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2月5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编者按:最近,《贵州日报》根据中共贵州省委的指示,以显著的地位和大量的篇幅,进行了一次关于计划用粮、节约用粮的讨论。这个讨论具有重要的意义。它不仅在一个重要的方面体现了党的勤俭建国的方针,而且就如何贯彻执行党的藏粮于民、储粮备荒的任务,提出了重要的意见。
藏粮于民、储粮备荒,这是我们党提出的一个级重要的方针。实现这个方针,依靠增加粮食生产和实行计划用粮、节约用粮。这是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从我国农业生产情况来看,粮食是逐年上升的,但从整个国家的不断增长的需要来看,仍然有着相当的距离。因此,在不断增加粮食生产的同时,大力提倡计划用粮、节约用粮,就显得特别重要。各地对节约粮食问题,要十分抓紧。忙时多吃,闲时少吃,尽量注意节约,切不可浪费。每年一定要把粮食的收割、保管、吃用三件事抓得很紧很紧,而且要抓得及时。国家、集体、个人要有储备粮,每年储一点,逐年增多。
增产和节约,是藏粮于民、储粮备荒的两个条件。这两个条件,都是由人来创造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条件好的地方应该多储备,条件差的地方可以少储备,暂时不具备条件的地方,应该积极创造条件来储备。这样经过若干年的努力,这一项任务是可以实现的。
从本报选刊的《资州日报》的报道来看,广大干部和群众是积极拥护计划用粮和节约用粮的。他们懂得,努力增产和节约粮食,积极完成国家的粮食征购任务,使国家有了粮食储备,集体有了粮食储备,自己也有了粮食储备,这是符合革命的利益,国家的利益,也是符合自己的长远利益和当前利益的。目前,全国各地正在进行年终分配,应该在坚决保证完成国家粮食征购任务的同时,象贵州一样,对群众进行一次计划用粮、节约用粮的教育,从这个方面,促进藏粮于民、储粮备荒战略方针的实现。
西山生产队计划用粮节约用粮的经验:
收前就抓起 一年抓几次
干部来带头 妇女把好关
贵州省麻江县杏山公社西山生产队,是一个余粮队。但是,一九六四年以前,这个队却年年要国家回销粮食。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队干部领导社员搞好了计划用粮、节约用粮,这种不正常现象才有了改变。
队干部首先认真学习了毛主席关于节约粮食问题的指示,并利用各种机会向社员进行宣传教育。他们从去年秋收前就抓起,教育社员瞻前顾后,不要因为丰收而大吃大喝,抛撒浪费,并帮助户户订出节约用粮的计划。
每逢大小节日,这个队也注意抓节约。在小节日,他们教育社员不打粑粑,不大吃大喝;在大节日(主要是春节),他们教育社员也要勤俭过节。在青黄不接的时候,有些社员最容易产生单纯依赖国家的思想,队里就抓紧向群众进行节约教育。他们每抓一次,都注意表扬计划用粮、节约用粮中的好人好事,用具体事例向社员进行活的思想教育。
队干部带头,是这个队能搞好计划用粮、节约用粮的一个重要原因。队长罗树清经常想到自己过去的雇工生活,感到现在的生活比过去不知要好多少倍。他同爱人注意精打细算,闲时多掺杂粮吃,成为全队节约用粮较好的户之一。队里的七个管理委员中,就有五个是社员公认计划用粮、节约用粮较好的户。另外两个委员过去爱大吃大喝,今年也注意节约了。
妇女是家庭直接管理粮食的人,教育妇女把好关是节约粮食的一个重要环节。队委会认识到这一点以后,便指定妇女队长潘树珍、女共产党员周云祥,专门负责在妇女中进行这项工作。她们利用平常跟妇女一道劳动的机会,及时了解情况,向她们进行教育。今春,他们分析本队妇女在用粮上有四个缺点:一是逢节日要打粑粑,二是遇喜事爱用粮食送礼,三是不论大小事请人帮忙时都要请他们吃饭,四是当爱人要求大吃大喝时不敢坚持原则。队委会根据这一情况,及时采取开会与个别谈话等方式,对妇女进行教育,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从那时候以来,做到了逢节日不打或少打粑粑,遇喜事不用粮食送礼,有事找人帮忙,一般也不请客。
