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月4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毛泽东文艺思想的鲜艳花朵——战士业余演出队、演唱组演出介绍
《一张靶纸》是怎样创作出来的
济南部队某部战士业余演出队 徐声桐
《一张靶纸》是在各级领导直接指导下,集中了群众和业务部门等多方面的意见,经过反复修改加工而写成的。这个节目的创作过程,也是我们在业余创作中,贯彻“三结合”创作方法的过程。
部队贯彻了郭兴福教学方法后,训练成绩普遍上升。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同志便只看到自己的进步,而看不到总的形势,从而产生了沾沾自喜、故步自封、锦标主义的思想情绪,对于继续提高部队训练成绩有着直接的影响。某连的一个排考核成绩很好,部分同志便觉得自己不错了,营首长看到了以上情况,首先整顿了这个排,并指示该连演唱组写个节目,教育部队以防止骄傲情绪和锦标主义思想。
由于我们开始时候还没有深刻领会领导的意图,初稿很不象样子,没有靶纸这个中心情节,对副班长这个人物写得过于夸张,不象受党教育好几年的副班长,班里除班长外没有人来反对副班长的骄傲情绪。演唱组演出后,战士们说根本不符合部队的实际情况。这时,我们有些失去信心。团政委李景民同志了解了这个情况,认为这个题材很好,对部队教育意义很大,于是指示我们一定要加工好,有困难依靠领导,发动群众来解决。演唱组在领导帮助下,提高了写作信心,首先分析了当时部队情况,明确了本连有骄傲情绪和锦标主义的同志只是小部分,而且他们在领导和群众的帮助下很快得到了解决,绝大多数同志都是不分昼夜地苦练本领的,特别是很多神枪手、优等射手更是精益求精,从不满足现有成绩。在这个基础上,大家出主意、想办法,有的同志便提出了在打靶时首长根据他打过的靶纸,对他进行过教育的情节,大家一致认为很好,便加进了一张靶纸这个中心情节。但对于副班长这个人物如何处理,又引起了争论。有的同志主张:把副班长写得夸张点,可以引起观众的笑声,戏演得才有“效果”。有的则主张要掌握好分寸,写得不真实,单单为了引起观众笑,这不成了出洋相了吗?还有什么教育意义呢?
争论的结果,绝大多数同志认为,我们创作演出必须首先考虑要起到什么作用,文艺是政治工作的一部分,是抓活思想的有力工具,是教育部队鼓舞斗志的有力武器,因此必须宣扬部队朝气勃勃、生龙活虎的面貌。经过集体研究,添上了“一张靶纸”这个中心情节,对副班长这个人物也作了新的处理,注意了写他积极热情的一面,当他沾沾自喜、得意忘形时,也知道自己不对,所以总是“关上门自己说”。对于新战士傅彪,处理成在副班长影响下,开始滋长了自满情绪,经过班长帮助很快得到了解决。修改后的剧本,同志们反映不错。但也提出了不足之处,主要是由于作者是机枪兵,对步兵常识不足,剧本还有些不合理之处。于是演唱组又带着剧本到有关部门去征求意见,正好当时部队派出了部分同志到硬骨头六连去学习,这些同志回来后提高很大,学习了硬六连的好作风,推动了部队的各项工作,有关部门介绍了这方面的情况,并在业务知识方面指出了不少问题,演唱组又受到了不少启发,又重新修改了剧本。
到军里会演后,军首长和机关干部给了演唱组不少鼓励。同时也认为:这个剧本虽然提出了部队当前训练中存在的主要问题,但解决得不够有力,其主要问题就是没有把班长和石刚这两个先进人物突出起来。于是又组织了加工这个剧本的小组,并且指示一定要从树立典型的先进人物着手。这次加工坚决贯彻了领导指示,对班长和石刚这两个人物做了较大修改,加上了石刚帮助傅彪找打靶的缺点,以及班长让傅彪看靶纸后面写的话等情节,把这个班也处理成都是积极肯干,好学上进的同志,矛盾只是在取得成绩以后应该怎样对待,副班长在成绩面前沾沾自喜,班长则处处以硬骨头六连来对照自己。这样就形成了先进思想和中间思想的斗争,从而教育部队决不能满足现有成绩,而要以高标准、严要求练就过硬的杀敌本领。
经过了这次修改,剧本才有了较明显提高。给部队演出后,红一连当晚便进行了讨论,各班一致提出要向剧本中的班长和石刚学习,胜不骄、败不馁,永不停止前进的脚步。通过《一张靶纸》的创作,对我们也是一次最好的教育,创作过程不但是向先进人物学习的过程,而且也使我们真正尝到“三结合”创作方法的甜头。


第5版()
专栏:

一张靶纸(独幕话剧)
济南部队某部 王宜树 徐声桐
某连一班参加团比武大会刚刚回来。地点:该连靶场上。人物:班长:简称班。
副班长:简称副。
老战士石刚:简称石。
新战士傅彪:简称傅。
掌声口号声中开幕。“向一班同志学习”、“祝贺一班取得新的成绩!”
