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8月1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毛泽东文艺思想的胜利 社会主义文化革命的胜利
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在京闭幕
周恩来、彭真、陆定一、罗瑞卿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闭幕式
彭真同志讲话,祝贺京剧艺术革命和京剧界思想革命双丰收,勉励京剧工作者要做彻底的革命派,力戒骄傲,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习毛主席著作,到工农兵群众 中改造自己,把京剧队伍锻炼成一支社会主义的工农兵的文艺队伍。
新华社三十一日讯 在我国戏曲改革历史上有重要意义的一九六四年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今天下午在首都胜利闭幕。
这次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自始至终受到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深切关怀,受到广大群众和各界人士的热烈支持,使参加这次观摩演出的全体人员得到极大的鼓舞和教育。今天的闭幕式,是在全体人员革命精神焕发、胜利信心百倍的情绪中进行的。
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彭真、陆定一、罗瑞卿等出席了今天的闭幕式。当大会进行中,周总理来到会场时,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闭幕式由文化部部长沈雁冰主持。他在宣布开会后,乐队奏起了《社会主义好》的乐曲。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彭真在大会上讲话。他首先祝贺这次观摩演出大会获得双丰收——京剧艺术革命和京剧界思想革命的胜利。他说,我们的京剧艺术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在我国,当前根本的矛盾是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也表现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修正主义的矛盾。因此,我们的京剧是为社会主义服务,还是为资本主义服务;是为工农兵服务,还是反对工农兵;是为总路线服务,还是反对总路线;是拥护党的领导,还是不拥护;是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道路,还是走修正主义的道路,这是必须解决的根本问题。这也是判别京剧艺术好坏的第一个标准,是决定京剧生死存亡的关键问题。我们的社会是社会主义社会,各种上层建筑一定要为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服务。京剧现在能演工农兵,能为社会主义服务了,就有了光明的广阔的前途。
彭真接着指出,现在,京剧系统的、全面的革命只是刚刚开始,所取得的还只是初步的胜利。他勉励京剧工作者要做彻底的革命派;要力戒骄傲,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习毛主席著作,学习党的文艺政策,深入到工矿的车间里,深入到农村人民公社的生产队里,深入到解放军的连队里去。一方面改造自己,一方面了解工农兵在想什么,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了解工农兵的斗争,熟悉工农兵的英雄形象,然后才能创作为他们所喜爱的艺术作品。彭真说,掌握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有了为工农兵服务的决心,同工农兵密切结合起来,我们对今后戏曲改革中可能出现的反复和一个指头的错误缺点,就有力量去防止和克服;京剧队伍就会成为一支社会主义的、工农兵的文艺队伍,京剧就会成为社会主义的、工农兵的京剧。
参加这次观摩演出大会的演员、导演和剧团的代表关鹔鹴,梁一鸣、李丽芳、尚长麟、张春秋、东来、吴韵芳、李鸣盛、董金凤、谭元寿、李炳淑、钱浩梁等先后在会上讲话。他们一致表示,这次大会使他们受到了深刻的教育,看到了京剧艺术的伟大变化和锦绣前程。他们宣誓要坚定不移地遵循党和毛主席指示的方向,坚决革命到底,一辈子演革命的现代戏,把自己全部力量贡献给工农兵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
著名剧作家曹禺代表首都文艺界在会上讲话,热烈地祝贺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的重大胜利。                
