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5月31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苏联领导人有什么权利向亚非国家发号施令?
——评苏联《真理报》评论员文章《亚非人民的孤立对谁有利?》
观察家
不久以前,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胜利地举行了第二次亚非会议筹备会议。这次会议高举亚非团结、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的旗帜,进一步发扬了万隆精神,为第二次亚非会议的召开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正当亚非各国人民为此而欢欣鼓舞的时候,四月二十五日,苏联《真理报》公然站出来,对这次会议横加诋毁,说什么这次会议造成了“亚非人民的孤立”,“给反帝力量的团结带来了损失”;并且对亚非国家特别是中国进行了粗暴的攻击。
苏联领导人对雅加达会议为什么这样恼火呢?《真理报》毫不讳言,这是因为这次会议没有同意邀请苏联参加第二次亚非会议。
苏联领导人的恼火完全是多余的,因为苏联要参加亚非会议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真理报》辩解说:“苏联的三分之二的领土在亚洲,它当然不只是欧洲国家,而且也是亚洲国家”,因此它有资格参加亚非会议。这种说法是不能成立的。不错,苏联地跨欧亚两洲。但是,任何国家都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不能因为苏联地跨两洲,就认为苏联在作为欧洲国家的同时,又具有亚洲国家的资格。《真理报》拼命鼓吹苏联三分之二的领土是在亚洲,可是它忘记了苏联将近四分之三的居民是在欧洲。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苏联的政治中心一直是在欧洲;国际公认,苏联在历史上、传统上是一个欧洲国家。一个欧洲国家参加亚非国家的首脑会议显然是不伦不类的。一九五五年,苏联就没有被邀请参加在万隆举行的第一次亚非会议,它也没有提出要求参加这一会议。在联合国,苏联同样没有被邀请参加亚非国家集团,它也没有提出要求参加这个集团。可见,不仅亚非国家,而且苏联自己也不认为它属于亚非国家的行列。
《真理报》举出苏联曾经参加一些亚非民间性组织的事例,来证明苏联应该参加第二次亚非会议。这是牛头不对马嘴。亚非会议是亚非国家的首脑会议,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首脑,而民间性的组织却完全不是这样,怎么能够把亚非国家的首脑会议同亚非一些民间性组织相提并论呢?
还必须指出,苏联的亚洲加盟共和国也不能参加亚非会议。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统一的中央政府,不可能有一个以上的中央政府。苏联的亚洲加盟共和国是苏联的组成部分,而不是独立于苏联之外的国家,当然就不能够参加亚非独立国家的首脑会议。印度前总理尼赫鲁在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三十日在雅加达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谈到第一次亚非会议的组成的时候曾经指出,“苏维埃亚洲部分未被邀请,因为在政治上它是一个欧洲单位即苏联的一部分。”这是完全正确的。
《真理报》又说,苏联“一向站在亚非各国人民一边”,因此,就有资格参加亚非会议。按此推论,许多欧洲国家和拉丁美洲国家都可以用这样的理由要求参加亚非会议,那么,亚非会议还成其为什么亚非会议呢?何况事实上,近几年来,苏联领导人并不是“一向站在亚非各国人民一边”的。《真理报》的这种自我吹嘘,既不能帮助苏联参加亚非会议,也不能为苏联领导人增加什么光彩。
