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6年8月16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


第6版()
专栏:

  大字报选
  延安“鲁艺”时期的反党老手
延安鲁迅文学艺术学院(简称鲁艺)是在党中央、毛主席的亲切关怀下,于一九三八年春天创办的。它的主要任务是培养为抗日战争服务的、为工农兵大众服务的革命的艺术工作者。鲁艺的第一期、第二期和第三期的前半段都是这样做的。学习三个月左右,便分配到各个抗日根据地去工作。
一九四○年春天,周扬到了鲁艺,窃踞了副院长的职务。他一到鲁艺,就按照他的资产阶级世界观改造鲁艺。他擅自篡改党中央、毛主席所制订的方针,否定鲁艺的理论联系实际,为抗战服务、为群众服务的优良传统,改变鲁艺的方向,竖起了资产阶级教育的黑旗,来和毛泽东思想相对抗。
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教导我们,新民主主义的文化“应为全民族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工农劳苦民众服务,并逐渐成为他们的文化”。毛主席还告诫我们,吸收一切外国的东西要排除糟粕,吸取其精华,“决不能生吞活剥地毫无批判地吸收。”
而周扬是怎么做的呢?他在“研究第一”“学习第一”的口号下,把鲁艺引向了关门提高的歧途。他大力提倡大、洋、古,号召向外国古典名著和十八、十九世纪的资产阶级“大师”学习,把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人的理论奉为至宝;把莎士比亚、托尔斯泰以及巴尔扎克、屠格涅夫等人的作品看成典范。在创作上提倡批判现实主义,提倡写自己熟悉的生活,真实的情感。实际上这些都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东西。
在周扬的把持下,鲁艺的艺术教育生搬硬套地全面继承西洋资产阶级文化。比如音乐教育,在全部课程里,强调课堂教学,书本知识,技术课压倒一切;同时,把资产阶级艺术家当成偶像,欣赏什么《在阴暗的坟墓里》、《胡桃夹子》等等。在排练和演出时,男女合唱队员分别穿着黑色的乌克兰式的衬衫和圣母式的黑色长裙,高唱宗教赞美诗和三十年代资产阶级歌曲《花非花》《玫瑰三愿》等等。这哪里还有什么抗战的气氛呢?这哪儿还像在革命圣地延安呢?
鲁艺所在地桥儿沟是农村,然而周扬把工农忘得干干净净。在他的把持下,鲁艺师生在那两年中几乎没有下过乡,只有一九四一年下去过一次。这次带去的是什么《卡豪夫卡》呵,什么《猎人合唱》呵,什么《海滨渔夫》等等,都是一些脱离工农兵的节目。群众非常不满意,可是回来总结时,却反而污蔑群众听不懂是“水平低”。
周扬在鲁艺吹起的这股黑风,在鲁艺及其他文艺团体和学校,产生了极恶劣的影响。有些人整天想的是如何写大作品,写交响乐,就是不搞为抗战服务、为工农兵服务的作品。
当时,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阶段。在这样的时刻,多么需要用革命的文艺作品去提高广大军民的斗争热情和胜利信心呵!而周扬却把鲁艺与伟大的抗日战争隔绝,与广大工农兵群众隔绝。
一九四二年,伟大的延安整风运动开始了。毛主席发表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才煞住了周扬的这股黑风。
一九四二年五月三十日,毛主席亲自来到桥儿沟,向鲁艺全体师生做了非常重要的指示。毛主席鼓励鲁艺的师生走出小鲁艺,到大鲁艺(工农兵群众生活)里去。毛主席的教导,给了全院师生莫大的启发和鼓舞。鲁艺的方向端正了,前进的道路找到了。然而,周扬对毛主席的批评却怀恨在心,对毛主席的指示采取阳奉阴违的态度,坚持他的反动资产阶级立场。
毛主席指示说:整风运动首先需要在思想上整顿,需要展开一个无产阶级对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斗争。
对于毛主席的英明指示,周扬竭力抵制。他不组织鲁艺师生深入地、细致地学习《讲话》和毛主席在鲁艺所作的指示,也不发扬民主,放手让全院师生进行批评。为了不使自己的狐狸尾巴被抓住,他只用几天时间,草率地讨论了一下,对中央耍了一套假整风、真抗拒的手法。最后,他作了一个假检讨,把他篡改毛主席的工农兵方向的严重罪行,说成仅仅是认识论、方法论的问题。
周扬从三十年代起便打着“国防文学”的旗子进行反党活动,到了四十年代,他又以延安鲁艺为据点,妄图培养一支资产阶级文艺黑军,以待全国解放后占领文学艺术阵地,伺机为复辟资本主义开道。我们决不能再让周扬滑过去,我们一定要彻底清算他的罪恶!
(选自文化部的大字报)


