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月8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艾地主席重申坚决支持苏加诺总统的声明
号召新兴力量结束帝国主义控制的联合国
柬缅舆论指出美帝国主义对联合国的控制令人不能容忍
据新华社雅加达六日电 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新闻局昨晚发表的新闻公报说,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主席艾地重申,他坚决支持苏加诺总统的声明:如果“马来西亚”正式担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成员,印度尼西亚将退出联合国。
艾地四日晚上在这里庆祝新年的集会上讲话说,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坚决支持苏加诺总统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艾地指出:“这是印度尼西亚人民和一切进步人民的立场。”
他又说:“如果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这对它没有害处。联合国不仅在目前,并且在很早以前,从一九四五年它一成立以来,就一直没有代表性,不能反映世界的真正情况。例如,当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在一九四五年反对法西斯的斗争中成立的时候,联合国没有立即接受它为会员国。在联合国成立的时候,还有其他许多国家也没有被接受。不用说,现在联合国的代表性就更小了。”
艾地说,联合国的命运将要同“国际联盟”(一九二○——一九四六,西方控制的国际组织)一样。
他说,“我希望所有新兴力量国家,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会了解印度尼西亚的正确立场,表示声援印度尼西亚,并希望它们会进一步揭露联合国的本质,采取具体措施来结束被帝国主义控制的联合国。”
据新华社金边六日电 柬埔寨新闻社今天在评论“马来西亚”被提名为安理会理事和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的事件时说,事情越来越清楚,联合国事实上是美国的工具。
这家通讯社的评论指出,亚非国家现在越来越认清这样一个事实:联合国对这些国家的干预,没有一桩是公正的,或者是有这些国家参加决定的。柬埔寨在它向安理会对美国—南越侵略提出控诉时已经领教过了。“我们不能忘记,虽然美国的罪状证据确凿,但是它根本没有受到谴责。”
评论指出,把“马来西亚”提名为安理会理事,是美国的严重错误。苏加诺总统的反应使美国领导人感到惊讶,他们为时已晚地看出,对许多国家来说,他们对联合国的控制已经变得越来越令人不能容忍了。
它指出,联合国面临的严重问题是:它将摆脱几个国家的控制呢,还是落到国际联盟的那种下场?
据新华社仰光七日电 缅甸《人民报》七日在一篇社论中说:“把‘马来西亚’纳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是帝国主义集团对印度尼西亚的严重挑衅。这清楚表明,帝国主义操纵联合国组织到了何等地步。”
这家报纸七日还刊登了缅甸著名作家杜阿玛的文章,支持印度尼西亚政府最近对联合国问题采取的正确立场。
杜阿玛谴责那些正在对印度尼西亚施加压力的人“一直企图把联合国变为由帝国主义操纵的一个组织。他们总是充当阻挠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的急先锋。”


第4版()
专栏:小资料

国际联盟
国际联盟又称国际联合会,简称国联,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工具。一九一九年巴黎和会通过“国联盟约”,次年一月十日生效。国联标榜“促进国际合作、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缩减军备”和“解决国际争端”等等,实际是一贯保护帝国主义的殖民利益,以委任统治制度重新分割殖民地,掩护各帝国主义扩军备战,并纵容法西斯国家肆行侵略。“九一八事变”后,国联袒护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诬蔑中国人民对日本侵略的抵抗。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国际联盟停止了活动,并于一九四六年四月宣告结束它的可耻的历史。


第4版()
专栏:

朝越坦等国舆论抨击约翰逊国情咨文以和平词藻掩饰侵略野心
美帝陷入各国人民四面八方包围之中 约翰逊反革命两手挽救不了失败命运
英法报纸指出约翰逊在国内外面临的难题愈来愈多
据新华社平壤六日电 朝鲜中央通讯社今天发表的观察家评论说,美国总统约翰逊最近发表的“国情咨文”在实质上同他的历届前任的咨文没有差别。要说有什么差别,那就是他玩弄了更多的和平欺骗,说了更多的谎话。
评论说,约翰逊胡说美国无意“扩大美国的力量”或
“控制他人”,它所谋求的是
“欣欣向荣的世界”、“和平”和“自由”。但是他说在最近四年中美国“建立了强大到足以对付任何威胁和消灭任何敌人的军事力量”。这表明,美国政府将继续玩弄它的“一手拿橄榄枝和一手拿箭”的反革命的两面手法。
评论指出,约翰逊恶毒地企图反咬亚洲人民一口,他说:“在亚洲,共产主义表现出更加富有侵略性的面目。”这只是证明,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在亚洲比在世界上其它地方遭到更加严重的失败。
评论还说,约翰逊竭力掩盖美国国内政策的反动、反人民的性质。但是,侵略和好战的本性是谎言所掩盖不了的。对于美帝国主义来说,一九六五年的前景是暗淡的,它无疑将在无法逃脱的末日的深渊中越陷越深。
《民主朝鲜报》今天发表的评论也揭露了约翰逊的“国情咨文”的欺骗性。它指出,约翰逊一面对亚洲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恶毒的攻击,一面把美帝国主义装扮成亚非其余国家的朋友。但是这些国家的人民决不会受骗。评论说:世界人民对约翰逊的“国情咨文”决不抱任何幻想。
据新华社河内七日电 越南《人民报》今天发表评论指出,美国总统约翰逊一月四日的国情咨文进一步暴露了美帝国主义的野心:它仍然疯狂推行在世界各地进行的侵略、挑衅和离间的好战政策,同时以最动听的,和平、狡猾的言词,竭力掩盖它的这种政策。
评论说,在约翰逊提出这篇咨文时,美国对国际的影响从未象现在这样低落。正在蓬勃高涨的民族解放革命运动从四面八方包围着美国。美国和西欧许多同盟国之间的裂痕变成了深渊。美国的经济正笼罩着恐慌的阴云。
评论说,在越南问题上,美帝国主义的政策具有极其反动、好战和顽固盲目的性质。约翰逊宣布,“美国将留在南越”。但是留或撤,不是由美国决定的!美帝国主义必须立即滚出越南南方!越南南方人民的英勇斗争将使它们看到,想留也留不住。越南南方同胞最近的平也大捷,向美国提出警告:它们决不可能长期留在这里。
据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六日电 这里的《民族主义者报》今天发表社论,指责美国总统约翰逊最近发表的国情咨文是“侈谈和平”。
社论问道:“当约翰逊总统继续扬言美国要继续对非洲和亚洲进行干涉的时候,他的侈谈和平又有什么价值呢?”
社论强调指出,“约翰逊表示美国愿意进行谈判。但是他的言论同美国在越南和非洲的行动是不一致的。”
社论在谈到约翰逊关于“我们不想统治别人,而是想加强所有人的自由”的说法时指出,鉴于美国在南越的政策的可耻失败和它在刚果(利)的可悲纪录,这些字眼“听起来特别显得空洞”。
社论说,美国的“这种伎俩是没有什么前途的”。
新华社七日讯 英国和法国一些报纸在评论美国总统约翰逊四日提出的“国情咨文”时指出,约翰逊在国内外面临的“棘手”问题愈来愈多。
英国《卫报》昨天发表的社论说,“使肯尼迪总统感到悲观的许多原因依然存在。一九六一年考验肯尼迪的问题如刚果和越南仍象以往一样棘手。在拉丁美洲,争取进步联盟仍是梦幻。在欧洲,肯尼迪看不到什么鼓舞人心之处,虽然约翰逊总统在这个问题上摆出一副较大胆的面目,肯尼迪的扼要的分析仍然是正确的:‘我们的联盟未能尽如人意,而且有点混乱。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团结受到经济上的竞争的削弱,部分地受到了民族主义的侵蚀。’”
社论在谈到美国国内问题时嘲笑说,尽管肯尼迪和约翰逊提出一个又一个漂亮口号,“但是最近四年使某些国内问题变得更重要了,如种族、贫穷和极端主义,如果以前用来保卫国外新边疆的天才现在用来建设国内的伟大社会,这不是什么坏事。”
法国《战斗报》昨天强调指出,约翰逊的“咨文”表明美国和法国的矛盾愈来愈深。它说,“看来国情咨文是对戴高乐将军的主张的回答。此外,这个咨文也象是对法国元首的文告的‘否定’。分析一下就可见,实际上,(两人的)立场似乎是完全不相容的,二者比以往任何时候相距更远。”法国《回声报》也写道,“约翰逊和戴高乐,一个主张独立,一个互相依赖,所以他们发表的咨文和文告基本上是不同的”。