讲话结束,乐队奏起欢乐的乐曲,沈雁冰代表文化部向参加这次观摩演出的二十九个剧团授予纪念状。这二十九个剧团是:山东省京剧团、上海京剧院、北京京剧团、北京实验京剧团、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京剧团、上海市戏曲学校、上海青年京昆剧团、内蒙古自治区艺术剧院京剧团、北京京剧二团、河北省天津市京剧团、黑龙江省戏曲学校实验京剧团、云南京剧院一团、江西省南昌市京剧团、陕西省京剧院、湖北省武汉市京剧团、宁夏回族自治区京剧团、江苏省京剧团、吉林省长春市京剧团、青海省京剧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京剧团、广西僮族自治区京剧团、山东省淄博市京剧团、山东省青岛市京剧团、中国京剧院一团、河北省唐山市京剧团、河南省京剧团、中国京剧院二团、中国京剧院四团、贵州省贵阳市京剧团。当这些剧团的代表先后走上主席台领取纪念状,周恩来总理等领导人同他们握手时,全场响起了雷动般的掌声。
出席今天大会闭幕式的还有各有关方面的负责人周扬、梁必业、齐燕铭、林默涵、徐平羽、张春桥、杨海波、曾宪植等,京剧老艺术家萧长华、盖叫天、周信芳、姜妙香、马连良、尚小云等,以及首都文艺界著名人士老舍、吕骥、蔡楚生等。
闭幕式最后在乐队高奏《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乐曲声中胜利结束。
大会闭幕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康生向出席观摩演出大会的全体人员作了重要讲话,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周扬作了总结报告。周扬在报告中阐述了这次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的巨大收获和京剧革命的伟大意义,回顾了解放以来戏曲改革中的历史,总结了戏曲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的经验,指明了今后创造和发展社会主义新戏曲的任务。
这次观摩演出大会历时两个月,有文化部直属单位和十八个省、市、自治区的二十九个剧团、二千多人参加,共演出了三十五个剧目。整个演出用革命实践的成果证明,京剧不仅必须而且能够很好地表现工农兵,表现社会主义时代,因而赢得了广大群众和一切进步人士的欢呼。人们一致认为,这次观摩演出大会是京剧的大革命,是社会主义文化革命的一个大胜利,是毛泽东文艺思想、党的文艺路线的一个大胜利。


第1版()
专栏:

第十届禁止原子弹氢弹世界大会胜利召开
周恩来总理电祝大会成功
日本禁止原子弹氢弹协议会主持的历届世界大会,体现了日本人民和各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的愿望和为争取胜利而斗争到底的坚强意志。不管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进行何等卑鄙的分裂破坏活动,绝不能阻挡大会沿着正确的道路奋勇前进。深信大会将又一次鼓舞和动员日本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为挫败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战争计划,为消除核战争的威胁,为保卫世界和平作出新的贡献。
新华社三十一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于二十八日致电三十日晚间在东京开幕的第十届禁止原子弹氢弹世界大会,热烈祝贺大会的召开。贺电全文如下:第十届禁止原子弹氢弹世界大会:
第十届禁止原子弹氢弹世界大会即将胜利开幕了。我谨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向大会表示热烈的祝贺,向英勇斗争的日本人民和参加大会的世界各国代表致以崇高的敬意,并且向广岛、长崎和比基尼原子弹氢弹死难者遗族和受灾者表示深切的同情和慰问。
自从上次大会以来,全世界人民展开了更大规模的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核备战和核讹诈、要求全面禁止核武器的斗争,并且取得了很大的胜利。美帝国主义为保持其核优势而进行的核骗局,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识破。在世界人民风起云涌的反帝斗争面前,美帝国主义的处境一天比一天孤立。
但是,美帝国主义还在继续玩弄各种欺骗手法,来掩盖它发展核武器、进行核备战和核讹诈的活动,疯狂地推行战争政策和侵略政策。美帝国主义手中的核武器不是减少,而是增加了。它不仅在准备打世界核战争,而且力图加强和扩大侵略印度支那的战争,叫嚣使用核武器,使亚洲和世界的和平受到严重的威胁。事实又一次证明,核战争的威胁来自美帝国主义,要求禁止核武器的斗争是和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斗争分不开的。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有必要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在争取禁止核武器的同时,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制止美国对印度支那的干涉和侵略。
