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12月28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法国共产党(马列)政治局发表公报
呼吁欧洲人民加强团结反对超级大国威胁
澳大利亚一周刊揭露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侵略扩张和掠夺行径
新华社巴黎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电 《红色人道报》最近刊登法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局的公报,强调欧洲人民必须加强团结一致,以对付两个超级大国,特别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所造成的威胁。
公报指出,最近时期,世界形势继续朝着有利于各国人民而不利于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方向发展。“在当前的大变动中,各国人民不断加强团结,并在反对他们所遭受的掠夺和压迫的斗争中起主要作用”;西欧国家等也正在加强同第三世界的联系,并且加强反对两个超级大国。
公报接着说:“对世界各国人民来说,对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来说,形势大好。这个大好形势使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之间争夺世界霸权的斗争更为激烈。”
公报强调说:“帝国主义者和社会帝国主义者面临难以克服的困难,他们不可避免地要在全世界,特别是在作为它们争夺重点的欧洲,加紧捣乱。因此,法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号召法国人民提高警惕,注意两个超级大国,特别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对欧洲和平和欧洲国家民族独立所造成的危险。在继续进行争取当前要求的阶级斗争——这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准备工作——的同时,还必须加强欧洲各国人民在各方面的团结。”
公报最后说:“在无产阶级革命政党领导下的各国人民的团结是决定性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团结是由于它们忠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而形成的。”
据新华社堪培拉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电 澳大利亚《视野》周刊最近刊登的一篇署名文章指出:“现实表明,苏联也是帝国主义,或者更精确地说是社会帝国主义(‘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帝国主义’)。”
文章说,苏联通过对经互会的控制,操纵东欧国家的经济为它的利益服务。例如,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近年来被迫把几十家纺织厂改为电动机厂,放弃了自己传统的飞机和大型汽缸汽车制造业,并限制自己的钢铁工业。苏联还掠夺其他经互会国家的原料。例如,某个东欧国家制造的机车,每辆在世界市场上可以换回三千四百吨石油,而卖给苏联只能得到一千二百吨石油。
文章说,苏联对某些东欧国家实行帝国主义控制是以它的军事力量为后盾的。一九六八年苏军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一事就是证明。苏联军队不仅继续驻扎在捷克斯洛伐克,而且还驻扎在匈牙利、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保加利亚和波兰。
文章说,苏联还利用“社会主义”的招牌和“援助”的幌子剥削第三世界。一九六○年到一九七一年期间,苏修以低价向第三世界榨取了价值三十三亿美元的橡胶和棉花。苏联对亚、非、拉美的出口价格通常比国际市场价格高百分之二十至三十,并往往以高于苏修向西方国家出口的价格出售。苏修把阿拉伯的石油比原价提高百分之三百转卖给西欧,而且规定他们供应阿拉伯国家的武器必须要用石油、黄金和欧洲美元来付款。他们从伊朗买进廉价天然气,然后引向通往莫斯科途中连接西欧的油管,以高额利润转卖。在印度,苏修常常明文规定,用他们的“援助”修建的工厂必须生产专供苏联用的产品。按照典型的商人手法,苏修从苏丹买进棉花,拿到印度去加工,然后拿到苏联去出售,以此剥削印度工人的“廉价劳动力”。
文章指出,苏联和美帝国主义正在争夺世界霸权。上述种种行动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行动,而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在帝国主义时代所采取的行动。这是因为,在苏联,社会主义已经被由富有的官僚、经理和企业负责人组成的新兴资产阶级的统治取代了。
文章最后说: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恃强凌弱的态度正在遭到越来越大的反抗。


第6版()
专栏:

不光采的插曲
新华社记者述评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苏修开动舆论工具,又写文章,又放电影,大肆宣传苏联军舰在埃及苏伊士湾扫雷的所谓“成就”,搞得好不热闹。
苏修宣传说,它到苏伊士湾扫雷,是“忠于国际主义职责”,是“对埃及人民的人道主义行动”等等。但是,由于莫斯科的那伙人惯于讲假话,藏野心,干坏事,人们对他们这些娓娓动听的言词不能不再打一个问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年一月,关于埃及和以色列军队脱离接触的协议达成后,埃及着手重新开放苏伊士运河的准备工作。美苏两霸竞相插手,力图包办清理运河航道的事务。苏修对重开运河早有图谋,提出由它包揽清理运河工作,但要用运河收入偿还苏修的清理费,遭到埃及的拒绝。二月,美国派扫雷人员到埃及对运河进行考察。苏修连忙降低要价,于三月间提出愿承担清理费用,但通航后要享受免税特权。这一无理要求再次遭到埃及的拒绝。此时,美国抢先取得清理运河的委托,苏修慌了手脚,被迫表示愿免费清除苏伊士湾的水雷,但却要埃及提出“书面申请”。这种把埃及置于乞求地位以挽回自己的面子的作法,当然又遭到埃及的拒绝。至此,苏修无可奈何,只好同意到苏伊士湾扫雷。
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哪里是什么“人道主义行动”,分明是以强凌弱,乘机敲榨勒索。哪里是什么“忠于国际主义职责”,分明是蔑视埃及的主权,要埃及向苏修霸王低头。
苏修满以为,埃及要重开运河、清除水雷,必定有求于它;既然要求它,那就得依它。殊不知埃及是个拥有自己的独立和尊严的国家。苏修的要挟和讹诈理所当然地遭到了埃及政府和人民的断然拒绝。在苏修到处伸手,到处碰壁的纪录中,这又是一个不光采的插曲。
苏伊士运河沟通地中海和红海,是国际航行要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从一八六九年通航以来的一百多年间,一直是帝国主义列强争夺霸权的一个角逐目标。最近十多年来,苏修出于同另一个超级大国争夺中东和争霸海洋的野心,力图控制苏伊士运河。一九六七年“六·五”战争后,苏伊士运河关闭。美苏两霸出于各自的反革命战略目标,都希望重开苏伊士运河,特别是苏修更加急不可耐。西方报纸指出,苏修的意图是:在运河开放以后,苏联的舰队“将处于一种能利用苏伊士运河的有利地位”,由此能把苏联的黑海舰队、地中海舰队同太平洋舰队汇合起来。苏联将扩大“在这个具有极其重要战略意义的地区的政治和军事活动”,尤其是将加强在印度洋的海军活动,以便同美帝进行更大的争夺。
正是为了掩盖这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掩饰这一丑行,苏修宣传机器围绕苏联军舰在苏伊士湾扫雷问题大做文章,自我吹嘘,竭力想把自己打扮成“发展中国家忠实和无私的朋友”。然而,“朋友有真假,但通过实践可以看清谁是真朋友,谁是假朋友。”苏修的所作所为,阿拉伯人民领教得够多了!它在重开苏伊士运河过程中阴阳两面的表演,只能使阿拉伯人民进一步看清这个假朋友的社会帝国主义的伪善嘴脸。


第6版()
专栏:

埃及塞得港纪念苏伊士战争胜利日
新华社开罗电 十二月二十三日,埃及塞得港举行军事检阅和群众游行,隆重纪念一九五六年苏伊士战争胜利日。埃及副总理萨利姆代表萨达特总统出席庆祝活动,并在英雄纪念碑前献了花圈。萨利姆副总理在庆祝仪式上宣读了萨达特总统给塞得港人民发来的贺电。贺电赞扬说,一九五六年苏伊士战争以后,塞得港人民在以色列一九六七年的侵略面前,在去年十月战争期间,都是坚定不移的。贺电强调说,只要存在占领,只要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权利得不到恢复,就不会有和平。
埃及阿拉伯社会主义联盟塞得港书记赛义德·萨尔汉和塞得港省省长艾哈迈德·穆尼尔也在仪式上讲了话。他们赞扬塞得港人民的英勇斗争,并表达了塞得港人民在重建工作和解放斗争中的坚强决心。


第6版()
专栏:

面对两个超级大国日益加剧的争夺
法国调动舰队加强地中海海军力量
新华社巴黎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电 面对着两个超级大国在地中海地区的日益加剧的争夺,法国最近采取措施以加强它在地中海的海军力量。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国防委员会十二月十八日在法国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主持下举行了会议。会后发表的公报说,法国决定把航空母舰“福煦号”和“克雷孟梭号”和它们的护卫舰只从大西洋的布雷斯特调往地中海的土伦。
这次调动酝酿已久。法国《世界报》十一月二十一日在谈到酝酿中的这一调动时说:“一系列战略上和技术上的考虑是这次调动的原因”,其中包括对“地中海出现越来越多的非地中海国家的舰队”这一考虑在内。
在这以前,法国不少报刊都揭露过苏联潜艇、军舰和收集情报的拖网渔船等经常在地中海法国海域附近活动,甚至一再侵入法国领海。


第6版()
专栏:

南斯拉夫国防部长留比契奇发表谈话
继续做好反侵略的防御准备
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的联合演习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电 南斯拉夫国防部长尼·留比契奇最近在就南斯拉夫人民军建军节发表的一项谈话中强调南斯拉夫必须继续做好反侵略的防御准备工作。
他指出,南斯拉夫武装力量和整个社会的防御准备工作今年取得了良好的成绩。
他说,我们在扩大和加强全民防御体系方面开展了许多活动。我们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的、复杂的联合演习。
他说:“就规模和地域来说,我们的军事战略是全民的和全南斯拉夫的”。
他说:“想要通过我们的战略达到的目的是:我们要这样组织起来和做到如此强大,以能够制止侵略。”
他说:“要使我们能够胜利地反击侵略,必须这样组织起来:我国的每个人都要感到是处于战争之中,每个人都有责任参加防御。”
他还说,“我们在准备将战争进行到胜利时是以此为出发点的:即向我们进攻的人必须考虑到,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投降。同时,我们还以法律规定了一条原则,任何人都无权签署投降书。敌人必须考虑到要进行长期的战争。”


第6版()
专栏:

尼泊尔舆论揭露印度镇压锡金人民
查谟和克什米尔一组织重申坚决实现自决权
新华社加德满都电 据尼泊尔《祖国》周刊最近一期报道,印度驻锡金的中央后备警察最近残酷地镇压锡金人民和那些参加过反对印度政府吞并锡金的示威的锡金学生。
报道说,印度中央后备警察把几十名锡金人民,包括老人和青年,从他们的住所中拖走,并且破坏了门窗。五十多名学生被印度警察用包铁皮的木棍打得受了重伤。印度政府指定的锡金首席大臣多尔吉下令把锡金学生联盟主席黑姆·拉尔·班达里等学生领袖从学校里开除出去。一些学生由于被指控参加过示威而被拘捕。
新华社拉瓦尔品第电据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报道,全查谟和克什米尔穆斯林会议最近在拉瓦尔品第举行了年会。这个组织十二月二十二日在年会结束后发表的一项决议重申,查谟和克什米尔在地理上和政治上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单位,它的命运只能由查谟和克什米尔人民按照民主愿望来决定。
这个组织还宣布,查谟和克什米尔人民不接受阻碍他们实现自决权和团结的任何解决办法。


第6版()
专栏:

美国国会限制给苏联的贷款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国会十二月十九日决定限制美国进出口银行为苏联开发能源提供高额贷款或信贷保证。
美国国会的这一决定已载入当天通过的一项有关美国进出口银行的法案。根据这一决定,在今后四年中,除非美国总统认为符合美国“国家利益”而提出要求并经国会批准,美国进出口银行不得向苏联提供三亿美元以上的贷款;提供的贷款不得用于生产、运输和销售来自苏联的石油或天然气;用于在苏联勘探能源的贷款不得超过四千万美元。
苏修集团由于连年把巨额款项用于扩军备战,在民用建设方面经常叫喊资金不足,近年来曾一再低声下气地乞求西方国家及日本为协助其开发西伯利亚的石油和天然气提供长期、巨额贷款,而美国是他们求助的主要“施主”。美国虽然也垂涎西伯利亚的自然资源,但是又不愿在能源方面过多地依赖苏联,特别是担心给苏联大量贷款会间接帮助苏联发展其军事、经济实力,增强其同美国争霸世界的地位,因此一直迟迟不肯松口。美国国会作出的这个决定进一步表明,苏修的这一如意算盘将要落空。


