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7月10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阿尔巴尼亚《人民之声报》撰文坚决保卫斯大林及其革命事业
彻底揭露赫鲁晓夫集团所谓反对“个人迷信”的危险阴谋
斯大林是伟大的革命领袖,对苏联人民和国际工人阶级有杰出的历史功勋,享有崇高的威望
赫鲁晓夫集团“反对个人迷信”,是它推行反马列主义的背叛路线和干涉他党内部事务的烟幕
新华社地拉那九日电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机关报《人民之声报》在六月十二、十三和十四日连载一篇题为《彻底揭露赫鲁晓夫集团所谓反对“个人迷信”的危险阴谋》的文章。这篇长达五万六千字(汉语译文)的文章坚决维护斯大林和他的革命事业,指出赫鲁晓夫反对“个人迷信”是他掩盖自己的反马克思主义的背叛路线的一种手段。
赫鲁晓夫反对“个人迷信”的斗争,是他掩盖自己的反马克思主义的背叛路线和为之辩护的一种手段
文章说,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历来是任何形式的个人迷信的最坚决的和有原则的反对者。阿尔巴尼亚劳动党过去和现在始终忠实地坚决奉行马克思主义关于必须反对个人迷信的教导。但是,与此同时,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坚决遵循列宁关于工人阶级领袖的作用的重要指示。因此,在坚决反对个人迷信的任何表现的同时,我们党也反对否认工人阶级领袖的作用,特别是诋毁他们和排除他们的一切企图。
文章说,斯大林是伟大的革命领袖,他对苏联人民和国际工人阶级有杰出的历史功勋,这就是为什么他享有崇高的威望。如果说他作为领导人在自己的活动中有过象修正主义分子所说的个人迷信的表现,那么象赫鲁晓夫、米高扬之流也要负重大的责任,他们了解这种情况,然而不但没有加以批评,反而歌颂斯大林,称他为“父亲、英明的导师、苏联党和人民以及全世界工人的天才领袖”,等等。赫鲁晓夫及其同伙在斯大林生前就是这样写的、这样说的,这证明他们是口是心非,是伪装起来的叛徒。
文章说,赫鲁晓夫一时说斯大林是革命者,是杰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时又用最下流的话诽谤斯大林。他一面大喊大叫批评斯大林“个人迷信”,一面又情不自禁地培植自己的个人迷信。他一面说斯大林只有错误,阻碍工作,一面大肆吹嘘说,现在如果没有赫鲁晓夫的“倡议”、“关怀”、“直接参加”、“指示”以及亲自“指导”,那就将一事无成。他一面标榜“广泛发扬民主”、“集体领导”、每个人的“生动活泼的主动性”、“权力下放”,一面却把党和国家的一切大权集中在一个人手里,垄断整个领导权,排除其他所有的人,等等。
由此可见,赫鲁晓夫及其集团关于所谓“反对个人迷信”的震耳欲聋的喧嚣只是一出滑稽戏,一个蛊惑人心的阴谋。
文章说,关于“个人迷信”的喧嚣,始终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搞的别有用心的把戏:
首先,是作为一种烟幕,来在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辩解、掩饰和散布其反马克思主义的、机会主义的和背叛的路线——所谓“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和“人道主义、民主和自由的社会主义”路线。实际上,这是向帝国主义投降和与之联合的路线,是阻止和窒息各国人民革命和解放运动的路线,是社会主义向资产阶级蜕化变质的路线。
其次,是要堵住捍卫斯大林的思想和革命事业并反对赫鲁晓夫及其追随者的叛变行径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嘴,以便破坏这些党的信誉,从而扫清摆在他的修正主义道路上的障碍。赫鲁晓夫搬出“个人迷信”的问题来当作洪水猛兽,以便对其他党施加压力,干涉它们的内部事务和清除掉他所不喜欢的领导人。
文章接着指出,种种事实证明:反对“个人迷信”的口号一向被以赫鲁晓夫集团为首的现代修正主义者用来实现他的反革命目的。赫鲁晓夫叛徒集团目前还在利用对“个人迷信”的攻击,来进一步扩大反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反革命大阴谋。
修正主义者的目的是取消无产阶级专政
文章说,现代修正主义者企图使社会主义制度蜕化变质、遭到破坏的主要目标之一是诋毁无产阶级专政的信誉,取消无产阶级专政。他们对斯大林进行最骇人听闻的诬蔑,他们这样做实际上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竭力把无产阶级专政说成是恐怖,警察政权,取消民主,说成是必须赶紧取消的制度。
在这个问题上,以赫鲁晓夫为首的现代修正主义者走的是所有机会主义者和工人阶级的叛徒的老路,所有机会主义者和工人阶级的叛徒总是恰恰把他们攻击的矛头主要指向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根本事业的无产阶级专政,而且这一点也始终是区分马克思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的敌人的界线。诽谤无产阶级专政和走上取消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等于是公开背叛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事业。
文章指出,赫鲁晓夫诬控斯大林所谓犯下了“罪行”的指责是虚构的,他所举出的所谓“事实”,是捏造的和歪曲的。当然,在同许多敌人进行多年激烈的、十分复杂的斗争中,无产阶级专政的机构可能对个别的人犯过一些错误。但是,只有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死敌才会借题发挥说,斯大林领导的时期的特点是恐怖,取消民主,迫害,监狱和集中营,生命朝不保夕,等等。
