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5月4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我代表团长在国际记协执委会议上高举团结反帝旗帜
反对国际记协书记处的投降主义和分裂主义
揭露苏联记协领导人挥舞指挥棒硬把错误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强加给国际记协
印度尼西亚、朝鲜、阿尔巴尼亚、马里和中国代表反对总书记报告并指出国际记协无权干涉亚非记协
新华社阿尔及尔三日电 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执行委员会会议四月二十九日下午在这里闭幕。
苏代表团操纵会议通过攻击我代表发言的“记录提要”
在闭幕会议上,苏联代表团操纵表决机器,不经讨论就强行通过歪曲会议真相的“记录提要”。
这个“记录提要”没有反映代表们在讨论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总书记麦斯纳的报告时所提出的批评,反而蛮不讲理地攻击中国代表的发言是“无理”,“没有根据”。
当这个“记录提要”付诸表决时,朝鲜、印度尼西亚、阿尔巴尼亚和中国的代表投票反对,苏联代表和其他十六名代表投票赞成,十名代表弃权。
出席会议的代表们事先不知道有这个所谓“记录提要”,更不知道要在会议上通过它。在苏联代表团背着许多代表进行了幕后活动之后,会议主席、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埃尔曼在二十九日下午的会议上匆忙宣读了“记录提要”。他不允许代表们进行讨论就把它付诸表决。
朝鲜代表团团长姜尚渭立即指出,朝鲜代表团不能参加投票,因为它事先没有看这个文件。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游也指出,这个文件歪曲会议真相,没有反映许多代表的发言中表达的看法和提出的建议。因此,中国代表团不同意这个“记录提要”。接着他提出了中国代表团建议的决议草案,要求在会上进行讨论并付诸表决。
会议主席竟阻挠宣读和讨论我代表提出的决议草案
中国代表团团长刚开始宣读这个决议草案,会议主席就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不让他念完自己的决议草案。
中国代表团团长在无法继续宣读的情况下,就把决议草案交给会议主席,要求他向代表们宣读。但是这个要求又遭到了拒绝。会议主席不让代表们知道中国的决议草案的内容。
朝鲜、阿尔巴尼亚和印度尼西亚的代表们清楚地表示他们的意愿,即会议应该讨论中国的决议草案。朝鲜代表一再举手站起来要求发言。但是会议主席置之不理。
中国代表团不顾这些无理的阻挠,把它的决议草案分交给在场的代表们。
中国代表团提出的决议草案说:“会议认为,世界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必须揭露世界和平最危险的敌人——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
决议草案说,“会议严厉谴责一切为美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侵略政策效劳的罪恶行为。会议号召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彻底揭露和反对那些掩饰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根源、鼓吹同帝国主义实行无原则‘和平共处’、吹捧美、英、苏三国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欺骗宣传。”
决议草案还说:“会议严厉谴责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屈从于某一个国家的指挥棒,利用会刊攻击某些会员国的分裂主义行为,并要求书记处和由它负责编辑的会刊《民主新闻工作者》立即改变现在奉行的错误路线和方针,把反对和揭露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作为自己当前的主要任务。”
决议草案要求会议号召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加强在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基础上的战斗团结,特别要求加强作为当前世界革命风暴中心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新闻工作者之间的战斗团结。它指出,“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却对它们肆意进行破坏、攻击和诽谤。这是完全错误的。会议坚决反对这种破坏亚、非新闻工作者战斗团结的分裂主义行为。”
决议草案说:“会议指出,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和社会主义国家记者组织对新独立和正在争取独立的国家的新闻工作者的支持和援助,应坚持平等、尊重主权的原则,决不应要求任何特权或附带任何条件。”
决议草案最后说:“会议号召各国民主、进步新闻工作者拿起自己的武器——笔,积极参加各国人民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的斗争,并千百倍地提高警惕,坚决粉碎帝国主义者和煞费苦心要同美帝国主义合作的人分裂他们战斗团结、瓦解他们的战斗组织的一切阴谋!”
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游对拒绝讨论中国决议草案和阻挠中国代表发言的这种极不民主的行径,提出了强烈抗议。阿尔巴尼亚代表也提出了抗议。会后,一些来自亚洲和非洲的代表同中国代表团进行交谈,他们对会议的不民主的做法也表示不满。
总书记挑起争端大肆攻击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
这次会议是在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开幕的。当天下午,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总书记麦斯纳作了报告。他在报告中大肆攻击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歧视”苏联和印度的新闻工作者,说什么这“只能导致产生这种情况,即这个组织事实上不代表这个大陆,因此也不能进行有效的工作。”他还影射攻击说,“发表声明、高喊强硬的词句是没有意义的。”他吹捧莫斯科三国条约核骗局是“国际紧张局势的进一步缓和”的一个证明。他在报告中根本不谈反对全世界人民的公敌美帝国主义。
在四月二十八日的上午会议上,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游在发言中对麦斯纳的报告和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的工作提出了批评,并且对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今后的工作提出了建议。