雅加达会议经过讨论,由于没有达成一致协议,就否定了邀请苏联参加的建议,这是根据常识办事,是完全正当的。雅加达会议是根据通过协商、求得一致的原则进行的,大家一致同意的事就办,不是大家一致同意的事就不办。任何问题经过讨论而没有达成一致协议,就当然地被否定了。关于邀请苏联的建议,正是这样处理的。第二次亚非会议筹备会议最后公报明明白白地写着:“有人建议向苏联发出邀请。有一些代表团支持,而另外一些代表团则反对邀请苏联的建议。若干代表团声明他们需要向本国政府请示。经过讨论,不能得出一致意见。有一些代表团认为,这个问题可以提交第二次亚非会议的各国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去考虑。另外一些代表团反对把这个问题提交第二次亚非会议的各国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去考虑。因此,没有达成任何协议。”这就是说,关于邀请苏联的建议已经被会议否定了,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已经结束了。
可是,苏联《真理报》却闭着眼睛不看事实,硬要歪曲会议讨论的经过,力图推翻雅加达会议不邀请苏联的结论。《真理报》说,中国代表团在会上进行了要挟,“如果印度和锡兰坚持自己的建议,中国代表团就离开雅加达”,“由于中国代表团反对邀请苏联,而一系列会议参加者却赞成邀请苏联,所以会议决定在这个(亚非)会议上重新讨论这一问题。”这是凭空捏造。中国代表团进行要挟了吗?连印度代表团团长辛格都说,他“不知道有任何这样的威胁。”是一系列会议参加者赞成邀请苏联而只有中国代表团反对吗?事实上,对于印度提出的邀请苏联的建议,反对者决不止中国,而公开表示支持者却只有一国。至于说雅加达会议对这个建议作出了什么决定,那么,公报写得清清楚楚,把邀请苏联的建议提交第二次亚非国家首脑会议重新讨论的主张遭到了反对,会议对这个问题“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也就是说,会议已经否定了这个建议。这是明摆着的事实。《真理报》究竟根据什么说,雅加达会议“决定”在亚非国家首脑会议上“重新讨论这一问题”?《真理报》有什么权利任意篡改雅加达会议一致同意的公报?苏联领导人有什么权利向亚非国家发号施令,要它们在亚非会议上重新讨论邀请苏联的问题?
召开第二次亚非会议是亚非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共同愿望。雅加达筹备会议的成功是与会各国共同努力的结果。但是,《真理报》却说:是中国在“策划”召开第二次亚非会议,以对抗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而许多亚非国家对于召开第二次亚非会议“抱着谨慎的态度”;中国所以这样做,是企图在亚非国家中间“拼凑自己的集团”,实现“霸权的奢望”,建立“发布指示的中心”,等等。我们从不讳言,中国政府和人民一贯积极支持召开第二次亚非会议,并且为此作了坚持不懈的努力。我们的态度是光明磊落的。中国代表团在雅加达会议上尊重所有与会国家,坚持和解和团结的精神,是有目共睹的。苏联领导人制造了“拼凑集团”、实现“霸权”和“发布指示”等等一大堆帽子,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这些帽子是扣不到中国头上的,这种诬蔑和攻击也损伤不了中国一根毫毛。人们倒是不免要问:苏联领导人这样疯狂地诬蔑中国操纵亚非国家,他们究竟要把第二次亚非会议的倡议者印度尼西亚置于何等地位,把除了中国之外的参加雅加达会议的二十一个亚非国家置于何等地位,把热忱希望召开第二次亚非会议的几十个亚非国家置于何等地位?