在反对美帝国主义、保卫世界和平的斗争中,日本人民是一支坚强的队伍。一年来,日本人民反美爱国正义斗争有了新的高涨。日本人民的禁止原子弹氢弹运动同一系列反美爱国斗争,特别是同反对美国F—105D型飞机和核潜艇进驻日本和要求撤除美国军事基地和美国军队的斗争,紧密结合,取得了光辉的成就。日本人民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利用日本作为基地向东南亚地区进行侵略,并且勇敢地揭露各种反动势力为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打掩护的罪恶阴谋,对保卫亚洲和世界的和平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始终不渝地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中国人民一贯坚定地站在反对帝国主义侵略、保卫世界和平的各国人民一边,坚决支持日本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平和民主的斗争。我们相信,在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核战争是可以制止的,世界和平是可以保卫住的。
日本禁止原子弹氢弹协议会主持的历届世界大会,体现了日本人民和各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的愿望和为争取胜利而斗争到底的坚强意志。你们有着光荣的斗争传统。你们的方向是正确的。你们的斗争是富有成果的。不管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进行何等卑鄙的分裂破坏活动,他们绝不能阻挡你们的大会沿着正确的道路奋勇前进。我们深信,你们的大会将又一次鼓舞和动员日本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为挫败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战争计划,为消除核战争的威胁,为保卫世界和平作出新的贡献。
祝大会成功。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
一九六四年七月二十八日
于北京


第1版()
专栏:

首都军民两万多人联欢庆祝“八一”建军节
周恩来彭真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联欢晚会并接见四好连队、五好战士、烈属军属和民兵代表
新华社三十一日讯 首都各界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官兵二万多人,今晚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亲切联欢,热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三十七周年。
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彭真、李先念、陈伯达、罗瑞卿、黄炎培、赛福鼎,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李四光、包尔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谢觉哉,出席了联欢晚会。
今晚,军事博物馆的各个大厅、楼顶平台和广场上,灯火辉煌,洋溢着一片欢腾的节日气氛。身经百战的老将军和年轻的五好战士们,在一起亲切交谈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心得。将军勉励五好战士,一定要好好把毛泽东思想学到手,接好毛泽东思想的班。陆、海、空军各部队四好连队、五好战士的代表们,一见面就手拉手交谈部队开展四好连队运动和一帮一、一对红活动以来所取得的成就和经验,相互勉励一定要更好地发扬革命精神,紧握枪杆,为把我军革命化、现代化建设提高到一个更新的水平,为保卫祖国和世界和平而努力奋斗。许多官兵同工厂、学校、机关和人民公社的广大民兵和群众,亲如家人。官兵们热烈祝贺他们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岗位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民兵和各界人民,也热烈祝贺部队官兵在保卫祖国岗位上所取得的光辉胜利,表示要学习他们无限忠于祖国、忠于革命的精神,并且介绍了他们各自学习解放军的收获。一些青年民兵还围住部队的神枪手、神炮手和技术能手,请他们介绍苦练过硬杀敌本领的经验。民兵们向部队官兵表示,他们一定要习文又练武,随时准备同解放军一起狠狠打击胆敢来犯的敌人。
在晚会进行过程中,首都军民有的并肩坐在一起,观看反映部队现实斗争生活的革命歌舞、电影和杂技,有的欣赏天津市京剧团和河南省京剧团演出的革命现代戏,有的看篮球、乒乓球表演赛和中国木偶艺术剧团演出的木偶戏,还有的一同高唱革命歌曲,载歌载舞,直到深夜。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各部门、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以及北京市的负责人,首都各界知名人士、革命军人家属和烈士家属,工厂、郊区人民公社、机关和学校的民兵等,参加了联欢晚会。
参加联欢晚会的,还有许光达大将、刘亚楼空军上将、彭绍辉上将、张爱萍上将、杨成武上将、李天佑上将、王新亭上将、杨勇上将、李聚奎上将、傅秋涛上将、李达上将、杨至成上将、刘震空军上将、赵尔陆上将、廖汉生中将、徐立清中将、梁必业中将、萧向荣中将、赵启民海军中将,以及各总部各军种、兵种、院校的负责人和四好连队、五好战士、神枪手、神炮手、技术能手的代表等。