第4版()
专栏:

对牛弹琴
方成


第4版()
专栏:

马尼拉各大报纷纷发表评论
支持人民掀起大规模反美斗争
据新华社讯 马尼拉消息:菲律宾人民最近掀起的近年来规模最大的反美斗争,成为马尼拉各大报纸的报道中心。
在此期间,马尼拉报纸用“反美浪潮”、“反美情绪”来形容菲律宾人民抗议美国士兵枪杀和平居民,抗议美国驻菲律宾大使布莱尔侮辱菲律宾人的情绪。《马尼拉时报》、《马尼拉纪事报》、《每日镜报》、《新闻晚报》等报纸在报道菲律宾人民开展这一斗争的同时还发表了大量评论和社论支持群众的这一斗争。其中仅《马尼拉时报》、《马尼拉纪事报》到十二月三十一日就发表了社论和评论四十四篇。
菲律宾人民的这次反美斗争是从十二月中旬菲律宾舆论抗议美国士兵枪杀和平居民、谴责美大使布莱尔侮辱菲律宾人开始的。二十七日,五千人在克拉克美国基地前举行了反美集会和示威,把这一斗争推向高潮。
据菲律宾报刊报道,菲律宾人民反对美国基地的斗争,是同最近数月来菲律宾民族资本同美国垄断资本之间的斗争互相呼应的。


第4版()
专栏:

英国继续集结军队威胁印度尼西亚
新华社七日讯 英国正在继续进行军事集结,企图向坚决反对“马来西亚”的印度尼西亚进行军事讹诈。
据沙捞越古晋消息:“全副武装并作好战斗准备”的英国军队约五百人五日乘军舰从马来亚抵达沙捞越。
消息说,这支部队将部署在靠近印度尼西亚领土的地区。目前在沙捞越已经驻有英国皇家阿尔斯它步兵团、五个廓尔喀营、“马来西亚”军队和沙捞越作战警察部队。
另据朴茨茅斯消息:英国海军的重型修理舰“凯旋号”六日奉命处于紧急戒备状态,准备开往远东。在这以前不久,英国皇家空军曾宣布英国能够载运核弹的V型轰炸机已处于飞往远东的戒备状态。


第4版()
专栏:

印报哀叹几年来印度地位一落千丈
外交陷入危机 经济处于低潮
据新华社七日讯 新德里消息:《印度斯坦旗报》三日发表文章说:“过去几年,我国对外政策的危机使我们的民族精神遭到挫折。”
它指出:“一九六四年是丧失自尊心的一年。”“一九六五年并没有带来发生剧烈的变化的希望。由于目前的政策不肯定,由于领导犹豫不决,发生大的变化只不过是白日梦。”
印度的假不结盟面目的败露使这家资产阶级报纸也认为无法加以掩饰,文章说:“表面上和形式上我们仍然是不结盟的。可是我们大部分人都知道,这并不是我们一度非常自豪的那种不结盟。”
文章说:印度“经济仍然处于令人沮丧的低潮。对大多数人来说,生活特别艰巨。在加尔各答和其他许多城市几乎一切生活必需品都天天要排长队才能买到。这证明人民不得不忍受多大的困难。”
文章说:“据北方邦首席部长本人说,在北方邦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口一天吃不上两餐。”
它说:“当我们在平价店前站了好几个小时的队而听说店里没有粮食出售的时候,当我们看到政客们仍然过着以前那种荒淫无耻的生活时,当我们看到国家的威望在全世界不断地下降的时候,什么‘老百姓必须有较好的生活!’
‘优先发展粮食生产!’‘提倡廉洁!’‘发展小型工程!’‘增加消费品!’这一些口号使我们感到木然。”