对于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中国的态度也历来是明确的。我们支持第一次不结盟国家会议。我们希望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也能够开好。我们从来不认为第二次亚非会议和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是互相排斥的。中国总理在不久以前出国访问期间,向许多亚非国家领导人充分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如果这两个会议都能对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支持民族独立运动和保卫世界和平作出贡献,这有什么不好呢?中国总理和阿联总统在会谈中,中锡两国总理在联合公报中,都表示了这种希望。《真理报》硬说中国支持第二次亚非会议是为了对抗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的主张,这是彻头彻尾的撒谎。
其实,力图把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和第二次亚非会议引入歧途的,恰恰是苏联领导人自己。《真理报》擅自为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规定了一个框框。它说,“苏联支持召开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其出发点是这一会议能有助于进一步联合一切真正关心和平,为和平共处、为全面彻底裁军,为缓和国际紧张局势而斗争的力量”。这就露出了苏联领导人的马脚。因为按照这种说法,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筹备会议所通过的议程上明明白白地写着的“殖民主义、新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问题,就被一笔勾销了。不仅如此,苏联领导人还企图把这个框框强加于第二次亚非会议。雅加达会议为第二次亚非会议规定的目标是:加强亚非团结,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保卫世界和平。但是,《真理报》却釜底抽薪,说什么要达到会议的目的,“就需要和平”,这就实际上取消了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支持民族独立的内容。事情很清楚,空谈和平而不反帝,这就是苏联领导人企图强加于第二次亚非会议和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的路线。如果亚非国家不遵循他们的指挥棒,坚持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就是大逆不道,就是不“珍视和平”,就是实行“特殊路线”。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
《真理报》的文章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支持第二次亚非会议的话,装出一副维护亚非团结的样子。但是,到了文章的结尾,却露出了凶相,那就是,苏联的支持是有条件的:一定要让苏联参加第二次亚非会议,它才支持;否则,它就要反对。据它说,不让苏联参加,就是表明亚非会议“追求其他目的”,
“分离”反帝力量,苏联要进行“坚决的回击”。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威胁和要挟。我们奉劝苏联领导人不要采取这样的态度。亚非国家不赞成苏联参加亚非会议,丝毫不意味着拒绝苏联对于亚非团结反帝事业的支持。苏联如果真要支持亚非团结反帝事业,不需要参加亚非会议。苏联支持第一次亚非会议,受到了广大亚非国家的欢迎。今天,如果苏联政府仍然采取这种正确的态度,亚非国家还是同样欢迎的。否则,蛮不讲理,仗势压人,最终只能得到相反的结果。我们希望苏联领导人好好地想一想。


第3版()
专栏:

苏联政府声明
新华社三十日讯 苏联驻华大使馆四月二十五日交给中国外交部的一项苏联政府声明,全文如下:
苏联政府声明
苏联政府获悉,不久前在雅加达举行的第二次亚非会议筹备会议上,讨论了邀请苏联参加这次会议的问题。亚非国家正在准备召开类似万隆会议的第二次亚非会议,并且要使这次会议对巩固和平,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各国人民完全摆脱殖民枷锁和巩固新兴国家的独立的事业作出重大的贡献,因此,这些亚非国家产生了关于像苏联这样的一个三分之二的领土位于亚洲大陆的欧亚大国参加会议的问题,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苏联政府没有主动提出这一问题,但是它感谢一些雅加达筹备会议参加国的政府,因为它们把这一问题提出讨论,并且主张,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是要作出关系到各国人民的和平和自由的利益的决定,苏联就应当同为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而进行斗争的亚非国家在一起。
但是,参加筹备会议的许多国家希望苏联参加第二次亚非会议的愿望受到了中国政府的粗暴和无礼的阻挠。
雅加达会议结束后,中国代表团团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于今年四月十七日发表声明,他借助于一些十分荒唐的理由,企图替中国领导人破坏亚非国家同苏联合作的路线进行辩解。中国副总理究竟以什么为借口要把苏联从亚非国家的家庭中“革除”呢?
