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月8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毛泽东文艺思想的鲜艳花朵
——战士业余演出队、演唱组演出介绍
一个能武能文的连队演唱组
——记武汉部队某部侦察连演唱组
本报记者 朱树兰
英雄的解放军战士们,在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继承和发扬了老红军的光荣传统,逐渐成为能武能文的新的一代。武汉部队某部侦察连演唱组的成员,就是千万个这样战士中的六个。他们的名字是:蒋真慈、徐克强、刘明亮、陈德先、尹利扬和涂德安。这些青年人是一九六一年参军的,他们中间有一个是从农村来的,只念过两年高小,其余五个人都来自大、中城市,念过中学或技术学校。他们在部队这座大熔炉里,仅仅三年多的时间,就锻炼成为五好战士、神枪手和战士们喜爱的群众艺术家。
“十一号汽车加油站”
一九六一年九月一日,这批青年人心情激动地来到连队。还没来得及上第一堂军事训练课,就接受了紧急的生产任务:第二天和全连同志一起到离营房五、六十里地的黄河故道去种麦。紧张的劳动,对这些城市出身的年轻小伙子,已经是一场严格的考验,何况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除了三座帐篷外,看不见村庄,听不到鸡叫。但是青年人是朝气勃勃的,他们象一团火,走到哪里,就在哪里燃烧起来,沸腾起来。在这一望无际的万亩沙田上,每当他们干完了一天的活,坐在帐篷外休息的时候,蒋真慈总是吹起自己心爱的笛子。《社会主义好》的笛声引起了三三两两的歌声,划破了天空的宁静。一次,指导员在路上拾回一把人家不要的破秦琴,同志们立刻用蛇皮把它修补好,又找来一节旧电话线的钢丝,配上琴弦拉起来。党支部看到了战士任务繁重,生活艰苦,需要开展文娱活动来活跃文化生活和鼓舞士气,立刻把蒋真慈他们几个会吹打的人组织起来,进行宣传鼓动。一到晚上,人们拿油桶当桌子,把马灯挂在树上,围成一大圈,就演起临时编的节目。条件虽简陋,却也很受战士们的欢迎,大家都管这叫“露天晚会”。黄河滩上有了歌声和琴声,战士们的干劲更大了,种麦的成绩由原来每天十七亩上升到了三十二亩。他们开始从实践中体会到文艺工作的重要性。在党支部的领导和具体帮助下,连队建立了文娱小组。
但是,要真正做到文艺活动为连队服务,并不是件简单的事,这中间是经过不少斗争的。例如,在生产的时候,他们曾为战士们演出一些形式短小、内容结合部队中心任务的节目,这些节目,很受战士们欢迎;但是等到回营房再组织晚会时,他们在城市里熟悉的专业团体演出的那一套,不知不觉地又跑出来了。一准备演出,就想到灯光布景。节目越演越大,人也越弄越多。为了演相声,涂德安借了十多次大褂,剃了不少次光头。演出的内容和形式,也越来越脱离部队的实际,因此他们的演出就不那么受战士们的欢迎了。看到这种情况,指导员立即组织他们学习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从毛主席的指示里明确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他们这才批判和放弃了搞大节目、穿舞台服装、弄布景等等的念头和做法,开始从实际出发,从生活出发,编演一些反映自己连队生活的小节目。这样,他们的演出,又受到战士和领导的欢迎,自己也搞得更有劲了。一九六三年,军委总政治部发出了关于在连队建立演唱组的指示以后,使他们进一步明确了连队文艺活动的方针和任务。文娱组改成了演唱组,在不断的实践中,他们有了更加迅速地成长。
有一次,天气很热,为了赶到一百二十里外的地方去抢收麦子,他们连从晚上八点出发,赶了一夜的路。尹利扬的脚起了不少水泡,越走越痛,但是,想到演唱组担负了鼓动的任务,自己怎么能掉队呢?这时候,其他五个人也给他打气,使尹利扬忘记了脚痛,咬紧牙关和大家一起前进。由于演唱组同志的宣传鼓动,使得全连没有一个人掉队。之后,在亲身体会的生活基础上,他们创作了《攀高峰》。这个小演唱中的行军鼓动组打着一幅横旗,上面写着一行大字:“十一号汽车加油站”。《攀高峰》在武汉部队演出后,受到战士们的热烈欢迎。从此,这一幅鼓动标语就成了战士送给他们的外号。
能武能文之间的斗争
这个演唱组的六个人,不但是五好战士、神枪手,又是战士喜爱的群众艺术家。他们能获得这样的光荣称号,并不是轻而易得的。一九六三年秋天,连里举行了一次攀登技术考核。攀登,这是侦察兵必须具备的一项本领。那时,他们刚从军区参加会演回连队。很多同志担心他们的技术拉下来了,会影响全连的成绩。有的人建议演唱组不参加这次考核。可是,他们六个青年人信心百倍地向党保证:一定能完成任务。他们的信心是有根据的。因为,即使外出演出,从来也没有耽误过训练。一次,他们到二十里以外的地方去演出,本来可以乘公共汽车,他们没有乘,而是背起背包、乐器,徒步出发,为的是沿途作侦察兵的战术训练。这一回的攀登考核,经过刻苦的努力和连部派来的专人的辅导,他们在攀登十五米高、八十七度的陡坡时,仅仅两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比原规定的三分钟还少了一分,结果全都获得优秀。