第4版()
专栏:

罗哈斯报道巴西著名律师关于巴西当局无理判决的答问
对中国人员的指控既无人证物证也无法律根据 整个审判是美帝指使和蒋帮参预下的卑鄙勾当
新华社七日讯 圣地亚哥消息:曾经到里约热内卢采访巴西军事法庭对九名中国人员非法审讯的智利记者罗宾森·罗哈斯引巴西律师协会的知名律师的话说:巴西军事法庭对九名中国人员的指控是既没有人证也没有文件性证据和现场证据;同时,也是没有法律根据的。这些巴西律师还揭露了美蒋特务自始至终都参预了捏造假证据来诬陷中国人员的卑鄙勾当,并且指出,巴西军事法庭横蛮地判处中国人员徒刑是听命于美帝国主义的。
罗宾森·罗哈斯的这篇报道写道:在巴西军事法庭判处九名中国公民徒刑之前,本记者提出了一些问题,要求巴西律师协会给予解答。但是,被我访问过的这个组织的成员都要求我不要公布他们的名字,他们说:“因为不管我们向国外报纸发表什么意见,都有可能被独裁政权认为是颠覆分子。”虽然我不能透露回答我问题的律师的名字,但我可以肯定,他们当中有两三位是巴西最有名望的人。
下面便是问题和答复:
问:巴西军事法庭是以什么罪名控告这九名中国人员的?
答:他们被控告违反巴西国家安全法第二条和第二十五条。第二条说:“凡图谋依靠外国、或外国或国际性组织援助或津贴来改变宪法规定的政治社会秩序者,其首恶得判处十五年到三十年徒刑,其余代理人得判处十年到二十年徒刑。”第二十五条说:“凡在我国领土上策动建立或维持从事间谍活动的特务机构者,得判处八年至二十年徒刑。”
问:原告(指巴西军事当局,下同——编者注)有何证据?
答:没有任何证据。既没有人证,也没有文件性证据和现场证据,足以证明被告中国人或被告巴西人负有罪责。
问:博希斯上校(巴西瓜纳巴拉州政治社会保安局局长——编者注)断言属于中国人的那封信件(指美蒋特务机关伪造的所谓一个中国人从瑞士伯尔尼寄给在巴西的一位中国人员的“信件”——编者注)是真的还是假的?
答:辩护律师们业已证明,这封信不能作为起诉文件,因此它被收入审讯卷宗是完全非法的。第一、政治警察只是在被告遭到逮捕一个月之后才发现这封信的。第二、没有可信赖的证人可以保证这封信是在中国新闻记者王唯真的汽车里找到的,是藏在手电筒里、在那里放了一年之久,因为这封信注明发自一九六三年三月,而政治警察断言是在一九六四年四月发现的。这是难以想象的,假如这封信是真的,那么,信中既然没有任何机要,也没有任何原因阻止立即销毁,被告为什么保藏一年之后而不加以销毁呢?第三、事实很明白,美国大使馆和福摩萨(指台湾蒋介石集团——编者注)大使馆在此案中一直同政治警察和军事当局不断保持接触,我们确信这封信是在福摩萨(指台湾蒋介石集团——编者注)大使馆捏造出来的。第四、这封信里出现的巴西人的名字大可以怀疑是政治警察局向捏造者提供的名字,因为其中有些人在一九六三年三月还默默无闻,而是几个月之后才成为新闻人物的,例如巴西利亚军士普列斯特斯·德保拉(关于这个人名,伪造信中也露出了破绽。据这位被告的巴西军士在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军事法庭上申辩,他的名字是安东尼乌·普列斯特斯·德保拉,而假信上却写成保罗·普列斯特斯。——编者注)。总之,可以肯定,作为检察官起诉基础的这封信是假的。