实际上,他只搬用了一个理由:“苏联既不是非洲国家,也不是亚洲国家”。
至于这一理由的前半部分,它对苏联和对中国都同样是正确的和合适的,因为如所周知,中国也不是非洲国家。而对于陈毅的说法的后半部分,即苏联不是亚洲国家的说法,值得更详细地谈一谈。
首先应当指出的是陈毅显然与地理格格不入,并企图把它略加修改,以适应中国领导人的特殊的分裂目的的需要。每一个有文化的人都知道,苏联不仅是最大的欧洲国家,而且也是最大的亚洲国家。苏联约占亚洲领土的百分之四十,苏联的亚洲部分几乎超过整个中国领土的一倍。而且在苏联的亚洲部分的广阔土地上,可以容纳得下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缅甸和日本等所有这些亚洲大国。
访问过苏联的中国领导人,当他们坐火车快要到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的时候,恐怕曾不止一次地从车厢内亲眼看到竖立在欧亚两洲分界线上的石柱。欧亚两洲分界线的这种实物标志老早就已经在那里存在,而不是在雅加达筹备会议的前夕才运来专门用以妨碍中国代表做出下面这一“伟大的地理发现”的:把从里海和乌拉尔到太平洋的大片领土不知弄到世界的哪一洲去。不,陈毅是得不到马可·波罗或麦哲伦的桂冠的。
也可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苏联不是亚洲国家,而中国是亚洲国家,那么这两个国家之间长达七千多公里的共同边界是怎样存在的呢?这条边界又是在世界的哪一洲呢?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地理学家,甚至连中国领导人自己都不否认,这条边界是通过亚洲的中部。
不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如何企图强奸地理,在苏联和其他亚非国家之间制造隔阂,都不能够把一切思维健全的人所洞悉的事实颠倒过来。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直在执行着分离捍卫和平与民族独立的各个国家和人民的路线的同时,越来越频繁地把种族特征提到首位,并说应该由它来决定政治利益的一致性和在国际活动中共同行动的可能性。这是一种对于各国人民根本利益的有害和危险的观念。在种族相近的借口下夹带着这样一种思想,似乎不同肤色的人们,尽管他们有着共同的目的和面临共同的敌人,是不能够相互了解和一致行动的。此外,还一步一步地灌输着对许多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的怀疑思想,仅只是因为他们是“白种人”。但是,利用种族一致的口号进行投机,这就如同是试图在白种、黑种和黄种人民之间,在社会主义国家和奔向民族复兴的亚非国家之间筑造一条“万里长城”。而且诉诸种族主义色彩的理论和思想的这一做法本身绝不是什么新的东西,这里没有必要指出那些曾企图在这一仇视人类的基础上确定自己的政策的人们的名字和他们的结局。
把种族特征作为这一或那一个国家和人民能否对于讨论和决定各国人民所关心的最重要的国际问题作出贡献的标准,就意味着完全忽视国际关系的全部经验,怀疑许多国家在国际会议上和在国际组织中,包括在联合国内已经进行了密切的有成效的合作的实践。
一些亚非国家同社会主义国家在一起,而另一些亚非国家则同帝国主义国家在一起,难道这种事实还少吗?难道可以忘记,在某些亚非国家遭到有丧失民族独立的危险的紧急考验时刻,不正是苏联来帮助这些国家和以自己的全部威力来保卫他们的吗?但中国政府现在竟然借口说苏联的大多数居民是“白种人”而不惜把它同亚非国家隔离开来。另一方面,难道不是有些个别的亚洲国家同居住着白种人民的国家结成侵略性的军事集团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宣扬的种族特征只不过是虚伪的掩饰它对于亚非国家的霸权目的而已。而在实际上,强调种族差别,人为地煽动种族偏见并把它带到亚非国家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国家关系上,这只能导致一个结果——冲毁已经形成的反帝、反殖民主义的战线,削弱正在为民族复兴或为巩固已经取得的独立而斗争的各国人民的斗志。
当然,苏联很清楚知道,属于这些或那些地理区域的国家可以有而的确也有自己的因领土上的接近,历史的条件,已形成的经济联系、文化上的相似及其他类似原因而产生的特殊利益。但是,这里所说的完全不是这个问题。