经过以上工作,仍有少数社员对节约粮食注意不够,造成生活困难,队委会又领导大家开展互通有无,有借有还的活动,自己克服困难,不向国家伸手。
这个队最近又总结了一年来开展计划用粮、节约用粮的经验,并且表扬了七个在这方面做得好的社员,给大家树立了榜样。他们还针对存在的缺点,订出今后节约粮食的计划,在今年丰收的情况下,把这项活动开展得更好。


第1版()
专栏:

把节约用粮作为一件大事来抓
今年粮食大幅度增产后,有些人放松了节约,我们针对这一情况,及时对干部和社员进行了勤俭持家、节约用粮的教育,初步收到了良好效果。
根据这一段的经验,要做好这项工作,首先要做好干部的思想工作。在我们公社里,有一些干部认为“抓生产是大事,抓生活是小事”,不大注意对社员进行勤俭持家、节约用粮的教育。我们带着这个问题,在公社、大队、生产队干部会上,组织干部学习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和《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两篇文章。然后,组织干部结合自己的思想,对节约用粮是不是小事进行专题讨论。通过讨论,大家认识到教育社员节约用粮,是安排好社员生活的重要环节,是革命工作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大队长陈思培说:“毛主席指示我们,‘一切这些群众生活上的问题,都应该把它提到自己的议事日程上’,可是我们认为群众目己会安排,没有必要过问这些事,检查起来是错了。”另一个大队长徐永兴说:“过去我们只注意抓生产,认为群众生活是小事,没有很好地注意抓,造成了浪费。国家本来不回销的 也回销了,给国家、集休、个人都造成了损失。”在向干部社员进行教育当中,我们还采取了抓活思想、树活样板的办法,向干部和社员进行活人活事的教育。全公社有四个生产队的节约用粮工作做得好。如打铁生产队十六户社员,去年平均每人分粮并不是很多的,但是由于干部注意教育社员计划用粮,吃到今年秋收,这个队不仅没有一户缺粮,还有一千多斤余粮。我们就要求其他队的干部向打铁生产队的干部学习。
社员当中,有节约用粮就是“小气”的说法。针对这种说法,我们提出“节约光荣,浪费可耻”这个题目,在群众中开展讨论,表扬节约用粮搞得好的社员户,帮助浪费粮食的社员户找原因、分析危害性,使社员充分认识到节约用粮的好处和浪费粮食的坏处。木马生产队潘洪明家,四口人,每人分粮并不多,四个人中有三个强劳动力,由于节约用粮,吃到今年秋后还有余粮。象他家这样的还不少,全社共树立了十户节约用粮模范,大力表扬他们,宣传他们的经验。节约用粮模范陈炳清在一次会上说:“积谷防荒,是我们农民的本份,年年节约年年余,我们生产劲头也大了。”通过教育,很多社员表示,一定要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计划用粮、节约用粮。
龙里县岱林公社党委书记
刘炳钦


第1版()
专栏:

粮食多了,更要节约和储备粮食
白果树大队抓活思想,树好榜样,落实节约用粮计划
贵州省铜仁县官庄公社白果树大队,今年粮食收成好。面对丰收景象,群情振奋,干劲倍增。但粮食多了是否还要计划用粮、节约用粮?不少干部和群众则各有打算。有的准备大办喜事;有的准备大吃打谷饭;有的准备修房立屋时请酒吃饭。他们对节约用粮想得很少。
这种情况,引起了公社党委和大队党支部的注意。他们在工作组的帮助下,从党内到党外,从干部到群众,层层进行了节约用粮、计划用粮的教育。在宣传教育中,他们很注意抓活的思想,总结好的经验,树立典型,作为大家学习的榜样。坝子溪生产队由于注意节约,十七户中有十五户有储备粮,十四户有存款。潘家生产队共有十八户,其中十二户节约用粮工作做得好。全大队节约用粮好的有八十八户,占总户数的百分之四十。