联欢晚会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举办的。
新华社三十一日讯 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彭真、李先念、陈伯达、罗瑞卿,今天晚上接见了参加首都军民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三十七周年联欢晚会的四好连队的代表和五好战士、神枪手、神炮手、技术能手、革命军人家属和烈士家属以及北京市的民兵代表,同他们一一亲切握手。
接见时在场的,有许光达大将、刘亚楼空军上将、彭绍辉上将、张爱萍上将、杨成武上将、李天佑上将、王新亭上将、杨勇上将、李聚奎上将、徐立清中将、梁必业中将、萧向荣中将、赵启民海军中将等。


第1版()
专栏:

周恩来同志和彭真同志向首都高等院校毕业生作重要报告
新华社三十一日讯 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市市长彭真,今晚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向首都高等院校毕业生作了重要报告。参加报告会的,还有中等专业学校、高中的毕业生。听报告的毕业生共有五万多人。
报告会是中共北京市委举办的,由市委书记处书记万里主持。
中央有关部门和北京市的一些负责人出席了报告会,参加这个报告会的,还有各高等院校、中等专业学校、中学的负责人和教师以及机关干部等。


第1版()
专栏:

刘主席电贺瑞士国庆
新华社三十一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今天打电报给瑞士联邦主席卢德维希·冯穆斯祝贺瑞士国庆。电报全文如下:伯尔尼瑞士联邦主席卢德维希·冯穆斯先生阁下:
在瑞士联邦国庆的时候,谨向阁下和瑞士人民表示诚挚的祝贺。祝瑞士国家繁荣,人民幸福。祝中瑞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不断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刘少奇
一九六四年七月三十一日


第1版()
专栏:

在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上的讲话
彭真
新华社三十一日讯 今天出版的一九六四年第十四期《红旗》上,发表了彭真七月一日在一九六四年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上的讲话。全文如下:同志们,朋友们:
首先,我祝贺这次京剧改革的胜利,祝贺京剧演革命的现代戏的胜利。
现代戏有好多种,好莱坞演的也是“现代戏”,现代修正主义者演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也是“现代戏”。我们演的是革命的现代戏,是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现代戏。
过去京剧的很多戏老是演那些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老爷太太、公子小姐等等,美化剥削阶级,丑化劳动人民,只是很少地演一点革命的现代戏。京剧过去长期基本上是为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服务的。京剧改革,过去搞过多次,也有一部分戏是改得成功的。但是,象这次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这样全面、系统、有丰富内容、得到广大群众欢迎的改革,还是第一次。这是京剧的革命。
现在,研究京剧要从两方面来看。从内容上讲,过去很多戏是为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服务的,这类戏是占统治地位的,非改革不行。也有一小部分内容较好的历史剧和现代剧,要继续加工。从艺术形式上讲,京剧是一个历史比较久、艺术水准比较高、程式比较严格的剧种,改起来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改革好了,又是很有前途的。现在这么多同志、朋友下决心来改革它,来革命,革命的结果获得了伟大的成就,可以判断这个革命是胜利的。把京剧这个过去基本上为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服务的艺术,改革成为一个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艺术,这是文艺界的一件大事情,是一场大革命。这个革命,现在已经取得初步胜利。我们祝贺这次改革的胜利,并且向诸位表示深切的感谢。
今后的问题是:如何把京剧革命坚持到底,如何把京剧改革好。
在京剧应不应该改革和怎样系统地、全面地把京剧改革好的问题上,还有相当多的不同意见。绝大多数的意见是善意的,是建设性的。也有一小部分意见是根本不赞成改革的。他们说:“这叫什么京戏?水袖没有了,髯口也没有了,这简直是胡闹。”所以,问题还不少。同志们不要以为这样一次观摩演出,问题就都解决了,革命就完全成功了,没有那回事。所以,对于一些问题,还是得讲讲,提出来商量商量。一
第一个问题:京剧需不需要改革?怎样改革?