当世界和平和裁军,和平共处和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等这样一些问题提上日程的时候,谁能公然地说,苏联在这方面的呼声是多余的或者甚至是“不适当的”,像中华人民共和国副总理在雅加达声明中所做的那样。不,不论是苏联的爱好和平的政策或者是苏联对各国人民的自由和独立事业所抱的坚定不拔的忠诚态度都不需要任何补充的评语。
如果在会议上把有实力为后盾的苏联的国际威望也放在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争取各国人民的和平和安全的斗争这个总天秤上的话,那么,难道这不是会加强第二次亚非会议各参加国的力量、加速和促成达到会议所面临的目的吗?对于苏联来说,这些目的是亲切的和可以理解的,为了牵制侵略和制止对获得解放的各国人民的独立进行侵犯的行为,苏联作出了不小的努力,常常不惜作出一定的牺牲和不惜冒着可能被卷入十分严重的局势的漩涡中去的危险。
获得解放的国家的队伍愈团结,这些国家的可靠朋友愈广泛,它们的步伐就会愈坚定,它们的正义事业的胜利就会有更大的保证。但是,就在亚非会议筹备阶段竟然有人玩弄诡计和制造阴谋来使这些国家互相冲突、使这些国家同它们久经考验的朋友们冲突。而且,这一切都是为了某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利益做出来的,这些领导人想充当一切亚非国家,而且不只是这些亚非国家的引路人或者是永不犯错误的指导者。分离是为了削弱,而削弱是为了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这是罗马皇帝和中国皇帝时代以来就已熟悉的手法。
当人们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企图把多民族的苏联从亚洲国家中勾除时,就会使人产生这种想法。
苏联政府认为有必要提请注意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代表在雅加达所作的不负责任的声明。苏联各族人民的命运同亚洲其他各族人民的命运是如此紧密相连,在反对外国奴役者的共同斗争中作了那么多的努力和流了那么多鲜血,使之不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们所采取的类似的狂妄行为和所玩弄的政治诡计置之不理。
苏联政府在为争取和平、为使各国人民获得完全解放、摆脱殖民压迫、摆脱对外国的一切形式的依附而进行的斗争中将不放松自己的努力并将更顽强地为加强各社会主义国家同正在粉碎外国统治的锁链的新兴国家之间的友谊、合作和互相支持、为它们之间的团结一致而斗争。因此,苏联政府支持召开第二次亚非会议,如果这个会议的目的是为了团结一切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殖民主义奴役的力量,而不是为了追求其他目的——分离这些力量。苏联作为亚洲的大国之一,准备尽其一切可能的力量使这一会议获得成功。而对于那些想隔开亚非各国的人,应该给予回击,以显示在争取各国人民的和平、自由和民族独立的斗争中的坚定不移的团结意志。


第3版()
专栏:

苏联《真理报》评论员:《亚非人民的孤立对谁有利?》
本报讯 苏联《真理报》四月二十五日刊登了署名“评论员”的文章,题为《亚非人民的孤立对谁有利?》,全文如下:
不久之前,亚洲和非洲的二十二个国家的代表在雅加达(印度尼西亚)举行了会见。讨论了筹备召开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级的第二次亚非会议的问题。会见参加者在经过许多次会议之后发表的公报指出,第二次亚非会议应当在一九六五年三月在非洲举行。具体会址将由非洲团结组织另行规定。
未来的亚非国家会议将探讨一系列极重要的问题。其中包括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新老殖民主义的斗争;国际和平与裁军;和平解决国际争执;拒绝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的威胁;和平共处。议程草案还规定要讨论当代的下列一些极为迫切的问题:在严格的国际监督下禁止一切类型的核武器和热核武器、建立无核军备地区、取缔和销毁各种类型的核武器的已有储备。经济问题将在未来的会议上占很重要的地位。在会议之前将举行外长级的会见,在这次会见会上将把注意力集中在亚非国家的经济发展任务和保证他们的经济独立方面。
看来,议程很广泛。它在很大程度上使人想起在一九五五年万隆会议上所讨论的东西。大家知道,第一次亚非会议在加强反帝反殖民主义的斗争中起了一定的作用,促进了亚非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加强了争取世界和平的斗争。在它的决议中,充分有根据地指出,重要的不只是争取自由和独立,并且要捍卫和加强自由和独立,要为达到经济独立创造前提。要做到这点,就需要和平。
