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2月10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胡志明主席答复英国记者问题时重申
越南人民决心坚持战斗到完全胜利
永远不会接受约翰逊实质上是有条件的所谓“无条件讨论”
新华社河内九日电 据越南通讯社八日报道,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最近在答复英国记者费利克斯·格林提出的问题时重申,越南人民决不屈服于美帝国主义的侵略。越南人民决心坚持战斗,忍受牺牲,不管十年、二十年或更长的时间,直到取得完全胜利。
格林在访问越南期间,向胡主席提出了一系列问题。胡主席在回答他提出的关于越南民主共和国为什么不接受美国总统约翰逊的所谓“无条件讨论”时指出,约翰逊的
“无条件讨论”建议的实质,是要求越南人民承认美国的条件。这些条件是美帝国主义仍然无赖在越南南方、继续它的侵略政策、不肯承认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是越南南方人民的唯一真正代表。这些是侵略者的条件,越南人民永远不会接受,世界舆论也是不能够容忍的。
胡主席说,越南人民非常希望能取得和平的环境来建设国家。但是要取得真正的和平,就必须获得真正的独立。问题十分明白:美帝国主义是侵略者。正如日内瓦协议规定的那样,美帝国主义必须停止轰炸北方,必须停止侵略南方,必须把军队撤出越南南方,必须让越南人民自行解决自己的内部事务。只有这样,和平才能立即恢复。总的来说,美帝国主义必须宣布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四项主张,并且采取符合这些主张的实际行动。因为这些主张完全符合一九五四年关于越南问题的日内瓦协议主要的政治条款和军事条款。这些主张是正确地解决越南问题的唯一基础。
他说,事实上,约翰逊并不想和平、不想和平谈判。相反地,当他大谈和平谈判的时候,也正是美帝国主义进一步扩大越南南方的侵略战争、大规模向越南南方增派数以万计的美国军队,同时扩大对越南北方的“逐步升级”战争的时候。世界人民都清楚地看到了这个事实。正是由于这样,美国进步人民目前正在展开反对美国在越南的侵略战争的沸腾斗争。
胡主席接着谴责了美国政府通过轰炸越南北方来进行讹诈的罪恶行为。他说,美国政府对一个独立的、拥有主权的国家——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了野蛮的轰炸和扫射。这样,它已经粗暴地践踏了国际法,极其严重地违反了一九五四年关于越南问题的日内瓦协议。
他指出,美帝国主义是侵略者。美国政府必须停止它对越南民主共和国采取的罪恶行动。它必须停止侵略越南南方的战争。
胡志明主席驳斥了所谓越南南方是与北方分开的另“一个邻国”的论调。他说,这是一种狡诈的论调。这就等于说美国南方各州是与美国北方各州分开的另一个国家一样。
胡主席接着驳斥了美国政府所说的越南民主共和国的第三二五师和其他正规军各个单位目前正在越南南方活动等造谣诬蔑。他说,捏造假证据以便诬蔑越南北方,这是美国政府企图借以掩盖它在越南南方的侵略行为的狡猾手段。事实是,美国及其仆从从外国派军队来侵略越南南方,是对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的违犯。目前越南南方的抗美爱国战斗是由南方人民和解放武装力量在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领导下进行的。
美帝国主义派军队侵略南方和接连地使用飞机轰炸北方,对越南南方和北方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
他说,越南是一个国家,越南民族是一个整体。作为骨肉的同胞,北方人民一定全心全力支援南方同胞的抗美爱国斗争,正如南方人民全心全力地为保卫自己祖国的北方而作出贡献一样。
胡主席在回答格林提出的关于越南民主共和国对于美国从去年八月五日以来的狂轰滥炸到底能够支持多久的问题时指出,“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你曾到越南北方被美国飞机野蛮轰炸过的一些地区参观。你已经耳闻目睹过这些事实。你自己可以作出必要的结论。
“在战争中,必然是要有损失和牺牲的。我国人民决心坚持战斗,忍受牺牲,不管十年、二十年或更长的时间,直到取得完全胜利,因为没有什么东西比独立和自由更宝贵。我们绝不会由于暂时的困难和损失而退却。我们决不屈服于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坚决维护我们祖国的自由、独立。同时,我们坚决为制止美帝国主义对其他民族的侵略作出贡献。”
胡主席驳斥了这个旅居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英国记者所说的,“美国人认为共产主义是坏的,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应加以反对。美国之所以干涉越南的理由是,因为人们认为如果美国撤出南越,那么整个国家将为一个共产党政府所统一”,胡志明主席说,“资产阶级仇恨共产主义,这是它们的阶级本性。至于劳动人民喜爱共产主义,这是他们的阶级权利。
“相信你早就知道,歪曲共产主义以欺骗世界人民,这是美帝国主义在推行侵略政策中的一种惯用伎俩。”
胡志明主席在谈到越中两国的兄弟关系时,驳斥了格林提出的离间两国关系的挑衅性问题,他强调说,越南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的关系是唇齿相依的兄弟关系。中国对越南的同情、支持和援助是无比珍贵的,非常有成效的。
他还说,社会主义国家完全赞同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斗争路线,并全力支持越南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美帝国主义企图离间越南与中国的关系、离间社会主义各国的关系的一切阴谋,都将遭到悲惨的失败。
胡主席表示赞扬美国人民反对美国政府侵越政策的斗争。他说,美国人民是善良的。大多数美国人民是不会支持约翰逊总统的侵略政策的。美国政府正在越南进行的侵略战争不仅残暴地蹂躏越南人民的起码的民族权利,而且还违背了美国人民的愿望和利益。
胡志明主席强调说,越南全体人民的意志是坚决为反对美国侵略者而战斗到取得完全胜利。但对美国人民,我们将加强友好关系。
他说,越南人民所以强大,是因为有正义,并且团结、勇敢,他们得到了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支持。美国各阶层进步人民,数以十万计的青年、学生、教授、科学家、律师、艺术家、宗教界人士和美国劳动人民由于主持公理和正义,已经勇敢地发表声明和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反对约翰逊政府在越南的侵略政策。美国青年坚决反对征兵到越南充当美帝国主义的炮灰。越南人民对美国人民这一斗争给予很高的评价。
胡志明主席最后说,“美帝国主义是我们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我们团结斗争,美帝国主义就一定失败。我们两国人民就一定胜利。”