文章指出,赫鲁晓夫集团反对斯大林的真正目的是要取消无产阶级专政,改变社会主义制度,实行“自由化”。正是“自由化”的口号,现在已经成了社会主义的敌人要使社会主义制度蜕化变质、取消社会主义制度的阴谋的一个主要的方面。
文章说,现代修正主义者关于无产阶级“暂时”专政和“全民国家”的论点,是他们对工人阶级的叛徒,对右翼社会民主党头目、对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的一大原则性让步。所有这些势力对苏联以及其它修正主义者当权的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的“自由化”发出欢呼,这不是没有原因的。而苏联国家向“全民国家”演变,实际上也就是取消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对社会主义事业的大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教导我们,日常的经验也证明了,直到共产主义彻底胜利为止,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可或缺的。
文章在驳斥赫鲁晓夫所谓“在苏联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已经排除”的论调时说,事实上,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在任何社会主义国家都存在,苏联也不例外,而这一危险的根源不仅在于帝国主义可能施加的压力,而且在于力图使社会主义蜕化变质的修正主义。不仅铁托的南斯拉夫的例子,而且主要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竟然能在苏联和苏联共产党内篡夺领导权这一事实清楚地证明了,通过社会主义政权蜕化变质这个途径,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是真正的危险。赫鲁晓夫集团取消无产阶级专政,恰恰是为这种背信弃义的目的服务。
修正主义者企图使工人阶级的革命政党蜕化变质、取消工人阶级的革命政党
文章说,现代修正主义者在放肆地攻击斯大林和他的事业的时候,首先把他们的炮口指向斯大林所坚决保卫的关于工人阶级在推翻资本主义的斗争中,和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时期中必须要有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的党来领导的列宁主义原理。修正主义者把关于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领导作用的论点同所谓的“斯大林个人迷信”联系起来,这种做法十分清楚地表明,修正主义者反对斯大林的疯狂宣传运动,恰恰是为了使无产阶级革命政党蜕化变质以至消灭的反马克思主义目的。
文章说,赫鲁晓夫关于把苏联的工人阶级的党改变成为“全民党”的“创造性新发现”,也是现代修正主义者为了取消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政党而进行的一系列背叛活动中的一个环节。这在事实上等于是否认工人阶级在争取实现共产主义的斗争中的领导作用,彻头彻尾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学说。事实上,从根本上来说,党是阶级概念,因此不可能有什么“超阶级的党”或“全民党”。只要还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阶级斗争,只要还存在着阶级差别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差别,要成功地建设共产主义社会,无产阶级专政和作为领导核心的无产阶级政党就是不可或缺的。
文章说,在苏共二十二大以后,赫鲁晓夫集团在取消苏联工人阶级革命政党的道路上又向前走了一步,这就是“以生产为基础”“改组”整个党。在同一地区,建立起了党的两套平行的组织,一套是工业的,一套是农业的。这整个“改组”的核心,是党的组织脱离政治方面的问题而只是去关心经济问题,是在党内以经济领导人代替政治领导人。这是公开背离伟大列宁的教导。赫鲁晓夫集团实行的所谓“以生产为基础改组党”,其目的实际上是把工人阶级的政党变成单纯的经济组织,这实质上就是取消党。
修正主义者在“反对个人迷信”的幌子下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渗透敞开大门
文章指出,斯大林为了保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纯洁性,同一切外来的资产阶级的和非无产阶级的影响进行了不可调和的斗争。但是赫鲁晓夫及其集团篡夺了党和国家的领导权之后,就为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和反社会主义的观点、倾向和影响统统敞开大门,任其在苏联的精神生活的整个阵线上自由泛滥。赫鲁晓夫在文学、艺术方面的“新方针”所产生的恶果是思想混乱以及资产阶级腐化艺术的倾向在苏联泛滥。在斯大林领导下的三十年期间所创造的苏联文学几乎全部被一笔勾销,关于文学艺术的全部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都遭到攻击,同时却鼓吹在艺术领域中实行意识形态共处的资产阶级思想,鼓吹在艺术方面的各个流派享有完全自由。在艺术领域中停止了反对资产阶级思想的斗争,使资产阶级思想泛滥起来。人们忘掉了苏联文学的革命传统和历史乐观主义,开始大量发行——五万至十万册——腐化堕落和反社会主义的诽谤性的作品。这些作品同社会主义制度背道而驰,传播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毒素,例如特瓦尔多夫斯基的诗《山外青山天外天》和《焦尔金游地府》;索尔仁尼琴的小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叶夫图申科的一些诗;丘赫拉伊的影片《晴朗的天空》和以《寂静》命名的影片以及彻头彻尾反社会主义的其他作品。