万隆会议在亚非的历史上占有光荣的地位。“万隆精神”把各国人民团结在争取民族独立与和平、反对殖民主义奴役和帝国主义冒险行为的共同斗争中。苏联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支持这种精神。
十分遗憾的是,在亚洲的土地上竟然有这样一种人:他们从自己的狭隘的民族主义利益出发,企图破坏爱好和平的力量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团结,使它们同社会主义国家和国际工人阶级隔离开来。雅加达会议的进程就特别明显地证明了这一点。以中国外交部长陈毅元帅为首的中国代表们就是这样一种人。
一切注视近几个月来中国外交人员加剧的猖狂活动的政治观察家都很清楚,在这种猖狂活动后面隐藏有贯穿着中国分裂主义者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行动的同一个愿望。
早在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访问非洲期间,就明显地加紧策划召开第二次亚非会议来对抗预定在一九六四年十月召开的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但是十分明显,许多亚非国家和政府的首脑对中国的这一如此肯定的倡议抱着谨慎的态度。有人建议:这个会议只在明年春天召开。许多亚非国家的现实地思考问题的代表都赞同这一建议。北京也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中国代表团在雅加达竭力实现它的把亚非各国人民同社会主义国家、同争取和平的斗争隔离开来的计划。为了达到他们的民族主义的和霸权的目的,他们是不择手段的。
当雅加达会议的参加者讨论了关于未来会议的参加者的组成问题时,印度代表、粮食和农业部长辛格建议苏联一定要参加会议。印度部长提醒雅加达会议参加者注意,苏联是一个亚洲国家。他令人信服地说明,如果赞同他的建议,就会给未来的会议带来莫大的好处。辛格认为,苏联有这项权利,因为自万隆会议之后,历年来苏联一向站在亚非各国人民一边,一直给它们莫大的帮助。辛格强调指出,此外,苏联早就参加亚非的许多非政府的组织。锡兰代表阿马拉辛格也主张邀请苏联参加会议。
但是,印度的建议遭到了陈毅的疯狂攻击。他说,中国反对这项建议,其理由是,苏联并不是什么亚洲国家,因此在未来的会议上没有苏联的什么事。陈毅甚至还要挟,如果印度和锡兰坚持自己的建议,中国代表团就离开雅加达。
陈毅的“论据”的荒谬性是很明显的。苏联的三分之二的领土在亚洲,它当然不只是欧洲国家,并且也是亚洲国家。这是连任何小学的低年级学生都知道的。顺便说一下,还不到六年之前,中国领导人也是相信这点的。在这方面值得回忆一下亚非团结组织一九五八年在开罗召开的亚非经济合作会议的情况。当时有些反对苏联的人,特别是巴基斯坦——东南亚条约组织和中央条约组织的成员国——的代表也曾经说,苏联不是亚洲国家。当时中国代表怎么办呢?中国代表团团长在筹备委员会的会议上以及在会议的全体会议上捍卫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苏联是亚洲国家,因此苏联应当参加会议。
不禁产生这样的问题:为什么陈毅一九六四年四月在雅加达要坚持当年巴基斯坦代表坚持过的同样的东西呢?顺便说一下(这点是很值得注意的),陈毅和巴基斯坦的代表在印度尼西亚首都的会议上结成了一伙。
北京领导人滚到了公开的沙文主义的立场之后,决定不仅制定“自己”的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特殊路线,把自己同这一运动对立起来,并且企图在民族解放运动中拼凑自己的集团,把它同一九五五年在万隆会议上建立的统一的反帝阵线对立起来。
十分明显,他们妄图把苏联同这一阵线“切断”,孤立那些争取加强本国独立和争取解放那些仍然处于殖民主义压迫下的亚非各国人民。北京领导人想使新集团(如果它能成立的话)在世界政治方面追随中国的路线,并力图使自己作为应当发布指示的中心:年轻的发展中的国家应当做什么,或不应当做什么。由此可见,这仍然是从中国分裂主义者的民族主义方针而产生的对霸权的奢望。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中国代表团在雅加达是不择手段的。中国外交部长陈毅在他动身前散发的书面声明中粗暴地进行诽谤。他说,中国是为了反帝斗争的团结而来参加会议的。实际上,从陈毅的讲话中可以看出:中国代表团在印度尼西亚首都主张把苏联同亚非国家“切断”,这又给反帝力量的团结带来了损失。
