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3月1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最近,广州部队某部指战员到太平天国起义的地方——广西桂平县金田村,和贫下中农一起批判林彪、孔老二鼓吹“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下面是批判会上部分同志的发言摘要。
奴隶们的斗争推动着历史前进
贫农社员、太平天国文物讲解员 黄耀南
人类的历史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可是,孔老二却说什么“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叛徒、卖国贼林彪也把自己吹成“天才”、“超人”,极力宣扬“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听到他们的这些胡话,我心里真是火冒三丈。
历史究竟是谁创造的?毛主席说:“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就拿太平天国起义来说吧,当时的清朝封建政权残酷地压迫、剥削农民。我们桂平、贵县、平南一带,地主豪绅霸占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土地,向农民收租七、八成。一八五一年天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地主象恶狼一样催租逼债,农民饿死很多。在这种情况下,洪秀全领导广大穷苦人民举行了武装起义。起义军坚持斗争十八年,从根本上动摇了清朝政权,同时也抵抗了帝国主义的侵略。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的英勇事迹,是奴隶们创造历史的一个铁证。
太平天国革命的主力军,是被压在社会最底层的贫苦农民。我祖父是地主的佃户,起义一开始,他就拿起大刀、长矛跟着洪秀全造反。当时,金田地区大部分穷苦农民都参加了革命。太平军的骨干队伍是紫荆山里的烧炭工人。他们无田无地,受苦最深。地主佬骂他们是“炭黑仔”。可是,就是这些“炭黑仔”,后来成了太平天国革命的台柱子,有的成了统率千军万马的军事领袖。东王杨秀清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家世世代代烧炭,九岁丧失父母,从小孤苦伶仃,受尽压迫。这样“贫贱”出身的“贱民”,在领导革命运动中,身经百战,智勇双全,清兵和帝国主义都很怕他。太平军的年青将领英王陈玉成,同样是贫苦出身。他在战斗中逐步成长,后来成了出色的革命将领。看!创造历史功绩,推动历史前进的就是这些工农群众。相反,那些封建地主、儒家学者,总是要开历史倒车。混入太平天国领导集团的地主分子韦昌辉,起初投机革命,到南京后,他搞反革命叛乱,杀害了杨秀清以及太平军将士两万多人。至于清朝皇帝和曾国藩等一帮反动派,都是镇压人民革命的大刽子手,都是企图拉着历史往后走的,只有推翻他们,历史才能前进。
太平天国起义和无数的历史事实,都证明了一个真理:“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有了毛主席领导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进行长期的革命斗争,才有今天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决不是什么“上智”、“天才”创造历史,而是奴隶们前仆后继的斗争推动着历史前进。


第2版()
专栏:

劳动人民创造了社会物质财富
二连司务长 张永泉
历史的发展,社会的前进,哪一步离得开劳动人民?离开了劳动人民的物质生产活动,人类就不能生存,也不可能有社会的发展。可是,一切剥削阶级总是把自己打扮成“先知先觉”的“救世主”,否定劳动人民在历史上的决定作用,二千多年前的孔老二是这样,叛徒、卖国贼林彪也是这样。孔老二说什么“唯上智与下愚不移”;林彪无耻地吹嘘自己脑袋“长得好”,“特别灵”,似乎没有他这个“天才”,什么物质财富也没有了。
但是,事实如何呢?我是金田人,就说说我们金田的事吧。解放前,我们这里有几户大地主,他们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靠剥削劳动人民过活的寄生虫。他们这些所谓“上智”的剥削者,不仅根本不能创造物质财富,相反,在他们的反动统治下,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金田平原这个靠山近水的好地方,那时是天旱无水浇田,下雨泛滥成灾。当时穷人都这样说:“紫水河,‘要命河’,利少祸害多。”粮食产量很低。解放后,在党和毛主席领导下,贫下中农组成了治山、治水大军。“要命河”在劳动人民手里变成了“幸福河”。蓄水量三千五百万立方米的金田水库拦江而起,水渠纵横交错、灌溉自流。金田大队过去大部分土地是沙多土层薄,贫下中农学习大寨,发扬大干苦干的革命精神,奋战一冬春,把一千多亩沙薄地改造成了高产田。过去“有雨水汪汪,无雨地冒烟”的金田,今天,在劳动人民手里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金田”,粮食产量年年跨《纲要》,去年增产十五万多斤。
金田大队的历史事实说明:社会的物质财富从来就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同时也说明:在打倒了那些自吹是“上智”或“天才”的反动统治者以后,劳动人民就会创造出更多的物质财富,社会生产就会大大地发展。