(副班长声)“报告连长!一班比武归来,请指示。”(连长声)“解散,休息!”
(副班长声)“傅彪!走,跟我上靶场!”(二人上场)副:(兴奋地)傅彪,打的不错,不愧是四好班的战士,真行哩!第一次比武就给咱班立了一大功,要是咱班长在家,不知有多高兴哩。傅:(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副班长,嘿……副:哎呀!今天参观的人可真多呀,主席台上除师、团首长以外,光县里的首长就坐了一大排;我特别注意了咱们团长,你这边打,他那边笑,打完以后,还特别把你打的那张靶纸送到你爸爸——傅部长的面前,直朝他伸大拇指头,这会呀,不知他心里多高兴哩!傅:副班长别逗了。副:就是嘛,要不怎么下午让你在大会上介绍经验;咱这是关上门自己说,看来,下午抓过师里那面旗来是大有希望。傅:副班长,这还不是你帮助的结果吗,还有石刚,他和我结成对子以后,对我的帮助也不少嘛!副:可是石刚今天还不如你打的好,这真成了“青出于……出于什么来?”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副班长,石刚的成绩也不错,只比我少打一环,反正满堂红也拿到手了。副:要求他可不能跟你一样;班长到武汉部队学习以后,他就是全团有名的神枪手。这次选拔是头一关。“老鼠拉木锨,大头还在后头哪”,下午师里比武还要介绍经验,能不能抓过那面锦旗来,就要看你们的啦!傅:没问题,就凭咱们这苦练劲,说不上还能上北京哪。副:好!要有这雄心壮志。傅彪,可要防止点骄傲情绪。傅:是,哎!副班长,你看见王参谋拿的那面锦旗了没有?副:没有呢。傅:嗬!可大了。副:多大?傅:有这么大。(做手势)真“率”呀!副:这么大呀!?傅:不但这么大,而且在锦旗的两边还有两个大金球!副:好家伙!傅:不但如此,而且在锦旗的中间还绣着七个金黄色的大字:“练就一身硬本领”!怎么样?副:够劲!把咱们心眼里的话都给说出来了。傅彪!傅:到!副:你说锦旗拿来,挂在什么地方?傅:哎!副班长,那锦旗不是还没得来吗?!副:我说是得来以后嘛!傅:噢,(会意地)那就挂在两面旗子的中间。副:不!不够明显。傅:对!那就挂在一进门的正中间。副:对!就挂在那里,两面再挂上两面小旗,这下咱墙上就满了。傅:副班长,王参谋说:下午比武时军首长还要来呢!副:啊?军首长还来,你怎么不早说。快,快点作好准备,下午介绍经验,一定要谈出点名堂来,我去通知他们去。傅:副班长,介绍些什么内容,你再给咱说说吧!副:嗐,内容照在连里说的一样,不过要记住:这是在全师比武大会上,嗓门要大,要拿出四好班的劲头来!傅:是!副:(欲下又回)我告诉你,介绍好经验,这对咱班选上选不上有很大关系啊!再好好练练,我一会就来。傅:是!(自言自语地)哎呀!下面这么多首长,军首长也在座,可别出洋相啊,对!我先试试(练敬礼姿势)首长要看我怎么办……对!我不看他们,这……不行啊!要沉住气,不能慌……。
(石上)石:(开玩笑地)嘿!出什么洋相,嘴里还叨叨咕咕的?!傅:(尴尬地)嘻嘻!没……没什么……,下午军首长要来,副班长让我介绍经验要带点劲,我……石:有啥就说啥嘛,还“带个什么劲”!傅彪,把左手伸过来!傅:(疑惑不解)手……石:唉,快伸出来!(傅彪伸出左手,石用力扳压,以试他的力量,又摸他的右肩)石:傅彪,上午打的怎么样?傅:怎么样,说实在的,打靶前心里还没有底,结果打出这样的成绩来,真没想到。石:打的是不错。不过,越是有成绩,越应该看到自己的缺点。傅:什么缺点?石:击发后,枪身跳动很大,这就是说你的左手握力还不大,肩还没有顶稳。傅:石刚,你可真细心。石:细心?我第一次打靶,咱班长一枪一枪的把毛病给我记下来,那才叫细心呢。傅:哎!下午比武什么科目?石:还是先找找存在什么问题吧!