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1月6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南越《解放军报》欢呼十月份对美伪军的辉煌胜利
解放军的胜利给了美国“战略家”沉重耳光
南越军民立誓消灭更多美国强盗及其走狗
据新华社河内五日电 越南南方《解放军报》一日发表评论说,在十月份里,越南南方解放军单是在一些大的战斗中,就歼灭美国侵略军七百多人,并全歼美军三个连,重创二个连。这样,在七、八、九和十月的四个月里,解放军共歼灭美国侵略军近六千人。
评论说,美国强盗的任何狂妄、诡诈的阴谋决不能阻止我军日益取得更大更辉煌的胜利。评论说,截至十月份止,美帝国主义增派到南方的军队已达十五万。它们同时增派了四个炮兵营,并出动空军参战,天天用B—52型战略轰炸机进行狂轰滥炸,甚至有时一天轰炸好多次。
它们还公开使用化学毒药,发动了许多次大规模的“扫荡”。然而,它们所面临的军事局势却十分恶劣。这是对那些狂妄叫嚣什么“局势令人乐观”、“美国正在胜利”的美国所谓“战略家”们的一记沉重的耳光。
评论说,十月份的战争形势表明:不管美帝国主义增派多少军队和增加多少战争工具,它们吓不倒越南南方人民,也不能阻挠正在不断壮大的解放武装力量向它们发动进攻并取得重大胜利。美国强盗妄图消灭解放军,但它们找不到人,而解放军却能够昂然地在各地袭击伪军,把它们打得落花流水,无法招架,并给予美国远征军以狠狠的打击。美军进攻也失败,退守也没命,从据点里出来“扫荡”被打得焦头烂额,在层层坚固的防御工事里固守,也逃不脱解放军的应有惩罚。
评论说,我们为十月份里南方军民所取得的胜利而欢欣鼓舞,我们誓把仇恨集中到刺刀上、枪口上,在十一月份里消灭更多的美国强盗及其走狗。


第5版()
专栏:

南越解放军十月份打得真棒
主要战果
全歼:美军三个连,伪军五个主力营
重创:美军两个连,伪军两个营
另歼:美军七百多名
击毁:美伪飞机一百二十多架,战车多辆
据新华社河内五日电 越南南方解放军和游击队在十月份里打了许多漂亮的歼灭战,使美国侵略军和伪军遭到惨重伤亡。
据越南南方《解放军报》报道,在十月份里,解放军仅在几次大的战斗中,就全歼伪军五个主力营,重创两个营;全歼美军三个连,重创两个连,此外,还歼灭美军七百多名。
槟椥省解放军从十月二日到四日连续进攻敌军,全歼伪军第四十一别动营。十月四日,解放军又在平定省符里向敌人发动进攻,歼灭伪军三个连和一个营指挥部。十月十三日,解放军在芹苴省乌门地区歼灭伪军第四十四别动营,消灭敌军四百二十六名。
十月下旬解放军在波来梅地区取得重大胜利,全歼伪军两个营,击毁敌军坦克、M—113型装甲车三十八辆以及许多其他军事车辆。十月二十七日晚上,解放军又在堤岸德立地区向敌军发起猛攻,全歼伪军第五十一别动营,打死打伤和活捉敌军四百多名。
继波来梅大捷之后,十月二十七日晚上,广南省解放军同时袭击了由美国海军陆战队重兵防守的岘港和朱莱美国空军基地,一举击毁美机一百一十多架,消灭美国侵略军二百七十多名。
在十月份里,南越解放军和游击队粉碎了美伪军许多次“扫荡”,歼灭了很多敌军。十月三日,解放军在广南省奠盘县消灭了美国海军陆战队一个连。十月五日,消灭美军第一七三空降旅所属的一个连,重创另一个连。十月十日,解放军在平定省符吉地区吉山乡、吉协乡粉碎了数千美军的大规模“扫荡”,歼灭美国侵略军三百六十三名,打落敌机十七架。
连西贡的美军发言人十一月三日也不得不承认,在十月份下半月的两周中,南越解放军出击的规模“比今年其他时期大”,十月份最后一周内,南越伪军的伤亡是“六月以来南越军队在一周里遭到的最大的伤亡”。


