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9月26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社会主义企业应尽的责任
——鞍钢中型轧钢厂学大庆的事迹
鞍钢中型轧钢厂已经有了四十年的历史。这个厂的广大职工,高举“工业学大庆”的旗帜,身在鞍钢,胸怀全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沿着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的轨道快步前进,使老厂子的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一九七一年,钢材产量比一九七○年猛增百分之四十四;成本降低一百七十万元;上缴利润一亿一千万元。今年一至八月份,钢材产量比去年同期又有增长,产品综合一级品率超过历史最高水平。
对革命贡献要大些
这个厂设备旧,条件差,但是,广大职工志气高,干劲大。文化大革命以来,年年超额完成国家计划。
第四个五年计划的头一年,他们决心要为革命作出更大的贡献。有人主张增产十四万吨,有人主张增产十六万吨,还有人主张增产十八万五千吨。
广大职工表示:大庆工人有志气摘掉我国石油工业落后的帽子,我们也一定要为发展我国钢铁工业尽最大的努力。
他们冬战三九,夏斗三伏,力争实现一年增产十八万五千吨的计划。正在紧要关头,国家又向他们提出了新的要求:多生产一些新品种、新规格的钢材。为了减轻他们的负担,决定把计划年产量减少一万吨。
中型厂的职工愉快地接受了国家交给的新任务,却不肯接受国家的照顾。他们豪迈地说:“革命需要我们生产什么产品,我们就应该生产什么产品。我们不能因为多生产一些稀缺产品而修改国家计划。国家建设急需钢材,我们的任务只能加,不能减!”经过充分讨论,一致决定:“一万(吨)不能减,还要加五千(吨)!”
他们以大庆工人为榜样,把冲天的革命干劲和严格的科学态度结合起来,苦干加巧干。他们冒着高温站在飞窜的钢坯中间操作,采用交叉轧制的新工艺;他们改变了需要四个人轮班翻钢的老办法,制成了自动翻钢机;他们改革了槽钢的轧制方法,提高效率百分之四十;他们改造了锯切钢材的电锯,提高效率百分之二十。经过全厂职工的齐心奋斗,中型厂去年全面超额完成了增产任务。
为 用 户 服 务 要 好 些
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这个厂的广大职工提高了为使用单位服务,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自觉性,全心全意为用户服务。
去年三月,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同志来到中型厂,要求把六月份的钢轨接板订货提前两个月发货。这样,可以使十三万民工在农忙之前回到农业生产第一线,但要打乱中型厂的生产计划。广大职工为了满足用户要求,支援农业生产,不怕多流汗,努力加油干。结果,接板在四月份全部提前交货,本厂的生产计划也执行得很好。
今年五月,这个厂派人到河北唐山的一座矿山去征求对产品质量的意见。矿山领导同志满意地说,比以前好多了。再问,又说是比某些工厂的产品好多了。可是他们本着“听到赞扬不自满,听不到意见不罢休”的精神,下矿井,到掌头,同矿山的老工人座谈,征求改进产品质量的意见。调查中发现,有的轻轨出现了斜头,给使用单位带来了很大不便。他们回厂之后,立即改进,宁肯自己“麻烦”些,也要为兄弟单位创造方便。工人们千方百计,尽力避免斜头。有一天,离下班只剩下十分钟了,乙班工人发现电锯的锯片钝了,如果不换锯片,就可能出斜头;如果换锯片,又会影响本班的产量。他们把质量摆在第一位,毫不犹豫,停轧换锯。这样,不仅保证本班没有出斜头,还为下一班不出斜头创造了条件。
向 国 家 要 求 要 少 些
这个厂要求自己对革命贡献要大些,为用户服务要好些,向国家要求要少些。自己努力解决困难,尽量减少国家负担。大庆工人“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种子,在这里开花结果。
第四个五年计划期间,上级根据中型厂生产发展的需要,批准给他们四台桥式吊车。吊车工段的工人听了,心里很激动,又很不安。他们想,吊车的问题,自己能解决的应该自己设法解决,不应该给国家增加负担。他们敢想又敢干。几十个开吊车的工人,没有一个铆工,也没有一个架工,全靠勤学苦练,很短时间就掌握了铆接技术,一百天就造出了第一台吊车,又用二十八天造出了第二台吊车,现在第三台吊车也将完工了。在抽出力量制造新吊车的同时,他们还加强了现有吊车的维护保养工作,做到了机器光,马达亮,设备完好率达百分之八十以上。在工人们的坚决要求下,上级批准拨给的四台吊车,一台也不要了。
这个厂的广大职工采取这样自己动手,尽量不向上伸手的办法,去年一年就制成了二百五十吨剪断机、滚齿机、C60车床、直流电机等三十七台设备,并且实现了接板生产联动化,使生产效率有了成倍的提高。 鞍山市革委会报道组