演唱组的六个演员,正象在军事技术上刻苦锻炼一样,用顽强的钻研精神,攻克了文艺活动的许多技术关。原来演唱组只有三个人会演奏简单的乐器,他们就采取了能者为师,互教互学,互相取长补短,向多面手发展的办法。如今组内有三人学会了二胡、板胡、笛子等乐器,两人学会了演奏手风琴。原来只有三个人识谱,现在有了五人,其中有三人还可以创作歌曲。另一个不会演奏乐器的演员,是全组一致公认的“小导演”。现在,这个组已成为能编、能演、能唱、能奏的比较全面的演唱组。
在能武能文的过程中,他们每人有着不同的经历。象涂德安吧,刚加入演唱组的时候,他的训练成绩是“良好”,后来却慢慢下降了。水上训练时,人象秤砣,一到水里就往下沉;射击呢,也只能得个及格。要评上五好,技术这一条就过不了硬。涂德安想:搞好军事技术可难,自己说个相声、演个角色却容易得多,不如在这方面加把劲,将来也许能得个演员奖。指导员发现了他的问题后,立刻找他谈话,亲切地问道:“演唱组的人军事技术不过硬,能够宣传鼓动别人争五好吗?”这一问,引起了他的深思。在指导员启发下,他重新学习毛主席的《愚公移山》一文。他想:愚公还有移开两座大山的决心,我,一个青年战士,难道就被军事技术这一关吓倒了吗?不行。经过忘我的苦练,前年也被评上五好战士了。
蒋真慈遇到的问题,和涂德安不同。他到连队以后,不但训练成绩一直不差,在班上的其他表现也不错。班长很想培养他成为班里的骨干,不愿意他搞文艺活动,但连部的决定又不好反对。这一下可难坏了蒋真慈。他是班里的机枪副射手,每当他搞完文艺活动回班,班长的脸色总有点不好看;他去擦枪,机枪射手也不让他擦。蒋真慈真有些苦恼了,怎么好呢?还是向指导员汇报吧。指导员听了他的话,提了一个问题:“你自己先想想,在班里还有什么缺点,为什么同志们对你有意见?”蒋真慈仔细想了想最近在班里的情形,自己的确有不少缺点:忙着演唱组的排练,在班里的业余时间减少了;排练回来又比较累,打扫卫生、提水等班务事自然干得少些;特别是和同志们谈心少了,也不能及时将班里的好人好事投稿给黑板报,和同志们之间的感情就疏远了。问题还得靠自己解决。蒋真慈决心改正自己的缺点,虽然排练和演出够累的了,回到班内仍是积极地找事做,还主动地向同志们征求意见。这样,他很快就同大家的感情密切了。班长和同志们不但不反对他去演唱组,还从各方面支持他、鼓励他,他自己也干得更起劲了。
依靠群众编好演好节目
连队演唱组的文艺节目,要做到在内容上紧密配合政治任务,形式上短小精悍、多种多样,尤其是能自编自演,还是有不少困难的。但是这并没有难倒他们。毛主席指示的“生活是艺术创作的唯一源泉”的道理,使他们认识到:到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才是唯一的道路。他们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真理。
先说他们编演的快板剧《一只鞋》。当党支部希望演唱组以七班一位同志在演习中丢鞋的事为题材,编一个关于思想不能松懈的小话剧的时候,他们仗着自己有点儿文化,就关起门来写。过了两天,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来。什么原因呢?他们六个人都不在那个班,对那个班的具体情况了解得不够。于是,征得连部的同意,派了两个人去参加那个班的作业。有了实际的生活感受,他们才编出了《一只鞋》的初稿。这个小戏刚拿到群众中演出时,战士们认为:剧中的班长拾到了新战士的一只鞋,不但没给他,还让他出勤完成任务,这不符合人民军队的官兵关系。他们接受了群众的意见,把拾鞋的情节放到最后,演出才合情合理了。
再说小演唱《攀高峰》,虽说是根据演唱组的经历编演的,第一次演出时,战士们也提了一些很宝贵的意见,指出行军鼓动组的人一个也不背枪,却带了个鼓架子,是不真实的。他们问:“你们的枪让谁背?”这才改成三个战士背长枪,行军鼓动时,将三枝枪架起来代替鼓架子。这样,既符合生活的真实,演出效果也好。他们编演的节目能够受到战士的欢迎,是和领导的具体指导、群众的帮助分不开的。现在,他们的编写活动已不局限于演唱组内部,而是发动各班都搞,使全连的群众文艺活动红火地开展起来。他们从群众中吸取了许多内容生动的节目,学会了一些战士喜闻乐见的民间形式,经过进一步加工提高,再为战士演出时,更受大家欢迎。他们连已按照总政治部的指示,做到了“处处有歌声,月月有晚会,经常作游戏,假日有活动”的要求。演唱组的活动,也达到了活跃部队生活、对战士进行阶级教育、提高战斗力的目的。


第6版()
专栏:

快板剧:《一只鞋》
〔武汉部队某部五好战士、神枪手、技术能手涂德安等三人演出〕   
             王长根摄


第6版()
专栏:

刺刀颂〔表演诗〕
武汉部队某部业余演出队 集体创作 雷河清 执笔合:杀!杀!杀!领:刺刀!刺刀!合:我们的刺刀,银光闪耀!你是革命战士的意志炼成,
你是无产阶级的仇恨铸造,
你是我们克敌制胜的传家宝。领:在那一九二七年,蒋介石挥起杀人的屠刀;工厂、田野洒遍工农的鲜血,多少先烈志士把头抛;合:晴朗的天空笼罩着一片乌云,人民在血火中煎熬。领:就在这极端困难的时刻,伟大的毛主席,为人民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合:革命人民要武装!