周游说:在当前世界保卫和平运动和人民革命运动中,实际上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斗争。一条是团结反帝的路线,另一条是分裂和投降的路线。这两条路线的斗争也清楚地反映到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里面来。麦斯纳在这次会议上所作的报告充分表明了这条分裂和投降的路线。他在报告中恶毒地攻击坚持团结反帝、富有战斗性的亚非新闻工作者,企图把这次会议变为分裂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的会议。
他说: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的广大会员要求我们的组织高举反帝和革命的旗帜,真正发挥一个国际进步组织应有的战斗作用。但是,这些年来,不顾绝大多数会员的意志,少数人硬把一条错误的政治路线,强加给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他们不是高举反对帝国主义、保卫世界和平的旗帜、高举革命的旗帜,动员广大的进步新闻工作者,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支持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特别是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而是竭力散布核战争的恐怖、传播“全面彻底裁军”,把裁军省下来的钱改善人民生活和帮助所谓不发达国家的幻想,鼓吹无原则的“东西方合作”,涣散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的斗志,瓦解他们反对帝国主义的共同斗争。在麦斯纳的长达九十多段的长篇报告中,他对全世界人民的头号公敌美帝国主义连一个字也不提。显然,这决不是偶然的。
我代表揭露国际记协书记处的投降主义政治路线
周游列举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执行不反帝、不革命的投降主义路线的事实说:譬如说,近年来美帝国主义疯狂地推行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镇压各国的人民革命运动,威胁世界和平和各国的安全。它对古巴人民进行了侵略,对刚果人民进行了武装干涉,对越南南方人民进行了镇压,对巴拿马人民进行了屠杀……美帝国主义的这些侵略罪行,激起了全世界人民的强烈反对。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理应积极号召各国进步的新闻工作者采取行动,支持这些国家的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和干涉的正义斗争。但是,它却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行动。南越的同业说,他们一连六次书面吁请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采取行动支持南越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可是他们得不到回答。
又譬如说,去年美国、英国和苏联制造了一个愚弄世界人民的部分禁止核试验的三国条约大骗局。这是危害世界和平事业的一个大阴谋。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理应动员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利用他们的宣传武器揭露这个大骗局,谴责这个大阴谋,号召为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而斗争。但是,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在它的会刊上给这个大骗局吹捧。
再譬如说,作为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会员的苏联新闻工作者协会,一直通过报刊和电台,一方面竭力美化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敌人美帝国主义,另一方面大肆诽谤攻击坚持革命、坚持反帝的中国人民和其他国家的革命人民。对于他们这种认敌为友,认友为敌的破坏反帝团结,分裂进步新闻工作者的国际合作的罪恶行为,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有过批评和谴责吗?没有。
我代表揭露国际记协书记处的宗派主义组织路线
周游接着说:为了要贯彻这样一条不反帝、不革命的投降主义路线,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还采取了一套宗派主义和分裂主义的组织路线,和破坏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的战斗团结。他们不是把自己的力量放在团结广大进步新闻工作者,特别是直接打击帝国主义的世界革命风暴的主要地区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方面,而是眼睛只看着垄断资产阶级新闻界的头面人物,一再乞求同反动的国际新闻工作者联合会的“合作”。他们对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新闻工作者的国际团结运动,不但不予积极的支持,而且力图加以操纵,操纵不成则用种种办法从中破坏。在他们看来,一切地区性的活动,凡是不愿受他们控制,不肯追随他们的错误路线的,就都是大逆不道的,都是所谓“分裂主义的”。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对待亚非新闻工作者会议的态度,就是最典型的例证。
周游说,去年四月在雅加达举行的“第一届亚非新闻工作者会议”,高举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的旗帜,是亚非新闻工作者团结反帝事业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但是,苏联新闻工作者协会领导人却对会议横加干挠,并且不择手段从各方面施加压力,当他们的一切捣乱破坏的行为遭到失败以后,就对这个会议进行恶毒的攻击。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在指挥棒的指挥下也亦步亦趋。麦斯纳在报告中以骄横轻蔑的态度,对亚非新闻工作者会议横加谴责和恣意恫吓。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这种恶劣的分裂主义行径,不能不引起广大亚非新闻工作者的极大愤慨。