第6版()
专栏:

  砍倒“四好”电影的黑旗
一九六一年六月,周扬一伙在北京召开电影创作会议,公开叫嚣资产阶级自由化,猖狂地反对毛泽东思想。
周扬在会上叫嚷:“我们的电影,要有好故事,好演员,好镜头,好音乐。”在所谓“好演员”方面,周扬更是大放厥词。他说什么“我们反对明星主义,但还是要有明星。”他竭力鼓吹什么“外国人讲狂热,有些电影狂对某个演员的片子非去看不可。应该培养那些有强烈吸引力的演员,导演应该发现这种演员。”他给电影界下令,“每年要检查一次,看看培养了几个德才兼备的演员。”他公开反对毛主席关于政治是灵魂、是统帅的教导,说什么
“德是虚的,有了才,才是具体的东西。红专结合,要强调专,红虽是第一,但要通过专才能发挥作用,没有‘才’就不具体,不落实。”周扬还鼓吹向什么“新浪潮”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电影学习;要搞什么全景电影等一套为资产阶级服务的电影。
毛主席教导我们:“无产阶级的文学艺术是无产阶级整个革命事业的一部分,如同列宁所说,是整个革命机器中的‘齿轮和螺丝钉’。”周扬明目张胆地反对毛主席的文艺路线,他鼓吹“四好”电影的目的,就是要把无产阶级电影变成为资产阶级而创作、为资产阶级所利用的修正主义电影。
周扬打出“四好”电影这面黑旗之后,他的麾下大将夏衍、陈荒煤、袁文殊等,便召开各种座谈会,利用他们所把持的《电影艺术》等刊物,卖力兜售,制造舆论,刮起了一股大黑风,有指挥、有计划、有组织地把电影事业推上了修正主义的道路。从一九六一年到一九六四年的四年中,就拍摄了《早春二月》、《舞台姐妹》、《逆风千里》、《红日》、《抓壮丁》、《桃花扇》等一大批坏影片。特别是大毒草《兵临城下》,周扬竟指定列在一九六四年国庆节上演,在庆祝建国十五周年的时候,向党、向社会主义放射毒箭。有些制片厂一年拍摄的影片中,有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是坏影片。西安电影制片厂一年只拍了一部影片,这部精心制作的影片就是大毒草《桃花扇》。
上面举出来的一大批毒草,只是已经出笼的坏影片。而按照周扬的“四好”电影的毒方,准备酝酿炮制的影片,则更是乌七八糟。如《谢瑶环》、《宦娘曲》、《忠王李秀成》、《名优之死》、《阮玲玉》、《心防》等等。所有腐朽的、反动的东西,只要“有个情节”、“能吸引人”——吸引周扬等黑帮分子,就都是“好故事”,都准备抛出来。
在周扬的号召下,夏衍、陈荒煤等利用他们所把持的文化部,通令全国大小电影院到处张挂“明星”大照片,鼓动文化商店和街头摊贩大量出售
“明星”照片,宣扬早已腐朽了的资产阶级的“明星主义”。周扬遮遮掩掩地说“好演员”需要有“才”,陈荒煤索性撕掉这块遮羞布,赤裸裸地说出了周扬心里的话:“好演员”就是要“漂亮”。电影界有些人把周扬的“好演员”,归纳为两句话:“有德不如有才,有才不如有貌”。真是一语道破,揭穿了周扬的“好演员”的实质。
周扬鼓吹的“好镜头”,就是离毛泽东思想之经、叛人民战争之道去搞“创新”。在他们看来,凡是宣传毛泽东思想,歌颂工农兵英雄人物的,都不是
“好镜头”;反之,丑化工农兵,美化地主资产阶级的,都是“好镜头”。大毒草《早春二月》、《舞台姐妹》、《兵临城下》……就是这伙黑帮分子竭力推崇的“好镜头”的代表作。反党急先锋瞿白音亲手培植的大毒草《红日》,更是“出色”地贯彻了周扬的“好镜头”的主张。他们做报告宣传这些“好镜头”,写文章也宣传这些“好镜头”。
周扬倡导的“好音乐”,在电影中也大大奏效了。黄色的、粉色的、黑色的音乐充斥在许多影片中。例如曾受到广大工农兵观众尖锐批评的《冰山上的来客》中的黄色歌曲,在长春电影制片厂内竟获得一九六三年影片音乐奖;大毒草《桃花扇》、《舞台姐妹》的音乐,也被捧为“民族化了”的“好音乐”。
周扬黑帮为了树立“四好”电影的标兵,还把三十年代电影的破烂拣出来,组织电影界学习观摩;“钦定”出版了《中国电影发展史》,全面吹捧三十年代电影,竭力推行三十年代右倾机会主义文艺路线,反对毛主席的为工农兵服务的文艺路线。
我们一定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彻底肃清“四好”电影的流毒,把以周扬为首的牛鬼蛇神揭深、批透、斗倒、搞臭,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选自文化部电影局的大字报)