根据这个大队的经验,大家总结出计划用粮、节约用粮的好处是:一、减少国家负担,有利于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二、减少队里不必要的工作,有利于干群团结,有利于集体经济巩固;三、便于安排生活,有利于家庭和睦,有利于集体生产发展;四、有备无患,可以储粮备荒。
他们还总结了正当用粮和浪费粮食的六条界限。一、先算后吃,适当改善生活是对的;先吃后算或者吃了不算,追求一时的生活“改善”是不对的。二、逢年过节,适当搞点粑粑、米粉等是可以的;经常地春粑、烫粉以及借过节为名大搞铺张浪费是不对的。三、婚丧嫁娶适当用点粮食是可以的;借这些事为名摆排场、讲阔气是错误的。四、正当亲戚的礼尚往来是可以的;七来八往地交朋结友,无故耗费粮食是错误的。五、把部分剩余的粮食用来饲养家畜、家禽是可以的;用口粮作饲料,造成生活困难是不应该的。六、私人修房造屋,只要量力而行是允许的;盲目大搞建设,办酒请客,造成生活困难是不应该的。
这个大队在宣传教育的基础上,还帮助社员落实计划用粮、节约用粮计划,做到先算后吃,主杂掺吃,忙时吃干,闲时半干半稀,先吃红薯,后吃干粮。全大队的二百一十五户社员,有一百九十一户开了家庭会,并根据自己的收入情况,分别订出了节约用粮计划:余粮户留有储备粮;自给户保证不浪费粮食,安排好生活;缺粮户开展生产自救,节约用粮,争取不要国家供应。个别困难户,本着自力更生的精神,大种瓜菜和早熟根食作物。全大队准备种蔬菜五十二亩半,早荞三十三亩。


第1版()
专栏:

贫下中农谈节约粮食
忘记节约就是忘本
丰收了日子应该怎样过呢?最近我开了个家庭会,大家都同意我的意见,决不忘本,富日子要当穷日子过。
象我这样五十多岁年纪的贫下中农,都是苦水里泡大的,每个人都有一笔血泪账。我常对我老婆、孩子说:我们是穷苦人家,今天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翻了身,不能忘本,记住过去的苦才知今日的甜。因此,我家很注意节约粮食。吃饭时,小孩子掉饭在地下,我见了很心痛,总要一颗颗地拣起来。
我的大儿子孟怀福今年二十二岁了,准备娶媳妇。一些人对我说:“九爹啊,这回大儿子结婚,该搞热闹点啊,看你还不慌不忙的。”我说:“我一不杀猪,二不请客,慌啥呢!”有的人在背地议论:他这个人有吃有穿,还这样“抠”,一点也不会享福。对于这种议论,我是不在意的。我想,我这样“抠”一点,即使自己有困难,自己也能克服,不会给国家增加负担,不是很好吗?
大家都要计划用粮节约用粮,反对铺张浪费。特别是我们贫下中农,更要带头节约粮食,谁忘记节约,谁就是忘了本。
两路口生产队贫协组长 孟賢昌
要为今后可能碰到灾害着想
对于勤俭持家,有的人还认识不清。他们认为粮食多了,就可以大手大脚的用;即使用光了,国家也不会让我们饿肚子。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我们劳动人民绝不能好了疮疤忘了痛。如今日子好过了,不能忘记解放前的苦日子,更不能什么都要依靠国家。我们要为国家着想,为今后可能碰到灾害着想。粮食多了,也要先算后吃,要把好囤箩口,从囤箩口节约起。
猫猫碉生产队贫协组长 胡培成
“宝中之宝”切不可浪费
我们学习了毛主席著作,就要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粮食是“宝中之宝”,不能浪费;要是浪费了,就对不起党和毛主席。毛主席他老人家,关心着全国人民的吃饭穿衣问题,工厂的工人要吃饭,城市的居民要吃饭,灾区人民要吃饭,解放军同志也要吃饭,那一样离得开粮食呀?再说我们国家这么大,年年都可能有天干水旱,没有存粮,遇到自然灾害,不是要拖国家的后腿吗!
