草《三上桃峰》里的青兰,就是按照刘少奇、林彪鼓吹的孔孟之道精心塑造出来的一个政治庸人的形象。
首先,青兰否认阶级斗争、反对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
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党的基本路线是党的生命线。离开了党的基本路线就是离开马列主义,离开无产阶级专政,势必滑到修正主义、资本主义的邪路上去。杏岭大队党支部书记青兰,是个回乡五年的知识青年。剧中根本看不出她是在农村阶级斗争中锻炼成长的。她作为支部书记,却成天围着一匹病马转。卖病马已暴露出她自己所在的杏岭大队阶级斗争十分严重。老六卖马骗人,伪造合同,倒卖木材,投机倒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农村资本主义势力的代表人物。而大队长李永光又是资本主义势力在党内的代理人。李永光在春耕期间,以邻为壑,坑害友队,指使老六倒卖本队病马买回好马,准备跑运输,捞现钱,走资本主义道路。面对着党内外如此严重的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青兰却熟视无睹、不闻不问。她认为李永光只是“本位主义问题”,老六也只是“好心办了坏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阶级斗争的大事化得一干二净。青兰在剧中有这样一句唱词:“这是件大事情应该及时抓”。她到底抓的是什么大事呢?原来就是用“仁爱”之心去感化走资派和阶级敌人。“三上桃峰”(过去叫“三下桃园”),主动赠马,然后皆大欢喜。用美化王光美的“桃园经验”来体现“社教运动的胜利果”,这就是青兰要抓的大事。
无产阶级要抓大事,资产阶级也要抓他们阶级的“大事”。林彪这个大党阀、大军阀不是念念不忘“克己复礼”是“悠悠万事,唯此为大”的吗。在我国社会主义所有制改造基本完成的时候,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为了复辟资本主义,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叫嚷“阶级斗争基本上结束了”,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反革命“也基本被消灭了”。一直到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这个叛徒、内奸、工贼,为了抹煞社会主义时期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以达到庇护一小撮阶级敌人,复辟资本主义的目的;为了搅乱阶级阵线,他大肆鼓吹解决什么“四清和四不清的矛盾”,“党内外矛盾的交叉”等谬论。王光美臭名昭著的“桃园经验”,就是刘少奇假四清,真复辟的罪证。由此可见,青兰的“抓大事”就是要抹煞农村中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混淆阶级阵线,包庇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地、富、反、坏、右,以保护这些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反动势力。这就是要用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来取代党的基本路线,就是要象林彪那样效法孔老二的“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
其次,青兰浑身浸透了孔孟思想,用中庸之道取代马克思主义斗争哲学。
当杏岭大队骗人卖马的事件发生后,青兰不是带领群众向资本主义势力作坚决斗争,而是忍让求全,大搞“忠恕”、“仁爱”、“中庸之道”。
老六明明是个应该法办的投机倒把分子,青兰却嘱咐群众,“要耐心帮助他”。老六作了一些假检讨,青兰连忙说“你思想上有了一点转变,我们就肯定这一点”,关怀体贴,无微不至,而老六也就一下子变成好人了。大队长李永光明明是农村资本主义势力在党内的代理人,而且专横霸道。他女儿三爱对卖病马提些意见,他就骂她“没大没小”,是“少见多怪操闲心”。青兰想找他谈谈,他竟然说:“我把话说在前头,你要说马的事,我就不听”。对于这样一个顽固地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青兰连碰他一下都不敢,讲了几句不疼不痒的话,根本没有触及问题的实质,反而说了充满温情和许多推崇颂扬的好话。青兰在全剧中有两个主要唱段,一是第五场的净场独唱,一是第六场对李永光的劝说,这两大段唱的内容大都是对大队长的称颂,只不过一是当面,一是背后。真是实践了刘少奇所说的“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温柔敦厚,无以复加。林彪鼓吹“儒家的原理”是“以仁爱之心待人之忠。”青兰正是以资产阶级“仁爱之心”来对待李永光走资本主义道路之“忠”的。于是,一场严重的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就在这一片脉脉温情之中消融罄尽:“红灯下两辈人推心相见,革命情如泉涌话语万千”。青兰这个政治庸人和李永光这个农村资本主义势力在党内的代理人合而为一,握手言欢。
这里,炮制者编造了一个美妙的神话:象杏岭大队那样一个资本主义思想占统治地位的大队,象李永光那样一个以邻为壑、唯利是图、满身发着铜臭气的市侩,象老六那样手尖眼快、奸诈狡猾的投机倒把分子,由于青兰大讲“忠恕”,大讲“仁爱”,他们在一个晚上都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昨天还卖病马坑人,今天忽然不但奉还马款,而且无偿地赠送一匹好马,一个一个全成了洁白无瑕的“圣人”。这个“神话”就是要告诉我们,大家都要向青兰学习,拜倒于孔孟之道的脚下,按照黑《修养》的准则行事,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也就是说,资本主义复辟可以通行无阻了。
事实证明,《三上桃峰》中的主要人物青兰,浑身浸透了刘少奇、林彪一伙鼓吹的“忠恕”、“仁爱”和“中庸之道”等货色,是一个孔孟之道的忠实信徒,是刘少奇、林彪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我们要提高警惕,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一显微镜和望远镜,揭发和批判用文艺形式搞复辟、开倒车的阴谋诡计,迎头痛击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回潮,坚决捍卫革命样板戏!坚决捍卫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把批林批孔运动进行到底!把无产阶级文艺革命进行到底!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