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2月7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南越解放武装力量政治局向全体军民发出号召
把美国强盗埋葬在人民战争火海中
不论男女老幼有枪用枪没有枪就用竹蒺藜同敌人进行坚决斗争
新华社河内六日电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解放武装力量政治局十一月二十一日发表号召书,号召越南南方游击队、地方部队、主力部队和全体人民大力开展“找美国佬打,见美国佬就歼”的运动,把美国强盗埋葬在人民战争的火海中。
号召书说,自从美帝国主义疯狂地派遣军队直接侵略越南以来,美国强盗在南方和北方犯下了无数滔天罪行。美国强盗为天地所不容的罪行逼使越南人民坚决地还击他们。“必须斩断美国强盗的魔爪!”“要美国强盗偿还血债!”
号召书指出,不论男女,不论老幼,有枪就用枪,没有枪就用竹蒺藜和陷阱,同敌人进行坚决的斗争。美国强盗的钢铁决不能同越南英雄民族和英雄军队顽强不屈的精神相比。美国军队已经遭到了多次惨败,美军的士气正在动摇不定,这是南越军民继续消灭更多美国侵略者的大好机会。
号召书说,解放武装力量政治局号召主力部队、地方部队和民兵游击队指战员们加深对美国强盗的仇恨,发扬爱国主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奋勇前进。“找美国佬打,见美国佬就歼”,让更多的单位和地区获得“英勇歼美”称号,让更多的个人获得“歼美勇士”称号。
号召书号召各单位大力开展“决战决胜美国强盗”的竞赛运动,打得更准、更猛、更漂亮,消灭更多的敌人有生力量,打得敌人晕头转向,加速走向彻底的崩溃。


第3版()
专栏:

南越解放军炸毁西贡美军宿舍公报:
毙伤美国喷气机驾驶员二百多名 参战英雄在人民掩护下安全返防
新华社河内六日电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西贡一嘉定地区解放武装力量指挥部最近发表公报说,解放武装力量四日早晨对西贡美国侵略军宿舍“首都”饭店进行的爆炸中,炸死、炸伤美国喷气式飞机驾驶员二百多名。
公报说,四日清晨四时三十分,西贡—嘉定地区解放武装力量的一支突击队用炸弹和机枪对专供美国喷气式飞机驾驶员住宿的一幢七层大楼发动了一次猛烈的袭击。在袭击开始后的头几分钟内,守卫在大楼外面的敌军岗哨全部被歼灭,大楼几个入口处被机枪火力封锁。接着响起了震动全市的爆炸声,一根巨大的烟火柱直冲天空。大楼的三层立刻被炸塌。
公报说,在这座宿舍里被歼的美国驾驶员,都是天天在越南北方和南方轰炸和扫射村庄、稻田、街区、学校、医院和堤坝,散布死亡和进行破坏的杀人不眨眼的空中强盗。公报说,解放武装力量的英勇战士在完成了对这些美国强盗的惩罚后,在西贡人民的充分支持和掩护下,全部安全返回基地。
公报说,解放武装力量在麦克纳马拉访问西贡后仅仅几天,就成功地袭击西贡市中心守卫森严的美国喷气式飞机驾驶员宿舍,这是对美国侵略者的严厉警告和沉重打击。它表明越南南方解放武装力量和人民完全有能力和决心粉碎美帝国主义扩大侵略战争的任何阴谋。
公报强调指出,这个胜利说明,不管美国侵略者及其走狗躲在什么地方,不管他们的工事多么坚固,都免不了要被消灭掉。
公报说,这个胜利是庆祝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成立五周年的辉煌战绩。这证明西贡—嘉定地区的解放武装力量勇猛无比,战斗技巧高超,作战技术和战术都有了飞跃的进步。公报说,西贡—嘉定地区解放军指挥部号召人民用一切办法协助解放军消灭美国强盗及其走狗。指挥部还劝告被迫替美国侵略者卖命的伪军和伪警察远离美国侵略者,以免同他们一道被消灭。
据新华社河内六日电 越南南方解放电台热烈欢呼炸毁西贡美军宿舍大楼的辉煌胜利。
这家电台五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指出,十二月四日炸毁西贡美军宿舍大楼,是西贡—嘉定地区解放武装力量的一个巨大胜利。
评论说,西贡—嘉定地区解放武装力量在西贡敌人巢穴所取得的新的巨大胜利,是和越南南方战场上最近连续取得的各次进攻的胜利,漂亮地相互配合的。
评论说,美国强盗从来也没有象今天这样到处挨打:在所有的南方战场上挨打;在西贡市中心挨打;在北方挨打;在美国领土上挨打;在其他许多国家里挨打。它连自己的后方也不能保证安全。
评论说,美国军队侵入到越南南方的越来越多,南越人民对侵略者也越来越仇恨,“这些仇恨堆积如山,使每一个人都抱定反对美国佬和歼灭美国佬的决心,这正是使西贡—嘉定地区解放军战士们能够良好地完成任务的主要原因之一。正是为了耍报这个大仇,西贡同胞全力帮助干部和战士们良好地完成战斗任务”。西贡美国飞行员宿舍被炸后的情景


