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6年8月22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孙冶方的谬论骗不了贫下中农
子弟兵母亲 戎冠秀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可是,孙冶方却把生产关系说成是“人”与“物”的关系,还说什么“人”与“物”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最深远的内在矛盾”。他这是胡说八道,是恶毒地攻击毛主席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忠实地推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主张,妄想推翻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复辟资本主义。告诉你,孙冶方,你这个黑帮分子的鬼打算是永远不会得逞的!你只会像屎克螂碰在城墙上,“嗡嗡”发出几声惨叫罢了!
无数事实证明,阶级斗争是个大问题。无论是在解放前还是在解放后,生产关系都是人与人的关系,也就是阶级关系,而绝不是什么“人”与“物”的关系。我们贫下中农深受旧社会的苦,深感新社会的甜。因此,我们也最懂得阶级压迫、阶级斗争,最懂得爱谁、恨谁,最懂得革你们这伙反革命黑帮的命。
深受旧社会痛苦的劳动人民,是永远也不会忘记阶级敌人烙在我们身上的伤疤的。就拿我们盘松村来说吧,解放前,我们这里十三个村庄的二千多户人家,受着韩狗眼、韩腊月两户地主的剥削和压迫。二千多户人家种的地,还不到他们两户土地的四分之一。年年收入的粮食,都要交到他们的大仓里。我们就是在山坡上刨点荒地,也得交给人家一半租子,拿起一块石头也不敢说是自己的。家家户户一年到头连糠菜也吃不到头,被他们逼得卖儿卖女,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我自己在这个村生活不下去搬到那个村,半辈子搬了三次家,还是挨冻受饿。就是这样,父母亲被逼得三天两头想寻死。我的叔叔戎荣子上吊好几次,都被穷兄弟们救下来。最后,他带着全家五口外出逃荒。五、六天后,全家五口,除被卖的一人外,全都饿死在深山里了。那时,天下的老鸦一般黑,到哪里也没有活路。我们贫下中农与韩狗眼、韩腊月的关系,难道是什么“人”与“物”的关系吗?
在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我们贫下中农进行了英勇的阶级斗争,打倒了国民党反动派,斗垮了地主、恶霸,分到了房屋、田地,才翻了身,当家作主。要是相信了孙冶方的话,只抓“人”与“物”的矛盾,不抓阶级斗争,我们就要世世代代被三座大山压在脚下,哪有今天的好日子!
那末,解放以后,社会主义社会里的生产关系是不是就是“人”与“物”的关系了呢?是不是没有阶级斗争了呢?不是。就拿农业合作化来说吧,我们贫下中农谁不知道合作化好得很!大家都说:“咱们可找到了幸福美满的光明大道啦!”我们干劲十足地给社里干活,为的是多打粮食,好建设社会主义。可是地主、富农呢?他们却对合作化极端仇视,说什么合作化搞“糟”了,搞“垮”了。他们不仅不好好干活,还进行种种破坏活动。俺贫下中农教育自己的子孙,不要忘本,要听党和毛主席的话,好好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可是,地富人家教育自己的孩子,要记住这间房那块地过去是他们的,是共产党和俺穷人们“抢”走了,等以后有了办法跟俺们算账。这难道是什么“人”与“物”的矛盾吗?
可见,我们贫下中农正是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在合作化的过程中,进行了阶级斗争,打退了地主、富农的猖狂进攻,才取得了合作化运动的伟大胜利。要是相信了孙冶方的话,把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关系只看作是“人”与“物”的矛盾,只抓生产,不抓阶级斗争,那末,人民公社就建立不起来,就是建立了,也要垮台。
我们深深地体会到,每一个胜利、每一点成绩的取得,都是要经过严重的阶级斗争的。阶级斗争是千万不能忘记的呀!
孙冶方,你这个黑心的家伙,恶毒地攻击毛主席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妄想麻痹革命人民的斗志,复辟资本主义,把我们翻了身的劳动人民重新推到水深火热的苦海中去,我们绝不答应,全国人民绝不答应。我要擦亮眼睛,站稳脚跟,还要时时刻刻教育我们的子子孙孙,牢记阶级苦,不忘血泪仇。我要永远当一名捍卫无产阶级专政、捍卫毛泽东思想的坚强战士。谁要攻击伟大的党中央和毛泽东思想,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跟他们拚到底。
(张学冈整理)


第6版()
专栏:

不抓阶级斗争 企业就要变色
齐齐哈尔车辆工厂锻工车间主任 苍文芳
指导员 景全德 王长胜
孙冶方说什么“经济是‘人’与‘物’两个因素的矛盾统一体”,“人”与“物”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最深远的内在矛盾”。这是现代修正主义的陈词滥调。
解放前,我们在工厂就常听资本家说:“工人嘛,就管干活,挣钱吃饭就行了。”他们企图麻痹我们不要起来和他们斗争,听任他们的剥削和压迫。解放后,我们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翻了身,成了工厂的主人。但是,阶级斗争依然存在。我们厂有些地富反坏右分子就常说:“好好干活就行了,相互间不要伤了和气。”他们最怕阶级斗争,我们就是要抓阶级斗争。毛主席教导我们,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毛主席的教导提高了我们的警惕性。我们和阶级敌人的斗争,就一直没有停止。
就拿我们车间来说吧,工人们天天和机器打交道。表面看,好象这只是人和物的关系,可是里边阶级斗争很激烈。我们要坚决实行政治挂帅,有人却想实行钞票挂帅;我们要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有人却想走资本主义道路。我们车间有一名农民出身的五好工人,有一段时期,他经常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打交道,这些人常向他灌输资产阶级吃喝玩乐的思想,他的思想就逐渐被资产阶级思想侵蚀了。因此,他在工厂不好好劳动,想自个儿拴车买马,种自留地,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后来,我们动员他学习毛主席著作。他提高了无产阶级觉悟,认识到自己上了资本主义的当,回过头来,控诉了资产阶级。他思想变了,生产积极性就高了,去年他又重新成了五好工人。前后同是一个工人,却走着两条不同的道路,有着两种不同的生产表现,难道说这只是“人”和“物”的矛盾吗?
在为什么而生产方面,两种经营思想的斗争也是很激烈的。我们厂生产一种吊车,开始生产时,有些部件是赔本的。当时有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说,“没利润,不生产”。但是,这种吊车是社会急需的产品,我们坚决进行了生产。难道这不是阶级斗争,而只是“人”和“物”的矛盾吗?
孙冶方抹杀阶级斗争,是别有用心的。因为抓不抓阶级斗争,是关系到我们子孙万代的命运问题,关系到我们国家的命运和前途问题,关系到防止修正主义和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大问题。我们车间的工人说:“阶级斗争是个宝,千万千万别忘了。”你不斗资产阶级思想,它就要抓你;你不打击它,它就要腐蚀你。你不抓阶级斗争,我们的队伍就要转向,企业就要变色。孙冶方叫嚷“人”与“物”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经济最深远的内在矛盾,戳穿了它,就是要我们只重视经济,不要突出政治;只见物,不见人;让我们只抓利润,放弃突出政治,放弃阶级斗争,放弃抓人的思想革命化。一句话,孙冶方反对毛泽东思想挂帅,企图改变社会主义制度,复辟资本主义,这是多么狠毒的阴谋!我们一定要把他彻底斗垮、斗臭。


第6版()
专栏:

绝不能只抓粮棉油,不分敌我友
沈阳部队后勤部 沈才
什么是生产关系,毛主席早有明确的指示:“在各种阶级的社会中,各阶级的社会成员,则又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从事生产活动,以解决人类物质生活问题。”这就是说,生产关系就是在社会生产过程中人和人的关系。在有阶级的社会中,生产关系就是阶级关系。在社会主义社会里还存在着阶级,社会主义社会里的生产关系也是阶级之间的关系。
孙冶方胡说“‘人’与‘物’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最深远的内在矛盾”;“一切经济问题”都是“人和物”的关系问题。照他看来,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只有人和物的关系、人和物的矛盾,再没有什么阶级关系和阶级矛盾了;只要同天斗、同地斗,再不要同阶级敌人斗了;就可以埋头搞建设,只抓粮棉油,不要再分敌我友了。他的居心极为恶毒。他企图解除我们的思想武装,使我们失掉阶级警惕性,在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中打败仗。
难道地、富、反、坏、右,跟我们劳动人民已经是一家人,可以“和平共处”了吗?不,绝不能这样。我们清楚地知道,被推翻的地主资产阶级,他们人还在,心不死,白天黑夜都做着复辟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美梦。我们同他们之间分明存在着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这算是哪种“人和物”的关系呢?
我们在经济战线上,同“三自一包”的斗争,同贪污盗窃的斗争,同资本主义经营思想的斗争,等等,难道不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道路同资本主义道路之间的斗争,而是什么“人和物”的问题吗?
就拿我们部队后勤财务工作来说吧,是贯彻艰苦奋斗、勤俭建军的精神,还是铺张浪费?是把经费重点用于建设,还是用于消费?是为广大指战员服务,还是搞少数人的特殊化?……这种种思想斗争,就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在后勤财务工作中的反映。如果我们照孙冶方讲的去做,只抓人和物的矛盾,只去埋头管钱、管物,不抓两种思想的斗争,那我们就要成为没有政治头脑的糊涂人。我们绝不信他那一套,一定要狠抓兴无灭资的斗争,为实现部队的非常无产阶级化和非常革命化而斗争。
从我们自身革命化来说也是一样。我们革命战士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也会受到社会上阶级斗争的影响,也会受到剥削阶级思想的影响。难道我们不需要进行自我改造,只顾埋头生产、埋头工作就行了吗?不,绝不能这样。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要在与阶级敌人斗争中改造自己。我们一定要像刘英俊同志那样,用毛泽东思想武装我们的头脑。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我们做工、种田、当兵,绝不是为了钞票,而是为了人民,为了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孙冶方散布“人与物的矛盾”的谬论,妄图使我们放弃思想改造。这是痴心妄想!
孙冶方!你说社会主义社会只有“人与物”的矛盾,没有阶级斗争,这完全是欺骗。你们一小撮黑帮搞的就是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农兵群众,嗅觉最灵,眼睛最亮,绝不上你的圈套。