第4版()
专栏:

用革命作风保养的样板设备
大庆有这样一台设备,投产使用已经八年,累计运转已有二万八千多个小时,到现在还是性能良好,外貌如新,机械磨损不超过规定限度,加工的产品合格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以上。这台设备就是井下机厂著名的样板设备——一四七车床。
这台设备为什么会这样完好?为什么有这样高的利用程度呢?就是因为操作这台设备的工人,发扬了大庆“三老”“四严”的革命作风,精心维护保养。这台车床的操作者至今已换了七拨,他们总是按照毛主席关于“兵要精,武器要好”的指示,把精心管理设备的光荣传统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仅仅从这一具体的事例也可以看到发扬“三老”“四严”的革命作风,把企业的设备管好,对多快好省地发展生产是多么重要。
编 者


第4版()
专栏:

第一任操作手
坚持“三勤” 精心保养
共产党员王世太是一四七车床的第一任操作手。一九六四年组织上把这台崭新的国产车床交给他使用时,他心情十分激动地说:“我一定要象战士爱护武器那样,管好、用好这台车床,让它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力量!”从此,王师傅把设备保养的好坏当成衡量自己工作好坏的一项重要标准。他总结出一套“勤检查、勤加油、勤保养”的工作方法,坚持不懈,持之以恒。
一个学员对王师傅保养设备这样“勤”法,不大理解。一天,她看到王师傅总是用扳手去拧电机的固定螺丝,就说:“这螺丝从来也没有松动过,每天这样去拧一下,我看不太必要。”王师傅耐心地对她讲很有必要的道理:“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不动的东西,电机每天都在高速运转,这些螺丝必然会逐渐松动。只有经常把螺丝拧紧,才能减少电机的震动,延长电机的寿命。”
王师傅的一席话,教育了这个学员。从此,她也象王师傅一样坚持“三勤”制度了。


第4版()
专栏:

第二任操作手
做到“四轻” 合理使用
第二任操作手王世昌,为了精心保养设备,坚持做到四轻:“挂挡轻、刹车轻、摇手把轻、取放工件工具轻”,千方百计使车床减少震动,不受损伤。他经常手把手地教学员挂挡、刹车、摇手把、调整间隙等动作,一次又一次地讲解操作要领。
一次,学员小乔独立负责加工一个井下作业急需的零件。他为了要争分夺秒,心里一急,车还没有停稳就急于换挡,结果床头箱齿轮发出一声怪响。
王师傅听在耳里,疼在心上。他对小乔耐心地讲解加工的活再急也不能违反操作规程的道理。他说:“小乔,毛主席教导说:‘我们需要的是热烈而镇定的情绪,紧张而有秩序的工作。’你这样干可不行。停车变速,这是我们车工的规矩;平稳操作,这是我们一四七机组的一贯作风。在任何情况下,也不应该违反啊!”
小乔在老师傅的具体教育和帮助下,逐步懂得了精心管好设备的意义,学会了坚持“四轻”,平稳操作。


第4版()
专栏:

现任操作手
实行“五坚持” 发扬好传统
共青团员乔桂馥和胡玉杰是现任操作手。他们为革命接好班,决心把师傅们管理设备的好传统发扬光大,以高度的政治责任心保养设备,做到五坚持:坚持巡回检查,坚持按期保养,坚持平稳操作,坚持记录准确,坚持认真交接班。
乔桂馥师傅的学员傅青林是个愣小伙子。一次,在加工一个工件时,车床发出不正常的声音,乔桂馥当即停车检查,原来是开快车,吃深刀引起的。于是她就对小傅讲了高速快走时不能吃深刀的原理,说这就象一个只能背一百斤的人不能强使他背二百斤的道理一样。同时她还给小傅解释了转速、进刀和吃刀三者的内在联系,使小傅受到了一次必须实行“五坚持”的具体教育。 本报通讯员


第4版()
专栏:

革命雄心和革命风格
公冶平
“对革命贡献要大些,为用户服务要好些,向国家要求要少些”。鞍钢中型轧钢厂的职工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干的。这充分表现了中国工人阶级的革命雄心和革命风格。
国家要求这个厂多生产一些新品种、新规格的钢材,决定减少这个厂的轧钢任务一万吨。这个厂接受了新的任务,却不要国家的照顾,提出“一万(吨)不能减,还要加五千(吨)”。对革命贡献就是要大!
这个厂到矿山征求用户对产品的意见,用户表示满意。他们听到赞扬不自满,听不到意见不罢休,深入下去,调查研究,终于找到了产品的差距,提高了产品的质量。为用户服务就是要好!
由于生产发展的需要,上级决定给这个厂四台吊车。他们不向上伸手要,努力自己造。上级给的一台也没要。向国家要求就是要少!
鞍钢中型轧钢厂实现了这样的革命雄心,发扬了这样的革命风格。
在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不论物质方面和技术方面,经常会碰到各种困难。国家有责任帮助企业克服这些困难,企业更有责任自己动手克服这些困难。只有发挥所有企业的这种积极性和主动性,才能保证社会主义建设迅速排除万难,取得更大胜利。
每一个企业都应该树立这样的革命雄心,发扬这样的革命风格。
每一个企业都应该想一想上面这些问题,找一找自己在这方面的差距。努力做到:对革命贡献得大些再大些,为用户服务得好些更好些,向国家要求得少些又少些。


