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12月20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得道多助 失道寡助
任谷平
最近几天,联合国大会在“多数”和“少数”的问题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辩论。
一个超级大国的代表,对第三世界国家进行了蛮横的攻击。他说什么,“当多数的统治成为多数的暴政时,少数就将不再尊重或服从它”了。他还公然宣扬,联合国会员国的“权利”,应该根据它们领土幅员、人口和财富多少来算,“具有不同能力”的国家可以“具有不同的责任”。换句话说,也就是超级大国应该在联合国里享有超出一般成员国的特权。他的谬论一出笼,就激起众怒,遭到了第三世界各国的坚决驳斥。
这场争论,表面上看起来好象是“多数”、
“少数”的词义之争,实质上却是正义和非正义的斗争,是第三世界国家反对超级大国霸权主义的斗争。它反映了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力量壮大发展的大好形势,反映了超级大国霸权衰落、无可奈何的孤立处境。
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在国际舞台上占有“多数”或“少数”的地位,是同它们有权或无权的状况相联系的。过去,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口尽管占世界的绝大多数,但由于它们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超级大国的侵略、压迫、干涉和控制,它们大多数都处于无权的地位。有的因为没有独立而不能参加联合国,有的被无理地剥夺了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有的虽然参加了联合国,但由于联合国受到了超级大国的控制,他们的正义主张未能得到应有的反应。那时候,帝国主义和超级大国在联合国里以大压小,仗势欺人,动不动就操纵表决机器通过这个提案,那个决议,为它们干的坏事披上合法的外衣。它们也就这样趾高气扬地以“多数”自居,似乎什么事情都要由它们说了算。
但是,近几年来,随着第三世界越来越多国家的独立和它们战斗团结的日益增强,联合国的局面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第三世界国家的许多代表,挺起胸膛,在联合国讲坛上义正词严地谴责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霸权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和种族主义,坚定不移地维护本国的主权独立和资源利益,并且在共同的斗争中相互同情,相互支持,形成一股强大的多数的力量。帝国主义和超级大国再要象过去那样把自己的意志随便强加于人,为所欲为地欺侮别人,假借联合国的名义来干坏事,已经不那么容易了。它们已经由从前的虚假的“多数”,变成了今天的真正的少数。
正是这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处境,使得一个超级大国的代表气急败坏,暴跳如雷,把第三世界国家在联合国之内为了共同的目标而进行的联合斗争,诬蔑为“多数的暴政”。在这位大人先生看来,一大批又穷又小的国家,居然要把联合国的局面“颠倒”过来,大“造”其“反”,岂非无法无天,怎么了得!
其实,这种发作,不但蛮横无理,而且是枉费心机。过去那么多年,你们以“多数”自居,对第三世界国家施行“暴政”,难道这种不公正、不合理的状况还应该继续和永远保持下去吗?现在,第三世界国家结成了共同的阵线,显示了自己的力量,难道它们的“多数”还应该服从你们的“少数”吗?为什么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的代表在你们的庇护下,可以在联合国讲坛上肆意歪曲中东局势,恶毒诬蔑攻击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人民,而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代表就不能到联合国去声讨侵略,伸张正义?为什么南非种族主义政权可以在国内残酷镇压非洲黑人,而第三世界国家就不能联合起来对它进行道义上的制裁?今天,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经成为当代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在联合国里第三世界国家从无权到有权,从少数到多数的变化,正是这股历史潮流的反映。它再一次生动地说明了毛主席关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论断是伟大的真理。
可笑的是,当第三世界许多国家纷纷谴责一个超级大国在联合国的这种霸道行径时,另一个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超级大国却跳出来假惺惺地表示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并且自称它过去也是帝国主义施行的“多数的暴政”的受害者。这种廉价的投机行为,完全是徒劳的。谁不知道,你们在联大第六次特别会议上极力阻挠和破坏第三世界捍卫国家主权、保护民族资源的合理主张,反对拉丁美洲人民捍卫二百浬领海权的正义斗争。谁没看见,你们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会议上,多次暴露出蛮横的霸主嘴脸。你们明明是害人精,哪里是什么“受害者”。既然你们要装模作样,招摇撞骗,为什么你们在同一个时间里又出来攻击第三世界各国提出的修改联合国宪章的合理要求,甚至还耸人听闻地胡说什么,如果修改宪章就要引起热核战争!?说穿了,你们这种虚声恫吓和伪善欺骗一样,都是为了千方百计地保持你们在联合国已经动摇了的霸权地位,为了便于你们继续借联合国招牌来干坏事。
联合国大会上围绕着“多数”与“少数”的问题而展开的对超级大国霸权主义的斗争,大长了第三世界的志气,大灭了超级大国霸权主义的威风。第三世界在联合国的正义的多数好得很!