第6版()
专栏:

  周扬不准喜儿反抗
新歌剧《白毛女》刚在延安演出时,周扬就跳出来大放厥词。
他不准喜儿反抗,不许喜儿有坚强的阶级性格。他胡说什么“喜儿对黄世仁应当有幻想嘛!”“应当幻想与黄世仁结婚嘛!”这是对劳动人民的最恶毒的污蔑!
他不准在《白毛女》里枪毙罪大恶极的地主黄世仁。桥儿沟的贫农、鲁艺的革命师生、炊事员,都主张枪毙。可是周扬却以当时是统一战线、减租减息为借口,不准枪毙黄世仁。他保护黄世仁,是和保护他地主分子母亲的立场一脉相通的!
周扬就是这样把大量阶级投降主义和奴才思想的毒汁,灌进《白毛女》里去的。
(选自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大字报)


第6版()
专栏:

  周扬在“鲁艺”旧址陈列中玩了些什么花招
  延安革命纪念馆
近几年来,到延安来访问的我国各族人民和外国朋友,年年都在成倍增加。他们把延安作为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宝库,从这里学习延安的革命传统,学习我国的革命经验。一九六三年,中共陕西省委及延安地委根据这种情况,建议在延安再开辟几处革命旧址陈列,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
在这项筹备工作中,周扬一手把持了鲁艺旧址陈列室的筹备工作。由他派人主持筹备;由他修改陈列方案,亲自调整陈列内容。在这一系列活动里,周扬干了些什么反党勾当呢?
一、攻击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妄图贬低毛主席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伟大意义。
中共陕西省委和延安地委在筹备工作中,一开始就明确提出,整个陈列必须以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纲,突出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红线。但是周扬等人根本不听。最初拟定的陈列方案,是按时期分单元的,周扬看到这样分对他不利,就别有用心地说:“不一定按阶段分,那样不好说明问题”,“要按问题分”。在他的授意下,方案经过两次修改,确定前三个单元都是表现延安文艺座谈会以前的;表现《讲话》及《讲话》以后活动的,只有第四单元这一部分。周扬企图通过这样的陈列,抹煞毛主席《讲话》的伟大意义,突出以他为代表的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是“一贯正确”的。
修改方案订出以后,在北京、西安、延安等地征求意见时,许多同志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个陈列没有突出毛泽东思想的红线。但是周扬黑帮顽固地拒绝采纳这些意见,他们只用少量的陈列品,表现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及文艺整风,文艺工作者深入群众等内容,而把延安文艺座谈会以前的大量文艺作品,塞进了座谈会以后的陈列部分。
二、夸大鲁艺“成绩”,抹煞党的领导,突出自己。
在他们精心制作的陈列总说明中,狂妄地写道:鲁艺“对新中国的社会主义文化艺术建设,也奠定了一定的基础。”这是明目张胆地否认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妄图贬低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光辉著作对社会主义文学艺术所起的伟大奠基作用。
