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3月1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语录
现在的社会主义确实是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比起孔夫子的“经书”来,不知道要好过多少倍。


第1版()
专栏:

林县农村组成以贫下中农为主的骨干队伍
联系现实阶级斗争深入批林批孔
本报讯 林县各级党组织遵照毛主席关于“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便是否认革命”的伟大教导,在批林批孔运动中,组成了以贫下中农为主并有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参加的骨干队伍。他们朝气蓬勃地战斗在红旗渠畔的集镇、山庄、田间、街头,带领群众口诛笔伐,全县批林批孔运动在深入发展。
林县各级党组织首先帮助骨干队伍掌握批林批孔的理论武器,提高他们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县委、公社党委和大队党支部,都举办了批林批孔学习班,组织骨干认真学习党的十大文件,学习毛主席和党中央有关批林批孔的指示,边学边议。东岗公社的一些批林批孔骨干,通过学习,认识到:林彪是地地道道的孔老二信徒,“克己复礼”是林彪阴谋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纲领。批林必批孔,批孔是为了深入批林。他们满怀极大的无产阶级义愤,狠批林彪、孔老二。茶店公社仙掌大队老贫农任贵成,看到林彪和孔老二一个鼻孔出气,搞复辟,开历史倒车,气得两眼冒火。他说:孔孟宣扬“生而知之”,林彪吹嘘自己的脑瓜“特别灵”,他们都是用“天才”、“天命”吓唬老百姓,妄想夺权复辟,这是白日做梦!
批林批孔怎样联系实际,是培训骨干的一个重要课题。林县县委领导成员在群众中带头批判,给骨干队伍做出了样板。县委书记在发言中,深入批判林彪及其死党恶毒诬蔑林县建设红旗渠的伟大成就、狂叫要“踢摊子,换班子”、组织大量劳力外出搞副业,妄图把林县引到资本主义的老路上去的罪行。这样联系实际批林批孔,使大家进一步看清了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在县委的带领下,批林批孔的骨干和群众一起,联系当前农村阶级斗争、两条路线斗争的大是大非问题,批判林彪反党集团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咒骂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种种谬论。很多社队的骨干怀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日夜战斗,整理出了孔孟——林彪——地、富、反、坏、右的黑话集:孔孟是怎么说的,林彪是怎么宣扬的,地、富、反、坏、右是怎么呼应的。例如,孔孟提出“上智下愚”,林彪鼓吹自己的脑瓜“特别灵”,地、富、反、坏、右胡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孔孟提出“中庸之道”,林彪鼓吹“两斗皆仇,两和皆友”,地、富、反、坏、右说什么“维一个人修一条路,惹一个人垒一堵墙”;孔孟提出“以屈求伸”,林彪鼓吹“勉从虎穴暂栖身”,地、富、反、坏、右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等,……他们把这个材料交给群众批判,进一步激发了广大干部群众的无产阶级义愤,越批越深入,越批劲越大。
林县的批林批孔骨干队伍在斗争中迅速发展壮大,现在,全县骨干队伍已扩大到八万多人。他们自己带头批,帮助别人批,及时传播经验,推动全面。横水公社留马大队有十七个生产队,批林批孔运动展开后,有三个生产队居住偏僻,领导不力,行动缓慢。大队党支部负责人就带领骨干队伍,翻山越岭到这三个队召开批林批孔大会,并且把学习材料送到饲养室、加工房、病人的炕头上,广泛发动群众,推动了批林批孔斗争的开展。
目前,林县批林批孔运动,在各级党委领导下,在以贫下中农为主的骨干队伍推动下,正在深入发展。


第1版()
专栏:

中央民族学院工农兵学员联系少数民族劳动人民解放前的苦难生活
狠批林彪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七日讯 中央民族学院工农兵学员在批林批孔斗争中,联系少数民族劳动人民解放前的苦难,批判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
批林批孔斗争展开以来,中央民族学院五十个民族的工农兵学员,积极投入这场战斗。语文系师生抓紧时间把批林批孔的学习材料翻译成维吾尔、藏、哈萨克三种民族文字。最近半个多月以来,各族学员召开批判会二百五十多次,写出批判稿二千多篇,人人口诛笔伐,使批林批孔斗争逐步深入发展。
中央民族学院的工农兵学员,绝大多数出身于奴隶、农奴、贫下中农(牧)家庭,有些学员本人过去就是奴隶或农奴。在批林批孔中,他们首先对林彪“克己复礼”的反动纲领,进行了革命大批判。来自四川凉山地区的彝族学员毛志强,是一个翻身奴隶。他在批判中说,解放前四川凉山是奴隶制社会。奴隶主把我们奴隶当作“会说话的牲畜”,可以随时卖掉,甚至杀掉当供品祭他们的“天神”。只要奴隶稍不称奴隶主的心,奴隶主就用抽脚筋、挖眼睛、割鼻子、削耳朵以至分尸、活埋等极其野蛮的手段,残害、虐杀奴隶。凉山有一个“万人坑”,就是奴隶主杀害奴隶的历史见证。我家祖祖辈辈是奴隶,世世代代受煎熬,干的是牛马活,吃的是猪狗食,穿的是破麻片,住的是牛羊圈。奴隶主夺去了我家七个人的生命。劳动人民的死敌林彪叫嚣“克己复礼”,就是妄想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让我们凉山地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重新当奴隶,我们决不允许旧社会重来。艺术系藏族学员益西曲珍说,旧西藏是人吃人的封建农奴制社会。贵族、寺庙、农奴主象大山一样压在西藏人民的头上,百万农奴祖祖辈辈给他们当牛做马。反动的三大领主用封建农奴制的“礼”残酷剥削、欺压劳动人民,有多少农奴被带上脚镣手铐,被挖眼挖心,抽筋剥皮。在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下,西藏百万农奴翻了身,使我这个从小受苦的人,成了一个革命文艺战士。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妄图恢复旧制度,让三大领主重新骑在劳动人民的头上,这是他白日作梦。历史告诉我们,凡是主张倒退、复辟、开历史倒车的家伙,从来都没有过好下场。
在批林批孔斗争中,中央民族学院工农兵学员还狠批了林彪、孔老二鼓吹的反动的“天命论”、“天才论”。奴隶出身的彝族学员杨拉体说,林彪、孔老二的这套谬论,跟过去凉山的奴隶主唱的是一个调子。奴隶主说他们自己是什么“天生的贵族”、“高贵的血统”,诬蔑我们奴隶是什么“天生的贱骨头”;又说什么这些都是“天神”安排的,是不可改变的。什么不可改变!我们在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下,推翻了奴隶制度,把奴隶主打倒在地,奴隶们当家作了主人,建设着社会主义的新凉山。活生生的事实,彻底戳穿了林彪、孔老二的鬼话。赫哲族学员葛中兴在批判时说,赫哲族人民在旧社会祖祖辈辈吃兽肉,穿兽皮,过着野人般的不定居的渔猎生活,人口不断下降。到解放前夕,赫哲族人口已由原来的三千多人下降到三百多人。这深重的灾难,难道是“命里注定”的吗?不是!完全是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欺压摧残的结果。赫哲族人民不信“天命”,在毛主席、共产党的领导下,参加革命斗争,翻身见了太阳。二十多年来,在党的亲切关怀下,赫哲族人民在社会主义道路上阔步前进。这巨大的变化说明:世上没有什么“天命”。林彪鼓吹反动的“天才论”,其罪恶目的是为他阴谋篡党夺权制造理论根据。我们一定要把他的谬论批倒批臭。
中央民族学院工农兵学员通过革命大批判,进一步认清了林彪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他们决心把批林批孔的斗争进行到底,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


第1版()
专栏:

布迈丁主席等到上海访问受到热烈欢迎
贵宾们离京时,周恩来总理到机场欢送 邓小平副总理等陪同贵宾到上海
上海市革委会举行宴会热烈欢迎贵宾 布迈丁主席和马天水副主任祝酒
新华社上海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八日电 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革命委员会主席、政府总理胡阿里·布迈丁以及其他阿尔及利亚贵宾,今天上午乘专机从北京到达上海参观访问。
贵宾们离开北京时,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前往机场欢送。
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外交部副部长何英,陪同阿尔及利亚贵宾到达上海。
贵宾们到达上海时,在机场受到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马天水,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警备区司令员周纯麟,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金祖敏、周丽琴、冯国柱和两千多群众的热烈欢迎。
布迈丁主席的来访,给上海人民带来了阿尔及利亚人民深厚的战斗情谊。今天,上海市洋溢着一片节日气氛。主要街道上空和高大的建筑物上悬挂着用中文和阿拉伯文书写的欢迎横幅,无数面彩旗迎风招展。中国和阿尔及利亚两国国旗在虹桥机场高高飘扬。机场大楼上悬挂着巨幅标语:“坚决支持阿尔及利亚人民、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各国人民反对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的斗争!”
十时四十五分,当布迈丁主席等阿尔及利亚贵宾走下飞机同欢迎群众见面时,机场上鼓乐齐鸣,欢声四起。朝气蓬勃的青少年们翩翩起舞,一群女青年簇拥着五个大型花篮,迎着贵宾们唱起了欢迎歌曲。布迈丁主席不断向欢迎群众鼓掌致意。
贵宾们的车队进入市区时,沿途成千上万的群众聚集在街道两旁,向阿尔及利亚贵宾鼓掌招手,热情地表达了上海人民对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崇高敬意。
陪同布迈丁主席来访的还有:外交部西亚北非司副司长汪普庆、礼宾司副司长朱传贤,中国驻阿尔及利亚大使林中和阿尔及利亚驻中国大使塔列布。
前往机场欢迎的还有: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中国人民解放军驻上海部队和上海市有关方面负责人程英、杜彪、董常云、周宏宝、金传德、叶昌明、王成龙、张振亚、杨佩莲、强玲英、庄瑞章、徐成虎等。
新华社上海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八日电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今晚举行宴会,热烈欢迎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革命委员会主席、政府总理胡阿里·布迈丁以及其他阿尔及利亚贵宾。
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外交部副部长何英出席了宴会。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马天水、周纯麟、金祖敏、周丽琴、冯国柱等出席宴会作陪。
宴会是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布迈丁主席在祝酒时说,上海这个城市经历了深刻的历史变化,这表明已经觉悟并决心掌握自己命运的人民必然会成功。今天上海的变化反映了伟大的中国人民的创造才能及其领导人毛泽东主席的卓越领导。
他说,你们的国家,正象其他第三世界国家一样,曾经被人认为注定要永远处于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停滞状态,而你们的国家却雄辩地证明了那种仍然极力想使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国家的人民处于被统治、被压迫、被剥削地位的设想完全是痴心妄想。你们所取得的成就完全是自力更生的结果。它对第三世界的国家是有教益的,对他们也是一种鼓舞。
马天水副主任在宴会上首先祝酒。他代表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和一千万上海人民,对布迈丁主席以及其他阿尔及利亚贵宾访问上海表示热烈欢迎,向战斗在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霸权主义斗争前列的阿尔及利亚人民表示敬意。
马天水说,中阿两国人民之间有着传统的友谊,两国人民在历史上都有着遭受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的共同经历。今天,我们两国人民又面临着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建设各自国家的共同任务。他表示,上海人民将为不断发展中阿两国人民的友谊作出努力。
今天上午,布迈丁主席由邓小平副总理、马天水副主任等陪同,参观了上海工业展览会。贵宾们观看了上海工人阶级发扬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精神创造的各种工业新产品。在展览会上,工人们开动机器为贵宾们进行了操作表演。当布迈丁主席参观光电跟踪线电极切割机的操作时,工人把用这台机器切割的一个“白毛女”模型送给了布迈丁主席。布迈丁主席对上海工人对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友好情谊表示感谢。
下午,阿尔及利亚贵宾们参观了郊区马陆人民公社,受到社员们的热烈欢迎。布迈丁主席等贵宾在公社展览室里,听取了关于这个公社发展情况的介绍,仔细观看了公社生产的水稻、麦子、棉花、黄豆、芝麻等样品。然后,贵宾们参观了公社畜牧场、农机站和水利灌溉站。布迈丁主席来到一块绿油油的麦田旁,详细询问了小麦生长与作物套种的情况。告别时,布迈丁主席祝这个公社今后取得更大的成绩。
晚上,贵宾们登上上海大厦顶层,俯瞰了上海夜景。(附图片)
右图:布迈丁主席等阿尔及利亚贵宾,二月二十八日由邓小平副总理、马天水副主任等陪同,参观上海工业展览会。


第1版()
专栏:

卡翁达总统和夫人参观广州花山公社
李先念王首道等陪同赞比亚贵宾观看杂技、歌舞表演
新华社广州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八日电 卡翁达总统和夫人等赞比亚贵宾,今天在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和林佳楣同志、农林部副部长郝中士及广东省、广州市革命委员会负责人林李明、焦林义等陪同下,参观了广州市花县花山人民公社。
初春的花山公社,田野里的麦子正在灌浆,整齐的油菜田遍地金黄。社员们迎着明媚的春光,兴高采烈地在田间劳动。当卡翁达总统和夫人来到公社时,在田间劳动的社员热情地向贵宾们招手致意,聚集在村头欢迎贵宾的人们挥动着彩带和大红花,不断地高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赞比亚贵宾!”
卡翁达总统和夫人在这个公社参观了小麦地和氮肥厂、农械厂、水库、卫生院,观看了公社民兵的军事表演。赞比亚贵宾还在公社社员家里做客,受到热情的接待。在社员江文勤家里,卡翁达总统和夫人同这个家庭的三代人围坐在一张圆桌旁,亲切交谈。主人说,卡翁达总统和夫人来公社访问,使社员们受到了鼓舞。卡翁达总统说,你们公社的工作做得很好,你们遵照毛主席的指示来办事。他祝愿公社不断取得新成绩。
晚上,卡翁达总统和夫人等赞比亚贵宾,由李先念副总理和林佳楣同志,广东省和广州市革命委员会负责人王首道、林李明、萧元礼、单印章、焦林义、李子木等陪同,观看了广东省文艺工作者演出的杂技、歌舞节目。(附图片)
左图:卡翁达总统和夫人等赞比亚贵宾,二月二十八日由李先念副总理等陪同,参观广州市花县花山人民公社。
新华社记者摄
(传真照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