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9月7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儿童过着幸福健康生活
——卡鲁姆副总统的夫人
据新华社桑给巴尔电 坦桑尼亚第一副总统的夫人法图马·卡鲁姆赞扬中国政府和人民在儿童教育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这是卡鲁姆夫人八月二十八日在这里举行的桑给巴尔少先队员集会上说的。
卡鲁姆夫人说,在中国,“非常重视对少年儿童的教育”,“儿童很早就开始受训练和教育。然后他们上学并且参加少年先锋队。他们过着互相爱护、互相帮助的幸福而健康的生活。”
她说,在城市和乡村,中国儿童都过着十分有组织的生活。他们学习各种对国家建设有用的技能,在各方面成长得很好很快。


第4版()
专栏:

自力更生取得非常大进展
——卡瓦瓦副总统的夫人
据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电 坦桑尼亚第二副总统卡瓦瓦的夫人最近谈她访问中国的观感时说,中国在解放后的十六年里取得了“非常巨大的进展”。
卡瓦瓦夫人曾在七月中率领坦桑尼亚妇女代表团访问了中国。
她在坦桑尼亚电台谈话中盛赞中国人民在国家建设中强调自力更生。她说,中国人民没有向任何国家的压力屈服。外国专家撤走后,他们就担负起专家的职务。
她说,中国人民本着自力更生的精神自己造起了工厂,中国工人在这些工厂里所取得的成就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国现在生产飞机、远洋轮船、汽车和其他许多东西。
卡瓦瓦夫人说,她特别注意到中国妇女的工作热情。中国有女飞行员和女工程师。
她高度评价中国的公共卫生工作和儿童福利事业。
卡瓦瓦的夫人在另一次向坦桑尼亚妇女联盟成员介绍中国妇女参加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显著成就时说,毛泽东主席教导下的中国妇女,正在逐步摆脱家庭重担,参加各方面的工作,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介绍中国妇女的生活时,她说,中国解放后颁布的婚姻法保障了中国妇女的婚姻生活。中国还有设备完善的产科医院、幼儿园和托儿所等。
卡瓦瓦夫人指出,特别具有重大意义的是,中国妇女在参加各种政治活动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
她还谈到中国(人民)的幸福生活。她说:“我所到之处,看见人们都很快活”,这是因为中国人民的生活正在不断得到改善。


第4版()
专栏:

建设一个伟大光荣的国家
——雅加达《希望之光报》编委
新华社雅加达电 雅加达《希望之光报》编辑委员会委员苏西洛最近发表一篇关于他访华的文章说:“中国人民在毛泽东主席领导下,正在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而光荣的国家。”
他对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具有深刻的印象,他认为,经济迅速增长的原因之一是有了人民公社。从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五年这段期间,人民公社为发展农业作出了贡献。
他热烈赞扬中国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建设热情和工人与领导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他还说,中国领导人同普通工人一起工作,一起生活,这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他指出,中国经济建设是完全根据自力更生的原则进行的。
他还赞扬中国的教育制度将把新的一代培养成为具有才能、勤劳和健康的一代。


第4版()
专栏:

社会秩序良好 人民道德高尚
——缅甸两位音乐家
据新华社仰光电 缅甸音乐家吴登和吴苏在接见这里的新闻记者时说,中国政府的英明领导和中国人民团结一致建设社会主义的精神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两位音乐家不久前访问了中国。
吴登说,中国社会的良好秩序和中国人民高尚的道德品质使他感动。他说,中国人是极端诚实的。
他说,正在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中国,通过文学和艺术来鼓舞和教育人民。戏剧、音乐和影片的社会主义内容鼓舞劳动人民建设国家的热情。
吴苏称赞中国人民公社的成就显示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第4版()
专栏:

坚决反对“和解法” 要求美侵略军滚蛋
多米尼加首都二万多人集会
新华社六日讯 圣多明各消息:多米尼加首都二万多群众三日在奥萨马堡的广场上举行集会,坚决反对由美国强加在多米尼加人民头上的所谓“结束危机”的“和解法”,愤怒要求美国侵略军撤离多米尼加。
在奥萨马堡的旧围墙内的广场上,参加集会的群众高举着标语牌,并不断高呼“美国佬滚出多米尼加!”、“誓死保卫祖国,我们必胜”等口号。在这个堡垒的墙上,也写着许多激烈的反美口号。连美联社四日的消息也承认,这些口号和标语,包含着使美国侵略者“象养鸡场里的蚯蚓一样感到心惊肉跳”的主题,“你会认为他们是在开始一场革命,而不是在结束一场革命”。这则消息还说,他们“反对美洲国家组织的和平方案,因为他们宁愿现在进行最后暴力解决”。据报道,在这次集会上,以卡马诺为首的宪法政府宣布了辞职。
同一天,美国侵略军的一个指挥所挨了一枚手榴弹,一个美国侵略军当场被炸死。


第4版()
专栏:

尼大臣会议副主席比斯塔到广州
据新华社六日讯 尼泊尔王国大臣会议副主席兼外交、土地改革、粮食和农业大臣基尔提·尼迪·比斯塔和夫人,以及随行的尼泊尔贵宾,由我国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和夫人王珍陪同,结束了在杭州的参观访问后,今天上午乘飞机离杭州到广州,在机场受到了广东省负责人和广州市各界数百人的热烈欢迎。
尼泊尔驻中国大使凯谢尔·巴哈杜尔也同机到达。下午,比斯塔副主席和夫人以及其他尼泊尔贵宾,由曾生陪同观看了广州民兵射击表演,并游览了广州市区。晚上,广东省代省长林李明举行宴会招待尼泊尔贵宾。
比斯塔副主席和随同的尼泊尔贵宾在访问杭州期间,曾参观了都锦生丝织厂、华丰造纸厂、新安江水力发电站和一些中小型的水电站。尼泊尔贵宾每到一处都受到热烈欢迎。


第4版()
专栏:

几内亚政府代表团离京赴朝
新华社六日讯 由阿拉萨纳·迪奥普部长率领的几内亚政府代表团,今天上午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访问。
到机场欢送的,有朱学范、钟夫翔、常彦卿等。
几内亚驻中国大使卡马拉·马马迪,朝鲜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郑凤珪,也到机场送行。


第4版()
专栏:

我对外文委文化部举行招待会
欢送越南电影戏剧代表团
新华社五日讯 对外文委、文化部今晚举行招待会,热烈欢送由团长保定江、副团长碧林率领的越南电影戏剧代表团。
在洋溢着亲密的战斗友谊的招待会上,文化部副部长李琦和越南电影戏剧代表团团长保定江先后讲话。他们祝愿中越两国文艺工作者进一步密切合作,并肩携手,共同战斗,反对我们共同的敌人美帝国主义。
出席招待会的,有宋一平、谢镗忠、陈亚丁、陈播、田华、苏辉、查列等有关方面负责人和首都文艺工作者。
越南驻中国大使馆参赞黄北也应邀出席了招待会。


第4版()
专栏:

刘宁一副委员长接见苏丹客人
据新华社六日讯 刘宁一副委员长今晚接见苏丹新闻工作者协会筹委会秘书长穆罕默德·米尔加尼,同他进行了友好的谈话。


第4版()
专栏:

廖承志接见并宴请日本客人
新华社六日讯 廖承志今天下午接见了由冈碕嘉平太和竹山祐太郎率领的日本备忘录贸易代表团。晚间,廖承志设宴欢迎代表团全体成员。出席宴会的,有南汉宸、刘希文、方皋、王晓云以及我国各有关进出口公司的负责人。


第4版()
专栏:

张奚若会长宴请墨西哥客人
新华社六日讯 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张奚若今晚举行宴会,欢迎墨西哥前卫生部长、前墨西哥州州长、墨西哥大学前校长古斯塔沃·巴斯等三位墨西哥客人。出席作陪的有乐松生等。


第4版()
专栏:

我三个艺术团赴东欧访问演出
据新华社讯 中国广播民族乐队、湖南木偶皮影艺术团和前线歌舞团,在八月底相继赴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保加利亚和波兰等国作访问演出。
它们是根据我国同上述国家签订的文化合作协定一九六五年执行计划前往这些国家访问演出的。湖南木偶皮影艺术团在罗马尼亚访问演出时还将参加第三届国际木偶节。
前线歌舞团已于八月二十八日到达华沙,并于二十九日在波兰滨海城市格但斯克举行访波首次演出。
九月二日和三日,歌舞团又在绿山市作访问演出。歌舞团的每场演出都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


第4版()
专栏:

我援助马里建设三项工程
据新华社巴马科二日电 中国和马里昨天在这里签署了关于中国援助马里建设三项工程的会谈纪要。
这三项工程是一座广播电台、一座电影院和一所旅馆。这项会谈纪要是根据一九六一年和一九六四年两国政府签订的协定签署的。最近,马里和中国专家已完成了对这三项工程的一系列技术研究工作。
中国驻马里大使马子卿和马里新闻和游览部长戈洛戈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了字。
马子卿大使在讲话中表示希望中国和马里两国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进一步发展。
戈洛戈部长在讲话中说:马里人民高度评价同中国人民的战斗的友谊。


第4版()
专栏:

比医学代表团到京
据新华社五日讯 应中华医学会邀请来我国访问的比利时医学代表团一行十七人,在团长多奥朗率领下,今天下午乘飞机到达北京。


第4版()
专栏:

前进中的马里
——中国新闻工作者代表团在马里
杨兆麟 王刚
中国新闻工作者代表团四月间在马里共和国进行了友好访问。西非一些国家常用“四、五月的马里”这种说法,来形容马里旱季的酷热。我们和马里的朋友们一起生活,亲如家人,大家经常相互表示:“中马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我们的诚挚的心,比四、五月的马里天气还要热。”
“要永远熟悉刀和剑”
马里人民热爱歌舞,男女老幼,人人能歌善舞。在巴马科,马里国家歌舞团在广播电台的露天剧场专门为我们组织了两次表演。当歌舞团的演员们擂起“达姆达姆”鼓、弹起二十一弦的科拉琴的时候,周围的居民,扶老携幼,闻声而来,把剧场的池座和周围的草地挤得满满的。马里第一流的艺术家们表演了为人民所喜闻乐见的歌舞,观众们眼中闪耀着喜悦的光芒,有的人一面欣赏演出,一面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来。
为我们安排演出的,是曾经访问过中国的歌舞团顾问易卜拉西马·萨科。这位老艺术家的父母都是民间艺人,他自幼热爱歌舞,有很高的民间艺术修养。他向我们阐明了马里民族歌舞的基本主题。第一,以重大的历史事件,对人民进行革命的传统教育,“告诉青年一代,不要忘记过去”。独立以前,殖民者企图让马里人民忘记过去,摧残马里的丰富的文化遗产,割断马里的光辉的历史。“因此,我们的祖先总是教育后代,要记住过去遭受的痛苦,永远提高警惕,回忆过去发生过的事,准备好将来还可能发生类似的事件。”他严肃、有力地说:“我们要永远熟悉刀和剑。”第二,反映人民在生产劳动中的友爱合作和集体精神。第三,祝贺民间的传统节日和人民的喜庆。第四,发展现代题材,歌颂祖国的建设成就,发扬自力更生的革命精神,鼓舞人民前进。第五,歌颂各国人民之间的战斗友谊。
这两天,歌舞团演出的所有节目,恰当地反映了萨科所阐明的这些基本主题。在“马丹舞”中,表现了男女农民们在雨季来临之前,加紧准备耕种。在“吉塔舞”中,女青年们穿着色彩鲜艳的民族服装,以温柔的歌声和轻盈的舞姿,庆祝女友的婚礼,友善地劝新郎要好好体贴和照顾新娘。一位女歌唱家,以嘹亮的歌声赞颂了马里的民族英雄松迪亚塔和马基的辉煌业绩。
独立以后,马里政府努力挽救和发掘民族艺术,广泛收集被殖民者禁演了几十年的传统歌曲和舞蹈,并且加以整理、提高,赋予了新的生命。政府十分尊重民间老艺人。爱好艺术的莫迪博·凯塔总统,曾经亲自拜访散在民间的老艺人。有一位九十高龄的女艺人,青年时代曾经是反抗殖民者的英勇战士,她本身的不平凡的经历,就是传统教育的生动的典型。几年来,马里政府不断教育民间艺人,使他们从为宫廷服务、为帝王歌功颂德,转而为人民服务、为革命服务。马里独立以后,每年都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歌舞、器乐、戏剧的竞赛,村与村、市与市、区与区之间,经过层层竞赛和选拔,最优秀的演员和节目,被送到巴马科,参加一年一度的“青年周”会演。国家歌舞团的演员和节目都是这样挑选出来的。歌舞团成立以后,经常到全国各地演出,进一步采集民间艺术,并且加以传播。这样,马里的歌舞艺术就具有了广泛和深厚的群众基础和生活基础,从人民中间来,到人民中间去,和人民生活密切联系在一起。
“主要依靠自己”
马里是西非的一个大国,幅员辽阔,物产丰富。它的北部地区,有广大的草原,以畜牧业为主。全国养牛大约四百万头,养羊大约一千万只,按人口平均计算,占有牲畜头数为非洲第一位。牲畜和畜产品的出口值,占出口总值的百分之二十以上。尼日尔河和塞内加尔河流过马里的中部、南部和西部。大河两岸盛产花生、棉花、大米、小米、高粱和热带水果。在出口总值中,花生占百分之三十八,棉花占百分之十。尼日尔河中有丰富的鱼产,鱼有四十多种,在出口总值中,鲜鱼和干鱼大约占百分之二十三。我们在塞古市访问的时候,在市政机关看到美丽的塞古城徽,一座雄伟的城堡,一条碧蓝的河水,一束金黄的麦穗和一尾银白的游鱼,这象征着塞古人民的光荣的战斗传统,也说明这里是富饶的鱼米之乡。马里还有众多的矿产资源,象金刚石、黄金、白金、铁矾土、铜、铁、锰、石油等。
独立以前,殖民者垄断了马里的经济命脉,无尽的财富源源流往国外。独立以后,马里的民族经济有了巨大的发展。我们访问了负责计划和财经协调国务部办公厅主任赛杜·吉姆·西拉,他向我们介绍了自一九六一年开始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方针、任务和执行四年来的成就。