周游说,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奉行的分裂主义路线,同样表现在他们围绕着世界新闻工作者第三次会见进行的分裂活动上。去年二月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团雅加达会议通过了一个决议,肯定对第三次会见举行的时间、地点和议程应当根据广大会员的要求和愿望,加以修改和补充。但是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根本不执行这个决议。在《民主新闻工作者》上刊出了主席团会议的其他决议时,却偏偏不刊出这个重要的决议,而发表了与这些决议内容相反的一篇文章。他们的这种不民主、分裂主义的作法,使坚决维护主席团会议的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新闻工作者只能拒绝参加这次会见。在这次会见中,出现了污蔑中国、攻击一些会见参加者的伪造文件。在会见以后,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也公开参加了苏联新闻工作者协会领导人的反华合唱,在《民主新闻工作者》俄文版一九六三年第九——十期上诽谤中国新闻工作者协会是“企图破坏各国民主新闻工作者团结”的“分裂主义者”。这正是贼喊捉贼的伎俩,真正的分裂国际团结的分裂主义者恰恰是他们自己。
他指出: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成员的宗派主义,还表现在不惜违背协会的宗旨,不履行自己保卫为坚持正义和真理而遭受迫害的新闻工作者的职责。去年,中国新华社记者、中国新闻工作者协会驻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联络代表黄振声和其他一些中国新闻工作者被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无理驱逐,新华社布拉格分社被无理封闭,中国新闻工作者协会曾两次发表声明,呼吁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采取行动,但是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竟置若罔闻,反而在公报上发表了捷克斯洛伐克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团诽谤中国新闻工作者的一封信。
周游说:“任何人都可以看得清楚,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是按照什么人的意旨行事的。许许多多事实都表明了,一小撮苏联新闻工作者协会领导人在幕后挥舞指挥棒。”
周游说,“事情决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必须改正错误,必须放弃执行不反帝、闹分裂的错误路线,必须改变目前这种只为苏联领导集团民族利己主义政策服务的现状。”
我代表团向会议提出团结反帝的三项建议
周游最后向执委会会议提出三项建议:
“一、会议确认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保卫世界和平、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争取人民民主和社会进步,是当前各国民主新闻工作者的共同任务。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必须大力展开各种有效的活动,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和侵略政策,支持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和革命人民的反帝斗争。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及其负责出版的会刊,必须抛弃错误路线,坚决揭露和反对一切为美帝国主义涂脂抹粉,欺骗世界人民的活动。
“二、会议号召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加强在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基础上的战斗团结,谴责一切背弃这一正确立场、无原则迁就和投靠帝国主义、分裂广大进步新闻工作者战斗团结的活动,会议特别要求加强作为当前直接打击帝国主义的世界风暴主要地区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新闻工作者的团结,积极展开他们的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必须抛弃对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新闻工作者的反帝的进步的斗争所采取的干涉、攻击和诽谤的错误立场和态度,在自己的行动中和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会刊上充分反映他们的活动,予以大力支持。
“三、必须认为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和社会主义国家会员组织帮助新独立和正在争取独立的国家的新闻工作者建立和发展民族新闻事业,决不是一种恩赐,而是应尽的国际义务,这种帮助应当有助于使新闻事业成为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和为这些国家的民族利益服务的战斗武器。会议坚决谴责那些企图通过援助来散布取消斗争、取消革命的毒素和达到控制操纵这些国家的新闻事业的目的的任何图谋。援助可以通过各种形式,包括双边形式进行,但不论哪一种形式的援助,都必须坚持平等相待、尊重主权的原则,决不应当要求任何特权和附加任何条件。”
苏代表和跟指挥棒走的捷保德代表攻击我代表发言
周游发言后,苏联代表团团长米哈伊尔·哈尔拉莫夫和跟着指挥棒走的其他几个国家代表在发言中避开实质问题,攻击周游的发言。哈尔拉莫夫说,他对所听到的“一篇讲话”感到遗憾,“这是一篇政治讲话”,“它同这次会上正在讨论的问题没有关系”。他还说什么“这种指责可以在资产阶级的机关报上找到”。
捷克斯洛伐克代表沃伊季赫·道莱伊西说,他认为,“中国代表团发言中所包括的这种指责和攻击是不应当的和无益的”。他还说,他对中国的“空洞”的“假革命”口号是熟悉的。
保加利亚代表格奥尔基·鲍科夫攻击中国代表团的讲话“无助于团结”。他说尤其不能容忍的是攻击是针对苏联的。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代表豪斯特·伏伊特说,他“断然拒绝”中国代表团对总书记报告的“攻击”。
印度尼西亚等国代表驳斥总书记对亚非记协的攻击
在二十九日的会议上,几个代表发言驳斥了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总书记麦斯纳在他的报告中对亚非新闻工作者会议的攻击。
印度尼西亚代表阿吉克·乌马尔·赛义德说:亚非新闻工作者会议的“目的是增进亚非进步新闻工作者在反对我们大家的共同敌人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的共同斗争中的革命团结和战斗合作。”但是麦斯纳的报告却诬蔑亚非新闻工作者是“企图制造分裂的人”。他详细地叙述了苏联方面进行种种干涉、阻挠和破坏活动来反对亚非新闻工作者会议和协会。他说,当时有些参加会议的代表曾说:“从苏联来的朋友怎么同反动分子合伙活动起来了呢?”他指出,总书记报告中一些挑衅性的不正确的段落必须删去。
苏联代表团团长米哈伊尔·哈尔拉莫夫用大国沙文主义的态度攻击印度尼西亚代表的发言。他甚至傲慢地要求印度尼西亚代表撤销他的发言。印度尼西亚代表拒绝了他这个无理要求。
朝鲜代表团团长姜尚渭在发言中说,关于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的问题主要是亚非人民和新闻工作者自己的事。但是在这次会上提出了一些复杂的问题,造成了这次会议工作中的困难。谁播下了这次辩论的种子呢?显然这是出自总书记的报告。
