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7月6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正告富马亲王
本报评论员
最近,富马亲王接连发表谈话,对中国进行各种诬蔑。这表明富马亲王正在越来越远地离开和平中立的道路。我们不能不正告富马亲王,继续这样走下去是十分危险的。
人们记得,富马亲王在今年四月初访问中国的时候,曾经表示他要严格遵守和切实履行日内瓦协议,彻底实施民族团结政府的政治纲领。他对于中国和老挝的友好关系,也曾经给予高度的评价,认为中国政府所表示的友谊是“对老挝人民争取自由、独立和中立的斗争的支持”。在此之前,富马亲王在访问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时候,也宣布将坚决充分履行日内瓦协议,实现民族和睦,使老挝王国走上真正的和平中立道路。富马亲王的这种正确立场,得到了中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欢迎和支持。
富马亲王回国以后,老挝三方面领导人就在查尔平原会晤。他们讨论了琅勃拉邦中立化问题,以便恢复民族团结政府的正常活动,实现政治纲领,和缓老挝的紧张局势。在这次讨论中,富马亲王同苏发努冯亲王的意见是一致的,只是由于富米·诺萨万的阻挠,三方面没有达成协议。
当时,富马亲王还准备随同老挝国王访问法国,以寻求对老挝和平中立的支持。
美帝国主义对老挝局势的这种发展,感到严重不安,并且立即加紧干涉活动。四月十九日,美国策动老挝右派发动万象反动政变。这次政变的目的是要阻挠老挝局势朝着有利于老挝民族利益的方向发展,而其矛头首先针对着富马亲王和他所领导的中间派。
美国和老挝右派的第一步是用武力把富马亲王赶下台去。他们把他拘禁起来,宣布“废黜”他的首相职位,并“废除了民族团结政府管理国家的权力和任务”。
美国和老挝右派的这一手遭到老挝爱国力量和国际上的强烈反对以后,他们的第二步是胁迫和诱骗富马亲王,使他陷入他们的圈套,受他们的控制和掌握。他们玩弄中右派合并的把戏,瓦解和吞并了中间派的力量。他们在改组右派政府的名义下,使老挝民族团结政府蜕变为亲美的右派政府。
接着,他们的第三步是把富马亲王抬出来作为工具,反对老挝爱国战线党和真正中立力量。他们利用富马亲王要求美国提供“援助”,派遣飞机侦察和轰炸老挝解放区,使美国得以对老挝进行公开的直接的武装干涉。
美帝国主义和老挝右派从打击富马亲王到胁迫、利用他的整个过程,说明富马亲王目前究竟是处在什么样的地位。富马亲王还一再辩解,说他并不是老挝右派的“囚徒”,而拥有领导万象政府的一切军事和民政机构的全部权力。这都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现在,美帝国主义和老挝右派又把富马亲王推上了更为危险的道路。他们不仅把富马亲王当作反对老挝爱国力量的工具,而且把他当作破坏中老关系的工具。
六月二十四日,万象政府的“外交大臣”方·丰萨万在富马亲王的授意下向报界宣布,中国驻老挝的经济文化代表团是“非法”的。
六月二十七日,富马亲王亲自出面,向西方记者诬蔑中国对邻国“始终奉行着一种兼并政策”。他的根据是:中国正在修建“把云南省同老挝北部连接起来的第二条公路”,而老挝同中国“并没有达成修建第二条公路的协定”。他还说,关于修建第二条公路的证据是老挝“俘获”的两名所谓“共产党中国俘虏”。
这些奇谈怪论,本来不值得识者一笑。但是,由于它们出自富马亲王和他领导下的方·丰萨万之口,就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注意。