第2版()
专栏:

反动派愚弄人民是为了奴役人民
金田大队党支部书记 吴国新
历史上的一切反动派,都害怕劳动人民掌握革命真理,害怕人民觉悟起来。两千多年前孔老二鼓吹“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现在,林彪一方面吹嘘自己是所谓“上智”的“天才”,一方面诬蔑劳动人民是一些只知道“油盐酱醋柴”,“恭喜发财”的“下愚”。
林彪和孔老二为啥这样害怕劳动人民的觉悟?这是他们的反动立场决定的。听老人讲,太平天国起义之前,洪秀全、冯云山在我们金田地区秘密活动,向贫苦农民揭露地主老财的黑心肠,宣传“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的政治主张。当时金田的五户大地主怕得要死,一面捉拿冯云山,一面大肆宣扬什么“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妄图欺骗和愚弄人民。地主为啥这样搞?因为贫苦农民觉悟起来了,就要打倒他们,分他们的土地。我们再回想一下,解放军快要打到广西时,我们这一带的地主、富农分子惊慌失措,四处放风,诬蔑共产党。这又是为啥?还不是怕我们起来打倒他们。林彪、孔老二鼓吹“上智下愚”,妄图愚弄人民,其罪恶目的,也是为了奴役人民,把历史车轮往后拉。
同一切反动派相反,我们无产阶级的政党非常注意提高人民群众的觉悟。我们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因为,无产阶级的事业,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符合广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拿我们金田大队来说,从土改到现在,每次政治运动,我们都把党的政策原原本本地交给群众,组织大家认真学习,群众觉悟提高了,大家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推动着革命和生产不断向前发展。


第2版()
专栏: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批判“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
济南部队某部 杨育才
两千多年前,顽固地维护没落奴隶主阶级利益的孔老二,吹捧奴隶主贵族是高贵的“聪明人”,诬蔑奴隶们是卑贱的“愚人”。他所宣扬的这个“唯上智与下愚不移”的唯心史观,一直是剥削阶级维护反动统治的思想武器。叛徒、卖国贼林彪是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他恶毒诬蔑工农群众,说他们想的只是“怎样搞钱,怎样搞米,油盐酱醋柴,妻子儿女”,而自己则以“天马”自居,自夸是脑袋“特别灵”的“天才”。看,这两个剥削阶级的代表人物,一前一后,唱得多么合拍!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毛主席的这些论述,充分体现了人民群众创造历史这个历史唯物主义的根本观点,是对林彪、孔老二鼓吹的唯心史观的有力批判。
人的知识、才能不是天生的,是从社会实践中得来的。劳动群众直接参加三大革命运动实践,有丰富的经验,是真正的英雄。拿打仗来说吧。在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们志愿军的“化袭班”奇袭了敌伪首都师“白虎团”团部。“化袭班”的十三个同志,参军前都是给地主放牛、扛长活的苦大仇深的穷孩子,被地主资产阶级看作下等的“蠢人”。可是,就是我们这些“蠢人”,把不可一世的“白虎团”翻了个底朝天。当时,敌人说我们是“神兵天降”。我们并不是“神兵”,我们靠的是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和群众的智慧。在整个战斗的过程中,从出发到袭击伪团部,遇到了一道又一道难关。但是,我们十三个同志团结一心,凭着长期战斗摸索出来的经验,大家出点子,想办法,终于战胜了困难。行进路上,到处有敌人埋设的地雷,我们就顺着暴雨冲出的水沟前进。当我们来到敌团部的沟口时,被敌人的汽车挡住了去路。如果绕道走,时间不允许;硬钻,容易被敌人发觉。在这紧急关头,我们隐蔽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开了一个“诸葛亮会”。根据大家的意见,决定趁敌人混乱之际,来个突袭,打它个灵魂出窍。我们约定好集合地点,袭击了敌车队,按时到达了伪团部。当时,我们看到敌情有变化,又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改变了原来三个战斗组行动的方案,划为四个组分头围歼,仅十三分钟,王牌军“白虎团”变成了死虎团。事实说明:在旧社会,我们这些受地主阶级压迫、剥削,被看做“小人”的人,绝不是天生的“愚昧”;解放后,我们成了人民的战士,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我们的聪明、才智得到了更大的发挥。
打仗是这样,建设社会主义也是这样。有一次,我在某煤矿执行任务。这个煤矿地处平原,地质复杂,地下流沙泥多,建井十分困难。过去,外国人说那儿的煤是“悬崖上的鲜果,可望不可即”。解放后,资产阶级技术权威说:“外国人都说不能开,我们更不能开。”但是,在党的领导下,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锻炼的工人群众,以敢想、敢说、敢干的革命精神,迎着困难上,边干边总结经验,终于摸出了制服流沙泥的新办法,攻克了技术难关,硬是从这个“可望不可即”的“悬崖”里掏出了几十万吨煤来。这些铁的事实,是对“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的有力批驳。
林彪极力宣扬“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是为他“克己复礼”,篡党夺权的反革命阴谋制造理论根据的。他是要把自己说成“天才”,由他来“指挥一切,调动一切”,以便他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建立林家法西斯王朝,实行地主买办资产阶级专政。然而,历史毕竟是人民群众创造的,它的发展是不以一小撮反动派的反革命意志为转移的。所有违背历史规律而倒行逆施的反动派,到头来,都被滚滚前进的历史车轮碾得粉碎。孔老二和林彪的下场都是如此。