一定要改革,非改革好不可。从五个方面来谈谈。
一、为社会主义服务,还是为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服务。文艺要为政治服务,要为生产力的发展服务。现在我们的社会是社会主义社会,那么,我们的京剧,应该为谁服务呢?应该演什么戏呢?是为社会主义服务,即演有利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戏,还是演有利于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戏?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问题很清楚,如果不是想要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复辟,或者对它们留恋,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怎么能老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等这些剥削阶级代表人物的戏呢?皇帝佬是什么?皇帝佬就是地主阶级的代表,地主头子。皇后是什么?就是地主婆头子。当然,过去京剧里也演一点劳动人民,但是大部分是被歪曲、被丑化了。在我们社会主义社会里,怎么能够允许京剧这么一种重要的剧种,艺术水准比较高的一种剧种,我们艺术上一项重要的遗产,老这样帝王将相的演下去?继续演那些不利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东西?那不行。那样,客观上就是帮助封建势力进行封建主义复辟活动,帮助资本主义势力进行资本主义复辟活动。所以,京剧非改不行。京剧要就是灭亡,要就是主要演工农兵,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两条道路选一条,没有第三条道路。
二、为多数人服务,还是为少数人服务。京剧是为工农兵(包括革命的知识分子)服务,还是为旧社会的“遗老”、“遗少”服务,为地富反坏右服务?是为百分之九十几以上的人服务,还是为百分之几的人服务?是为六亿几千万人服务,还是为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几的几百万、几千万人服务?过去,统治舞台的总是那百分之几的人。现在,我们国家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这样的国家里,我们的文艺工作者,社会主义国家的文艺工作者,京剧艺术战线上的战士,究竟站在哪一边?是站在百分之九十几的人这一边,站在工农兵这一边,也就是站在社会主义这一边,还是站在我们的敌人地富反坏右那一边?我看在座的人中间想站在那一边的人,不能说绝对没有,但是绝大多数人总是不愿意站在地富反坏右那一边的。
工农兵群众,特别是广大青年对京剧老演帝王将相而不演革命的现代戏很不满意,早已表示了态度。表示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不买你的票。旧京剧的上座率不如若干地方剧种,就是因为这些剧种演了革命的现代戏。那些表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旧京剧剧场,经常是冷清清的。京剧的艺术水准不是比较高吗?不是有些全国闻名的演员吗?不是有很高的艺术修养吗?但是,卖票却卖不过有些地方戏。这是什么问题呢?就是群众用他们的行动告诉我们:京剧非改革不可,不改革我就不看了。那么多群众不看,那么多青年不看,只有少数五、六十岁的人和一些京戏迷去看,照这样下去,京剧二十年不亡,四十年会亡;四十年不亡,六十年也要亡个差不多。工农群众、青年都表示态度了,你还不改,老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这不是让京剧坐以待毙么?再说,我们的戏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可是人民群众又不看,不改还等什么呀?我看非改不可,不改就没有出路。
三、演死人还是演活人。京剧演活人少,并且有那么一种理论:京剧演活人演不象,或者说很不容易象;演死人,时代离现在越远,就越演得象。这很奇怪。演《霸王别姬》,你见过霸王,还是见过虞姬?你怎么知道象呀?说演古人那么象,横直你也没有见过,我们也没有见过,你说象就算象吧!为什么一定要说京剧演工农兵就不能演得象呢?演现代人至少有个模子,工人、农民、战士,就是个模型,哪里不象再去看看、学学,总有象的可能。说京剧演活人不象,只有演死人才象,这种反对京剧改革的理由,是站不住的。