一九六五年五月二十九日,周扬在看预展时,又亲自动手,大砍能突出体现党对文艺工作领导的陈列品。他看到鲁艺“创立缘起”(节录)屏上所列的发起人中,有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周恩来同志等的名字,就说:“缘起上的发起人不要写。”看到“鲁艺教育方针”的落款写着“经中共中央宣传部讨论拟定、经中央书记处正式通过”时,又说要去掉落款。陈列中有一张毛主席给鲁艺上课的大照片,周扬也企图借口抽掉。
与此同时,周扬却千方百计地在陈列中突出表现他自己。他送来他在鲁艺上课的照片,甚至连他孩子在鲁艺时的照片也送来了。他看到发表他的《艺术教育的改造问题》的报纸照片时,说:“还可以放大些。”整个陈列中,有关周扬的陈列品共十四件之多,有周扬出现的照片和他写的文章的照片,都放得大大的,陈列在显著部位。去年五月,周扬又要把他在一九四六年八月写的《论赵树理的创作》一文陈列出来,妄图推销他在这篇文章里所鼓吹的一大堆修正主义黑货。
三、篡改陕甘宁边区文艺运动的历史,否认工农兵是文化的主人。
筹备工作一开始,周扬就为陈列定下了调子,说什么反映陕甘宁边区文艺活动要“少一点”。因此在最初几个方案中,都极少表现群众文艺活动。
周扬看了预展以后,先向歌颂亿万人民对伟大领袖无限热爱的《东方红》下毒手,说《东方红》“位置放得不合适”,要把《东方红》放在鲁艺的音乐创作部分。以后,周扬又说群众文艺部分“太单薄”,要把群众秧歌合并在鲁艺秧歌里,民歌放在鲁艺音乐部分,剪纸放在鲁艺美术部分。他胡说什么这样可以“表现鲁艺向群众学习,又推动了群众,可以体现普及和提高的关系。”周扬就是这样明目张胆地篡改边区文艺运动的历史,把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以后蓬勃发展起来的群众文艺运动,恬不知耻地说成是由他们这些资产阶级“权威”们“推动”下发展起来的,否认工农兵是社会主义文化艺术的主人。
延安人民无限热爱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无限崇拜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周扬黑帮把黑手伸向革命圣地延安,进行反革命活动,他们是瞎了狗眼!


第6版()
专栏:

  搜集什么?推广什么?
周扬一伙给民间文学规定了“全面搜集,重点整理,加强研究,大力推广”的十六字方针。这个方针只字不提无产阶级政治,不提毛泽东思想。当同志们提出意见时,周扬还辩驳说:“没有政治挂帅,也不是什么错误,那是民间文艺嘛!”
这十六字方针是地地道道的修正主义纲领。所谓“全面搜集”,就是大量搜集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东西;所谓“重点整理”,就是完全保存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糟粕;所谓“加强研究”,就是为他们保护和宣扬这些毒草制造理论上的根据;所谓“大力推广”,就是把搜集来的、整理好的毒品推销给广大工农兵。
周扬是个地地道道洋人的奴才,封建古人的孝子贤孙。他要民间文学工作者“一手伸向古代,一手伸向外国”,他只准搞古的,不准搞今的。他说“厚今薄古”不适于民间文学遗产,而要求全面搜集,“凡是今天还在活人中流传的民间文艺,包括各种形式,全部把它搜集起来。即使那些不是好的,带有宗教迷信的东西也可以搜集起来”。他认为外国反动的也要搜集。大量全面地搜集之后,周扬又说“能印的就印出来”。这样一来,他给毒草大开通行证,将大量的毒草贩卖给读者,毒害了许多人。
必须斩断周扬伸到民间文学阵地的黑手!
(选自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的大字报)