他问道:“总书记先生,你提出这个问题是为了什么呢?你看这是不是干涉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的工作呢?”
他指出,麦斯纳对严重危害世界和平的美帝国主义的阴谋连一个字也不提,却把污蔑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的段落列进他的报告,这是绝对错误的。
他说:“我要求你宣布删去你的报告中关于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的一段话。我要强调指出,书记处应当坦率接受改进工作的批评。”
阿尔巴尼亚新闻工作者代表团团长阿耶特·西米季乌在讲话中说,在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总书记麦斯纳“如此长的报告中,我们连一个谴责美帝国主义的政策和谴责他们反对南越的英勇人民、干涉巴西人民内部事务、最近对古巴社会主义共和国进行的新的空中军事挑衅的野蛮行径的字眼也没有找到”。
他说:“在报告中,目前世界形势的某些问题用一种我们代表团所不同意的方法提了出来,这清楚地表明,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走上了一条错误的、投降的、不符合它成立的宗旨的道路。”
他说:“我们不赞成报告中对关于部分停止核武器试验的莫斯科条约的估价,事实上,这项条约的目的在于由几个大国保持核武器垄断,是为美国的战争政策服务的。把这项条约说成是向和平迈进了一大步的企图是彻头彻尾欺骗。它不能消除战争,反而增加战争的危险。彻底解决原子军备问题,最好的道路是接受和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的建设性建议,这项建议中建议全面和彻底禁止和销毁一切核武器。”
他最后说:“我们代表团认为中国朋友们昨天所提出的看法是正确的。我们同意他们的建议。”
马里代表马马杜·戈洛戈在发言中指出,关于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的会籍问题,这应该由那个协会的会员自己来讨论和解决,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对此进行干涉,是不恰当的。
马里代表说,当安哥拉、莫三鼻给和葡属几内亚的人民正在忍受痛苦和遭受殖民主义屠杀的时候,人们怎能要求他们为和平共处而斗争呢?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为争取独立而斗争。
我代表反对苏联代表对印度尼西亚代表的攻击
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游在二十九日的会上再一次发言。他说,听了二十八日和二十九日的发言之后,中国代表团认为必须再说几句话。他说:“我们认为,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无权干涉亚非新闻工作者组织的事务。因为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是一个独立的组织,而不从属于任何其他国际组织。总书记在他的报告中攻击了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从而把争端引到这次会上。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的一些会员十分有必要在这里说明真情,因此,我们支持印度尼西亚代表的发言,反对苏联代表对印度尼西亚代表的攻击。”
他说,我们一贯主张加强团结,共同反对我们的敌人。但是真正的团结,必须也只能建立在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的基础上。团结的目的是为了反对世界和平最危险的敌人——美帝国主义。但是,苏联新闻工作者协会的领导人和在他们指挥下的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企图破坏我们团结的基础和目的。因此,他们所寻求的是假团结、真分裂。
周游说,有些人指责我们只谈政治问题,而不谈我们的业务问题。这种说法是没有根据的,完全错误的。在我的发言中我谈到了目前摆在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面前的最迫切的任务,分析了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在过去时期内的活动,阐述了我们对于支持受迫害的新闻工作者的问题的看法,并且提出了有关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今后工作的具体建议。这些是各国进步新闻工作者所不能避开的政治问题,也是他们所面临的最迫切的业务问题。战斗的新闻工作者必须有力地提出政治问题。那些别有用心地叫嚷不要谈政治的人正是企图破坏被压迫民族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以便为美帝国主义政治服务的人。
他说,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诬蔑中国代表团制造分裂。但正是这些人篡改了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的团结反帝的正确路线,并且把分歧带到我们组织里来。自第五次代表大会以来,苏联新闻工作者协会的领导人、苏联报刊和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的刊物不断制造分裂和疯狂反华。在这次会议上,带头攻击并挑起争执的正是书记处的这份报告。实质上,我们同他们的分歧是反帝和不反帝的分歧,是革命和不革命的分歧。某些人诽谤始终坚持反帝革命立场的中国新闻工作者是“假革命者”。我们不禁要问:难道只是因为你们每天低声下气奉承美帝国主义、而且毫无原则地颂扬美帝国主义,你们就成了真的革命者么?不!你们才是不折不扣的假革命者。
周游指出了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书记处在组织这次会议方面的极其蛮横和不民主的行径。他说,在会议开幕前,主席团甚至没有开过一次会,会议的议程也没有提交这次会议讨论。规定每个会员组织只能派遣一名代表出席会议的这种限制,是蛮横的片面决定,它没有经过民主磋商,是违反惯例的。
周游说,在二十八日的会议上,有些人甚至于指责我们散发我的发言的副本。首先,中国代表团完全有权按照自己认为合适的任何方式处理自己的发言稿,在这个问题上,任何人都无权干预。第二,我们的会议并不是秘密会议。二十八日当中国代表发言时,会场上就有一些西方新闻记者。塔斯社也歪曲报道了会议的内容。
周游最后说,尽管在指挥棒的挥舞下,某些人在二十八日和二十九日以这种或那种方式攻击中国代表团的发言,但是这一切攻击都是无的放矢。他们不敢正面回答实质性问题和我们所提出的三项具体建议。他们的发言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歪曲,一次又一次的谩骂,是不值得一提的。
苏联代表恼羞成怒竟当场撕毁我代表的发言稿
苏联代表团团长哈尔拉莫夫在看了中国代表这次发言稿以后更加怒气冲冲、脸红耳赤。他当场撕掉了中国代表的发言稿。他接着又在会场内外挥动指挥棒,发号施令,以极不民主的方式操纵会议。


