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社论

联合国是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的工具
第二十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所谓“朝鲜问题”的决议,支持美帝国主义对朝鲜的侵略和干涉朝鲜内政。这样,联合国在自己的历史上写下了又一个可耻的纪录,对朝鲜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欠下了又一笔罪债。
全世界都知道,所谓朝鲜问题,就是美帝国主义打着联合国的旗号对朝鲜进行了武装侵略。朝鲜战争已经结束十多年了,可是几万名美国侵略军仍然占领着朝鲜的南部,蹂躏着朝鲜的半壁江山,使朝鲜长久地陷于分裂。南朝鲜事实上已经变成了美国的殖民地。如果联合国真的根据自己的宪章办事的话,那么,它首先就应该谴责美国是侵略者,应该要求美国侵略军从南朝鲜撤出去。现在,联合国大会的“决议”却明目张胆地支持美帝国主义对朝鲜的侵略,这只能再一次证明,联合国是美帝国主义推行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一个驯顺的工具。
这届联合国大会的“决议”继续支持美国侵略军以“联合国军”的名义赖在南朝鲜,并且宣称,联合国在朝鲜的“目的”,是要“促成一个由代议制政府领导”的“统一”朝鲜的“建立”。美国代表更露骨地说,这是要在“联合国的监督下”,在“全朝鲜”举行所谓“选举”,来“建立”一个“代议制政府”。他公然叫嚷,这是“统一”朝鲜的唯一办法。一句话,美帝国主义并不以占领半个朝鲜为满足,它还要利用所谓“联合国监督下的选举”,把它在南朝鲜所建立的黑暗、残暴、野蛮的新殖民主义统治,扩大到朝鲜北部,把整个朝鲜变成美帝国主义的殖民地。正如朝鲜外务省发言人所指出的,二十届联大通过的关于朝鲜问题的非法决议,再一次暴露了美帝国主义穷凶极恶的企图,妄想实现朝鲜战争中所没能得逞的侵略野心。但是,美帝国主义的这种妄想,是永远实现不了的。
事实上,联合国根本没有资格插手朝鲜问题。美帝国主义是打着联合国的旗号发动侵略朝鲜战争的。在朝鲜问题上,美帝国主义已经把联合国置于同它一样的交战一方和侵略者的地位。直到今天,美国在南朝鲜的几万名侵略军还盗用着“联合国军”的名义,在南朝鲜还存在着“联合国军司令部”,一个名叫比奇的美国人还被称为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现在,这样一个联合国竟跑出来发号施令,要胜利了的朝鲜人民听它的摆布,由它来进行“监督”,这岂不是活见鬼吗?
美国驻联合国的代表居然还神气活现地指责什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不承认联合国的权威”。这真是无耻之尤。要承认美国侵略者的“权威”吗?对不起,美国的代表先生,你们是侵略者,又是战败者。朝鲜人民根本不承认你们的什么“权威”。在今日的世界,美帝国主义的“权威”早已扫地。世界革命人民就是不承认美帝国主义的“权威”,不承认美国操纵下的联合国的“权威”。只有这样,世界和平才有希望,各国人民的革命事业才有希望。
要解决朝鲜问题,唯一的道路就是美国侵略军从南朝鲜撤出去,朝鲜的统一必须由朝鲜人民自己来完成。其他的道路是没有的。正如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省发言人的声明所指出:打着“联合国军”旗号的美国侵略军应当立即撤出南朝鲜,“联合国韩国统一复兴委员会”必须解散,联合国就“朝鲜问题”通过的一切非法“决议”统统应该撤销。朝鲜问题只能由朝鲜人民自己来解决。中国人民完全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这个正义的立场。我们坚决相信,朝鲜人民经过艰巨的斗争,一定能够把美国侵略军从南朝鲜赶出去,从而实现自己祖国的自主和平统一的崇高理想。


第3版()
专栏:

中德友好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
周总理和斯多夫主席相互电贺
陈毅外长和文策尔外长也互致贺电
新华社二十四日讯 周恩来总理二十四日打电报给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斯多夫,祝贺中德友好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电报全文如下:柏林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部长会议主席
维利·斯多夫同
志: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友好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的时候,我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向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和人民表示热烈的祝贺。
中德友好合作条约的签订,标志着我们两国人民友好合作关系的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它不仅符合我们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且也有利于保卫世界和平和争取人类进步的事业。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十分珍视同兄弟的德意志人民的深厚友谊,一向信守中德友好合作条约,始终不渝地坚决支持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和人民反对西德军国主义、争取缔结对德和约、维护国家主权和争取在和平、民主的基础上重新统一德国的正义斗争。今后中国人民仍将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原则,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一道,为维护和发展中德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和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而共同努力。
中德两国人民牢不可破的兄弟友谊万岁!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新华社二十四日讯 周恩来总理收到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维利·斯多夫祝贺中德友好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的电报,电报全文如下: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同志
在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签订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友好合作条约十周年的时候,我向你表示祝贺。祝建立在这个条约基础上的德中人民之间的传统友谊得到巩固和加深。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
维利·斯多夫
新华社二十四日讯 陈毅外长二十四日打电报给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文策尔,祝贺中德友好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电报全文如下:柏林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奥托·文策尔同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友好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的时候,请接受我热烈的祝贺。祝中德两国人民的友谊不断巩固和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 陈 毅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新华社二十四日讯 陈毅外交部长收到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奥托·文策尔祝贺中德友好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的电报,电报全文如下: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陈毅同志
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友好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的时候,我向你表示祝贺。我希望,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关系能够本着条约的精神得到巩固和发展。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
奥托·文策尔


第3版()
专栏:

德副外长举行庆祝宴会
新华社柏林二十四日电 为庆祝中德友好合作条约签订十周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沃·基塞维特二十三日晚间举行了宴会。
应邀出席宴会的,有中国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大使馆临时代办刘溥和使馆官员。德外交部官员也出席作陪。


第3版()
专栏:

朝鲜外务省发言人谴责联大制造“朝鲜问题”决议为美帝效劳
美帝操纵联大通过非法决议完全无效 朝鲜人民定将赶走美帝实现祖国统一
新华社平壤二十四日电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省发言人二十三日发表声明,表示坚决反对第二十届联合国大会二十二日通过关于“朝鲜问题”的非法“决议”。声明全文如下:
在美帝国主义的压力下,第二十届联大在十二月二十二日的全体会议上,再次通过了关于“朝鲜问题”的非法“决议”。
这同过去所有关于“朝鲜问题”的非法“决议”一样,是为使美帝国主义霸占南朝鲜及其侵略合法化的欺诈性文件,是完全违背朝鲜人民的利益和意志的。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坚决反对本届联大在美帝国主义的压力下随意制造的所谓关于“朝鲜问题”的非法
“决议”,并宣布它无效。
美帝国主义在南朝鲜摇摇欲坠的殖民统治的危机面前,极其惊慌失措,在这次联大会议上,它指使参与侵朝战争的仆从国家,提出所谓“十二国决议案”,不顾许多国家的反对,强行通过了它,并力图“重申”过去关于“朝鲜问题”的所有非法“决议”。
这说明,美帝国主义正在继续利用“联合国”作为它对朝鲜推行侵略政策的工具。
大家都知道,南朝鲜是美国的殖民地,南朝鲜傀儡“政权”只不过是在美帝国主义的刺刀下制造出来的美国的殖民统治机构,“联合国”正在被利用来充当美国的侵略工具。
美帝国主义通过在本届联大会议上单方面讨论和制造出来的所谓“十二国决议案”,声称重申过去关于“朝鲜问题”的所有“决议”,这就再次暴露出它的穷凶极恶的企图,妄想实现它在朝鲜战争中没能得逞的侵略野心。
这是枉费心机的企图。
在美国压力下通过的所谓“决议案”中重申的过去的所有“决议”都是充满虚伪和捏造的文件,事实雄辩地揭露了这一点。美帝国主义和它的走狗极力美化和粉饰的李承晚傀儡政权,是朝鲜人民不共戴天的敌人,结果被南朝鲜人民群众性的起义所推翻。今天,朴正熙卖国傀儡集团正遭到人民的坚决谴责和反对,严峻的现实也说明了这一点。
同时,南朝鲜在美帝国主义和朴正熙军事法西斯集团残酷的镇压下,今天已变成窒息的殖民地监狱,南朝鲜的当前事态也证实了这一点。
美帝国主义还在“决议”中叫嚷“联合国的宗旨”、朝鲜的“安全”和“寻求和平解决”等等,重弹陈腐的老调,但是,这也是无耻的谎言。
二十年来,美帝国主义一直在“联合国”的幌子下霸占南朝鲜,粗暴干涉朝鲜人民的内政,拼命阻挠朝鲜的自主和平统一;美帝国主义在“联合国”旗帜下发动的三年侵略战争,强加给朝鲜人民莫大的牺牲和灾难;它在战争中遭到了惨败后,又以所谓“联合国”的名义签署了停战协定;如今它仍继续在南朝鲜增强军备,加紧进行新的战争挑衅的阴谋活动。
尽管如此,美国却恬不知耻地大谈什么朝鲜的“安全”和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这实在太可笑了。
当美国代表在这次联合国大会的讲坛上以“联合国”的名义掩饰美帝国主义对朝鲜的侵略时,霸占南朝鲜的美国第八军司令却以“联合国军司令”的名义公然叫嚷说,南朝鲜
“是越南以北亚洲大陆上唯一的一个自由世界的堡垒,因而要维持大规模的军队”,“联合国军”——美国军队继续霸占南朝鲜,“对美国本身的安全”也是“重要的”。这自我暴露了美帝国主义不仅利用“联合国”作为执行它的侵略政策的工具;而且还在“联合国”的幌子下,利用南朝鲜作为侵略亚洲的桥头堡。
今天,美帝国主义为了对付它对南朝鲜殖民统治的危机,甚至把重新复活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也拉进南朝鲜,企图以日本军国主义为“突击队”,对亚洲大陆进行侵略。
美帝国主义是阻挠朝鲜统一、威胁朝鲜和亚洲和平与安全的元凶。
以“联合国军”的名义强占南朝鲜的美帝国主义侵略军必须立即从南朝鲜滚出去,由美帝国主义制造的“联合国”关于“朝鲜问题”的一切非法决议必须撤销。
与此同时,必须立即解散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联合国韩国统一复兴委员会”。
朝鲜是朝鲜人民的。
“联合国”不要再被利用来为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行为效劳,必须停止干涉朝鲜问题。
朝鲜人民最终必将以团结的力量把美帝国主义侵略军和卷土重来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从南朝鲜赶出去,取得祖国的自主统一。