文章说,关于资产阶级思想意识在苏联的渗透,现在这方面有很多其它事实。每年有几百、几千个美国以及其它资本主义国家的“游客”访问苏联,大批艺术家、运动员、文化界人士、企业人士、部长、参议员的互访,毫无阻碍地发行西方的腐化书报、杂志和电影,自由交换广播和电视,等等。而这一切是在这样的时刻做的:同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立场的各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文化和艺术交流的途径堵塞了;千方百计不让人们收听北京电台和地拉那电台的广播;严密封锁各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任何文件。
文章说,生活所表明的上述种种,就是赫鲁晓夫同帝国主义多方面“和平共处”的逆流的后果。美国驻苏联大使科勒在美国参议院的讲话中谈到,苏联现在已经不干扰“美国之音”,“美国之音”在那里很受欢迎,目前在苏联发表很多重要的美国材料,苏联报纸公开表示希望多写介绍美国生活的文章。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反斯大林的方针是使社会主义经济向资本主义蜕化的方针
文章说,在赫鲁晓夫集团爬上台以来的这几年里,在苏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经济方面实行了一系列的“改组”,并且为此大吹大擂。事实上,这些措施和改组实质上都是对社会主义建设经济规律的危险歪曲,导致社会主义制度的蜕化变质。
文章指出,多年以来,赫鲁晓夫掀起关于“物质刺激”问题的喧嚣,把物质刺激作为建设的动力。赫鲁晓夫及其集团把“个人物质利益”置于一切之上,从而歪曲了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而仅仅依靠个人物质利益,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忽视社会利益,把个人利益置于社会利益之上,驱使人们一心追求个人利益和使自己发财致富并且只迷恋于个人的财富,削弱他们的社会主义觉悟,在他们之中引起资本主义残余的复活,甚至会助长各种资产阶级个人主义,产生各种各样的懒汉、投机分子和反社会主义的分子。事实证明,苏联目前的状况正是如此。赫鲁晓夫把“个人物质利益”看作是“发展社会主义生产的动力”、“增加生产和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基础”、“建设共产主义的伟大力量”的这种论点,显然是和伟大列宁的教导相违背的。
文章说,赫鲁晓夫竭力在使苏联社会向资本主义倒退,他的“个人物质利益”政策的后果之一——看来也是他的主要目的之一——是造成了一个特权阶层,一批新“贵族”,他们从自己狭隘的利益出发,支持赫鲁晓夫和他的叛徒集团的修正主义的、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的和民族主义的路线。正是这样一个特权阶层的形成构成了今天修正主义在某些社会主义国家泛滥的社会基础。
不仅如此,赫鲁晓夫在二月二十八日的报告中公然号召必须依靠美国农业资本家所使用的报酬制度。赫鲁晓夫公开表示钦佩美国制度,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看来,美国就是赫鲁晓夫和他的叛徒集团孜孜以求的理想。
赫鲁晓夫的“创造性的发现”把共产主义的理想糟踏成庸俗不堪的东西。他甚至把共产主义理想和为实现共产主义的斗争亵渎到这种地步,说成只是为了用一盘土豆烧牛肉来填饱肚子。显然,这样一种庸俗的观点同马克思列宁主义科学共产主义的学说毫无共同之处。这种观点不可避免地导致远离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漠视对其他国家革命运动的支持,导致狭隘的利己主义和民族主义。美国《纽约时报》一九六四年四月三日以《莫斯科的土豆烧牛肉的共产主义》为题发表社论写道:“他的天堂是美国的每个车房两辆车、每个锅里一只鸡的政治格言的翻版”。
文章指出,赫鲁晓夫在农业方面推行的诸如开荒、改组机器拖拉机站、发展玉米生产等政策,把他引入了死胡同,现在又把发展化学工业当作救命草。文章说,赫鲁晓夫集团的农业政策的“非凡的成果”表现在哪里呢?且来看看事实。
一九六二年六月一日,苏共中央和部长会议发出了给苏联人民的号召书,宣布肉类及肉制品的零售价格平均提高了百分之三十,黄油及黄油制品平均提高了百分之二十五。赫鲁晓夫大肆宣扬的什么从一九五九——一九六○年取消居民的所得税和缩短工作日而不减少工资的诺言,同样也遭到破产。赫鲁晓夫集团甚至不得不从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及其他地方购进一千多万吨粮食,来应付国内的需要,这在苏联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苏联过去一直是出口小麦的国家。不管赫鲁晓夫怎么样为自己辩解,他都不能掩盖其失败和推卸其责任,不管是接二连三地撤销哈萨克共和国的农业部长和梁赞等地方的农业部门负责人,还是企图把过错归之于轮作制,或者是对斯大林进行诬蔑,都挽救不了他。
文章说,不久之前,赫鲁晓夫还“严厉批评”用美元建设所谓社会主义的南斯拉夫领导人,他问道:这种得到帝国主义援助和支持的社会主义算是什么社会主义呢?然而赫鲁晓夫自己现在也无耻地向美帝国主义伸手了。在一九六三年十二月讨论化学工业问题的党中央全会上,赫鲁晓夫提出了他要从西方国家取得信用贷款的问题,他在同一批美国企业家谈话时请他们到苏联来投资,同时,以苏共的名义向他们保证这种投资将会得到丰厚的利润。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提出一个赫鲁晓夫自己不久之前提出过的问题:用资本家的援助和信用贷款,用美元能建设出什么样的共产主义来呢?