第3版()
专栏:

南越解放军在油汀地区痛击美军两个营
第六次猛袭朔庄机锡毁伤美机三十架歼灭美军百余名
新华社六日讯 西贡消息:越南南方解放武装力量五日在最近曾全歼由美军指挥的伪军步兵团两个营、重创一个营的油汀地区,痛击美国第一步兵师的两个营,杀伤大量敌人。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美国第一步兵师的一个营五日下午在距西贡西北约五十六公里的地方进行“扫荡”时,“遭到了来自防御工事坚固的阵地上的远距离火力的袭击”。敌人仓惶伏地应战,解放武装力量的无畏战士勇猛逼近敌人,展开近战,用手榴弹等武器大量消灭敌人。
美国第一步兵师的另一个营五日夜间在这个地区也遭到了解放武装力量的袭击。
据报道,西贡的美国官方军事发言人承认,美国第一步兵师的两个营在战斗中“遭到中等的伤亡”。
新华社河内六日电据 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解放武装力量十一月二十二日凌晨零点三十分第六次猛袭西贡以南约一百五十公里的朔庄美军飞机场,击毁、击伤美国直升飞机三十架,打死、打伤美国侵略者一百多名。
解放武装力量对机场的猛烈炮击持续了二十分钟,使敌人的防御力量彻底陷于瘫痪。象雨点一样又猛又准的炮弹给敌人以重创。
解放武装力量的炮火还摧毁了敌人营房十二座、军械库一座、弹药库一座、发电站一所、军车十二辆和飞机场上的其它一些设施。
敌人一些来得及起飞的直升飞机侥幸飞离了机场。但是被吓得蒙头转向的飞机驾驶员在飞到距机场一公里的地方,对驻扎在那里的伪军进行了疯狂的扫射,打死伪军十七人,打伤六人。


第3版()
专栏:

十二月五日,美国侵略军在西贡西北约五十六公里的地方遭到南越解放武装力量的袭击,死伤狼藉。
新华社发(传真照片)


第3版()
专栏:资料

六袭朔庄机场
第一次:一九六三年九月九日,击毁击伤美国直升飞机五十多架,歼敌一百多名。
第二次:一九六四年四月十二日,击毁敌机九架,焚烧汽油四千公斤,歼敌七十五名。
第三次:一九六五年二月七日,击毁击伤敌机十六架,歼敌七十名,其中有十名美国侵略者。
第四次:一九六五年七月二日,击毁敌机四十架。
第五次:一九六五年八月二日,击毁敌机二十架,歼敌一百多名,其中有三十名美国侵略者。
第六次: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击毁击伤美国直升飞机三十架,打死打伤美国侵略者一百多名。
(新华社)


第3版()
专栏:

澳共(马列主义者》刊物《澳大利亚共产党人》发表文章
独立掌握马列主义进行艰苦群众工作 动员百分之九十的人民争取民族独立
据新华社六日讯 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理论刊物《澳大利亚共产党人》第十四期发表文章,号召澳大利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提高独立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能力和学会做艰苦细致的群众工作。
文章说:《澳大利亚共产党人》已经刊载了一系列讨论如何从思想上、政治上和组织上同修正主义决裂的文章,这些文章是我们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澳大利亚的具体条件相结合的斗争的一部分。由于有些思想问题和组织问题被修正主义者搞得太混乱了,因此需要经常学习这些文章。文章说:“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经典著作是所有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理论和实践的指南。而我们自己为了使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澳大利亚现实相结合而发表的材料,是在澳大利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两者都必须十分仔细地学习。”
文章说:“每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都应该提高自己独立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能力。作为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他必须能够在任何情况下决定正确的行动方向。因此他必须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又必须了解他本国的具体现实和他自己的活动。”
文章强调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常常要独立地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决定解决某一问题的正确方法。当然,在保护得很好的组织里,在上面和在下面都可以进行讨论。但是没有人能够预见生活中究竟会出现什么情况,而这种情况要求我们在日常的群众工作实践中当场解决问题。因此,每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都必须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组织上武装起来,以便能够决定正确的行动方向。”
文章指出,“澳大利亚是一个一直实际存在着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只有工人阶级与小农结成联盟才能结束这个专政。当前的任务是团结澳大利亚一切可以团结的阶级和阶层,为争取澳大利亚独立、反对英美帝国主义而斗争”,“这个伟大的任务要求有一个强大的共产党——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强大的共产党。而只有由马克思列宁主义水平高的党员组成的共产党才能是强大的共产党”。
文章接着强调指出,共产党员必须学会做艰苦细致的群众工作。文章说:“由于一直存在着残酷的资产阶级专政,共产党员必须找到领导工人战胜它的办法。澳大利亚的资产阶级专政的目的在于保持英美帝国主义和本国反动派的权力。为了把反对这个敌人、争取独立的斗争进行到底,要求共产党员成为高度熟练的群众工作者。
文章说,共产党员必须学习如何在“由资产阶级民主的外衣掩盖起来的资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做群众工作,同样,在恐怖的条件下,共产党员也必须与群众一起工作。
文章指出:“今天在澳大利亚正在开展一个大规模的反对美帝国主义的群众运动。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活动正在各个方面、在人民的各个阶层中发展。这一群众运动的目标是要使澳大利亚摆脱英美帝国主义和屈从英美帝国主义的本国反动派的束缚而取得独立。这是今天澳大利亚具体形势下的具体实际。这一路线是完全正确的,是符合历史发展的。”
文章指出:“澳大利亚实质上是英美帝国主义的一部分,当前的紧急任务是赢得独立。但是明确懂得这一点的人还不多。现在澳大利亚人民纷纷起来反抗,有不少抗议运动。这很好,这是极端重要的。澳大利亚百分之九十的人民将会参加争取澳大利亚独立的行动”,但是,这需要在一定的人民群众组织和领域内进行极为细致、艰苦的工作。
文章谈到,因此,“需要有一整套新的作法。不仅仅是新的策略、新的方法,而是完全不同的作法。要深入到群众的长流中去,同时又起领导作用。这样的共产党员必须在原则上毫不妥协——必须有高度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水平。但是他的策略和工作方法又必须无限地灵活。他必须善于躲避敌人”。
文章说:“《澳大利亚共产党人》和《先锋报》上发表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资产阶级民主使得我们有可能这样做。这是好的。但是……资产阶级实行专政的形式不会永远是资产阶级民主的形式。当它受到真正的挑战,真正感到害怕的时候,就会实行公开的专政。…我们的工作必须做到在专政从一种形式转变为另一种形式,例如从资产阶级民主转变为恐怖专政的时候,使共产党的群众工作毫不受到破坏。只有正确地组织共产党的群众工作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文章最后说,“因此,在开展摆脱英美帝国主义的束缚,争取澳大利亚民族独立的斗争这一伟大任务中,共产党员必须到每一个领城和每一个阶层中去活动。他们必须如鱼得水地参加所有的群众活动。毫无疑问,有了共产党员的正确的群众工作,澳大利亚人民将胜利地赢得独立。”


第3版()
专栏:

柬报揭露苏联领导企图拿越南问题同美帝做交易
苏领导假支持真出卖鼓励美帝侵越
据新华社金边六日电 柬埔寨《礼貌报》在四日发表的一篇题目是《苏联和越南》的文章中指出:苏联领导人在越南问题上同美帝国主义狼狈为奸,企图拿越南问题同美帝国主义做交易。文章说,在越南问题上,“种种事实清楚地表明,苏联的态度鼓励美帝国主义越来越残暴地对北越进行侵略。”
文章指出:“苏联领导人早在古巴事件时就已经表明,他们继续同世界上的国家和平共处,不管它们是属于哪个集团。因此,当约翰逊政府要求苏联迫使‘越南民主共和国停止向越南南方派兵支援越共’、‘不要在那里帮助越共打击美军’时,苏联就按照美帝国主义的这一要求,立即向越南北方施加压力。”
文章在谈到苏联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援助时说:“有些人认为苏联很可能是真正同美国合谋,……另外一些观察家认为,如果把苏联作为越南的友邦和作为一个大国来看待,那么苏联给予越南的援助实在太少了,太少了。”而且“苏联的那一点点援助,只是用来欺骗世界各国人民的一种花招:你瞧,苏联也在支持越南兄弟。”
文章说:关于美帝国主义对越南进行的侵略,我们也听到某些苏联报刊攻击“帝国主义”,但是不难看出,这种攻击只不过是口头上的攻击,他们同时在拍着“美国佬”的背轻声在美帝国主义耳边说:“朋友,请不要生气,我攻击你是为了‘私下’支持你的政策。”