第4版()
专栏:

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四面八方痛击敌人
南越解放军打近战全歼伪军一个别动营
在平溪歼敌三百八十多人包括南朝鲜帮凶军二百人
新华社九日讯 西贡消息:越南南方解放武装力量八日在广南省南部三岐地区又全歼南越伪军的一个别动营。
美联社的消息说,解放军在突然包围了这个营以后,“从四面八方发动了袭击,使南越军队和他们的美国顾问都遭到了很重的伤亡。”消息说,伪军的这个营“是南越陆军中最精锐的部队之一”。
消息援引一个侥幸没有被打死的美国“顾问”罗杰斯上尉的话说:“他们(解放军)用火箭、迫击炮、机枪、小型武器和一切武器袭击我们。他们用大批人发动进攻,并且从四面八方打我们。”
罗杰斯还说:“我们被炮火压住了。人们就在我们的周围左边和右边倒下去。我带出来四、五个人。他们简直把我们压倒了。”
路透社的消息说,解放军“从仅仅距离二十码远的地方开火”,接着,“从散兵坑和掩体中冲出来”,同伪军进行了“激烈的肉搏战”。消息说,“这场近距离战斗在整个下午打了五个小时”,使伪军“伤亡惨重”。遭到了越共的严重打击。
消息说,“美国军方发言人说,双方战斗的距离很近,以致美国飞机都难于提供空中支援。”消息还说,从岘港起飞的美国直升飞机报告,当他们飞到这个战场上空时,“遇到了猛烈的地面炮火”。
新华社河内八日电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平定省解放军十一月三十日和十二月一日袭击了平溪县的建美‘战略村”,歼灭三百八十多名敌人,其中包括南朝鲜帮凶军二百名。他们还打落了敌人直升飞机两架,并且缴获了大批武器。
在十一月三十日的袭击中,打死打伤了敌军六十一名,迫使另外二十六名敌军投降,并且缴获各种枪炮四十件。
在十二月一日的袭击中,解放军又痛击了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前来救援这个“战略村”的伪“保安队”的两个连。打死打伤伪军九十四人。
随后,美国侵略者派出两个连南朝鲜帮凶军到被捣毁的“战略村”附近的富乐村安营,准备进行反攻。但是这些帮凶军遭到了解放军的猛烈截击,被打死打伤将近二百人。


第4版()
专栏:

约翰逊召集军政头目策划扩大侵越战争
讨论再增军队和军费,阴谋把战火烧到老挝柬埔寨
据新华社九日讯 约翰逊城消息:美国总统约翰逊七日在他养病的地方召集国务卿腊斯克、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总统特别助理麦·邦迪等高级决策官员开会,讨论在侵略越南的战争中进一步增加军队和经费的问题。
这是麦克纳马拉在去西贡活动回国以后第一次同约翰逊会晤,直接向约翰逊汇报南越战场的情况,也是在侵越美军连吃败仗的情况下,约翰逊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召集的第二次所谓“外交及国防高级会议”。
据报道,麦克纳马拉去约翰逊牧场时,带着他根据去南越的访问作出的关于明年度美国军费预算的估计。这次会议对美国的军事开支和对外政策作了“全面的研究”。
在这以前,约翰逊在六日发表谈话,公开宣布美国将继续“提供所需要的人力”来扩大对南越的侵略。他说,在南越,“需要多少人美国就提供多少人”。
在这同时,华盛顿的政界和报刊也发出了一片扩大战争的鼓噪。关联社八日报道说,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民主党的鲁塞尔认为,美国除了“大为增加参加战斗的力量”以及“扩大进攻”之外,没有其他办法。在这以前,他还曾在十一月二十九日的一次谈话中叫嚷,美国必须“使这场斗争进行到获得一个体面的结局为止”。他鼓吹扩大对越南北方的轰炸,并且主张对美国的东南亚“盟国”“施加足够的压力”,让它们提供更多的炮灰。参议院共和党领袖德克森七日发表谈话,叫嚷美国不能从它在越南的立场上后退。还有其他一些反动政客、军人也在这前后发出类似的叫嚣。
美国报刊和通讯社在大量报道美国将继续大量增派地面部队去南越时还透露,约翰逊政府正阴谋以它制造的所谓“北越部队大规模从老挝、柬埔寨渗入南越”的谎言作借口,把侵越战争的战火燃烧到其他印度支那国家。合众国际社记者比奇在报道麦克纳马拉结束在南越的活动时透露说,南越战争可能“扩展到老挝,很可能还将扩展到柬埔寨”。他说,西贡的“美国司令部在向麦克纳马拉汇报情况时、在讨论中,都提出了老挝和柬埔寨的问题”。这家通讯社在早些时候的另一条电讯中还说:美国目前“正在研究”把地面部队派到老挝去的建议。
事实上,美国一面在拟定进一步扩大战争的计划,同时已经开始加快扩大战争的步伐。美国陆军十一月三十日宣布,即将抽调一千七百多人去南越。为了准备接纳和安置更多的后续部队,正在南越日夜赶修兵营、基地和港湾设备以及改进后勤系统。十一月二十八日的《纽约时报》刊载的一条西贡消息说:“数以千计的男人和女人和数以百计的推土机正在修建喷气机场、船坞、港口、公路、桥梁、军营”。消息说,在这方面,当局“强调的是速度”。
美国对越南北方的轰炸也在加紧。美国在泰国的军事部署在繁忙地进行,对老挝解放区和柬埔寨的军事侵略活动最近也已显著加强。
但是,约翰逊政府指望通过把侵越战争大大“升级”来挽救它的失败的作法,不但在美国人民中间激起了愤怒的抗议浪潮,也引起了美国资产阶级报纸的严重不安和忧虑。《纽约时报》四日——五日发表一篇《继续逐步升级》的社论说:“迄今为止,逐步升级没有能达到目的。再逐步升级下去,大概也达不到目的,而将带来最严重和最广泛的危险。”
十一月二十二日的一篇文章回顾了美国在南越步步扩大、又步步遭到失败的过程。文章写道:“美国先是认为它对北越的空袭会使共产党人同意通过谈判求得体面的解决,后来认为它派十五万人参加战斗会作到这点……然而这些想法证明是不实在的。”文章指出:如果美国仍然不“从这些错误中吸取教训”,“这就很容易使我们更深地陷进这个泥坑”。


第4版()
专栏:

美军和仆从军在南越不经打
美报哀叹增兵再多也无法摆脱被动挨打困境
本报讯 约翰逊政府为了挽救它在越南的失败,正在越南战场上投下越来越大的赌注,加紧征兵,并纠集仆从军——南朝鲜、澳大利亚、新西兰的部队充当炮灰。但是,在英雄的越南南方人民的沉重打击下,侵越美军及仆从部队被迫困守据点,处境日益孤立。十二月三日《纽约先驱论坛报》刊登的一幅地图(见左图),显示侵越美军及仆从部队的分布情况。该报在刊登地图的同时,还发表了一篇西贡通讯。
《纽约先驱论坛报》的通讯说,“在越南的盟国兵力总数稍稍超过六十八万五千名,其中美国人十六万五千名,越南人五十万名,南朝鲜人一万八千名,澳大利亚人一千三百名,新西兰人三百名。除此以外,美国海军还在沿海部署了主要兵力。至少有四艘航空母舰、无数的驱逐舰无时无刻不在南中国海活动”。“尽管美国大量增兵,在越南的盟国兵力仍旧不足,不能有效地进行抗击越共的战斗。”
《纽约先驱论坛报》的通讯说,造成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是由于大部分美国军队和越南军队(指南越伪军)被防卫工作捆绑住了,能够出动搜索敌人作战的营数,少得令人吃惊”。