文章指出,无可否认的种种事实一天比一天清楚地证明,赫鲁晓夫和他的叛徒集团在所谓“反对对斯大林的个人迷信及其后果”的招牌下执意奉行的路线,实际上就是沿着铁托南斯拉夫的脚迹使社会主义经济向资本主义蜕化的路线。
在对外政策上的反斯大林主义路线就是向帝国主义投降和同帝国主义联合的路线
文章说,正如种种事实所证明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越来越看出对外政策方面两条对立的路线,即斯大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的、反对帝国主义的路线和赫鲁晓夫及其集团的机会主义的、投降的和叛变的路线之间存在的根本区别。
文章指出,斯大林始终是反对帝国主义这个凶恶的阶级敌人的伟大战士。斯大林作为列宁的忠实学生和列宁事业的无愧的继承者,始终坚持列宁主义关于帝国主义的学说,坚持他根据新的条件和现象而加以丰富和发展了的这些学说。斯大林作为共产党和苏联国家的领导人,对帝国主义始终采取了革命的、同时又是灵活的坚定立场:一方面他表现出对帝国主义的警惕性和在帝国主义面前的大胆果敢,在适当的时机给予帝国主义以致命的打击;另一方面他也很善于利用帝国主义阵营的矛盾,来削弱帝国主义的力量,加强社会主义的阵地。
文章说,赫鲁晓夫集团长期以来不仅放弃坚决、系统地揭露帝国主义,而且走上了散布对美帝国主义及其头目的有害幻想的道路,从而麻痹人民的警惕性并力图使他们脱离反对帝国主义的坚决斗争。由于赫鲁晓夫集团完全向帝国主义的原子讹诈投降,从而滑到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立场上去,因此这个集团就不惜一切代价同美国改善关系,甚至不惜为此牺牲和践踏社会主义各国、革命运动和被压迫各国人民的切身利益。他们千方百计地解除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的武装,进行颠覆活动。他们在中印边境冲突中不仅站在印度反动派一边,并且和美帝国主义者一道,向印度反动派提供超音速飞机、武器和其他物资,供其用来侵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肯尼迪的威胁面前,他们毫不迟疑地马上从古巴撤出他们自己运去的导弹。赫鲁晓夫签订了苏、美、英关于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现在正想尽办法要同美帝国主义者就所谓防止核武器扩散达成协议。这些步骤的目的是建立美国和赫鲁晓夫集团的核垄断,是大叛卖,因为这些步骤不仅严重损害社会主义国家的防御力量,甚至使美国有可能在核军备方面取得对苏联本身的优势。在签订臭名远扬的莫斯科条约以后,赫鲁晓夫集团又采取了旨在掩盖美帝国主义侵略和战争政策、制造幻想和欺骗各国人民的步骤,苏美签订关于“缩减裂变物质”的协定,以及苏联政府提出关于不以武力解决领土纠纷和边界问题的建议,都是为了达到上面所说的目的。
文章指出,赫鲁晓夫集团在践踏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切身利益,为了同美帝国主义靠拢而阻碍各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的同时,也严重损害和威胁了苏联自身的利益。帝国主义者,特别是美帝国主义者,始终是苏联人民的最凶恶的敌人。他们过去没有、将来也决不会放弃旨在使苏联屈服的破坏和侵略行径。因此,赫鲁晓夫集团同帝国主义者联合,反对苏联的真正盟友——各个社会主义国家和民族解放革命运动,也就是削弱了苏联的阵地,使苏联各族人民面临巨大的危险。
文章指出,赫鲁晓夫及其集团的反马克思主义、反革命和背信弃义的立场,特别明显地表现在他的和平共处概念中。赫鲁晓夫的和平共处路线事实上就是同帝国主义靠拢和联合的路线。
赫鲁晓夫集团用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代替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文章指出,赫鲁晓夫在兄弟党和社会主义国家关系问题上以及在对待革命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的问题上所采取的路线的特点是,用民族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代替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文章说:(一)借口在我们时代看到世界上好些国家“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所谓可能性在增长,恫吓各国人民,说什么向社会主义的非和平过渡的道路会引起国与国之间的武装冲突,甚至会引起世界热核战争,赫鲁晓夫集团及其追随者事实上否定革命,拒绝支持其他国家的革命运动。赫鲁晓夫集团向美帝国主义的核讹诈投降,千方百计谋求同“富裕”、“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和平共处”和“多方面合作”,毫不迟疑地牺牲各国劳动人民的利益,以制止革命斗争为己任。这是不折不扣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
(二)赫鲁晓夫集团不断散布幻想,说什么目前殖民主义已经完全或者几乎完全消灭、可以通过“和平共处”及全面彻底裁军实现各国人民的解放、可以通过联合国消灭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国家会给予大量的援助以发展经济上落后的地区,同时恫吓各国人民,说什么“星星之火会导致一场毁灭人类的世界大战”,这表明它力图制止和扑灭被压迫各国人民的反帝民族解放斗争,无意坚决支持这场斗争,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陷入了民族主义泥坑,并且为了他们的自私利益,肆无忌惮地把各国人民的切身利益踩在脚下。