副:(内)石刚,石刚!傅:副班长,我们正在找问题哪。副:问题?!咳,什么时候,还找问题,当前主要是把经验介绍好。报告你们个好消息!傅:石:什么好消息?副:咱班长去武汉部队参观硬骨头六连已经回来了。傅、石:班长回来了,太好了!副:上午打了个满堂红,下午就把班长迎回来了,这真叫……傅:双喜临门。石:班长回来太好了,一定带回不少硬骨头六连的宝贵经验!副:傅彪!傅:到!副:用什么来欢迎咱班长?傅:下午我一定介绍好经验!副:还不够!傅:对!下午比武再来他个硬帮帮的满堂红,让班长看了也高兴高兴。副:(兴高采烈)对!先打他个满堂红,再介绍好经验。军首长把锦旗一发,上前一握手,师里的照相干事再咔的来他一张,在报纸上一登,……咱这是关上门自己说,到那时候,咱一班,可就是“隔着门缝吹喇叭”,名声在外了。石:副班长,咱可不能故步自封呀! 副:嗐!放心吧!咱们一班封不住!傅:对,副班长的观点跟我完全一样!副:不但封不住,咱还要在全军拔尖哩!给点水喝!石:喝我的。傅:我的满。副:(晃傅彪的水壶)满什么,你听哗啦哗啦直响。傅:这声音还怪好听的,背起来,一走路晃里晃荡的,好象咱们打了个满堂红,它也跟着高兴似的。副:(开玩笑地)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嘛!(众笑)哎!你们俩听着,为了闯过下午这一关,为了让班长看看这三个月的进步,现在抓紧时间各自准备。傅彪!你再准备准备材料,石刚!再瞄它几枪。傅:是!石:等一等!副班长,为了下午打的更好,我想跟傅彪再研究一下。副:算了,不是研究过了吗?还是分头干吧。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傅:对。副班长的观点跟我完全一样!副:在下午比武大会上一定要让大家听到更热烈的掌声!准备吧!傅:(大声地)是!(下)副:(望着傅下去的方向)看,到底是武装部长的儿子,又能文又能武,真带劲!石:是啊!正因为这样,咱越有责任严格要求他。副:就是么!培养红色接班人嘛!石:副班长,可我觉得你今天对他的态度有点不对头。副:什么,不对头?一个新同志,头一次比武就给咱班打了个满堂红,有了这样的战士,谁不高兴?石:可也应该想想咱们打靶存在的问题!副:噢!你没有打好是不是?要不就让你抓紧时间再练习练习。石:副班长!副:有什么问题,比武完了再说,还是先练吧,准备射击!傅:(边喊边上)副班长!副班长!副:慌什么?傅:(指远方)你看,有人向这边走来了!副:(眺望)那是谁呀?石:象是班长?!副:(摇头)班长?不象。要是班长知道咱们打了满堂红,准不能是走来,一定是……副:傅:(同声)跑来。傅:副班长的观点跟我完全一样。副:班长来了保准是这样:(装班长的样子)傅彪!傅:班长!班长!(二人跳着抱在一起)副:(挣脱)你瞧!衣服的领子让你给扯大了。傅:它本来就破了嘛。石:班长走的时候不是叫你补好吗?副:好!比武完了咱再补。石:哎!瞧,真是班长回来了!众:是班长,是班长。班长!(班上,和众握手)班:呵,象小老虎似的,怎么这样高兴啊?!傅:班长,你不高兴吗?班:高兴,怎么不高兴呀,从硬骨头六连学了不少东西,当然高兴啦。傅:不,班长,我和你想的不一样,我是说咱们班……(副向他示意,傅急忙改口)哎,班长,你……你回来这么早,学习完了?班:学习完了,在硬骨头六连要学习的东西可太多了。副:班长,硬骨头六连哪方面最过硬啊?班:在我看来,哪方面都过硬,不过,最过硬的还是这个。(指脑袋)众:思想!?班:对!思想。哈……(发现副衣服破)怎么这口子还没补好?副:没有。我只用线简单的撩了撩。班:俗话说:“小洞不补,大了吃苦。”副:没关系,等……傅、石:等比武完了再补。副:嗬,都学上了。班:哎!上午比武,咱们班打的怎么样?傅:哎呀!