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9月7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外国机床为什么改不得!
一个有志气的工人,应当树立对国家对人民高度负责的责任心,不能看着产品设计中存在的问题不管,要积极参加产品设计革命……
咱们工人能不能革产品设计的命?肯定地说:能!过去,我的思想没有解放,不敢想这个问题。是党,是毛主席著作,使我的思想开了窍,敢于革产品设计的命,并且取得了一些成绩。
我是解放后入工厂学装配的,立志要做一个有出息、有志气的工人。怎样才算有出息、有志气呢?最初,我认为只要把师傅的手艺学到手,能够按照设计图纸和工艺要求,照葫芦画瓢地装配出机床,就是好样的。至于产品结构是否先进合理,装配出来好用不好用,我都不闻不问。为什么不敢去碰这些问题?因为我把产品设计看得很神秘,认为这是工程技术人员的事,咱不懂技术理论,干不了这种大事。
可是,我在生产中还是经常碰到产品设计上的一些问题。怎么办?经过党的教育和学习了《为人民服务》等三篇文章,我逐渐认识到:要做一个有志气的工人,应该有改造客观世界的革命精神,要有为祖国争光的雄心壮志。装配机床就是干革命,就是为人民服务。应当树立对国家对人民高度负责的责任心,不能看到产品设计中存在的问题不管,要积极参加产品设计革命,造出更好的机床来。
一九六二年,我们厂试制一种切管机床。试车的时候,我发现机床倒棱这道工序很费劲。原来这台机床有切管和倒棱用的两个刀架,倒棱的刀架是风动的,操纵起来不方便,容易打刀,影响质量。我就琢磨:只用一个刀架卡两把刀,同时进行切管和倒棱不行吗?我这种想法得到小组很多师傅的支持。可是,也有的人摇着头对我说:“咱们工人改个工夹具还行,改革产品设计能行吗?”有的人劝我:“外国机床的结构都是经过考验的,还是按图纸老老实实地去干吧!”听到这些,我没有泄气,我说:产品设计是从实践中来的,也是不断发展着的,为什么就改不得呢?外国机床也不是十全十美的,不合理的地方同样要改革。于是我在技术人员的帮助下,画了一份改革刀架的草图,送给设计部门,请他们审查。
一晃,两三个月过去了,始终没有得到回音。这时又有一批切管机床投入生产。眼看这么多材料、工时又要浪费在一个不必要的刀架上,我很着急,就带着这个问题学习毛主席著作《将革命进行到底》。通过学习,使我懂得了,干革命要坚持到底,不能半途而废,搞产品革命也要坚持到底。我就又一次到有关部门提出改革切管机床结构的建议。有人答复说:“你的想法很好,但是理论根据不足,以后再说吧。”可是这批机床的生产任务很快就要干完了,怎能再等呢?我就三番四次地找有关部门,最后得到的答复还是:“这是仿制产品,不能随便改动。”听了这句话,我心里凉了半截。回来有人对我说:“你刚念业余大学一年级,能革产品设计的命吗?”我也在想,搞设计革命确实不容易啊!但是,把自己的思想和毛主席著作一对照,就觉得不对头,怎能碰到困难就怕呢?
今年二月份,我参加了沈阳市劳动模范和先进生产者座谈会,又学习了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我鼓舞很大。在座谈会上,我就表示决心:几年来没有实现的改革切管机床设计的建议,一定要在今年内实现。市委书记听了我的发言,鼓励我说:“要继续搞下去,战胜前进中的困难,就会得到成功。”为了更有把握地进行试验,我一边学习,一边琢磨。经过兄弟工厂的帮助,提出了三种试验方案,并画了草图。
回厂后,得到领导和设计部门的热情支持和鼓励。不久,第一个新刀架就做出来了。试验的时候,又发现不少问题,经过多次改进,终于获得了成功。改革后,机床减少了六十九种、一百九十四个零件,减轻重量半吨,提高效率百分之三十,每台成本降低八千元。
我们在使用单位试验的时候,工人都围上来看。当他们看到钢管在切断的同时棱也倒出来了,都高兴地说:“改得好啊,以后操纵机床就不用那样费劲了!”这台改革后的机床经过鉴定,证明完全符合技术标准,已经正式批准交付使用。
从这段实践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咱们工人同样能够革产品设计的命。咱们工人虽然缺少些设计机床的理论知识,可是有生产实践经验。咱们制造机床,又使用机床。只要解放思想,敢于革命,敢于胜利,紧紧依靠党的领导,密切与技术人员合作,就一定能够作出成绩来。
沈阳第一机床厂装配工人 周振华