六亿几千万工农群众(包括革命的士兵,即拿枪的工农)的伟大革命斗争,这么空前伟大的革命运动,这么雄伟的建设事业,还不值得我们表演?就是那么几个死人值得我们表演?这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这么多的英雄人物,你不去演,老演封建主义的死人。难道我们的革命英雄人物,英勇的革命群众,值不得我们反映?值不得描写?值不得写在笔下?值不得搬上舞台?值不得谱入音乐?值不得画入图画?对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不感觉兴趣,可是,对那么几个谁都没有见过的已经死去很久的古人,——地主头子、地主婆头子,或者封建的、资本主义的“才子佳人”,倒是那么有兴趣,这岂不是怪事?其实也不怪,这里边牵涉到一个为百分之九十几的人服务,还是为百分之几的人服务的问题,也就是为社会主义服务,还是为资本主义、封建主义服务的问题。现在,想搞资本主义、封建主义复辟的人确实也有,但毕竟是少数。在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开提倡为封建主义服务、为资本主义服务是很困难的,因为这会马上遭到人民群众的严厉打击,不见得有多少人有那么大的胆量。于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就变一个相,专演古人。也有从事过话剧的个别人这样说:你看,我演的虽然是资产阶级,可是那是十八世纪、十九世纪的死资产阶级;我演的虽然是封建主义的人物,可是那是死了很久的封建主义人物。有极少数人企图用这样的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来腐蚀我们人民的精神,毒化我们的青年。客观上实际上就是这样的。当然,演这类戏的绝大多数人是不自觉的,因为原来在科班或者跟老师学戏的时候,就是学的这些戏,现在纵然心里不想演,又不会演别的。至于极少数人,你说他一点不自觉,我怀疑。如果他不自觉,为什么对京剧改革那么仇视?咱们不是有个歌子叫《社会主义好》吗?他说不是,他说是“封建主义好”、“资本主义好”。他用艺术形式表现出来。你看舞台上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多好啊!他是要唱那个歌子的。所以,演死人、演活人的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死人、活人的问题。这是一个政治性的问题,是个反映阶级性、反映政治方向、反映道路的问题。这话说得不对吗?有些人喜欢多演洋人、古人的戏,列宁是洋人、古人,为什么关于列宁领导十月革命的戏,还有其他一些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好的外国戏,演得也很少呢?
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并不笼统地反对演历史剧。我们反对演死人,是反对演那种鼓吹封建主义、鼓吹资本主义、美化剥削阶级的死人。至于那些长劳动人民志气、灭剥削阶级威风、有利于人民事业、有利于社会发展、有利于革命、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历史剧,代表中国人民优秀传统的历史戏,当然可以演。但是,问题是,重点应该放在演革命的现代戏上,放在演在斗争中的人民群众的活人,演在斗争中的无产阶级的活人上。前两年,我曾向北京市人民艺术剧院的同志们提过:你们拿百分之几的时间演死人、演洋人,百分之九十几的时间演中国的革命现代戏好不好?建议他们考虑一下。我不是说历史剧一概不能演,而是说重点要放在演活人,演工农兵,演有利于社会主义、有利于对敌斗争的现代戏上。
京剧界有人说,演革命的现代戏是一阵风。我们可以告诉他,这阵风很大,刮起来没有头。除非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现代修正主义者当家,这股风绝不会过去。京剧界的同志们、朋友们,我想你们最近可以把那些古人戏稍微搁一搁,集中精力突破现代戏这一关比较好。你们搞了那么多年,搞成习惯了,总觉得演那些戏顺手得很,一演现代戏就感觉手足无措,觉得困难得很。问题是还没有摸出一套,还不熟,熟了就好了。索性搞那么一段时期,把现代的革命戏演顺了手,那时,再同时演一部分古代人的戏也好。我看不这样搞一个时期,革命的现代戏巩固不了。
四、内容和形式问题。京剧的内容应该是革命的思想内容,前面已经讲过。但是,革命的内容应该和京剧独特的艺术风格统一起来。改革的困难也在这里。京剧的独特的艺术风格,演古代有它的一套了,演现代的工农兵还没有形成一套。这次创造了一些,但还只是取得了初步经验,还需要继续总结经验,继续创造,继续改进。
革命的内容要和京剧的独特的艺术风格统一起来,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京剧的程式要不要改革?京剧的程式原来是演古人的,而现在主要是要演现代人,演工农兵,那么势必要有所改革。无论音乐、唱、念、做、打,都要改革。拒绝改革就不能很好地反映工农兵。
另一个问题是,对别的艺术的好的东西要不要吸收?京剧原来就是吸收别的剧种的好东西创造发展起来的。原来就是那么起家的,现在为什么连好的东西也不学习不吸收了呢?应该吸收。当然,吸收的结果,仍然应该保持一个统一的京剧艺术的风格。就是说京剧还是京剧。不要搞成个“四不象”。譬如,人吃东西,只要是有营养的,什么都可以吃,吃了以后,经过消化,变成自己的血液骨肉等。如果京剧改革的结果,爱好京剧的人都不喜欢了,那总不能说我们的改革是成功了。
五、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的问题。所谓战略上藐视,就是我们坚信京剧一定能改革好,要藐视那些反对京剧改革的人。有些人不是反对京剧改革吗?这种人背对着社会主义,面向着资本主义、封建主义,他们是一定要失败的,群众就看不起他们,是完全对的。我们搞社会主义,他要搞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现在六亿多看戏的人喜欢看演活人的戏,他却专爱演死人。他脱离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有什么了不起?