班长,你还不知道啊?班:怎么?傅:我猜班长就不知道,你一来我就看出来了。石:班长,我们还存在不少问题。副:对了,石刚这次打的不太理想,比傅彪还少一环呢!石:班长,我打的不够好。班:噢,这我知道了。傅彪,你打的不错呀。傅:我……我……嘻……。副:班长,他比咱入伍的时候强多了,咱这是关上门自己说,傅彪现在成了全团新同志的“尖子”了。石:咱们副班长啊,总是先关上门后说话。班:(笑)副班长,咱们全班情况怎么样?副:哎,傅彪,给咱班长的信不是还没寄走吗?你读一读。傅:是!(读)亲爱的班长同志:众:(笑)傅:在你离开班短短的三个月里,我们白天练,黑夜练,风里练,雨里练,头两个月就为班里争得了三面锦旗,第一面是“初露锋芒”,第二面是“再接再厉”,这第三面……。石:副班长,咱不就得了两面吗?傅:副班长说第三面等师里比完后,再补上呢!(副故意咳嗽一声,暗示不要说出)班:啊!打了提前量了。(众笑)傅:(不解副班长暗示)副班长说,从上午选拔看,下午抓过师里的锦旗是没问题了。副:(掩饰)哎!咱们也有缺点,我是说石刚能保持原来的水平啊,咱们就……傅:咱们就是绝对冠军了。班:牛皮可别吹破了。傅:(争辩)班长,这是实际情况呀,副班长连锦旗挂在什么地方都想好了。副:(窘极。以手捅傅,示意别说)傅彪,咱不能满足这点成绩,知道吗?傅:(仍不解)对呀!咱这是关着门自己说嘛。副:(哭笑不得)咳!你……石:副班长,为了检查一下上午打靶的问题,趁班长在这里,咱还是坐下研究研究吧。副:研究?算了,马上快比武了,还增加坐屁股时间,(对班)班长,为了练出硬本领,自你走后,咱们班的口号是……(向傅、石)什么来?傅、石:“分秒必争,练!”班:对!要练,要苦字当头练,不过按硬骨头六连同志说的话,更重要的是知道为什么要练,你们说,为什么要练?副:傅彪!傅:到!副:回答班长的问题!傅:(流利地)班长,我们深刻的理解到,一切反动派的逻辑,只能是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敌人磨刀,我们也要磨刀,美帝国主义进攻越南,侵略老挝,霸占我国台湾,我们时刻准备上阵杀敌,敌人从哪里来,我们就在哪里坚决、彻底、干净地把它消灭光!班长,别看我现在一发子弹打中一个靶子,我并不满足,我要在战场上,发发子弹把敌人打个穿心透!副:好!够劲!班长,你听听咱傅彪说出话来就是有滋味。傅:(得意地)(唱)我要练成神枪手,每一发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石:指导员不是说在成绩面前沾沾自喜,就会失去前进的力量吗?副:对!傅彪,在成绩面前不要沾沾自喜,暗暗高兴就行了,知道吗?!傅:是。(内声)一班副,准备一下,快集合了!副:班长,你来的正好,一会看咱们的成绩吧。班:不!慢点,咱们自己再试试。副:哦……原来班长想再考考咱们。好,傅彪!叫人集合!班:回来,不用叫了,我看咱们这几个就能代表了。咱们就在这靶场上再打一次怎么样?众:行!班:谁先打?众:我先打。班:慢着,在打靶以前,咱们先研究一张打过的靶纸。(掏出靶纸)这是一张优秀成绩的靶纸,你们看第一发子弹打在这儿(指九环上端),后一发子弹打在这儿(指十环下端)。傅:怎么一上一下?班:对,一上一下,而后一发子弹又打在这儿(指十环左端),这一发又打在这儿(指九环右端),刚刚沾到九环的边又来了一个一左一右,最后一发只打了七环。众:七环?!班:对!七环,你们说这个射手存在些什么问题?石:我看这个射手操枪有问题。傅:这靶纸的成绩是优秀,不过按子弹的散布来看,这个优秀很不巩固。副:这样的射手在咱班里还真得打屁股哩!傅:简单地说,这个射手不过硬!班:对!不过硬,傅彪,象这样的射手到战场上能发发子弹把敌人打个穿心透吗?傅:嗐!根本办不到。