第2版()
专栏:

要从思想上真正关心工人
我厂改进了一种空气锤的不合理设计,改善了劳动条件,保证了产品质量,并使劳动效率提高了一倍以上
报纸上关于产品设计革命的讨论,我们工人很欢迎。
我们车间开始生产七百五十公斤空气锤的时候,由于设计不合理,劳动条件不好,我们吃过不少苦头。当时在生产这种空气锤的时候,有一道工序,工人要钻进锤架子里面去干。人往里钻的这个孔是椭圆形的,长四百毫米,宽二百八十毫米。由于孔太小,个子大点的人进不去,只有挑选小个子的工人进去。工人往里钻的时候,还需要先伸进胳膊,再由外面的人往里推,才能钻进去。工人进去以后,因为里面很黑,地方又小,头都抬不起来,只好摸索着干。我们要把一种刚加热后的螺丝拧到机件上去,螺丝温度很高,使得锤架子里面的温度也升高了,工人的脸憋得通红,满头大汗,干十几分钟就得出来。劳动效率很低。
我们向技术员提出,这种设计结构不合理。最初,他们觉得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问题。后来,他们参加了设计革命化的讨论,又参加了劳动,亲自钻进去装了一台。他们才体会到,这种活实在不好干,设计不改不行,就和我们一起研究改进了设计。现在这道工序再不需要钻到锤架子里去做了。既保证了产品质量,还改善了劳动条件,使工作效率提高一倍以上。
我们希望,技术人员设计产品的时候,要注意便利工人操作,减轻劳动强度。做到这一点是不很难的,只要思想上真正关心工人,多下来听听我们的意见,就可以办到。
济南第二机床厂四车间装配工人 王树春


第2版()
专栏:短评

不只是设计人员的事
我们以十分喜悦的心情,读了工人同志们的几封来信。这几封来信的作者,基于自己在生产第一线上的切身感受,对产品设计革命提出了一针见血的意见。这些意见,值得领导设计工作的同志认真考虑。
产品设计革命,是不是仅仅只是技术人员和行政管理干部的事情,工人就不能有所作为呢?不。工人周振华用事实证明了,工人们是产品设计革命中一支最积极、最坚定的革命力量。周振华,一个普通的装配工人,经过长期的努力,排除了种种困难和阻挠,完成了一种切管机床的设计改革,使机床减少了六十九种、一百九十四个零件,机床重量减轻了半吨,效率提高百分之三十,每台成本降低八千元。周振华改革的机床,是外国的设计,在有些人的眼里,这是动不得的。有人就曾经一再劝阻过他:“外国机床的结构都是经过考验的,还是按图纸老老实实地去干吧。”更严重的是,有些领导者对于工人这样的热情,这样苦心钻研的结果,却冷若冰霜。他们满足于靠外国设计吃饭,至于外国设计是不是合理,会造成多大的浪费,他们可以想也不去想一想。
但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有了高度革命自觉的工人周振华,却这样回答:“外国机床也不是十全十美的,不合理的地方同样要改革。”这个简短有力的回答,同那种迷信外国设计,不敢有所作为的精神状态,是多么的不同!
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迷信外国,不敢在产品设计上走独创的道路?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不相信自己。当然,在他们看来,没有理论的工人大老粗更是不在话下了。他们不懂得,一切真正的知识都来源于实践。一样产品设计的成功,更是一步也离不开实践经验。周振华改革切管机床的要求,是从实践中产生的。他坚信这个机床可以改革成功,并且最后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也是由于他总结了自己的实践经验,对机床的设计有了规律性的认识。
今天发表的河南四○七厂工人的几张大字报,又从另一个方面,揭露了我们某些工厂负责干部领导思想中存在着多么严重的因循苟且、无所作为、不思前进的思想。这难道不是“外国的一切好”的这种思想和懒汉思想在作怪吗?这些都说明了,一切领导设计工作的同志,同样有必要来一次思想革命,不能只把设计革命看成是设计人员的事。