红星队贫农社员 王裕梅


第1版()
专栏:

必须反复地同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作斗争
榴炮连连长张仲达谈做好思想工作的体会
这是在《解放军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它所谈的问题,不仅对于做军事工作的同志,而且对于做政治、经济、丈化教育等吝方面工作的同志,都是有意义的,值得大家读一读。  ——编者
军事干部要做好政治思想工作,就要反反复复地和自己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作斗争。这个错误观点有轻有重,遇到不同的事情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有的人不敢承认它的存在,但是,不承认主义是不行的。唯一正确的办法是和它作斗争,把在工作中突出政治的过程,作为改造自己思想的过程。对于这个问题,我的认识仅仅是开始,思想斗争还在继续。第一回合以战士的思想问题作为镜子照出自己重技术轻政治观点
过去,我总认为一个炮兵连,打起仗来最重要的是打得准,打得准主要靠技术。训练中我对技术抓得特别紧,每天天刚蒙蒙亮,就带着指挥分队上山,背着图板抓习题。因此,就有人叫我“图板连长”呀,“习题连长”呀,等等。开始我还有些委屈情绪:我是炮兵连长,抓打得准,抓技术,难道还有错?
但是,客观事实是最好的教员。去年总评的时候,我最得意的侦察班没有评上“四好”。侦察班的战士技术都比较冒尖,每次评比考核,不是优等就是良好。可是,技术冒了尖,思想问题也冒了尖。总评会上,战士们一针见血地提出了这样的问题:难道我们要培养的是这样两头冒尖的战士吗?这样的战士,到战场上能过得硬吗?两个问号,问得我睡觉不甜,吃饭不香。
不久,林彪副主席关于突出政治的指示传到连队。我学习之后,心里豁然开朗,原来自己的路子走歪了。这时,恰好我们连的老连长岳凤池回来“探家”,给我们讲连史。他谈到有一次战斗,上级命令我们连马上摧毁敌人的一个火力点,可是弹药已经打光了,怎么办呢?战士们冒着火炮可能炸膛的危险,把缴获来的三七野炮炮弹的长条装药切成两半,山炮用野炮炮弹射击,终于完成了任务。老连长告诉我:过去我们打仗靠政治,今后我们打仗还是靠政治。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战士,任何凶恶的敌人都能战胜。我们团政委蔡孑民也找我谈话。我开始认识到,这几年来,政治学习抓得不紧,思想落后了一大步,再不突出政治,用毛泽东思想练兵,就会走到邪路上去。
在这以后,我在训练中重视了抓活思想,讲课时引用毛主席语录,现场鼓动,评比竞赛,搞得热火朝天,以为这样就是彻头彻尾地突出政治,自己再也没有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了。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简单。我在组织二至六炮手训练的时候,也引用了不少毛主席语录,讲述了不少战士家史,可是战士们的练兵情绪还是不高。这是什么缘故呢?我进行了一番调查。原来在炮手分队里,二至六炮手被习惯地称为“一般炮手”,过去我总认为“一般炮手”“技术简单,作用不大”,因此不大重视他们。每次操课让他们学习一些毛主席语录以后,就去复习兵器弹药知识。我还经常在正课时间让他们去站岗放哨,搞副业生产。这样一来,二至六炮手们,产生了严重的自卑心理,认为“一般炮手”就是打小旗、跑龙套的。有一次,我看到新装填手魏石泉练习举炮弹,举了一次就不想再举了。我问他:“为什么不练啦?”他说:“整天让我抬大架、送炮弹、出公差、搞副业,有什么出息!”老送弹手林朝隐在旁边添上了一句:“送弹手一根棍,一条绳,一捅一拉,任务完成,一捅一拉,技术到家。我已经和送弹棍打了几年交道啦,再练还有什么味道呢?反正打得准是班长、瞄准手的事,和我们关系不大。”