革命人民要拿刀!领:南昌城头的枪声,合:发出了建军的信号;领:湘江两岸的梭标,合:卷起了秋收起义的风暴;领:井冈山上的红旗,合:映红了万众英豪!
人民有了自己的武装。
我们端起刺刀,
为无产阶级事业劈山开道。领:我们用刺刀,合:粉碎了敌人重重围剿;领:我们用刺刀,合:为革命杀出血路一条。领:强渡金沙江,合:飞夺泸定桥。领:我们用刺刀,合:开辟了长征大道。领:我们永远不能忘记那艰苦的岁月,
美丽富饶的祖国,
伸进了日寇侵略的魔爪。
神圣的国土岂能让鬼子铁蹄践踏!合:愤怒的烈火在战士心中燃烧。领:看!华北平原上,合:刀光闪处敌首落;领:青纱帐里,合:游击健儿逞英豪。领:向侵略者开战!合:杀!杀!杀!领:我们用刺刀,合:平型关前把敌挑;领:我们带着刺刀,合:神出鬼没入敌巢。领:我们的刺刀,合: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领:我们的刺刀,合:逼得日寇缴枪求饶。领:刺刀!合:刺刀!刺刀!领:你还没有看清人民的笑脸,
你还没有洗净血污插入刀鞘,合:刽子手蒋介石仗着美帝撑腰,
妄想抢夺胜利果实,
向着人民政权开炮!领:在这决定中国命运的关头,
伟大的毛主席,
向我们发出了战斗警号合:蒋介石已经在磨刀,
我们也要磨刀!
痛打卖国贼,
消灭狗强盗;
解放全中国,
埋葬蒋家王朝。
英雄儿女结长缨,
亿万工农齐踊跃!
杀!杀!杀!领:飞渡黄河,合:踏平万顷波涛;领:挺进大别山,合:千难万险一刀挑;领:淮海战役,合:把六十万蒋匪全吃掉;领:跨越天堑,合:百万雄师过大江;领:天降狂飙,合:直捣蒋匪老巢;领:猛追穷寇,合:四面八方传捷报。
刽子手望着我们的刺刀发抖!
蒋家王朝在我们刺刀下翻倒。领:看!五星红旗飘扬在天安门上。
听!东方红的歌声响彻云霄。合:全国人民欢庆胜利,
旭日东升,霞光万道。领:可是,反动派决不甘心死亡,
敌人决不会放下屠刀;
美帝国主义发动了侵朝战争,
侵略的火焰又在鸭绿江边燃烧。合:不能让敌人的阴谋得逞!
我们的刺刀又对准美国强盗。
杀!杀!杀!领:五大战役,合:打得敌人望风而逃;领:上甘岭前,合:杀得敌人鬼哭狼嚎。
我们用刺刀,
戳穿了纸老虎的本相;
我们的刺刀,
为保卫世界和平立下了汗马功劳。领:刺刀!合:刺刀!刺刀!领:红色战士带着你,
为党屡建功劳。合:东剿西杀,
斩魔除妖;
南征北战,
无敌不扫!领:今天,我们又带着你,合:捍卫和平,执勤放哨。领:任凭牛鬼蛇神欺骗造谣,
假和平的谎言迷不住战士心窍!合:帝国主义本性不会变,
核讹诈怎能把人民吓倒!领:瞧!合:练兵场上刀光闪耀!领:白天练,合:杀声如雷冲云霄;领:晚上练,合:银蛇舞月光万道;领:风里练,合:走石飞砂无阻挠;领:雨里练,合:斩断银弦千万条;领:三伏练,合:哪怕汗水似雨浇;领:三九练,合:热气腾腾冰雪消。
练就一身英雄胆,
谁敢碰碰我们的刺刀!
二百米内过得硬,
英雄辈出看今朝!领: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
牢记毛主席的英明教导;合:不忘阶级斗争,
时刻握紧我们的刺刀。领:看今天,四海翻腾卷狂澜,
五洲震荡起风暴。合:我们是世界革命派,
站在斗争最前哨。
同世界无产阶级兄弟一起,
打碎旧世界的枷锁镣铐;
彻底埋葬资本主义制度,
为共产主义事业劈开康庄大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