第4版()
专栏:

摩洛哥国王接见我国大使
新华社拉巴特电 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四月二十九日在这里接见了中国驻摩洛哥大使杨琪良,并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接见时在座的有摩洛哥国王办公厅总主任德里斯·穆罕默德。


第4版()
专栏:

几内亚总统接见柯华大使
并接见我科学代表团
新华社科纳克里电 几内亚总统塞古·杜尔四月二十五日在这里接见了中国驻几内亚大使柯华,并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接见时在座的有几内亚外交部长贝阿沃吉。
新华社科纳克里电 几内亚总统塞古·杜尔四月二十八日在这里接见了由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沈其益率领的中国科学代表团,并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接见时,中国驻几内亚大使柯华在座。


第4版()
专栏:

应邀前往参加“五一”节庆祝活动
我工会代表团抵摩洛哥
新华社拉巴特三十日电 以王家宠为首的中国工会代表团四月二十九日到达卡萨布兰卡。
代表团是应摩洛哥劳工联合会的邀请前来参加摩洛哥工会“五一”庆祝活动的。代表团受到了摩洛哥劳工联合会代表矿工联合会总司库亚菲纳的欢迎。


第4版()
专栏:

卡鲁姆第一副总统
接见我国政府代表团
新华社桑给巴尔一日电 坦噶尼喀和桑给巴尔联合共和国第一副总统卡鲁姆今天下午在国家大厦接见了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教育部长杨秀峰、副团长、中国驻桑给巴尔大使孟英和代表团的其他成员。他们进行了友好的谈话。
中国政府代表团是应邀到这里参加桑给巴尔“五一”国际劳动节庆祝活动的。


第4版()
专栏:

姚念任我国驻突尼斯大使
新华社三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任命姚念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突尼斯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


第4版()
专栏:

法国议员代表团宴请宋之光
新华社巴黎电 今年年初访问过中国的以弗朗索瓦—贝纳尔为首的法国议员代表团,四月二十八日中午设宴招待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国临时代办宋之光。
宴会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