问:有什么法律根据指控中国人员“进行颠覆活动”?
答:没有法律根据。警察当作证据拿出来的是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持有的小册子、书籍和杂志。而且,提出起诉的是政治社会保安局,这是一个腐败透顶的政治警察机构,全巴西都知道它是仅仅为了人身报复而捏造事实和证据、逮捕无辜公民的老手。
问:政治警察真的曾对中国人员施刑逼供吗?
答:两位中国新闻工作者曾经受到政治警察的拷打,逼他们在说什么自己在巴西负有间谍使命的供词上签字。王唯真和鞠庆东受了电刑,他们还受到了燃着的香烟头的烧伤。贸易工作人员王治也同样受了刑,逼他在承认福摩萨(指台湾蒋介石集团——编者注)大使馆的臭名远扬的捏造信属实的文件上签字。这些刑罚都是背着公众暗地里干的,巴西报纸都不敢公开报道。同样,巴西军事当局也不让巴西和外国记者向中国人员采访,这大概是为了避免把刑讯的事实在世界上传开来。
问:被告辩护律师的辩护以什么为基础?
答:辩护的任务是极为艰巨的。因为原告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显而易见,此案是统治巴西的独裁政权精心策划的一起审讯案。对这一案件进行辩护本是极为容易的,因为被辩护者显然是无辜的。但是辩护者的悲愤之处在于知道被辩护者无论如何总是要被判处徒刑,因为正如首席辩护律师苏布拉尔·平托所说那样,所有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出丑剧而已。
问:中国人员在自我辩护时说些什么?
答:中国人员解释说,他们在巴西的使命是行使记者、应古拉特政府要求建立贸易代表处人员、中国工业和贸易产品展览会筹备人员和购买棉花的商人的使命。他们还说,他们同所受到的控告毫无关系。中国人员还抗议对他们施加的刑罚。
问:根据巴西现行法令,中国人员应否得到释放?
答:假如巴西法令得到卡斯特卢·布朗库政权的尊重,那么中国人员不仅应该受到释放,而且根本就不应该受到逮捕。
问:这一案件可以被认为是一个政治案件吗?
答:辩护律师的悲愤之处在于,他们知道中国人员根本无罪,但是他们一律要判刑,因为这不是司法案,而是政治案。巴西政府需要保持它的威信不受损害,为此它需要对绝对无辜的中国人员加以判刑。今天我们的国家是按照美国大使的命令行事的。因此可以毫不犹豫地认为这是一桩政治案件,因为中国人员之所以被逮捕,无非由于他们是共产党人,而这次政变发生的借口就是什么拯救巴西免受国际共产主义威胁,虽然我们都知道这只不过是要把巴西奉送给美国人的借口罢了。