在马里的四百三十万人口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生活在农村,从事农牧业。吉姆·西拉说:“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因此,第一个五年计划把发展农业生产放在首要地位。”几年来,马里政府逐步推广了改良农具,改变传统的、落后的耕作方法,提高单位面积产量,扩大耕地面积;同时,种植新作物。其次,发展畜牧业和渔业生产,防治牲畜疾病,提高牲畜繁殖率,增加农牧业产品的出口量,并且在农牧业发展的基础上,逐步发展工业,首先是农牧业产品加工工业和轻工业,为农业的进一步发展服务,使有的农产品逐步达到自给。”吉姆·西拉着重说明:“国民经济的发展,主要依靠自己。如果有外来的援助,必须是无条件的。”
从一九五九年,即马里独立的前一年,到一九六五年,大米生产从十二万五千吨增至十六万五千吨,棉花从五千吨增至二万五千吨,小米从六十万吨增至七十一万吨,花生从十万吨增至十三万吨。最近几年,马里有史以来第一次试种茶叶、甘蔗等,已经获得成功。特别是试种茶叶成功的消息,轰动了整个马里,并且传遍西非。今后,马里还计划试种其他新作物。从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五年,牲畜每年增长率提高了一倍,从百分之七点五增长到百分之十五,有的地区达到百分之二十五。在谈到发展远景的时候,吉姆·西拉风趣地说:“现在,农业生产还要靠上帝,我们不知道上帝什么时候生气,和它搞好关系是不容易的。因此,我们要改进耕作技术,兴修水利,扩大灌溉面积。我们正在向这个目标进军。”
最美好的图画
尼日尔河中游北岸的广阔的冲积平原,是马里全国最肥沃的地带。法国殖民者曾经建立了一个尼日尔公司,来开发塞古市东北地区的千里沃野。马里政府在一九六一年五月一日,把殖民者的这个庞大的吸血机构收归国有,并且逐步实行干部非洲化。到一九六二年二月,所有的领导岗位都由马里人担任,牢固地掌握了领导权。尼日尔公司的第一任马里人总经理桑巴·拉明·特拉奥雷对我们说:“国家对我们这些青年干部给予了充分的信任,依靠我们对祖国的忠诚和对建设事业的信心。”在特拉奥雷被任命为总经理的那年,刚好只有三十岁。这一批忠于祖国的年青人,不仅勇敢地掌管起这个巨大的企业,而且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大大发展了生产,尼日尔公司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在收归国有以后的短短四年当中,尼日尔公司已经开挖了干渠、支渠几百公里,扩大了耕地面积五千公顷,提高了单位面积产量,种植了新作物。收归国有的前一年,尼日尔公司生产棉花四千吨、大米四万吨;一九六四年生产棉花九千三百五十吨、大米五万二千吨。在全国总产量中,尼日尔公司的产品所占的比重,棉花是三分之一,大米是百分之二十七,在实现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特拉奥雷总经理陪我们乘汽车从塞古出发,向东北行驶四十公里,从马尔卡拉大坝上的铁桥横跨尼日尔河,又沿着从尼日尔河引出的运河向北行驶二十多公里,到达杜加布古村,这里正在兴建马里的第一座现代化机械化的制糖厂。特拉奥雷陪我们参观了整个工地。他告诉我们,在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动工以前,这一片占地七万七千平方米的工地,本是一片荒原,长满了丛林和野草。四个月以后的今天,已经变成洋溢着一派创造精神的、沸腾的工地。厂房、办公室、学校、医院、体育场、住宅区、仓库、市场、码头……,都将陆续建成。预计明年秋季投入生产,年产四千三百多吨白糖和四百吨酒精等副产品。这一天,晴空万里,烈日当头,三千多名马里工人和几十个中国专家,正冒着正午的四十八度的酷热天气,并肩劳动,要赶在雨季来临之前,把厂房基础浇灌完成。特拉奥雷兴奋地说:“我已经半个多月没有来过了,简直不认识了。殖民者曾经宣告,马里根本不能生产糖。这种说法很快就要被粉碎了。”
我们来到运河岸边,中国专家在这里帮助修建了一座两个流量的抽水站(每个流量为每秒流水一吨);另一座六个流量的抽水站正在施工,将要在今年年底建成。从这里,一条笔直的水渠向东伸展出去,引运河的水灌溉新垦的甘蔗田。我们沿着水渠东行几公里,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碧绿的甘蔗田。在这一片甘蔗田北方,已经又开垦了一千公顷荒地。在那遥远的森林的边缘,扬起了一片烟尘,勇敢的拓荒者们正在那里向大自然宣战,披荆斩棘,继续开垦新耕地。
我们坐着汽车,穿进老林,越过草原,在广大的新垦地上奔驰。那潺潺的流水,和轰隆鸣响的机械,好象在合唱一支劳动的赞歌。沉睡多年的大地即将苏醒,以她那广阔的胸怀,迎接人们的耕耘,铺满雪白的棉桃、金黄的稻穗和翠绿的青纱帐,向人民献出财富。在这一天的旅行中,我们看到了马里劳动人民正在以历史创造者的豪迈姿态,挥动如椽巨笔,在大地上描绘一幅最美好的图画。