中国驻老挝王国经济文化代表团是怎样成立的,富马亲王应该比谁都更清楚。正是他本人,在一九六一年二月以老挝王国政府首相的身份,建议中老两国互换经济文化代表团。同年三月七日,老挝王国政府代理外交大臣贵宁·奔舍那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越南民主共和国大使何伟,代表老挝王国政府正式提出这个建议。三月八日,何伟大使复照,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表示完全同意这个建议。四月二十五日,周恩来总理和梭发那·富马首相发表联合声明说,“双方满意地看到,两国政府已经在一九六一年三月就互设经济文化代表团问题换文”。十一月十四日,老挝王国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和老挝爱国战线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在老挝解放区接见中国经济文化代表团团长何伟,何伟团长亲自向富马首相递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委任书。当时在座的还有方·丰萨万。
几年来,中国经济文化代表团一直进行着正常的外交活动,为发展中老友好关系做了许多工作,并曾代表我国政府同老挝王国政府签订了“中老航空运输协定”和“关于修建公路的协定”。一九六二年老挝民族团结政府成立后,代表团同这个政府的领导人仍然保持着经常的联系接触。老挝王国政府领导人从来没有对中国经济文化代表团的合法性提出过任何异议。现在,在美帝国主义派遣飞机轰炸中国经济文化代表团之后,这个代表团却忽然被说成是“非法”。这种出尔反尔的态度,在国际关系中是罕见的、荒唐的。散布这种论调,除了为美帝国主义推卸罪责而外,还能有什么别的解释呢?
说什么中国在修建从云南通往老挝境内的第二条公路,那更是无稽之谈。根据富马亲王在一九六一年四月访问中国时提出的要求,和一九六二年一月十三日中老两国政府签订的关于修建公路的协定,中国负责修建了一条从中国云南省孟腊到老挝丰沙里省的丰沙里的公路,作为对老挝的无偿的、不附带任何条件的经济援助。除此以外,中国并没有在老挝修建任何别的公路。富马亲王作为中国在修建第二条公路的根据的那两个中国人,实际上是我国云南境内的筑路民工。中国在自己国境之内筑路,同老挝毫不相干,根本谈不上需要同老挝政府取得协定的问题。至于逃入老挝的两名中国民工,本来只是边境上的个别居民非法越境,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完全可以按照国际惯例处理。根据这些事实,怎么能够得出中国要“兼并”邻国的结论呢?
现在,老挝右派大肆造谣说什么中国军队进入老挝。右派集团把逃入老挝的两个民工当作宝贝,对他们进行威胁利诱,伪造口供,作为诬蔑中国的证据。中国政府已经通过外交途径向富马亲王说明了事情的真相,并揭露了老挝右派的阴谋。在这以后,富马亲王竟然还这样歪曲事实,攻击中国,不能不使人认为是有意破坏中老两国的关系。
富马亲王亦步亦趋地跟着美帝国主义和老挝右派,在国内反对老挝爱国力量,在国际上反对中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这对他自己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富马亲王应当认识到,美帝国主义正在施展一个毒辣的阴谋,这就是要切断富马亲王的一切回头之路,使他离开所有曾经支持他的力量,把自己置于绝境。
老挝近几年的历史证明,富马亲王只有对内同老挝爱国战线党保持团结,并且争取右派在爱国的基础上进行合作,对外奉行和平中立政策,才能有他的政治地位,才能成为中间派的领袖和民族团结政府的首相。一旦他抛弃了这种立场,依附右派,反对老挝的一切爱国力量,甚至不惜扩大老挝的内战,引进美国的直接干涉,那么,他就成为右派的俘虏,不会再得到老挝人民的支持;他所领导的中间派就会分裂,真正中间力量就会把他摒弃;他就不能再以中间派领袖的身份继续领导由老挝三派力量组成的民族团结政府。同时,他也就会丧失国际上爱好和平的国家的信任和支持。到了这个地步,他就完全成了美帝国主义手中的傀儡。而当美帝国主义达到了推翻老挝民族团结政府、彻底撕毁日内瓦协议的目的之后,富马亲王也就会由于丧失了可以供其利用的价值而被弃如敝屣。
两条道路,两种结果。富马亲王何去何从,其三思之。