第6版()
专栏:

  周扬的“取消”政策
周扬当文化部党组书记的几年中,凡是直接为工农兵服务的、搞文化普及和群众文化工作的机构和单位,都被他下令取消了。
一、取消有革命传统的文工团,改为大型剧院,搞剧场艺术。
二、取消科学普及局。这是取消对工农兵群众的科学知识的普及工作。
三、取消中国幻灯公司。幻灯是为工农兵服务最简便有力的工具。
四、取消中央群众艺术馆。这是个辅导工农群众业余文化活动的机构。
五、取消通俗读物出版社。
六、取消群众文化局。由于一些省市文化局负责人和群众文化局干部反对,没有立即取消,但名存实亡。一九六四年周扬到文化部搞假整风时,正式取消。
请看,周扬这个反党黑帮头目,疯狂地取消了那么多的群众文化机构,这不是公开地反对毛主席文艺路线的罪证吗?
(选自文化部的大字报)


第6版()
专栏:

  反动的《知识丛书》
周扬一伙反党的手伸得非常长。一九六一年,由六个出版单位联合出版的一套《知识丛书》,就是周扬精心策划的。
一九六一年八月三日,周扬在《知识丛书》编委扩大会上,肆无忌惮地污蔑我们党“轻视文化知识,只是片面强调政治”。他疯狂地叫嚣:“现在迫切需要知识,同需要粮食和副食品一样。”他别有用心地说:“我们要掌握党的路线,政策,但没有知识,也很难掌握。我们要发扬民主,但没有文化,民主生活也很难保证。被领导者没有文化,很难充分发表意见,领导者没有文化,很容易简单粗暴。”不打自招,这段话充分地暴露了周扬的丑恶嘴脸。原来他是以强调“知识”为借口,恶毒地攻击和污蔑我们党的领导者和我们党的广大干部。
周扬说什么这套《知识丛书》是专门给“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干部”读的。那么,他要给我们的广大干部灌输什么“知识”呢?
周扬策划的这套《知识丛书》,宣扬的都是奴隶时代、封建主义时代和资本主义时代的东西。例如在哲学方面,从孔子到戴震,从《古代埃及和巴比伦的哲学思想》到《克罗齐》,各家各派,无所不包。在历史方面,从《秦始皇》到《袁世凯》,从《古代两河流域的文化》到《克伦威尔》,各色人等,都占有一席地位。在政治部分中,什么《拿破仑法典》、《美国政党制度》等等,乌七八糟,应有尽有。另外还有花鸟虫鱼、名山大川、中国印章、盆景等等选题。可是,在这套庞大的计划中,竟然找不到一个宣传毛泽东思想的题目。显然这是周扬一伙为了反对和抵制伟大的毛泽东思想而玩弄的一个大阴谋。
周扬还大肆吹捧反革命分子吴晗主编的《中国历史小丛书》,要人们以它为样板来编辑《知识丛书》。他说,对《知识丛书》的要求,“只要材料充实”,不一定“要百分之百的马列主义”。他甚至说:“一本《知识丛书》,其中有八分正确的,二分错误的,就是好的;就是其中有六分是正确的,四分是错误的,也还是有益的部分多些。”很明显,他们所贩卖的这些“文化知识”,就是要使我们的干部在不知不觉中和平演变,成为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
(选自人民出版社的大字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