战术上,同志们可就不要马马虎虎,必须重视。从剧本、导演、演唱,以至于每一幕、每一场、每一个角色,就连每一句唱、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要十分重视。演工人就要象工人,演农民就要象农民,演兵就要象兵,演什么就要象什么。又要象京剧,又要演什么象什么,这就困难了,不重视就搞不好。京剧改革这么一个大的文化革命斗争,必须注意质量,不要粗制滥造。京剧改革不能象糖炒栗子,倒在锅里现炒现卖。也不能象吃爆肚,把羊肚往锅里一爆拿出来就吃。这件事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不是一蹴即就的,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搞得尽善尽美的。就拿现存的一些传统戏来说,你晓得经过多少人的手,经过多少次改革,多少次加工。我们现在搞的是崭新的事业,是演工农兵。过去京剧舞台上不演他们,而现在我们要演他们并且要演好,会那么容易吗?所以,必须要重视。不要以为一下就能够改得那么合适。不可能。改得基本上好,就很好了。只要是革命的就好。至于内容上艺术上有些不够的地方,再继续不断地加工就是了。
在改革的过程中间,不可能没有不同的意见,不可能不发生争论。有不同意见,有争论,这是合理的。原来都是演古人的,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一改革,忽然一下子演革命的现代戏,什么意见都没有,那才奇怪哩。
有不同意见,有争论,怎么办?应该同志式地进行讨论研究,互相帮助把它搞好。不要因为革命的现代戏有那么一点毛病,就一脚把它踩死,一棒子把它打死。我们大家要爱护这朵新开的鲜艳的花。有争论不要紧,只要是真正赞成改革的,各种善意的意见,大家应当彼此倾听,共同讨论。有意见要当面说清楚,不要放冷箭。要养成这么一种作风。过去京剧界你一伙,我一伙,“班子气”、“行会气”是相当重的。这种恶习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现在一下子都搞光了?也不见得。你演一个戏,我背后拆你的台;我演一个戏,你背后拆我的台。反正各有各的一伙,就是不搞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大伙,更不用说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这一大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快七亿人口了,在中共中央、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下,大家搞一个大团结不好吗?有些人对这个大团结不过瘾,非要搞他的小团结才过瘾。我劝这些同志、朋友,把圈子搞大一点。
这就是京剧要不要改和怎么样改的问题。我提出以上几点意见,请大家考虑。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要保证京剧改革好,有些什么事情必须要做?有些什么前提?