第3版()
专栏:

越南人民军代表团谴责美帝“逐步升级”扩大侵越战争
美机轰炸汪秘是对世界人民的严重挑战
柬埔寨首相强烈谴责美机轰炸越南发电厂和居民区的罪行
新华社河内二十三日电 据越南通讯社报道,越南人民军总司令部联络代表团二十三日分别写信给越南国际委员会,强烈抗议美国侵略者二十二日轰炸汪秘镇等许多地方的经济设施,并抗议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惠勒和美国陆军参谋长哈罗德·约翰逊最近到南越进行扩大侵略战争的阴谋活动。
抗议美国强盗飞机轰炸的信中指出,“对汪秘镇——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一个人口密集的地方和工业设施所在地——进行空袭,清楚地表明,美帝国主义者正在疯狂地推进他们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逐步升级’战争。这是对越南人民犯下的极其残暴的罪行,并且是对全世界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民的严重挑战。”
信中说,“美国政府必须对他们的侵略战争行动所引起的一切后果承担全部责任。”
在另一封抗议信中指出,
“美帝国主义派遣惠勒和哈罗德·约翰逊到越南南方,表明他们正在不顾一切地准备把越南的侵略战争‘逐步升级’。这又一次证明,美国战争贩子一方面在口头上谈论‘和平’和
‘谈判’,而实际上却在加紧扩大战争,从而对越南、印度支那和东南亚的和平与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
新华社金边二十四日电 据柬埔寨新闻社二十四日报道,柬埔寨王国政府内阁首相兼外交大臣康托尔亲王在二十一日给越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阮维桢的一件照会中,对美帝国主义轰炸越南民主共和国海防附近的发电厂和许多居民区的野蛮罪行,表示“强烈的愤慨”。
照会说,“柬埔寨人民和王国政府强烈谴责美帝国主义者在侵略战争中对越南人民所犯下的暴行。”
照会说,“往南越增派军队和增运战争物资,一再袭击许多居民区和最近轰炸发电厂,这一切罪行都使人类良心感到震惊,并且彻底暴露了约翰逊‘和平论调’的虚伪性”。
照会说,“为了和平的利益,柬埔寨政府义不容辞地再一次向爱好和平和伸张正义的各国人民发出紧急呼吁,坚决要求美国政府立即停止对越南人民的罪恶侵略”。
照会再一次表示“对为反对美国战争贩子而进行正义斗争的兄弟的越南人民表示兄弟般的同情和无保留的支持”。
照会说,“柬埔寨人民坚信,美帝国主义在英雄的越南人民面前必将遭到可耻的失败。”


第3版()
专栏:

越南军民击落美机十一架
新华社河内二十四日电 据这里二十四日公布:越南北方海阳省军民二十三日击落了入侵的美国喷气式飞机三架,击伤多架。
另据补充公布,越南北方军民从十一日到二十二日的十二天中,除已公布的击落敌机十四架以外,还击落了另外八架美国飞机。