第2版()
专栏:

广东制成水稻联合收割机
这种适合我国南方使用的水稻联合收割机,每天收割水稻五十亩以上,约等于一百个强劳力的工作量。它收割彻底,收割后吐出的谷粒干净
新华社广州四日电 不久以前,一批新制成的水稻联合收割机在国营珠江农场的大面积稻田上参加了收获作业。它们在国产东方红拖拉机牵引下,驰骋在金色的稻海中,一面收割,一面吐出金黄干净的谷粒,在一分钟左右就装满一袋。
这种水稻联合收割机每天(十小时)能收割五十亩以上的水稻,约等于一百个强劳动力一天的手工收割量。它的工作质量也相当好,收割彻底,收割后吐出的谷粒干净。
这种适合我国南方水田使用的现代化水稻联合收割机是由广东省农业机械研究所设计、由广东拖拉机厂制造的。
千百年来我国收割水稻一直都是用手工操作,不但工作效率很低,而且劳动强度很大。一个强壮的劳动力,每天工作十小时,一般只能收割(包括脱粒)半亩田左右。所以在收割大忙期间,必须高度集中劳动力,否则会误过季节,稻谷过分黄熟,影响收获量;有些地方甚至高度集中劳动力仍然赶不上季节,遭受了损失。
如何实现水稻收割机械化,是我国南方农业机械化当中的一个重要课题。
广东农业机械研究所早在一九五九年就开始研究适用于我国南方水田的水稻联合收割机,并在当年年底试制出第一台水稻联合收割机。但是,这台收割机使用起来不够理想,下水田后容易陷在泥中。他们不断总结经验,不断改进,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逐步解决了收割机下水田的问题,成功地造出了由国产东方红54型拖拉机牵引的联合收割机。


第2版()
专栏:

四川制成多种用途小马力柴油机
“电碌碡”的碾场机在青海省成批生产
据新华社成都电 四川农业机械厂为农村新试制成功的多种用途的小马力柴油机,最近正式投入生产。
这种小型柴油机,只有五马力,整个机器重九十公斤,使用起来很灵便。它既可以用来抽水,又可以配上其它机具用来打米、脱粒、磨粉、磨苕、粉碎、轧花、发电、运输等。它每小时的耗油量只一公斤左右,费用较低。
这种小马力柴油机,是四川省机械工业部门的科学研究人员和生产人员根据轻、小、简、廉、好的要求研究设计出来的。
据新华社西宁电 青海省正在为农村成批生产一种代替人力和畜力的电动碾场机。
被当地农民称作“电碌碡”的碾场机,工作效率相当高。一台碾场机每天干的活,能顶十个人和二十头牲口完成的工作量。使用“电碌碡”碾场机,比人力和畜力碾得干净,而且不容易出碎粒。
这种“电碌碡”,是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铁工社研究成功的。
有了这种电动碾场机,就可以改变常有的“收一秋,打一冬”的现象,粮食损耗也降低了很多。


第2版()
专栏:迎接第二届全国运动会

第二届全运会确定比赛和表演项目日程
新华社六日讯 第二届全国运动会的二十三个比赛和表演项目的日程,已经最后确定。除了足球决赛第一阶段前三轮的比赛,已从九月一日到五日在天津提前举行外,全部竞赛活动将从十二日到二十六日这一期间在北京陆续开始举行。各个竞赛项目预定的起止日期如下:
射箭:九月十二——十五日
跳水:九月十二——十六日
田径:九月十二——十六日
羽毛球:九月十二——十七日
航空模型:九月十二——十八日
举重:九月十二——十八日
射击:九月十二——十九日
航海模型:九月十二——二十日
乒乓球:九月十二——二十一日
网球:九月十二——二十四日
足球:九月十二——二十六日
篮球:九月十二——二十六日
排球:九月十二——二十六日
飞机跳伞:九月十三——二十一日
摩托车:越野赛九月十四——十五日;环行公路赛十八——十九日
水球:九月十四——十九日
自行车:赛车场比赛九月十四——十七日;公路比赛二十——二十五日
摔跤:中国式九月十四——十八日;国际古典式二十——二十三日;国际自由式二十三——二十六日
无线电收发报:九月十七——二十三日
体操:九月十八——二十五日
武术表演:九月二十——二十三日
游泳:九月二十——二十六日
击剑:九月二十一——二十六日
这届全运会期间,每天的竞赛项目最多的达十六项,最少的也有六项。