第6版()
专栏:

联合国大会第二十九届会议宣布休会
第三世界加强团结反帝反霸斗争取得成果
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南非当局结束对纳米比亚的非法占领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十八日电 联合国大会第二十九届会议十二月十八日晚宣布休会。在十八日晚上举行的全体会议上,大会鉴于目前中东局势的发展,决定暂不讨论《中东局势》的议题,而在适当的时机再进行讨论。
本届联合国大会是在九月十七日开幕的。在历时三个月的会议上,讨论了一百多项议题。由于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共同努力和坚决斗争,大会就巴勒斯坦问题、非殖民化问题以及拒绝南非政权代表团参加本届会议的工作等问题,通过了一些有利于反对超级大国霸权主义和反帝反殖反犹太复国主义斗争的决议,还通过了由墨西哥倡议的、以七十七国集团名义提出的《各国经济权利和义务宪章》。
在大会和各委员会的辩论中,许多国家的代表谴责了两个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美国阻挠恢复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反对撤走在联合国旗帜下驻在南朝鲜的一切外国军队的卑劣行径,遭到第三世界国家的强烈反对和谴责。
十七日晚,大会通过关于建立由四十二国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以研究有关审议联合国宪章的建议的决议。中国投了赞成票,苏联、美国投票反对。十七日下午,大会还通过一项决议,定于一九七五年三月十七日到五月十日在日内瓦举行第三次海洋法会议的下一阶段会议。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十七日电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十二月十七日通过一项关于纳米比亚问题的决议,要求南非当局结束对纳米比亚的非法占领,并把权力交给纳米比亚人民。决议还要求南非政权释放所有被关押或拘留的政治犯,取消在纳米比亚实行的一切种族歧视和镇压法律,对由于政治原因流亡在外的纳米比亚人返回家园提供一切便利条件,而不得使他们有被捕或坐牢的危险。
联合国纳米比亚理事会主席拉什利·杰克逊在会上发言指出,五十多年来,南非对纳米比亚人民的行径完全可以说是一种“白色枷锁”。他说,解放运动在自己的正义事业的鼓舞下和世界广大人民的支持下,正为自由而加紧斗争。
种族隔离特别委员会主席埃德温·奥格布说,南非政权继续赖在纳米比亚是非法的,它必须立即从纳米比亚撤走,从而结束对纳米比亚领土的非法占领。纳米比亚人民的自决和独立的权利是不可剥夺的。
穆哈默德·蔡米代表阿拉伯集团发言指出,南非政权在纳米比亚的恐怖和镇压活动正在升级。阿拉伯人民完全支持纳米比亚人民反对南非当局镇压和剥削的正义斗争。
中国代表庄焰在发言中指出,在南部非洲革命形势迅猛发展的压力下,南非种族主义政权妄图使用镇压和欺骗的反革命两手政策,来摆脱其孤立处境和维持它在纳米比亚的非法统治。
庄焰指出,许多事实说明,南非当局妄图分割并进而吞并纳米比亚。
庄焰指出:南非种族主义政权所以至今仍然顽固拒绝承认联合国关于纳米比亚问题的有关正确决议,是由于它得到了帝国主义的大力支持。帝国主义为了扼杀民族解放运动和维护它们在南部非洲的巨大经济和政治利益,竭力维护南非当局的法西斯统治。这是纳米比亚问题不能得到解决的重要原因。
庄焰说:“中国政府和人民一贯坚决支持纳米比亚人民的正义斗争。我们主张南非当局必须立即结束对纳米比亚的非法霸占,并撤出它的一切军警和行政机构,由联合国纳米比亚理事会接管并负责准备独立;纳米比亚的民族统一和领土完整必须得到保证,决不容许南非当局破坏;南非当局必须立即停止它侵犯纳米比亚人民政治权利和基本人权的野蛮措施,并立即释放所有被捕的政治犯。”