第3版()
专栏:

美国参议员莫尔斯承认
美国侵越政策在亚洲很不得人心
屠杀越南人民的暴行激起强大反美情绪
新华社二十四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参议院民主党议员莫尔斯最近在亚洲访问了五个星期回国后,承认美国对越南的侵略政策在亚洲很不得人心。
莫尔斯在二十三日对记者谈到他访问亚洲的观感说:“我们对越南政策的现行方针所得到的支持少得令人不安。”他说,“口头上表示支持美国(对越南)干涉的人有,而基本上同意并真心支持我们的战争行动的人没有。”他说,他此行得到的“鲜明印象”是人们普遍指责美国对越南“一开始就不应当片面地进行干涉”。
莫尔斯不安地指出,美国用现代化武器屠杀越南人民的作法“正在亚洲广大人民当中积蓄着越来越大的反美主义情绪”。


第3版()
专栏:

南越广南省游击队巧摆地雷阵
两颗地雷炸死三打美国兵
新华社河内二十四日电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广南省奠盘县奠进乡锦山村游击队大摆地雷阵,用两颗地雷炸死美国侵略强盗三十六名。
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美国海军陆战队从岘港出动,向奠盘县奠进乡锦山村“扫荡”。当他们刚踏进这个村的时候,立刻遭到锦山村游击队的猛烈打击。美军乱成一团,慌忙向三岔路口逃跑,踏响了游击队预先埋下的地雷,十四个美国侵略军当场毙命。幸存的美军把同伙的尸体送到附近一座小丘上,等待直升飞机运走,又踏响第二颗地雷,二十二名美军丧命。


第3版()
专栏:三言两语

三言两语
约翰逊政府为了加紧搜罗炮灰,继续扩大侵越战争,又再降低新兵入伍条件。原来不合格的,也要算合格了。
美国在侵越战争中“逐步升级”,在国内征兵就不得不“逐步降级”。据说,美国统治集团逐步扩大战争的计划中有四十四级,不知它逐步降低征兵标准能降多少级?
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发表一项年终文告,忧郁地说,一九六五年“在一种失望和悲观的气氛中”走向终了。可谓伤感之至。
一九六五年,对于世界各国人民来说,是在斗争中前进的一年;对于美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来说,却是十分黯淡的一年。吴丹所反映的正是后者悲观失望的没落情绪,这又一次表明他的屁股是坐在哪里的。
圣诞节到了,美国“大使”洛奇专门发表祝词,对侵越美军士兵进行抚慰。但是,这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人们记得,麦克纳马拉早在前年十月就夸口说过,大部分侵越美军在今年圣诞以前可以回国了。去年三月间,他又再开过同样的支票。但是,今天的情况是,不仅原在南越的几万美军士兵不能回国过圣诞,而且又多了十几万人在南越恭听洛奇的“祝词”。
对于在南越的许多美国少爷兵来说,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明年圣诞节以前能不能回家,而是能不能活到明年圣诞节。