前提有两条:
一、京剧的作者、导演、演员必须深入工农兵,同工农兵打成一片,同工农兵建立血肉的联系。这就是说,京剧的改革也要执行毛泽东同志所提出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路线。这样,才能有好作品,京剧演革命的现代戏才能演得好。你根本没有跟工农兵在一块生活过,不熟悉工农兵,就想在舞台上塑造他们的英雄形象,那怎么行?你光跟工农兵一块生活还不行,还要把工农兵中间的那些英雄人物的优点集中起来,在舞台上塑造出他们的典型形象。所以,京剧工作者一定要深入工农兵,要到工厂去,到生产队去,到连队去,和工农兵打成一片。有些同志,有些朋友,到工厂、生产队、连队里去了一个短短的时间就觉得收益不小,如果你搞上一年、两年或几年,收获岂不更大?首都作家、剧作者很多,可是出的剧本不多。为什么?主要的就是脱离了群众、脱离了实际。机关里一蹲,不下工厂、生产队、连队,怎么会有好的作品?好作品怎么会多?当然不可能多。有些戏,角色表演得还不大象,导演得还不大象,主要是因为导演、演员没有跟工农兵在一块生活过,或者生活的时间很短。
要深入工农兵并不那么简单。短短地下去那么几天,作作客,比较容易,真正要跟工农兵打成一片,建立血肉联系可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是必须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跟工农兵一条心,跟无产阶级一条心,跟贫下中农一条心,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大家都必须甘当群众的小学生。不但你们,就是我们党的工作者,党的中央委员,如果下去,一开始就指手划脚,不是先当群众的小学生向大家请教,那么农民、工人也是有话不肯讲的。许多做党的工作的同志,虽然他们跟工农群众保持经常的联系,他们还是要尽可能地下去蹲点,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甘心当小学生,那么京剧工作者下乡,下工厂,下连队,不甘心当群众的小学生行吗?也要甘心当群众的小学生。当然,年老的、体弱的,不要勉强他们去同吃同住同劳动,但是有机会参观参观也好嘛。青年、壮年的文艺工作者,应该和我们党的工作者一样,和其他方面的工作者一样,跟工农兵一起生活。
京剧改革要成功,这是一个前提。
二、京剧工作者思想要革命,就是要革命化,要无产阶级化。彻头彻尾、彻里彻外都一致,这叫做“化”。必须要内心革命化。不但革命化那么一段段,要彻头彻尾都革命化。这可不容易呀!你演的是革命的现代戏,如果你的思想没有革命化,没有无产阶级化,怎么能编得好?怎么能导演得好?怎么能演得好?如果你的思想没有革命化,也不可能跟工农兵打成一片,建立血肉联系。你一脑袋封建地主阶级思想、资产阶级思想,怎么能跟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打成一片呢?怎么能跟他们建立血肉联系呢?所以,要演革命的现代戏,首先思想必须革命化。要下决心改造和提高自己。只要下决心革命,就好办了。今天变一点,明天变一点,革命思想就越变越多,到时就会发生根本变化。这方面的一些根本问题,毛泽东同志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里讲得很清楚。我建议同志们再去好好读一读这个讲话。
老实说,有一部分人现在是很矛盾的,身子已经进入到社会主义社会了,可是脑袋还留在封建主义社会或者资本主义社会里。身体和脑袋处在两个地方,把脖子扯得那末长,你看难过不难过?吃的社会主义的饭,穿的社会主义的衣,一切生活都是社会主义供应,工农兵供应,可是就是不演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戏,思想还是封建主义的,或者资本主义的,所以矛盾得很。他自己这样也就算了,可是他还按照他的面貌,企图利用京剧来改造世界,反对我们演革命的现代戏。这就很不好了。怎么办?还是劝这样的人,努力改造自己的思想,连脑袋一块进到社会主义社会来好。
毛泽东同志对我们正在进行的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提出要“重新教育人,重新组织革命队伍”。为什么重新教育人呢?就是为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重新组织什么样的革命队伍呢?重新组织社会主义的革命队伍。很多人过去对民主革命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是对社会主义革命准备得不够,甚至根本没有准备。我们过去也没有在全国系统地、全面地在一切方面进行过社会主义教育。现在,全国城乡正在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只要这样一直地抓下去,不但可以使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顺利地进行,把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越搞越好,而且可以真正地挖掉修正主义的根子。
同志们!不要以为我们这里不会出修正主义。如果不好好抓阶级斗争,抓社会主义教育,也可能出修正主义。老实讲,文艺界的问题是相当多的,决不比其他方面少。所以,在文艺战线方面,要进行整风,要开展社会主义教育,开展两条道路的斗争。大家要好好地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著作,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站稳无产阶级立场,自己检查清理一下过去几年自己写了些什么作品,演了些什么戏,拍了些什么电影,唱了些什么歌子,奏了些什么音乐,画了些什么画,有哪些作品,哪些东西,是资产阶级的或者是带有资产阶级残余影响的,或者是封建主义的。发现错误、缺点,改掉就好了!文艺界都要这样做,京剧界也不例外。大家都搞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把封建主义的、资本主义的思想影响统统肃清掉。只要这样,我敢断定,京剧改革一定能够改革好,京剧一定有光辉的、伟大的前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