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11月7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今年以来,随着批林批孔运动普及、深入、持久地进行,昔阳县大寨大队新的社会主义文化活动越来越活跃,在农村的思想文化阵地上发挥了破旧立新的显著作用。
拿起战斗的笔
大寨“乐人树”旁的会议室里,有两个醒目的专栏:一个是:“学习创作园地”;一个是:“大批判战地”。这两个专栏里贴满了大寨青年写的批林批孔的文章和诗歌。
说起办这两个专栏还有一段思想斗争。那是今年初,批林批孔运动刚开始的时候,大队团支部号召青年“学习鲁迅,挥笔战斗”。但是,一些青年有畏难情绪,他们说:“宁刨一片地,难写一篇稿。”意思是,拿锄头刨一片地,多流些汗,多出些力,不怕;动脑动笔的事,可有点难啊!针对这种思想,团支部组织青年反复学习党中央关于批林批孔的重要文件,让大家懂得抓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斗争的重要意义。青年们路线斗争觉悟高了,决心大了。他们成立了青年创作组。大家表示:拿锄头的手也要拿起笔来战斗,要让社会主义思想进一步占领农村思想文化阵地。
新党员贾新文是创作组的组长。他是大队的林业管理员,白天在果园里劳动,晚上在村里带领青年学理论、写文章、写诗歌,参加批林批孔斗争。他们还积极研究儒法斗争历史。开始,有人说:“学那些古书有啥用?和现实的阶级斗争挂不上钩!”为了解决这个思想问题,贾新文和创作组的同志们一边研究儒法斗争史,一边总结大寨的两条路线斗争史。他们看到,从互助组到合作社再到人民公社,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两条道路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粉碎了刘少奇、林彪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斗争一场接一场,都是复辟与反复辟、倒退与反倒退的斗争。创作组通过学历史,看现实,懂得了研究儒法斗争史,就是要吸取历史上阶级斗争的经验,为现实的政治斗争服务。创作组的同志认识一致了,就通过诗歌、快板、批判文章等形式写出研究儒法斗争史的体会,给大寨干部和社员提供了很有意义的材料。
经过一段时间批林批孔的实践,创作组的同志越来越体会到“要想批得透,先要学得深”。他们更加注意理论学习。青年贾武环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广泛翻阅资料,写了诗歌、学习心得、批判文章十多篇。团支部要求青年们向他学习,用革命理论武装自己,提高革命大批判的战斗力。


第3版()
专栏:

地头读书 地头批判
在地头休息的时候,和大家一块劳动的大寨图书室小管理员贾爱国和贾明锁,从图书箱里拿出各种革命书籍,招呼大伙说:
“来,大家一面休息,一面看看书。”青年们接过书籍,就在地头的树荫底下,一手拿着毛巾擦汗,一手拿着书本读起来。一些上年纪的社员,也围坐在青年的身边认真地听。有的时候,他们边读、边听、边议,用刚从书中学到的马克思主义观点,批判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的反动纲领。春天抗旱很紧张,社员们或者读着书中的新诗歌,或者自己作诗,鼓舞大家抗旱的斗志。社员们高兴地说:“红色图书到地头,休息时间读一读,政治理论来武装,革命生产劲头足。”
图书室是怎样搬到地头的?今年春天抗旱播种大忙时刻,社员们收工回来很迟。一连几个晚上,到图书室借书看报的社员少了,两个小管理员心里很焦急。怎么办呢?爱国就和明锁商量说:“党支部经常号召,千忙万忙,看书学习不能忘。现在社员们都很忙,我们不能坐着等人上门看书。”明锁说:“对!我们把图书送到地头,方便社员们学习。”
正在这时,大寨图书室又添了关于批林批孔的典型经验介绍、小说、诗歌等各种革命书籍一百多本。爱国和明锁就建议党支部,把下地的社员组成十个学习小组。每个小组由一名支委或党员负责组织学习,由一名知识青年担任辅导员。然后,爱国他俩就分别把书送到地头,在劳动休息时分给大家学习。大队长贾承让带领的播种小组共六个人,分到十几本书。他们就利用地头休息的时间,坐下来一边读,一边议,摆开了批林批孔的战场。这样挤时间学习,干部社员们都觉得好。以后,图书室搬到地头,就成了习惯。
后来,爱国和明锁还发现,在猪场、粉坊、铁匠炉、木工组、打石窝、烧砖窑等行业劳动的社员看书学习不方便。他们又不怕麻烦,分头把图书送到各行业劳动的场所,还帮这些行业成立了学习小组。就这样,批林批孔结合看书学习的活动,就更加活跃了。


