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6年8月21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一场破私立公的斗争
谢式丘
广西苍梧县长洲公社古凤大队,用毛泽东思想作武器,开展了一次群众性的破私立公的大辩论。这场兴无灭资的斗争,涤荡着腐朽的地主资产阶级的旧思想、旧风俗,使社员群众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大队党支部在群众中,搜集了几十条有毒的老俗话,例如:“奸奸狡狡,朝蒸晚炒;忠忠直直,终须乞食”、“哪个田螺不吃泥,哪个人不自私”,等等。他们把这些“格言”交给群众,进行辩论,用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等著作的基本观点作武器,进行批判。贫农下中农从毛主席著作中,找出对口语录,结合本队本村本人的实际,把那些代表地主资产阶级利益的谬论驳得体无完肤。大队贫协主席钟伟昌说:“我们贫农下中农历来是忠忠直直的,只有地主、资本家才是奸奸狡狡的坏人。我们当中确有不少人在旧社会乞过食,但那是受地主阶级压迫剥削的结果。地主阶级想利用什么‘忠忠直直’、‘奸奸狡狡’的鬼话,来掩盖阶级剥削实质,我们绝不受骗。解放后,我们在毛主席的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生活不断得到改善,再也没有人乞食了。这在旧社会是作梦也想不到的。我们专了地主资产阶级的政,他们再‘奸奸狡狡’,想过剥削日子,是办不到的。”古凤一队的贫农莫秀丽说:“解放前,我家租种地主的一块田,禾熟时地主却不让我们收割。我家九个兄妹,连饿带病死了四个。他们说:‘人无横财不富’,我们常年辛苦劳动来的果实,都变成了地主发家的‘横财’;他们‘朝蒸晚炒’的,就是我们贫下中农的血汗啊!现在,地主阶级被我们打倒了,但是剥削思想还存在,我们一定要把它斗臭,连根挖掉。”
在谈到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时,他们对“十丈龙船自己不占一寸”的谬论进行了批判。贫下中农说:“十丈龙船的大集体是我们的靠山,没有它,就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要爱护集体,哪怕是集体的‘一寸’也要爱护。只有大家都爱护集体的‘一寸’,才能有集体的十丈龙船。如果不爱护这‘一寸’,那就损害了大家的九百九十九寸。”
在辩论“做什么样的人”时,贫下中农说:剥削阶级宣扬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思想,是极端自私自利的思想,我们要坚决反对。我们一定要做“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古凤一队七十五岁的老太婆仇爱群说:“我们就是要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坚决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去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我一定教育我的儿子和孙子都要老老实实地做这样的人,一定要批判一切剥削阶级的坏话。”
通过辩论,社员群众认识到,如果受到地主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影响,不加抵制,就会一步步滚到剥削阶级的泥坑中去,“引鬼入堂”,使资本主义复辟,重新回到旧社会的苦难深渊。所以,要坚决批判资产阶级、地主阶级的思想,破私立公,改造世界观,彻底挖掉修正主义的根子。
接着,党支部又在全大队树起了十面“公”字红旗。河村二队民兵副营长李树德,是最先树起的一面红旗。他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处处为公,勇于挑重担,受到群众赞扬,被评为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标兵。他看到一个地主唱黄色古戏,腐蚀青年,便领导群众对这个地主进行了斗争,又组织青年学习毛主席著作,读红书,唱红歌,夺回了无产阶级的文化阵地。一个大雨倾盆的深夜,他担心水库发生问题,便冒雨巡视。果然,他发现一处有崩塌危险,便立刻堵好,避免了一次严重的损失。
现在,古凤大队家家户户都挂着毛主席的画像。不少社员把毛主席的像不仅挂在堂屋里,也挂在卧房里。他们说:“这样可以时时看见毛主席,时时记起他老人家的教导。”在全大队,出现了一个“公”字当头的社会风气。好人好事越来越多。这种精神威力正迅速地在实践中充分表现出来。


第6版()
专栏:

让公字在头脑中扎根
浙江省上虞县县委书记 朱孔宇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掌握思想教育,是团结全党进行伟大政治斗争的中心环节。如果这个任务不解决,党的一切政治任务是不能完成的。”对党员进行思想教育,就是要用毛泽东思想武装他们的头脑,使他们树立起明确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观点,使人人做到公字当头,破资产阶级世界观,立共产主义世界观。这样,才能增强党的队伍的战斗力,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保证党的伟大任务的胜利完成。
娥江公社中利大队党支部,过去一度放松了在党内进行兴无灭资的斗争,只抓生产、业务,因而处于落后状况。一九六二年底,党支部组织全体党员认真地学习了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公报,开始抓了阶级斗争这个纲。一九六三年初,党支部又在县委工作组的帮助下,总结了前几年不抓阶级斗争、不抓政治思想工作、党不管党的经验教训,从只抓“粮、菜、果”,不分“敌、友、我”,转到抓阶级斗争,抓党员教育上来,也就是大抓毛主席著作的学习。三年来,这个支部强调用无产阶级世界观教育和改造党员、干部和群众,大大地坚定了他们的社会主义方向,改变了他们的精神面貌。绝大多数党员不断斗倒“我”字,树立“公”字,树立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人人争做好事。一事当前,不是为私,而是为公,不是以个人利益为重,而是以党的利益、革命的利益、群众的利益为重。如支部书记倪文甫,看到队里缺仓库,把自己的房子让出来给集体当仓库。党员倪寿康,为了帮助后进队改变面貌,甘愿从收入比较高的十队到收入比较低的五队落户。群众称赞他是敢于“从米箩里跳到糠箩里”的好党员。
由于党员事事“以公为重”,也就影响和带动了广大群众。热爱集体,克己奉公,助人为乐,在这个大队已蔚然成风。党支部虽然没有直接去抓生产和业务,但由于它抓住了根本——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广大党员和群众的头脑,使他们自觉地进行兴无灭资的斗争,因而广大党员眼光开阔了,队伍整齐了,战斗力增强了,就大大推动了生产建设。这种做法,比起过去直接抓生产,抓业务,见效快得多,收获大得多。事实非常清楚,只有这样做,党支部才能真正成为战斗的堡垒。
中利大队活生生的现实,给县委每个同志上了很好的一课,很多同志改变了把党的建设单纯看成是组织部门的业务的错误想法。大家进一步认识到,在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仍然是很激烈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是极其尖锐的,并且是长期的。这种社会上的阶级斗争、两条道路斗争,不可避免地要反映到党内来。这是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如果放松了党的工作,把党的建设只看成是组织部门的业务工作,实际上就是否认阶级斗争,不懂得用无产阶级思想去战胜资产阶级思想、用共产主义世界观去战胜资产阶级个人主义世界观的极端重要性,这本身就是和平演变的开始。
县委认识提高了,整个县委工作来了一个转变。我们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大抓党的建设,大抓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过去在党代会上,不讲思想工作,不讲党的建设,专讲生产;现在把方向转变过来了。我们在党代会上专门研究党的建设,讲阶级斗争,交流怎样组织党员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经验。这样做,受到代表的欢迎,产生了良好的效果。
无产阶级世界观和资产阶级世界观最本质的区别:前者是为公,后者是为私。因此,教育全县党员、干部和群众,一心为公,一心为革命,一心为人民,这是我们政治工作的方向。县委要学会在阶级斗争中抓党的建设,根本的根本,就是把毛泽东思想灌输到广大党员中去,让无产阶级的“公”字,在他们头脑里扎根、开花、结果,使他们在维护和发展集体经济、走社会主义道路方面,真正起带头作用。