第3版()
专栏:外论批注

供应困难和兵力不足是美帝侵越的致命弱点
提前出版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二十七日刊登了从西贡发出的一篇题为《越南战争中的大难题》的通讯,承认美国在侵略越南的战争中,碰到了供应脱节和人力不足的严重困难,是一份说明美帝国主义在军事上一些致命弱点的好材料。我们把它摘译,并加批注,发表如下:
美国再次在地面上打一场大战,但却发现它远远没有准备好打这场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妨碍战斗行动的最大难题是后勤问题——把人员、粮食、装备和弹药运进一个只有简陋港口和只有三个喷气时代机场的国家去。
人们发现,这条横跨太平洋的长达八千英里的运输线受到严重堵塞的正是在越南这一端。
(俗话说:“劳师远征,兵家所忌”。美帝国主义远离本土去侵略别的国家,运输线拉得那么长,自然要遇到后勤供应上的极大困难。所谓在越南这一端
“严重堵塞”,不过是反映美国侵略者这一根本弱点的一种现象。作者埋怨南越缺乏港口和机场,何其可笑,仿佛其他国家都该为美国侵略者准备好方便的供应条件似的。)几乎天天都有一百艘远洋轮船停泊在港口或沿海海面上。美国现在使用的七个沿海基地只能同时起卸这些船只中的四十五艘。其余的船只只好等待轮到它们卸货的时候,有些船一等等了两个月。
在南越三个拥有能够容纳横渡大洋的巨型喷气运输机跑道的机场,情况也是这样。在那里,这些飞机的驾驶员必须同驾驶轰炸机、战斗机和小型国内运输机的驾驶员争着陆空地和停机的场所。
后勤难题又带来许多使战斗部队指挥官为难的问题。他们的军队陷于守卫这些港口和机场。在把供应物资从海岸运到波来古和邦美蜀去的时候,每一支车队都必须严加守卫,同时还得清除它们将经过的路上的共产党游击队。
(美国侵略军不得不以巨大兵力来保护它的供应基地和供应线,这是因为它面对着的是一场人民战争,到处都要挨打之故也。)
一些已经在战斗中受到伤亡的部队兵力不足。陆军的补充计划赶不上由于战斗、疾病造成的损失以及因为服役届满的正常轮换而造成的兵员减少。
高级军官坚持说,美军战斗能力从未因为匮乏而遭到损害。然而,很明显,在今后几个月里,随着战争规模日益扩大、兵员和装备的耗费越来越大,他们所需要的所有的东西——从作战人员到零件——将增加而不是减少。
这里现在普遍认为,如果战斗继续加速,美国将需要在战场上增加三、四师军队,这将使南越美军军力增至三十五万或三十五万以上。
据这里说,要达到那个水平,美国将不得不征召后备军和国民警卫队,或者冒着把美国陆军在国内的“战略后备队”削减到可能是危险的地步的风险。
随着地面战争规模扩大,下一步的关键仍然是后勤问题。
(不仅物资供应不上,而且人员也补充不上。这当然不单单是个运输的问题。美国一方面要填补伤亡造成的空额,另一方面又要继续增兵,它究竟能有多少现役部队投进南越战场?而且,当美国增派更多军队到南越去,它的供应困难也就必然更加增大。这的确是美国侵略者头等头痛的问题。)
在战场上的美国人把后勤上的困难归咎于华盛顿。
今年二月开始增兵时,华盛顿的官员们开出了所需要的装备清单,并列出了先后重要的次序。由于过急地想把这些物资运至越南,结果在海岸附近和在西贡港口挤满了船只。
十个月后的今天,这些困难仍然妨碍了为了进行这场战争所需要的人员和物资的运输工作。
(十个月前,侵越美军每月需要供应物资二十五万吨,在供应上就已经疲于奔命。目前,这个数目增加到八十多万吨,当然就更难以满足。据估计,明年继续增兵后,每月的物资供应量,将要增加到一百多万吨,试问华盛顿当局怎样能应付得了?)
正在金兰湾兴建深水码头。它是全亚洲最好的天然码头之一。岘港和头顿也将能够在新码头上让远洋航轮装卸物资。
西贡将在军事上面貌焕然一新。在离首都几英里外一百二十英亩的地区正在修建一个军事港口,它将有四个深水停泊地、登陆舰靠岸的斜坡以及驳船卸货处。
美国工兵正在改建的并不只是这些港口。一些重要的机场也在改善。
(这样做就能使供应的前景好转吗?事情显然并不这样简单。修建港口、机场,要人员,要物资,这首先就要增加供应;修建好一个新的港口、机场,又需更多兵力去把守,这又要增加供应。这种恶性循环,是美国侵略者无法克服的。)
为了这项工作,美国把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公司中的四个调来了。美国海军派出了它的海军工兵,美国陆军派出了它的工兵。由一万六千人组成的越南劳动大军到明年六月将增至三万人。
所有这一切都是要花很多钱的。已经批准的合同总计达三亿五千万美元。由于军事需要的增加,费用预计还要多得多。
(问题还不仅在于要花大量的钱,而且在于花了这大量的钱之后是否能保得住这些供应基地。南越人民武装在袭击美军基地方面不是没有经验的。)
但是,西贡的专家们警告说,解决了后勤工作在机场和港口的困难只不过是这场战斗的一半。在那之后,源源不断地运进这个国家的供应物资和装备还必须运到前进基地和战场,不管它们可能在什么地方。
(的确,这只是“这场战斗的一半”,而且只是小一半。在南越战场上已形成了农村包围城市的形势之下,人民武装越战越强,到处出击,美国侵略军要想保持他们的供应运输线畅通,是根本不可能的。他们怎样也避免不了要充当南越人民武装的“运输大队长”的命运。)
这里的美国人对后勤薄弱环节的说法是:“要么认真对待这场战争,要么回家”。
(不是华盛顿当局不想认真对待,而是它不管怎样认真,也对付不了南越的人民战争。因此,对美国侵略者来说,确实只有滚回老家一途。)
(附图片)
苗 地插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