第6版()
专栏:

索马里分别同非洲四国发表联合公报
支持非洲和巴勒斯坦人民的正义斗争
新华社讯 洛美消息:索马里最高革命委员会主席、非洲统一组织执行主席西亚德·巴雷,十一月十八日至二十一日对多哥进行了友好访问。访问结束时发表的一项联合公报宣布,多哥共和国和索马里民主共和国决定建立外交关系。公报说,双方同意促进两国之间在各方面,特别是在经济和贸易方面的合作。
公报说,两国元首谈到了非洲非殖民化运动的发展情况,对联合国大会接纳几内亚(比绍)和葡萄牙同莫三鼻给达成关于莫三鼻给独立的协议表示高兴,并且重申,双方完全支持安哥拉的解放斗争,并且迫切希望安哥拉各解放运动之间加强团结,建立一个统一战线。
公报说:“两国元首重申坚决声援正在为恢复尊严和自由而斗争的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和阿扎尼亚人民,并且强烈谴责索尔兹伯里政权和比勒陀利亚政权的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政策。”公报说,两国元首坚决支持塞舌尔群岛、法属索马里、科摩罗群岛等地区为完全摆脱殖民枷锁所进行的斗争。
公报在谈到中东形势时说:“如果以色列不从被占领的阿拉伯土地上完全撤走,巴勒斯坦人民的正当的和不可剥夺的权利得不到承认,这个地区就不可能有正义的和持久的和平。”
据新华社讯 马拉博消息:索马里最高革命委员会主席、非洲统一组织执行主席西亚德,应马西亚斯总统的邀请,于十一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对赤道几内亚进行了国事访问。访问结束时,双方发表了联合公报。
公报说,两国元首十分赞赏前不久召开的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所作的关于加强阿拉伯—非洲团结与合作的决议,并且指出将于明年召开的阿拉伯—非洲高级会议具有重要意义。两国元首认为,应当促进非洲统一组织成员国之间的经济、技术方面的有效合作。
公报还表示支持巴勒斯坦人民为恢复民族权利和阿拉伯国家为收复被以色列侵占的领土而进行的正义斗争。
据新华社拉各斯电索马里最高革命委员会主席、非洲统一组织执行主席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应尼日利亚国家元首雅库布·戈翁的邀请,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对尼日利亚进行了访问。在访问结束时发表的一项联合公报说,两位国家元首就两国共同关心的非洲问题、中东问题和阿拉伯—非洲合作问题交换了看法。
公报说,两位领导人祝贺几内亚(比绍)取得独立和莫三鼻给成立过渡政府以作为在一九七五年六月取得独立的一步。他们“还就圣多美和普林西比解放运动同葡萄牙达成独立协议,向圣多美和普林西比解放运动领导人表示热烈祝贺”。公报强烈呼吁安哥拉解放运动领导人加强团结。
公报在谈到南非和罗得西亚问题时说,两位领导人保证坚定不移地支持这些地区的解放运动反抗压迫的斗争。
公报还说,两位领导人讨论了中东局势。
新华社摩加迪沙电索马里《十月之星报》十二月五日发表了索马里—冈比亚联合公报,强调支持反对帝国主义、种族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的斗争,保证继续支持非洲反对殖民主义的解放斗争。联合公报是在索马里最高革命委员会主席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最近访问冈比亚之后发表的。
公报指出:“只有以色列军队全部撤出所有阿拉伯被占领土,确保巴勒斯坦人民决定自己未来命运的权利,中东和平才能恢复。”
公报还强调了改变在不公平基础上的世界经济制度的必要性。
公报宣布,索马里和冈比亚已就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达成协议。