(三)赫鲁晓夫集团多次指责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坚持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建设社会主义和独立发展经济的路线。它以“国际分工”和“专业化”为借口,破坏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的原则,通过经济互助委员会及其他形式,把损害经济独立和国家主权的措施强加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力图使那些最重要的经济部门脱离其本国的领导,建立许多“超政府”的机构,即建立凌驾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之上的政府,这就是粗暴地破坏这些国家的独立。这些措施完全是大国沙文主义的表现,同资本主义的“经济一体化”毫无区别。
(四)赫鲁晓夫集团过去和现在都粗暴地违反一九六○年莫斯科声明明确规定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之间的关系的准则和原则,企图把他的修正主义和背叛的路线强加于各国兄弟党,把一党的决议强加于各国兄弟党。正是赫鲁晓夫集团把同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意识形态分歧扩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竭力对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实行了严厉的封锁,象美帝国主义反对社会主义的古巴所干的一样。也正是它终于同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断绝了外交关系。
赫鲁晓夫集团对待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其他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和某些社会主义国家,也一贯采取这种沙文主义的和敌对的态度。
(五)赫鲁晓夫及其集团由于他们的全部反马克思主义观点和反国际主义的行径,已经成了社会主义阵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以及国际民主运动和组织的最危险的分裂者。他们修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学说,从而破坏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牢固团结的基础。同时,他们肆无忌惮地践踏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共同决议——一九五七年莫斯科宣言和一九六○年莫斯科声明,粗暴地破坏关于兄弟党和社会主义兄弟国家之间的关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准则,用大国沙文主义代替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用干涉和压制代替平等和独立、用施加压力、实行封锁以及断绝同兄弟国家的关系代替兄弟般的合作与援助、用公开的恶毒攻击、开除和对兄弟党的敌对破坏活动代替同志式的协商。
最近以来,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在进行分裂和破坏活动的过程中,发动了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以及其他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新攻势,这一新攻势是要在共产主义运动和社会主义阵营中造成全面的公开分裂。
文章说,人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出,反斯大林主义的路线,就是背叛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路线,就是民族利己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的路线,就是分裂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的路线,就是背叛世界革命运动的利益的路线。
对待斯大林的态度问题对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来说是个重大的原则问题
文章指出,对待斯大林的态度,对他的观点和事业的估价问题,并不是对某人有好感或恶感的问题,也不仅仅是苏联共产党内部的问题。这是一个重大的、原则性的、对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具有根本重要性的问题。因此,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同现代修正主义者围绕着斯大林问题所进行的斗争,确实是一个原则问题的斗争,实际上是围绕着至为重要的根本原则问题上的斗争:今后仍然忠于苏联和苏联共产党的根本历史经验,走列宁和斯大林指明的道路呢,还是走背叛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蜕化变质、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呢,走民族利己主义或大国沙文主义的道路,走分裂、向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投降的道路呢?