第4版()
专栏:

庆祝中国印度尼西亚航线正式通航
印度尼西亚空运部长在广州举行宴会
新华社广州七日电 中国—印度尼西亚航线通航印度尼西亚友好代表团团长、空运部部长伊斯坎达和夫人今晚在广州举行宴会,庆祝中国—印度尼西亚航线正式开航。
广东省副省长曾生和夫人,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局长邝任农、副局长沈图,广州部队首长龙道权空军少将,广州市副市长林西,以及有关方面的负责人,应邀参加了宴会。
印度尼西亚驻中国大使查禾多和夫人、参赞巴伦和夫人,代表团副团长、空运部副部长苏哥托,以及代表团全体成员,也出席了宴会。
在充满着友好热烈气氛的宴会上,伊斯坎达部长和曾生先后讲了话。宾主频频举杯为印度尼西亚和中国民航事业日益发展、为印度尼西亚和中国人民的伟大友谊、为印度尼西亚和中国的繁荣富强而干杯。
今天,印度尼西亚客人在邝任农、林西等陪同下,参观了中国出口商品陈列馆、广州白云机场和南海县大沥人民公社。代表团的部分成员还参观了毛泽东同志早年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


第4版()
专栏:

中坦签订经济技术合作协定议定书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五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政府今天下午在这里签订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议定书。
坦桑尼亚发展计划指导办公室国务部长斯瓦伊和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何英在议定书上签字。
在签字仪式上,斯瓦伊部长和何英大使还交换了有关派遣中国专家和技术人员到坦桑尼亚的信件。
仪式结束后,斯瓦伊部长和何英大使为中国和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之间经济合作和友好关系的发展祝酒。


第4版()
专栏:

我对外经委主任举行宴会
欢迎刚果(布)政府经济代表团
新华社七日讯 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主任方毅今天晚上举行宴会,热烈欢迎由公共工程、运输、矿业、负责同赤道非洲交通局联系部长艾梅·马齐卡率领的刚果(布)政府经济代表团。
方毅在宴会上讲话。他说,中国和刚果(布)都有过遭受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侵略的惨痛遭遇,现在又面临着反对新老殖民主义的共同斗争和各自发展民族经济的共同任务。我们需要互相支持,互相帮助。他表示相信,这次刚果(布)朋友对中国的访问,必将对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促进两国经济技术合作的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
艾梅·马齐卡在讲话中说,刚果(布)同中国团结和友好的不断巩固,是反对帝国主义斗争所不可缺少的。在民族解放运动日益取得胜利的情况下,刚果中国友谊的旗帜被更高地举起了。他说,在民族解放运动取得伟大胜利,中国建设获得巨大发展又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的时候,代表团来到中国,它向兄弟的中国人民转达刚果(布)人民的兄弟的敬意和祝贺。
刚果(布)驻中国大使阿方斯·贝约纳应邀出席了宴会。
出席宴会的还有各有关方面负责人姬鹏飞、陈维稷、南汉宸、杨琳、梁耀、黄玠然等。
代表团是今天上午到达北京的。


第4版()
专栏:

中非友协副会长宴请摩洛哥客人
新华社七日讯 中非友协副会长丁西林今晚举行宴会,招待摩洛哥王国穆罕默德五世大学校长穆罕默德·法西和夫人。
出席宴会的有刘子载、张铁生、周培源、沈兹九、张杰等有关方面人士。
摩洛哥王国驻中国大使阿卜杜勒·拉赫曼·兹尼贝尔和夫人也应邀出席了宴会。


第4版()
专栏:

富米·冯维希途经北京回国
新华社七日讯 老挝爱国战线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老挝民族团结政府新闻、宣传、游览大臣富米·冯维希,今天上午乘飞机离开北京回国。
他是在参加老挝三方巴黎会谈以后回国途中,于上月三十一日到达北京的。
到机场欢送的有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中国驻老挝大使刘春、礼宾司代司长葛步海、第二亚洲司副司长曹克强。
老挝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坎培·西里马诺旦、越南驻中国大使馆参赞黄北,也到机场送行。


第4版()
专栏:

斯多夫主席接见张海峰大使
新华社柏林七日电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斯多夫昨天接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大使张海峰。斯多夫主席向张海峰大使面交了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一九六四年十月十七日电报的复信,并且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接见时在座的有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第一副部长文策尔。


第4版()
专栏:

苏班德里约第一副总理接见我大使
新华社雅加达六日电 印度尼西亚第一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苏班德里约今天在这里接见了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姚仲明。
他们就一些国际问题和其它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
谈话是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第4版()
专栏:

参加越柬边界谈判
阮文孝团长到京
新华社七日讯 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参加越柬边界谈判代表团团长阮文孝教授,于六日乘飞机到达北京。
到机场欢迎的有外交部第二亚洲司司长姚广、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副秘书长王传斌。
柬埔寨王国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李军、越南民主共和国驻中国大使馆参赞黄北,以及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代表团副团长阮明芳和团员黄文俊等,也到机场欢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