第6版()
专栏:

希腊选出临时总统
新华社雅典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十八日电 希腊议会十八日上午选举前国务委员会主席米歇尔·斯塔西诺普洛斯为希腊共和国临时总统。
当天中午,米歇尔·斯塔西诺普洛斯宣誓就职。
希腊在十二月八日曾经就希腊是否保留君主制举行公民投票。投票结果,百分之六十九的有效票数反对君主制,主张保持共和国。


第6版()
专栏:

乌干达向索马里赠送救灾粮食
新华社坎帕拉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十七日电 据《乌干达之声》报道,乌干达农业和畜牧业部长贾·比亚加吉雷十二月十六日在恩德培机场代表阿明总统把乌干达向索马里提供的二十五吨救灾粮移交给索马里临时代办奥斯曼。
阿明总统十二月十二日发表谈话说,第三世界许多国家,其中大部分是非洲国家因遭受严重旱灾而十分缺乏粮食。“因此,乌干达必须尽自己的力量对其中一些国家提供援助。”
比亚加吉雷部长在移交救灾粮食仪式上说,第三世界国家有能力也有义务在各方面互相帮助。


第6版()
专栏:

揭露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掠夺
泰国学生组织举办“第三世界展览会”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十九日讯 曼谷消息:据泰国报纸报道,泰国法政大学、朱拉隆功大学和玛希隆大学的学生组织,七日到十三日在法政大学礼堂联合举办了“第三世界展览会”,揭露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对第三世界国家的侵略和掠夺。
报道说,在展览会举办期间,除了展出有关第三世界的图片外,各学生组织还分别举办了“第三世界国家贫穷的根源”、“帝国主义对第三世界的干涉”、“第三世界人民的斗争”等专题座谈会。座谈会上,发言者列举大量事实,揭露和谴责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剥削和掠夺。


第6版()
专栏:

美国第三季度国际收支逆差巨大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十九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商务部十二月十八日公布,美国今年第三季度国际收支的逆差达三十五亿八千一百万美元。
今年以来,美国的国际收支状况每况愈下。第一季度尚有十八亿美元盈余,第二季度赤字即达二十五亿美元。
据报道,第三季度国际收支巨额逆差的主要原因是,第三季度对外贸易出现二十五亿五千七百万美元的赤字。另一个因素是,由于美国国内经济危机发展,大批资金外流。第三季度私人长期资本输出增加了十亿美元,这个数额比第二季度高一倍。
西方通讯社认为,美国国际收支的巨额逆差,表明美国的“国际经济状况正在恶化”。


第6版()
专栏:

日本失业工人急剧增加
新华社东京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十四日电 随着日本经济困难的加深,垄断资本正在大批解雇工人,使日本失业工人急剧增加。
据日本总理府统计局最近发表的数字,今年十月份日本失业人数已达七十五万,比九月份增加六万,比去年同期增加二十一万。失业增长率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百分之四十点二,这是日本战后以来的最高纪录。
今年十月份日本劳动就业人数是五千二百六十六万人,完全失业者已占全部就业人口的百分之一点四。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完全失业者这一说法,不能完全反映实际情况。据日本政府发表的十月份《劳动力调查报告》,今年十月份的全国就业者人数比去年减少了一百一十四万人。完全失业者比这一数目小,是因为完全失业者仅代表没有工作正在寻求工作的人。而一些仍有劳动能力因无望再找到工作而成为家庭妇女和无职业者的这部分人并未统计在内。
日本劳动省负责官员认为,“到明年第一季度,完全失业者可能达到一百万人,实际失业者可能达到二百万人左右”。
失业工人显著增加除因为中小企业大量倒闭以外,主要是由于越来越多的大企业大批裁减工人。各大企业已先后决定明年春季不再招收或大幅度减少招收大、中学校毕业学生。因此,有相当数量即将毕业的学生,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命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