第4版()
专栏:

佐藤政府甘心充当美帝侵越走卒
叫嚷要为推销美国和谈阴谋出一把力
新华社东京八日讯 日本首相佐藤荣作七日发表谈话,鼓吹美国在侵略越南问题上的“无条件讨论”,同时表示愿意和英国一道,为美国的和平谈判阴谋效劳。
佐藤在日英协会举办的晚餐会上说这番话时承认,在帮助美国搞“和谈”阴谋方面,日本“和英国一样,甚至比英国还关心越南问题的和平解决”。他跟着美国政府的调子,表示“欢迎”英国外交大臣斯图尔特新近在莫斯科提出的召开有关国家会议讨论越南问题的建议,并且“希望作出努力,以对这种有关国家为和平而进行的谈判,作出积极的贡献”。
佐藤还为美帝国主义涂脂抹粉,恶毒攻击越南民主共和国。他说什么美国“积极地发出和平呼吁”,而越南北方“没有改变好战态度”。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桥本登美三郎在事后发表谈话指出,佐藤这番讲话的意思是,日本也准备参加由英国出面建议的这种国际会议。
不久前随同英国外交大臣斯图尔特访问莫斯科的英国负责裁军的国务大臣查尔冯特,七日下午到达东京进行活动。


第4版()
专栏:越南南方通讯

英雄的波来梅
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记者
从十月十九日起,解放军在波来梅立下了一个又一个战功,使敌人遭到了一个又一个意外的打击。解放军战胜了一切艰难困苦,屹立在敌人狂风暴雨般的炸弹和炮弹之下,主动地向各处的敌人发动进攻,创造了长时间包围和打击敌人的新纪录,充分显示了自己无穷无尽的力量,并造成了约翰逊和五角大楼将军们的蠢笨脑袋所无法理解的许多奇迹。
比钢铁更坚强的人们
当敌人的朱霍山前哨据点在短短的五分钟内被消灭和波来梅被紧紧包围后,美国强盗在波来梅四周倾泻下的炸弹和炮弹,真是难以计数呵!在三天之中,就有六百多架次美国飞机进行袭击。头一天,这个地区的林木就被炸弹片纷纷削倒,鸟儿全部飞逃,林中的野兽也已跑光。甚至雨水也因污染浓烈的硝烟气味而不能饮用。泥土和石块犹如经历一场特大飓风和暴雨而滚滚地崩塌。然而,解放军的战士们仍然活着、屹立着,保持着进攻的姿态,紧紧地压缩对敌人的钢铁包围圈。
正当敌人认为我们的战士已经全部倒下的时候,却正好是他们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敌人的直升飞机、喷气式战斗机甚至B57型喷气轰炸机,一架接一架栽到地面上,摔成粉碎了。
波来梅的钢铁排
好几天内,美国强盗派出侦察兵对路线进行了侦察,并且从直升飞机上放下一些“疑兵”,进行试探,但一直看不到我军动静。十月二十三日下午一时二十五分,美国强盗带领着伪军机械化部队、步兵部队、别动队和炮兵,前呼后拥地出发了。他们想救援波来梅。尽管没有发见我军动静,他们仍出动大批飞机进行滥炸以扫清道路。
一个钟头过去了,两个钟头、三个钟头过去了,敌人的这次行军是颇为顺利的。然而,就在他们暗暗祷告上帝保佑他们在最后的十公里中平安无事的当儿,突然间,一排迫击炮弹飞泻到他们头上。紧接着,我军的两支部队就象铁钳一样紧紧地钳住了全部敌军,另一支部队则迅速地把他们切成两半。
敌人慌忙地向飞机和炮兵求援。但是,当敌人的飞机气势汹汹地向那些空寂无人的从林地带倾泻炸弹的时候,我们的战士已“揪着敌人的屁股”狠狠地揍起来了。敌人的炮兵甚至还来不及开火,就被我军某单位全部消灭。包括十五辆M—113两栖装甲车的第五装甲车分队还来不及布置战斗队形,就被我们的战士紧紧包围,炸得稀烂。
在不远之处,另一批解放军战士也冲进了敌人的装甲侦察分队和坦克分队,给予敌人以致命打击。敌人的许多辆坦克被炸毁,死寂地躺在路上。敌人的残兵和几辆漏网的坦克拼命地妄图占据路旁的高地进行顽抗。在六○○高地和“独立树”山上,开始了一场又一场无比剧烈的战斗。解放军分成许多小队,猛插敌人的阵地,用刺刀和手榴弹把敌人逐片消灭。