第4版()
专栏:

要抓质量 先抓思想
——发生在天津市轧钢三厂的几件事
今年上半年,天津市轧钢三厂的五大类主要产品质量都赶上或超过了历史最高水平。他们的体会是,要抓质量,先抓思想。下面介绍的,就是这个工厂在狠抓产品质量过程中发生的几件事。
不 要 虚 荣
开坯车间自从发动全体职工人人抓质量,改变了过去“生产工人只管干,检验人员只管验”的状况以后,钢坯的质量开始提高,但是合格率却有所下降。过去这个车间的合格率一直保持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当月却下降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五。这时,有人担心起来,这样做会不会影响自己车间的荣誉?
为了帮助一些同志克服爱虚荣,不重质量的错误思想,党支部组织大家到成材车间参观。在那里,大家看到这样一种情况:“当”的一声,一根钢坯由于质量不好,毛头劈裂,在一个轧孔前停住了,后面的钢坯接二连三地飞驰而来。不一会,就积了一大堆。为了处理这根不合格的钢坯,耽误了半个小时,少轧了十几吨钢材。
事实是最有说服力的。参观以后,大家进行了热烈讨论。有的说:“质量检验不严,虽然我们的合格率看起来是高,但兄弟车间的产量、质量却要受到影响,这样的事,坚决不能干。”有的说:“不能光要我们车间的荣誉,不管兄弟车间的困难,我们要的是真正的荣誉,不要那种虚荣!”以后,他们对自己生产的钢坯质量的要求更加严格,合格率也在逐步上升,由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五上升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六,最近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七。
好 中 求 省
开坯车间的剪切机,在克服毛头切不净的缺点的同时,又出现了切头带好料的情况。有人认为,为了保质量,切掉好料很可惜;有人认为,为了保质量,花点代价也值得。
车间党支部书记吴以朝马上注意到,这是反对一种倾向时掩盖着的另一种倾向。他就带领大家重新学习了党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他说:“过去毛头切不净,现在切掉好钢材,两种现象,一个实质,都是没有全面贯彻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大家一听,思想开了窍,深有感触地说:我们要把总路线的精神全面落实到剪切机的刀口上。
接着,剪切机上的工人们,认真摸索剪切机的操作规律。切钢坯前端的毛头,主要靠掌剪刀的操纵好,切钢坯后端的毛头,主要靠掌钳的掌握好。他们总结了一个操作方法:“掌剪的看前头,掌钳的看后头,毛头不带好料,成品不带毛头。”他们按这个操作法进行生产,既保证了产品质量,又降低了钢材消耗。
为 了 用 户
小型车间冷弯班,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奋战,第一次制出了矩形钢管。经过检验,质量还超过了合同规定的部颁标准。于是,他们高高兴兴地把这批钢管送到了合同单位天津客车厂。不料经过试验,矩形两边夹角误差还是大了。这使客车厂感到很为难:不收货吧,原来已订了合同;收货吧,又怕影响车辆的质量。
轧钢三厂的工人知道这个情况以后,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有的说,“我们的产品质量超过了合同要求,他们嫌不好,让他们自己修去好了。”也有人提出问题:“假若他们修不好,影响车辆的质量怎么办?”车间党支部就以“怎样正确对待社会主义企业之间的合同”为题,组织大家讨论。班长韩双槐说:“我们的合同是反映社会主义企业之间的协作关系,是为发展生产服务的,如果反过来用合同限制了生产,那怎么行呢?”通过热烈讨论,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这标准,那标准,用户的需要就是最现实的标准。既然部颁标准还不能满足用户的需要,我们就应该努力达到用户需要的标准。
于是,他们对轧制矩形钢管的工序,一道一道地进行认真分析,发现前六道工序很正常,到第七道工序出现了偏角。他们对第七道工序进行了重点研究和多次改进,最后轧出了方方正正的、用一般仪器测不出误差来的矩形钢管,完全满足了客车厂的需要。
本报通讯员 本报记者


第4版()
专栏:

东北制药总厂党委把利用“三废”纳入生产和科研计划,这是党委成员和职工一起研究综合利用的方案。 本报通讯员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