第3版()
专栏:

炕头幻灯
夜晚,在大寨的家庭窑洞里,经常可以看见几个红小兵在炕头上,给一些年迈的老人和小孩放幻灯。雪白的墙壁上,有时映出党中央关于批林批孔的指示,有时映出批林批孔的图画,还有大寨的新人新事。红小兵一面放映,一面讲解,深受大家的欢迎。贫下中农高兴地说:“这是我们的炕头小电影!”
今年初,虎头山下到处摆开了革命大批判的战场。可是,有些七、八十岁的老年人,因为行动不便,不能外出参加学习和革命大批判活动。红小兵看到这种情况,就向学校建议:“搞个小幻灯,到这些老人家的炕头去放映,多一个人参加批林批孔,就多一份力量。”于是,一个由五个红小兵和两个教师组成的幻灯宣传小组,很快就成立了。
当时,他们没有幻灯机,也没有幻灯片。怎么办?红小兵们就找来一台多年没有用的坏幻灯机,在老师的帮助下,把它修理好了。他们又动手画幻灯片。赵卧虎和老师在一起,利用课余时间,起早摸黑画了几十张批林批孔的幻灯片。小幻灯制成后,他们到有老人的家庭里去放映。有时,周围的邻居也踊跃前来观看。
小小幻灯影响大。那些老大爷老大娘看了幻灯片,立即在炕头上批开了林彪、孔老二。老贫农贾占元一家人看了幻灯,就在炕头上召开了批判会。他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又一次向全家回忆了解放前的苦难家史。她激动地说:“旧社会,地主就是用孔老二的这礼那礼,欺压俺们穷人。现在,林彪又念起孔老二这经那经,想让咱们再受二茬罪,吃二遍苦,咱们绝对不答应!”八十多岁的老贫农宋免妮看了幻灯,激动地说:“毛主席教导出来的红小兵真好,我们老人不出门,也懂得了国家大事。”炕头批判会,也使放幻灯的红小兵们受到了深刻的阶级教育。
在成绩面前,幻灯组并不自满。他们扩大了宣传范围,主动到公社卫生院为住院的病员放映。为了进一步提高宣传效果,他们又把大队在批林批孔运动中涌现出来的新人新事画成幻灯片,还编了许多快板、诗歌等小节目,配合幻灯进行宣传,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第3版()
专栏:

大寨小乐队
秋天的一个晚上,大寨的礼堂里,文艺晚会正在热烈地进行。铁姑娘队刚演完《地头批判会》,只见二十多个红小兵,手持各种乐器走上舞台,接连合奏了《大寨新歌》等四首乐曲。激昂的乐曲声,引来了一阵阵的掌声。一些外国朋友又是拍照,又是录音。全场观众热情地称赞这个小乐队的演奏。
这个小乐队,是由三十多个红小兵组成的。他们平均年龄只有十三岁,最小的才八岁。小乐队是在批林批孔运动中诞生的,它给大寨社会主义文化生活增添了新的内容。
今年春天,小乐队成立后,第一课不是学乐理、学乐器,而是请大队党支部书记郭凤莲讲述大寨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历史。他们学习了毛主席关于“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教导,决心掌握好文艺武器,参加批林批孔的战斗。
小队员们第一次拿起提琴、琵琶、二胡的时候,困难是不少的。党支部领着他们批判了林彪的“天才论”和孔老二的“上智下愚”等谬论。他们坚决地说:“红小兵,志气大,为了革命学乐器,誓把困难踩脚下。”他们利用课余时间,刻苦学习研究,在很短的日子里,就掌握了一些乐器的基本知识。小队员赵素平和赵花晓学拉小提琴。她们在学习《大柳树下话今昔》这个节目的伴奏曲时,想起旧社会大寨贫下中农的血泪史,怀着深厚的阶级感情认真学,刻苦练,很快就学会了。十二岁的贾彦娥,一有空就拿起琵琶练习,现在已经能够熟练地独奏《我是公社小社员》、《都有一颗红亮的心》等乐曲。
小乐队还发扬了大寨贫下中农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缺乏乐器,自己动手做。他们找来一些木料,在昔阳县文化馆的同志和大队木匠的帮助下,自己做了大提琴一个、小提琴六个,还有山西板胡等十几件乐器。
本报通讯员


第3版()
专栏:

大寨大队党支部书记郭凤莲,以自力更生建设山区的事实,狠批林彪反动的“天才论”。
新华社记者摄


第3版()
专栏:

邕宁田园一片新
“祖国南疆千般美,公社田园一片新。”这是在广西邕宁县一个大队见到的一副对联。的确,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邕宁农村,越来越美,越来越新。那碧绿的禾浪,凌空而起的渡槽,高压输电网的铁塔,茶园,蕉林……到处生机勃勃。
邕宁过去是南宁地区有名的多灾低产的后进县。最近四年来,粮食生产平均每年以递增百分之十的速度前进,平均每年增产五千五百万斤。主要经济作物甘蔗、黄红麻、蚕茧、水果等,也有大幅度增长。一九七三年,全县的粮食总产达到六亿七千多万斤,一年向国家提供粮食一亿七千万斤、蔗糖三万五千吨、猪七万多头、香蕉两千万斤。他们对社会主义祖国的贡献越来越大。
这个变化是怎么来的?
县委副书记李福胜谈起了文化大革命前后自己的一段经历。他说:“我在邕宁工作了二十多年。过去看到这地方自然灾害多,心里很着急,总怕群众生活出问题,就埋头抓生产,不注意路线;看到农村的资本主义倾向,也以为碍不了大事,采取‘打鸟政策’——睁只眼,闭只眼;对刘少奇鼓吹的‘三自一包’,也分不清是什么货色。结果走偏了方向,自己犯了错误,本县落后的面貌也没有改变。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教育了我,使我深切体会到,路线决定一切,改变邕宁的落后面貌,关键在领导要认真地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李福胜的这番话,也反映了邕宁县委的共同认识。在文化大革命中,他们总结了县委领导的经验教训,比较注意抓大事,抓路线,抓政治思想工作。
县城的对面,一江之隔,有一个小岛叫莫村。岛上有九个生产队。过去,别人粮食过《纲要》,他们却是“粮食过江要(要统销)”。有人说,莫村穷是因为自然灾害,不是天旱,就是洪水。这种看法究竟对不对?县委引导莫村的干部和社员进行了阶级分析,进一步问了几个为什么:为什么每年一到洪水季节,就出现“洪水一来,恭喜发财”的谬论?为什么有些人四处捕捞鱼苗,远途贩卖?大家仔细分析,才明白阶级敌人总是利用自然灾害兴风作浪,煽动走资本主义道路,涣散人心,破坏生产自救。过去,由于阶级斗争观念不强,路线斗争觉悟不高,让灾情掩盖了敌情,不能齐心协力走社会主义大道,那能大灾大干,夺取丰收?大家眼睛亮了,就在批林整风中,批判了资本主义倾向,深入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自力更生进行农田水利建设,生产节节上升,全村吃粮自给有余。
莫村的变化,具体说明了路线决定一切的真理。近几年来,县委结合批林整风和批林批孔,推广了在莫村试点的经验,下功夫狠抓后进大队的阶级斗争,狠批资本主义倾向,社会主义正气大发扬,队队获得增产。
路线正,方向明。邕宁县委积极地抓典型,推广他们的先进经验。
南阳公社施厚大队向阳生产队,出现了一个由十二位老贫农组成的“新愚公队”。他们抱着“要为人类多作贡献,要为社会主义添砖添瓦”的革命精神,上山开荒。四年来,他们一锹一锄开垦了四座山包,栽的油桐、果树已经成林,茶叶、剑麻密密层层。一九七一年春节,县委成员和全县一万二千名干部、群众代表,先后来到“新愚公队”参观学习。县委书记马玉林和大家一起,认真学习
“新愚公队”吃大苦,耐大劳,改变山区面貌的事迹。全县掀起了远学大寨、近学“新愚公队”的高潮。
为了发扬这种“愚公移山,改造中国”的精神,全县组织了一个三百六十人的农田基本建设调查团,走遍每个大队、生产队,调查研究,从当地实际情况出发,制订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规划,分期分批打“歼灭战”。四年来,全县每年有农田水利施工专业队三万人,常年坚持战斗在农田水利工地上,新建成小山塘、小水库二千三百多个,引水干渠支渠共五百多里,使全县旱涝保收田面积增加到九十万亩,比文化大革命前增加一倍,平均每人有旱涝保收田一亩二分。
也是在南阳公社,二田大队第十队有二十五个青年民兵,一九七二年上山安营扎寨,改造低产田。第一年,改造了五十四亩低产田,亩产量由原来三百八十斤一下提高到一千二百十七斤。第二年,改造低产田扩大到八十亩,亩产量上升到一千六百十八斤。县委又总结推广了这个典型经验,全县改造低产田的工作全面铺开,逐步创造了实现农业稳产高产的物质条件。
今年,邕宁县普及、深入、持久地开展批林批孔运动,进一步把群众中蕴藏着的极大的社会主义积极性调动起来了,腐朽没落的意识形态和旧的风俗习惯正在不断破除。广大干部和群众不信天,不信神,不信“圣人”,不信“天才”,而是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依靠自己的力量,加快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农村。去冬今春,邕宁县虽然旱情较重,但是,县委发动和领导群众,发扬人定胜天的精神,积极展开抗旱斗争,终于战胜干旱,获得了好收成。
本报记者