第6版()
专栏:

物价高涨 粮荒严重 生产停滞 失业猛增
印度经济恶化人民生活困苦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讯 新德里消息:今年来,印度的经济情况越来越恶化。国内物价高涨,粮荒严重,生产停滞,失业猛增。在世界上一些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危机的影响下,印度的经济困难还将继续发展。
持续了几年的通货膨胀今年以来日益严重。根据官方统计,到一九七三年六月为止,印度的货币发行量比四年前增加了百分之九十,到今年六月,又比一年前增加了百分之十五。《印度快报》十月十日援引官方数字报道,在到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四日为止的一年中,物价上涨百分之二十九点八,其中粮食上涨百分之四十三点五,工业品上涨了百分之三十三。实际上,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上涨率比这些数字高得多。粮食、蔬菜、食用油、糖、棉布、肥皂和煤油等,一年来涨价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一百五十。
印度的经济困难首先表现在农业减产,使整个国民经济停滞和萎缩。印度报刊认为,今年的粮荒是印度一九四七年独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即使按照官方的估计,今年的粮食产量距离全国最低限度的需要量也差一千几百万吨。目前,饥荒已蔓延到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六十的地区。每人每年平均所得粮食量已从六十年代初期的一百七十公斤,减少到一九四七年时候的一百五十五公斤。在过去被认为是比较富饶的西孟加拉邦,全邦五千万人口中有一千五百万人每天难以吃上一顿饭。官方承认,邦政府的施粥站只能使五万人有救济粥吃。
据官方统计,按一九六○——六一年度的物价计算,一九七○——七一年度每人每年的平均实际收入是三百四十八点六卢比(合四十六点五美元),到一九七二——七三年度下降到三百三十三卢比(合四十四点四美元)。
资本主义国家的通货膨胀扩大了印度对外贸易的逆差。印度的进口商品大幅度涨价,而出口商品的价格相对来说却仍然比较低,这就加剧了印度外汇支付的困难。外汇短缺和进口品涨价,使印度政府更难大量购买外国粮食来对付粮荒以及进口工业原料和燃料。
印度的工业生产从一九七○年起就处于停滞状态,这使失业人数急剧增加。目前失业人数已超过两千五百万人,而且还以每天一万人的速度在增加着。在比哈尔邦职业介绍所登记要求就业的人数,一九七二年三月是四十六万六千人,最近增加到一百一十九万五千人。西孟加拉邦政府曾经张贴广告要招十七个人到农村从事工资很低的工作,接到的应征申请书竟达十万份。据印度《政治家报》报道,印度有二十二万六千多名大学毕业生和研究生在排着长队找工作。
印度政府竭力扩大军费和警察费用开支,是使财政赤字增大和通货膨胀恶化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发生印巴战争的一九七一年,印度的财政赤字一年之间猛增了一倍,达到七十一亿卢比。到一九七三——七四年度,更增加到一百二十亿卢比。印度的国防预算从一九六○年的三十亿卢比增加到一九七二年的一百六十亿卢比,到一九七四——七五年度,更增加到一百九十多亿卢比。用于警察方面的支出从一九五○——五一年度到一九七四——七五年度的二十四年之间,增加了五十一倍。
日益贫困、饥饿的印度人民今年来采取各种方式进行反饥饿、争生存的斗争。今年以来在首都新德里等大城市和其他地方发生了多起大规模的示威和罢工、罢课、罢市,抗议缺粮和物价高涨,谴责各级政府的腐败现象。仅在今年第一季度,罢工工人不上班的工作日共达一千七百万个,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数字。今年年初古吉拉特邦广大群众不顾政府的血腥镇压举行的反对饥饿、贪污、物价飞涨和失业的激烈斗争,终于迫使邦政府辞职和邦议会解散。这在印度独立以来的二十七年中还是第一次。(附图片)
印度经济正陷入严重的危机之中,各地人民反对缺粮和物价上涨的斗争在继续发展。这是印度孟买市的妇女举行示威游行,反对日用品价格飞涨。      新华社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