第2版()
专栏:迎接第二届全国运动会

北京市美术公司为第二届全运会赶制了许多巨幅宣传画,竖立在北京街头和各竞赛场地附近。图为工人们正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前安装宣传画。 新华社记者 郑震孙摄


第2版()
专栏:

洋框框害人不浅
河南四○七厂掀起了群众性的企业管理革命、设计革命和技术革命的热潮,发动全厂职工提意见、出主意。职工群众提出了几千条意见,写了几千张大字报,内容涉及许多方面。我们在这里摘录几张大字报发表。工人们提出的这些具体事例,对于那些盲目躺在外国资料上的人,是一个有力的批评。
可笑的洋迷信
有一件产品零件的起子柄,设计规定一定要用白桦木。在有的国家这种木材很普通,而我国这种木材却很少。但是,不用白桦木,就不准投入生产,于是这个问题就成了生产的关键。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就到外面找了一种普通木材,说这就是白桦木,才算破了关键。请大家想想,这是个什么问题?
死抱住洋框框不放
国外设计的止推环原来是钢制的,外面浇铅铜合金,不仅加工不便,而且成本高。去年在产品耐久试车的时候,我们自己做了几副铝的止推环,经过四百小时的耐久试验,质量很好。但是领导上至今不过问这件事,到底改不改也没有下文。既然我们的试验已经成功,为什么还要死抱住洋框框不放,不把设计图纸改过来?
劳民伤财的图纸
有的产品的随机工具图纸,规定过细过严,而且很啰嗦,不管大小都来一张图,技术条件一大篇,什么牌号、针距、打结等都来一套规定。起子、锤子、扳手等各有详细图纸,样样都要自己制造,成本比外购的高出十几倍,材料选用也极不合理,如扳手要用铬钢来制造,真是劳民伤财。
钳子柄的要求何其高?
有个随机工具,有两种钳子柄。按外国的框框,每个钳子要倒八、九个圆角,工人需要用杂锦圆锉和普通小圆锉一个一个地锉出来,效率很低。而且在检验的时候也按国外的框框,一个一个地用量规去测量,稍有不好,就得返工。请问:一把钳子柄需要不需要这样高的要求?


第2版()
专栏:

欢呼西藏人民革命取得伟大胜利
祝贺西藏人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
中央各有关部门和各省市区的代表,热烈祝贺西藏自治区成立,表达祖国各民族对西藏兄弟的深厚情谊
新华社拉萨六日电 来自中央各有关部门和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中央代表团团员,在最近四天的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分别致词,热烈祝贺西藏自治区成立。
代表团团员们的讲话,表达了祖国六亿五千万各族人民对西藏兄弟的深厚情谊。他们讲话的时候,全场响起一阵阵暴风雨般的掌声,会场上充满了民族大团结的欢乐气氛。
国防部办公厅主任萧向荣在致词中代表国防部和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向西藏人民致以热烈的祝贺。他说,经过平息上层反动集团发动的叛乱和民主改革,西藏各族人民之间、军民之间的团结空前地加强了,祖国的国防进一步巩固了,今天的西藏,已经成为祖国西南的坚固屏障。他指出,十五年来,人民解放军驻藏部队同西藏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情谊。驻藏部队在进军、筑路、参加生产建设以及平叛作战中,都得到西藏人民的大力支援。驻藏部队所以能够在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神圣事业中,作出应有的贡献,是和广大藏族兄弟的支援分不开的,也是驻藏部队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所制定的路线、政策,尊重民族平等权利,全心全意为藏族人民服务的结果。萧向荣表示坚信:今后在保卫祖国边疆,建设社会主义新西藏的共同斗争中,这种互相尊重、友爱合作的关系,必将进一步得到巩固和发展,结出更丰硕的果实,放出更灿烂的光辉。
北京市副市长吴晗代表北京市人民委员会和北京市各族人民,向西藏各族人民致以衷心的热烈的祝贺。他赞扬了西藏人民在革命和建设事业中取得的成就,并且祝西藏人民今后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不断取得更加伟大的胜利。他说,首都人民一定要和全国各族人民、兄弟的西藏人民一起,继续努力,共同前进,并继续尽力给西藏同胞以兄弟般的支援。
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四川省副省长桑吉悦希(藏族)说,解放后,西藏人民在党中央和毛主席伟大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实现了民族平等和民族团结,实行了民族区域自治,建立了人民民主政权,积极地参加了祖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西藏的发展是迅速的,变化是深刻的,成绩是伟大的。这是西藏各族人民在党中央和毛主席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援下,亲密团结,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些伟大的成就,对四川各族人民有极大的鼓舞。
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书记处书记毕力格巴图尔(蒙古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席铁木尔达瓦买提(维吾尔族)、广西僮族自治区副主席覃应机(僮族)、宁夏回族自治区副主席马信(回族)等来自民族自治地区的代表,在大会上介绍了这些地区实行党的民族平等团结政策和区域自治政策的情况,以及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他们指出,西藏人民和全国各族人民革命实践的经验,都充分说明社会主义道路是我国各族人民繁荣昌盛的共同道路。他们的祝词受到热烈的欢迎。
上海市副市长张承宗在祝词中说,黄浦江畔的上海人民对来自雅鲁藏布江边的喜讯感到欢欣鼓舞。他表示在今后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上海市人民将继续同西藏人民互相支援,共同前进。
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张天民,共青团中央委员会书记处候补书记张德华、全国妇联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张志专和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阿旺嘉措(藏族),也在这几天的会上致了祝词。
在会上致祝词的还有:云南、贵州、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甘肃、青海、陕西、山东、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广东、福建、河南、湖南和湖北二十个省的代表,以及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广东省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梁河县和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十六个少数民族自治地方的代表。
最近四天的会上,还宣读了四川、内蒙古、新疆、上海等地发来的许多贺电。
出席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代表们,对祖国亲人的祝愿和期望,不断用热烈的掌声表示衷心的感谢。


第2版()
专栏:

设计工作者,到工人中来
工人们从生产实践中,对于机具有不少切合实际的改革,把工人们的小创造小发明加以综合研究,就可能设计出很好的产品
设计工作者如果不和工人很好结合,是很难做出好的设计来的。在我们厂里,曾几次发生这种事:在加工零件的过程中,工人发现原先设计的工具和加工方法有问题,照原样做下去要浪费许多人力物力,于是自己另外设计了一套工具和加工方法,既简便又效率高。可是,主管工艺员却不同意,说:“你这种办法好是好,不过原来的工艺规程不能改。”
有些同志,他们总是把外国来的东西奉为“天书”,一点儿也不敢改动。可是他们对工人在实践中的创造、革新,就不那么相信。比如,我们冲压工段工作量最多的是打毛刺,一人一班冲出来的零件,就要六个人来打毛刺。工房的角落里有一部很灵巧的滚筒式去毛刺机,却长久地没有使用,因为它不适用:小零件放到里面不见了,它太大;而我们工段的零件又大部分是小零件。一位大胆的青年工人,设计了一个极为简单的工具,使用方便,不需要另加动力。它和滚筒式去毛刺机比较,能节约许多人力物力。
象这样的小创造,小革新,在工厂里是很多的。但有少数技术人员,常常瞧不起这种“小玩艺儿”。他们没有想一想,世界上哪一样大的设计不是由许多小的设计组合起来的呢?机器不是由许多零件组合起来的吗?设计工作者只要到工人当中来,他们可以了解到许多工人的小发明,小创造,把它们综合归纳一下,加以研究,就能设计出很好的产品。
设计工作者到我们工人中来,当然要克服些困难。首先要放下知识分子的架子,去掉“工人是大老粗”的思想。工人手上有油污,车间里更没有办公室干净。如果手上摸了一点儿油,马上用手绢擦了又擦,那是不行的。工人最讨厌这种“斯文人”。虽不会当面责难,但会产生感情上的距离。而不和工人建立深厚的感情,是很难学到有益的东西的。
河南新乡豫新机器厂工人 李玉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