第2版()
专栏:

戳穿孔老二、林彪宣扬“仁义”的罪恶阴谋
中共徐州铝厂委员会书记 孔庆荣
我的老家住在山东省曲阜县,祖祖辈辈受尽了孔老二后裔“孔府”大地主的剥削和压榨,同孔家店结下了血海深仇。林彪这个地主、资产阶级的代理人,借孔孟之道,为他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制造反革命舆论,激起了我满腔怒火。孔孟宣扬“德”、“仁义”、“忠恕”,林彪鼓吹“以仁爱之心待人之忠”,叫嚣“恃德者昌,恃力者亡”,用地主资产阶级人性论,欺骗人民群众,恶毒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我要以自己的血泪家史,控诉“孔府”和反动派的罪行,批判孔老二及其信徒林彪的反动思想。
解放前的曲阜,是“孔府”大地主的“天堂”,贫下中农的地狱。我家住在离曲阜县城只有几里路的红庙村,那里流传着一首民谣:“天上的星星数不尽,‘孔府’的土地量不完;孔家的粮食堆成山,佃户的骨髓全榨干。”这个“孔府”地主庄园,强占着农民几万顷土地,光我们村上就有一百多户农民直接受他的剥削压迫。“孔府”把这一百多户农民分为佃户、修缮户、花匠户、守林户、薅草户、打杂户、礼乐户等等,以供他尽情地挥霍、享受,过着奢侈、豪华的糜烂生活。为了欺骗愚弄贫下中农,孔老二的子孙们说什么姓孔的都是一家人;凡是姓孔的都要遵守“仁义”、“忠恕”、“孝悌”之道,谁要反抗,谁就是“犯上作乱”。可是,“孔府”却从来就是用皮鞭、镣铐和水牢对待我们贫下中农。不知有多少贫下中农阶级兄弟,为了反抗“孔府”的压榨,而被“孔府”活活害死。在“孔府”的水牢里,有我们阶级兄弟的累累白骨。“孔府”、“孔府”,就是吃人的老虎;“仁义”、“仁义”,就是杀人的刀子。
我家是“孔府”的笤帚户,租地一亩多,每年要供给“孔府”大量笤帚。为了对付这样重的负担,我家每年都要出苦力顶替欠租。有一年,遇到雨涝灾害,粮食颗粒无收,那里交得起租子!狠心的“孔府”,就把我爷爷抓去给他打扫家园。奶奶只好领着我父亲和叔叔讨饭为生。这样的日子实在熬不下去,爷爷逃出虎口,带着一家人到处逃荒要饭。“孔府”发现以后,派狗腿子把爷爷抓了回去。从此,爷爷在“孔府”的皮鞭下推磨拐碾,每天干完活就被推进水牢,过了两年多牛马不如的生活,被摧残得不成人样。“孔府”看到爷爷身上再也榨不出油水,就把他一脚踢开。爷爷被穷兄弟刘大伯送回家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没有几天就含恨死去。
爷爷死后,奶奶带着一家人逃荒要饭,来到外县。但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世上的地主一样狠。父亲打短工,扛长工,累断脊梁骨,还养活不了一家。有一年,狗地主盖楼房,逼着父亲每次要抬三四百斤重的土坯,我父亲积劳成疾,口吐鲜血,就在大年三十晚上,丢下了我们兄弟三人死去了。
姓孔的穷人们,家家都有一部血泪史。孔老二宣扬什么“仁义道德”,而在“孔府”的朱漆大门外面,却是贫下中农家破人亡。同是姓孔,阶级不同,决不是一家人。血淋淋的阶级斗争事实,撕破了孔孟之道的伪善外衣。