我越想就越觉得问题严重。打得准真的和“一般炮手”关系不大吗?不!几年来实弹射击的问题,大多数是出在“一般炮手”身上,有的装错了装药,有的弹药保存得不好,因为药温的变化,增大了射弹的散布。打得准和“一般炮手”关系太大啦!过去我说是这么说,行动上却没有很好地重视他们的训练,问题年复一年地出现,这是因为我有重技术轻政治,只相信自己和少数瞄准手,不相信群众的思想在作怪。当“一般炮手”就没有出息吗?不!三班副班长李寅初是老送弹手,他从来没有这样的看法。他认为革命队伍是一盘大机器,每一个革命战士都是这盘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在炮手班里,瞄准手和“一般炮手”谁也少不了谁。在炮兵分队里侦、通、炮、驾一盘棋。瞄准手瞄好准是对战争负责,送弹手送好弹也是对战争负责,送弹棍虽小,但是送深送浅都关系到整个战斗的胜利。因此,他说:“送弹手,不简单,一根送弹棍,两种世界观。”过去为什么我不去大力地宣扬这些思想呢?归根结蒂,还是没有把政治和技术的关系摆对。
带着这些问题,我反复地学习了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和林彪副主席关于突出政治的指示,才深刻地认识到:对瞄准手和“一般炮手”采取不同的态度,这就是严重地缺乏政治观点、群众观点的表现。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二至六炮手不是可有可无的炮手。于是,在组织二至六炮手训练的时候,我对大家大讲特讲“一般炮手不一般”,给大家讲述掏粪工人时传祥为革命掏粪和三班副班长李寅初为革命送弹的思想,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为人民服务的教导。“一般炮手不一般”,是我的思想经过激烈斗争以后得出来的结论。这句话,说出了二至六炮手很久以来想说但是汉有说出来的心里话,因此它就大大提高了战士们的练兵情绪。瞄准手们检讨了自认为有技术,就瞧不起别人的思想,他们操课时抢着出公差勤务,但是二至六炮手坚决不让,他们说:“你们的技术比较复杂,应该多练一些,我们多出点公差,给你们多腾出点时间去练,也是为了整个战斗的胜利。”瞄准手们听了很受感动,练劲更足。二至六炮手在“人人为集体,集体为胜利”的思想指导下,掀起了苦练热潮。第二回合重技术轻政治观点就象慢性病它反复出现,就要反复和它斗打了这次思想仗,我总觉得自己头脑里的重技术轻政治观点破除得羞不多了,谁知事情并不这样简单呢!今年夏天,处理一班和二班换炮的问题,我又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一班的炮比较老,空回大(注:空回是指火炮、仪器各机件连接部位之间的空隙。没有空回,机件就不能转动,但是空回过大,也影响精度。),精度差,二班的炮比较新,空回小,精度较好。一班是连里的射击“尖子班”,为了培养他们,我建议把二班的炮换给一班。当时,我认为这样做是为了全连的利益,只要把道理向大家说清楚,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换炮以后,二班操作误差增大,思想问题马上出现了。有的说:“炮换走了,二班翻身的希望也带跑了!”有的说:“炮老空回大,打得准没指望了!”我去给他们动员,把口说干了,也鼓不起他们的练劲来。我对大家说:“炮换走了,只要勤学苦练,充分发挥人的因素,也同样可以打得准。”战士们马上提出不同意见说:“既然你说老炮也能打得准,为什么要把我们的炮换给一班?为什么你说人的因素第一,培养‘尖子’却是武器器材第一?”我被说得哑口无言。是呀!培养“尖子”能只靠更换火炮吗?这样培养出来的“尖子”,不正是武器器材的“尖子”?嘿!我嘴上说的是人的因素第一,做的是武器器材第一,这不是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又冒出来了吗?它为什么老冒呢?我又学习了《矛盾论》和毛主席批判单纯军事观点的论述,进一步明确了,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的产生,从思想方法上来看,是形而上学的,只看重军事,只看重武器,忽视政治,忽视人的因素,这是思想方法最大的片面性。思想方法上的毛病,不可能一朝一夕就改掉,因此,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的残余,也就象一种顽固的慢性病,它常常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就要时时处处和它斗;它反反复复地出现,就要反反复复和它斗。