第3版()
专栏:

社会主义事业靠大家干
安徽省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单位——当涂县红星大队,今年战胜了旱、涝、风和冰雹等自然灾害,三麦、早稻、油菜籽的产量,都超过了大丰收的一九七三年;向国家提供了粮食一百零二万斤、油菜籽十一万四千斤,创造了本队历史上的新纪录。这是批林批孔运动的丰硕成果。
今年批林批孔运动以来,红星大队的贫下中农批判了林彪、孔老二的“天才论”、“上智下愚”等谬论,提高了政治觉悟,树立了“社会主义事业靠大家干”的新风尚。镇东生产队五十多岁的老社员张世荣,过去有个想法:身为社员,多给队里干活,就是热爱集体;至于队里的事,有干部管,不用去操心。今年批判“上智下愚”的时候,他学习了毛主席关于“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的教导,心里明白了:群众都起来管事,社会主义事业就会干得更好。张世荣看到新提拔的队长经验不多,就积极帮助他抓革命促生产。一次,他见有块晚稻长势不好,便及时建议追肥,并且主动要求派自己去干。镇南生产队贫农女社员孙长英,从前见到损害集体的事,以为只要向队里反映就尽到责任了。有一次,她看见鸡下田吃谷,就去提醒队长。不料队长反问她:“你就不能管一下?”这个问题引起她的深思。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孙长英和社员一起批判了孔老二的“名不正言不顺”的腐朽观念,懂得了干社会主义,人人应该抱主人翁的态度。从此,只要发现损害集体的事,她就主动站出来管。
今年,红星大队提拔了好几个二十几岁的男女青年担任了生产队长。但是,一些旧的传统观念仍在阻碍新生力量的成长。三月间,前进生产队的队长调走了,不少社员建议让共青团员、妇女组长王菊英当队长。当时,有些干部担心她既年轻又是个妇女,恐怕挑不起这副担子,就让她暂时代理队长的工作。王菊英决心用实际行动批判“男尊女卑”的反动观念,积极带领社员抓革命促生产。在繁忙的春耕中,白天,她带头下地劳动,晚上,她又带头和社员一起批林批孔,和其他干部一起把全队的革命与生产安排得有条不紊。党支部抓住这个事例,组织干部和社员狠批了孔孟之道,改变了一些人对妇女的不正确看法。王菊英正式担任了队长,一心扑在集体事业上,很受社员的信任。
批林批孔运动,又进一步发扬了干部、社员团结协作大干社会主义的精神。在抢插晚稻的关键时刻,红星生产队短缺秧苗,干部和社员都很着急。东风生产队的干部和社员看在眼里,立即在田间商量支援秧苗的事。这个队七月下旬开始栽插双季晚稻时,怕秧苗不够,暂时先直播了六亩田,打算秧苗有多余时,改栽晚稻秧。现在,红星生产队急需秧苗,就细细算了算,发现秧苗还多。怎么办?是本队用呢,还是支援红星队?开始,有人不同意支援秧苗,说直播一般要比栽插的晚稻一亩少收二百斤,六亩就是一千二百斤。眼下,大家都在大干快上,送了秧要影响本队产量。队长张有福引导大家再次批判了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的阴谋。他说:林彪妄图复辟资本主义,我们就要大干社会主义。大干社会主义,光靠一个队不行,必须有全局观念,靠大家来干,社会主义事业才能大发展。大家统一了认识,当场决定把六亩秧苗全让给红星生产队。也是在同一个时候,马村生产队听到附近的马场一队还有七十亩田没有翻耕,便把拖拉机开去了,八个犁田手也牵着四头牛赶去了,帮助这个队按时完成了双季晚稻栽插任务。 本报通讯员


第3版()
专栏:

农业学大寨
山东省掖县西由公社五贾大队深入开展批林批孔运动,今年秋粮大丰收。
本报通讯员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