第3版()
专栏:

库马拉西里在锡共建党二十一周年庆祝大会上讲话
号召建立强大的党完成反帝反修任务
修正主义者听从赫鲁晓夫指挥棒,他们破坏党领导下组织的企图已遭失败
新华社科伦坡四日电 锡兰共产党三日晚上在这里举行了建党二十一周年庆祝大会。
锡共党员、党的同情者、工人、知识分子和其他进步人士等约五百人冒着大雨前来参加庆祝大会。大会主席由党的创始人之一的西里瓦德尼担任。
总书记库马拉西里在会上讲了话。他说:今天锡兰只有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党,这就是我们的党。我们党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锡兰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指导下,一定能最后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
他回溯锡共的发展史时说:党近年来不得不在党内进行的最大的斗争是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在锡兰,现代修正主义表现为盲目听从赫鲁晓夫的指挥棒。他指出,修正主义者已经没有权利自称为共产党人。
库马拉西里说:党要对帝国主义和反动派作斗争,同时要孤立和击败修正主义,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他指出,这个任务是艰巨的,他号召每一个党员要在城市和乡村建立强大的共产党来完成这个任务。
党的全国组织员桑穆加塔桑也在会上讲了话。他在谈到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时说:这虽然是在国际范围内发生的现象的一部分,但是它实质上是为反对放弃在锡兰的条件下遵循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而进行的斗争。他说:锡兰共产党人所以着手进行这场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是因为克尼曼和魏克马沁格集团听从赫鲁晓夫的指挥棒,实行修正主义的政策,背叛了工人阶级,他说:这种对工人阶级的背叛决不是偶然的,而是一个抛弃革命原则、接受通过议会手段取得政权的长期过程的结果。
当他谈到中国共产党在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中始终给予世界人民以革命支持,并提议向中国共产党致以热情的敬意的时候,大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他接着说,由于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进行了不懈的斗争,修正主义者破坏在党领导下的组织的一切企图都已归于失败。
锡共《工人报》主编赫·姆·普·毛希丁在谈到存在于党内的修正主义在相当长的时期中使党的活动处于瘫痪状态后说:在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施行了艰巨的大手术以后,现在已使党免于死亡,而领导着锡兰无产阶级和人民走上革命的道路。


第3版()
专栏:

卡斯特罗强烈谴责美国蛮横侵犯古巴领空
古巴革命政权巨人般强大无畏
经济形势空前良好,美国封锁将使古巴更加强大
新华社哈瓦那三日电 古巴报纸今天发表了古巴总理卡斯特罗的谈话,强烈谴责美国飞机不断侵犯古巴领空的非法行为。他强调说,如果不解决在古巴上空的非法飞行问题,将造成严重问题。如果同意粗暴地侵犯我国领空的行为,这就是放弃一项主权原则。
卡斯特罗这番谈话是在加拿大大使馆七月一日的招待会上向记者说的。
卡斯特罗总理指出:自从一九六二年十月危机以后,美国U—2飞机不断进行非法飞行。今年五月一日后,这种非法侵犯领空的行为仍在继续。他问,难道外国飞机对我国领土进行侦察和拍摄我们的军事设施的照片不危及我国安全吗?所有的国家都有权要求尊重它的主权。他强调指出:古巴从来没有用侵犯它国领土来保卫自己的安全,而美国却向其他国家实行这种政策。他特别举出老挝的例子,说明美国正在攫取侵犯这个国家的领空的权利。
古巴总理在谈到美国策划对古巴的新侵略威胁时警告说:我们不用费事就可以处于战争准备状态,进行自卫。威胁我国的所有傀儡政府都不可能给我们造成损害。古巴革命政权很强大,就象一个巨人一样。组织反革命集团的企图已经完全失败了。在我国已经缴获了成千上万的美国提供给反革命分子的武器。如果美洲国家组织要进行调查的话,可以对美国进行七百次制裁。
他在谈到古巴的经济情况时说,形势是空前的好。他说,在古巴,这个十年应该认为是农业的十年。我们认为把我们最大的力量投到农业中去,是最明智的做法。在这十年中,我们要发展农业,并将为工业化准备技术基础。他说,在国家的土地中,今年将在五万卡瓦耶利亚的土地上种植各种作物。这个数字意味着扩大耕种一万五千卡瓦耶利亚从来没有耕种过的土地。
卡斯特罗说,封锁现在对我们来说,是坏事,但是,明天对美国人来说将更糟。封锁给我们造成了损失,但也使我们更加强大,因为它迫使我们寻找解决的办法,造就更多的技术专家。
卡斯特罗在谈话中宣布,古巴将参加不结盟国家会议。他说,我们反对邀请委内瑞拉参加,因为委内瑞拉政府是美帝国主义的工具。


第3版()
专栏:

进一步被美国当作破坏中老关系的工具
富马接连发表诬蔑中国谈话
新华社五日讯 万象消息:梭发那·富马亲王最近接连发表诬蔑中国、破坏中国—老挝关系的谈话。富马亲王的这些谈话表明,他已进一步被美帝国主义当作破坏中老关系的工具。
在美国飞机轰炸中国驻老挝经济文化代表团住地的暴行发生以后,富马亲王在六月二十二日发表谈话,公然表示对老挝解放区的轰炸还要继续下去,他在谈到中国代表团人员遭受伤亡的情况时轻描淡写地说:“只有一人死亡,几人受伤。”
随后,六月二十四日,富马授意万象政府“外交大臣”方·丰萨万向报界发表谈话,宣称中国经济文化代表团是“非法”的,并说什么这个代表团是在万象“不知情的情况下成立的”。由于拿不出任何站得住脚的理由,方·丰萨万只得说什么“老挝政府”把中国大使馆没有就中国经济文化代表团被炸一事提出抗议,“看成是一种迹象,表明康开代表团是非法的。”
富马亲王在六月二十七日向伦敦《每日电讯报》驻万象记者弗兰克·罗伯逊发表谈话时,按照美帝国主义的调子说:“至于中国对它的邻国的意图,很明显,北京始终奉行着一种兼并政策”。
富马亲王在谈话里捏造中国正在修建一条“把云南省同老挝北部连接起来的第二条公路”,而老挝同中国“并没有达成修建第二条公路的协定”。
他为自己捏造的这种说法提供的“证据”,却是美国—沙湾拿吉集团近来大肆宣传的所谓“老挝政府今年五月间在芒新附近俘获”的“两名共产党中国俘虏”。富马在就两个中国民工逃亡这件事加以发挥时竟荒谬可笑地说什么这两个人是“中国第十三军第三十九师的民兵队的队员”。至于中国军队中为何出现“民兵队员”的问题,他没有提出任何说明。


第3版()
专栏:

马拉迪宣布印度尼西亚参加东京奥运会时强调
决不后退继续反对帝国主义垄断国际体育
表示要努力发展新运会以加强新兴力量的团结
新华社雅加达五日电 据安塔拉通讯社报道,印度尼西亚体育部长马拉迪七月一日宣布,由于国际奥委会被迫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印度尼西亚决定参加东京奥运会。
马拉迪是在这里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这个决定的。马拉迪追述说,国际奥委会在去年借口印度尼西亚拒绝蒋介石集团和以色列参加第四届亚运会而无限期地排斥印度尼西亚于国际奥委会之外,为此,印度尼西亚退出国际奥委会,并于去年组织了新兴力量运动会。
马拉迪指出,印度尼西亚退出国际奥委会这一决定,受到了许多国家的支持,特别是新兴力量的支持。阿拉伯联盟国家曾公开声明,如果国际奥委会不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处分,他们就不参加东京的奥运会。其他许多国家也采取了这一行动。国际奥委会在这种压力下不得不取消了它对印度尼西亚的处分。马拉迪说,国际奥委会被迫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不公正的决定,印度尼西亚政府考虑到日本政府和人民以及其他国家的愿望,也因为这次奥运会是第一次在亚洲国家举行,印度尼西亚决定参加东京奥运会。马拉迪强调指出,印度尼西亚将同新兴力量一起在“前进,决不后退”的口号下,为反对帝国主义在国际体育上的控制和垄断而继续斗争,特别要努力发展新兴力量运动会作为一种工具,以便在民主精神和互相合作的基础上自由地开展体育运动,并进一步加强一切新兴力量之间的团结和友谊。
据新华社雅加达五日电 印度尼西亚报纸就国际奥委会无条件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纷纷发表评论,号召印度尼西亚全国人民继续同国际奥委会作斗争,发展新兴力量运动会。
印度尼西亚《人民日报》六月二十九日发表评论说,国际奥委会无条件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的决定证明,只要同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帝国主义进行斗争,它是会被迫撤退的。
评论说,国际奥委会的这个决定丝毫不能动摇印度尼西亚人民继续为召开第二届新运会而斗争和致力于建立一个新的体育世界的决心。
评论强烈要求把美国人布伦戴奇和印度人桑迪之流从国际奥委会开除出去,因为他们互相勾结,对印度尼西亚猖狂进攻。评论接着说,必须把南非、以色列和蒋介石集团驱逐出国际奥委会。与国际奥委会有关的国际体育组织必须撤销对参加第一届新运会的运动员的无理处分。
《印度尼西亚火炬报》六月二十九日的评论说,国际奥委会的这个决定并不意味着印度尼西亚已经取得最后胜利。因为国际奥委会仅仅是开始退却,它仍然被由强大反动力量支持着的布伦戴奇之流反动分子所控制。
评论谴责国际奥委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的不正当的态度,接纳蒋介石集团。评论说:“我们不能听任这样的事存在而不管。”
《东星报》六月二十九日发表评论说,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同国际奥委会之间的争端尚未彻底解决。评论斥责国际奥委会玩弄政治阴谋,其中包括企图制造“两个中国”、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排斥在国际奥委会之外。
这家报纸六月三十日又发表社论说,“国际奥委会是帝国主义的一项工具。我们应该继续保卫和发展新兴力量运动会,使其成为粉碎帝国主义在体育世界中的窝巢——国际奥委会的政治武器”。