一九三七年,日本侵略者侵占我们家乡后,把孔老二尊为“圣人”,跑到孔庙“朝圣”,叫嚷搞什么“东亚共荣”,“王道乐土”。可是,这些披着羊皮的豺狼,就在“朝圣”的第二天,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那时,我才两岁,叔父背着我,刚跑到村东边的山沟里,迎面碰上日本兵,这伙豺狼就架起机枪扫射开了。我叔父身中数弹,倒在血泊里。当场被杀害的,还有十七个乡亲。看,这就是日本侵略军对我们中国人民的所谓“王道”和“共荣”!
我们穷苦人盼星星盼月亮,盼望救星求解放。一九四五年秋天,毛主席派来亲人,解放了我们家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这些“孔府”的佃户奋起闹翻身,斗地主,分田地,建立劳动人民的政权。我大哥参加了八路军,二哥当上了民兵队长,母亲参加了妇救会,我入了儿童团。后来,独夫民贼蒋介石背信弃义,撕毁“双十协定”,悍然派兵进攻解放区。那时候,蒋介石也是满嘴叫嚷“忠孝节义”、“礼义廉耻”、“仁爱和平”,捧出孔老二的偶像欺骗人民群众,实际上是到处屠杀革命人民。一九四七年,我们家乡又被国民党反动派占领。地主还乡团一进村,就搞反攻倒算,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他们把我们母子二人抓去严刑拷打。我二哥是民兵队长,被还乡团抓去后,毒打致死。我和母亲幸亏被武工队营救,才逃出虎口,跑到解放区。
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欠下我们累累血债。这些满嘴“仁义道德”的家伙,双手沾满了革命人民的鲜血。他们的“仁义道德”,实质上就是镇压革命,屠杀人民。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对于一切剥削阶级和反动派鼓吹的“仁义道德”,受剥削、受压迫的劳动人民从来就不相信。穷苦人民要翻身解放,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团结起来同反动派开展斗争,用革命暴力推翻旧世界。当年,我爷爷为了反抗“孔府”的压榨,几次同穷哥们联合起来,抗租抗税。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领导广大贫下中农,同“孔府”大地主展开了清算斗争。分了他们的浮财、土地,镇压了血债累累的刽子手,为人民群众报了仇,雪了恨。从此,“孔府”大地主庄园变成阶级教育展览馆。展览馆里,陈列着“孔府”剥削、压迫贫下中农的罪证,教育人们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叛徒、卖国贼林彪也扯起孔孟之道的黑旗,大谈什么“德”、“仁义”、“忠恕”,暗地里又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我们工人阶级、贫下中农对孔孟之道的反动本质认识最清楚。林彪用孔孟的黑话,恶毒攻击无产阶级专政,其目的就是要我们放弃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放弃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好让他们搞资本主义复辟,使我们吃二遍苦,受二茬罪。这是永远办不到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