第4版()
专栏:

柬政府严重抗议泰国勾结美国和南越进行战争威胁
柬埔寨人民将全力以赴抗击任何侵略
柬一周刊警告约翰逊核讹诈也决不能使柬屈服
新华社金边五日电 柬埔寨王国政府今天发表公报,抗议泰国勾结美国和南越当局,向柬埔寨进行战争威胁,表示柬埔寨人民将全力以赴抗击任何侵略。
公报揭露泰国正在为武装侵略柬埔寨制造借口。它说,据法新社发自曼谷的消息说,泰国海军电台九月四日宣布,美军“准备轰炸驻扎在柬埔寨领土上的北越正规军三百二十五师司令部”。据同一条消息说,泰国外交部长他纳·科曼也造谣说,柬埔寨华侨为了帮助南越的“越共”正在进行游击战训练,这将使泰国的安全处于危险之中。
公报说,柬埔寨王国政府,最严重地抗议泰国政府紧密勾结美国和南越当局,顽固地继续进行这种威胁和恫吓,为武装侵略柬埔寨制造借口。
柬埔寨政府在公报里指出,泰国关于所谓有北越军队驻扎在柬埔寨领土上的说法是凭空诬蔑。至于他纳·科曼胡说什么柬埔寨的华侨组成同“越共”并肩作战的游击队,更是不值一驳,因为太荒谬了。
公报最后说,美国、泰国和南越当局勾结起来对柬埔寨推行的侵略政策,造成了严重的局势。柬埔寨人民将全力以赴抗击任何侵略,并将毫不犹豫地向所有友好国家发出呼吁,以对付侵略者。
据新华社金边一日电 柬埔寨《民族主义者》周刊就美帝国主义和它的西贡仆从对柬埔寨的威胁和挑衅发表社论说:约翰逊必须明白,美国的整个军事力量都不能使“小小的”柬埔寨屈服。柬埔寨将毫不犹豫地使某些大国“走投无路”,核战争的讹诈也决不能使柬埔寨退让一步。
社论说:“如果美国—南越飞机蓄意进攻柬埔寨领土,我们就将针锋相对地回击。首先用我们自己的力量。如果华盛顿决定继续逐步升级,我们将正式要求那些宣告反对帝国主义的国家派遣志愿人员援助,并将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结成共同阵线。我们已经得到保证,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将给予我们所要求的任何援助。”
社论说:正如西哈努克亲王所宣告的那样,如果帝国主义者敢于入侵柬埔寨的领土,我们将毫不犹豫地放弃城市,打全面的游击战。


第4版()
专栏:

美国在新加坡搞颠覆活动抵赖不了
麦克洛斯基只好自打嘴巴
新华社二日讯 美国国务院一日狼狈地承认:美国的特务曾经在新加坡搞颠覆活动,国务卿腊斯克并且曾经写信向新加坡方面道歉。
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八月三十一日在新加坡对一些西方记者说,新加坡“在一九六○年抓到了一个进行颠覆活动的美国中央情报局人员。”他说,“有足够的证据可以判他十二年徒刑。美国总领事的膝盖都发抖了。”
但是,美国国务院新闻发布官麦克洛斯基当天在华盛顿厚颜无耻地加以否认。
九月一日,李光耀又在新加坡发表了一封腊斯克在一九六一年四月十五日写给他的信。这封信就“美国政府若干官员被发现在新加坡从事不恰当的活动”表示“十分遗憾”。
在这样的情况下,麦克洛斯基一日又在华盛顿厚着脸皮承认了腊斯克的确曾经写了信向新加坡方面道歉。当一些新闻记者质问他为什么前一天否认新加坡方面的指责时,这个美国国务院新闻发布官只好硬着头皮说了一些“不了解情况”之类的话来塘塞。(附图片)


第4版()
专栏:

军国主义“三矢计划”具体化的严重步骤
佐藤政府策划武力镇压群众斗争
据新华社五日讯 东京消息:日共中央机关报《赤旗报》今天揭露,日本政府正计划使用武装部队镇压由共产党和其他民主力量领导的反对“日韩条约”的群众斗争。
《赤旗报》报道,佐藤政府不顾日本广大人民的反对,决定在十月五日召开临时国会强行批准“日韩条约”。它害怕日本人民反对“日韩条约”斗争的规模,很可能发展得比反对日美“安全条约”斗争的规模还要大。在美帝国主义指使下,日本“防卫厅”(相当于国防部)参谋部正在研究出动“自卫队”镇压人民群众的计划,并且准备在九月中旬举行的陆军首脑会议审核后执行。
消息说,“防卫厅”的镇压计划包括挑选、调动和集中执行镇压任务的部队;计算需要用的催泪弹数字和储藏办法;组织化学部队来掌握催泪弹和向动员来的部队提供催泪弹等。
《赤旗报》谴责这个计划完全违反宪法,它是对人民民主权利的严重挑衅,也是使“自卫队”的“三矢计划”具体化的严重步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