第3版()
专栏:越南南方通讯

英勇不屈
在越南南方访问期间,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每天激励着我们,使我们的心不能平静。黎文酉从容就义
在岘港近郊某地,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认识了一个名叫黎文酉的青年。他个儿不高,黑黑的脸,体格健壮。同许多不平凡的人物一样,他有着坚定、沉着和朴实的风度。当时,我们只知道他在岘港敌占区工作。那次会见,由于时间的缘故,我们没有来得及和他多谈。我们本来想在以后的机会,来补偿这次短哲会面所没有了解的材料。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在岘港近郊的访问还未全部结束,当地同志就沉痛地告诉我们:“黎文酉同志在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捕了。”这个消息撕裂着我们的心。我们和南方同志一起,日夜思念着黎文酉的安危。
不久,有同志告诉我们:“情况是严重的。敌人准备公开杀害他。岘港人民为了营救黎文酉,组织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斗争。但这没有能阻止住美国强盗的血手。黎文西同志牺牲的噩耗终于传来了。我们含着眼泪,仿佛看到黎文酉宁死不屈的英雄形象,出现在我们眼前。
黎文酉同志被捕之后,被关在岘港的监牢里。敌人用尽威胁利诱,企图使黎文酉屈服。黎文酉面对敌人软硬兼施的手段,毫不动摇,坚贞不屈,表现了革命者的英雄本色。在审讯时,他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要炸死美国侵略者。”美伪军警轮番审问,毫无所得,最后只得由敌战术地区的头子亲自审问。
“你知道我是谁。”这个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说:“你是死是活,就在我的手里。”
黎文酉豪迈地笑了笑。这个走狗接着说:“我可以放你出去,我们讲个条件吧!”黎文酉还没等这个走狗说完,就大声回答说:“没有什么条件可讲的,找个人的死活全由你们。告诉你吧,我死活要炸美国强盗。”
为了抗美救国的神圣事业,即使要抛头颅,也能做到面不改色,从容就义。这是越南南方人民男女老幼共有的性格。
老子英雄儿好汉
广南省C村,是个埋在山谷里的小村。全村三十来户人家,稀稀落落分散在四周的半山坡上。山谷中间是窄长的平川,一条小溪穿过谷地。溪边水田里的早稻已经黄熟。山坡上到处荔枝树、菠萝、抽子、槟榔树林立。从外表看,似乎是个宁静的山庄。
我们在这个村庄里住了几天。经过村民们的介绍,才知道这个山庄经历过多么不平静的日日夜夜。
C村全村男女老幼一共九十四口,其中三分之一是十岁以下的儿童,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他们粉碎了十八次美伪军的“扫荡”。老人们埋地雷,小孩们挖陷阱,青年们打伏击,先先后后打死敌人一百多。美伪军把这个村叫作“越共的老窝”,每次“扫荡”都把全村房屋烧光,财产抢光,耕牛杀光,企图迫使村民无法生存下去,远迁他乡。可是,除了第一次“扫荡”,由于村民没有经验,被抓走了几户人家之外,留下的没有一家一人迁走。十八次“扫荡”,是十八次血洗。C村的人民,在火和血的面前不是惊慌失措,屈服投降;而是斗志昂扬,宁死不屈。
村里有个叫阮亥的老人,今年七十三岁了。瘦高个,白发银须。他有四男一女。大儿子叫阮鹤,是革命干部。一次美伪军进村,阮鹤没有来得及躲避,不幸落入敌人手中。敌人把阮鹤朝天捆在一条大木凳上。敌人威胁老人:“现在全看你们自己了,你儿子要是老实招供,保你两人没事!”老人怒目对着敌人说:“你们有本事就让我儿子招认,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也别想从我嘴里挖出口供。”阮鹤听着父亲坚定的声音,笑了一笑,瞟着狼狈的敌人。