班:对,军事技术是半点假也掺不得。傅:对,那是硬功夫、真本领嘛。班:平时不过硬,到打仗时那可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傅:就是嘛。班:可这个射手,平时只知道练,打中一个靶子,就不管打在什么地方,整天想的是荣誉啊……傅:(接)第一呀!这样的射手哇我看就是……班:傅彪!傅:到!班:这张靶纸就是你打的。傅:我…班长…你别逗了。石:上午打靶你的弹着点是有问题,报靶时你没注意吗?这上面一共八十五环,咱班就你一个是八十五环。傅:八十五环,是我打的?!副:不可能吧?!石:副班长,上午打靶咱对每个人存在的问题考虑的太少了,你看,这是三号靶台上的……。傅:我上午就在三号靶台上打的,可是……。班:傅彪,你翻过靶纸看看。傅:(翻靶纸念)“革命重担挑在肩,牢记训练为实战,首次命中八十五,百尺竿头作起点”。班长,这字迹我认得,这是我爸爸写的!班:对,正是咱县里傅部长写的,这不仅是对傅彪一个人说的话,也是对咱每个人的要求。众:班长!班:同志们,我早上就回来了,并且观看了你们的射击,我把咱们班每个同志打的弹着点、偏差、毛病都记在这个小本子上了,看来象这样弹着点很乱的情况在咱班不只傅彪一个。副:班长,那咱们就再试试!班:好,刚才我已经向连首长请示过了,咱们就再打它一发,傅彪!石刚!傅、石:到!班:敢不敢比一比?傅、石:敢!班:好,我和副班长做裁判,听口令,向右转,跑步走(喊)立正。小张出靶。副:班长,靶子怎么跑到山上去了?班:打仰角,(喊)目标正前方胸环靶,瞄准点,自选,前进!副:傅彪沉住气,别慌。傅:咱把打仰角的科目忘掉啦,没有练习。副:怕什么,打!傅:是。(击发枪响)副:小张,报靶!班:石刚十环!副:好!班:傅彪,脱靶!副:脱靶?怎么搞的,嗐!傅:班长,这是仰角!班:哎!那墙上贴的“天天练”,计划上不是规定每星期练两次仰俯角吗?傅:那……那……副:那人家石刚为什么打了十环……嗐,“哪壶不热提哪壶”。傅:那上午……班:上午比你少一环是不是?石刚,还是你自己解释吧。石:班长,上午我是没打好,技术还不过硬。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班:上午石刚用的是单臂。副:傅:啊!单臂?副:你怎么用单臂?石:团长不是说让咱们学习刘兴义同志那种精神吗?海阳歼灭小股匪特时,刘兴义同志单臂击毙敌人,打靶时王参谋特地让我试了试,也没打好。班:首长并不是要求我们都用单臂,可是战场上情况是复杂的,如果情况稍有变化,就打不好,那怎么能完成战斗任务?同志们,临走我也认为咱班不错了,可这次到硬骨头六连,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我刚到硬骨头六连那一天,正好碰到他们打靶,有一个新同志十发子弹九发中了十环,只有一发是九环,首长和同志们都夸他打的好,你们猜他怎么说?众:……班:决心学习老同志,决不满足九十九;刚才傅部长不是也这样说的吗?训练为打仗,不能光嘴喊,更重要的是思想、行动。好了,我刚来,还不了解情况,连里还叫我马上汇报,你们先研究研究,我一会就来。(下)(静场)傅:都怨我太不沉着了,石刚,副班长,我对不起你们。石:不能完全怪你,咱俩结成对子,我也没尽到责任。傅:班长,为什么偏打仰角?副:不打仰角就好了。傅:就是嘛,要不……。石:傅彪,还是好好想想班长的话,主要是咱们的思想有问题。傅:还是我不争气。石:不!怨我没有从思想上帮助你。副:你俩都别说了。石:副班长……。副:没你的事,你没听傅彪说吗?俺俩的观点完全一样呢。石:还是班长说的透,咱们过去嘴上说的是“练兵为打仗”,可脑子里想的呢?却是比武哇、锦旗呀!副:嗐,锦旗!锦旗!都怨我。