第6版()
专栏:

办农业要以阶级斗争为纲
河北省临西县东留善固大队党支部书记 吕玉兰
孙冶方坚持反动立场,胡说什么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和“物”的矛盾,否定毛主席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我们坚决不允许。告诉你,孙冶方,你那种鬼花招,蒙蔽不了我们贫下中农。
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即使完成了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阶级并没有消灭,阶级和阶级斗争依然存在。这种阶级斗争是长期的,曲折的,复杂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它将贯串在社会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我们东留善固大队阶级斗争的事实,也证明毛主席这个论断是完全正确的。
我高小毕业回村后,和俺村贫下中农一起,一心想把集体生产搞好,但是阶级敌人却千方百计进行破坏。我和群众植树造林,阶级敌人就背地里破坏树林;我和群众养猪积肥,阶级敌人就趁我在县里开会时,把猪全部杀掉,给大会写黑信,诬告我。他们还在村里捏造事实,蛊惑群众,纠合一帮地富反坏右和投机倒把分子闹事,想推我下台。这时,我学习了毛主席著作。毛主席告诉我们:“工作就是斗争。”又说:“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拚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如果我们现在不是这样地提出问题和认识问题,我们就要犯极大的错误。”我脑子里装上毛泽东思想,就心明眼亮意志坚,斗争勇气更足了。我知道这种阶级斗争是不可避免的,他们斗的不仅是我,而且是我坚持的社会主义道路。因此敌人斗我,我毫不动摇,先看他们耍的什么花招,然后揭露他们的阴谋。在上级党委的领导下,我和贫下中农一起,终于把他们斗倒了,农业生产也搞好了。在这场实际斗争中,毛主席的教导,提高了我的阶级觉悟。阶级敌人也当了我的反面教员。于是,我得到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经验:要干革命,要保卫住社会主义江山永不变色,要搞好农业生产,就要以阶级斗争为纲。
毛泽东思想是我们的命根子。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是毛泽东思想的核心。孙冶方企图用所谓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和“物”的矛盾的无耻谰言,来抹杀毛主席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就是反对毛泽东思想,就是要挖我们的命根子。我们一定要掌握阶级斗争这个武器,紧握锄杆子、笔杆子、枪杆子,斗垮黑帮,搞掉黑线,保卫我们的印把子、命根子!


第6版()
专栏:

柜台里外也有阶级斗争
天津市劝业商场日用百货部副政治指导员 李克勤
孙冶方提出“经济是‘人’与‘物’两个因素的矛盾统一体”的谬论,就是要我们不搞阶级斗争,埋头业务,不问政治。具体到我们商业部门,每天站柜台,卖商品,是人和物的关系吗?不!我们社会主义商业不仅是人和物的关系,不是单纯做买卖,把商品组织进来、卖出去就完了,而是为革命站柜台,为革命做生意,为生产服务,为人民生活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我们售货员的工作一定要政治挂帅,一定要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是卖几分钱的小商品,也有政治意义。有一天一个顾客来配扣子,我们帮他挑选了四周圆滑的扣子,还注意扣眼正不正,并主动告诉他要多缝上几针。顾客拿到几分钱的扣子,充满阶级感情地说:“解放前我到劝业场来,来一次上一次当。这次我买几分钱的扣子,你们想的那么周到,这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好商店,是毛主席教育下的好售货员。”顾客说得很对,我们想的不是几分钱的问题,而是怎样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好。顾客想的是党,是毛主席,是社会主义,是新旧社会的对比。这难道仅是人和物的关系吗?根本不是。
劝业商场从一九五六年公私合营以后,我们当了企业的主人。虽然这样,我们也不能埋头业务,因为还存在着阶级斗争。没有改造好的资产阶级分子,不甘心自己阶级的灭亡,一有机会就向青年宣扬资产阶级思想,说什么“有钱能使鬼推磨”,“好好地干,将来评定工资能多长些钱”,等等。他们的目的是妄想使青年脱离无产阶级政治,不分敌我,陷到个人主义的泥坑里。但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新中国青年是骗不了的。我们知道,旧社会穷人为什么吃不饱、穿不暖,富人为什么“财源茂盛”、“日进斗金”,这还不都是阶级压迫和阶级剥削造成的吗?企业合营了,从表面上看,资产阶级分子和我们一样劳动,一起吃饭,但是剥削阶级还存在,未改造好的资产阶级分子时时想搞资本主义复辟。我们必须紧紧掌握毛泽东思想的武器,掌握阶级斗争的武器,不管站柜台也好,造机器也好,都应该这样,不然,国家就要变颜色,无产阶级专政就要垮台。
解放以来,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难道孙冶方看不见这些事实吗?不!他的眼瞪得很大,他妄想看到中国变色,看到无产阶级专政垮台。他不懂得阶级斗争吗?不,他很懂得阶级斗争,他宣扬“人和物的矛盾”,叫我们埋头业务,不问政治,目的就是想搞“和平演变”。孙冶方不让我们搞阶级斗争,正是为了好让他们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搞阶级斗争,搞资本主义复辟。告诉你,孙冶方,这是永世办不到的!


第6版()
专栏:

千万不要忘记
我时刻也没有忘记在旧社会的悲惨遭遇。父亲、哥哥、弟弟都被折磨死了,母亲给地主家当奶妈,我和妹妹讨饭。我八岁就给地主家放牛,十四岁开始当学徒,经常挨冻忍饿,挨打受骂。解放以后,党和毛主席把我从苦海里救了出来。但是,被推翻了的地主资产阶级并不甘心于自己的失败,总是梦想变天。
孙冶方,你反对阶级斗争的学说,想要麻痹我们的斗志,好让你们搞资本主义复辟,告诉你,这办不到!
湖南株洲冶炼厂工人 艾光道
我们南乔村,解放前住着二十多户“西仔”(就是农奴)。我们终年做最苦的工,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我父亲受不了这样的凌辱,到南洋去了。有一次回来,他穿了一件黑胶绸衫。地主看见了,说“西仔”不能穿这种衫,当场把它撕烂了。我叔叔从外地回来,只因穿了鞋,地主就说他要“造反”了,把他毒打了一顿。
解放后,我们翻了身,当家作了主人。但是,阶级敌人是不会死心的,他们还在进行复辟活动,想要我们回到“西仔”的生活。孙冶方,你反对搞阶级斗争,就是要让地主恶霸重新骑到我们的头上,这是永远办不到的。我们贫下中农一定要坚决和你斗争到底。
广东台山县斗山公社南乔大队党支部书记 李球柏
毛主席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真是千真万确。今春,在抗旱斗争中,我们坚持自力更生兴修水利,而地主分子却煽动说:“今年要大旱,井枯水干,修渠道是瞎子点灯——白熬油!”我们贫下中农马上对这种反动言论进行了斗争,并动员群众开办石灰窑,修筑了四百多米长的防渗渠道,引水上垣,全队百分之七十的土地实现了水利化。
孙冶方不让我们抓阶级斗争,我们就越是要紧紧抓住阶级斗争,搞好生产。山西汾阳县峪道河公社社员张桂梅 李吉银 王凤英曹效娥 于金娥


第6版()
专栏:

编后
毛主席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阶级敌人最害怕我们抓阶级斗争。他们越是害怕,我们就越要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把阶级斗争作为一条红线,贯串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各项工作中。
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孙冶方怕阶级斗争怕得要死,他为了反对我们抓阶级斗争,竟把“人”与“物”的矛盾说成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最深远的内在矛盾”,妄图挖掉毛泽东思想的核心,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本版发表的几篇来稿,用铁的事实戳穿了孙冶方的谬论。
工农兵一针见血地指出,照孙冶方的说法,我们只要同天斗,同地斗,不要同阶级敌人斗了;就可以埋头业务,不问政治,只抓粮棉油,不要分敌我友了。孙冶方要我们只重视经济工作,不重视政治工作;只抓利润,不要抓阶级斗争,不要抓人的思想革命化。这就是反对突出政治,反对毛泽东思想挂帅,为资本主义复辟开辟道路。孙冶方的阴谋是永远不能得逞的。
我们一定要遵照毛主席的教导,以阶级斗争为纲,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抓革命,促生产,做到革命、生产双胜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