第3版()
专栏:

我体总负责人就国际奥委会被迫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发表谈话
印度尼西亚人民赢得反帝斗争的一次胜利
新兴力量的团结斗争迫使国际奥委会退却,但是,国际奥委会的帝国主义反动立场没有任何改变
新华社五日讯 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负责人就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一事发表谈话如下: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执行委员会最近在洛桑举行的一次特别会议上,被迫作出了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的决定。这是印度尼西亚人民和其他新兴力量人民在国际体育事务中反对帝国主义斗争的一次胜利。中国人民和体育工作者对印度尼西亚人民的英勇斗争表示敬佩,对他们在斗争中取得的胜利感到鼓舞。
众所周知,在美帝国主义的指使下,国际奥委会打着“体育不问政治”的幌子,招摇撞骗,倒行逆施,到处制造政治阴谋活动。在一九六二年第四届亚洲运动会之际,美帝国主义为了要破坏亚非团结,玩弄敌视中国、敌视阿拉伯国家的政治阴谋,曾指使国际奥委会对这次运动会的组织者——印度尼西亚横加干涉。面对着帝国主义的这一严重挑衅,印度尼西亚政府和人民非但没有屈服,而且向帝国主义势力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击败了帝国主义的阴谋,拒绝了以色列和台湾蒋介石集团的所谓体育队参加第四届亚运会。帝国主义不甘心这一失败,继续指使国际奥委会,先是作出所谓“不定期地禁止印度尼西亚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反动决议;后又无理提出要印度尼西亚承认“错误”,才能恢复对它的承认。
全世界人民都看得很清楚,印度尼西亚的立场是正义的,是光明磊落的。而国际奥委会却禀承美帝国主义的意旨,在国际体育活动中兴风作浪,玩弄政治阴谋,敌视各国人民,破坏各国人民的团结,阻挠各国体育事业的发展,垄断和控制国际体育运动。国际奥委会的种种罪恶行径,使世界各国人民,首先是新兴力量人民,日益认识到它作为帝国主义工具的反动面目,对它进行了严厉谴责和反对。今年五月,阿拉伯联盟理事会作出的抵制东京奥运会的决定,就是一个明显例证。
国际奥委会对印度尼西亚的敌视行为已愈来愈不得人心,愈来愈遭到印度尼西亚人民和各国人民的强烈反对。斗争的结果是,印度尼西亚人民赢得了胜利。国际奥委会在面临许多国家抵制东京奥运会的危机的情况下被迫退却,不得不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这一事实再次充分证明,对帝国主义只有团结一致,进行坚决的斗争,才能取得胜利。
当然,我们还必须看到,帝国主义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国际奥委会虽然被迫撤销了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的帝国主义的反动立场有任何改变,它仍然在帝国主义的控制下,它将继续玩弄政治阴谋,敌视新兴力量人民,敌视新运会。它仍在指使某些国际体育组织中的反动分子无理禁止参加过新运会的运动员参加国际比赛。如国际奥委会在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的同时,又指使国际业余田径联合会和国际业余游泳联合会坚持过去的无理制裁的决定。国际业余游泳联合会宣称要印度尼西亚作出“不再违反国际业余游泳联合会规章”的“保证”,“重新填写入会申请书”,国际业余田径联合会宣布对参加新运会的各国运动员的“制裁”仍然有效等等。
印度尼西亚体育部长马拉迪在七月一日的声明中明确表示:“印度尼西亚和新兴力量一道,将遵循‘前进,决不后退’的誓言,为反对帝国主义在国际体育上的控制和垄断进行斗争,特别是要把推动新兴力量运动会作为一种工具,以便在民主精神和相互合作的基础上自由地开展体育运动,并进一步加强一切新兴力量之间的友谊和团结。”中国人民和体育工作者完全支持马拉迪部长的这一正义立场,并决心与印度尼西亚和新兴力量人民一道,为坚决反对帝国主义垄断国际体育活动,制造政治阴谋,破坏新运会的种种罪恶活动而继续斗争到底。