下午五时四十五分,残余的敌人没命地冲过树林企图逃跑。被炸毁的敌人车辆和敌军的尸体,乱七八糟地满布在一个四公里多的阵地上。
在敌人的头一批卒子丧命后,他们又把第二十二别动营和第四十二团第一营残存的士兵抛出来。但这批敌军走到距波来梅一公里处又遭到了猛烈的截击。这一次,作为他们对手的是一支为数只相当于他们十分之一的解放军。在连续六个小时的战斗中,解放军这支小小的单位,依靠着坚固的工事和机智灵活的打法,粉碎了敌人的五次进攻。在这里,出现了一个无比英勇顽强的“钢铁排”,他们炸毁了敌人的三辆坦克,两辆M—113两栖装甲车,毙伤了一百五十名敌人。
给“空中骑兵”的当头棒喝
“在这次大捷后,毫无疑问越共必然已经完成任务和撤走了”。美国强盗是这样估计的。于是,他们又威风凛凛地命令第一空中骑兵师的一些单位上阵,并气焰万丈地宣布:“当美国援军到达波来梅时,越共已经逃跑了。”
然而对于这些既卑鄙又愚蠢的家伙来说,命运是可悲的。他们接二连三地遭到了解放军的雷霆万钧的打击。
十一月三日,将近一连美国兵在波来拖被消灭。
十一月四日,一排美国兵在距波来梅西面十五公里处被全部肃清。
十一月六日,将近两连美国兵在罗莫谷地丧命。
三天之中,就有三百八十五名美国“空中骑兵”被打得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但是,这仅仅是战斗的序幕而已!对于麦克纳马拉的这个“宠儿”的真正的当头棒喝,却是在十一月十二日才开始的。
十一月十二日夜晚,解放军某部悄悄地穿过敌人的重重防线,突然同时对美国侵略军在保干的直升飞机野战机场和旅指挥所发起猛烈的进攻。解放军先后摧毁敌人碉堡九座,歼灭美国侵略者二百多名。
趴在地上的“骑兵”
美国侵略军虽然遭到连续的打击,仍然死命地向朱邦山麓推进。可以这样说,每当美国第一骑兵师的士兵提到这座山麓的名字时他们肯定要胆战心惊!
十一月十四日早晨,美国第一骑兵师先头部队刚到朱邦山,就被人民武装紧紧包围和一批一批地消灭。美国的将军们活象输得晕头转向的赌棍,仍然拼命地把他们的士兵投入这一片葬身之地。他们竭力发挥手中一切武器的火力,甚至出动B52型战略轰炸机,盲目地在阵地上狂轰滥炸,妄图给他们的士兵解围。但他们倒霉的是,他们的飞行员由于解放军对空射击的猛烈火网而惊慌失措,甚至竟胡乱地把炸弹扔到美国兵头上。
十一月十五日,又一连美国兵被全部消灭。在人民武装力量日益紧缩的包围圈里,麦克纳马拉的这支少爷“骑兵”的耐受力几乎已经完全枯竭了。于是出现了这样的一幕滑稽剧:美国的“空运”士兵却弯腰曲背地在地面上逃跑。
但是解放军早已在距朱邦山麓五公里的德浪河谷为这些美国兵挖好了坟墓。解放军的战士们把明晃晃的刺刀插在枪尖上,冲上前去与敌人展开白刃战。一个美国侵略者躲在一棵大树后,刚要举枪顽抗,一柄刺刀就象箭一样刺进了他的胸膛。另一个美国鬼子刚拉开手榴弹的保险盖,一颗极其准确的子弹就穿透他的脑袋。把他打得象一株朽木蓦然倒地,手榴弹也在他的手里轰然爆炸。
在解放军战士们闪射着仇恨寒光的刺刀的威力面前,第一骑兵师所属的这个营的全部美国侵略军被吓得颤抖发呆,完全丧失了抵抗力。他们被打死打伤,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死剩下来的则抱头鼠窜。许多“空中骑兵”由于过度害怕而吓得趴在地上。(编者注:这篇通讯的摘要,已在本报十二月六日发表,现作补充报道)(附图片)
被南越解放军在德浪河谷打得落花流水的美国第一骑兵师豆腐兵的狠狈相。 传真照片(新华社发)
苗 地插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