第6版()
专栏:党的生活

大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剥削阶级世界观
大立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无产阶级世界观
胡烈斌
前不久,湖北黄梅县孔西公社快乐大队党支部,在群众中开展了一场兴无灭资的斗争,大破剥削阶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反动的旧世界观,大立无产阶级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革命的新世界观。
这场斗争,是从批评一个富裕中农引起的。有一次,第三生产队长批评某富裕中农私心太重。这个人满不在乎地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们干部就没有私心吗?”当时,持这种论点的还有一些人。尽管说法不同,程度不一样,但都离不开为自己。他们把自私为己看成是天经地义的事。这是彻头彻尾的剥削阶级世界观。它的根子深,影响坏。不把这种反动的旧“八字观”打倒,将给革命事业带来极大的危害。
为了破私立公,党支部组织社员学习《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和《愚公移山》,并且从毛主席著作中专门提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八个字,同旧“八字观”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们又先后提出了白求恩、张思德、雷锋、王杰、焦裕禄“五大典型”,进行广泛深入的宣传,使“五大典型”的英雄形象,巍然屹立在人们脑海之中。
在学习中,贫下中农忆苦思甜,对旧“八字观”进行了控诉。他们说:“在万恶的旧社会,地主、资本家叫喊人人为己,实际上得权得势得利的是他们这些吸血鬼。我们穷人,只能受压迫受剥削,在他们脚底下过日子。现在毛主席领导我们翻了身,坐了天下,我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一心为集体,一心为革命,再也不受这些鬼话的骗了。”贫农王祖荣气愤地说:“为己?为什么己啊!我祖荣过去替地主打长工,泥里水里,一天滚到黑,一年滚到头,年年落个借年饭米!”通过回忆对比,贫下中农看得很清楚:新“八字观”是共产主义世界观,是毛主席教导我们的,应该坚决学习,坚决照办;旧“八字观”是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世界观,应该坚决反对,坚决打倒。
新“八字观”改变了人和人的关系。大家公字当头,互相批评,互相帮助,坚持不懈地同旧“八字观”的各种表现作斗争。社员胡先恩为队上放两头牛,养的还不错,但他总是把牛系在公家的小树上,牛在树上擦痒,毁坏了两棵。老贫农胡冬生批评他,他不接受。有一次,一个社员把牛系在他家的树上,他立即大吼大叫:“哪个系的牛呀,把树都搞坏了!”胡冬生在旁边说:“你吼么事?这是公家的树!”胡先恩一听火了,暴跳着说:“明明是我家的,怎么说是公家的呢?”胡冬生借此机会,批评胡先恩说:“你家的树,别人系牛,你暴跳如雷;公家的树,你糟踏了两棵,一点也不心疼。你说说,这是什么思想?”胡先恩马上想到自己是私字当头,亏了理,默不作声地走开,以后就再也不这样做了。
随着斗争的不断深入,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好人好事层出不穷。
第三生产队社员拾到一条牛。大家很不安,都觉得农忙时丢失耕牛,生产上将会出现多少困难呀!于是,他们在百忙中抽出了两个劳力,花了整整两天时间,四处寻找失主。八天后,失牛的队派来两名代表,带来一条烟、三元钱。烟是酬谢拣牛人的,钱作为代养牛的草料费。第三生产队社员无论如何不肯接受烟和钱,一致说:“代兄弟队养几天牛,要人酬谢,要人给草料费,这算什么风格!” 


第6版()
专栏:短评

俗话也要破旧立新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社会主义思想占了上风。可是,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思想,还不甘拜下风。就拿有毒的老俗话来说吧,现在有些还在流传。一句老俗话,不过几个字。然而,它却概括了许多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思想,成为地主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某种精制品。
这些反映旧思想的老俗话,代表了剥削阶级的利益。然而,在劳动人民当中,也会有人受到它的欺骗,受到它的腐蚀。这些老俗话,传播很广,潜移默化,流毒很深。有人在这种旧思想的支配下,就会做出不利于集体、不利于社会主义的事情来。古凤大队党支部看到它的毒害非同小可,就从这里着手,破旧立新。他们做得好,做得对。
不破不立,要立新的,非破旧的不可!怎么破?古凤大队党支部的经验是,用毛泽东思想来破。毛泽东思想是最锐利的思想武器,是战无不胜的法宝。破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破地主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就要讲道理,就要讲毛泽东思想这一无产阶级革命的真理,这就是立。
各地都流传一些有毒的老俗话。可以在适当的时机,选出有代表性的几条来,放到群众中去辩论一番,用毛泽东思想来破它。辩论起来,就会知道,它乍听有理,其实没有一点正理,都是歪理。通过群众性的自我教育,一定会触及人的灵魂深处,涤荡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树立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


第6版()
专栏:

把“忆苦思甜日”制度传下去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武鸣县梁同大队总支书记 覃中兰
前些时候,我们大队的共产党员和贫农下中农,响应党总支委员会的号召,在迎接党的生日的前一天——六月三十日,过了一个有深刻的阶级教育意义的“忆苦思甜日”。我们已把它定为制度,要一年一年地传下去。
这一天,家家户户挂上毛主席像,用大字写着:“忆苦思甜日——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白天,大家照常生产。晚饭时,家家都按解放前的样子吃“苦餐”,讲苦史,进行新旧两个社会对比,教育青年一代牢记旧社会的苦,永远热爱党和毛主席,永远读毛主席的书,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将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我们大队去年就家家都安上了电灯。这天晚上,全大队的电灯都熄灭了。有的社员点上桐油灯,有的家里燃着松明。贫农黄荣本吃“苦餐”时,没有点灯,孩子们吵吵说:“黑麻麻的,不方便!”荣本说:“孩子们,在旧社会,我们世世代代都没有电灯,连饭也没有吃的,还要上山挖野菜充饥哩。”他的小儿子日新吃着苦菜咽不下去,哭起来了。哥哥继先劝他说:“苦也要吃,不吃就不晓得父母在旧社会过的什么日子,就会忘本。”
第二生产队贫农下中农协会主席黄旭光,当天早上煮了一锅南瓜,上午就吃完了,晚上没有起火做饭,邻居们问他为什么?他说:“我祖上五代人打长工,经常有一顿无一顿,今晚这一顿不吃,坐下来想想过去也好。”他还找出在旧社会挖野菜用的“四件宝”:一把破烂锄头,一根烂草绳,一个破竹篓,一个破口袋。一边抚摸,一边忆苦。
谭周生产队的社员集中在一起吃“苦餐”,请七十岁的老农周巨忠讲村史。周巨忠热泪满眶地说:“今天我们吃的‘苦餐’,有南瓜、红薯叶、雷公根(一种野菜),这还是不错的呢!记得庚子年(一九○○年)大旱,附近山上的野菜都挖光了,村人四处逃荒讨饭,病死饿死五十多人。现在有共产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实现了公社化,水利过了关,旱涝无忧,真是天大的幸福!”贫农女社员黄金兰接着说:“一提起过去的事,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旧社会我家就因为没有吃的,饿死了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现在靠党和毛主席的领导,我们的日子过好了。现在,一小撮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坏蛋,想要我们走回头路,我真恨透了他们。谁要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我们贫下中农就要同他拚到底!”最后,他们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第二天——七月一日,是党的生日。全大队的党员和社员都用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为集体或者为别人做好事。有的人修桥补路,有的人种树护林,有的人给五保户打柴挑水。晚上,社员们都集中起来读毛主席著作,找人讲党的光荣历史。他们以对党、对毛主席无限热爱、无限信赖和无限感激的心情,用壮族民歌唱道:“祖国建设十七年,面貌改变万万千,幸福生活过得好,党的功劳记在先。坚决拥护共产党,万民齐颂毛主席,三面红旗高高举,跃进歌声唱不完。”
我们为什么要举行这个“忆苦思甜日”呢?
今年五月里,党总支发动全大队社员学习毛主席著作,为了让领导骨干带头学好、带头用好,总支委员和大队贫农下中农协会委员,在一起忆苦,吃了一次“苦餐”。吃的时候,大队长梁期均、妇代会主任李彩芹想起在旧社会的生活情景,都止不住地哭起来。李彩芹吃了一碗又添一碗,她说:“越吃越觉得今日生活甜。”有些党员、老贫农说:“现在有些青年人,不懂得旧社会的苦日子是怎样过的;有的农民,翻身后对过去的苦日子也逐渐淡漠起来。最好是每年让大家吃一次‘苦餐’,使贫下中农的家谱代代相传,使大家坚定地走社会主义道路。”总支接受了大家的建议,就这样做了。


第6版()
专栏:编后

尝“苦”思甜
根据党总支的倡议,梁同大队的贫下中农,在党的生日前夕,过了“忆苦思甜日”,吃了“苦餐”。他们还决定以后年年这样。这个做法很有教育意义。
广大贫下中农,在旧社会,都受过地主、资本家的压迫和剥削。这种阶级恨,如山重,似海深,他们实在难以忘记。但是,时间长了,加上剥削阶级思想的腐蚀,也会有一部分人,对过去受的苦,逐渐淡漠起来。大家吃一顿“苦餐”,重温一下对旧社会的恨,就会更加热爱新社会,永远听毛主席的话,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
我们的第二代,甜水里生,甜水里长。他们对旧社会的阶级苦,很不了解,一些人“生在福中不知福”。要他们也来吃顿“苦餐”,体会一下旧社会的苦是什么滋味,这对他们是一个很好的教育,有利于把他们培养成为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六月三十日吃“苦餐”,第二天就过党的生日——“七一”。前后对比,一苦一甜,印象鲜明,意义深远。贫下中农和他们的子弟,都会愿意过这样一个节,来受受教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