第3版()
专栏:

在面临危机的情况下被迫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
国际奥委会敌视新兴力量行径遭可耻挫败
一些国际体育组织在国际奥委会指使下仍然歧视参加新运会的运动员
新华社五日讯 洛桑消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于六月二十六日在洛桑举行的特别会议上被迫决定,撤销国际奥委会对印度尼西亚作出的无理处分。这是印度尼西亚人民和亚非各国人民在国际体育界进行反帝斗争的一次胜利,使国际奥委会敌视印度尼西亚和亚非各国人民的罪恶行径遭到了可耻的挫败。
国际奥委会对印度尼西亚的“处分”是在一九六二年在雅加达举行的第四届亚洲运动会后作出的。在这次亚运会上,印度尼西亚政府和人民拒绝了以色列和台湾蒋介石集团的所谓体育队入境,从而维护了亚非团结和自己国家的尊严,沉重地打击了美帝国主义企图利用亚运会破坏亚非国家和人民的团结与友谊的政治阴谋。印度尼西亚政府和人民的这一英勇行动受到了全世界正义人士的热烈赞扬和支持。但是,美帝国主义不甘心失败,在它的指使下,国际奥委会竟蛮横无理地决定不定期地“禁止”印度尼西亚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
国际奥委会的这一无理决定,遭到了印度尼西亚政府和人民以及各国人民的强烈谴责和反对。而国际奥委会仍然蛮横地于去年十月又通过一个决议,硬要印度尼西亚承认“错误”,才能恢复对印度尼西亚奥委会的承认。国际奥委会这个极其荒谬的决定,再次遭到印度尼西亚的反对。印度尼西亚政府明确表示,印度尼西亚没有犯过错误,因而不存在承认错误的问题。
印度尼西亚的这一严正立场,获得世界各国人民的积极支持。不久以前,有十三个阿拉伯国家参加的阿拉伯联盟理事会会议上一致决定,如果印度尼西亚被排斥在奥运会之外的话,它们将抵制在东京举行的第十八届奥运会。正是由于印度尼西亚人民的英勇斗争和世界各国人民的坚决支持,国际奥委会最后才被迫作出了“在不附带进一步条件的情况下”,撤销它过去对印度尼西亚奥委会作出的错误决定。这是印度尼西亚和各国人民反对国际奥委会的垄断和歧视行为的正义斗争中的一个胜利。
各方面舆论指出,国际奥委会虽然被迫撤销了对印度尼西亚的“处分”,但是丝毫也没有改变它充当帝国主义政治工具的立场。它仍然企图垄断和操纵国际体育活动,阻挠亚非和一切新兴力量体育事业的发展,伙同一些国际体育组织内的反动分子及其追随者,禁止参加过第一届新运会的许多国家的运动员参加东京奥运会。各国人民,特别是新兴力量人民对国际奥委会的斗争并未就此结束,而是应当更加团结一致,为彻底粉碎国际奥委会及某些国际体育组织敌视新兴力量人民、敌视新运会的罪恶活动而继续奋斗。
新华社五日讯 东京消息:国际奥委会在被迫撤销了对印度尼西亚的无理处分的同时,仍然指使一些国际体育组织内的反动分子无理禁止参加过新运会的运动员参加东京奥运会等国际比赛。
据报道,国际业余游泳联合会的发言人、负责这个联合会今年事务的名誉秘书阿部二日在东京说,印度尼西亚游泳运动员如果想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话,他们必须保证决不再“违反”国际业余游泳联合会的“规章”,并填写一个要求重新入会的“申请书”,然后再由这个协会的会员对印度尼西亚的申请进行通讯表决。
新运会后,国际业余游泳联合会借口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游泳运动员“触犯”了协会的所谓“规章”,禁止他们参加奥运会。国际业余游泳联合会无理规定,这个协会的会员不得同非会员比赛,而在新运会上,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游泳选手同不是这个协会会员的中国等国家的运动员进行了比赛。
另据伦敦消息,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国际业余田径联合会主席埃克塞特爵士七月一日在伦敦说,虽然国际奥委会撤销对印度尼西亚的处分,但是国际业余田径联合会对新运会参加者的“制裁”仍然有效。他说,新运会的参加者仍然不能参加东京奥运会等国际比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