第5版()
专栏:

美国有更多青年拒绝充当侵越炮灰
美政府因兵源缺乏竟派少年去南越送死
据新华社四日讯 华盛顿消息:据美国报刊报道,最近又有不少美国青年由于拒绝充当侵越战争的炮灰而受到当局的迫害。
美国第一骑兵师的三名士兵珀西·格林、哈罗德·布朗和戴维·克拉克由于拒绝开往越南的命令,在十月三十日被陆军军事法庭分别判处两年到十年的苦役,并被开除军籍。这个师的另一名士兵杰克逊也由于抗拒“到越南服役”的命令,而在“巴克纳”号运兵船上被判处半年徒刑,并被罚扣军饷三分之二。
马里兰州马多拉市青年约翰·拉普由于拒绝被征入伍,在十月二十二日被判徒刑三年。
据新华社三日讯 华盛顿消息:目前已经有约二千名不到服兵役年龄的美国少年被派到南越充当炮灰,以应付侵越战争中兵力不足的困难。
美国政府这种作法引起了公众猛烈的责难和质问。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防部二日不得不承认确有其事,但是它又诡辩说,这些人都是“自愿服役”的。按照美国兵役制度的规定,必须年满十八岁的才能征召他们入伍。(附图片)
十月十五日,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的学生在校园示威,抗议美国侵略越南。 传真照片(新华社发)


第5版()
专栏:

西贡出现大量反美传单
新华社河内电 据越南通讯社报道,西贡的边成市场广场和其他地方最近出现大量反美传单。
西贡的街道上尽是传单,传单号召伪军中的爱国者脱离伪军,向人民投诚。


第5版()
专栏:

英国首相威尔逊在下院说
他同柯西金经常就越南问题交换信件
新华社伦敦四日电 英国首相威尔逊四日在下院说,他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经常就越南问题和柯西金访问英国的问题交换信件。
威尔逊在一个议员问到他同苏联政府就越南问题进行接触的情况时,回答说:“我同柯西金先生在一段时期内一直就这个问题交换信件。”
一个议员问:柯西金什么时候来英国访问?威尔逊说:“我们一致认为,在适当时间进行互相访问是有益的。”
威尔逊说:“我们两个人都感到,我们应该确信,在缓和东西方紧张局势方面存在取得进展的很好的前景。”他还说,越南问题“是这方面的一个障碍。但是我们进行了有益的信件交换。”同一天,英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说,外交大臣斯图尔特将在十一月二十九日到十二月三日访问苏联。据报道,他将同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就所谓“谈判解决越南冲突”等问题举行会谈。


第5版()
专栏:

南越泰国军队骚扰柬埔寨边境
新华社金边五日电 南越和泰国军队最近先后骚扰柬埔寨边境。
据柬埔寨新闻社五日报道,南越武装部队的若干士兵十月二十五日晚上从一艘军用艇上用自动武器向柬埔寨领土射击,打死了一个柴桢省的农民。
这家新闻社说,十月二十九日晚到三十日清晨,一批人数不详的泰国武装分子侵入柬埔寨马德望省边境达五千米。对付这种骚扰活动的柬埔寨混合部队击毙了一名入侵的泰国武装分子。


第5版()
专栏:

我驻缅大使为缅甸水灾难民捐款
新华社仰光三日电 中国驻缅甸大使耿飚三日下午在这里拜会了缅甸外交部常任秘书吴梭丁,对缅甸一些地方遭受水灾表示深切同情,并代表使馆捐款五万缅元救济灾民。


第5版()
专栏:

西哈努克亲王痛斥铁托推销美国“和谈”骗局
强调解决越南问题必须撤出美军
重申柬埔寨抵制为美国所控制的联合国的坚定不移立场
新华社金边四日电 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在给南斯拉夫总统铁托的一封复信中指出:“美国人想借屠杀和破坏手段来迫使越南人就自己的独立问题进行谈判。”他强调说:“凡是隐藏着要使侵略或者甚至使美国进驻南越具有表面上的合法性的任何和平计划,都不可避免地注定要失败。”
西哈努克亲王的这封复信刊载在十月份《人民社会同盟》杂志上。铁托在同美国总统的特使哈里曼和印度总理夏斯特里等人进行了一系列会谈之后,在今年八月间写信给西哈努克亲王,推销美国在越南问题上的“无条件谈判”的货色,极力替美国涂脂抹粉,说“美国不要扩大冲突”,美国“诚恳地希望在圆桌周围解决越南问题”。
铁托在信中提出了一个“三点计划”。第一点是美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停止轰炸”,但是他避而不提美国对越南的侵略和美国侵略者必须撤出南越。第二点是含混其词地空谈什么“关于印度支那的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必须受到尊重和遵守”。第三点是要邀请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参加谈判。
针对这三点,西哈努克亲王指出:“我确信,停止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轰炸和邀请有关各方进行谈判以解决越南问题,或者甚至使有关各方的接触成为可能,这些都是不够的。谁都知道,只有美国有计划地破坏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因此,应该有分寸地来判断美国目前关于赞成回到上述日内瓦协议的言谈。”
西哈努克亲王的复信指出:“问题首先在于:美国的侵略军必须先从南越撤走,或者起码要正式同意在任何谈判之前撤军的原则。另一方面,美国必须承认,关于南越问题的谈判,必须仅仅同管理五分之四的领土、而且是越南南方人民的唯一真正代表的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进行。”
西哈努克亲王说:“如果不结盟国家不考虑越南人民的正当要求,它们就会有意无意地显出自己是美帝国主义者的阴谋的工具。”
西哈努克亲王强调指出:“印度支那各国人民,亚洲各国人民,将不能理解一些友好国家或兄弟国家把侵略者和被侵略者相提并论,把罪犯和受害者相提并论。”
在谈到联合国问题时,西哈努克亲王指出:“很显然,联合国大会是由美国控制和操纵的,美国通过你所知道的那些手段占有多数票。这种局面造成对主要的问题完全漠不关心,甚至导致作出直接或间接助长帝国主义大国的阴谋的决议。”西哈努克亲王谴责了联合国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排除在外的荒谬做法。
他说,美国对联合国的操纵,“使得为保卫和平以及主持正义公道而采取任何有效的行动都成为不可能。”
西哈努克说:“因此,我确信你会理解促使我国政府和我国议会对联合国采取坚定不移的立场,以便使它摆脱美国的控制并使它恢复自己的全球使命的种种原因。这种立场是不理睬和不合作的立场,它体现为拒绝参加各个委员会的会议,当然也拒绝承担责任,拒绝接受可能向我们建议的名誉职位。此外,我们在一切场合坚决主张联合国所在地迁移到比美国受人尊敬的一个国家去。”


第5版()
专栏:

越报揭露铁托为美帝效劳的丑态
指出西哈努克亲王复信给美帝和走狗铁托有力打击
新华社河内四日电 越南《人民报》四日发表一篇评论员的评论,谴责铁托始终卑躬屈膝地为美帝国主义效劳,不断宣扬美帝国主义在越南问题上的所谓和平“善意”。
评论指出,今年三月,铁托曾经拉拢一些不结盟国家叫嚷召开一个无条件谈判会议以寻求关于越南问题的政治解决办法,为约翰逊在四月七日发表的以无条件谈判为招牌而实际提出许多傲慢无礼的条件的演说开路。美帝国主义和铁托的阴谋遭到严重破产。今年八月,铁托通过给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的信,又卑劣地为美国的滞销货——“谈判”叫卖。
评论说,事实很清楚,铁托集团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要事前征得美国的同意。在从七月二十八日到八月一日这段时间里,约翰逊的巡回大使哈里曼曾经到过南斯拉夫,并且会见铁托多次。八月十一日,美国报纸《华盛顿明星晚报》报道:“美国已经要求南斯拉夫和其他一些不结盟国家迫使北越同意参加关于解决越南问题的无条件谈判会议”。紧接着,八月十三日,铁托写信给西哈努克国家元首,说明他的解决越南问题的三点计划。
评论说,谁都知道,约翰逊集团越是谈论“谈判”,就越疯狂地促进和扩大在越南的侵略战争,在越南南北两方犯下滔天罪行。可是铁托集团却干着非常可耻的勾当:给美帝国主义掩盖罪恶。铁托歌颂美国假仁假义的论调,重弹哈里曼的“美国政府不想扩大冲突”和“美国真诚希望在会议桌上解决越南问题”的滥调。
评论说,铁托集团惯用的伎俩是态度含糊,企图颠倒正义和非正义、侵略和被侵略。这在铁托给西哈努克亲王的信中所提出的三点计划中已经充分暴露了出来。
评论说,要想解决越南问题,首先要分清黑白。美帝国主义是侵略越南、破坏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的祸首。要根除造成越南的极其严重的局势的根源,就要根除美国的侵略,要尊重越南人民的基本民族权利。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四点立场已经反映了这些完全正当的基本要求,同时,这四点立场是解决越南问题的唯一正确基础。铁托在给西哈努克亲王的信中,不敢碰美国的一根毫毛,不敢明确指出美国对破坏日内瓦协议应负的责任,不敢要求美国把它的军队、武装和各种战争工具撤离越南南方,而只是重弹美帝国主义的“随时准备谈判”的论调。正如美帝国主义一样,铁托从来没有涉及到承认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是越南南方人民的唯一真正合法的代表。
评论说,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在给铁托的复信中已经明确指出:不能只是停止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轰炸;谁都知道,美国是唯一的而且是有系统地违反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的国家,首先,美国的各种侵略和进攻力量要撤出越南南方。西哈努克亲王强调指出: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是越南南方人民唯一真正合法的代表。西哈努克亲王也明确指出:不能把侵略者与被侵略者相提并论,把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赖在越南南方当作是表面上合法的任何和平计划,都免不了要失败的。
这真是对美帝国主义和它的得力走狗铁托的一个有力的打击。


第5版()
专栏:广州通讯

难忘的一日
——记中山大学师生同日本青年欢聚的片断
四日,珠江畔中山大学美丽的校园——康乐园里,有几千名师生和七十多位日本青年朋友在一起度过了难忘的一日。
老教授挥笔题诗
中山大学六十四岁的中文系主任商承祚老教授,邀请日本民主青年同盟代表团的朋友们到他家里作客。在一间客室里,老教授向在座的中日两国青年畅谈了中日文化交流的历史。谈兴正浓的时候,有人提议请老教授为日本青年朋友挥毫题诗,以纪念这一次会见。老教授欣然应允,他到书房里拿出宣纸,并且找出一管珍藏了十多年的名笔。这支笔是日本著名的“鸠居堂”制造的。就用这支笔,老教授以刚劲潇洒的书法,写下了毛主席在一九六一年写的七律《答友人》。在场的另一位中文系老教授王起,向日本朋友解释了这首诗的大意,他说,商老教授书写这首诗,是预祝伟大的日本人民通过自己的斗争,能够出现那种“芙蓉国里尽朝晖”的局面。
为了答谢中国主人的盛情,日本朋友把他们在日本游行示威时戴过的头巾和日本民主青年同盟第九次代表大会纪念章送给了商老教授。
赠花代转友谊情
中山大学物理系的青年女助教罗蔚茵和几个女学生,结识了日本全国金属工会共同斗争会议代表团的大岩根定。当她们得知大岩为争取到中国来参加友好大联欢的一段斗争故事后,就把她们连夜精心制作的一个小花篮和一束花送给了大岩,并请他转交给他的未婚妻。
原来,大岩根定和他的未婚妻本来决定在今年八月结婚。因为日本政府没有及时发给他护照来中国参加友好大联欢,大岩便和未婚妻商定把婚期推迟到争取来华护照斗争取得胜利以后。在争取护照的斗争中,他和未婚妻相互鼓励。中国女青年对日本青年这种斗争精神十分敬佩,她们请大岩把礼物转交给他的未婚妻,表示中国女青年的敬意。
南国红豆寄相思
生物系的青年女教师们,把一个用南国红豆砌成的中日青年友好大联欢的会徽,送给了日本青年朋友,以永远纪念这次友谊的聚会。
当得知日本青年朋友要来联欢的消息时,女教师们就在雪白的棉花上用红豆摆成这次大联欢的会徽,然后用精制的镜框镶好。生物系青年女教师黄桂珍代表大家把这珍贵的礼物送给日本朋友,黄桂珍说:“我国人民常常以南国红豆寄托相思和怀念。我们中日两国青年的友谊,也象南国红豆一样,永远长留在我们的心中。”接受礼物的日本青年朋友说:“我们之间的友谊是永远的,是千年万载的,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中国青年友好的愿望。” (新华社记者)