怎么斗呢?开始我想,再到大家面前去检查,战士不会说我老毛病不改吗?还是悄悄地改掉算了!可转念一想,不对!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这个毛病越顽固,越要摆到桌面上和它斗,越要在群众的监督下和它斗。于是,我再一次在群众面前检查了自己的错误观点,说明让一班和二班换炮是不对的。接着,我在射击操作课中,大讲“人要做武器器材的主人”,用毛主席的辩证唯物主义观点,说明人是活的,炮是死的,人能认识火炮规律,就一定能掌握打得准的自由权。大伙听了,很受鼓舞。我又组织大家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不断地摸索和掌握打得准的规律。人的精神面貌改变了,对事物的看法也就不同了。现在二班战士不再说炮不好使了。他们说:“老炮老器材的空回大,操作时容易产生误差,这就逼着我们多学毛主席著作,多动脑筋,多想办法,多摸索规律,多解决问题。”
有的战士还说:“老炮老器材正是从严从难锻炼我们的技术、提高我们的思想、发挥我们主观能动性的好条件。老炮在平时训练中能够打得准,将来打仗时换新炮,就更能打得准了。”战士们真正做了武器器材的主人,经过勤学苦练,老炮也打出了优异成绩。第三回合请群众当自己的政治教员亮出了思想,挖出了根子和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斗了两个回合,从头脑里去掉了一些形而上学的东西,心想:这一下子,领导军事训练总可以顺顺当当地突出政治了吧!不,斗争还在继续!
有一段时期,我们连进行大运动量后的基本功训练,拉长跑,举炮弹,运动量不断增加,战士的身体一时适应不了,操作精度下降了。大家带着达个问题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增加了克服困难的勇气。可是我呢,考虑到十几天以后,上级要来开现场会,要进行实弹射击表演,这样搞下去,技术可能会下降,将来影响射击成绩,怎么交代?党支部就这个问题展开了讨论,大家的意见不一致,党支部就组织干部到群众中去访问,听听战士的意见。我到了电话班,同志们告诉我:“我们学习了毛主席著作,才懂得训练成绩的暂时下降,正说明我们的功夫不过硬;丢掉了不费劲的软功夫,正是为了练出过硬的功夫。”我到了三班,老战士林德辉对我说:“上级来开现场会,不只是检查我们的技术操作,还要检查我们的战备思想。班长不在,我领着大家边练边学习毛主席著作,正是为了迎接上级的现场会。”战士的话,战士的行动,深刻地教育了我。为什么我在这个节骨眼上,想的是技术过硬,忘记了思想过硬呢?这不是重技术轻政治观点的残余又露头了吗?看来,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又常常和个人杂念交织在一起,一同出现。一个干部单纯追求荣誉、成绩,思想方法就会产生片面性,只看到技术,看不到思想。由此可见,要挖掉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的根子,还要和个人的一些思想杂念作斗争。从这以后,我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做什么事,都先问一问自己:我这是从革命利益出发,还是从个人利益出发?就这样,在军事训练中做思想工作,我教育了战士,战士也教育了我。在这互相教育的过程中,我头脑里的重技术轻政治的观点不断得到克服,做政治思想工作也更加有力了。
(齐众人、吴式堂整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