“这么说,你们都不想说了!”一个伪军军官斜眼从老人移到儿子,脸上暴出青筋。
阮亥望着儿子,儿子望着阮亥,谁也没有吭一声,对视的双目是相互鼓励。敌人找来了几瓶火油,又用稻草扎了个小草把,倒上火油,点燃。“最后时刻了,说不说?”敌人恶狠狠的嘶叫。回答是一阵沉默。一个敌人打开火油瓶,在阮鹤身上点燃了火。阮亥只见儿子紧咬着牙,忿怒瞪眼,淡有吭叫一声。阮鹤英勇牺牲了。阮亥老人也昏迷过去了。等阮亥清醒过来,他已经被关进牢中。后来,敌人反复拷打审问,还是毫无结果。阮亥经过种种酷刑,得了重病。敌人见他病重,认为他不行了,把他赶出了牢房。
“我什么都经历过了。”老人脸色苍白,激动地紧握拳头,一字一顿地说:“敌人烧死了我的大儿子,又枪杀了我的第二个儿子,我的房子烧过十八次,什么东西都给抢光了。还有多少人象我这样经历的噢!?”
停了一会儿,老人伸出干瘦的手掌,摸了摸胡子,神情激昂地说;“敌人可以抢去一切东西,可没法抢去我的一颗心,我什么也没有了,可是我还有两个儿子,他们全在革命队伍里。头可断,身可伤,我们南方人民的革命气节永不丧失。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阮亥老人说着说着笑起来了。他的壮言豪语和革命乐观主义的性格,不就是南方人民的共同的音容和性格吗!也只有那些在革命的惊涛骇浪里经过搏斗的人民,才能对革命事业充满这样坚强的信心。
英勇机智的孩子
我们在行进路上,经常见到一些十来岁的小姑娘,背上背个小包袱,头上戴着宽大的解放军帽。她们都是交通联络员。她们带点稚气的小脸上,闪烁着机灵聪慧的神色。我们还见到许多农村里的儿童,只要拿得动砍刀,他们都是削竹尖、挖陷阱的能手。南方的儿童在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压迫下,正在成长为坚强的战士。
现在,再讲一个孩子的斗争故事。
莫姆,十四岁,是嘉莱省嘉莱族人。他父亲早亡,母案给地主当仆人。他家住在R村,当时有个京族革命干部,和莫姆结成了好朋友。莫姆在革命干部的教育下渐渐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有一次敌人进村来抓这个干部,村民闻讯都躲开了,干部转移到秘密住处去了。莫姆没有离村,被敌人捉住了。伪军连拖带拉地把莫姆抓到村边的河里。莫姆站在水没胸口的河心,两个伪军站在他背后:“你说不说,越共藏在那里,老乡躲到那里去了?”伪军一把抓住莫姆头发,前后猛晃。“我不知道。”莫姆刚说完,一个伪军揪住莫姆双耳,狠命地把他的头按进水里。莫姆淹昏过去了。伪军把他拉上岸拖进村里,拳打脚踢丢在一旁。伪军在村里吃饱抢足之后,倒提着枪,把枪口对准莫姆?喝:“走,你给我们领路,找老乡去。”“我!给你们领路?”莫姆抚摸被打得青一块红一块的脸额,想了想,又摇摇头说:“不,我不能领路,我有咳嗽病,我一咳,老乡听到不都跑了吗?”“少啰嗦,走走走。”怕死的伪军推着莫姆进森林搜查。莫姆领着伪军走进森林,一边走,一边干咳。躲藏在密林中的干部和群众,听到了莫姆这个通报暗号,迅速转移了。伪军盲目地跟着莫姆走了一圈,啥也没有发现,带着莫姆急忙返回据点。半路上,熟悉道路的莫姆趁敌人没有注意奔进森林,跑了回来。
莫姆完全还是个孩子。但是,他在对敌斗争中坚强不屈、英勇机智,充分表现了他是越南民族的好儿子。
× × ×
黎文酉、阮亥和莫姆,是越南南方的三代人。是的,一千四百万越南南方人民,无论是老年、青年和少年,都已经动员起来。他们在斗争中表现出来的不畏强暴、不怕困难,前赴后继、敢于斗争的伟大气魄和可歌可泣的事迹,永远值得一切革命人民学习。
本报记者 戴 枫(附图片)
苗地 插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