石刚,你以前练仰角射击,我还批评你浪费时间,为了比武把全面训练计划都扔了,我这是下的哪盘棋。咳,这是图侥幸,贪便宜呀……石:毛主席说过:“一切不经过自己艰苦奋斗,流血,流汗,而依靠意外便利侥幸取胜的心理,必须扫除干净!”副:对!就是要扫,可我以前总认为走直路来的快,看来思想问题就象补衣服一样,小洞不补,大来吃苦。傅:副班长,石刚!下午比武我一定打出一个好成绩来。(幕内声)准备集合了。副:听,快集合了,石刚,傅彪为了比武,咱们出了汗,花了心血,卖了不少力气,可现在看来是我思想不大对头啊。石:指导员说的对,现在是大学之年,大比之年,思想上稍有放松,就会远远落在后面。副:对,赶不上形势!石:咱们准备一下吧!副:准备,不!我看咱们提个意见,下午比武让别的单位去吧。傅、石:啊!让别的单位去?石:这得和班长研究研究。副:不用了,他会同意的,现在我确实感到,咱们的思想技术离过硬差的太远了。傅:别说了,副班长。从我到班里起,班长帮助我;石刚你和我结成了对子,副班长你亲自掰着手教我技术,爸爸还经常来信鼓励我;三四个月呀!咱们白天,黑夜,风里,雨里,可让我这一枪……!副:不!你这一枪打的好。(班长上场)石:班长来了。副:班长,咱提个意见,下午的比武让别的单位去吧。班:为什么?副:你刚才没看到咱班的情况吗?石:咱是应该高标准、严要求。班:傅彪,你说呢?傅:我说……我和副班长的观点完全一样。副:你的观点怎么老跟我一样呢!……。石:班长,咱班是有问题,比武是值得考虑。副:班长,不行啊!还是让别的单位去吧;经验咱也不用介绍了。这是关系到全连、全团的荣誉问题,不要因为咱一勺子,搅坏了一锅。傅、石:班长……班:不!众(惊疑)要比?……班:对!要比武,要介绍经验,难道我们参加比武就是为了荣誉吗?我还要告诉同志们,下午的比武科目是“建制班山地射击对抗赛”,这要比上午难的多。众:啊?!班:不仅要我们班在师里比,而且将来还可能让我们到军里去比!副:班长,你没向连长说咱班刚才的情况吗?班:不但说了,而且还表示了我们的决心。众:(激动地)班长……班:同志们,咱团长说的好,花盆里长不出青松,院子里练不出精兵;参加比武不是为了奖状,而是要练出过硬本领,随时准备上阵杀敌,就是打不好,这又有什么可怕的?好钢是在烈火中炼出来的,快刀是在青岗石上磨出来的,要想功夫过硬,就要去找硬的碰!同志们!毛主席教导我们拣重担子挑,敢于胜利,敢于创造新的成绩,又总不满足这些成绩,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重担子,看!这是兄弟单位给我们的挑战书,副班长你说我们接不接?副:班长,我明白了,这是上级给咱班的一道新的战斗命令。同志们我们坚决把它接过来。众:对!坚决接过来。傅:班长,这太好了,人家硬骨头六连能做到的我们就一定能做到。同志们(掏出靶纸)我一定永远记住靶纸上的话。副:还不够,傅彪把靶纸给我(激动的跑上土坡)我要把它挂在墙上,看着它比光看锦旗管用得多!班:看!咱副班长和傅彪好象长高了。众(笑)班:傅彪,一会介绍经验不害怕了吧!傅:怕什么?不光介绍经验,我还要把自己的教训都介绍给大家!班:对!不但要介绍,象咱副班长说的,(学副样)还要说的有滋味呢!众:哈哈……。(后台锣鼓声)班:听,集合了。同志们准备吧!(石、傅整理衣服,晃水壶,发现没水了)副:傅彪,把水壶灌满。 傅:是!班:副班长,还有你的衣服……副:我要换上一身新的,(大声地)一班跑步集合!
〔众跑下。幕急落〕
(附图片)
独幕话剧《一 张 靶 纸》〔济南部队某部战士业余演出队演出〕诗朗诵:《江河湖海把兵练》
〔昆明部队某部谭万生、傅汝吉等演出〕 新华社记者 吴加昌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