文章最后说,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已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迄今最大的威胁,成为破坏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破坏世界革命运动和解放运动的团结,给社会主义、革命、民族独立、民主和世界和平事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最凶恶、最危险的敌人。因此,揭露赫鲁晓夫及其修正主义集团,坚决保卫斯大林及其事业,意味着保卫马克思列宁主义,保卫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保卫苏联和苏联各族人民的历史性胜利果实,保卫革命,保卫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这是一切革命者和所有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当前首要任务。 (插题为原文所有)


第3版()
专栏:

我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举行报告会
热烈庆祝阿尔巴尼亚人民军建军节
徐立清中将和哈图上校共颂中阿两国人民和军队之间的战斗友谊
新华社九日讯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今天下午举行报告会,热烈庆祝阿尔巴尼亚人民军建军二十一周年。
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奈斯蒂·纳赛应邀出席了报告会。大使馆武官费利克·哈图上校在热烈的掌声中作了长篇讲话。
报告会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徐立清中将主持。他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官兵向阿尔巴尼亚人民军全体指战员致以最热烈的节日祝贺。他热烈赞扬阿尔巴尼亚人民军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恩维尔·霍查同志的正确领导下,不断地粉碎了帝国主义、各国反动派和现代修正主义的颠覆、破坏和挑衅活动,为世界一切革命的人民树立了英勇不屈的光辉榜样。
徐立清中将说,中阿两国人民和军队之间的战斗友谊,是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基础上的,是牢不可破的。他指出,我们将永远同英雄的阿尔巴尼亚人民及其军队肩并肩,手拉手,互相学习,互相支援,排除一切困难,向着胜利的明天,前进,再前进。
哈图上校在讲话中详细追述了阿尔巴尼亚人民军光荣斗争历史以后说,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领导是我们军队今天取得这些成就的源泉,军队永远忠实于劳动党、我国人民和人民政权,永远忠实于经过流血牺牲而取得解放的以及由我国人民以辛勤的劳动而建设起来的祖国。
他说,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是在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包围的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的。因此我们党教育人民“一手拿镐、一手拿枪”。在这个口号下,我国人民战胜了在建设新生活中所遇到的各种困难。同时,随时作好军事的准备来粉碎敌人的阴谋。
哈图上校在谈到中阿两国伟大友谊时说:“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是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础之上,并且是由我们两个党,以伟大的领袖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和以恩维尔·霍查同志为首的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所缔造起来的。这一友谊在我们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以赫鲁晓夫和铁托为代表的现代修正主义者的共同斗争中日益加强。”哈图上校指出,现在的国际局势有利于世界上的革命力量。作为从帝国主义的枷锁下解放出来的唯一手段——武装斗争正在不断地发展。他说,我们的任务是:支持各国人民革命运动的发展,无情地揭露美帝国主义和其他帝国主义者的阴谋诡计,使目的在于破坏革命运动的修正主义者的阴谋破产,以及随时作好准备和提高革命警惕性。哈图上校强调说,阿尔巴尼亚人民和它的武装力量,将永远准备在反对帝国主义和保卫社会主义各国人民的胜利果实的共同斗争中尽自己的国际主义义务。
哈图上校的讲话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出席报告会的,有萧向荣中将、潘振武少将、曹诚少将、张伯祥少将、阎捷三少将、苏启胜海军少将、黄炜华空军少将等,以及陆、海、空军官兵代表八百多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