第5版()
专栏:

我广播事业局副局长宴请尼客人
新华社五日讯 广播事业局副局长顾文华今晚为以普·曼·辛格为首的尼泊尔宣传广播部代表团访华举行宴会。出席宴会的有新闻、广播界人士和有关方面负责人萧航、胡仲持、李凯亭等。尼泊尔驻华大使伦迪尔·苏巴也应邀出席。
代表团将于十一月六日离开北京赴上海、杭州、广州访问,然后回国。


第5版()
专栏:

坦桑一代表团到京
新华社五日讯 由坦桑尼亚商业合作部高级官员西克斯率领的参加广州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代表团一行五人,在参加了交易会后,于今晚乘飞机到达北京。


第5版()
专栏:

一批外国客人回国
据新华社讯 一批应邀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的外国朋友在结束访问后,已分别回国。他们是:蒙古美术家沙格达尔苏伦和道尔吉江仓,十月二十八日晚乘火车离开北京回国。罗马尼亚建筑委员会文物局副局长库林斯基等二人,十月二十九日乘飞机离开北京回国。柬埔寨王国体育代表团的篮球、乒乓球队,于十月三十日乘飞机离开广州回国。代表团的游泳、跳水、排球和网球队已先期回国。以澳大利亚红十字会会长纽曼—莫里斯为首的澳大利亚红十字会代表团,十月三十日乘飞机离开北京经广州回国。柬埔寨王国农业代表团在柬埔寨王国农业研究局局长何通利率领下,于十一月一日离广州回国。由安周弼上校率领的朝鲜人民军“二·八”男女篮球队和男女排球队十一月一日离京回国。苏丹《时代报》主编阿卜杜勒·阿齐茲·哈桑,十一月一日乘飞机离开北京回国。墨西哥《永久》周刊专栏作家雷纳托·莱杜克·佩雷斯,十一月一日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我国南方访问后回国。卢森堡—中国友好协会的代表让·斯特珍,十一月一日离开我国回国。由智利众议院第一副议长何塞·曼努埃尔·伊斯拉率领的智利议员代表团在十一月三日乘飞机离京回国。


第5版()
专栏:

愈靠乞讨美国面包就愈没有吃的
印总理竟发起全国每周少吃一餐运动
印报悲叹印度依靠从美进口粮食陷于从属地位
新华社三日讯 新德里消息:印度总理夏斯特里在印度粮食危机极为严重的情况下,最近向全国发起了“每周少吃一顿饭”运动,以缓和粮食危机。
据合众国际社一日发自新德里的消息说,印度总理宣布他自己从一日起保证每星期一不吃晚饭,……他说,他将坚持到情况好转时为止。美联社十月三日援引接近夏斯特里的人士的话说:“夏斯特里可望向全国发出呼吁,要求那些可以不吃粮食的人不吃粮食。”
由于无法摆脱日益严重的粮食危机,印度政府不断要求印度人民勒紧腰带。据美联社十月三日援引印官方发言人的话说,“夏斯特里政府正在采取措施把粮食的消费置于战争基础之上。”它说,粮食部长已向所有各邦的首席部长发出紧急通令,要求立即采取步骤。现在正准备在所有的城市实行粮食配给制,各邦已得到警告说,每人消费粮可能削减到每天六英两(约为中国二·八一二市两)。
由于印度反动派在美苏支持下大搞扩军备战对邻国发动侵略战争,使印度经济日益困难,特别是粮食极端缺乏。尽管印度政府按照非常苛刻的条件从美国进口的粮食年年增加,但是粮食危机却日益加深。据《印度快报》报道,印度一九六三年进口粮食四百五十六万吨,一九六四年进口粮食六百二十七万吨。印度官方估计,在今年这一年中至少需要进口粮食九百万吨。《印度斯坦时报》说,印度政府已经又请求美国在一九六五年七月到一九六七年六月这两年期间提供一千四百万吨小麦和六十万吨大米。《印度时报》最近报道,根据美国四百八十号公法签定的进口五十万吨剩余小麦的协定,“将再次使许多人感到,不知这个国家依靠外国恩赐粮食能维持多久”。它说,“根据协定得到的小麦将勉强够四个星期之用。”这意味着,在今后两三年内,每月都得为下个月谈判类似的协定。“这种程序除了使人丢脸以外,而且还始终带有突然断绝供应的危险。”
印度《政治家报》不久前报道说,印度经济学家们严厉抨击印度政府,认为“这种根据美国法律制定的粮食进口政策”,“造成了印度农业经济的停滞状态”。
《印度时报》最近刊载的一篇文章,在谈到印度靠从美国进口粮食时说,“我们今天的处境是可悲的。……我们看来已经失去一切理想。这是丧失自尊心的悲惨图景。”“我们是名义上独立,实际上从属于人”。


第5版()
专栏:

奉行扩军备战和侵略政策的恶果
印经济情况进一步恶化
据新华社讯 印度和西方国家的报纸最近发表的许多材料表明,由于印度政府奉行扩军备战政策和对巴基斯坦的侵略,使印度本来已经陷入严重危机的经济进一步恶化。
《印度时报》在十月初发表的一篇文章说,“过去五年中防务预算节节增加,……造成了对物价水平和外汇储备的强大压力。”而在印巴冲突发生以后,“看来每天达二千五百万卢比的防务开支,在最近几个星期中大大上升了。”急剧增加的军费支出是“在通货膨胀的烈火上加油”。
伦敦《金融时报》在印度发动了对巴基斯坦的侵略以后发表的一篇评论印度经济的文章说,“今天,印度似乎正面临着它近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印度经济的前景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令人沮丧”。
文章说,“几个月来,物价急剧上涨,现在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高得多。……粮食情况仍然令人不安。”“工业生产的增长已经缓慢下来,许多人担心,由于最近继外汇危机之后实行了严格的进口限制,工业生产可能进一步停滞。出口已经下降”。
《印度快报》不久前的一篇报道,谈到了印度的国际收支情况的急剧恶化。它说,“总的赤字从上一年度的五十二亿五千万卢比增加到一九六四至一九六五年度的七十四亿七千万卢比”,在一年中增加了百分之四十二多。《印度斯坦时报》十二日的新德里消息透露,由于印度国内为数不多的外汇现在主要用于购买“国防”所需的备件和部件,印度民用工业所需的原料和部件的进口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将使印度的出口和印度整个国际收支情况进一步恶化。


第5版()
专栏:

加紧搜刮人民资财
印政府发行“国防公债”
据新华社讯 新德里消息:印度政府已经宣布将发行两种“国防公债”和一些“国防黄金债券”,用以搜刮印度人民的资财。
据路透社报道,印度总理夏斯特里十月十九日晚亲自出马,向全国发表广播讲话要印度人民认购“公债”。他说,“国内持有的黄金必须动员起来”,以解救印度外汇严重不足的困难。他还诱骗说,“黄金债券将不必缴纳财产税,对购买这种债券的人将不以违反黄金控制法令或所得税法为理由采取行动。”
伦敦《金融时报》十月二十一日报道说,“印度政府宣布发行十五年后用黄金偿还的新的国防黄金公债的决定,反映了印度政府对外汇情况的焦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