陈毅进行公开的欺骗,他说,雅加达会议的参加者“拒绝”印度提出的、受到锡兰代表支持的关于邀请苏联的建议。实际上,从报纸的报道就可看出,情况并不是这样。由于中国代表团反对邀请苏联,而一系列会议参加者却赞成邀请苏联,所以会议决定在这个会议上重新讨论这一问题。由此可见,没有达到自己目的的中国领导人企图迷惑世界公众。
北京首领们采取这种行动,曾经存心并且继续力图把第二次亚非会议同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对立起来。一九六一年举行的第一次不结盟国家会议,在保障各国团结起来为和平与裁军,为反对核武器和核试验,为争取缓和国际紧张局势而斗争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这次会议召开的事实本身表明,世界上发生了极其重要的变化;凡是愿意加强反帝、反殖民主义和反新殖民主义斗争的人都不能不考虑这种变化。出现了新的独立国家。它们取得了自由,正在加强政治上的独立,于是它们提出了达到经济独立的问题。为此,保持和平是迫切重要的条件。没有这个条件,就不仅不能捍卫自由,建立民族经济,而且也不能使殖民主义者仍然企图挽救昔日最强大的殖民帝国残余的那些地区取得独立。因此,凡是今天关心自由的人都应当关心和平、关心反帝力量的团结。所以,召开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的主张得到广泛的支持,这不是偶然的。甚至中国领导人要想不使自己在亚非和拉丁美洲各国和人民中陷于孤立,也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将在今年十月举行,会议的任何一个倡议者都不同意讨论它的延期问题,而北京看来曾力图达到这一目的。苏联支持召开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的主张,其出发点是这一会议能有助于进一步联合一切真正关心和平、为和平共处、为全面彻底裁军、为缓和国际紧张局势而斗争的力量,而赫鲁晓夫关于苏联缩减用于军事目的的裂变物质的生产的声明是对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一个新步骤。一切珍视和平的人都会同意这种立场。
中国领导人企图使第二次亚非会议同不结盟国家会议对立起来,这是反对世界各国人民的破坏行为。这些企图散发出不加掩饰的霸权主义气味。从陈毅的行动中可以看出,中国领导人滑到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格格不入的种族主义的立场上,在当代的问题上离开了阶级的立场,这次力图保证实现他们在民族解放斗争中的“特殊”路线。通过检验证明,这种“路线”不是什么别的,而是反对苏联、反对那些在亚非人民运动和争取在地球上确立全人类所珍视的自由与和平的斗争中支持真正革命路线的人。
这里产生一个完全合情入理的问题,而伟大的列宁每当他想强调某个政治步骤的实质和方向时总是提出这样的问题,即:对谁有利?的确,中国领导人的“特殊”路线对谁有利呢?只是不对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人民有利,而如果听听北京首领的言论,那他们倒是颇为这些人民操心的。这条旨在把亚非国家人民同苏联隔开的路线只对帝国主义者、新老殖民主义者有利。难怪国际垄断组织的报刊表示高兴,他们预感到北京的行动可以给他们反对各大洲日益高涨的民族解放运动的斗争带来方便。
雅加达的会晤再次表明,中国领导人想取得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导作用的野心是多么可耻,他们离开亚非国家自己的真正民族利益是多么远。
苏联支持召开第二次亚非国家会议,如果这次会议的目的是团结一切为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奴役而斗争的力量,如果它不追求其他目的,即分离这些力量的话。作为亚洲的大国之一,苏联准备尽一切可能使这一会议获得成功。而对那些想拆散亚非国家、使他们远离反帝共同阵线的人,应予以坚决回击,以显示对各国人民争取和平、自由和民族独立斗争中团结的坚定不移的意志。
争取和平和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和平共处的斗争、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的斗争要求坚决地团结整个进步的、爱好和平的和自由的人类的力量。各国人民将扫清通向在这个共同斗争中巩固团结的道路上的一切障碍。


返回顶部